未分類

諸葛十三說:“我覺得這個水潭連接着出口,還記得那首事嗎?”

導員說:“哪首詩?”

諸葛十三說:“不忘桃花潭。”

羅大舌頭說:“你,你覺得這,這個桃,桃花潭跟,跟咱們眼,眼前這,這個水,水潭是,是相,相通的,也,也就,就是說咱,咱們能,能從水潭跑,跑到外,外面去。”

諸葛十三說:“喝了水以後你腦子都好使了。”

我說:“說的頭頭是道,可是你怎麼就能斷定這離出口不遠了呢。”

諸葛十三說:“那裏有一根四五個人抖合抱不過來的大樹,那就是最好的證明。”

我們揉着肚子走過去,一看是一顆大葉楊。大葉楊樹是我們這邊的土著樹種,不知道多少千年前就有。

這種楊樹在我們山東地界兒到處都有,如果由着它生長可以生長得很粗,這顆楊樹我最起碼得有幾百年了吧。

諸葛十三說:“這是這顆樹的底部,具我推測應該是一粒種子被某種動物陰差陽錯的給攜帶了過來,剛好上面有一個小的縫隙可以透過光來給種子足夠的光能。這顆楊樹越長越高就穿破了頭頂向上生長。也就是說這裏離地面可能真的不遠了。

剛巧咱們之前看過的詩裏面有桃花潭這三個字,而咱們這個地洞之中,唯一見過一個可以使用的水源,就是生命的那個水潭,所以我大膽的猜測,這個水潭和桃花潭是相通的,極有可能就是這個墓的虛位。”

小七說:“大哥推理的是那麼回事兒,咱們要不然派人過去看一看吧?”

羅大舌頭說:“當,當然是,是我了,我,好,好久沒,沒潛水了,憋,憋死我,我了。”

諸葛十三說:“要不然還是我來吧,我去比較穩妥一點。”

羅大舌頭說:“大,大哥,我,我去吧,你,你雖,雖然牛,牛掰,可,可你也,也不是無,無敵的。水裏面的事我,我輕,輕車熟,熟路。”

羅大舌頭不由分說脫掉衣褲就跳下水了,不一會就不見了蹤影。

諸葛十三採來幾個蓮蓬給我們,邊剝邊說:“北啊,你們說老二出去以後就找海棠,阿麗怎麼辦。”

我一把搶過他剛剝好的蓮子放在嘴裏說:“你管那個去,怎麼着,你惦記啊。”

諸葛十三說:“我惦記什麼,只是我考慮着咱們是不是該把母女送回去了。”

導員說:“你管那個去。”

我剛纔光說話去了,蓮子光在嘴裏含着還沒有嚼,這會一嚼苦的我幾乎要哭出來。諸葛十三說:“剛纔好像沒扣蓮子芯。”

我推了一下正在明着偷笑的諸葛十三說:“滾一邊兒去,趕緊再扒一個。”

小七說:“阿麗母女的事兒我考慮好了,咱們先悄悄的帶羅老二去找海棠,找着海棠以後咱們就把阿麗母女送回去。”

導員說:“你個龜孫子,你把人家裏當備胎呢,還給羅大舌頭一個那麼醜的糙漢子當備胎,你什麼居心啊?”

小七說:“咱也不是爲二哥着想嗎?”

導員回手誰正在剝蓮子的小七來了一個暴栗子說:“爲你二哥着想就得犧牲阿麗啊。”這個暴栗子就是用中指敲腦殼,特別疼,也有人說這個是腦錛兒。 小七說:“媳婦咱們看待問題不能這麼古板,反正阿麗又不知道,你不說我不說,別人不說她就不會知道,你看二哥也老大不小的,給他找個媳婦不容易。”

導員說:“三狗子,這是原則問題,做人的原則問題。”

諸葛十三笑着說:“三狗子這個外號好聽,我喜歡。”

我說:“你就是大狗子。”

小七說:“別糾結狗子了,咱們舉手表決,不管原則不原則,少數服從多數。”

導員說:“三狗子同志,你知道你這種行爲你什麼行爲嗎?嚴重的歧視婦女的行爲,偉大領袖說了,婦女能頂半邊天,男女必須平等。”

小七說:“別這副腔調,怎麼又歧視婦女了,你這個帽子扣的太厲害,咱們快舉手表決,同意我的說法的舉手。”

只有小七一個人舉手,諸葛十三的手擡到一半被我一個犀利的眼神一瞪又放了下去。小七一看諸葛十三說:“大哥,你不能這樣啊,得堅持原則,怎麼能被人左右思想。”

諸葛十三說:“我剛纔沒要舉手,頭癢癢,我想撓一下。”

小七說:“你一鬼,你癢癢個屁啊。”

導員說:“你幹什麼,你幹什麼,明着拉票,現在三比一,三狗子你的想法不可行。”

諸葛十三說:“其實我覺得小七的說法是可行的,只是咱們覺得對阿麗不公平,但是萬一阿麗喜歡羅老二呢,你們說對不對。”

小七說:“不就是這麼回事嗎,大哥這話說的有水平。”

我對諸葛十三說:“注意你的措辭 ,看好你的屁股往哪坐合適,我們是很民主的,我們是很注重人身自由和言語自由的。”

諸葛十三說:“剛纔說的只是一方面,這個關鍵對這個阿麗還是不公平的,小七,不不不,三狗子你這種行爲是錯誤的,必須得批評,我作爲大哥絕對不會包庇。”

小七說:“大哥,你太讓我失望了。”

這個時候羅大舌頭從水裏露出頭說:“大,大哥真,真神了,外,外面果,果然是通,通着出,出口的。”

諸葛十三說:“我怎麼說來着,聽我的那就沒錯,怎說也比你們多活一千多年,還是有深謀遠慮的。”

我捏了一下他的鼻子說:“我發現你現在越來自戀了。”

小七說:“這個通道多長,我憋不了很久的。”

羅大舌頭說:“我,我約麼着也,也就,就十幾米吧。”

小七說:“十幾米,這不是要了我的親命了嗎?”

羅大舌頭說:“我,我和大,大哥拽,拽着你,憋,憋兩分鐘應,應該就,就可以了,水,水流是,是穩,穩定的。沒有太,太多阻,阻力。”

小七說:“那我也憋不了兩分鐘啊。”

導員說:“不行你在這呆着吧。”

小七說:“別啊,我下還不行嗎,死就死吧。”

說完羅大舌頭和諸葛十三一邊一個架住小七就跳下水了。我和導員也深吸了一口氣就進水了。

這水裏的通道還算寬敞,應該也是人工開採的。突然有個人拽了一個我的腳脖子,我條件反射的蹬了他一下就鬆開了。這裏四周一片漆黑沒有任何光源,再加上我實在是憋的受不了,就拼命往前遊。

在我身體到了極限之前我的頭終於探出水面,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三個牲口已經上岸了,在我露出頭之後也露出頭來,五個人重新聚攏在一起 。

我對他們說:“你們覺得有人拽你們的腳嗎?”

導員說:“沒有啊。”

他們三個人也連連搖頭說沒有,我又問他們有沒有拽別人的腳,他們也說沒有。那就奇了怪了,爲什麼只有我被特殊照顧了。

諸葛十三說:“沒事的,可能只是幻覺吧,咱們快走吧。”

我點點頭,可是心裏覺得始終是不踏實。剛從裏面出來大家的心情都非常愉悅,好不容易離開那個暗無天日的洞 穴。

小七說:“咱們這也算是撥開雲霧見青天了。”

羅大舌頭說:“清,清點一,一下戰,戰利品。”

導員說:“首先是這把寶劍,還有你拿的那塊吸血玉。還有一個羊皮地圖和水晶片,最後還有三狗子那個打火機。”

諸葛十三說:“打火機證明有人也進來過,有可能一直尾隨咱們,或者是比咱們早,或者是比咱們晚。”

小七說:“會不會是劉洪天啊,這樣一來就可以解釋清楚了 ,打火機是劉洪天掉的,拽你腳的也是劉洪天。”

導員說:“你這麼說就不對了,如果剛纔劉洪天拽小北的腳,這會他應該露頭啊,爲什麼現在還不出來,難不成他是大王八。”

小七說:“說不準這會已經在水裏憋死了呢。”

羅大舌頭說:“操,操心那,那些幹,幹啥,咱,咱們現,現在出,出來了,先弄,弄清楚咱們到,到底在,在哪裏再,再說吧。”

諸葛十三說:“咱們在桃花潭唄。”

羅大舌頭說:“關,關鍵咱,咱們去,去哪裏找,找阿鬼。”

小七說:“這裏是景點,都有路牌,咱們按照路牌就能出去,找到阿鬼。”

突然從水裏又冒出一個人來,游到離我們不遠的地方就直接跳上樹了,緊接着就沒有動靜了。

小七站起來就要去追,諸葛十三拽住他說:“追他幹嗎?”

小七說:“他一直在跟蹤咱們監視咱們,我得去逮住他問問他是什麼人。”

諸葛十三說:“反正不是壞人。”

小七說:“那也得追上問問。”

諸葛十三說:“你追不上他,沒看家他上樹的伸手嗎,在你之上。”

導員說:“打火機可能是他的,追上還給他啊。”

小七突然捂着自己的口袋說:“那就算了吧。”

休息了一會以後,我們五個人按照路牌的指示找到了阿鬼,換上了備用的衣服,吃了一點新鮮的蔬菜和肉。

阿鬼說我們足足在底下待了五天,可是我卻感覺比一個月還要長。

修仙十萬年 吃飽喝足以後,湊合在帳篷裏窩了一夜。第二天一早開車回到了小七家,之前通過電話。在我們的車駛入巷子時就看見兩個老頭已經站在門口等我們了。

龍爺說:“行,一個不少的回來了,快進去吃飯了,今天早上我給做了肉絲麪。”

朱爺說:“吃什麼肉絲麪,我給煮了正宗的臨沂牛肉糝,喝糝吃油條。”這個糝(sa)念二聲是我們臨沂本地的特產,其實就是牛肉粥,說的簡單,可是製作過程可是很繁瑣的,鮮香辛辣,味道美着呢。

龍爺不幹了,指着朱爺說:“老屁眼,什麼事都得給我搶,你要不要碧蓮。”

朱爺也不甘示弱的說:“老王八,你能給做飯我就不能了,憑什麼說我跟你搶,你跟我搶纔是。”

龍爺吹鬍子瞪眼的說:“你個老屁眼,是不是想動手啊。”

朱爺也是臉紅脖子粗,歪着頭斜着眼看着龍爺說:“昨天沒打夠,骨頭還癢癢着呢。”

龍爺說:“今天我非得把你門牙打掉。”

朱爺說:“我非把鼻樑骨給你打碎。”

小七說:“慢慢打,打完進來吃飯。”

導員說:“是先盛上涼着還是打完再盛。”

龍爺說:“給我盛一碗麪。”

朱爺說:“給我盛一碗糝。”

我們放下行李就去吃飯了,諸葛十三這會還不能出來,就躺在瓶子裏面睡覺。

我們吃飯的桌子剛好就可以看見兩個老頭打架,爲了兩邊都不得罪,兩樣我們各盛一碗。邊吃邊看着兩個老頭打架,我是看不懂,羅大舌頭倒是看的津津有味的看着。

阿麗說:“天天早上得來一段才能吃飯,你們趕快吃啊,不然一會誰都吃不好。”

我問阿麗:“爲什麼?”

阿麗說:“你看過武打電影嗎?”

我說:“什麼武打電影。”

阿麗說:“就是上面吃着飯,下面腿就開始不斷的較量了,弄不好桌子都能翻了。”

小七說:“快吃吧,這個我還真的相信。”

阿麗的母親說:“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回海南。”

導員說:“馬上就可以了,我們一會還有事情要做,就讓阿鬼送你回去吧。”

阿麗說:“那太好了,村裏就我們一家診所,我們不在,村裏人生了病就要去縣裏看。”

小七想說一些什麼,被導員用筷子打了一下碗就不敢再說了,只能趴下頭吃飯 。

導員對羅大舌頭說:“羅老二你得把路費給了吧。”

羅大舌頭說:“爲,爲啥我,我給?”

導員說:“你海南老鄉,你不給誰給,她們來的匆忙估計沒多少錢。”

阿麗說:“沒事的,我帶銀行卡了。”

導員說:“你自己的那是你自己的,他羅老二給的,那是羅老二給的,不一樣。羅老二你快點。”

羅大舌頭極不情願的從兜裏掏出一千塊錢,塞到阿麗的母親手中。導員說:“一千塊錢夠幹什麼的。”

羅大舌頭說:“我,我身上就,就這,這麼多了。”

導員從兜裏又掏出一千遞給阿麗的母親說:“一點心意啊,謝謝你們這幾天照顧兩個老頭。” 阿麗母女在吃完飯以後就離開了,小七把借來的麪包車給送回去了,把湛盧寶劍羊皮地圖和水晶片都交給兩個老頭保管,我們一行六人開着導員的車子就回到了我的家鄉。

我的家鄉位於臨沂市邊陲的一個小縣城,恰好又是這個小縣城邊陲的一個鎮子。鎮子上有一座橋,只要一過了橋手機就會收到一條短信:尊敬的用戶您好江蘇**歡迎您,祝您生活愉快。

有的時候颳風也會收到這樣的短信,我們的村子正好屬於山東和江蘇搭界的地方,算是一個偏遠的小村子。不過偏一點也好,遠離了城市的喧囂。

我們村的路不是特別好走,想去我們村得繞十幾個彎 。 一介匹婦 其中還有一些原始的土路,路的兩邊還有一片沒有變成耕地的荒地 一到夏天接天蔽日的都是碧綠碧綠的野草。

村裏又自發的弄了幾個大風車,挖了幾個水塘,種了一些大樹。村裏一些養了牲口的不管是牛是羊都牽到那裏放養,一放就是一天。

走在路上一看就跟電視裏的荷蘭牧場一樣,每次放學回家我就騎着自家的水牛去那邊玩到晚上,那個時候沒有wifi,沒有手機,沒有各式各樣的通訊交友軟件 。

那個時候的生活沒有現在這麼便利,可是卻過的要比現在快樂。

穿過山寨版的荷蘭牧場就進了村裏,沒想到村裏變化這麼大,四處都起了兩三層的小洋樓。我們這邊思想比較老舊,蓋個闊氣的房子給兒子娶媳婦。 一品皇妻 別看三層小樓闊氣的很,就住底下一層,二樓三樓連牆面都沒有粉刷,還是那種露紅磚。

我去年要打工自己攢生活費,所以沒回家。突然一回到家鄉,聞着這股子熟悉的牛糞味突然覺得鼻子酸酸的。可能是太久沒有回家了,看着陌生而又熟悉的家鄉心中也是五味雜陳。

經過我的指引開很快就開到了家門口,拿着之前準備的買給父母的東西就下了車。這個時候我爸媽並不在家,爸爸要騎着摩托車去縣城的建築工地上班。而媽媽要去村子裏的小作坊去做工。

幸好我這裏有鑰匙,打開門先讓他們進屋坐着。天已經接近秋天了,雖然不是特別熱屋裏卻也是悶的很。

打開屋頂的大吊扇好了許多,羅大舌頭說:“咱,咱們啥,啥時候去,去啊?”

我說:“等會我媽就回來吃飯了,讓我媽去串個門打探打探情況再說,這事也急不來。”

羅大舌頭說:“能,能不急嗎?都,都到,到了地,地方了,我,我這火,火急火,火燎的。”

我說:“現在我考慮的問題是咱們如何帶走。”

羅大舌頭說:“硬,硬搶唄。”

導員說:“你傻了吧,硬搶的話小北的父母以後還怎麼在村裏生活,傻子畢竟是他們家莊鄰。”

小七說:“對啊,咱們得智取,最好是用錢買回來,因爲就算咱們報警傻子一家也會記恨小北家。偷也不行,因爲這村子有些偏僻,進咱們這一輛車幾乎人人都知道,如果人沒了第一個就懷疑咱們。”

羅大舌頭說:“那,那咋辦?”

我說:“等我媽回來的時候再商議一下吧,我媽知道十三太保那麼一回事,一定會幫咱們的。”

導員說:“也行,那咱們動手做飯吧,我看門口有一塊小菜地,是不是你家的。”

我說:“是的,去摘一點回來炒着吃吧。”

羅大舌頭說:“你,你們這,這邊小,小賣店在,在哪?我,我想去,去買,買一,一盒煙。”

我說:“稍微有點遠,也沒有什麼像樣的煙,我們家可能有稍微差一點的,你湊合抽吧。”說完我去我爸媽那屋的抽屜裏找了一圈,找到一盒哈德門。

我爸平時不抽菸,但是家裏不缺煙,煙是待客所用。剛好羅大舌頭也算是我家的客人,就拿這個煙招待招待羅大舌頭吧。

我把煙遞給羅大舌頭,就和導員出去摘菜去了。阿鬼和羅大舌頭還有小七坐在屋裏抽菸,導員吩咐小七不讓羅大舌頭往外跑,怕出去惹出什麼禍端。

摘了滿滿一提籃的菜又從冰箱中取出一些肉,去廚房炒了幾個菜,又熬了一鍋粥。坐等我媽回家吃飯,小七和阿鬼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羅大舌頭蹲在門口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煙,看模樣十分焦慮。

看看錶十一點五十了,我媽騎着那輛舊的不能再舊的電動車回來了,一進門就喊:“丫頭回來了。”

我急忙出去迎我媽,他們也都出來跟我媽打招呼。我媽經驗的說:“這咋還帶朋友回來了,怎麼不提前說一聲呢,我好去飯店炒幾個菜。”

導員說:“阿姨,沒有外人不用招待,咱們快進屋吃飯吧,我們還有事要求阿姨。”

我媽來人人就齊了,我就挨個跟我媽介紹他們,首先介紹的是小七。

小七說:“阿姨您好,我是龍家的孫子。”

我媽說:“龍家的孫子,哪個龍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