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謝旺剛想邁步上前去察看屬下的情況,卻同樣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腳動不了了。

像是有個看不見的人,牢牢地抓住了他的腳。

頓時,

謝旺的臉色狂變,他想到了一種可怕的可能:

難道……

加持在我身上的,是壓制力不成?

難道……

附近來了只3級的喪屍?

謝旺剛要出口提醒林空,但是,他發現自己已經張不開嘴了!

因爲,

樓頂之上,那一對雙胞胎女孩喪屍,已經來到了窟窿的邊緣。

靠得越近,3級強者對3級以下弱者的壓制力,將會更強。

謝旺能動的,只剩下了眼珠子。


當發現是3級喪屍靠近的時候,他感到萬分的恐懼。

於是,謝旺立馬就想到了林空。

面對恐怖的3級喪屍,他就像是大象腳下的一隻螻蟻,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

眼下,或許只有林空才能贏得一線生機。

可是,

當謝旺轉動眼珠子望向林空之時,卻絕望地發現:

林空也動不了!!!

甚至,林空身上的“液態龍甲”正在緩緩地剝離開來。

其實,

最早發現壓制力的,正是林空。

因爲林空是個沒有靈氣的普通人,在衆人還可以行動的時候,他就已經不能說話了。

既然不能說話,他也就無法提醒其它人。

並且,

隨着雙胞胎女孩喪屍的靠近,就連林空身上的【恐龍附身】技能,也被自動解除了。

“液態龍甲”重新變回了三角龍的模樣。

三角龍也是一動也不能動地站在林空腳邊。

它,也沒能逃過3級喪屍的壓制力。


林空嘗試用意念去溝通懷裏的七黑球,他欣喜地發現七黑球居然可以動彈。

不過,

接下來發生的事,卻令他大跌眼鏡。

因爲,七黑球從林空懷裏蹦出來後,又迅速地跑回了不遠處的七黑蛋的蛋殼裏面。

然後,任由林空再如何地召喚,它也沒有從裏面出來的意思。

靠!

我暈!

這七黑球雖然可以動彈,但是卻因爲害怕,躲進了七黑蛋之中,再也不敢出來!


“果然……果然這【諸葛屍】是3級的。”

綁在柱子上的慕容靜離得較遠,但她也能清晰地感受到那股可怕又熟悉的壓制力。

接着,當她發現林空身上的三角龍解除了【恐龍附身】,心中不由地升起一股絕望之意。

雖然林空的腦子很靈活,但是很可惜,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在絕對的壓制力面前,一切的技巧,一切的絕招,都不過是……

徒勞的!

慕容靜的內心再度變得死寂如灰:

我居然……又遇到了3級的喪屍?!

上一次,在“真實惠超市”的門口,是偉大的會長大人,恰巧路過,拯救了自己。

而這一次,會長大人還會再度從天而降嗎?

慕容靜明白林空根本拯救不了冷凍室的人,等待衆人的結果只有死路一條。

除非……

偉大的會長大人再一次親臨!

不過,會長大人正忙着拯救世界的計劃,根本不可能來這裏拯救倖存者的。

所以,

我們死定了!

……

“咚!咚!”

兩個身穿公主裙的小女孩,一前一後地跳進了冷凍室裏面。

雖然她們的外表,看起來和正常人幾乎沒什麼兩樣,但是衆人都明白,它們是喪屍!

3級的喪屍!

正是它們,才讓聚集地的2級新人類,死得只剩下了兩個。

“兩、兩、兩隻?”

當慕容靜看到熟悉的雙胞胎喪屍後,她的面孔頓時變得更加絕望。

這兩隻3級的喪屍,幾乎聚集地的倖存者都有它們的畫像,所以慕容靜也認識它們。

它們都是敏捷型的喪屍,根本不是【諸葛屍】。

這也就是說,包括雙胞胎女孩在內,總共會有……

3只3級的喪屍!

天之濁 ,就更別說3只了。

這還反抗個屁啊~

慕容靜果斷地閉上了眼睛,她決定直接等死。

然而,


就在衆人心如死灰的時刻,

一道強勁有力的吼叫聲,忽然響了起來:

“昂~~~!”

這叫聲裏,

充滿了無所畏懼的精神力!

充滿了無論敵人多麼強大都絕不屈服的意志力!

這叫聲的主人,正是還沒有林空膝蓋高的……

霸!

王!!

龍!!! 同一時刻。

聚集地門口。

粉衣炮男三人小組,正在密切地關注着林空的動作。

當看到“三角怪人”林空,被3級喪屍的壓制力,壓迫得一動不動時,三人的腦子裏,都不禁紛紛冒出了個數個問號。

“不會吧,這三角怪人竟然如此垃圾,連個壓制力都反抗不了。”

“那個冷凍室裏的人,也全是都垃圾啊,一個能打的都沒有,兩隻3級喪屍還沒有從樓頂跳下來,他們就像是被石化了一般,無法動彈。”

豐滿女子和撒嬌女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討論着。

粉衣炮男也是挺納悶的,他沒想到,這個可以威脅會長大人生命的“三角怪人”,居然連3級強者的威壓,都無法抵禦,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如此低下的戰鬥力,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出手,這三角怪人也會自動被兩個3級喪屍給吃掉。

正當粉衣炮男沉思之際,

忽然,

“動了,動了!老公兒~,你快看,他動了!”

撒嬌女人扯着粉衣炮男的手臂,指着水鏡之中的畫面,驚呼道。

“什麼?”

聽到聲音,粉衣炮男猛地擡起頭,望向懸浮在半空之中的半透明水鏡。

只見其中,林空身上的長角、頭盾和暗綠色皮膚,正在如潮水一般地從其身上褪去。

最終,這些褪去的物體在“三角怪人”的腳邊,變化成了一隻暗綠色的三角龍!

不,

這時候,就不應該稱呼他爲“三角怪人”了。

因爲, 沙海之百歲情

粉衣炮男看到此幕後,立刻明白了過來:

“呃咧……這傢伙原來是個沒長角的正常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