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警衛問,「小姐,您跟那位太太認識?」

「不認識,我跟她一點都不熟悉,你們做的很好,下次她再來慕家鬧事,也把她趕走。」

「是,小姐。」

妞妞放心的進了家門。

……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離,妞妞都提心弔膽的等著喬母出現,可喬母根本沒再來慕家老宅鬧事。

終於,到了他們要出發的時候。

妞妞這才鬆口氣,也許,喬母想明白了,自己根本沒辦法阻止喬崢出國留學,才會不過來阻止的吧?

既然沒人阻攔她,那她也能安心的跟喬崢走了。

慕洛琛命家裡的傭人,把準備好的行李,都送上了車。

妞妞看著裝滿了整整十輛車子的行李,有些哭笑不得道:「爸爸,用不著那麼多的東西。國外能買到很多呢。」「國外的再好,也不如用慣了的東西。你放心,不用發愁怎麼運輸這些。我已經安排了專機。等你到了機場,自會有人接應你們。還有,米國那邊,我也拜託了一位老朋友,照顧你。如果發生了什麼事,記

得去找他。這是他的電話號碼。」

慕洛琛遞給了妞妞一張名片。

妞妞小心的接過來,放在了自己的兜里,然後踮起腳尖,輕輕地擁抱了下慕洛琛說,「爸爸,謝謝你。」謝謝你,在我最艱難的時刻,為我打點好一切。 如果不是有父親在身後,始終如一的支持她、幫助她。

妞妞想,自己大概在言溪那件事情后,就會消失在這世上了。

「傻孩子,說什麼謝不謝的?你別忘了,你可是我親閨女。」慕洛琛拍了拍妞妞的肩膀說,「可惜你媽媽他們不能過來送你,不然,你也用不著,這麼冷清的走了。」

葉簡汐的身體弱,最近又是流感高發季。

說不定,遭受點打擊,她的舊疾就會複發。為了免得她擔心,慕洛琛只好瞞著葉簡汐。

妞妞說,「以後,我會經常回來,看望爸爸、媽媽的。」

「嗯,傻丫頭,上車吧。」

慕洛琛眼底泛起了一絲溫熱,不想讓清歡看到自己丟臉的模樣,趕緊催促她離開。

妞妞深深地看了慕家老宅一眼,坐上了車。

車隊緩緩地駛離了慕家老宅,慕洛琛獨自一人站在家門口,望著妞妞離去的方向,眼眶漸漸地發紅。

年輕的時候,不懂得別離,不懂父母的擔心。

如今,為人父母,養育了他們五個人,才知道子女離開身邊,是多讓人難過的一件事。

慕洛琛深吸了一口氣,轉過身,打算回老宅時,卻聽到了汽車的轟鳴聲。

以為妞妞有什麼東西落下了,所以去而復返呢。

可沒想到,從車裡下來的人,竟然是被他支去容家的簡汐。

慕洛琛:「……」

葉簡汐從車裡下來,看到慕洛琛獨自站在家門口,疑惑的問:「阿琛,你怎麼出來了? 一世劍仙 難道要出門辦事嗎?」

「沒……我出來散散步。」慕洛琛勉強維持住自己的神情,不讓簡汐看出來破綻。

雖然到最後,簡汐總會知道,清歡去了米國的事情,但能拖延一會兒,還是多拖延一會兒吧。

葉簡汐聽言,更加懷疑的望著他。

洛琛很少出家門來散步吧?頂多也就在家裡的花園走動。

老夫老妻那麼多年,他無論做什麼,都瞞不住她的眼睛。直覺告訴她,慕洛琛瞞著什麼事。

葉簡汐走到慕洛琛跟前說,「阿琛,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嗯?老實交代,我還能考慮饒你一回。如果不說實話,等我發現了,可是要讓你跪榴槤的。」

慕洛琛堅定地搖頭,「沒,真的沒有!」

「是嗎?」

葉簡汐根本不信,朝四周打量,看看有沒有哪裡不對勁。

可車隊都走了,這裡根本沒有留下什麼線索。

她再怎麼看,都看不出端倪。

慕洛琛正要把葉簡汐拉回家,可沒等他走到她跟前,葉簡汐忽然拉住一個警衛,問:「你告訴我,剛才洛琛跟睡在一起?」

慕洛琛拚命地瞪眼,示意警衛別說。

葉簡汐回過頭。

慕洛琛迅速的變換了表情,笑眯眯的說:「老婆,你這是幹嘛呀?我真的沒做對不起你的事情,你就別再浪費時間了。咱們趕緊回家吧。」

葉簡汐伸手,捏住了他的臉頰一側,犀利的說:「你在故意轉移話題。慕洛琛,你如果不跟我說實話,那我今天就跟你耗上了。」

「真的沒有……」

慕洛琛的話音還沒落,旁邊突兀的插入了一道聲音,「葉阿姨,我知道是怎麼回事!我來告訴你!」

葉簡汐和慕洛琛,循聲望過去,看到是傅靖安站在他們不遠處,臉色同時陰沉了下來。

葉簡汐是責怪,傅靖安害的妞妞遭遇了那種不堪事情。

而慕洛琛則是擔心,傅靖安會壞了他的事情。

「我們的家務事,跟你有什麼關係?趕緊走,不然我可叫警衛,把你趕走了。」

慕洛琛沉喝。

傅靖安卻沒有半點害怕,而是望著葉簡汐道:「葉阿姨……」

「別叫我阿姨,我擔當不起。」

葉簡汐冷聲道。

傅靖安噎了兩秒說,「阿姨,我知道你厭煩我。但現在我要跟你說的事情,是關於清歡的事,所以,請你無論如何,都要聽我說。」

關於清歡的?

葉簡汐心裡對他的厭煩更深:「傅靖安,你有什麼臉面,在我跟前提起清歡?」

「阿姨,我對不起清歡,所以更想彌補她。」

「簡汐,別跟這種人廢話,我這就派人把他趕走。」慕洛琛給旁邊的警衛使眼色,示意他們趕緊把他帶走。

鬥羅之最強贅婿 可還沒等警衛碰到傅靖安,他就開口說:「慕太太,您知道,慕先生背著您,打算把清歡送出國留學的事情嗎?我告訴你吧,跟她一起去的還有喬崢。就之前傷害過清歡的那個人!」

慕洛琛聽到他說的話,暴怒道:「你給我閉嘴!」

「看吧,我說出了事實,慕先生惱羞成怒了。慕太太,現在清歡剛出發去機場,你去攔住她,應該還來得及。」

傅靖安又喊。

葉簡汐不敢置信的望著慕洛琛。

他背著她,偷偷地把清歡送到國外去讀書?還是跟別的男孩子一起?

他是怎麼當爸爸的?

有這麼坑自己女兒的嗎?

慕洛琛感受到她飽含殺意的目光,趕緊解釋道:「簡汐,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只問你一件事,清歡是今天出國留學嗎?」

葉簡汐打斷了他的話。

慕洛琛猶豫了幾秒,點了點頭。

葉簡汐的怒火蹭的一下爆發,那可是她捧在手心裡的女兒,他竟然一聲不吭的就把人送去了國外!

「慕洛琛,你可真行!你是不是打算,等清歡走了,再告訴我?你怎麼不等到,我身子埋進黃圖土堆離,再跟我說,你把我女兒送走了?」

「簡汐,是清歡自己要出國留學的……」

「她想出國留學,那也應該事先跟我說一聲吧?這不吭不響的就走了人,你們把我當什麼了?」

「簡汐……」

「你別叫我!」葉簡汐甩開慕洛琛的手,怒氣沖沖的上了車,說:「立刻去機場!」

司機發動了車子,向機場的方向行駛。

慕洛琛目光森冷的批了一眼罪魁禍首,道:「如果事情出了什麼岔子,我要扒了你的皮!」

丟下了威脅的話,他坐上車,匆匆的追著葉簡汐。

傅靖安站在原地,偷偷地吐了口氣。

打聽了那麼多天,等的就是這一天。只要葉簡汐能成功的攔下清歡,那自己才能進行下一步的計劃…… 機場

隨行的人員去安置行李,只留下了兩人照顧妞妞。妞妞給喬崢打了一通電話,問他們到哪兒了。喬崢說,已經快到機場了。

妞妞便在VIP候機室里,等著他到來。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妞妞想到未來美好的生活,臉上滿是憧憬。

終於,手機再次響起,她以為是喬崢呢,迫不及待的接通了電話。

「喂,阿崢,你到哪兒了?」

「是我,清歡,你現在在哪兒?」

電話里傳出來的不是喬崢的聲音,而是葉簡汐的,妞妞愣了愣,乾笑著說:「媽,我在外面玩呢,你找我有事嗎?」

「別騙我了,你是不是今天出國留學?」

葉簡汐厲聲質問。

妞妞的嗓子眼,頓時像堵了沙子一樣,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葉簡汐聽到女兒沉默了,便知道這事是真的了,氣的肺都快炸了。她也不是蠻不講理的母親,清歡真的想出國,和她好好地商量一下,她絕對會同意的!可現在瞞著她,算什麼事?

超凡聖醫在都市 「你真是長大了啊,這麼重要的事情,跟你爸聯合瞞著我,你們把我當成了什麼?」

「媽,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想過告訴你的……可是……」

「可是什麼?」葉簡汐打斷了她的話,道:「我看你們就是想,等事情塵埃落定了,才告訴我吧?」

「媽……對不起……」

妞妞滿是歉意。

她知道母親生這麼大的氣,不是因為她跟父親的欺瞞,而是因為擔心她,心裡格外的不好受。

事實上,她一直想過告訴母親。

可她擔心母親的身體會承受不住打擊,也就瞞了下來。

「你現在在哪兒?」

「我在機場的D區候機廳。」

「好,我現在就過去。」葉簡汐說完,掛斷了電話。

妞妞看著手機簡訊箱里,喬崢給自己發來的簡訊,問她在哪兒了。眼裡漸漸地滲出了淚光,她恐怕,今天走不了了。

母親那麼生氣,肯定要把她帶回慕家了。

忍著內心的難受,妞妞給喬崢發了消息說,「阿崢,你別等著我了。先過去米國吧,我等過一段時間,再去找你。」

無論如何,她都要去米國。

被母親攔下,也只會拖延一段時間罷了。

妞妞給喬崢發完了消息,沒多會兒,喬崢的電話立刻打了過來。

她準備接聽時,卻看到了站在候機廳門口,滿面怒容的母親,趕緊把電話掛斷了,走向了母親。

「媽,對不起……」

妞妞開口便道歉。

葉簡汐陰沉著臉色問,「現在知道說對不起了?你跟你爸,聯手瞞著我的時候,怎麼沒想到我呢?」

出國的事情,不是一兩天就能定下來的,肯定很早之前,妞妞就下定了居心,而洛琛也著手幫她準備了。

這兩父女,把她當成了傻子,騙的團團轉。

妞妞眨了眨眼睛,眼眶裡的淚水,掉落了下來,顫抖著唇瓣,說不出一個字。

「你哭,我就會原諒你的欺瞞了嗎?不會。」葉簡汐拉住了她的手說,「走,跟我回家。」

妞妞被拉著向前走了幾步,但又停了下來。

「媽,對不起,可我真的很想出國。你別怪我爸,要怪就怪我。是我害怕你不同意我出國留學,跟我爸祈求,瞞著你的。」

「你一個半大點的孩子,哪來的那麼大的主意?肯定是你爸在後面攛掇的!等回到家,我要罰他跪榴槤半個月!」葉簡汐怒氣沖沖道。

妞妞聽到這個急了眼,「媽,真的不關我爸的事情。」「你不想我怪你爸,那就跟著我回家。你真的想出國留學,我可以送你出去,但咱們得好好的規劃一下。你這什麼都沒準備,貿貿然就出國,那到了外面,誰照顧你?出了事情,怎麼了辦? 不染年華兩世月 你如果有個好歹

,那我怎麼跟你親生爸媽交代?」

葉簡汐是真的為妞妞考慮,才不答應她出國的。畢竟,在國內,不管出了什麼事,都有家裡人給她做靠山。可米國隔山隔海的,那麼遙遠,萬一出了什麼進擊的狀況,那豈不是飛過去,都來不及了嗎?

即便清歡真的要出國,那也行。

等她把米國那邊,事無巨細全都安排好了,再派人送她過去。

葉簡汐覺得,自己已經夠開明了。

說完話,就繼續拉著妞妞往前走。

可妞妞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葉簡汐抬眸望著她,說:「你不想走?還留在這裡幹嘛?」

「媽……我……」妞妞捨不得喬崢,孤零零的一個人去米國。本來他就是為了陪著她去的,現在自己撇下了他,讓他獨自前去,實在是過意不去。

可母親根本不知道喬崢的存在,若是貿貿然告訴她,自己是跟一個男性朋友出國。

只怕母親再也不會答應,她去米國了。

正在妞妞說不出來話時,慕洛琛及時的趕到了機場,找到她們,他上前一步,拉住了葉簡汐說:「你看你這是幹什麼?孩子不過是想出國留學,你把她強行捆在身邊,她會高興嗎?」

葉簡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說:「你還好意思跟我說話,回家再跟你算賬!」

「清歡,你跟我回家。」

葉簡汐再次催促。

妞妞已經違抗了葉簡汐兩次,第三次被她叫著要回家,其實心裡已經動搖了。

她真的不想母親生氣,為她但又難過。

可她也捨不得喬崢。

妞妞求助的望向慕洛琛,希望他幫自己說幾句話。慕洛琛嘆了聲氣,道:「簡汐,你一直那麼疼愛清歡,事事為她考慮、打算,不就是想讓清歡過的幸福嗎?現在孩子已經長大了,該放手,讓他們自己做出決定了。清歡出國的事情,很早就跟我提了。我也

是考慮再三,才肯答應了她。你埋怨我跟清歡瞞著你,可我們又何嘗不是怕,告訴你了實情,你會像現在這樣,阻礙清歡,不讓她離開A市呢?」

葉簡汐聽到這話,緊皺的眉頭,微微的鬆動了一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