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費龍大聲的說道,只不過誰聽着他的喊聲,都能夠聽出來,他的反駁是多麼的蒼白無力。

一個一身文士打扮的男子連忙哈哈一笑:

“大家不過都是切磋一下武藝而已,哈哈,不要太認真,至於暗器之類的,也是兵器中的一種,使用也無可厚非,哈哈,來來來,大家不要因此傷了和氣,坐坐,等一會大人,我們繼續喝酒,哈哈。”

聽到了這個文士的話,蔡秉集還要爭吵,忽然影子走到了他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坐下,然後從他的手上接過來了那支有毒的飛鏢。

“看來這位費龍將軍不只是武功高強,而且還善於使用暗器啊,正好小女子也是對暗器這種東西情有獨鍾,不如讓我和費龍將軍專門切磋一下暗器怎麼樣?”

費龍的臉色非常的不好看,看到在影子

的手上掂來掂去的飛鏢,他感到一陣的心虛。

如果說他真的有多好的暗器手段那也未必,只是在剛纔他發現了很好的機會所以纔出手罷了。

現在這個剛剛出現的女子竟然直接向他挑戰暗器,有心不接受挑戰,可是面子上還真的有點過不去。

阿青倒是滿眼的小星星,她住在馬前卒等人驛館的時間也不算短了,只是在另外的兩個刺客的口中知道影子的身手高深莫測,但是還從來沒有看到過他出手過,現在終於有了機會,而且所要展示的,還是對於他來說,是非常冷僻的暗器。

在這個時代,善於使用暗器的人並不是很多,就是在范蠡找來的這些高手中,也沒有誰敢說自己對於暗器是精通的。

那個文士的模樣的男子連忙再次的出來解圍:

“哈哈,暗器就不要比了吧,這東西實在是太危險了,免得最後有個磕磕碰碰的,大家傷了和氣。”

在他說這些話的時候,連自己都感到臉紅。

“傷和氣麼,我沒感覺到啊。”

影子壞笑的看着這個男子,剛纔自己人使用了暗器,他沒有跳出來說傷和氣,現在人家主動找到頭上來說比試暗器,他就跳起來說傷和氣,這屁股歪的,已經到了驚天地泣鬼神的的程度了。

在這種情況下,就是費龍的臉皮再厚,也不能躲在後面了,他哼了一聲,重新走到了前面。從腰中拔出了兩柄飛鏢。

“既然姑娘想要比試,那我也就只好奉陪了,只是刀劍無眼,有得罪的地方,請姑娘多多見諒。”

說完費龍拉開了架勢,隨之準備發動進攻。影子呵呵一笑,在她俏麗的樣子還沒有從衆人的腦海中消失的時候,忽然看到她已經如同是飛舞的蝴蝶一般,縱身跳起來了。

在費龍的意識中,忽然感到了一絲危險正在向他靠近。

本來對於暗器他就不是非常的有信心,看到對方敏捷的身手,更讓他可憐的信念徹底的動搖了……

(本章完) 第2879章

幾個人聽聞是天雷獸的時候,看向紫色天雷獸的眼神又是震驚,又是羨慕的,不過倒沒有任何的心思,畢竟墨九狸是他們的主子,他們也生不出覬覦之心!

侯府遺珠 「我們回去吧!」墨九狸看著幾人說道。

幾人也沒意見,墨九狸看了眼面前的陣法,想到什麼看著紫色天雷獸問道:「雷獸,之前這陣法你是如何進來的?」

「主人,這陣法本來就是一個瘋老頭兒留下的,以前陣法沒有全部開啟,我是隨便可以進出的,不過這次我因為渡劫受傷,出去尋找食物的時候,被一些人族發現了,他們一直追著我不放,害我只能返回這裡!」

「結果我因為受傷的關係走錯了路,最後好不容易進來的時候,不知道怎麼開啟了整個陣法,所以外面的人進不來,我也出不去……」雷獸聞言鬱悶的說道。

它能在陣法內隨意進出,還是當初看瘋老頭兒進出的時候記下的,誰知道這次誤打誤撞不知道碰到哪裡,結果自己就出不去了,但是好在外面的人也進不來!

墨九狸聞言好奇的問道:「你也認識哪個叫做悟雲的老者?那你可知道之前這裡有個人的魂識,被那個老者關在懸崖內了?」

「魂識?被關在懸崖內?這怎麼可能?這雷霆懸崖裡面又沒有洞穴什麼的!至於主人說的什麼悟雲,應該就是哪個喜歡布陣的瘋老頭兒吧!」

「不過,我不認識對方,只是見過對方几次,大概每隔幾千年哪個老頭兒就會來這裡一次,我是看著它從陣法內出去進來的,才跟著它記住了怎麼走,然後才能自有進出陣法的!」紫色天雷獸想了想說道。

墨九狸聞言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她覺得紫色天雷獸口中說的老頭兒,應該就是暴壹口中的悟雲了,只是悟雲後來來過這裡,可能暴壹並不知情,雖然不知道對方總是出現在這裡做什麼,但是應該不是為了暴壹而來才是!

之前暴壹留下的話也猜測說那悟雲老者,應該不是九重天的人,因此墨九狸也想不明白悟雲幾次三番來雷霆懸崖做什麼,但是既然跟自己沒有什麼關係,墨九狸也不想多加追問!

墨九狸和雷獸說話是在心裡溝通的,因此馮珂等人完全聽不到,雷獸被墨九狸直接收回了空間,在馮珂等人看來,雷獸不過是被墨九狸收回了契約空間罷了!

而且幾個人想想也就明白了,天雷獸可是不一般的神獸,那可是不管八重天還有九重天的強者都覬覦的啊,如果在身邊跟著,怕是會給主子引來麻煩!

不過,幾個人想到終於可以離開這裡回去了,心裡十分複雜,有興奮和激動,也有傷感,都不知道出去后如何面對自己的族人了!

想到這次他們來雷霆山谷的損失,馮珂等人臉色就十分的難看!

墨九狸自然明白幾個人的心思,但是這都是他們自己找的,怪不得別人, 兩聲呼嘯的風聲飛向了躍到半空的影子的身上,因爲兩個人的距離很近,而且影子的身體又是懸在半空中,移動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在費龍的心中,如果是他自己,是絕對沒有機會躲開的。

可是在半空中的不是費龍,而是影子,在身法上要比費龍不知道快多少倍的影子。

眼看着兩把飛鏢就要落到了影子的身上了,忽然影子在半空中從一個快速的旋轉,身體也改變了飛行的方向。按照正常的思路,她根本不可能做到。

兩枚飛鏢擦着他的身體飛了過去,嘣嘣的兩聲悶響就落在了影子身後的牆壁上。

影子的身體開始快速的下落,當看到影子在空中的躲避的時候費龍句感到了事情不妙,因此他也開始快速的移動。

“看鏢!”

奧靈獵人 影子一聲清脆的喊聲,猛的擡手,費龍連忙再次快速的閃身。但是在他身邊什麼都沒有,影子只是虛晃一招。

八零俏窈窕 還沒有等費龍明白過來,就聽到在影子的手腕子的地方發出了咯嘣的一聲響聲,接着一道寒光從他的手腕子處飛出來。

費龍大吃一驚,他明明看到原本是屬於他的兩枚飛鏢還在影子的手中,可是這寒光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想要再次的躲避已經是不可能了,噗的一聲,一個好像是鐵釘子一樣的東西刺入到了費龍的手臂中,他快速的移動着身體,總算是沒有被刺中要害,可是接下來他悲哀的發現,影子手中的飛鏢已經不見了。

“快躲開!”

幾個人幾乎在同時發出了喊聲,可是在暗器的這種對決中,這樣的大喊之後幫倒忙。

費龍一愣神,就感到冷風已經從他的側面飛了過來,撲哧一聲響,飛鏢穩穩的刺進了他的肩胛骨中。

總算是在最後時刻,影子手下留情了,並沒有下最後的殺招,飛鏢沒有刺向費龍要害的部位,只是插在了肩膀上。

但是影子還是低估了這個飛鏢上毒性的強大。

費龍啊的一聲慘叫,接着驚恐的看着影子,臉色開始慢慢的變得鐵青。張了張嘴巴,好像要說什麼,手也快速的伸進了懷裏,可是還沒有等到他伸到懷裏的手再次拿出來,費龍就一翻白眼,躺在了地上,臉色在瞬間就變得漆黑的顏色了。

“費龍!”

幾個人同時大喊一聲衝了過去,但是當來到了費龍的身邊,伸手在他的鼻子下面摸了摸的時候,才發現費龍早就沒有了呼吸。

“妖女,你下殺手!”

影子歪着腦袋看着躺在地上,皮膚顏色已經完全變黑的費龍,也愣了一下,隨即咯咯一笑:

“可不是我殺的,哈哈,他是死在他自己配置的毒藥上的,你們覺得如果一個飛鏢刺到了肩膀上,會讓人在這麼短的時間中喪命麼?”

祖敵噌的一下從椅子上跳起來,本來影子出手向費龍挑戰的時候,他還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但是當看到了費龍的慘狀的時候,立刻再也抑制不住了。

假如剛纔不是影子幫助他抵擋了這兩枚飛鏢的話,大概,現在躺在地上,皮膚完全變成了黑色的就不是費龍,而是他了!

“卑鄙!”

祖敵一聲大喊,一把抄起了放在身邊的刀。

那些陪席的看到費龍喪命,也顧不上是什麼原因導致的費龍喪命了,一個個幾乎是發瘋一樣的從各自的腰中拔出了防身的兵刃。

孟落日冷哼了一聲:

“哼,見過不要臉的,可是沒見過你們這樣不要臉的。費龍到底是怎麼死的,你們大家都看的非常清楚,以毒害人,擠過反而被自己害了,怪的着誰?”

就在這個時候,在門口傳來了焦急的喊聲: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剛纔還好好的!”

范蠡一路小跑的跑了進來,看着一片凌亂的房間

。當他的視線落在了躺在地上的費龍的時候,不由得一陣的叫苦,看他的樣子,就差沒有捶胸嘆地了。

“將軍,是這個妖女殺了費龍將軍!”

早有人把剛纔的事兒彙報給了范蠡。當然屁股已經歪的看不到邊了。

奮力奇怪的看着影子,剛纔出去的時候,還沒有發現這個女子的存在,她是怎麼出現的:

“呃,你誰啊?”

“我們的人。”

馬前卒依舊是穩穩當當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臉上的表情非常的輕鬆,他輕輕的啜了一口酒杯中的酒水,然後才慢慢的說:

“範將軍,你看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應該怎麼辦?費龍死在了自己配置的毒藥上了,這個帳好像用不着算到我們的頭上吧?”

“呃,費龍是文種大人手下的愛將,你們還是應該考慮一下如何和文種大人解釋吧。”

“解釋?有必要麼?”

孟落日和馬前卒慢慢的走到了衆人的中間,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費龍:

“費龍是咎由自取,我們也沒有辦法,怪只怪他自己的配置的毒藥太歹毒。哼!”

說完,兩個人在前,祖敵、蔡秉集和影子跟在身後就向外面走,阿青猶豫了一下,但是還是跟上了幾個人的步子。

范蠡怎麼也沒有想到之前在酒桌上還是一團和氣的孟落日和馬前卒,怎麼會忽然變得如此的強硬,甚至連阻攔都忘記了。

孟落日和馬前卒已經想明白了,其實撕破臉皮是早晚的事情,還不如快刀斬亂麻了。

就在孟落日等人將要走出房間的時候,忽然在外面發出了一聲大喊:

“什麼人殺了我的愛將!”

接着就是一陣雜亂的腳步聲,文種帶着一哨衛兵衝了進來,在酒樓的外面也傳來了人聲鼎沸的吵鬧聲,看來已經有士卒將風華樓完全包圍住了。

本來那些食客和酒樓中的夥計,都驚呼着跑了出去。幾乎是在瞬間,酒樓中就只剩下了馬前卒和圍捕他們的官兵……

(本章完) 第2880章

如果當初他們不那麼貪婪,只讓幾個人跟隨那名白衣仙子進來,可能就不會是現在這樣的境地了!

墨九狸帶著馮珂幾個人再次進入陣法,墨九狸找到了還在幻陣內的蘇老兩人,然後在靠近對方的時候,跟馮珂幾人交代了一句,撤掉蘇老兩人周圍的幻陣,這才帶著眾人一起出去!

馮珂等人看到蘇老兩人再次見到他們,絲毫詫異都沒有,忍不住對墨九狸再次佩服不已,看起來剛才主子給蘇老兩人布置的幻境,就是跟著他們在一起啊,否則蘇老兩人不可能絲毫都沒察覺出來的!

墨九狸帶著蘇老,馮珂等十個人離開陣法的速度快了很多,用了一天一.夜的時間,就再次出現在陣法外面了!

而外面原本墨九狸和蘇老幾人離開的時候,還剩餘的幾十個人,此時就剩下蘇家的六個人,還有不到十個老者聚集在另外一邊,期待的看向陣法內,其餘的人都不在了,也不知道是離開了,還是進入陣法了!

蘇家人看到蘇老兩人安全出來,紛紛走上前,發現都沒有受傷,這才鬆了一口氣!

其餘幾個老者看到墨九狸等人出來時,也是紛紛一愣,隨即看了過來,但是卻沒有看到自己的族人,心裡十分的失望!

馮珂等人也沒有找到等候在外面的族人,心中有些著急,很想知道對方是回去了,還是進入陣法內隕落了!

「你們身上應該有聯繫族人的東西吧,都聯繫一下不就知道對方下落了嗎?」墨九狸看著馮珂幾個人問道。

馮珂幾人一愣,隨即紛紛拿出傳音石,走到一邊去聯絡自己的族人,蘇老這時看向墨九狸問道:「上官丫頭啊,你接下來去那裡?」

「我要去一趟驚天海域歷練!」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驚天海域是八重天唯一的一處深海,也是海獸泛濫的地方,同樣也是八重天險地排名第一的地方,在海域內生存可是比陸地上面難多了!

墨九狸要去驚天海域,是因為她知道驚天海域存在一個進入魔界的入口,一直沒有帝溟寒的消息,讓墨九狸有些擔心,所以想去驚天海域看看!

但是魔界入口存在驚天海域的事情,鮮少有人知道,所以墨九狸才說去歷練!

「驚天海域可是十分兇險的,你一個人去能行嗎?」蘇老聞言皺眉的問道。

他對墨九狸的印象極好,不說別的,單是墨九狸的陣法造詣,就值得他們蘇家交好了,所以蘇老是真心墨九狸一個人前往驚天海域遇險!

「沒關係,他們幾個人到時會跟我一起的,蘇老不用擔心!」墨九狸看了眼在一邊聯繫族人的馮珂等人說道。

「那還好,他們的實力不弱,有他們陪著丫頭你,倒是也能在驚天海域好好歷練一翻!既然如此,我們就回去了,這次出來雖然沒有什麼收穫,但是能認識上官丫頭,已經算是我們最大的收穫了!」蘇老看著墨九狸真心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笑了笑! 孟落日和馬前卒互相對視了一眼,臉上依舊是帶着輕鬆的笑意,而走在他們最後面的阿青,臉色更加的難看,眉頭已經皺成了一個大疙瘩。

能夠在這樣短的時間中,把所有的事情都準備好,說不是之前早就安排好的,鬼都不會相信,看來馬前卒他們之前所說的,這次酒席就是一個陷阱真的是說對了。

“文種大人,你們來的好快啊,不會是早就在門口準備好了吧?”

“哼,兇徒!”

文種氣呼呼的瞪了馬前卒一眼,然後快步的來到了費龍的旁邊,蹲在那裏仔細的檢驗了一下,猛的從地上站起來,手指着馬前卒,身體已經因爲氣憤而開始顫抖了:

“兇徒,竟然殺了我的愛將,好,好,今天不把這個事情說清楚,休想要離開會稽城!”

馬前卒不屑了瞥了一眼文種:

“文大人,你的戲演的有點過了,哼,費龍是你的愛將恐怕不是實情,弄不好你早就想要除掉他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而已,現在正好藉着我們的手殺了他,而且還能夠在他的死上,對我們大做文章,呵呵,一箭雙鵰,你們真是好算計啊。”

“胡說!”

“哼,是不是我們胡說,已經不重要了。費龍現在已經是死了,至於他是死在了自己配置的毒藥上,還是死在了被人給改良過的毒藥上,那就不得而知了。”

“狂徒,來啊,給我拿下!敢反抗者,就地格殺勿論!”

文種一聲大喊,周圍的士卒呼啦一下的就都圍攏了上來。

范蠡連忙走出來,好像是做和事佬一樣:

“各位各位,稍安勿躁,唉,怪只怪我剛纔怎就出去了呢,竟然惹出了這麼多亂子來。文兄,你也先別升起,馬先生,你們也先不要急躁,我看這個事情還是慢慢解決的好,不如這樣,馬先生你們和我一起,我們去見大王,讓大王給大家做個決斷如何?”

文種氣呼呼的哼了一聲,沒有說

話。馬前卒的臉上帶着冷笑:

“大王麼?呵呵,算了吧,我不想太多的廢話,其實你們不過就是想要將我們拿下,我們也不是小孩子,無所謂了。祖敵,前面開路,有敢阻攔的,格殺勿論!”

祖敵早就已經是躍躍欲試了,聽到了馬前卒的命令,大聲的答應了一聲。緊握手中的鋼刀就向外走。

看着圓睜二目的祖敵,在他們面前的幾個士卒不由得都被他的氣勢所震懾住了,慢慢的向後退了幾步。

“拿下!”

文種再次發出了一聲大喊,爲首的幾個士卒嚥了咽吐沫,誰都知道,先衝上去的,就是送死的!

馬前卒直接拒絕了范蠡的提議,這讓范蠡也感到十分的不爽,本來是一臉苦色的臉上也換上了冰冷的表情:

“馬先生,你可要想明白了啊,如果你們反抗,比如會引起一場惡戰,作爲越國的上將軍,我有責任維持京都秩序,所以我也不得不動手製止了!”

馬前卒回頭看了看范蠡,臉色慢慢的變得陰冷了起來:

“你把我們邀請到這裏,應該本來就已經做好了這一切安排,現在用不着說的那麼可憐,好像是完全出於無奈一樣。你在外面和文種大人的對話,我們都已經聽到了。影子有本事無聲無息的和我們一起進入到風華樓,而沒有被你們察覺,自然也有本事偷聽你們兩個人的談話,而不被發現。”

影子用眼角的餘光掃了一眼范蠡和文種,發現他們兩個的臉上都明顯的呆滯了一下,隱約中可以看出一點尷尬的味道。

阿青吃驚的看着影子,又看了看范蠡,眼神中滿是不解,在她的心中向來是把范蠡作爲自己的偶像,可是沒想到范蠡真的竟然提前一手安排了所有的事情。

馬前卒顯然認爲現在打擊的還不夠,接着說道:

“就是這一次我們留手了,沒有這個倒黴蛋在送命,即使我們再一次選擇了忍讓,你也會在後面弄上提前放好了佐料

的酒菜給我們送上來,是不是!”

阿青吃驚的張大了嘴巴,如果送上了這些有毒的酒菜,那就是要將她也一網打盡了。之前他還認爲范蠡可能真的只是爲了維持京都的秩序,所以纔不得已出手的,還善良的以爲范蠡會網開一面,可是沒想到,范蠡竟然早就已經安排好了一切。

當他看到了范蠡一臉震驚的樣子,阿青就知道馬前卒說的是實話。

“給我把他們拿下!”

范蠡張了張嘴,看他的樣子還是想要做一些狡辯,不過最後還是放棄了,在范蠡的一聲令下之後,圍攏在周圍的士卒們再也無法不執行命令了,尤其是在前面的幾個人,苦着一張臉衝了上去。手中的大喊聲,更像是在給自己壯膽。

無數的兵器送到了孟落日等人的面前,祖敵也發出了一聲大吼,手中的刀揮舞起來,直接將在他們附近的幾個人的兵器撞飛了。

聽到馬前卒和范蠡文種等人在那裏墨跡,祖敵早就已經忍不住了,現在那些士卒終於肯衝上來了,他不立刻爆發纔怪。

慘叫聲在酒樓的上面響起,一些士卒躲閃不及,直接被幾個如同猛虎下山一樣的傢伙從欄杆上撞了下去。

圍攏在酒樓外面的那些士卒也衝了上來,試圖用人多來將衆人困住。

“殺的爽!哈哈哈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