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走。”王琳琳說了句。

我們馬上上車,王琳琳開車離開。

又是在農村分開的,纔開了不到半個小時,忽見前面出現一人對我們招手,王琳琳見後,腳踩油門,直接撞了過去,砰地一聲,那人被撞下了山崖。

“太虎了。”我驚歎了句。

王琳琳眼裏寫着全是嚴肅,說:“那是行屍。”

“怎麼這麼多行屍?”我說。

王琳琳不語,專心開車。

在路上足足行駛三個小時,才進入主城之中,我們直接趕到了馬家。

進入馬家時,馬文生他們都在家中,但是這個點兒已經睡覺了,我們敲開門,馬文生以及馬岡他們全都起牀,見我們行色匆忙,問道:“發生什麼了?怎麼這麼匆匆忙忙的。”

王琳琳直接問:“陳浩的爺爺他們到底再搞什麼?爲什麼會弄出這麼多的行屍?”

馬文生臉色一怔,眼咕嚕轉了幾下,這杯王琳琳捕捉在了眼裏:“您是知道的,對嗎?”

馬文生開始點頭:“養屍地屍體失控了,恐怕都要過來了。”

“什麼養屍地?”我問道,我只去過一處養屍地,那就是桑植縣的那養屍地,當時我們因爲偷了屍體,還被養屍人給擺了一道。

難不成是那裏的屍體?

不過這裏都相隔這麼遠了,就算有關係,也不能跑到那種地方去養屍吧?

馬文生回答說:“當初我跟你爺爺,還有王祖空的關係都不錯,他們要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我曾經勸過他們,但是他們都不聽我的,果然,現在失控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問。

馬文生嘆了口氣,臉上多了幾分爲難,說道:“本來以爲這件事情是不會出問題的,我也感覺到了,最近幾天,湘西那邊一直吹來帶有死氣的風,那是養屍地刮過來的。你爺爺和王祖空他們當初也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硬要去那裏養屍,說是爲了今後做準備。”

“我打斷一下,那裏的養屍地,在百年之前就有了,我爺爺他們沒那麼老吧。”我說。

韓溪的弟弟和父親他們曾經在那裏去取過屍王的屍體,而那都是百年之前的事情了,說明養屍地是在更早之前出現的。

馬文生恩了聲:“確實是這樣,當初那裏也確實有一具屍王,不過屍王最後被運走,不知道了跡象,養屍地也都廢棄了下來。你爺爺他們年輕的時候就已經去了那養屍地,養屍在當時不算是邪術,是茅山的正統法術,雖然有些危險,但是並不違背道德,所以我也只是勸了他們而已。”

“他們養屍,是爲了什麼?”我問道。

馬文生想了會兒:“太久的事情了,記不清楚具體是怎麼回事,好像是因爲追尋一個前任的腳步,以及爲後人做準備,我只知道大致的事情。”

湘西是天然的養屍地,全國也只有那裏最適合養屍,成爲了養屍人的天堂。

而蜀地,是很好的養魂地,在這邊,養鬼魂很常見。

“對了,你們老家應該有一處養魂地吧?那也,也是很久以前就出現了的。你爺爺和王祖空弄了養屍地,你奶奶和你祖母弄了養魂地,我也搞不懂他們到底是想做什麼,現在果然東窗事發。”

“我知道。”我們對話時候,門外傳來一聲音。

我們往外看去,竟然是那落花洞女。

書中之趣,在於分享– 「主公,主公啊!」好久沒有聽到這麼親熱的稱呼,深居成都侯府的劉璋有些不習慣,他放眼望去,見到久別的黃權與張肅。

「你們怎麼來了?」這兩人幾個月都沒出現,他還以為是在兵變當天被殺了,沒想到都還活著。

看著劉璋突出的顎骨和深陷的眼圈,兩人慾哭無淚,不過現在既然投降了劉循,眼前這個老頭子已經不再是他們服待的對象了。

「公衡、君矯,我求你們辦件事,無論如何一定要幫幫我!」劉璋一嘴哀鳴之聲,他真的是沒有別的辦法了。

「主公,何事?」

「幫我去外面弄幾個舞妓和樂師來好嗎?這裡太冷清,太孤獨,再這樣下去,我便活不了多長時間了!」說話間,曾經的西川之主竟然給兩位屬臣跪下來,一把鼻涕一臉淚。

兩人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辦才好。

「主公,使不得,快快請起!」黃權急忙將劉璋扶起來,幫他拍了拍膝上的灰塵。

「主公啊!我們倆現在也只是個凡人而已,一切都得聽公子的安排,只怕這件事我們也無能為力!」免得劉璋還抱有幻想,兩人搖搖頭說道。

見他們也沒有辦法,劉璋無力垂著雙手,目光呆泄,再也不想看見他們。

「主公!」見劉璋遠遠走去,再也沒有回頭,兩人朝他伸袖拱手,就當是跟過去揮手道別。

兩個人從候府出來,感嘆不已,想當年劉璋是何等威風八面,現在竟然落魄到這個樣子。

「聽說新的主公並不喜歡歌舞昇平,日後千萬不要在他面前提及這等事!」黃權拉了拉張肅的袖子,他是在好心提醒對方。

「服待庸主和明主都得萬分小心,為人臣子不易呀!」

兩人上了同一輛馬車,朝軍營飛奔而去,新的主公正在那裡等待他們。

自從劉循上位以後,採納了鄭度不少意見,大力發展農耕,興修水利,健全部隊編製,有功者賞有過者罰,禁止世族壟斷官位,在民間獲得不少讚揚。

加之他本身也沒有什麼癖好,常年住在軍營之中,遠離繁華奢淫,並沒有惹人非議的地方。

不過有一件事情是讓劉循頗為頭疼的,他的妻子龐娟性格孤僻,不僅喜歡舞文弄墨,經常把自己比作隱士高人,不喜成都繁華之地,帶著幾個書童,常年隱居於綿竹郊野。

因為這個緣故,他們一直沒有子翮,不過在這個問題上,劉璋不急,龐義更不急,所以他也不急,反正自己現在還年輕,益州幾十年後的事情誰能夠預料。

劉循獨自坐在孤燈下,現在手中的權利算是基本抓穩,只是益州這些文武內心有沒有安定,是否還存有別的打算和幻想,他無從得知。

因為每個新上任的君主,在權力的分配上,不可能絕對的均衡,總有傾向和偏重,未免有些顧此失彼。

比如張翼控制著內衛部隊,是否要解除他的軍權。

如果說張任和鄭度是一派,他們手中的權力是不是過大了,應當分化至少小半部分回歸到黃權、張肅手中,這樣才能相互制衡。

還有領軍在外的岳父龐義和李嚴他們手上的兵力加起來比成都還多,如何進行制約,保證軍令的順利執行。

這些都是他要考慮的事情,站在這個角度上,沒有人可以依賴,只能自己來想辦法。

歷史長河之中,最高權力那一層只能靠統治者自身的能力和意識來分配。

這還只是內部的問題,荊州軍屯兵江州對成都虎視眈眈,漢中張魯早就集結兵力待命良久,只需一道命令,便可對葭萌關發動突襲。

劉循扶了扶頭痛的腦袋,感覺自己異常孤獨,甚至不如眼前那一盞燭光,至少光還有影子相伴。

於是他決定一件一件來,攘外必先安內,先將內部權利劃分平衡再說。

到了第二天上午,劉偱將眾人招到軍帳之中,大家分列而坐,張任在左,鄭度在右,其餘人列坐有序。

「諸位,如今我們益州面臨大敵,據前方來報,荊州軍已經與南蠻達成和解,也就是說,如果他們北上討伐成都的話,完全無後顧之憂,甚至能得到蠻族的部分增援,這是我們最大的憂患!」劉循開門見山,將當前的困難局勢說出來。

「我們內部局面剛剛穩固,所以在此奉勸大家,放下個人往日恩怨,川人當同心協力,共御外敵!」說到這裡,他不禁掉頭望了望張任和黃權。

黃權將目光縮了回去,張任也有些不好意思把頭低下,至於兩人心裡在想些什麼,沒人知道。

「李嚴的五萬精銳已經退至綿竹,那裡是成都的第一道防線,我想用不了多久敵人便會在那裡出現!」劉循望了望眾人,希望能看到他們與成都共存亡的忠義之心。

見主公把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張任緩緩抬起頭,不知道是榮光還是災禍。

「大都督,身為三軍統帥,應該以身作則,前往第一線駐守才是,是不是啊?」劉循的話里即是命令,又是激將法,弄得張任不知所措,按理來說,對方應該事先私下裡與自己商議才對,這未免也太突然了。

在場所有人都望著他,在猜測他為什麼會猶豫,是不想去還是怕死。

張任望向自己的老友鄭度,可是對方故意躲開他的目光,劉循的用意鄭度早已經猜個八九不離十,畢竟是手把手教出來的徒弟,玩權力平衡是他向來倡導的。

把張任調走,製造軍權的真空,再利用黃權與張肅在內政上與自己分庭抗禮,這是他的得意門生最終目的。

「那是自然,我理當去前線指揮戰鬥!」見無人接應,張任只好服從命令,這才躲過眾人懷疑的眼光。

「很好,不愧為三軍統帥,敢為人先!」 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 劉循站起身來擊掌稱讚,他心裡清楚,能夠鎮得住李嚴的也只有張任了。

「來,諸位,為了益州的統一和振興,幹了這碗酒!」見所有事情都按照預想的那樣進行,劉循大為高興,於是提壺給自己倒滿酒,舉向眾人。

主公如此強勢,而且領略有方,實在令眾人吃驚,蜀中之地難得出此一位明主,想偷奸耍滑渾渾噩噩混官位是不可能的了,只能硬著頭皮跟著干。

「主公,有您這份壯志豪情,我黃權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主公,張肅願鞍前馬後,祝你成就此番大業!」兩人平日便善於花言巧語,見主上興緻正好,不免奉承幾句以表忠心。

眾人跟著舉杯相敬,卻只有張任將頭偏到一邊,沒想到這兩個小人又要得志了。

坐在旁邊的鄭度見張任反應遲鈍,於是藉機故意推了他一把,張任這才舉起酒碗,與劉循一起暢飲。

待到議事酒宴散去之後,張任和鄭度不禁走到一起,這條路是他們自己選的,後悔肯定是來不及。

「你教出來的好徒弟,把我們這些老臣玩的團團轉,只怕你自己也駕馭不了了吧?鄭公!」張任喝了不少悶酒,心裡極不舒服,總想找人抱怨一番,現在是找對人了。

「天底下的君主都一樣,只要坐上那個至高無上的位子,都是會變的,如若不然,豈不人人都是千秋萬代的好君主!」在這個問題上,鄭度早就看清楚,他是專門研究君道王道的。 落花洞女當時在桑植認我做了主,我以爲她已經回到了山洞之中,沒想到現在竟然跟了過來。

馬文生他們見了這落花洞女,大驚。馬上拿出了風水羅盤,準備動手了,我喊停了他們,落花洞女進來,在我面前彎彎腰說了聲:&ldq??;主人。&rdq??;

&ldq??;恩。&rdq??;我點點頭,問她,&ldq??;你說你知道我爺爺他們爲什麼去那養屍地?&rdq??;

落花洞女點頭應是,說:&ldq??;我是和養屍地一起誕生的,準確來說,我是養屍地的一個試驗品,那養屍地誕生在好幾百年之前了,當時我已經死去。不過死的時候身上多了一分怨氣,將要化屍的時候,被一個男人俘獲,將我帶到了那裏養了起來,除了我,那男人還帶了一具屍體,就是後來的屍王,但是在一百年之前,一隊官兵出現,將那裏的屍王運走了,而那個官兵的首領,就是當初養屍王的那個人。&rdq??;

&ldq??;等等。&rdq??;我再次打斷,問。&ldq??;這中間相隔多少年?&rdq??;

落花洞女算了算:&ldq??;將近九百年。&rdq??;

屍王被取走的時候就已經九百年了,那麼到現在,不是已經有了一千年了?什麼人可以活這麼長?heiyaп最新章節已更新

&ldq??;你確定沒有看錯?&rdq??;我問道。

落花洞女恩了聲:&ldq??;應該沒有錯,當時我在棺材裏面,但是我可以感受到整座山所有人的氣息,那隊官兵的頭,就是九百多年前將屍王屍體放在養屍地的那個人。&rdq??;

我吞了口口水,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陳文。

之前九爺說過,陳家的老祖是一個叫做文公的人,而陳文身邊的鬼魂叫陳文也叫文公。再加上陳文的年齡如果按照正常推算起來的話,也有很多矛盾,下意識就想到了他。

&ldq??;是不是那天跟我一起進洞的那個人?&rdq??;我問。

落花洞女猶豫了,好一會兒後才說:&ldq??;他身上的氣息跟之前那個人不同,應該不是他。&rdq??;

我鬆了口氣,不過陳文要是一個活了這麼多年的人的話,我絕對不會感到意外。

陳文現在還不到三十。十幾年之前他就是法界的長老了,還是陰司的鬼帝,那個時候他才十幾歲,試問,有誰能在十幾歲的時間裏面達到這個成績?

&ldq??;那你說你知道我爺爺他們去養屍地的原因?他們爲什麼去那裏?&rdq??;我問。

落花洞女抿了抿嘴脣。似乎有些口乾了,我馬上給她地上了一杯水,她咕嚕咕嚕喝完了,問我:&ldq?? 殭屍老公晚上好 ;還有嗎?&rdq??;

她身體的水分已經被那鬼參給吸乾了,現在水分特別容易流失,對水的要求比較高,我能理解,又給她倒了一杯水,她連續喝完之後,才繼續說:&ldq??;他們進入過土匪洞中,我曾經聽他們說過幾句話,雖然聽不大真切,但是明白一些,好像是爲了一個使命。&rdq??;

&ldq??;使命?&rdq??;我問道。

落花洞女恩了聲:&ldq??;是的,他們說他們註定就要來那裏,先種下因,等後面種下果之後,就會有人來還了,至於來還的人是誰,我不大清楚。&rdq??;

這其中的訊息太多了,我有些理不清楚。

他們到底是在種什麼因?又是爲了什麼使命?那個在養屍地養屍的人到底是誰?

拋卻養屍地不說,我奶奶和我祖母弄出的養魂地,又是爲了什麼?

感覺之前所認識的,這只是簡簡單單的法界大戰造成的前因或者後果,已經不能解釋這一切了,這些話,完全顛覆了我的認知。

如果能找到我爺爺的話,一切肯定能清楚,但是他們偏偏一個個都躲着不出來,我上哪兒去問去?

想得有些惱火,馬文生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說:&ldq??;不管前面人做了什麼,你現在不是一樣活得好好的嘛?不用想那麼多,解決好眼前的事情就好了,所有真相,到了它該浮出水面的那一天,他就會出現的。&rdq??;

&ldq??;謝謝馬爺爺。&rdq??;我說。

王琳琳卻看着我:&ldq??;如果因爲你爺爺養屍,而傷害到陳文的話,我可能會跟你爺爺決裂。&rdq??;

&ldq??;不會的。&rdq??;我說。

陳文那麼厲害,怎麼可能會被一些屍體給傷到。

從知道我爺爺會法術的那天開始,他所作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跟屍體打交道,他把張東離養成了屍體,把他自己養成了屍體,把我也弄成了現在這不死不活的狀態。

至於我奶奶,她做事更隱晦一些,但是大多都是跟魂有關,人皮、老宅下面的養魂地、以及擺死人飯的事情。

老一輩人所做的事情,讓我很難理解,索性不管了。

王琳琳隨後開始撥打陳文的電話,但是無人接聽,她一般時間都是住在酒店的,現在也不例外。

我在馬家呆了會兒,告別他們,今天接受的東西太多,出去散散心消化消化。

落花洞女一直跟在我的身後,我將代文文還有張嫣他們全都放了出來。

不過落花洞女因爲現在面向醜陋,她只跟我們走了一截兒後就自己走入了人造林裏面。

代文文一出來就按起了手機,不一會兒後我手機響了起來,打開看了看,正是代文文發過來的短信:我剛纔聽了你們的對話了,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_^^_^

我看着短信笑了笑,問她:&ldq??;你聽出什麼了嗎?&rdq??;

我說話的時候代文文一直看着我,問完了她低下頭按起了手機,過了幾秒我收到了短信:我覺得馬文生肯定知道更多的事情的,他不願意跟你說而已。

&ldq??;你爲什麼會這麼判斷?&rdq??;我問,馬文生對我一向很好,對我仁至義盡,不至於瞞着我吧,再說,他瞞着我也沒有任何意義。

代文文再次發來一條短信:因爲如果是我的話,我想跟你說,很早之前就跟你說了,不會瞞到現在的,另外,就是聽他的語氣,也有很多可以發現呀。

我看着短信笑了笑,以前馬文生告訴我陳家張家的事情,沒有告訴我我奶奶的事情,也沒有告訴我現在的事情。

不過祕密總是一步一步揭開的,他這樣跟我說,並沒有什麼不對,要是以前告訴我這些,我也不會反應過來。

&ldq??;我再去問問。&rdq??;我收起了手機,站在邊上吹起了風。

沒多久功夫,王琳琳給我發來短信:今天跟你大聲說話了,對不起,我只是着急而已。

我回了一條沒事兒。

遲來的愛情 代文文繼續在按手機,我手機再響起來,以爲是代文文發過來的,不過打開一看,竟然是我父母,短信內容是:我們已經在返回的路上了,明天下午四點鐘左右到客運中心來接我們吧。

已經好久沒有聯繫了,我看着短信好一會兒,回覆他們:&ldq??;爲什麼會在這個時候回來?&rdq??;

&ldq??;手機沒電了,回來再說。&rdq??;這是他們回過來的短信。

我忍住沒有發飆,代文文和張嫣都擡眉看着我,想要勸我來着,但是卻說不出來啥,我先她們一步說了:&ldq??;你們倆不會安慰人,還是算了吧。&rdq??;

張嫣哦了聲,代文文憂鬱擡眼鏡。

呆了一陣後返回之前獨居的屋子,趙小鈺他們應該經常來這裏打掃,現在整理得挺乾淨的,進屋躺在牀上就睡了過去。

次日被樓下喇叭聲音驚醒,看了看手機,起身出去,張嫣早就做好了飯菜。

胖小子和謝嵐在一旁打鬧,代文文蹲沙發上玩兒手機。

吃飯期間,馬蘇蘇給我打來了電話,接通後說:&ldq??;陳文,她有邀請你嗎?&rdq??;

&ldq??;什麼邀請?&rdq??;我問。

馬蘇蘇說:&ldq??;剛纔有人給我爺爺發了請帖,我偷偷看了,是張笑笑的喜帖,她要和季和煦結婚了。&rdq??;

&ldq??;沒有。&rdq??;我不疼不癢說了句,要結婚就結婚,關我屁事,她自己要往火坑裏面跳,可怪不得我。

&ldq??;你要去嗎?&rdq??;馬蘇蘇問我,語氣有些不大確定,應該是怕我生氣了。

我呵呵笑了笑:&ldq??;請我我自然要去,不請我就不去了。&rdq??;

請我是把我當朋友,不請我去也沒有必要。

馬蘇蘇電話剛掛掉,趙小鈺也打來了電話,說:&ldq??;張笑笑要結婚了,是不是很傷心?&rdq??;

&ldq??;你要結婚,我會傷心。&rdq??;我說。

趙小鈺應該在喝水,聽後一口水噴了出來,咳了好幾聲才說:&ldq??;別鬧,她應該請了你吧,還是去一下比較好。&rdq??;

我恩了聲。

掛掉電話後,我臉色漸漸陰沉了下來,撥通了九爺的電話,問道:&ldq??;您在哪兒?&rdq??;

&ldq??;家。&rdq??;九爺回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