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走到靜安街,夏琳揮手攔下了一輛出租車。這下可極壞了葉荒,在靜安街上攔出租車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左右看了看不像是馬上就有車輛過來的樣子,葉荒索性跟在車輛後跑了起來。

縱然葉荒身懷蜻蜓點水輕功提縱術,想要跟車輛賽跑還是有些吃力,第一次葉荒心中產生了想要擁有一輛代步工具的念頭,就算不是四個輪子的,兩個輪子的腳踏車也行啊。

好在葉荒的運氣也不算太差,走出靜安街之後,讓他看到了一輛剛剛下了乘客的出租車,坐上出租車,讓司機跟在夏琳搭乘的車輛後,一前一後的往青蘭中學走去。

青蘭中學乃是崇慶市首屈一指的重點高中,作爲名校自然是有名校的氣派,無論是學校的基礎工程建設,還是師資教學的力量都稱得上頂級,從青蘭中學畢業的學生,大都成爲了社會上的精英,在學校門口的那塊捐款人的石碑上,一個個金融大亨,政壇大佬的名字讓人對青蘭中學肅然起敬。

爲了保證教學的質量以及升學率,青蘭中學的招生和招聘是出了名的嚴格,也不知道夏琳能否順利的應聘上。

半個小時候,兩輛出租車停在了青蘭中學的門口。

葉荒並沒有第一時間下車,等到夏琳走進了青蘭中學的大門,他纔在司機等的有些不耐煩的眼神中付賬。

夏琳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青蘭中學校門口的一片林蔭中,葉荒有些慌忙的跟上去,卻在門口的時候被門衛給攔了下來。

“站住,你是幹嘛的。”

攔住葉荒的是一個穿着學校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望向葉荒的目光有些不善,最近因爲學校宿舍頻頻失竊的緣故,青蘭中學的門禁變得格外嚴格,上頭領導放話了,不能讓任何形跡可疑的人進入校園內。

夏琳能夠順利的進入學校內,爲什麼自己就不行,葉荒思索了一會說道:“我和剛纔進去的人是一起的。”

“一起的?”門衛狐疑的看着葉荒,說道:“你也是來應聘的老師?”

“對對對,沒錯我也是來應聘體育老師的。”葉荒張口說道,下山這麼些天別的沒學到什麼,假話倒是張嘴就來了。

誰知門衛不但沒有打消對他的懷疑,反倒更加的警惕起來了。“你的身份證呢,拿出來登記一下。”

門衛對懷疑葉荒也是在所難免的,葉荒看上去也就十七八歲,和學校裏的那一羣學生差不多的年紀卻說自己是來應聘當老師的,說謊話也要編出有信服力一些的啊。門衛一邊假意詢問葉荒的身份證,暗地裏已經通知了校內的其他保安,讓他們趕過來以免什麼意外發生。

身份證!?

這可難住葉荒了,他還真的沒有身份證這種東西。

“那個,我沒有帶,可以讓我進去嗎?”葉荒顯得有些着急,夏琳已經脫離他視線有一段時間了。

“好,你先進來登記一下吧。”門衛說道。

葉荒走進門衛室,門衛拿出一張表格給他,讓他填寫一下。

看着來訪人員等級表,葉荒覺得有些麻煩,但是爲了順利的進入學校又不得不填,他拿起筆快速的寫了起來。不一會,他將填好的表格遞給那門衛,卻發現自己已經被好幾個保安給包圍了。

這保安看待他的目光帶着審視和懷疑,葉荒感覺他們就像在看待壞人一般的看待自己。

“額……你們這是幹嘛?”

“把身份證拿出來給我們看看吧。”一個保安說道。

“我都說了我沒帶啊。”葉荒說道。

“沒帶?不是沒帶是不敢拿出來吧。說,你來青蘭中學究竟有什麼目的。這段時間,我們學校宿舍發生的那幾起偷竊是不是你乾的?”一個保安捏着拳頭威脅道。

“什麼偷竊事件,我是第一次來這裏啊,你們肯定是認錯人了。”葉荒說道:“我是來應聘體育老師的。”

“既然使我們認錯了人,那你把身份證拿出來讓我們看一下,也不會少一塊肉吧。”

葉荒十分無奈的說道:“我沒帶啊,幾位大哥我真沒帶啊!你們還要我怎麼說。”

這些人畢竟只是學校的保安,又沒有明確的證據證明葉荒是小偷,他們也不能真的對葉荒怎麼樣,就在兩方僵持不下的時候,一個捧着文件夾的女人往這邊走了過來。

女人看上去二十七八歲,帶着眼鏡,模樣十分的俊俏,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裝套裙,一雙長腿被黑絲包裹着配上十釐米高的高更鞋顯得格外的修長,一頭大波浪卷的長髮披散在肩後,走動時渾圓的臀部左右的扭動,整個人風韻十足。


見到女人走過來,一個保安連忙大聲說道:“李主任,李主任!你過來一下。”


聽到這保安的喚聲,女人停下了腳步,往門衛室走來。她身形窈窕,胸前一對**格外的惹眼,以葉荒的目測只怕能夠和吳溫柔一較高下了,她臉上掛着讓人如沐春風的笑容,說道:“怎麼了劉隊長?”

幾個保安的眼睛都被她給吸住了,甚至有人失態的發出了咽口水的聲音。

女人卻絲毫不介意自己被其他人垂涎的目光注視着。

最先堵住葉荒的那位中年保安,也就是女人所說的劉隊長最先回過神來,說道:“李主任,這小子說他是來應聘體育老師的,所以想請你來驗證一下他所說的是真是假。” 這媚態十足的女人名爲李媚,是負責青蘭中學人事招聘的主任之一。可以說葉荒現在真的有些時運不濟。

李媚拿出文件夾,一邊翻閱一邊說道:“正好,我手裏的文件就是最近要來應聘的人員名單,人事部剛送到我手中。”

葉荒的額頭上頓時就冒出了冷汗。

將文件翻完之後,李媚狐疑的看着葉荒說道:“葉荒是嗎?我這裏,好像並沒有你的資料。”

一聽到李媚這麼說,圍着葉荒的保安目光更加的兇狠起來。

“看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好呀,果然有問題!”


“快報警把他抓起來,這段時間學校宿舍失竊的事件,說不定就是這小子乾的!把他抓起來再說。”

幾個保安摩拳擦掌,準備上前制服葉荒。

早上才進的警察局,葉荒可不想二進宮,他左右看了一下,發現門口已經被人堵住,從門口跑出去已經不可能了,好在他身後還有一扇窗戶。

幾個保安衝了過來,葉荒側身一閃,這個保安一個不慎額頭直接碰到了桌角上,頓時間就鮮血直流。

看到這些無辜的人因爲自己受傷,葉荒有些愧疚,他連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抓住他!”

“還敢動手打人!”

七八個保安一擁而上,狹小的門衛室中頓時一片混亂。看到這般場面,李媚嚇的當場就尖叫了起來。

這些保安都是普通人,葉荒不好還手,只能以金剛不壞體神功護體,在金光的保護下,他的肌膚如同鋼鐵一般堅硬。

保安們一拳砸下去,一個個痛的齜牙咧嘴,下手重的估計關節都要骨折了。

“住手!別打了!別打了,打壞自己就不好了。”被圍毆的葉荒抱着腦袋,畢竟腦袋是他渾身最爲堅硬的地方。

見拳頭對葉荒沒什麼作用,狠心一些的保安直接從身後抽出了鐵棍。

葉荒見狀覺得有些不妙,他倒不是擔心這些人會傷到他,而是擔心他們傷到自己。

必須儘快的離開這裏,結束這場鬧劇。

被圍在人羣中的葉荒不知怎的突然躥了出來,他衝到李媚的面前。

看到兇徒就在自己面前,李媚嚇得花容失色,整個人都愣住了。

葉荒從後方一把扣住李媚的脖子,大聲說道:“住手,住手啊,別打了,打傷自己了我負不起責的。”

李媚已經被嚇傻了,雙腿無力,整個人都往葉荒的懷裏癱軟了下去,葉荒感覺倒在自己懷中的不是一個女人,而是一懷的溫軟和芳香。

一衆保安這才發現葉荒已經不在他們的包圍之中,他們回頭看到葉荒劫持這李媚,沒有人敢在貿然的衝上去。

“你想幹嘛,有話好好說別亂來!”

“快放開李主任!”

“有種衝我來,別傷害李主任。”

在受到了驚嚇的美人面前,保安們都露出了“英雄本色”。

“你們別過來,我就不會傷害她。”

葉荒低頭在李媚的耳邊輕聲說道:“抱歉啊,我實在不想在進警察局了,委屈你一下了。”

她將這李媚往前面一推,被嚇得渾身癱軟的李媚向前方摔了過去。

兩個保安連忙上前將同時扶起,趁着這個時候葉荒往身後的窗戶一跳,迅速的離開了門衛室。

一衆保安忙着安慰美人,獻殷勤,一時間居然沒有人上去追葉荒。

他們紛紛圍在李媚的身邊,關切的問道:“李主任你沒事吧?”


“李主任你還好吧?有沒有受傷。”

“放心吧李主任有我們在,那小子傷害不到你的。”

關切之中,突然有人的鼻子用力的抽了抽,他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很快其他人也都聞到了這股味道,這時他們才發覺,李媚居然被嚇得尿了褲子,整個門衛室中都瀰漫着她失禁後的尿騷味兒。

長得再怎麼漂亮,姿容再怎麼風騷,排泄物的味道總還是有些難聞,一時間扶住李媚的那兩個保安的臉色變得尷尬了起來,繼續扶着覺得噁心,鬆開又怕得罪這個有權有勢的女人。

李媚氣的渾身發抖臉色煞白,從她的眼眸中閃過陰冷的神情,她咬牙切齒的說道:“給我抓住他!!!”

一聽到李媚的命令,一衆保安紛紛衝出門衛室。

“站住!”

“抓小偷啊!”

等到所有保安都離去之後,李媚羞憤的站起身來,尿液打溼了她的套裙,順着她的黑絲滴落在她的高跟鞋上,地面上已經有一灘尿漬。她從窗口處看着葉荒狼狽逃跑的身影,緊咬着銀牙,怨恨的聲音從牙縫中擠出:“葉荒!我要你不得好死!”


葉荒在青蘭中學校門前的街道上狂奔着,身後跟着一衆保安,引起街道兩邊的人紛紛側目。

“站住!抓住那個小偷!”

聽到喊聲,一些正義感十足的年輕人突然攔在了葉荒的前面。葉荒靈活的閃開了這些人的堵截,跑了一段距離發現跟在自己身後的人越來越多,這麼繼續在大街上跑下去,不知道最終會引起怎樣的轟動,葉荒決定往人少的地方跑。

看到前方一個拐角處有一個巷子入口,他不假思索直接衝進了巷子中。

身後的人距離他越來越遠,眼看着就要把他們給甩掉,突然間,巷子的一邊飛下來一個書包,直接砸到了葉荒的頭上。

葉荒一把抓住揹包,擡頭向上看,只看到一雙白皙的長腿越過牆壁,長腿的盡頭是一條純白的帶着粉***結的小內褲,在之後是一條紅黑相間的格子裙,在裙子的上方,是一個如風一般直接翻過圍牆跳下來的女孩。

“臥槽!!!”

葉荒大聲叫了一句,但這並不能阻止翻過圍牆的女孩砸在他身上。

被女孩砸中,兩人雙雙摔倒在地上,葉荒作爲肉墊疼的齜牙咧嘴,而女孩則一屁股坐到了葉荒的臉上,剛纔那條在空中飛躍純*****結內褲,就這麼和葉荒的面部來了個親密的接觸。

“臥槽!!!”這一次說出髒話的不是葉荒,而是摔在葉荒身上的女孩,她看到朝自己衝過來的學校保安大聲說道:“老子不就是逃個課嗎,怎麼全校保安都出動了!” 女孩拍了拍手,拿起地上的書包拔腿就跑,剛跑兩步她突然又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到倒在地上流着鼻血的葉荒,整個人臉色一變說道:“不是吧,老子砸到人了?完蛋了,這些要是被學校保安抓到了,非得告訴我哥不成!”

她連忙回頭,一把抓起葉荒,搖晃着他說道:“喂喂,喂喂,你有事沒?還有氣沒?”

被他搖晃了兩下,被小內褲給砸的頭暈目眩的葉荒呢喃道:“好恐怖,內褲從天而降,好嚇人。”

難道變成傻子了?女孩伸手拍了拍葉荒的臉頰。葉荒突然清醒了過來,一把抓住女孩在自己臉上拍來拍去的手,他回頭一看,那些保安距離他已經不到十米,他連忙一個滾身從地上爬起來,二話不說就開始跑,全然沒有注意到自己還抓着女孩的手。

“臥槽,你怎麼跑的比老子還快,你也是逃課的!”女孩大聲嚷嚷道。

在葉荒的帶動下,女孩生平第一次體驗到什麼是飛人的感覺,風在耳邊呼嘯而過,兩條腿感覺都不是自己的了,不過一眨眼的功夫,身後追趕者的保安的聲音都變得模糊了起來。

也不知道跑出了多遠,兩個人在一個僻靜的衚衕中停了下來。

“好,好了……不用跑了。”女孩掙脫開了葉荒的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氣喘吁吁的說道:“放心吧,跑,跑到這裏來了……他們不會追,追上來了。”

葉荒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脯,還真的是有驚無險,要不是他跑得快又被這些人給抓進了警察局,估計吳溫柔得被他給氣炸。

喘過氣來,女孩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站起來,饒有興趣的看着葉荒,一雙渾圓的大眼睛中充滿着好奇。感受到她的目光,葉荒感覺有些拘謹,想到剛纔自己不小心看到了人家女孩子的內褲,他就更加的尷尬起來,心說難不成這個女孩要來興師問罪了。

女孩從書包裏摸索了一會,拿出一包紙巾遞給葉荒說道:“你先擦擦吧,整張臉都被你的鼻血模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