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越光北的話其實只是想告訴魔黎河他活了很多很多年,嘗過的苦雖然不多,但是卻也孤獨了很久,這哪是凡人一生可以體會到的。

可魔黎河卻有了更深的感悟。

夏蟲不可以語冰,人族還要走的路還有很長。

而他作爲哥的智囊,不能因爲隨便一個生靈的話便苦惱。

倘若這樣,他存在的意義還有嗎?

哥這是在提醒他,堅守本心,不可動搖。

“哥,我明白了。”魔黎河嘴角帶着微笑,也不去看比賽,竟然自己閉着眼睛進入了感悟之中。

他的魔心空明要升級了。

越光北:“……”你明白啥了?

小混沌早就跑到最前面去了,若是他還在這裏,恐怕會氣的火冒三丈。

“你醒了就別裝着睡着了。”躺地上的軒轅月兒睜開雙眼,她早就醒了,但是她卻不敢動。

因爲她能感覺到一直有個東西窺視着她,讓她感覺整個身體都感覺重重的。

“我身體好重,你們對我做了什麼?那個毛球呢?”軒轅月兒感覺周圍人很多,又不在軒轅皇都,也算安全,就沒再隱藏心中的疑惑。

還不等越光北迴答,軒轅月兒便瞪大了眼睛,她竟然看到山谷內有兩個仙人正在飛來飛去,似乎在鬥法,這麼好玩的事情她可是沒見過的。

更別說,現在她感覺自己很危險,渾身發寒無力,她就好像揹着一個人。

胡亂抓着背後,她朝着兩個仙人那裏飛去,她要獲救了。

現在她早就後悔了。

當時就應該明白的,黃歌那隻狗那麼厲害都怕成那副模樣,自己竟然都沒察覺。

“真是麻煩。那個什麼首領,別再讓她亂跑了。”越光北有些煩,他很想踹魔黎河一頓。

這個時候竟然有了感悟,還真是不挑時候啊?

原本還欣喜的彷彿抓到救命稻草的少女還沒呼喊出聲,整個人都站在原地不動了。

她那一雙清明的雙眼剎那黑暗下去。

一股黑暗氣息狂涌,死寂力量波及了整個山谷。

“這是什麼東西?”

“死寂之力,是古扎裏的死靈?”

“快離開,被這種力量波及生命力會丟失, 最後也會變成死靈。”

老壽山的這些年輕人也很厲害,沒有幾秒中就反應了過來,開始有順序的逃竄。

可是終究太晚了。

逃跑的少男少女先後停下腳步,他們的生命力正在飛速流逝,連皮膚都開始發生改變。

忽然一劍殺出,直接朝軒轅月兒衝去。


那是召回靈閔劍的臣無極。

小混沌想過來,但卻被一個少女給攔住了。

少女自然是與臣無極對抗的鳳小瑜,她第一時間便察覺到了這個小男孩的不對勁。

這倒不是鳳小瑜有多麼厲害,而是小混沌深入的太狠了點,它幾乎都要加入兩人的戰團了,不發現纔怪。

別人都逃跑的時候,這個小男孩卻滿不在乎的閒庭信步朝着來路而走,少女眼睛又沒瞎,自然不可能放過這個可疑的傢伙。

臣無極有些不爽,這一戰讓他有點失落。

雖然從頭到尾都是他壓着鳳小瑜打,但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若是以前的實力根本打不過鳳小瑜。

就在他想把眼前這個怪物劈成兩半的時候,一道白衣襲來,直接擋住了劍芒。

叮!

白衣少年擡指輕彈靈閔劍劍身,他輕鬆淡然,可靈閔劍的方向直接便偏了出去。

直直朝着鳳小瑜飛了過去。

“誰讓你釋放領域的?趕緊給我收起來。”越光北轉身面色便冷了下來,軒轅月兒的影子微微顫抖,然後死寂消失,黑暗褪去。

等越光北轉過身來時,正好看到臣無極抱着鳳小瑜飛了出去。

至於靈閔劍沉劍生,此刻還斜插在某處岩石內目瞪口呆呢。

老牛吃嫩草!?

主人這個大豬蹄子。

其實這也不怪臣無極,重回少年,他的記憶都回歸了少年,此後的那些悲慘記憶都變成了毫無共鳴的影響,他知道,但卻沒了感覺。

可以說現在的臣無極,已經不再是沉劍生的那個老師傅,而是曾經的少年天驕臣無極。

所以在千鈞一髮之際,臣無極寧願把劍給扔了,也要護住少女的安全。

發着發着牢騷,沉劍生也笑了。

主人真的改變了啊!

靈閔劍震鳴,懸浮在臣無極身前。

少年冷冷看着越光北,鋒芒畢露道:“來者何人?爲何攻擊我老壽山弟子。”

越光北一點不怵,他淡笑道:“越光北,一個問路的人。是我的手下沒控制好力量,不小心造成這個樣子,實在是抱歉呀。”

臣無極感覺面前的白衣少年似乎有恃無恐,他的身體都緊繃了起來,這絕對是個很厲害的人。

連手下都這麼詭異與恐怖,這個少年恐怕也沒有表面那麼正派。

“問路?問哪裏的路?”

越光北想了想,開口道:“你的修煉場所在哪?”

臣無極微愣,他不確定道:“你認識我?”

他都變年輕了,還有人認識他嗎?

在老壽山跟他一個輩的不是隱居了就是已經仙逝,怎麼會有人認識他?

除非是……

“我不認識你,但是你認識你手中的劍。”越光北可不能說實話,不然之前所做的一切不都泡湯了。

“我不知道。”

突然,越光北笑了。

臣無極臉色一變,他轉身一看,立刻大怒。

一個小男孩竟然已經掐住了鳳小瑜的脖子。

“現在,你知道了嗎?” 白衣少年如天上神祗,纖塵不染。

他的笑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但臣無極卻怒不可遏。

他以爲自己這一次能夠好好修煉,憑藉自己的實力去往其他世界,然後一步一步找回自己的尊嚴。

甚至他都已經想好如何報仇了,結果信心還沒建立起來,便又遇到了鐵板。

“放了她,我帶你們去。”帶個路而已,其實也沒什麼。

但是被人威脅帶路,那感覺就完全不同了。

“到了自然放了她。”小男孩搶先開口,它可不想主人一口答應,到時候對方不守諾言就頭疼了。

小混沌在人世間混蕩了那麼久,對人心的瞭解自是很高。

“你們不要得寸進尺!”臣無極幾乎是在咬牙切齒,他又不是沒見過強大的人,如今面對越光北和小混沌自然不怵。

可不懼是一回事,被威脅又是另一回事。

“你又能奈我何?小夥子,趕快帶路,這煙小丫頭片子身上似乎還有鳳凰的血脈,我不介意品嚐一番。”小混沌露出雪白的牙齒咧嘴笑了。

這一幕不僅把臣無極和沉劍生給看傻了,也把越光北看呆了。

臣無極和沉劍生此刻內心翻騰,這個小男孩笑起來的樣子怎麼那麼像石源。

越光北心想:“早怎麼沒發現,小混沌真是越來越像我了?莫不是這貨也是本體的分身?不過看樣子也可能是叛變分身。”

小混沌還在傻樂呵,根本沒發現自己已經被越光北提防起來。

要不找個時間直接吃掉吧。

吃掉的話,說不定還能增加自己的勝算。


到時候脫離本體,也有更大的勝算,至少在外人眼裏,他脫離本體奈何不了。


於是乎,小混沌渾身都打了個寒蟬。

渾身鱗片都豎了起來,這是本能的害怕。

它下意識擡起頭,卻發現令它害怕的人已經轉開了視線。

不行,等跟魔黎河那狗東西商量一下,主人這殺意來的也太突然了,這次再不弄清楚,恐怕以後就很難再弄清楚了。

“我帶你們去,別傷害她。”臣無極不再強求,他隱約已經感覺到了什麼,這小混沌太像石源了。

沉劍生:“主人,這小孩也太像石源了,他不會是石源假扮的吧。”

臣無極:“我也不確定,但是那笑容確實像,而且實力還這麼高深莫測,這樣的人本就不多,很可能!”

一劍一人劍氣傳音,好似別人聽不見一樣。

沉劍生:“師父你不是有一顆鯤蛋嗎?快感應一下是不是和那小鬼有沒有聯繫。”

臣無極:“那顆鯤蛋我放在閉關地了。”

沉劍生:“……”自己這個主人怎麼關鍵時刻掉鏈子,早知道就不選這個笨主人了。

當年到底是哪根筋沒搭錯,纔在一羣天才中選擇了他!

不過從臣無極的話語中,根本聽不出他的擔憂。

這或許是一種盲目自信吧。

不隨便傷害人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