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趙小川被顧夢媛一巴掌打中,臉上立刻出現了一個紅紅的手印,但是也立刻清醒過來。

“我剛纔究竟做了什麼?難道說別人傷害了我?我就要傷害別人麼?我怎麼會變成這樣?”

趙小川回想着剛纔的一切,心中充滿了疑惑。

臺下人羣中,王燁眼中閃過一道寒光,說道:“老大,剛纔是鬼璽?”

“恩!”王燁身旁半透明的嬰兒點頭道:“不會錯的!剛纔那道感覺一閃而過,應該錯不了!”

一處角落,王醫師幽幽的嘆道:“按照趙小川的精神力控制鬼璽果然還是差了一些啊!”

郝大寶扶着蔣舟舟,神色凝重地看着趙小川,而在他的身邊正是康惠。

“剛纔我心頭出現一絲寒意,那就是你說的鬼璽?”康惠說道。

郝大寶點頭道:“沒錯,那就是劉莊子中,小川獲得鬼璽!不過鬼璽中的羅剎似乎已經死了!”

臺上趙小川還在思考着剛纔的奇異的舉動,一陣冷笑聲傳來。

“趙小川,你果然是連人渣都不如!這種噁心人的報復手段你都可以想出來,我倒真是小瞧了你啊!”李若曦譏諷的說道。

趙小川擡頭看着李若曦,急聲道:“若曦,你聽我解釋!”

“不需要,像你這種人和你多說一句話,我都感覺胸口一陣噁心!”李若曦不屑道:“現在你的愛人已經走了,你留在這裏做什麼?破壞我的訂婚典禮麼?”

“我.。”

趙小川剛張開嘴,臺下一陣嘲諷聲傳來。

“真是個可憐的傢伙,居然被女朋友當衆甩耳光!”

“可悲啊!被前任女朋友羞辱也就算了,還被現任女朋友甩耳光,真是沒面子啊!”

“下去吧!別在上面丟人妨礙人家婚禮了!”

正當趙小川不知所措時,一個身穿百褶裙的女子緩緩地走上禮臺,成功的吸引了衆人的目光。

“她上去做什麼?”康惠皺着眉頭自語道。

郝大寶好奇道:“你認識她?”

“崔美美,學生會的外聯部長,難道你不知道?”康惠問道。

郝大寶眼中光芒一閃,微微頷首,恍然道:“原來她就是崔美美啊!”

“小川,你在這裏瞎鬧什麼?我可找了你半天!”

崔美美走到趙小川的身邊,很自然的挽上了趙小川的胳膊。

李若曦身體晃了晃,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情。

安希俊皺眉說道:“崔美美,你這樣不怕葉楓生氣麼?”

“呵呵!葉楓麼?我和他分手了!現在我的男朋友是趙小川!”崔美美笑道:“我們家小川給你們添了不少麻煩,實在是不好意思!現在我就帶他下去!”

趙小川搞不清崔美美爲什麼要上來,但隨即臺下的一片嘈雜聲讓他反映了過來。

“趙小川居然還和崔美美有一腿,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什麼有一腿?你別亂說,小心葉楓知道了!”

“對對對,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臺下的聲音小了下來,所有人畏畏縮縮的注視着趙小川,沒有了之前的叫囂。

“原來她是幫我解圍的!”

過婚不候 趙小川想到,心中對於崔美美背後的勢力感到驚訝。

但是隨即他的目光便轉移到了李若曦的身上,然後緩緩地走到她的身邊。

李若曦皺了皺眉頭,不知道趙小川想要做什麼。

安希俊急聲道:“趙小川,不要以爲有了不知火做靠山你就可以爲所欲爲,我.。”

“什麼不知火?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崔美美擋在了安希俊的神情,疑惑道:“趙小川可是我們古文社的社員啊!”

安希俊警惕地看着崔美美,並沒有繼續往下說什麼。

就在這時,一身紅裙的女子從臺下竄了上去,剛好聽到崔美美的話,怒道:“什麼古文社?趙小川明明就是我們紅娘子,不,街舞社的人!”

“街舞社的張妍?天啊! 鐵拳諸天行 她和趙小川又是什麼關係?”

“貴族學校四大勢力有兩大勢力在爭奪趙小川?這趙小川到底是什麼身份?”

臺下的學生看到眼前的一切,震驚的看向趙小川。

“沒想到你不僅和崔美美認識,竟然還和張妍認識?趙小川,你藏得可真夠深啊!”

李若曦看着趙小川,冷笑道。

趙小川沒有說話,有些憂傷的看着李若曦。

“怎麼?想要藉助兩大勢力破壞婚禮麼?哼哼,倒是打的好算盤的!不過你大可以來試試,即使你成功了,我也不會看上你這個騙子的!”

李若曦見趙小川不說話,皺眉道。

趙小川還是不說話,只是眼中的憂鬱更加的濃烈了。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李若曦心中閃過一絲不安,開口問道。

“若曦!”趙小川低聲道:“你之前說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

“哼!沒錯!”李若曦心頭一跳,故作平靜的點點頭。

趙小川長吸一口氣,說道:“若曦,你說的沒錯,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不過我們兩個的世界卻並不是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甚至可以說我們的世界曾經重合過!”

李若曦皺眉道:“你在說什麼胡話?”

趙小川似乎沒有聽到李若曦的話,自顧自的說道:“我們的世界重合過,因爲我們相愛的,但是老天卻和我們開了一個玩笑!讓你忘記了這一切!”

“我相信你不是不愛我,更相信你不是那麼勢利的女孩,只是你忘記了我,忘記了我們的曾今!”

李若曦感到心中泛起一絲酸澀,卻不知這股酸澀從何而來。

“相信我!我一定會盡快讓你恢復記憶,讓你記起過去的事情!”趙小川聲音頓了頓,說道:“至於今天的事情,我只能說聲抱歉!”

說完,趙小川便轉身離開了李若曦,向着禮臺下面走去。 秦穆然這個樣子就好像突然被雷劈了一般,看的諸葛輕狂都嚇壞了,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開玩笑歸開玩笑,但是這個時候,諸葛輕狂還是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問道。

「我……我太難了!」

秦穆然如同吃了黃連一般,那叫一個苦啊!差點就要淚奔了。

「這是什麼個情況?」

諸葛輕狂看到秦穆然這樣,有些懵。

「秦霜!你太過分了!不帶你這麼玩的!」

秦穆然梗著脖子,仰天長嘯,那叫一個痛恨啊!

「啊泣!」

遠在西方的秦霜突然間鼻子一酸,打了個噴嚏。

愛上單細胞男人 「這個混賬小子,竟然敢詛咒老娘了,不就是拿了他6000萬嗎?至於這麼小氣嗎?上次老娘可是借了他百億都沒說什麼,一點利息而已,還敢詛咒我?一定是皮癢了,看我下次回去不好好教訓他一頓!」

秦霜看著賬戶里突然多出來的6000萬,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沒錯,就在秦穆然剛剛收了6000萬的錢以後,開心沒超過一分鐘,秦霜便是以最快的速度將錢轉移到了冥王殿的賬戶裡面。

到手的鴨子就這麼飛了,秦穆然能夠不生氣嗎?

可是生氣又有什麼辦法呢?難不成去找秦霜算賬嗎?

反正秦穆然是不敢,他知道自己的小姑有多麼生猛的,他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去得罪秦霜,除非他覺得自己活夠了。

「怎麼?你小姑對你做什麼了?」

諸葛輕狂的心思何其的敏銳,從秦穆然的這個反應之中,已經能夠猜出些大概,當即八卦之心熊熊燃燒了起來。

「我的錢,都被我小姑轉移走了,連個毛都沒給我剩下,甚至連我剩下的一毛錢都不放過!」

秦穆然憋屈地說道。

「哈哈,這個做法很魔女!」

諸葛輕狂沒忍住大笑道。

或許能夠讓秦穆然如此吃癟的,這個世界上只有兩個人,一個不用問,就是秦穆然的小姑,有著「魔女」之稱的秦霜,另外一個則是秦穆然的老婆,盛康集團的冷艷總裁陸傾城。

「現在,我們等於重頭再來,而且還要背鍋了!」

秦穆然無奈地慫了慫肩膀道。

何著忙活了一天,什麼都沒得到,白忙活了。

「哈哈,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算是強行擁有了,那也是會飛走的。讓你不分給我一半,你要是分給我了,現在咱們還有3000萬可以揮霍瀟洒呢!現在呢,什麼都沒有了!」

諸葛輕狂趁機落井下石道。

「你別說話!我想靜靜!」

抗日之浴血沙場 秦穆然鬱悶道。

「哦?看不出來你在外面還有一個女人叫靜靜啊!看來這個我得跟我那個弟妹好好聊聊!」

諸葛輕狂順勢說道。

「你還想不想我幫你治療呢!」

秦穆然瞪了眼諸葛輕狂,這一刻,他真的太想掐死他了。

「好!我不說了!不說了!」

在身體面前,諸葛輕狂還是選擇服軟了,沒有辦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你那個地方到底在哪裡?」

一戀成癡:江少的百變前妻 秦穆然盯著諸葛輕狂,接著之前被打斷的話題問道。

「我那個地方啊,當初帶我下去的那個人跟我說是一個古墓,年代不詳。」諸葛輕狂故作神秘地說道。

「年代不詳?那斗裡面的東西啊,樣貌啊,你總記得一點吧?」

秦穆然接著問道。

「記得倒是記得點,只是時間過去太久了,你也知道,就我這個記性,我都好幾次懷疑我上輩子是個金魚!只有七秒。」

「錯,不是個金魚,你說金魚都是對人家的侮辱,你根本就是個木魚好吧!」

秦穆然白了諸葛輕狂一眼道。

「木魚?什麼木魚?比目魚?」

諸葛輕狂一愣。

「比目魚你個頭,就是佛祖面前敲的木魚!木魚腦袋的那個木魚!」

秦穆然鄙視地說道。

「你丫的,要不是我打不過你,現在我一定抽你丫的!」

諸葛輕狂見自己被秦穆然鄙視,氣憤地說道。

「那你怕是沒機會了!」

秦穆然有恃無恐地說道。

「我奈何不了你,但是總有人奈何的了你吧!」

說到這裡,諸葛輕狂的臉上再一次露出壞壞的笑容。

「打住,打住,說的好好的,怎麼又聊到這裡了呢!談正事呢!正經點!」

秦穆然立刻表情嚴肅地看著諸葛輕狂道。

「當初跟著那群人下去,也沒有多久就上來了,這個你是知道的,要怪就怪那個地方真邪門。你是不知道,就我剛下去的時候,那陣陣陰風,弄的我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當時我總有一種感覺,自己的背後趴著個人,濕噠噠,涼颼颼的。」

一想起當時的畫面,諸葛輕狂還是不由自主地打顫。

「那斗的朝向是哪邊?」

秦穆然皺了皺眉頭問道。

「朝北!」

諸葛輕狂不假思索地說道。

雖然他不懂這裡面的門門道道,但是為了富貴都會選擇坐北朝南,這個偏偏反其道而行之,當時那群人也被搞迷糊了,差點弄錯了門。

「朝北?那個斗前是不是還有一顆大樹?」

秦穆然聽著諸葛輕狂的描述,問道。

「我去?你是不是遇到過?神了,你怎麼知道!」

諸葛輕狂瞪大了眼睛,如同看怪物一樣看著秦穆然問道。

「我當然知道,這是風水大勢,埋葬的是一處風水寶地,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風水寶地竟然會成為絕地。幸好你沒有進入多深就出來了,要不然的話,你現在估計墳頭的草應該是長出來了。」

秦穆然故意嚇唬諸葛輕狂道。

「我靠!幸好爺吉人自有天相,要不然的話,就真的要阿彌陀佛了!」

諸葛輕狂一副劫后重生的樣子,看的秦穆然都想要笑。

雖然他是故意嚇唬諸葛輕狂的,但是那個墓穴確實是由陽轉陰,成為了陰墓。

陰墓,一旦遇上了,想要破解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了,但是陰墓之中肯定藏著什麼好東西,否則的話,伏天戒不會有那麼大的反應!

不管怎麼樣,為了這個陰墓之中能夠讓伏天戒有反應的寶貝,秦穆然也必須要去。

更不用說,陰墓里肯定會存在什麼好東西了! “崔美美,你不是喜歡葉楓麼?就不要在糾纏趙小川了!”

“難道你沒有聽到麼?我和葉楓已經分手,現在趙小川是我的男朋友!”

崔美美和張妍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對方,臺下周圍的人無語地看着兩人都不知所措。

“崔美美,你千萬要拖住趙小川,他可是我們不知火的希望啊!”

禮臺不遠處凌風目不轉睛的看着臺上,心中充滿了焦急。

另一邊,臺下一幫身穿嘻哈風格的女學生圍在一起,討論着臺上的局勢。

“大哥,這次大姐頭是認真的麼?我這麼感覺她好像真的對那個叫做趙小川的有意思?”

“怎麼可能?誰不知道大姐頭不喜歡男人,她這麼做可都是爲了社團啊!”

“可是不知火的崔美美正在阻止着大姐頭。。”

“不就是不知火麼?我們紅娘子怕過誰?”

正當兩旁人馬笑聲討論時,趙小川和李若曦說完了話,從臺上走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