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趙掌櫃如釋重負的點點頭,說道:“公子,那好,我願意和筱雨一起跟隨你去大晉王朝。筱雨,還不快來拜見你的師傅。”

林雲的心裏也鬆了一口氣,“不用這麼着急的,等回到了大晉王朝再說也不遲。趙掌櫃,我叫林雲,你以後就這麼叫我吧,老是公子公子聽着也煩。”

筱雨脆生生的喊着:“師傅,我們什麼時候走?”

林雲看了看這個店鋪道:“過兩天吧,等你爺爺把這個店鋪處理好了再走。” “師傅師傅,我們還有多久纔到大晉王朝?”趙筱雨剛走了雪煞城幾天就開始不停的在追問起來。前幾天趙掌櫃以極快的速度把他的店鋪處理給了別人,然後就和林雲一起啓程去大晉王朝,在路上趙筱雨活潑得像一個小女孩,雖然她本身也是一個女孩。

“還早着呢,起碼還要不停的走一個與才能到和大晉王朝的邊界,進入大晉王朝後還要走大半個月才能到我們的目的地。”林雲有些無奈的道,這個徒弟實在太活潑好動了也不是個辦法啊,頭痛啊。

趙掌櫃板着臉道:“筱雨,乖乖的聽話,不要再問你師傅了。”本來如果只有筱雨一個人的話林雲可有裹挾着她一路飛行,最多半個月就可以抵達凌雲城,可是有了這個老人就只有慢慢的坐馬車了,林雲現在的實力還遠遠的達不到林彩蝶那種裹挾着幾個人可以飛半天的地步。

趙筱雨不由撅着嘴怏怏不樂的坐下了,看上去對她爺爺的的教訓很不高興的。


林雲也不想天天聽趙筱雨的嘮叨,就在芥子空間裏翻找了半天,終於找到了一本符文師簡介的書籍,把這本書扔給她自己去讀,這下終於清靜了一點了。

三人馬不停蹄的行走了一個月才走到大梁王朝和大晉王朝的邊界,兩國之間的邊界都是叢山峻嶺,在這期間趙筱雨祖孫吃夠了苦頭,好在林雲實力夠高,倒是沒什麼危險。


進入大晉王朝後林雲不由有些激動,一出去歷練就是快兩年的時間,不知道雲瑤她們過得如何了。

趙筱雨好奇的看着這一片陌生的土地道:“師傅,這裏就是你住的地方嗎?”

林雲笑着道:“還有一段距離,不過應該不太遠了。”

趙掌櫃只是一個普通人,年紀又是一大把了,這幾天翻山越嶺的可把他累壞了,說道:“這就好,要是還要爬山的我這一把老骨頭恐怕就要交代在這裏了。”

林雲看着眼前一馬平川的草原道:“老爺子你放心,前面不遠處就有一個城市,到了那裏我們休息兩天,然後再購買一輛馬車,下面就可以很輕鬆了。”

趙掌櫃點頭道:“那就好,那就好。”

筱雨突然問道:“師傅,你說你在大晉王朝裏有一座城市,那這座城市有多大啊?”

林雲輕嘆一聲道:“還算挺大的吧,至少比雪煞城要大得多。”

筱雨歡呼一聲道:“師傅,那你能不能給我爺爺一座大的店鋪哇,要比在雪煞城的要大,而且還要幫我爺爺僱傭幾個夥計來行不行啊師傅?”

林雲輕輕摸了摸她的頭道:“可以啊,沒問題,到時候只要空餘的店鋪老爺子你隨意選。”

到了前方一個小城裏,林雲一行人住了一天,才購買了一輛夠大的馬車纔開始前進。又是半個月過去了, 我的人生是開掛了嗎

“師傅,這個就是你擁有的城市?”筱雨張大了嘴,看着眼前這個佔地龐大,人流擁擠的城市,不可思議的說道。

林雲笑着點點頭,“是啊,我兩年前離開的時候這裏還只是初具規模,沒想到這麼快只發展得這麼好了,你的幾個師孃她們估計也夠辛苦的。”

說着拉着他們祖孫二人就往城裏面走去,凌雲城的進出的人實在太多,林雲也不想壞了規矩,就想帶着他們慢慢排隊。沒想到的是從城門上飛下來一個黑色勁裝的青年,他對着林雲單膝下跪道:“拜見家主。”

這個青年是從無極聖宗那裏訛詐來的幾百年輕武者中的一個,現在實力已經相當不錯了,在武王二品左右。因爲他服食了化神丹,一心忠於林家,對林雲有種模糊的感應,林雲回來了他自己就感應到了。

林雲把他扶起來道:“帶我們進去吧。”

“是,”青年立刻帶着林雲三人直接從城門裏走過,沒有人敢於說些什麼,無論是進出城的人還是守城的武者都這麼眼睜睜的看着林雲一行人消失在城裏面了,這時候纔開始小聲的議論起來。

城裏面繁華的景象讓趙筱雨驚訝萬分,時不時的發出驚歎聲,好像一個剛進城的鄉下小姑娘。就連趙掌櫃也是看得目不暇接,他這麼大年紀了,還真沒有看過這麼大,這麼繁華的城市。

wωω✿тtκan✿℃o

林雲說道:“我離開的時候這個城市纔剛落成不久,只是把四周我城牆還有我的府邸附近修建了起來,其他的地方都是空着的,沒想到這麼快不僅就修建好了,而且還這麼繁華,我也是意料不到啊。”

青年恭敬的說道:“家主,這主要是幾位夫人的功勞,特別是雲夫人,她一個人就把城裏部署得井井有條。”

看到林府就近在眼前了,林雲揮了揮手道:“你回去堅守崗位吧,我們自己走回去。”

青年恭敬的道了一聲“是”就立刻的回去了,對林雲的命令他是言聽計從。

走到林府大門前,林雲看到不僅是大門,就連圍牆也都裝飾過一遍,顯得格外的繁華。

守在林府門前的也都是服用了化神丹的弟子,兩男兩女,都是武靈境界,他們見到林雲走了過來,都齊刷刷的跪下道:“屬下等拜見家主。”


林雲虛扶一下讓他們起來後問道:“夫人她們在府裏嗎?”

一個女孩恭敬的道:“秉家主,三位夫人都在。”

林雲點了點頭道:“不用去通傳了,我自己進去。”說着帶着趙掌櫃祖孫二人走了進去。

林府裏的奢華程度比起林雲走之前更加的濃厚了幾分,但是看起來並不像一般的有暴發戶那樣的氣息,反而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大家族的府邸。


趙掌櫃祖孫何嘗看到過這種府邸,都不知所措的踮着腳尖走,生怕弄壞了府邸裏的東西。林雲這時也不想說什麼,日後他們習慣了就不會有這種情況了,現在他也急切的想看到他的妻子和兒子。

林府裏的侍女似乎也多了很多,時不時就看到有幾個侍女穿行而過。這時候林雲突然發現他迷路了,林府裏面好像房屋也多了不少,再加上到處都是種植有綠樹還有鮮花,他一時還真記不清楚他原來住的地方在哪裏了。

攔住了幾個侍女後在她們的帶領下才來到雲瑤等人現在住的地方,她們似乎也搬過一次,現在住的地方比起剛落成的時候更加的典雅。

已經從侍女的口中得知幾女的住處,林雲就直接走了過去,推開門,雲瑤等幾女都在各自拿着一份帳薄在看着什麼。

“不是說好沒事不要來打攪我們的嗎,你們是怎麼……林雲……”花清清不耐煩的說着,她話沒說完就說不下去了,因爲她發現這個進來的人是已經離開了近兩年的林雲。

雲瑤還有百里慧也擡頭看向門口,發現果然是林雲,雲瑤的眼淚一下就涌了出來,叫了一聲“夫君”就撲到林雲的懷裏,哭得稀里嘩啦的。百里慧也是淚眼朦朧,她看到雲瑤已經到了林雲的懷裏,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沒有過來。

林雲左手抱着雲瑤,右手也把百里慧擁在懷裏,道:“這兩年苦了你們了。”

花清清還沒等雲瑤她們說話就眼睛紅紅的道:“林雲,你回來都不理我!”

林雲也笑着把花清清擁到懷裏,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道:“清清,這下你滿意了吧。”

花清清的臉上浮現出一道紅暈,低下頭都不說話了。

“來來來,瑤兒,我給你們介紹一下,”林雲指着趙筱雨道:“這是我新收的徒弟,叫趙筱雨,這是筱雨的祖父。筱雨,這個是你的大師孃,這個是你的二師孃,這個就是你的小師孃。”

趙筱雨立刻甜甜的叫道:“大師孃好,二師孃好,小師孃好。”

雲瑤她們以爲林雲筱雨又是林雲不知道從哪裏坑蒙拐騙來的小姑娘呢,現在聽到是林雲的徒弟,都鬆了一個口氣。林雲握着百里慧的手道:“小慧,筱雨她很有做符文師的潛質,你日後要多多的教她,我的底子不如你好,你要多費心了。筱雨,你以後就跟着你的二師孃學習符文的知識吧。”

百里慧聽到筱雨是個有當符文師潛質的苗子,自己也用精神力測試了一番,發現果然如此,喜滋滋的道:“好啊,沒問題啊,城裏的事情我很多的辦不好,教學生還是應該可以的。”

雲瑤笑着道:“小慧妹妹不用謙虛,有你在我的工作也減輕了許多呢。”

花清清說道:“林雲,你回來了怎麼也得請你的那些下屬吃一頓飯吧,他們這兩年可也是很辛苦的。”

“這是自然的,今天時間不夠了,就明天晚上吧。瑤兒你把這個事情通知下去,林家所以中層的人員都可以來來,低級的弟子們給他們加餐,這個月的俸錢所有人都加倍。”林雲考慮了一下說道。

“好的。”雲瑤說道。 正說着,一個兩三歲的小男孩在侍女的幫助下跑了進來,叫嚷道:“母親,兩位姨娘,峯兒來看你們了。”

林雲的心裏狠狠一顫,這個小男孩就是自己的兒子了,可憐自己都沒能看着他成長起來,蹲下來伸出手想抱抱雲峯。雲峯的身體縮了縮,警惕的看着林雲道:“你是誰?”

林雲的心裏突然之間被這一句話問得心如刀割,顫聲道:“峯兒,我是你的你的父親啊!”

雲瑤也蹲下來輕撫着雲峯的頭道:“峯兒,他真的就是你父親,快叫啊。”

雲峯沉默了一會才試探的叫了一聲,“父親。”

林雲喜極而泣,一時都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只是連聲道:“好好,這纔是我林雲的兒子。”說着把雲峯抱起來,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

雲峯沒有掙扎,他在林雲的懷裏仔細的看着他的父親的摸樣,過了一會兒才說道:“父親,你這兩年去哪裏了,我好想你。”

林雲輕嘆一聲道:“我出去修煉了,現在我不就回來了?”

“不再離開我和母親了?”

“不再離開了,我們一家人要永遠的在一起。”

林雲和雲峯剛相認了沒多久,丹兒、林彩蝶還有魚露都趕了過來。林雲把趙筱雨祖孫介紹了給了她們後就讓下人找了個地方讓他們先住下,並專門派人服侍他們二人。

“雲兒,你能平安回來就好,魚露前輩說你去了上古戰場,害得我們好一陣擔心,瑤兒都嚇得暈了過去,還好你回來了。”林彩蝶感慨的說道,再看了看林雲又驚訝的道:“雲兒,我沒看錯吧,你的修爲突破到了武宗境界?”

林雲想起在上古戰場的事情也是心有餘悸,說道:“嗯,也是剛突破武宗境界沒多久,姐姐你們怎麼樣了?”

林彩蝶釋然的笑道:“過得還好,我的修爲再次突破了一個小境界。”

丹兒這時說道:“林雲,你終於回來了,我都以爲你不回來了呢,上次你的生命之火差點就熄滅了,把我嚇得半死。”


衆女都在這裏,林雲也不好對丹兒做出太親密的動作來,笑道:“我也不想去那個上古戰場的,要不是那個不知道哪裏來的鱷魚追着我,我怎麼可能跑那裏面去?”

魚露點了點頭道:“林雲,你把這兩年的經過詳細的說一遍吧,特別是進入上古戰場以後發生的事情,還有你是怎麼回來的都要說清楚。”

林雲摸了摸雲峯的小臉,一時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出口,從芥子空間裏取出艾露西亞要求給丹兒的那枚髮簪遞給丹兒道:“丹兒,這一枚髮簪是有人要我帶給你的,你要收好了。”

艾露西亞要林雲帶回來的這一枚髮簪精緻非常,對每個女性都有很大的殺傷力,花清清立刻就不幹了,拉着林雲道:“林雲,你不公平,你都給丹兒帶了禮物都不給我們帶,我們好歹還是你的妻子哎。”

林雲把髮簪放到丹兒的手裏道:“你們都有禮物的,等一會再拿給你們,這一枚髮簪是別人要我帶給丹兒的,也只有她能用。”

林彩蝶好奇的問:“是誰要你帶給丹兒的,丹兒貌似除了我們以外也不認識其他人啊?”

林雲凝重的道:“是真正的生命女神要我帶給丹兒的。”

魚露眼裏精光一閃,叫道:“林雲,你說什麼,真正的生命女神?!”

林雲點頭道:“是的,生命女神艾露西亞要我把這一枚髮簪帶給丹兒的,也是她把我傳送出上古戰場的。”

魚露喃喃的道:“女神殿下難道現在都還存活至今?”

林雲苦笑道:“要我把這一枚髮簪帶給丹兒的的確是生命女神艾露西亞,不過只是寄存在這枚髮簪裏的一縷精神意識體,在把我傳送出來以後她就應該消散了。”

魚露急道:“林雲,你快把你在上古戰場的事情說一遍,要一字不漏的把女神的話說一遍。”

林雲也是不敢怠慢,就把在上古戰場裏的事情都說了一遍,待說到艾露西亞出現的時候各位的仔細,不過當他說到要讓丹兒經歷生命的輪迴的事情他有點遲疑起來,不知道該不該說。

“林雲,你還在磨磨蹭蹭的幹什麼,趕緊把女神殿下的話一字不漏的說出來!”魚露見林雲開始遲疑,就一聲大喝,讓林雲的耳中嗡嗡作響。

林雲見瞞不下去了,就把艾露西亞要讓他爲丹兒完成生命的輪迴的事情說了出來。

花清清睜大了眼睛,“林雲,你沒說謊吧,你不是爲了想得到丹兒說謊吧,哼哼!”

林雲苦笑道:“這都是艾露西亞殿下的原話,我一個字都沒有改過。”

魚露沉吟道:“這應該是真的,我在我們族人歷代傳承下來的知識裏的確有生命的輪迴這一個詞語,我和我的族人一直都以爲這是死亡後再重生的意思,沒想到它真正的含義竟然是這樣。 我的漂亮總裁老婆 ,事不宜遲,你今晚就和殿下圓房吧,讓她早日獲得生命神力。”

在林雲懷裏的雲峯突然說道:“父親,丹兒阿姨是不是也要做我的姨娘了?”

丹兒那絕美的小臉上浮現出兩朵紅暈,咬着嘴脣說道:“林雲,你不是說我拿了這枚髮簪會得到她的經驗還有感悟嗎,怎麼會沒有動靜呢?”

林雲也有些奇怪的拿過髮簪看了看,突然想起了什麼,就把髮簪戴在了丹兒的髮髻上。令人震驚的事情出現了,插在丹兒髮髻上的髮簪突然之間發出了綠色的光芒,如果一個綠色的光繭把丹兒包裹了起來,這個房屋裏面立刻就充滿了濃郁的生命力量。

“你們都馬上坐下來修煉,開始吸取這裏的生命力量,不要讓任何人來打攪。”魚露立刻坐了下去,說了這一句就開始練功起來。

雲瑤立刻吩咐最心腹的人手把守在屋子外面,然後和其他人一樣的開始修煉起來。

林雲剛一開始修煉,就覺得一股精純無比的生命力量從身體的每一個毛孔滲透入身體裏,隨着運功這些生命力量逐漸的傳遞遍全身的每一個細胞裏。天衍訣一個大周天過去,林雲驚訝的發覺,隨着生命力量的不斷涌入,他那經過不斷強化的肉體開始再一次的進行強化。 離婚總裁別撩我 ,變得更加堅固,具有活力。經脈在這股生命力量的淬鍊下開始了擴張,也變得更加的牢固,以後在運行真元的時候速度更加的快,每次運行真元的量更加的多,這種生命力量的好處實在是太大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雲感覺沒有生命力量涌入身體了,這才停止了運功。他發現其他人也和他一樣的停止了運功,都在檢查自己的收穫。

“太神奇了,這種生命力量簡直就是奇蹟,我的修爲已經突破了武王境界,而且身體也更加的堅固了,太不可思議了。”花清清一臉的讚歎說道。

“師妹你的肌膚也變得更加的白皙細嫩了,比嬰兒的肌膚都不遑多讓呢。”百里慧看了看花清清說道。

花清清看了看自己的肌膚,發現果然如此,再看了看百里慧道:“師姐你也一樣的呢,肌膚變光滑了好多。”

“我的修爲也突破到了武王境界。”雲瑤也在驚歎。

林彩蝶的實力很高,已經把身體的雜質排除得差不多了,肌膚本來就是晶瑩如雪,吸收了生命力量後倒是看不出什麼太大的變化,她笑着道:“我的修爲倒是沒有怎麼增加,只是身體更加的好了,實力我想提高了一成左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