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距離滿分,差了37分。

一見到他的成績,燕黎歡快的跳了起來:“不錯,這成績,清華北大,都穩了。”

額……

“只可惜,你之前,沒有經過系統的培訓,強行提升的時間太短。要不然,這成績,還能提升個十幾分。”

姜小白搖了搖頭:“這個成績,我已經很滿足了。”

對於成績,他並沒有那些所謂“學霸”的覺悟,畢竟他本身,算是“取巧”,利用了神力,才讓他忽然間,成績大幅度的提升。

和真正憑本事考上清華北大的學生來說,還是存在着差距。

“那你打算,報哪個學校?清華還是北大?”燕黎問。

姜小白想了想,苦笑:“這兩個,我都不打算報?”

“爲什麼?”燕黎很是不解:“這兩個學校,可是國內最爲知名的高校了,難道,你還想要去麻省之類的學校?”

“不不不。”姜小白答:“燕姐,我想找個在首都的,比較寬鬆的學校就行。清華北大雖然不錯,但畢竟是知名大學,學校的約束,對我的身份,不是很方便。”

燕黎一聽,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嫌,這兩個學校的校規之類的,太嚴了?”

“恩。”

“大部分的學校,都比較嚴格,除非你去讀藝術學校,比如北京電影學院,這一類的學校。

這種學校,是向演藝界輸送演員,所以即便是新生,才入學,也可能接劇本拍戲什麼的,對於學生的私生活,並不過多的干預。”

姜小白想起之前在高三見到的情形,問:“藝術生,不是需要專業知識的麼?”

“也不一定,像你這種文科成績特別優秀的,他們也會破格錄取的。”

原來是這樣。

讀書對於姜小白來說,只是掛個名,他並沒有當宇航員、科學家之類的風向,所以想了想,就說:“那好,我就報這個北京電影學院。”

志願,分第一志願,第二志願,第三志願,和第四志願,逐級錄取,第一錄不上才選第二,然後第三,按照分數線依次來錄。

一旦有一家學校錄取提檔之後,那其他的學校,便自動作廢。

在燕黎的幫助下,姜小白填了四個學校,一個是北電,還有一個重點地質大學和一個正常的二本大學,和三本中醫學院。

萬一北電不錄取他,那就去讀地質大學,有陳教授幫忙的話,他應該也很容易“混”到畢業。

至於那個二本大學和中醫學院,完全就是湊名次,姜小白純粹只是爲了不讓志願那一欄空着而已。

畢竟以姜小白的成績,即便是北電不錄他,被那個重點地質大學錄取,也是鐵板釘釘的事情。

填好志願,姜小白給桃春風打了個電話,約他出來吃飯,順帶歸還他的汽車。

當然,他同時也聯繫了一下高佳蘭。

……

當天晚上,桃春風和高佳蘭如約前來。

見到姜小白,桃春風二話不說,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熊抱,笑道:“小白,全靠你的幫助,陰司居然讓我接任了那個土地神的職務。”

“喲,那倒是恭喜了。”

凡人擔任陰職,雖然不能夠收集香火之力,卻能夠在擔任陰職期間,獲取陰德。

當陰德積累到一定的程度,當壽終正寢的時候,前往陰司,便有香車華蓋,前來迎接。

到時候,便能夠選擇,或是成爲陰神,或是投胎轉世,成爲富貴人家,反正好處多多。

而桃春風能夠擔任土地神,是因爲原來的土地神印,被姜小白交給了他,再讓李楓寫了推薦信。

這樣一來,桃春風便佔據了“地利、人和”。

衆人坐下,桃春風點了菜,拍着胸膛:“你們要吃什麼,儘管點,今天我請客。”

姜小白見高佳蘭悶悶不樂的樣子,開口:“小蘭姐,你父親的事情,我很抱歉。”

高明嵐在赤蠱門,被他擒住,雖然肉身還在,但靈魂已經失去,身軀也變成了血屍,這種狀態,還不如完全死去。

“小白,這事情,和你沒關係。我只是,擔心我母親,的病情。”

“你母親,怎麼了?”姜小白訝然,問。

“我母親被我爸屍變的時候,咬了一口,現在感染了屍毒,醫院裏面,並沒有驅除屍毒的辦法。”

高佳蘭原本很活潑的一個女孩,此時此刻,語氣裏,居然帶了幾絲哭腔:“醫生都開了病危通知書了。”

“屍毒?”姜小白想了想,說:“這樣吧,你讓你母親,和我去冥寓。秀秀在學養屍術,或許,能夠驅除她體內的屍毒。”

“真的?”

高佳蘭並不知道白煙的事情,此時此刻,聽姜小白這麼一說,喜出望外。

“恩,真的。”

高佳蘭大喜:“那好,我這就回去準備,咱們今晚就動身!”

說完,飯也顧不得吃了,轉身就走。

這……

“好吧,隨她去了,反正早回去晚回去,也都差不多。”姜小白嘆了口氣,說。

和桃春風、燕黎兩人,吃好飯,隨後各自作別。

燕黎準備回青蠱門看看,畢竟她暑假還有近2個月的時間,說不定,能夠因此提升境界。

而青蠱門,本身就是燕影學習蠱術的地方,燕黎融合了燕影的記憶,相當於回家,對此,姜小白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託桃春風幫他向李楓問好後,姜小白聯繫到高佳蘭,去醫院,接到她的母親,當晚便離開這裏,乘坐飛機,前往首都。 高小蘭的母親,病情確實很嚴重。

和之前姜小白第一次見她的時候相比,她整個人,完全瘦了一圈,面目印堂之上,一股青黑之氣纏繞。

傷口在脖子,姜小白看過一下,發現那傷口並沒有化膿,但傷口周圍的肌膚,卻變得猶如木頭一般僵硬,硬邦邦的。

好在高明嵐當時咬她的時候,還沒有完全屍變成爲血屍,要不然,她也不可能支撐到現在。

坐上飛機,高小蘭安慰她:“媽,再過幾個小時,你的痛苦,就可以減輕了,你再忍忍。”

她母親只是點點頭,似乎並沒有覺得疼痛。

飛機正常起飛。

只不過,因爲是臨時購買、沒有提前訂機票,這趟飛機,並不是直飛首都,而是在中間,有個中轉。

所謂的中轉,就是在中間,還會去其他城市飛一趟,然後再去首都。

兩個小時後,抵達中轉城市。

飛機停了大概20分鐘,下了一批人,又上了一批人。

上來的那些人裏,有幾個,是黑紗蒙面,看起來,有點像是阿拉伯那邊的人。

對此,姜小白並沒有在意。

又過了兩個小時。

空姐開始提醒大家:“各位乘客,還有半個小時,我們就將在首都機場降落。請各位收起小餐桌,關閉電子設備,以免干擾飛機的正常降落。”

就在這個時候,後方,卻忽然傳來了一陣騷動聲。

過了一會兒,那聲音是愈來愈烈,緊跟着,還發生了爭吵聲。

然後,那騷動聲,忽然變成了一陣尖叫。

許多人紛紛站起來,看去。

便見到後方,之前那幾個類似阿拉伯打扮的外國人,他們的手裏,居然一人握着一根尖銳猶如鐵釺一般的鐵片,鐵片鋒銳至極,各自頂在了兩名空姐的脖子上!

劫……劫機?

姜小白聽說過山賊劫車的,海盜劫船的,這劫機的,還是第一次聽說。

主要是劫機難度太大,一般來說,就算劫下來,也不可能搶走財物,飛機落地的時候,必然會被“重兵包圍”,到時候,只能束手就擒。

所以歷史上,出現過幾次劫機事件,比如五角大樓等,那都是直接開着飛機,去選擇機毀人亡、同歸於盡的。

難道,眼前這幾個外國人,也是這樣打算的?

姜小白有些納悶:“飛機上,不是要安檢的麼,他們的武器,是怎麼拿進來的?”

“你看他們的眼鏡。”高佳蘭也見到了這一幕,提醒他:“他們眼鏡的腳。”

被高佳蘭這一提醒,姜小白這才發現,那幾個外國人的眼鏡,已經丟在一邊,沒了眼鏡腳。

顯然,這種特製的兵器,藏在眼鏡腳裏,混過了安檢。

而這種兵器看起來不過十釐米長,但開口鋒銳,切開一個人的咽喉,或者刺入血肉,還是輕而易舉的。

那幾個人,一人挾持着一個人質,飛機上的衆人,哪裏見過這種場面,都是嚇得瑟瑟發抖。

而這時候,前方的頭等艙裏,也有一個看起來斯斯文文、帶着眼鏡的男子,站了起來。

他取下眼鏡,微微一扭,就見到兩片刀刃也似的鐵片,從眼鏡腳上抽了出來。

然後,他直接走向駕駛艙。

不好,看樣子,這傢伙,是打算對駕駛員動手了。

駕駛艙雖然有鎖,在設定上堅不可摧,但這個男子,卻根本就沒有用暴力。

他手掌按到那駕駛艙的門上,便見到掌心處,微微泛起一道金光,緊跟着,那駕駛艙的門,便自然而然,打開了!

法術!

沒錯,眼前的男子,使用的,正是法術!

那男子打開駕駛艙的門之後,正準備往裏面走去。

這個時候,姜小白知道,自己必須出手了。

如果任由他劫持了飛機駕駛員,那後果,只怕不堪設想!

身影一晃,姜小白已經躍起,撲到了那人的身後,探出手,向他抓去。

那傢伙也感應到姜小白的攻擊,迅速轉身,一刀向他刺來。

和姜玉在赤蠱門裏,學了十多天的武技,現在的姜小白,早就不是當初以硬碰硬的打法。

他手腕一翻,五指虛扣成爪,往前一探,就按到了那男子的手腕上。

這是武技中,最常用的擒拿之術。

“咔!”

一聲響,那男子的手腕處,骨骼,頓時被姜小白給捏碎——沒辦法,他的力氣,是常人的數倍,這一捏之下,那人如何能夠承受。

“啊!!!”

那男子發出痛苦的叫聲,另一隻手上,有金光凝集而成,向着姜小白拍來。

那金光中,蘊含着熾熱的氣息,還沒靠近,就有熱浪撲面而來。

姜小白手腕一翻,已經從身後,拔出了吹雪。

力量運起,千花斬施展開,就見到刀芒一閃,男子的一條胳膊,當即被他斬落。

這樣一來,這男子的兩條胳膊,一條被砍斷,一條被捏碎了腕骨,基本已經廢了。

解決這傢伙之後,姜小白這才轉身,看向身後的那羣外國人。

身影晃動,他猶如鬼魅一般,只見虛影連連閃開,眨眼間,那幾個劫持人質的外國人,便紛紛被斬斷手臂,一時間,慘叫聲連連。

千花斬,果然好用。

如果沒有學會千花斬之前,想要對付這幾個人,姜小白可能還要顧及他們傷及到人質之類的。

而千花斬來去如風,揮刀之間,這些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便被拿下。

就在這時候,之前那個男子,忽然對着空中,大喊了一聲:“國師,我們的任務,失敗了!”

說完,一咬牙,臉色立即變得鐵青。

隨後,便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死了。

與此同時,那幾個外國人,也是忽然間,紛紛變得僵直,然後死去。

這……

直到這時候,那些人,才緩了過來。

然後,該尖叫的尖叫,該大哭的大哭,即便是幾個空姐,也不例外。

場面一片混亂。

姜小白並沒有理會他們,而是將吹雪歸還入鞘,準備坐回座位上。

但就在此時,遠處,又有人尖叫了起來。

便見到,那幾個本來已經死去的劫機匪徒,忽然之間,在地上,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與此同時,他們齜牙咧嘴,嘴角間,在這短短的時間裏,居然長出了鋒銳的獠牙!

屍變! 國師?

屍變?

不用說,姜小白已經想到了一個人。

莊妃。

也只有她,喜歡搞這些很復古的東西,之前在村子裏,還把幾個農夫,設置成什麼宰相、大將軍之流。

只是現在看來,這個國師,似乎更有水平,居然能夠策劃一場“劫機”,可比當初的什麼宰相,牛逼多了。

這幾個劫機的人,顯然早已準備,在任務失敗後下一步的行動。

如果任由這些屍變的殭屍橫行,估計等這架飛機降落後,這飛機裏面的所有活人,都會受到屍毒的感染。

到時候,這些屍毒,自然而然,也就能夠擴散出去。

雖然未必能夠讓首都受到影響,但起碼,能夠引起一定的慌亂。

姜小白想着,只好過去,掄開拳頭,對着那些殭屍,一頓亂揍。

殭屍想要完全打死,必須挖出他們的心臟才行,這種行爲,姜小白自然不能夠當着所有人的面做出來。

他掄起拳頭,只是將這些殭屍的膝蓋骨,盡數打碎。

殭屍雖然力大無比不知疼痛,但本質上,行動這些,還是靠着肌肉和骨骼的力量驅動,一旦骨骼碎裂,殭屍也和普通人一樣,失去行動能力。

好在這幾隻殭屍纔剛剛屍變,並不是很強,很快便被姜小白打倒在地。

而經過這幾番折騰後,飛機終於降落。

才一降落,整個飛機,便被特警包圍了起來。

然後,依次下飛機接受檢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