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跟蹤?到哪裡去跟蹤啊?山貓不明所以的等待著顧忘接下來的一番話。

「我不管你用什麼樣的方法,一定要將那個姑娘找到。」顧忘說的很是嚴肅,惹得山貓立即謹慎起來。

「咚!」是開門關門的聲音。

沒錯兒,是年輕姑娘回來了,顧忘通過手機聽到一系列動靜之後,心裡頓時有了主意。

「你剛才在和誰打電話?」年輕姑娘立即問道。

「哦,就是以前在顧氏工作過,後來又辭職的一個同事。」山貓吞吞吐吐著回答,將手機放在一邊。

是嘛?可是為什麼?她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兒呢?年輕姑娘輕輕撫摸著他的額頭,試圖和他打感情牌。

「山貓,你要是累了,那就休息一會兒。」說著,她便要拿起旁邊桌子上的手機。

「給我!」突然,山貓直接將手機搶了過來,「你想做什麼?為什麼要碰我的手機?」

怎麼著?女朋友還不能碰男朋友的手機?這是什麼道理?

「山貓,咱們倆都已經走到這個份兒上了,也著實不容易,你應該相信我才是。」年輕姑娘故意笑著說道。 楊芹和林嬌正在生態園大堂當中生悶氣呢,大堂裝修的神光熠熠,並不是很奢華,卻顯得特別的雅緻。

尤其大堂的頂部都是特殊的玻璃,猶如水晶一樣,陽光從上頭揮灑,加上大堂當中鳥語花香,更是顯得環境出塵。

仙鶴在大堂信步而走,孔雀在上空欄杆上梳理羽毛,生態園的每一處都生機盎然。

「發生什麼事情了?」楊柏出現在兩人身後,這讓林嬌和楊芹特別驚喜起來。楊芹趕緊把白天發生的事情,統統都告訴楊柏。

「自來水公司不給審核?好大的臉,市裡和縣裡都無法管他嗎?」楊柏淡淡的說著,內心已經有了火氣。

「楊柏,這個趙彪全絕對是故意的,還真的沒人能夠管了。趙彪全的關係網,好像在省城那邊,市裡和縣裡都給面子。」

「是嗎?楊芹,讓蔡佛過來,明天我請客。」楊柏的一句話,讓楊芹和林嬌都愣住了,不知道為什麼楊柏要請客。

「去吧,好不容易回來一趟,讓你們也見識下蔡佛的手藝。」楊柏好像忘記明天趙彪全等人要來,這讓楊芹想要說什麼,都無法說出來,只能夠焦急的看著楊柏。

「放心吧,真當我這個大師好欺負?呵呵!」楊柏目光深遠起來,而此時的林嬌來到楊柏的身邊,突然目光一凝。

「咦,什麼香味?」林嬌狐疑的鼻子動了動,楊柏的身上居然有一種女人香,這讓林嬌的目光開始犀利起來。

「啊?瞎說什麼?那什麼,我明天一早過來。」楊柏昨晚可是春風一度,聽到林嬌的話,猶如兔子一樣,就閃現而出。

「混蛋,你這個傢伙,去省城幾天難道沾花惹草了?」林嬌氣鼓鼓的跺腳,朝著門外追了出去,也要跟楊柏返回農場。

大堂當中,只有楊芹哀怨的看著楊柏離開的背影,默默的卻整理工作日記。

陽光揮灑,楊柏早早就來到生態園。此時蔡佛等人都還沒有到,楊柏讓劉飛跟著自己,從皮卡車當中搬下一些水泥和白石子。

「楊柏,你到底要幹什麼?」劉飛聽說楊柏要請客,尤其讓蔡佛主廚,就已經無比的興奮。可是劉飛立馬就有點傻眼,因為劉飛看到楊柏朝著挖掘機走去。

楊柏脫下工作服,露出裡頭黑色的半截袖,當然劉飛的面,右手輕輕推動挖掘機。楊柏現在力量有多強,只是動用肉身之力,就讓挖掘機持續的後退,從白石路,一直推到門外的溝壑邊上。

「楊柏,你的力量,你都不是人了。」劉飛瞠目結舌,而楊柏也不廢話,看著毀掉的白石路,淡淡說道:「把水泥攉好,我們要在客人來到之前,把路面好好休整一下。」

「好咧!」要說幹活,這兩人都是好手。劉飛從水榭當中弄來水,攉入水泥,然後看到楊柏用鐵鍬把水泥輕輕的抹在路面之上。

那些碎裂的白石,早就被楊柏給剔除出去。重新灑下白石,楊柏乾的很仔細。直到楊芹等人上班,這才看到楊柏正在修路。

「楊柏,你動挖掘機了?那就麻煩了?你今天到底請什麼客?」楊芹的著急,讓楊柏笑了起來。

「蔡佛呢?」楊柏依舊在撒著白石子,同時仔細的把邊上的水泥抹平。楊芹現在關心趙彪全的事情,,結果楊柏並沒有回答這裡。

「蔡佛在農場看殺豬呢,楊柏,你要準備野豬宴?」楊芹的話,讓劉飛也擦了一把汗,驚喜說道:「今天吃野豬,還是蔡佛,太好了。」

楊芹看著劉飛流汗,從包里拿出紙巾,這讓劉飛有點不好意思,不過立馬就看到楊芹把紙巾遞給楊柏,這讓劉飛翻了翻白眼,嫉妒喊道。

「給他有什麼用?他越幹活臉越白。」劉飛的玩笑,讓楊芹臉頰微紅,趕緊把手中的紙巾也遞給楊柏。

「閉嘴,干你的活?行,讓他們一會過來,中午就有客人到。」楊柏也不多說什麼,而就在此時,楊柏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萬雪不知道為何,如此的激動,甚至有點控制不住情緒在電話里直吵吵。

「你到底幹什麼了?什麼?請客?野豬宴?楊柏,你給我等著,我都要忙死,什麼?他要來?」

電話那頭的萬雪,好像正在被人訓斥,很快就被打斷,惹得楊柏無奈的聳了聳肩。

楊芹也沒法管楊柏,畢竟楊柏主意正,只能夠讓生態園員工好好表現,各司其職,無論誰參加野豬宴,就當這是生態園一次演練。

將近十點,楊柏才把路面修整好。而此時的蔡佛也興奮的從農場敢來,裝著一車的野豬肉和蔬菜,朝著生態園的廚房就去。

林嬌和趙艷紅等人,都要等著中午過來,魚塘那邊還有農場都有事情。不夠就在楊柏把水泥扛上皮卡車的時候,生態園門口,突然傳來喧鬧聲。

「你們生態園敢動我們的挖掘機?你知道這是什麼後果嗎?來人,兄弟們,把挖掘機給我開進去,全部剷平!」

王長水和趙彪全居然提前過來了,此時的王長水臉色發紅,這還沒到中午,居然喝著酒過來的。

趙彪全也是臉色陰沉,剛要領著人走進來。門口的保安當然負責的攔下眾人,頓時就把王長水一個耳光給打了。

「都給我滾,誰給你們的權利!」 暗夜銷婚 王長水相當凶,朝著門口就要闖。可就在此時,楊柏扛著鐵鍬從門口走了出來。

「誰給你的權利,動我的員工?」楊柏就這麼冷冷的看著王長水,只是一個眼神,王長水猶如被老虎盯住一樣,渾身一個激靈,酒都醒了。

「怎麼回事?你是誰?」王長水頓時就有點慌了,而楊柏的身後楊芹領著員工也趕了過來。

「楊芹,你們生態園找的什麼人?」王長水不認識楊柏,可是當楊芹來到楊柏身邊,低著頭把王長水等人告訴楊柏的時候,趙彪全卻不屑說道。

「原來是金鯉農場的楊柏,王隊長,人家是有錢人,也認識那些世家豪門,當然囂張跋扈,看不起我們這是工作人員。」

趙彪全的身後,一名手下真拿著手機對準的生態園門口。而此時的趙彪全好像早就有準備說道。

「金鯉生態園,水質不合格,自來水工程也是太過簡陋,我們自來水公司不給審核,楊柏居然出手要打我們,這天下還是有法律的。」

趙彪全淡定十足,就算楊柏的目光能夠殺人,趙彪全也有準備。明知道楊柏很厲害,可是趙彪全講的是規矩。

王長水聽到趙彪全的話,也冷笑一聲,指了指身後的手下,色厲內荏說道:「你們的確有縣裡和鄉里的批文,可別忘記,你們沒有我們大隊的規劃許可。所以,你們這裡的別墅,都是違章建築,就地剷除。」

「是嗎?你們要剷除我的別墅?而你,不給我們供自來水?」楊柏也同樣淡淡的說著,當然也看到對面在錄像,楊柏的嘴角慢慢上揚。

自從進入先天,楊柏的眼界就不一樣了。既然對面的兩人要將規矩,要陰自己,那楊柏也要讓他們明白,他們不配。

「呵呵,楊總,不是我們不給供應,是我們不給你驗收,因為你不合格。」趙彪全這麼說著,目光卻火熱看著楊芹。

「對,給我上!」王長水想用挖掘機進門,可楊柏的目光掃視過去,這些王長水的手下一個個都驚恐的後退。

「楊柏,我勸你,讓開道路。我知道你很能打,可那又怎麼樣,我現在是在工作,天王老子來了,我也是按照規章制度辦事,說你不合格,就是不合格。」

趙彪全讓手下放下手機,冷笑的看著楊柏。而此時的楊芹依舊焦急,而楊柏卻沒有任何的反應,而是淡淡的伸出五根指頭。

「是要這些嗎?」楊柏的話,讓趙彪全淡淡笑了起來,居然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淡淡說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什麼?趙科長,你什麼意思?」楊芹突然發現,趙彪全好像在玩自己,昨天說好的事情,好像並不對。

「哈哈哈,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可是自來水公司的,我是按照規章制度辦事,王隊長,你也一樣,對嗎?」

趙彪全獰笑一聲,終於等待楊柏了,今天就是為了讓楊柏難看,讓楊柏張記性。錢並不重要,如果讓楊柏吃虧,以後就會從生態園得來更多的好處。畢竟就算自來水開通,想關隨時都有理由關,這就是規矩。

「對,別以為你們認識人,楊柏,今天誰的面子都不給。」王長水這個小隊長,居然敢說出這樣的話。

「是嗎?原來你們是針對我?」楊柏早就想明白了,看著兩人的獰笑,楊柏無所謂的聳聳肩。

「針對你?楊柏,實話實說,你很厲害,但是你得罪了吳學義,不好意思,你只能夠受著。除非你給吳少道歉,賠償一下損失,不然的話,這一次,你是過不去的。」

趙彪全還是挑明了,自己的背後可是吳學義,甚至吳學義已經跟葉善聯合在一起。這一次,趙彪全會讓縣裡所有人都知道,楊柏這個傢伙,將被自己收拾一頓。

「吳學義?不認識?很厲害嗎?什麼東西?」

楊柏有點迷茫,真的是迷茫,弄了半天,自己好像得罪一個吳學義的人。楊柏的話,讓對面的趙彪全滿臉都在抽搐,趙彪全真的看出來了,楊柏真的不認識吳學義。 趙彪全看到楊柏如此,雙眸已經噴火了。那是被人完全忽視,這讓趙彪全冷哼一聲,伸手就拿出審核手冊撕碎開來。

「楊柏,你們生態園永遠也別想有自來水。來人,現在就把他們臨時自來水給關停!」趙彪全的話,讓身後人趕緊拿出手機,馬上聯繫自來水公司。

「老趙,別動火,還有我呢,這個傢伙居然不認識吳少,簡直就是不知死活。」王長水也一揮手,挖掘機轟鳴一聲,滾滾濃煙升騰,惹得楊芹趕緊尖叫起來。

而這時候,正在收拾野豬宴的劉飛也跑了出來,大聲喊道:「楊柏,沒有水了,我們怎麼做飯,你趕緊想辦法?」

「什麼?這些人幹什麼的?」劉飛看著門口氣勢洶洶的趙彪全等人,也有點緊張起來。

「是我不知死活,還是你們。趙彪全,我勸你們立即離開,如果一會出了什麼事,來了什麼人,我們生態園概不負責。」

楊柏依舊沒有動,感受到楊芹的慌亂,朝著楊芹淡定一笑。

「哈哈,楊柏,我知道,你一定找D市,找石家的人。告訴你,沒有用,別以為你認識幾個世家的人就多麼了不起。自來水公司是獨立系統,我怕你個吊!」

「老趙,你不怕,我也不怕!」王長水拉長了臉,要不是看在趙彪全和背後的吳學義,吳長水真的不想招惹楊柏。

「放心,按照規矩,今天他們敢動我們,那就更好了。」趙彪全冷笑一聲,眼珠轉動,就希望眼前的楊柏出手把事情搞大了,這樣的話,等見報成了新聞,楊柏就算在厲害,也有人查他,收拾他。

「楊柏,我們怎麼辦?」開著挖掘機已經朝著門口開了過來,楊芹趕緊拉著楊柏,而此時的楊柏只是淡淡的抬了抬手。

「王長水,一輛挖掘機,多錢?」楊柏的話,讓王長水就是一愣,開著挖掘機的人也愣住了,畢竟楊柏當著前面根本不讓進去。

「多錢?幾十萬而已!看什麼看,給我開動,我看誰敢攔著?」王長水怒吼一聲,指揮著挖掘機依舊朝著楊柏而去。

「楊柏,開躲開!」楊芹尖叫一聲,嬌弱的身軀居然攔在楊柏的面前,想要替楊柏擋下挖掘機。

楊芹這個女子,都能夠擋在前面,這讓楊柏心中一軟。可立刻,楊柏的目光就冰冷下來,眾人就感覺眼前一花,彷彿出現一道匹練。

「轟!」開著挖掘機的司機就感覺車身劇烈的晃動,然後司機發出驚恐的尖叫聲。碩大的挖掘機前機箱當中,居然插著一把鐵鍬。

無數的黑煙升騰而起,挖掘機根本無法移動,發動機被轟碎,已經徹底癱瘓下來。

「什麼?」王長水和趙彪全也傻眼了,終於見識了楊柏的力量。王長水就有點退意,一百個他們也不是楊柏的對手。

「幾十萬而已,我們賠了。」楊柏淡淡的拍了拍手,然後沖著楊芹說道:「去哪個馬扎,今天我就在這裡,我倒要看看,他們如何進來。」

楊芹還在瞠目結舌,生態園的員工也都震驚的看著。這些都是普通人,眼看著自己的老闆,一個鐵鍬就把挖掘機給廢了,這樣的一幕,讓眾人私底下議論紛紛。

馬扎很快拿了過來,楊柏就這麼大咧咧的坐在門口,而此時的王長水驚恐的躲在趙彪全的背後,而此時的趙彪全陰沉的臉,居然狂笑起來。

「果然,你很厲害。不過你敢動我們,你可以試試?如今是什麼社會?你在厲害,也沒有用,沒有自來水,我看你們生態園用什麼。而你這個違章建築,毀了王隊長的挖掘機,你這就是違法,你會在裡頭好好待著。」

「楊柏,你給我記住了,你就算是條龍,今天在我趙彪全面前,也是螻蟻。你剛才的一幕,我都錄下來了,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規矩。」

趙彪全的話,也讓王長水反應過來,尤其這時候王長水也接到吳學義的電話,頓時興奮起來。

「老趙,省城來人,哈哈哈,你只要把這個視頻,給你的姑父看,什麼都解決了。」王長水的話,也讓趙彪全更加囂張。

「楊柏,吳少來了電話,你等著被抓進去吧。」就在趙彪全說著話的時候,從塘子村那邊的國道之上,開了幾輛奧迪車。

「老趙,那是D市的。」王長水眼尖,從那獨特的牌子,就知道市裡來人。可此時的趙彪全看到市裡來人,也是臉色一變。

第一輛奧迪車被這些人擋下,頓時一個人著急的走了下來,憤怒吼著:「你們是什麼人?咦,王長水,你幹什麼呢?」

「吳老?吳國斌,吳少的叔父?」王長水就是一愣,看到吳國斌頓時頭皮就是一疼。尤其看到吳國斌一路小跑的而來,那速度,就讓王長水更是發愣。

「吳老,你怎麼來了?」王長水趕緊低頭,而就看到吳國斌沖著楊柏趕緊抱拳,輕聲說道:「楊大師,那什麼,石家的客人都到了。」

「哈哈,楊大師,老夫親自來了。」中間的一輛奧迪車當中,白髮蒼蒼的石浩然領著自己的夫人,從車上走下,後面的車裡石靈兒也英姿颯爽的走下,詭異的沖著楊柏一笑。

「石老,你怎麼這麼早到?」楊柏也哈哈一笑,尤其看到石靈兒也感覺眼前一亮。今天石靈兒居然穿著一套制服,秀髮紮成小馬尾,趕緊利索。石靈兒除了有點飛機場,可是秀麗無雙,尤其那大長腿結實而筆直,那可是從小練功弄出來的。

「你請吃飯,老夫怎麼不來?楊大師,這是怎麼回事?」這時候的石浩然也看到那挖掘機,尤其也看到生態園門口混亂的一面。

「王長水,你搞什麼?」吳國斌就是一瞪眼,而此時的楊柏卻淡淡笑道:「一些傢伙,找我麻煩,他們的背後是吳學義。」

「啊?楊大師,你聽我說,這跟我沒關係,那個臭小子,我回頭教訓。」吳國斌趕緊撇清自己,自從吳學義回來,越來越神秘,越來越不聽話。

現在的吳國斌根本管不了吳學義,吳國斌今天特意招待石家,那是縣裡和市裡的安排。可當來到生態園,吳國斌終於明白,這一切都是楊柏的安排。

「老趙,這怎麼辦?」王長水徹底無法說話了,只能夠依靠趙彪全。而此時的趙彪全也感受到一種壓力,不過卻大氣凜然吼道。

「我是自來水公司趙彪全,我知道你們都是楊柏的關係。可沒有用,他們自來水系統不合格,沒有我們的驗收,誰來了,也不好使。」

「趙彪全,你好囂張,你知道這是誰?」吳國斌跳著腳罵著,可是人家趙彪全也不是公務人員,自來水公司如今都企業化,趙彪全根本不在乎吳國斌。

「呵呵,我不管這是誰,我只按照規章制度辦事,這就是我們自來水公司的制度。」趙彪全也不看石浩然等人,雖然石靈兒的制服讓趙彪全有些緊張,不過已經撕破臉了,趙彪全這個小人物就要堅持下去。

「這個傢伙,有毛病嗎?」石靈兒早就看不慣了,不過卻傲氣的抬了抬頭,甩了甩腦門的劉海,惹得楊柏目光閃爍起來。

「石老,你們還是先進來,跳樑小丑而已,自然有人對付。」楊柏淡淡的話,也讓石浩然領著夫人,也沒有搭理趙彪全。

趙彪全雙眸都赤紅起來,這些人都不搭理自己,完全把自己當螻蟻,這讓趙彪全已經心中發狠,說死今天也要讓楊柏難堪。

「楊柏,你放心,今天你要通自來水了,我是你孫子!」趙彪全憤怒的說著。

「你沒有資格成為我的孫子!」楊柏搖了搖頭,要是郎青義和郎清風在這裡就好了,估計兩人聽到趙彪全的話,直接就廢了這個趙彪全。

「狂,我看你狂到什麼時候!」趙彪全也看到了王長水已經哆嗦的待在吳國斌身後,一句話都不敢說,整個生態園門口只有趙彪全的自來水公司。

「滴滴滴滴!」就在這時候,門口又一次開過幾輛黑色紅旗。那個獨特的拍照,讓吳國斌都要瘋了,頓時不敢相信的看著楊柏。

而趙彪全卻想到什麼,看到這些車輛過來,頓時扯開嗓子,就吼了起來。

「老天不公,生態園不合法,楊柏打人了!」趙彪全這個哀嚎,讓眾人就是一愣,而此時的趙彪全卻已經拿著剛才錄好的手機,朝著紅旗車就跑了過去。

「領導,省里的領導,你們一定要給我做主,我們自來水公司被人欺負死了,楊柏就是當地的惡霸。」

惡人先告狀,趙彪全這個表情相當到位,完全是影帝級別,把那種委曲求全被人欺辱的樣子,模仿的入木三分。

「趙彪全?」就在趙彪全哀嚎的時候,從第一輛車走出來的,居然是一名五十多歲的男子,男子穿著藍色的西服,戴著花鏡,好半天才認出趙彪全。

「姑父?你,你怎麼來了?」趙彪全起初驚訝,可是立馬驚喜過來。姑父秦宏偉可是省自來水集團的,整個遼東州的自來水,都是秦宏偉負責。

「秦總,我們自來水公司,被人欺負死了,你要給我做主。」趙彪全能不激動嗎,居然是自己的姑父陪著省里大佬下鄉考察,這讓趙彪全更加知道,自己勝券在握。

可就在趙彪全哭的時候,從後面的一輛奧迪車,一個威壓十足的男子走了下來,冷冷說道:「小秦,這是怎麼回事?」 「放開我!你們到底想做什麼?」年輕姑娘一邊掙扎著,一邊大聲吼道。

想做什麼?自然要她給周陽道歉!

這個挨千刀的臭女人,竟然起了歹念,想要置周陽於死地,山貓緊緊拉住她的胳膊,生怕她跑了似的。

「山貓,我肚子里懷著的可是你的孩子,你最好給我客氣一點!」姑娘繼續吼道。

他的骨肉?真是笑話!從始至終,說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就只有她一個人而已,這個賤人,已經將自己搞成什麼模樣了,他又怎麼會就這麼輕易放過?

「啪!」突然,山貓一個用力,年輕姑娘直接癱倒在地。

病房裡,周陽躺在病床上,冷冷的看著地上的女人,心裡很是痛恨,就是她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你……你害死了我的孩子!」周陽指著她的鼻子,虛弱的喊道。

「周陽,你冷靜一下,別著急,她就在這裡,跑不了。」趙以諾趕忙過去,輕輕拍著她的後背,試圖安慰她。

周陽的情緒變化,趙以諾都是看在眼裡的,她心疼這個姐妹,絕對不會姑息面前這個年輕姑娘所犯下的錯誤。

「孩子已經沒了,你欠周陽一個解釋和道歉。」她緩緩走到那姑娘面前,淡淡的說著。

解釋?道歉?有什麼好解釋的?憑什麼要道歉?年輕姑娘哈哈大笑起來,沒錯兒,她就是故意的!她就是要害死這個女人!

但是那又怎麼樣?他們沒有證據啊!他們根本就拿不出任何是自己陷害周陽的一絲一毫的證據啊。

「怎麼?還想栽贓我?做夢吧你們!山貓,你這個沒良心的臭男人,我還是一個孕婦,我將自己的第一次給了你,我懷的是你的孩子,而如今,你卻要這樣對我?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你說過,你要對我負責,你要給我和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現在你卻反悔了。」年輕姑娘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大聲吼道。

是的,確實,山貓之前對她說過這麼一番話,可是那是在她懷的孩子真的是自己的情況下,他才會兌現的承諾!而如今,這個孩子明明不是自己的,可是她卻硬要塞給自己,這又是何道理?

她只不過是想找一個男人傍身而已,而這個人,最好是一個有錢人,倘若她不知道那一百萬的存在,她還會這麼執著和自己在一起?

真是笑話!

「首先,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其次,我和你沒有發生任何關係,你不要血口噴人;還有,我身上已經沒錢了,我所有的錢都用在了投資上,所以你在我身上已經撈不到任何一點兒好處了,我勸你,還是去找孩子的生父吧。」山貓低聲說道。

他的表情很是冰冷,氣勢很是駭人,以至於地上的年輕姑娘很是心寒,終究,她還是比不過周陽那個臭女人的。

她緊緊攥著拳頭,神情很是不悅,不要!她不要道歉!要她向周陽道歉?她死也不會!

「趕緊的,道歉!」旁邊的上官娜娜大聲喊道。

「不!我沒有做錯!我憑什麼要道歉?明明就是你們要害我,我只是在自衛而已!我只是在保護自己而已。」此時的年輕姑娘,看起來有些精神失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