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跪在地上的秦廣王蔣聽到這句話,身形又是一抖。其他閻羅王也嚇得不敢說話,同樣是在地府收取利益多年,自然知道小和尚說的是什麼意思。

半晌之後,秦廣王蔣終於挨不住地藏王所釋放的威壓,狠狠地向地上磕了一個頭:“地藏王明見,是小王沒有抵抗住誘惑,才犯下如此大錯,還請地藏王原諒。”

他是個知時務的人,也知道地藏王在天庭和佛門的地位,不管這個小和尚到底是什麼來頭,只要哄的地藏王開心,他們十個人的職位就能保住。

左右不過是一些寶物,比不上他們十兄弟的姓名。

見狀,十個人都齊齊的撲通一聲跪了下來,他們低着頭,身影劇烈的顫抖着。

事情都到了這個份上,秦廣王蔣也將話都給說了出來,他們也沒有什麼好遮蔽的了。

有道是認錯態度極好的話,很可能會免去刑罰。

“請地藏王菩薩寬宏大量,原諒吾等無知。”時人齊齊喊道,震耳欲聾的聲音甚至想要蓋過佛家傳誦之音。

以此來彰顯他們的忠心和悔過。

燃燈道人嘴角微微勾起,得逞的眸色顯而易見。

“收了多少寶物,還不趕緊拿出來,難道還等着地藏王親自來搜嗎?”

他還以爲需要說多少話,做多少子虛烏有的事呢?結果就站在這裏,只說了幾句話,這十個閻羅王就嚇成這個樣子。

真是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啊。

這四個一看就是虧心事做多了的,不過這樣也好,實在是省事。

燃燈道人甚至想到,他們今天回去可能會滿載而歸。

秦廣王蔣深吸了一口氣,極爲仔細的說道:“小王這就去將寶物都給拿出來,還請地藏王在天庭那裏爲小王說個情面。”

哦?

原來是因爲天庭啊。他們大概是將他看成了天庭的仙官了吧。

燃燈道人瞭然的笑笑。

管他是當成了什麼有用就行。

地藏王和燃燈道人不說話,只睜着一雙冷冰冰的眼睛望着他們。

尤其是地藏王,他實在想不到自己來了這麼多次都沒有搞定的事情。燃燈道人居然就在這裏說了幾句話,這些閻羅王就將自己的寶物給拿出來。

到至今爲止他都沒明白到底是發生了點什麼?

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勒索敲詐?看來燃燈將這件事情運用的是毫不猶豫,毫不停頓啊!

若是燃燈道人知道地藏王此時心裏的想法,定然會嘲笑他,這丫的是沒見過聞仲和天蓬坑蒙拐騙之術吧。

他沒叫聞仲和天蓬,怕的就是他們倆直接把地府給掀了。 畢竟那兩個人是坑蒙拐騙,威逼利誘,挖墳掘墓,得到寶物,無所不用其極。


可以說毫不誇張。

秦廣王蔣和剩下的九個連忙去閻羅殿深處,將自己珍藏已久的寶物都給拿了出來。

在這個過程中,地藏王皺眉看着燃燈道人說:“你挺懂的啊?”

“那必須的,要不然怎麼可能在靈山書店混跡這麼多年?雖然我現在是個窮逼,但我總能有辦法搞到錢啊。所以跟着我混,有肉吃。”燃燈道人揮了一下衣袍,頗爲瀟灑的說道。

曾幾何時,他也是個因爲錢而看了上本沒下本的人,但現在只要他沒了下本,就會費盡心機得去搞寶物。

上次看的那本《永生大世界》他還沒有看完呢,裏面的故事內容着實是吊的他心癢癢。

這才把主意打在了地藏王身上,他的身份不好出面,但地藏王顯然是一塊兒活脫脫的招牌。

而且地藏王還是一個萌新,說不定寶物也可以多分給他一些,憑藉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四六分!

想到這裏,燃燈道人看向地藏王的眼神,也略微有些不懷好意。


地藏王沒再說話,只是嫌棄的眼神已經在燃燈道人的身上落了一遍又一遍。

抱歉,他還是沒那麼容易接受曾經慈悲濟世的燃燈古佛,變成了現在這個吊兒郎當的地痞流氓。

這可是他曾經的偶像啊。

不多時,十個閻羅殿王便從深處搬出來了,一箱又一箱的天靈地寶,細看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有一肉疼之色。

開玩笑,這可是積攢多年的寶物啊。

如今說給就給,怎麼不讓他們難過呢?

好在除了惡鬼給的這些,一些其他的鬼也多少賄賂過他們。

做這個閻羅殿王確實是油水不少。

待他們將那些寶物都搬上來後,燃燈道人大概數了一下,應該是有個18箱左右。

這不應該啊!在他的印象中,十殿閻羅王的寶物根本不可能這麼少,在這個職位上當值了數百年,沒有個30箱都說不過去。

他們以爲他燃燈道人是好糊弄的嗎?

今天他見不到30箱還不走了呢。

然弄到人的臉色變得暗沉起來,目光幽幽的瞪着十個閻羅王。

反而地藏王看見這18箱天靈地寶,心底漫上欣喜。太好了!這18箱天靈地寶也足夠他看很長時間的書了。

總比他那個紫葫蘆要強吧。

店長大人推薦的《西遊記》也可以看了啊!


燃燈道人淡淡的瞅了一眼地藏王的神色,沒出息的東西。就這麼一點兒寶貝,也能讓你這麼開心。要是看到他們在珞珈山上截的東西,是不是能嚇壞這老光頭。

深覺不妙,燃燈道人怕地藏王先出口又下了這些寶物,隨機認真的傳音給地藏王:“還不止這些,別說話,看我表演!”

地藏王不解的看過去,這些還不夠?你難道是真的想把地府給掏空了嗎?

接收到地藏王的眼神,燃燈道人淡淡的點了點頭。你還是太年輕啊!不掏空地府,怎麼對得起我來這一趟?

“很好!十位大人是將地府的惡鬼繳納所得的寶物給擡了出來。”燃燈道人淡淡的對着十個閻羅王說道。

十殿閻王都以爲做的對,得到了這位小和尚的認可,不就是得到了地藏王的認可嗎?

那就意味着天庭不會找他們的事了。

想到此處,十殿閻王都在心底紛紛的舒了一口氣,這一關算是過了。

也算是破財消災嘛!天靈地寶而已,大不了以後再收一些。

可還沒等他們十個人完全放鬆下來,燃燈道人的臉色又是一變,冰冷的眼神掃過那18箱寶物,最後又落在秦廣王蔣的身上。

愣是讓秦廣王蔣感到一種煞氣撲面而來。

奶奶的,這又是咋了!我叫您一聲祖宗行不行,別禍害俺們了可以嗎?


其他九個也跟着秦廣王蔣,心底一顫,不知又是哪裏出了變故。

“嗯……地府這些年貪的可不止這麼點吧?怎麼?難道需要地藏王菩薩親自掀了這閻羅殿,通知給天庭吧。”

到現在,燃燈道人顯然是已經瞭解到十殿閻王真正怕的是什麼。

你們怕什麼,我就拿什麼來嚇你們,我就不信,不把這閻羅殿的所有天靈地寶都給我拿出來。

我可給你們說清楚了,我這不叫搶,我這叫光明正大的拿,並且是讓你們光明正大的拿出來。

跟咱們可沒有任何關係。

地藏王的眼神一直停留在燃燈道人的身上,這個人的無恥程度已經令他髮指了。

這玩意怎麼可以那麼不要臉,威脅別人的時候,地藏王這三個字倒是用的挺順口。平常對他那是一句一個老光頭,一句一個老光頭的叫着。

活的歲數都那麼大,自己天天整的跟個風流倜儻的小少年一樣,呸!

燃燈道人無視地藏王嫌棄的目光,仍舊冷冷的盯着十殿閻羅。

十人已經齊齊的跪倒在地,不敢出一言。這小和尚到底是身懷什麼神通,竟然連他們沒有拿完都知道。

他們安敢讓地藏王菩薩親自搜閻羅殿,那不是找死嗎?他們本就自詡地府的統治者,對這些寶物是向來不多加掩藏,且又是十人的共同寶物……

根本就不存在拿到各自府裏藏起來……

“小王不敢誆騙地藏王菩薩,還請菩薩稍等片刻,我等這就去將剩下的寶物都給拿出來。”說罷,秦廣王蔣又是磕了個頭,便起身再次帶着九個兄弟朝深處走去。

走的時候,臉色是異常難看。

活像吞了幾隻蒼蠅一般。

這踏馬真的是要將地府掏空,將他們積攢的百年心血都給毀於一旦!

蒼天饒過誰啊!

“大哥,咱們真的是一點都不給自己留嗎?這些寶貝,可都是……”

“閉嘴,這還敢留嗎?那小和尚一看就是天庭的人,要是讓他回去參一本,咱們還能做閻羅王嗎?”秦廣王蔣出聲喝止老二。

閻羅王包嘆了口氣,他對這些天靈地寶倒是沒什麼興趣,就是覺得有些可惜罷了。

“拿出去吧!這些寶物留在這裏,我們確實沒什麼用。”


……

他們十個人中,就閻羅王包整天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可他們是真的肉疼啊!

從今往後,地府除了有十個閻羅王,還有啥?簡直就是個空殼子。 十個人心底罵罵咧咧的,表面卻十分恭敬虔誠。再度將剩下的寶物搬出去時,燃燈道人神情十分滿意,他再次數了一下……

不多不少,加上方纔的18箱,剛好湊夠三十箱。他就說嘛,閻羅殿掌管地府這麼多年,沒有個三十箱寶物怎麼說都說不過去啊。

燃燈道人對地藏王挑了下眉,得意洋洋的傳音過去:“嗯,怎麼樣?跟着我,有肉吃吧。”

就地府這幾個蝦兵蟹將,他只稍稍一嚇便將所有東西都給嚇出來。若是單單一個地藏王來,其實也能做到這種效果,但壞就壞在,地藏王他從最開始就沒打過這些寶物的注意,也向來不管地府的任何事情。

故而,十殿閻羅王根本就不怕他。

但,燃燈道人相信,今天過後……就不一樣了。十殿閻羅將會看見地藏王,便嚇得雙腿打顫。

地藏王接收到燃燈道人的傳音,向他看過去,深覺此刻燃燈道人的臉上得意的神色礙眼的很。

不就是三十箱寶物嗎?他至於那麼高興?把十殿閻羅的人欺負的有苦不能說,有冤不能申,很棒嗎?

說實在的,這丫的還是他地藏王的地盤呢!

他算不算幫着自家人,把自己家老底給端了?

不不不,不能這麼想。十殿閻羅可沒將他當成自己人。唉 自作孽不可活,倘若他前幾次來,他們能多少給他些寶物……

說不定他也不會帶着燃燈道人將地府掏空。

地藏王由是想着,沒有搭理燃燈道人,只是再次神色淡淡的轉向殿中央的三十箱寶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