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踏天的話落音,徐真便感受到一股信息鑽入腦海。

「天為陽,地為陰;天地一體,陰陽同聚;陽為實,陰為虛,生死一朝,輪迴轉幻。生與死輪迴不止,天地生,陰陽死。架天地以橋樑,接生死以虛實,渡輪迴以無極,掌造化以百會,踏乾坤以崑崙。」

徐真沉浸在這段信息之中,似乎忘記了疼痛,忘記了身處何地。

「天地虛實,陰陽生死,輪迴造化。」

「百會?應該是指頭頂百會穴。崑崙?照這句話的意思,那應該是足部崑崙穴。這樣看的話,這位創法之人是將頭部看做陽,足部視作陰。

正所謂:頭頂一團陽氣,腳下一座崑崙。

所謂的凝聚天地橋,就是連接百會與崑崙,在身體之中凝聚出陰陽生死,天地虛實相結合的靈氣橋樑。」

【宿主成功領悟神通,獲取天地橋凝聚之法,宿主是否開始凝聚天地橋?】

無限此時此刻突然顯示的提示,對於徐真而言,真乃雪中送炭。

「凝聚。」

徐真原以為不知道要耗費多少時間心力,還不一定能夠凝聚天地橋。但是此刻,徐真安下心來,全力釋放這自身能量,用以凝聚天地橋。

天地橋,並非實物,而是一種虛無縹緲的無形之力。

這股力量存在於修鍊者的身軀之中,崑崙為地,百會為天,二者相通,架起一座遙相呼應從而感應天地之力的無形道路。

這條無形道路的形成則預示著修鍊者從此能夠將天地之力引入自身,化為己用,擁有常人不可能擁有的神通之力。這般狀態,便如同初入淬體一般,可以說是一種讓人從頭修鍊的靈法。

而此刻的徐真正處在構建這座天地橋的過程當中,他雙目微閉,呼吸均勻,吐納之間,似乎要將自身融入天地之間,感應那冥冥之中的天地之力。所幸,他藉著無限之力,已有所悟,幾乎是在片刻之後,心神沉浸之中,感應到了那種奇妙的感覺。

隨後,他的靈海之中,一團灰濛濛的氣團如同雲霧一般,上下翻滾,縈繞在華夏小世界的上空。突然,一股詭異的能量從其體內四面八方湧入到了靈海之中。這股能量虛虛實實,形態變幻不斷,赫然正是徐真凝練的華夏小世界所產生的能量。

此能量一接觸到那團灰濛濛的氣團,彷彿水入大海一般,頃刻融成一團,不斷地壯大著氣團。

而氣團吸納了這股能量,頓時原本灰濛濛的顏色,竟是緩緩地變化成淡青之色。在淡青之色的氣團之中,一道彷彿有形的光柱隨之而生。這光柱通體銀亮,散發着詭異難辨的氣息,竟以一種奇怪的遞增狀態,慢慢地延伸開來。所過之處,徐真的血肉骨骼經脈均好像不存在一般,一路暢通無阻地向著徐真的頭頂百會以及腳步崑崙而去。

隨着這道光柱的蔓延之勢,徐真的身軀不禁微微顫動起來。他的周圍更是有着肉眼看之不見的點點光華閃動,仿似漫天繁星一般。

華夏小世界成了連接百會與崑崙的橋樑橋墩,陰陽二氣幻化的天地,更是直接代替了陰陽生死,在徐真的身體之中構建出了一座虛幻的光影橋樑。

而隨着這道光影橋樑的形成,徐真赫然發現,華夏小世界似乎變的厚重了幾分,彷彿有着某種力量在星球之中誕生了。

也是隨着光影橋樑的凝聚成功,他的周身縈繞着點點光華,從頭頂、從皮表、從身體各處,一點點地沒入他的身軀之中。這些光華沒入他的身軀之後,竟好像被什麼吸引一般,飛快地向著他的順應天地橋,向著頭頂與腳底兩處之地而去。

然後,詭異地附着在兩道穴位之上,不斷強化著光影橋樑,讓整座光影橋樑看起來更加凝實。

這般過程持續了多久,徐真也無法確定。但是在他的眼中,體內這座橋已經真正的架通起來,連接天地,通曉陰陽。

【宿主成功凝聚出天地橋,華夏小世界受神通影響,開始進入第一此升級階段,請宿主提供元素祖靈作為華夏小世界星核。】

【系統無法獲取元素祖靈,華夏小世界升級擱淺。請宿主獲取元素祖靈,用以升級華夏小世界。】

「嗯?華夏小世界要升級?不會孕育出生命出來吧?可惜元素祖靈的合成靈珠,我現在只有暗靈珠,只能等晉級戰魂之後,開啟靈魂兌換功能了。」

華夏小世界的插曲並沒有打亂徐真的節奏,既然天地橋已經凝聚成功,徐真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始尋找精神力與靈氣的平衡。

「我倒要看看,這天地橋如何助我。」

徐真的精神力從腦海釋放而出,過陽橋入陰橋,他的靈氣從靈海而出,走天橋踏地橋,二者在神靈磨盤中相遇,融合在一起。但正是這融合的一剎那,徐真的身體微微一震,猛然望着神靈磨盤中的靈液,愣住了。

「好強的力量。」

倒不是徐真誇張,因為此刻的徐真只是精神力微微感受着那些神靈力,他的精神力就瞬間被神靈力震的潰散。

「可以感受到了。」

精神力雖然被震散,但是徐真卻是激動非常。能夠感受到神靈力的存在,那就意味着他要找的平衡就快領悟成功了。

精神力無形,卻在走過天地橋的過程中,凝聚實體,彷彿有了生命。靈氣有形,也在度過天地橋時與精神力遙相呼應,虛實之間,隨着精神力的轉變而轉變。二者在磨盤的連接之處相遇,融合,凝液,散發靈華。

【宿主成功感悟精神力與靈氣的平衡之力,獲得神靈力。】

轟!

神靈空間陡然捲起一道風卷,從神靈磨盤中席捲著整個空間。徐真站在磨盤的旁邊,成了這風卷的締造者,無盡的力量從他的體內沖入磨盤,再從神靈磨盤反饋回身體靈海,隨後順應天地橋進入到華夏小世界中,形成了一片新的靈海。

徐真仰首吐息,難以言表的舒爽蔓延周身。

咔咔咔咔咔咔!

像是雨後的春筍,衝破了筍衣,他的力量節節攀升。三十龍,三十五龍,四十龍,四十五龍,直到五十龍的力量,徐真的氣息才緩緩停下。

純力量,純肉身。

五十龍的狂戰師,前無古人。

「哇!主人,你真的凝聚了天地橋。」

九兒異常興奮。

踏天也是十分震驚,沒想到短短几天,徐真真的可以凝聚出天地橋。這樣的速度,就是放在他那個時代,也足以傲視群雄。

徐真也是激動不已,緊握著雙拳,朝着虛空擊打了幾拳,強猛的力量差點把空氣給打死,發出一聲聲的氣爆之聲。

「爽。」

徐真脫口一聲,旋即問道:「踏天,九兒,我該如何獲得那神靈符文?」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長老級人物?!

那豈不就是天人級強者了嗎?!

胖子臉部驚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來迎接他們的居然是天人級強者,寒宗這也太給力了吧!

「死胖子,你還有沒有什麼要問的,別到時候因為你的無知觸犯了強者,把我們一起牽連了。」錢芊芊呵斥道。

……

《蓋世殺神》第699章今晚沒時間! 「哥,怎麼這麼慢,該不會是腎虛加心虛都不敢來了吧?」迎面,齊墨晨邪氣的倚在牆壁上,弔兒郎當的睨著他的方向。

齊墨川眸色淡淡的走進了VIP包間。

頎長的身形與齊墨晨一般無二,哥兩個無論從長相到身高,如果不是特別熟悉他們的人,絕對分不清哪個是哪個。

可明明一樣的身高,齊墨川就這樣走進來,齊墨晨莫名的就有了一種壓迫感。

而且,他挑釁的來了那麼一句,但是到了齊墨川那裡,彷彿一拳頭打在了棉花團上一樣,居然激不起半點迴響。

齊墨川眼尾都未挑,漫不經心的換上了對打服,便站在了場地中間。

那清冷的面容讓齊墨晨莫名的打了一個寒顫,「哥,你……你是不是有……有什麼事?」

至於齊墨川有什麼事,齊墨晨一時間真想不出來。

但是到了這會子,腦子裡閃過齊墨川把他發配去非洲的事情,一時間就覺得不對勁。

「出手吧。」齊墨川淡淡的,一雙眉眼落在齊墨晨身上的時候,越發的深邃,幽深,讓齊墨晨心尖尖都在發顫了。

「哥……」

「動手。」齊墨川低聲一喝,這一次,也不等齊墨晨出手了,一掌就揮了過去。

那掌風凌厲的讓齊墨晨不由得後退了一步,可哪怕是後退了,也沒有避開齊墨川兇狠的一掌。

「嘭」的一聲悶響,齊墨晨只覺得喉中一片腥咸,「哥,你……」

這出手之狠,如果不是他知道這人是他哥齊墨川,怎麼就覺得這是要殺他的殺手呢。

這一掌,齊墨川絕對用了十成十的力氣,恨不得把他打殘了一樣。

「動手。」齊墨川根本不理會齊墨晨眼底里的異樣,緊接著又一掌揮了過去,齊墨晨臉色一白,這一次,躲的特別快。

「哥,你瘋了?好歹我是你弟。」

「呃,假打有意思?」齊墨川眸色微涼,冷冷的睨著齊墨晨。

「是……是沒意思,來吧,接招。」齊墨晨一咬牙,咽下喉間那種腥鹹的感覺,一腿掃向齊墨川。

兄弟兩個打起來了。

齊墨川狠,齊墨晨也不敢馬虎了,只得全神貫注的對上齊墨川。

原本就是想要活動活動筋骨,鍛煉鍛煉身體的。

結果,完全出齊墨晨所料。

直到他再也打不動了,齊墨川才住手的。

挨了齊墨川的最後一拳,齊墨晨整個人直接四仰八叉的躺到了對打台上。

雖然沒吐血,可是只覺得再不躺下,他就要散架了。

疼。

哪都疼。

這哪裡是來對打健身的,齊墨川這根本就是要殺了他一樣。

氣喘吁吁的躺在那裡,「哥,你到底怎麼了?」到了這會子,聯繫他被發配非洲的事情,齊墨晨要是再沒點感覺,他也不用叫齊墨晨了。

齊墨川淡冷的站在那裡,居高臨下的看著齊墨晨,「出去好好拍戲,我這裡也耳根子清靜一些,對了,別有事沒事打電話回來叨擾,嗯,走了。」

齊墨川說完,便脫下了對打服,一身筆挺的轉身真的要離開了。

齊墨晨瞪著齊墨川的背影,氣不打一處來,這平白的就挨了打,憑什麼只比他早生幾分鐘,就可以這麼打他呢,一個鯉魚打挺,齊墨晨忽而起身,隨即,不客氣的一腳踹過去。

不想,齊墨川彷彿身後長眼睛了似的,身形一側,輕巧的避過,然後,背對著齊墨晨,淡清清的道:「我看腎虛的是你。」而不是他,這小子就欠扁,再讓他有所察覺,他見一次打一次,就算是他弟,也不行。

齊墨晨一個踉蹌,然後再度倒地,「變態,齊墨川你就是一變態。」粗喘著,他看著齊墨川的背影,居然對齊墨川半點辦法都沒有。

「沒事多健健身,多練練,否則,下次還是我的手下敗將。」

不止是打架輸給他,女人自然也是輸給他的。

蘇小荷,已經是他的妻子了。

從前的事,他便當做什麼也不知道,至於以後的事,他這個弟弟休想再靠近蘇小荷。

就算是嫂子小叔子的關係,也不許靠近。

凡事,有他在呢。

齊墨晨眸色微眯的眼睜睜的看著齊墨川離開了,眉頭深擰,若有所思。

齊墨川的所為,還有他剛剛說出來的話語,每一句都讓他不得不深思。

輕輕的閉了眼睛,齊墨晨是前所未有的煩躁。

齊墨川離開了零點,邁巴赫第一次開得慢慢的,慢的彷彿成了大路上的一個件展覽品,所經,任由路過的人不住的觀賞著。

T市這樣的一線城市豪車很多,但是象齊墨川這樣經過改裝的頂配邁巴赫,還真是少見。

拉風的就成了大馬路上的一道風景。

蘇小荷不愛他,蘇小荷愛的應該是齊墨晨。

一想到這個,他就煩躁。

可,她早就是他的女人是他的妻子了,甚至於還給她生了厲天昊那麼可愛的兒子。

想到這裡,齊墨川的怨念這才悄解了些微。

不愛就追唄,追到她愛上他為止。

他就不信,從來都是讓女人趨之若鷺的他,就收不了蘇小荷的心。

視線掃過車前,一家花店正好落入眸中。

齊墨川直接把車駛到了花店前,停下,他才一下車,花店的老闆娘就迎上來了。

那車太拉風了。

還有這男人,舉手投足間的尊貴氣質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先生,請問需要什麼花?」

「玫瑰。」齊墨川沉吟了一下,還是選擇了玫瑰,雖然男人送女人玫瑰有點俗氣,可女人最喜歡的就是玫瑰吧。

站在這裡的這一刻,他才發現,這好象是他第一次親自買花,而且還是給一個女人買花。

「先生是要送……送女朋友的吧,多少支?」

「99支。」

「好咧,我這就給您包裝,保證包裝的漂漂亮亮的。」老闆娘殷勤的開始包裝花了。

也沒問齊墨川要什麼顏色,直接就選了最貴的彩虹玫瑰,齊墨川安靜的等在那裡,可哪怕他不說話的就往那一站,都能感覺到那種與生俱來的矜貴。

很惑人。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最後馬丁直接打暈了失去理智的荷,班長和體育委員去處理掩埋屍體。賽娜蹲在溪水邊,清洗自己的身上血跡,如果條件允許的話她有點想直接把衣服脫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