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車門打開了,秦義一手拉着唐佳佳,一手拉着小念走了出去。

封平已經氣化,雖然完全察覺不到他的存在,但秦義知道,他就在附近。

打車之後,秦義三人來到了一處荒涼之所。那裏有一個小土堆,完全看不出是墳墓,但裏面埋着的就是唐佳佳父母的屍骨。當時老闆唯一的人性就是,在唐佳佳父親死後將他和已死的妻子埋在了一起。

這裏已經長了一些雜草,那場事故過後,警方到如今還在追查逃逸者,而唐佳佳的父母找已經無人理會了。這裏幾乎沒有人會來往,來的人也許怎麼也想不到,在那處不起眼的土堆下,埋着兩個人的屍骨吧。

感物傷懷,唐佳佳來到了這裏之後,眼淚就忍不住了。

如此敷衍,兩位老人在泉下可安?

唐佳佳哇的一聲便撲到秦義懷中哭了起來。

封平的身形忽然顯現了出來。

望着眼前的小土堆,他的目光十分冰冷,忽然他轉過頭對秦義說道:「我讓神風局的人將他們的屍骨轉移到他們的家鄉埋葬,到時候你們再來祭拜吧。」

……

這是一次失敗的旅程,剛下車不久,秦義幾人便再度踏上了回到平城的高鐵。

上車之後,唐佳佳依然在小聲啜泣著。秦義不說話,只是緊緊抱着她。

唯一能夠安慰的便是,那個老闆已經死了,死得很慘。而且秦義知道,老闆死後,那家電子廠就倒閉了,然後神風局暗中派人將之收購,還補發了老闆拖欠工人的上千萬工資。

……

半個月以後,秦義和唐佳佳兩人再次回到了南城,秦小念沒有過來。

唐佳佳父母的屍骨已經被轉移到了他們的家鄉。其實說是家鄉,那不過是一處環境清幽的野外,四周還有一間破敗的房子。

令人感傷的是,唐佳佳的父母並沒有家鄉。他們成家之後,便在那間老房子生活,後來因為政府援助才住上了南城郊區的房子。

如今那裏已經修了新暮。原本這是不合法的,不過在神風局的影響下,這座墳墓依然修了起來。

墓碑上,刻着唐佳佳父母的名字。父親叫做李山一,母親叫做袁愛。

墳墓是新修的,沒有一絲雜草,而且還是選在這對夫婦當初結婚後生活的地方。兩位老人如今應該能夠入土為安了。

來到墓前,唐佳佳落着淚,而後跪在了墓碑前。

「爸……媽……」唐佳佳的聲音很嘶啞,情到傷時甚至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唐佳佳嗚咽著,將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全都說了出來。而如今,唐佳佳過得很好。兩位老人泉下有知,也能含笑九泉了。

說完之後,唐佳佳怔怔地看着墓碑,又哭了。

這時,一隻手落在了她的肩頭,而後秦義便拉着她的手跪了下來。

「秦義……」

唐佳佳看着他,忽然撲到了他的懷裏哭了。

「伯父,伯母,你們放心吧。佳佳現在很好,而害你們的人已經被我殺了。」

「我是秦義,是佳佳的丈夫,儘管還很年輕,但我會呵護她一輩子的。」

「你們在泉下不必擔心,這裏很好,佳佳很幸福。」

「你們安心去吧,一切有我。」

秦義拉着唐佳佳起身。

唐佳佳的眼淚滑落臉頰,秦義為她擦拭著,忽然說道:「佳佳,我們結婚吧。」

唐佳佳的嬌軀猛然一震。

她捂著嘴,眼淚如同決堤一般滑落。她抽泣著,秦義將她攬入懷中。

唐佳佳靠着秦義的胸膛,這一刻她感覺是如此的幸福。

……

封平隱藏在空氣當中,忽然有些煩躁的撓了撓頭。

「結婚結婚,結個鬼啊!你們年齡還沒到,這下子肯定又要來麻煩我。」

「而且,你結婚了,你爽了,可是月兒怎麼辦?難不成你要拋棄她?」

「草!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男人,腳踏兩隻船就算了,竟然絲毫沒有愧疚感!」

「媽蛋,如果不是神風局需要你,月兒需要你,我真想一巴掌把你拍死。」

「算了,老子不打算對月兒隱瞞了。到時候怎麼辦,你這小子看着辦吧!」

「該死的渣男!」 第1557章

慕安安被捂住嘴的下一秒,便躬起膝蓋朝對方要害用力一擊,擊的對方悶哼一聲,直接鬆開她。

慕安安趁機準備先閃。

結果對方又扣住她手腕,慕安安準備來一個過肩摔時,對方趕忙說了一句,「安姐,別!」

慕安安一聽這個聲音,當即停了腳步,眉頭皺起,當即回頭。

便見一一米八的男生就站在背後,低著頭,一手抓著她的手臂,另一隻手撐著牆壁,微微彎著腰,很痛苦難受的樣子。

這邊光線太弱,慕安安這眼睛壓根就看不清對方的樣子。

只能憑藉剛才的聲音,以及這大概的身形輪廓,不確定的問一句,「霍顯?」

對方一直低著頭,細長的手貼在牆壁上,手指微微彎起,帶著兩根手骨凸起。

「對。」他說,可聲音是超級隱忍的那種。

慕安安很清楚,自己下手力道有多重。

看著霍顯這樣子,倒是覺得還行,就是這聲音,太過痛苦壓抑。

慕安安有些不好意思,「你沒事吧?」

對方沒回答。

慕安安又說,「就是,你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我背後?還有,你不是一直跟艾麗莎阿姨在A國嗎,怎麼突然回來?回來還沒跟我說。」

慕安安說這麼多,只是不好意思,同時表達一下,自己真不是故意的。

任誰被跟蹤,肯定會反擊的。

而慕安安說這麼多,霍顯依舊沒反應,慕安安又忍不住問一句,「要不,我送你去醫院?」

「不,不用。」霍顯忙伸手阻止。

終於鬆了按在牆壁上的手,握成拳頭放在唇上,深呼吸一口氣,站直了身體,「我沒事。」

慕安安還是有擔憂。

霍顯說,「這個事情不好說,你睜眼瞎,在這個地方也看不到什麼,我們先出去再說。」

霍顯說著,便朝四周看了看,隨後拉著慕安安的手朝盡頭光亮的地方走去。

慕安安畢竟誤傷了人,此時也不好多說什麼。

就跟著霍顯走出這塊地方,隨後從學校側門走了出去。

學校附近晚上都是商店,很熱鬧。

霍顯帶著慕安安走到學校外圍比較遠的地方,找了一家人挺少的咖啡店。

兩個人坐在店面二樓位子。

慕安安看著霍顯臉有點白,忍不住又問,「要不,我們先去醫院?萬一有什麼……影響後代一事。」

「醫院就不用了。」霍顯說的很直接,可說完之後,眸光突然一轉,

「不過,估計挺嚴重的,我媽一直給我相親,萬一日後影響後代……」

「所以要去醫院啊。」慕安安說,

「這種事去醫院也沒用,影響就影響了。」霍顯義正言辭,「這一點,你要賠我。」

「我賠?」

霍顯點頭,「難道說,不是你弄的我……萬一我以後有什麼問題,你是不是要賠?」

「也沒什麼,就賠我一個孩子就可以。」霍顯接著又說,「?比如說,你生的第一個孩子,就跟我姓霍,叫我爸爸,這樣就可以,我就平衡了。」

慕安安聽了半天,聽到這句話,也算是明白過來,當即拿過沙發位子後面的抱枕,直接朝對面的悍婦哦先丟去。

「有毛病哦你。」慕安安罵,「我是醫生,還去精神病院實習過,有毛病我現在就給你送進去。」

說著,慕安安又想起來一個事,「我記得,這個精神病院最近開始有福利,帶一個病人進去200。走,我現在帶你進去,還有200可以拿。」

「你不是吧,你就為了那兩百,要把我送進去?」 南非是非洲經濟數一數二的國家,各種娛樂行業的發展不說有多先進,但是也引進了許多現代的娛樂模式。

帕尼到達南非的第二天。

靠近市中心的一家音樂工作室。

這是一家集音樂製作、錄音棚以及各類培訓為一體的對外開放的私人工作室。

也就是說,這間工作室——不對外開放。

作為環球唱片旗下的企業,林藝卯三人都算不得外人。

拋開克萊爾環球唱片大小姐的身份不談,林藝卯和帕尼及其所在的少女時代都是環球唱片簽下的藝人。

因此,他們輕鬆的要到了一間錄音棚。

……

……

「噔……」

「oppa,這就是你那首歌用的樂器嗎?」一架59鍵馬林巴琴旁,帕尼手持琴錘親親敲下一個鍵,清脆的聲音通過下方的圓柱形共鳴管傳出。

「嗯嗯。」林藝卯看著這隻好奇寶寶,無奈的招了招手:「快過來。」

這裡有很多非洲獨有的樂器是在韓國的錄音棚是看不到的,帕尼一到了這裡就東摸摸西碰碰,對這些東西好奇得不得了。

「哦莫!oppa,你看這個沙錘,上面的花紋好有意思!」帕尼舉起一個沙錘,看著上面奇特而神秘的花紋,晃了晃。

「沙沙~」

林藝卯:……

「那個,帕尼啊,我們準備開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