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轟的一聲,教學樓塌了!

“艹!”

我夫君是未來皇帝 ¤тtkan ¤c○

“哪個混蛋?”

“拆樓啊!”

崩塌的教學樓裏面,傳來一聲聲憤怒的咆哮,一個接着一個人影狼狽的衝出了廢墟的煙塵。

那是一個個學生,身穿特殊訓練服,本來正在上課,結果教學樓竟然莫名的崩塌了。

他們一個個面目陰沉,有的頭上還帶着全息設備,顯然是在上課,可結果大樓崩塌了。

柳塵聳聳肩,看着眼前崩塌的大樓裏面衝出來的一個個狼狽人影,都是軍事科的學員們。

這些人,無一例外,都顯得很狼狽,因爲他們正在虛擬網絡裏面上課,結果大樓塌陷了。

“是你打碎了大樓?”

“小子,你死定了!”

大家一出來,看到了站在這裏的柳塵,一個個臉色鐵青,差點氣炸了,真恨不得上來揍它一頓。

不過有幾個人幸災樂禍了,打碎了教學樓,這可是大新聞啊,柳塵肯定有的受了。

“來了來了!”

他們一個個面帶興奮,紛紛退到了一旁,看着遠處煙塵中,緩緩走出來的一道曼妙身影。

她,正是紫潼,一臉冰寒,兩隻紫色瞳孔不含一絲感情,冷冷的掃過崩塌的廢墟大樓。

紫潼先走到廢墟里面,一腳踢碎了前面一座巨大金屬廢墟牆壁,將裏面重創昏迷的青年挖出來一丟。

“嘶!”

“惡魔教員!”

大家一臉的懼怕表情,紛紛躲在一旁,不敢吭聲,讓柳塵很驚訝,這位紫潼教員很可怕嗎?

“是誰?”

只聽一聲冷喝傳來,紫潼冷冷的掃過衆人,最後目光落在了柳塵的身上,鎖定了他。

噠噠噠…

紫潼一步一步走來,面無表情,兩眼直中透着一股冰冷,讓人看着很不舒服,彷彿她沒有情感一樣。

她站在柳塵面前,一字一句問道:“是你打碎了教學樓?”

“不錯!”柳塵點點頭承認。

沒啥好掩飾的,是自己打碎的,自然承認,這點讓那些跑出廢墟的十幾二十個學員們一臉欽佩的表情。

“這小子,死定了,敢跟惡魔教員這樣說話。”一個青年學子冷笑,幸災樂禍。

“你們猜,他會得到什麼處罰?”一個學生悄悄問道。

大家紛紛暗暗交流起來,都開始猜測,對柳塵接下來會接受什麼樣的處罰產生了興趣。

“我打賭,他肯定被惡魔教員打殘了掛在懲罰石碑上面。”

一人開口,說出自己的猜測。

“我看,他一定會被惡魔教員一頓暴打。”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悄悄的交流,猜測紛紛,都不敢靠近,彷彿很害怕那位惡魔教員,紫潼。

“損壞學院教學樓,罰款10億!”

紫潼冷冷的說了句,將一張罰單扔給了柳塵,讓四周的人羣一臉呆滯,這就完了?

不,還沒完,只聽紫潼掃了柳塵一眼,淡漠道:“柳塵,入學第一天就毀壞公共財產,重傷同學,送你去太空禁閉室,關禁閉十天,你服不服?”

“嘶!”

“太空禁閉室?”

“嘿嘿,這小子,有的受了!”

這話一出,四周一羣學生倒吸一口冷氣,暗暗驚駭,一臉懼怕的表情,一個個同情的看着柳塵。

他們露出了憐憫的表情,個個幸災樂禍,柳塵被送入太空禁閉室,關禁閉十天,這簡直就是一種恐怖的處罰。

太空禁閉室,就是修建在太空上的一個個獨立禁閉倉,在那裏,沒有任何東西,只有冰冷的宇宙風吹過來,能夠凍死人。

“入學第一天,就這般狂了,難道不知道,軍事科是惡魔教員的天下,她說一不二?”

有人一臉嘲諷,看着柳塵被處罰,心裏爽極了。

“關禁閉?”柳塵看着紫潼,眉頭微微一蹙,問道:“少將閣下,我想問問,他,你怎麼處罰?”

柳塵指着那個昏迷的青年,剛剛就是他突然跑出來襲擊他,否則都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他全身上下,一百三十八根骨頭盡數碎裂,八級傷殘,你還沒做好賠償醫藥費的準備,至於處罰,他是不用受到處罰的。”

紫潼一字一句,冰冷淡漠,不含一絲情感。

是的,弱者,被他重傷了,八級傷殘,根本不需要處罰。

“現在,我帶你去太空關禁閉,十天後,放你出來,正常上課,月底開始第一次考覈!”

紫潼冷冷的說完,直接走上來,給柳塵戴上了一個金屬手銬,滋滋的電流聲傳來,讓他臉色微變。

這種手銬,竟然能夠封閉身體基因,無法發揮出一身力量,簡直就是一種折磨啊。

入學第一天,柳塵打碎教學樓,重創一名同學,被惡魔教員抓了,帶入太空關禁閉。

這下子,他算是徹底出名了。 所以,生日對於我來說,幾乎沒有特別的含義。

我乾咳一聲,面無表情道:「這個,你明白嗎?你要是實在不想去,我也不會勉強你,但是我希望你能祝福她一下。」

烽候 大王喃喃自語,莫名的傷感,「我的生日又是什麼時候?」

我:「……!!」

這突然而來的傷感是腫么回事!

大王您居然是這麼一個神經質的漢紙?!

您這麼磨磨唧唧,您以前到底是怎麼混上大王寶座的啊!!

剛開始見面時,您的那股殺伐果斷、鐵血手腕呢?

重生之鐵血嫡女:邪王毒妃 您的那股冷血嗜殺、高貴冷艷、狂拽酷炫、那股令人窒息的壓迫感呢?

當時您不是十足的霸氣嗎?

那眼神那語氣……簡直能叫我從噩夢中嚇醒好不好!

那時候的您可不是這麼神經質的好不好!

為毛您現在一下子就變成這個悲春傷秋的神經質漢紙了?!

這不科學,大王您真的只是失憶了嗎?您不是被什麼奇怪的東西附身了吧?!

等等!

大王問我他生日是什麼時候?

霸情悍將 摔!

我特么怎麼知道啊!

您出生的時候,我還不知道在哪兒呢!不對,您出生的時候,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都不知道在哪兒呢!

大王咬著竹籤,幽幽道:「好,我去,那你陪我一起去。」

去你妹啊!!

江家是什麼地方,我去個毛線啊!

去了說不定還會遇到丁青、丁皓!不去,堅決不去。

「……」我斟酌著用詞,語重心長啟發他道:「我不能什麼都幫你,你始終要靠自己的。只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的人,沒有人能一直陪著你的。你明不明白?」

總之,這段話雖然酸溜溜的,但是意思可以用兩字概括,那就是『沒門!』我才不會陪你一起去江家呢!

大王放下竹籤,也不吃麻辣燙了,轉戰小龍蝦,道:「那我也不去。」

摔!

勞資受不了了!

這一股『XX不去我也不去』的感覺是腫么回事?

大王您是這種隨別人的漢紙嗎?

還有,麻辣小龍蝦是我的最愛,你表吃!!你吃麻辣燙去!

等等,重點不是麻辣小龍蝦,是大王不去江若琳生日聚會了。

我乾咳一聲,喝了一口冰可樂,耐心道:「你這樣會越來越孤僻的,太內向了有時候可能會有點累。多與人交際一下,可能會好一點。我帶你去參加若琳同學的生日聚會好了,不過你明天要去問問她同不同意我也參加她的聚會。」

麻蛋!

勞資輸了!好好好!勞資陪你去!

為了讓大王您深入了解人類,愛護人類,勞資就犧牲一天的時間,陪你參加她的聚會好了!只不過內心還有有點憤懣,大王您是那種離了家長就不知道怎麼做的小孩紙嗎?為毛要我也去參加那生日聚會啊啊啊!

大王:罒ω罒,我就知道以顏漠的性格(……)一定會陪我去的。

我:……

大王,您的眼神之後腫么回事?我怎麼覺得瘮得慌?!

轉眼間,就到了周六,也就是江若琳生日聚會的那天。

我和顏巴去江家,遠遠地就看到一間大廈。

我過去問門衛,「請問江家在那一層?怎麼走?」

還有,既然要舉辦生日聚會?為什麼不在酒店呢?為什麼要在家裡舉辦呢?地方夠嗎?

門衛:「這就是江家。」

我:……

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摔!

原來這座大廈就是江家的!

你們要那麼大的地方做什麼啊!裝修費不貴嗎?那麼大的地方,你們用得完嗎?你們到底是有多豪華啊!現在房價這麼貴,你們居然能在鬧市區買一棟大廈!

帶著大王進去的時候,我就後悔了……

大王:「這裡人好多,好無聊。」

人確實多。

畢竟是大家族二小姐的生日聚會嘛,該來的人會來,不該來的人也會來……

這不,就有幾個小女生嘰嘰喳喳。

那幾個小女生個個錦衣華服,露出白花花的胸脯肉,髮型也像是柳條兒一樣披散著,畫著精緻的妝容,一眼看過去,都是標緻的小美女們。

這些小美女們教養很好,說話聲音並不大,手腕上、脖子上都帶著價值不菲的飾品,隨著她們身形的微微異動,那些飾品折射著靡靡銀芒,發出悅耳的聲響。

小美女們在一旁竊竊私語。

「那個男孩紙是誰啊?是若琳的同學嗎?」

「當然是了,好像是若琳請他過來的。」

「這隨意的休閑裝穿在他身上好好看的說~」

我:……

人好看,穿什麼都好看!

姑娘們,你們三五紮堆湊在一起就是為了討論哪個男孩紙帥嗎?

!勞資和他站在一起半天了,你們這群小美女們連個小眼神都沒分給我,眼睛里都是大王這傢伙……我很心塞的好不好!!

不一會兒,一個膚白貌美大長腿的大美人下樓了。

這個大美人穿著古典旗袍,所以我看到她有一雙長長白白的大美腿,跟這位大美人比,那些小美女們胸前都不是兇器,只有這大美人胸前才是兇器!

我想,那種規模的兇器,男孩紙們估計有機會一定會繳械投降的!

我很給面子的看著她細細的柳腰和一對大長腿,臉上還是淡定無波。

這是藝術,藝術,這是美,我是在欣賞美。

我有一雙能發現美的眼神,所以我現在盯著大美人的美腿……

大王突然擋在我面前,小聲道:「你盯著人家的腿和胸,很不禮貌。還盯了那麼長時間。」

大王不滿的嘀咕:「你的眼睛要是能離開眼眶,大概是會吸在人家腿上吧。」

「噗……」一位小美女聽到大王這麼說,嘴裡的雞尾酒很不地道的噴出來了。

卧槽!

豬隊友啊,兄弟,你很影響我裝逼啊!

耽誤我裝逼,這是大罪,你能擔待的起嗎?

我淡定的站著,絲毫不感覺尷尬。

大王臉上很是憤慨,不滿意我的所作所為,不滿意我盯著大美人看,喋喋不休的說不許看了,有什麼好看的,你也是女孩紙,這樣看人家很失禮的。

我淡淡回了一句,「秀色可餐。」 師父在宴席上喝了杯酒便直接回道觀了,而我則被幾個熱心的村民灌的酩酊大醉,當場就伏在桌子上睡著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鬆軟的床上,而旁邊的一張床上躺著鼾聲震天的老村長。我這才想起之前喝多睡著了,應該是老村長把我扶回他家的。

老村長已經年近古稀,可他的身體十分硬朗。因為老伴過世的早,所以他和兒子兩個人相依為命,而他的兒子現在在外面工作,就他一個人在家。

我拍了拍因醉酒而疼痛的腦袋,輕輕的起床走了過去,把老村長那床掉在地上的被子撿起,重新幫他蓋了回去。然後躡手躡腳的走出了老村長的家。

我拿出手機一看,原來已經是凌晨兩點半了。我趕緊準備趕回道觀。現在已經從外地回來了,別人家我睡不著,還是睡自己的房間要舒服踏實一點。再說這麼晚沒回,師父也一定會擔心,所以我又加快了腳步。

快要回到道觀的時候,我遠遠的看見師父的房間仍然燈火通明。「師父這麼晚了都還沒有休息嗎?難道是擔心我嗎?」想到這裡,我激動的朝道觀跑去。

「王老,這事就拜託你了。」一個渾厚帶著磁性的聲音從師父的房間傳了出來。

「嗯嗯,你放心吧!這事包在我身上了。請轉告你們族長,我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找到水靈丹救他的。」師父年邁蒼老的聲音也跟著傳了出來。

「族長?哪個族長?水靈丹?那又是什麼東西啊?」我帶著滿腹狐疑悄悄地蹲在師父房間的窗檯下,仔細的聽著師父和那個神秘人的談話。

「族長中的是五毒屍油降,我們已經從南洋請了好幾十個降頭師,他們都紛紛表示這種降頭沒辦法解,除非找到傳說中的水靈丹。可水靈丹哪有這麼容易找啊!所以我這才來找王老您了,希望王老可以看在三十年前那件事情的份上,一定無論如何都要找到水靈丹。」那個神秘人焦急的說道。

師父先是笑了笑,然後點了點頭:「原來他還記得三十年前的那件事啊?嗯!記性可真好呢!放心好了,我一定說到做到。」

我悄悄地站起朝窗戶的縫往屋裡瞧去,一個穿著黑色緊身衣的男子正坐在師父旁邊,只是他的臉上居然帶著一張神秘花紋的面具,看不清楚他的臉。但那個面具在燈光下散發出金屬光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