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逍遙無心擔心的說道。

「這個是肯定的,弄出來這麼打大的動靜,不被發現才奇怪呢!」

趙庸肯定的說道,能如果真是有人在這裡存在,那就說明不是一般的人物,青兒施展那綠色纏綿所發出的精神力是那麼的明顯,不被發現那就奇了怪了,估計在他們沒有來到這裡之前,就已經被發現了,只是為了生存的希望,趙庸也沒考慮那麼多。

「那我們怎麼辦?還要繼續進去嗎?」

逍遙無心問道,現在這個雲少這邊人數多,藤橋也是他想法弄出來的,他也是知道了木子的實力,所以他也得徵求這雲少的意見,更何況他們也是以雲少為主的,這點他也是看得出來的。

「費了那麼大的勁,你真以為只是來看熱鬧的嗎?發現就發現,我們現在還有退路嗎?」

趙庸有些不客氣的說道。

三天的時限就快到了,回去也是死路一條,往前走雖然有危險,但大不了也是一死,可是未知的事情誰能說的清楚呢?弄不好會出現轉機也說不定。


「呵呵。」逍遙無心尷尬的一笑,對趙庸的話也沒有生氣,要不是和他們臨時組隊,他們兩個也早就消失了,能活到現在也是賺到的,「好,就聽雲少兄弟的!」

「好,大家進去的時候多注意一點,如果能不與之為敵就盡量不要和他們起衝突,我們是來試著求生的,不是進來找死的,沒有我的允許不準擅自對他們出手。」

青兒、寒凝雪以及仙兒點點頭,算是同意了趙庸的意見,她們也是明白,能在這裡生存下來的,絕非一般人,而且還在人家的地盤上,和他們為敵那和找死差不多。

「雲少兄弟放心吧,你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

逍遙無心也是趕緊表態。

「那好,我在最前面,木子殿後,小寒和小光注意右側,逍遙兄弟你們注意左側,保持隊形!」

趙庸說完就率先向絕魂之域深處走去,青兒殿後,寒凝雪和仙兒在右,逍遙無心和逍遙遊在左,悄悄的向深處進發了。 趙庸等人一路挺進,一路上也是暢通無阻,沒看見人影,也沒再聽見人聲,這讓他們感到很是奇怪。

按理說,能在這裡生存的人絕不是什麼普通的人物,他們還是弄出了很大的動靜撘成了藤橋,他們不可能沒有察覺,估計他們沒通過藤橋之前就已經被發現了,可是他們竟然對他們這些「入侵者」不攔不阻的,著實讓人感到奇怪。

「雲少兄弟,先前是不是我們聽錯了?」

逍遙無心也是懷疑先前他們是不是出現了幻聽。

「我們沒聽錯,這裡是有人,而且還不止一人!」

趙庸突然感覺到了自己的周邊十數個微弱的氣息,不過這些氣息很奇怪,它不像逍遙無心這樣的外界的修鍊者的氣息那麼的混沌,相比較而言要比他們也純凈上很多,而且還帶有一些陰柔的特性。

可是和自己的靈氣相比,卻又不如,可以說這裡的人所透露出來的靈氣的氣息介乎於兩者之間,也介乎於正與邪之間,如果不是自己的靈氣較為特殊,估計也是察覺不到這些微弱的氣息,幾人當中,估計也只有青兒和自己能夠察覺到了。

「嗯,這些人隱藏的夠深,看來我們也已經進入他們的包圍了,在我們的周圍至少有十數人!」

青兒自從在聖域之林開啟了木靈體之後,她對外界的感知的靈敏度也大大的提高了,先前她還沒有刻意的注意身周的氣息,經趙庸那麼一提醒,她也是在周圍察覺到了十數個極其微弱的氣息。

「咯咯咯……」

青兒的話音剛落,一陣銀鈴般的嬌笑聲突然在他們的周圍響起,隨著笑聲,十數道俏麗的人影也在他們的周圍顯現了出來。

「各位前輩,我等本無意打擾,一時在此迷途,無意間闖了進來,如有衝撞,還請見諒!」

趙庸見他們現身,也是先以禮相見,以他們的實力本可以在他們過藤橋的時候來個半路截殺,估計他們早就葬身澗底了,他們沒有那麼做,看來對他們也是沒有太大的敵意。

「前輩?咯咯咯……」聽到趙庸的一聲前輩的稱呼,那些女孩子頓時都笑彎了腰。

「這位小哥,你說的可是真好笑啊?我們就長的那麼老嗎?咯咯咯……」


其中的一個尤物一般的女孩子瞬間就到了趙庸的面前,風情萬種、嬌羞無限的看著趙庸,一句話說完就又俏笑了起來。

「神戰靈者中階!」

趙庸也是大吃了一驚,看起來這個女孩子和青兒的年齡也差不多,可是實力卻是如此的恐怖,而且她的速度就是讓擁有疾風訣的自己也是感到吃驚。

這個女孩子的這一手,讓其他的人也是感到了一種巨大的壓力,就是這些人不偷偷摸摸的隱藏,光明正大的對他們出手,他們也不是一合之將。

「嗯,你們這幾個人還真不簡單,竟然能夠到達這個地方,還能發現我們,我們很喜歡!」

那女孩子說著就向趙庸靠了過來,想要攀住他的肩頭,趙庸腳下一錯,閃了開來。

「咦!有意思!」

那女孩子也沒有想到面前的這個年輕人竟然能夠閃開她的一抓,雖然她沒有盡全力,也能夠看出此人的步法的精妙。

「媚梅,域主可說了,這個小鮮肉要留給她的,你要是把他上手了,小心域主扒了你的皮哦!」

「媚香,你是不是眼饞啊,要不你也選一個?」

那叫做媚梅的女孩子對著剛才譏笑她的令一個女孩子狐媚的說道。

「哼,別以為我看不出來,除了你面前的這小子,其他的幾個不是太老就是美女,你讓我們這些姐妹如何去選啊?」

趙庸聞言頓時也是汗顏了,靠,這都是什麼人啊,比男人還**,到現在他也沒看到一個男人,難不成這裡是一個女兒國?不,準確的說是女狼國,還是**的那種,關鍵一個個的還是女神級別的**!

他更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給青兒她們施展的幻咒魔法竟然也被她們給識破了,她們是女兒身的事實也是無法隱藏了。

青兒、仙兒也是一臉厭惡的看著周圍的女孩子,要說寒凝雪就夠可以的了,沒想到她們的臉皮比之寒凝雪還要厚,竟然當著眾人的面選男人,還說出那麼不要臉的話。

寒凝雪的臉上也是看不出是什麼表情,她能夠看出這些女子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的放蕩不羈,看似真相的表面之下,往往隱藏著其他的目的,因為自己以前也是這麼做的。

逍遙無心和逍遙遊卻是鬆了一口氣,這些人能在這裡生存,那麼他們也應該沒問題,雖然現在還沒搞清楚狀況,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似乎沒有什麼生命的危險了。

「各位大美女,實在是不好意思,我想見一見你們域主,不知道方便嗎?」

趙庸聽了這半天也是聽明白了,這些女狼根本就是小卒,這裡當家的應該是她們所說的那什麼域主了,僅僅是域卒實力都那麼的強橫,那域主該是多麼的恐怖啊?

「方便啊,太方便了,看來這位小哥眼光不錯啊,直接的就找上域主了,哎,還是我們沒這個福分吶!」

媚梅眼波流轉,顧盼生情,勾魂攝魄的目光也讓趙庸的心神一陣蕩漾,就那麼的一瞬間,要不是眉心藍炎的猛然間的跳動,他差點迷失在她那眼波流光之中!

「我是有事相求於域主,非分之事絕不敢想,還請給位美女帶路吧!」

趙庸穩穩心神說道,要在這裡躲過三天的時限,看來也只有求助於她們所說的域主了,他可不認為這些女孩子能生存在這裡,他們幾個人就能生存在這裡。

一是實力的差距,和她們相差實在是太懸殊了,二是也不知道這些都是什麼人,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秘法可以讓他們能生存在這裡,總之,他們是有活下來希望,但是在一切還沒有搞清楚之前,他們還是站在鬼門關前的。

媚梅皺了皺眉頭,心裡也是很是訝然,他竟然能夠抵抗自己的媚魂攝魄,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而且他還是一個實力比自己低出一大階的人。 「咯咯……」媚香看著媚梅笑了起來,「吃癟了吧!早就不要你丟人現眼,你偏不信!」

「死妮子,要不你來試試?」

媚梅受到媚香的嘲笑並不生氣,而是鼓動著媚香去試試。

「算了,我有自知之明,我們還是帶他們去見域主吧!」

趙庸等人也是一頭霧水,這是唱的哪出啊?試他們面對美女的定力還是其他的?

「哼,就你會做好人!」媚梅白了媚香一眼,然後轉身對著趙庸等人說道,「你們跟我來吧,不過千萬不要有什麼想跑壞心思,不然我們可誰都救不了你們!」

「各位美女請放心,這裡景好人美,我想留下來還來不及呢,怎麼會跑呢?」

趙庸嘻嘻哈哈的和媚梅說笑著,看來這些漂亮的女孩子對他們也沒有什麼敵意,他們也不能跑,就是再快能快過這些妖孽一般的小妞嗎?更何況三天的時限快到了,就算能跑掉也跑不過死神,他們只能老老實實的跟她們走了,至於為什麼那域主要見他們,也只有見了才能知道。

「小哥嘴甜,我喜歡!」

媚梅說著想趙庸拋了一個媚眼,就轉身帶著眾人向著更深處走去。

「這都是什麼人啊?那麼不要臉!」

青兒氣嘟嘟的說道,這些女孩子看起來那麼的漂亮,可是怎麼那麼的厚臉皮,在那麼多人的面前竟然公然的調戲趙庸。

「哼,這下可稱了某些傢伙的心意了!」

仙兒白了白趙庸說道。

「恐怕不會那麼的簡單,其實她們也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個樣子!」

寒凝雪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覺得這些女子好熟悉,可是她確確實實並沒有見過她們。

「雲少兄弟,你們隱藏的可夠深的啊!」

逍遙無心說道,其實先前的種種跡象他就應該想到了,那木子,小寒以及小光是女兒之身,可是但從外貌和舉止上怎麼看也不像是女人。

「呵呵,事出有因,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還是擔心下以後吧!」

趙庸也不想作過多的解釋,其實這個時候也沒有必要解釋了。

那媚梅帶著眾人一路走去,趙庸等人發現,在林木的掩映當中,有不少建築精美的宮殿,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其間青石小路相連,路兩旁各種花草爭奇鬥豔,芳香撲鼻,穿行於其間,他們彷彿進入了古代的園林,一時之間他們彷彿忘記了身在絕魂之域!

「好美啊!」青兒的眼睛感覺都看不過來了,「要是我們能生活在這樣的地方,那該多好啊!」

「稟告域主,人已經帶到!」

說話間,眾人來到一座高大巍峨的宮殿之前,媚梅上前大聲稟告。

「嗯,讓他們進來吧!」

一聲充滿無盡柔媚的聲音從宮殿內傳了出來,趙庸等人頓時都覺得意識一陣迷糊,渾身也變得酥麻麻的,就像周身被過電了一樣,趙庸眉心的藍炎也開始緩慢而有力的跳動了起來,隨著藍炎的跳動,趙庸心中那股奇怪的感覺頓時也消失了。


「小哥,請進吧!」

媚梅做出一個請進的手勢說道。

趙庸正要舉步進入,卻發現除了寒凝雪之外,青兒、仙兒和逍遙二人都痴獃呆的站在那裡不動了,就是看起來稍顯正常的寒凝雪也是額頭上布滿了細密的汗珠,臉色通紅,彷彿在忍受著巨大的痛苦一般。

「你們怎麼了?」趙庸奇怪的看著他們問道。

「快給他們解圍,讓他們清醒過來!」

寒凝雪低聲的說道,她也沒有想到這世上還有那麼厲害的魅惑之法,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就讓她難以自制,輕飄飄的一句話就讓她幾乎拼盡了全力去抵抗,雖然她不知道趙庸怎麼能扛得住,但是她知道趙庸肯定有什麼特別之處。

她本來就是擅長魅惑之術,所以還有點抗性,但是青兒和仙兒以及逍遙二人就不一樣了,如果不讓他們趕快清醒過來,時間一長,心智肯定受損。

趙庸聽到寒凝雪急切的語氣,也知道這情況對他們不利,心念一起,分出幾縷藍色的炎火分別點入幾人的眉心,隨即幾人有些獃滯的眼睛也慢慢的有了光彩,寒凝雪臉上的紅潮也褪了下去。

媚梅看著趙庸,心裡也是被震撼到了,域主的魅絕天下可是比她的媚魂攝魄厲害上不知道多少倍了,雖沒有全力施展,但是也不是什麼人都能抵抗得住的,要不是同修此類**,她們也是難以相抗,就是如此,她們也得運起心法相抗,以免心智受到衝擊。

可是她面前的這個小子不僅自己沒有受到影響,而且還不知道弄出了一個什麼東西,片刻之間就解除了域主的媚絕天下帶給其他人的影響,怪不得域主發現了這些人而沒有讓她們進行截殺,而是要把他們帶過來。

「咯咯咯……」一陣攝魂奪魄的魅笑之聲從宮殿里傳了出來,眾人的心隨著那笑聲心也是突突的直跳,「有意思,你們不進來,難道還要本域主親自出門去請嗎?」

趙庸聞言也是不敢怠慢了,率先向著宮殿內走去,其他人也是緊隨趙庸的身後進入了大殿,剛才那一恍惚間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剛才宮殿里傳出來的那句話他們可是聽得清清楚楚的。


趙庸等人進入到那宮殿之內,在宮殿是上方,一個高挑、體態豐盈的女子背對著他們而立,身上一襲薄紗,裡面的風光若隱若現,頭上雲髻高挽,整個人身上散發出一種妖魅的氣息。

「我等拜見域主!」

趙庸低下頭拱手施禮拜見,他覺得就是那背影多看一眼,內心就有一種難以抑制的原始衝動,他也是見過不少的美女了,身邊也是不缺少美女,可是像今天這樣的感覺還是第一次,這也太邪性了!

「小哥不必多禮,來者是客,只是希望小哥不要怪罪我們怠慢了就是!」

那被稱為域主的女子邊說邊轉過身來。

趙庸悄悄抬頭一看,頓時就覺得自己的鼻子中有熱乎乎的東西流了出來,他趕緊伸手抹了一把,靠!自己竟然流鼻血了! 那域主轉過身來,讓趙庸的鼻子里流出了熱乎乎的鼻血。

只見那域主身前的兩團高高聳起,就算是寒凝雪和這個域主的胸器相比也是得甘拜下風,一張精緻完美無瑕的臉上,帶著一抹邪性而且令人不能自控的魅笑,一雙妙目媚光四射,一個不經意的眼波流轉,就能讓人讀出萬種風情。

若是按容貌來說,這域主也不比趙庸身邊的女子高出多少,可是她身上的每一處似乎都能演繹出無盡的魅惑,撥動著人的每一根神經,消磨著男人的一點點的矜持和高傲,似乎能把一切都消融在她那無邊的春意里!

不僅是趙庸和逍遙二人,就是同為女兒身的青兒,寒凝雪以及仙兒,似乎都沉迷於那美色之中,一時間眼神和心智都有點迷離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