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一下張昊天用的力度相當的準,雖然是打在周瑩瑩的腦袋上的,但是真的受力的,卻是裏面的趙建波。

“行了,我最後警告你一次,要是再跟我來這些沒用的,就別怪我不客氣!”張昊天徹底沒了耐心,現在一門心思的就想趕緊解決了周瑩瑩現在的問題,這鬼上身的事兒,還是少來幾次比較好。

還有,張昊天也很好奇,這個周瑩瑩從前也是不可能這麼輕易被鬼上身的,最近這是怎麼了?

真不知道周瑩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不過,這之後還是趕緊想想辦法比較好,要是這麼下去,周瑩瑩的這個身體狀況,怕是要越來越糟糕了。

本來以爲那隻鬼會立刻從周瑩瑩身上離開的,畢竟剛纔張昊天拍的那兩下不是鬧着玩兒的,那隻鬼就算是再厲害,也肯定知道張昊天的本事了。

倘若要是繼續這麼抗爭下去的話,對他是絕對沒什麼好處的,所以要是聰敏的鬼,現在肯定也就已經老老實實的出來了,這明顯就是一個臺階了,要是不下來,後果真的不堪設想了。

趙建波也不傻,心裏簡單的盤算了兩下,最後還是決定再抗爭一下,畢竟自己的目的是要折騰周瑩瑩,要是就這麼被嚇唬走了,那還玩兒什麼?

眼看着張昊天還沒有最後下死手,趙建波乾脆微微一笑,趁着自己還能移動,帶着周瑩瑩就朝着那邊窗口的方向走了過去。

剛一到窗子邊上,趙建波順手打開了那扇窗子,之後轉過頭,怪異的看着張昊天,“就你覺得你自己厲害嗎?你想多了!我跟你浪費時間,不過就是想看看這個周瑩瑩到底有多少魅力,現在看來,還什麼魅力啊,這根本就是在浪費時間!”

張昊天眼看着這個傢伙的動作舉止,還有說出來的這些話,這一準兒就是趙建波了!

既然確定了是這個傢伙了,張昊天決定好好收拾收拾這個傢伙,畢竟之前他欺負了周瑩瑩那麼多次,這筆賬,怎麼也要算算了!

“呵呵,也還行,你直接說吧,你到底想要幹什麼?是不是又覺得沒意思,之後來找女人出氣了?我跟你說,就你這樣沒用的男人,早死也是對這個社會的貢獻,省的你活着讓更多的人不開心。”

張昊天也不客氣了,直接是有什麼說什麼,什麼難聽說什麼,這傢伙就是欠揍,三觀都明顯歪曲成這樣了,也不知道活着的時候是個什麼吊樣兒。

“哎呦喂,你居然敢跟我這麼說話?”趙建波也開始不樂意了,張昊天你雖然是厲害,但是也不是誰都能欺負的!別以爲自己真的就是軟柿子。

“呵呵,我不僅僅敢這麼跟你說話,我還敢收拾你,你信不信?”說着這話的時候,張昊天干脆快速的抽出那邊的柳枝,朝着趙建波的方向邁了兩步。

趙建波看了看張昊天,又看了看他手上的柳樹枝,這事兒基本上就已經很明顯了,這就是想要用這東西打自己啊!

“你還真是小看我啊,就用這麼一根小小的柳樹枝,真當我是外面新死的鬼啊!”

趙建波根本就不在乎,這東西確實是能打到鬼,但是這東西的效用也要看這棵樹的狀況,再加上鬼的狀況。

張昊天手上的這根,看起來並不是很粗,甚至還可以說是有些纖細了,這大概不是很多年的老樹,弄不好是一棵年頭不多的小樹苗,那這個東西基本上就是嚇唬人了。

還有,外面的新鬼才會害怕這種東西,老一些的鬼,全都有辦法躲開這種東西,真不知道張昊天是怎麼想的,竟然用這種東西來威脅自己這種鬼!

趙建波的臉上開始出現了不屑的神情,甚至根本就沒把張昊天放在眼裏。

張昊天也不在意,“這個,大概還真是不太行吧,不過呢,行還是不行,總是要試試看才能知道,不是嗎?”

實際上張昊天根本也就沒把趙建波放在眼裏,這傢伙不過就是一隻年頭多的鬼,再加上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怨氣,根本就不可怕!

這要是跟之前的自己掐起來,自己多少還能懼怕他一下,但是現在,自己已經不再是之前的自己了,還會懼怕這個傢伙?

眼看着到了周瑩瑩和趙建波的跟前,張昊天一柳條抽下去,趙建波快速的躲閃,只是,這會兒要是他自己,那躲閃起來多少還算是方便,可麻煩就麻煩在這會兒他還要帶着周瑩瑩!

本來鬼上身就需要一個時間適應身體,剛纔就顧着要鬧騰一下了,也沒想到要耗費這麼多時間,所以一開始的適應也就沒做好,於是乎,這會兒拖着身體還真的顯得有些笨重了。

趙建波開始研究,自己是不是要丟掉這個周瑩瑩,這樣自己才能躲閃的更快一些。

可如果真的丟掉了,那自己之前做的事兒,豈不也就算是白做了嗎?

就在趙建波溜號的時候,張昊天直接又是一下!

這一下重重的打在周瑩瑩的身上,但是周瑩瑩並不會覺得很疼,疼的是裏面的趙建波。

趙建波心裏哎呦了一聲,覺得渾身上下都疼的厲害。

這是怎麼回事兒?那不過就是個普通的小柳枝,打下來怎麼會那麼疼?

就在趙建波想着這些的時候,張昊天又一次高高舉起了手上的柳條兒,準備再給他來上這麼一下!

這一次趙建波學乖了,不等這一下真的落下來呢,就趕緊逃跑,只是,這傢伙還拖着周瑩瑩,根本就躲閃不及時,又一次,那根柳條就這麼重重的又落在了趙建波的身上!

“感覺怎麼樣?”張昊天不慌不忙的說着,臉上這會兒也換上了自信了。

“呵呵,還行!”趙建波身上難受,但是嘴上還是不肯承認。

不過就是一根柳條兒,就算是再厲害,又能把自己咋樣?

“也還行?這可是上好的柳條兒,你居然說也還行?那咱們再來試試看!”

張昊天對於趙建波這種打腫臉充胖子的傢伙,真的很想讓他知道知道,這個胖子不是那麼好充的!

這話落在趙建波的耳朵裏,心裏又是咯噔了一聲,這傢伙到底要幹什麼?真的要對自己下死手嗎?

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自己豈不是要……

後面的事兒趙建波也不想太多了,畢竟現在這會兒,要是再捱打幾次,自己就算是不重傷,也要難受好幾天了。

爲了讓張昊天不能再碰到自己,這次趙建波幾乎想都不想的就離開了周瑩瑩。

眼看着周瑩瑩搖晃了兩下,隨時可能摔倒在地,張昊天也顧不上其他了,直接快步的衝了上去,先抱住了周瑩瑩,把她放到旁邊,這才又一次看向了那邊的趙建波。

“呵呵,可算是見到了,你就是趙建波吧。”張昊天也還算是客氣,只不過,這個客氣並不是發自內心的。

要是真的按照張昊天的心意,真的很想就此給他來個魂飛魄散,還是那種不需要商量的那種。

“沒錯,就是我了!不過,這件事兒我奉勸你一句,配合了就好了,你也不吃虧不是?這周瑩瑩雖然人不怎麼樣,但是身材還算是不錯的,不是嗎?”

說着,趙建波還給了張昊天一個“你懂得”的那種眼神。

張昊天真的很想大笑了,“你覺得,我會跟你想的一樣嗎?”這傢伙還真是喜歡把自己的想法丟在別人的身上啊,他這麼想的,不代表自己就要這麼想。

“行了吧,你也是男人,我懂你的,上次你不玩兒的很開心嗎?” 貴府嫡女 趙建波提到了上次的事兒。

這要是不提也還好,現在趙建波提起來了,張昊天瞬間更是火冒三丈了!

“呵呵,你要是不說我還差點兒忘記了,上次的事兒,我還真的是要好好的感謝你呢!”

說着這些話的時候,張昊天已經又一次提着柳樹枝,到了趙建波的跟前了,不等趙建波反應過來呢,這一下就這麼重重的落了下來了。

“哎呀!”趙建波大聲的喊了一嗓子,想要躲閃的,但是這會兒,張昊天根本就不給他任何機會,又是接連幾下,全都穩穩地,重重的,打在了趙建波的後背上。

趙建波都快要哭了,這不過就是一根柳條,爲什麼會這麼疼?

張昊天看準時機,繼續不斷的用柳條抽趙建波的後背。

正所謂柳條打鬼,越打越矮,趙建波這會兒就是這樣的情況,原本還是個一米八七的大高個兒,這會兒,竟然變得連一米高都快要沒有了。

要是繼續這麼打下去,趙建波真的會變得任誰都能欺負了,簡直是比那些新鬼還要不如了。

“別打了!別打了!”趙建波開始求饒,希望張昊天可以放過自己。

但是顯然這會兒的張昊天正打得開心,哪兒就還管得了那麼多?

剛纔還昏迷着的周瑩瑩這會兒也醒了,聽着趙建波求救的聲音,擡頭看了過去。

當看到張昊天正在用柳條收拾趙建波,心裏說不上來的痛快。

這傢伙就應該給他個教訓,不然,他真的還會再來搗亂的!

只是,眼看着趙建波越來越小,周瑩瑩開始研究,是否還要讓張昊天打下去,這麼繼續打的話,趙建波真的會灰飛煙滅的。

想着趙建波這個傢伙,雖然不怎麼樣,但是多少也還夠不上魂飛魄散,周瑩瑩一時好心,覺得可以先放了他,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至少天無絕人之路,上天有好生之德。

但是這些話還沒等真的說出來呢,張昊天就已經拽過之前放在書架上的桃木劍了,一下,把趙建波砍成兩半,之後眼看着趙建波原地消失了。

“你這是?”周瑩瑩多少有些震驚。

張昊天聽到了周瑩瑩的話,趕緊轉身看了一眼,“怎麼了?”

“沒什麼,我就是覺得趙建波雖然不怎麼樣,但是也不至於魂飛魄散,但是你都這麼做了,也沒什麼毛病。”

在周瑩瑩看來,這個世界有太多的鬼了,每個鬼都有各自的性格,要是因爲性格不好就被魂飛魄散,這確實有些不太合適,但是如果考慮到他之前對自己做過的事兒,把自己害的那麼慘,趙建波就不足爲惜了。 張昊天大概從周瑩瑩的眼神裏看出來了她的想法了。

“你是想給趙建波說情嗎?你想想他之前都做過什麼了,我這也算是替天行道!”

在張昊天看來,不管這隻鬼是誰,只要是做了傷害別人的事兒,自己不知道也就那樣了,可自己現在知道了,還正好就抓住他了,要是放過了他,那才真是做錯了。

周瑩瑩也沒多說什麼,因爲剛纔被鬼上身了,所以這會兒四肢無力,還頭暈眼花的。

勉強靠坐在牀邊上,周瑩瑩覺得自己有什麼事兒給忘記了,應該還是個比較重要的事兒。

揉着腦袋仔細的想了想,周瑩瑩忽然想到,“對啊!我差一點兒忘記了,三叔的那本日記,就是被趙建波給拿走的!”

“什麼?”張昊天瞬間瞪大了雙眼,怪不得之前一直都找不到,原來是被鬼給拿走了!

看來這個趙建波還真的是應該收拾了,自己剛纔收拾的,也還真的是很對了!

“沒錯,就是他!”周瑩瑩把之前洗手間裏發生的事兒說給了張昊天聽,“所以現在那本日記應該就在洗手間的地上,你趕緊過去看看。”

張昊天來不及顧上許多,快步的衝出房間,直接衝進了洗手間。

然而,那本日記這會兒已經泡在水裏了!

之前洗手盆下面的管子就出現了一些問題,總是時不時的滴幾滴水,這幾天這個毛病更加嚴重了,張昊天還沒來得及修理,所以這洗手間的地上總是溼漉漉的。

那本日記原本就是很多年的書了,乾巴巴的,一見到水,瞬間就吸收了,還越吸越多。

所以當張昊天看到那本日記的時候,那本書已經發的像是個麪包一樣了,至於裏面的那些文字還有符號的,這會兒也因爲吸了水,弄得模糊一片,根本就分辨不出來什麼是什麼了。

張昊天彎腰把那本日記從洗手間的瓷磚地上拿起來,簡單的看了看,心涼半截兒。

這或許就是天意吧,自己終究沒辦法學到三叔的全部本事,現在甚至連個參考都沒有了,大概也是老天爺想讓自己更加獨立一些吧。

就在張昊天因爲沒了這本日記心裏難受的時候,周瑩瑩也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後了,眼看着日記變成現在這樣,周瑩瑩心裏也不太好受,這會兒想說一些什麼安慰的話,但是又不知道從何開口。

這日記,說起來是一本日記,實際上更像是三叔的碎碎念,上面總是記錄着一些三叔平時想到的事兒,有一些是真的有用的,但是有一些,是真的沒什麼用的。

但是也正是那些沒什麼用的家常,讓張昊天每次閱讀的時候,都覺得三叔就還在自己身邊,他根本就沒離開過。

現在這本日記變成這樣了,張昊天就相當於又失去了一次三叔,這事兒換了是誰,都會很傷心難過的。

默默的看着洗手間裏站着,一聲不吭的張昊天,周瑩瑩心裏也跟着難受。

好半天,當張昊天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周瑩瑩就站在那裏,也沒多說。

太古最強血脈 收斂了自己的情緒,張昊天沒事兒人一樣的繼續喊着周瑩瑩出去吃飯,周瑩瑩乖乖的跟在後面,心裏明白,張昊天現在哪兒就還有什麼心情吃飯啊,之所以還要吃飯,這也全都是因爲自己了,他肯定是擔心自己餓肚子。

果然,吃飯的時候張昊天拿着筷子幾乎就沒動過。

周瑩瑩原本還有些肚子餓,這會兒也吃不下去了,眼看着張昊天半天一口都不吃的樣子,周瑩瑩擡起手,喊來了這裏的服務生,“那點兒酒來吧。”

這段時間不管是誰,都是精神緊繃的,總擔心出現任何突發狀況,所以也都沒好好的放鬆一下,今天就當放假好了。

張昊天看着周瑩瑩要來了酒,覺得奇怪,“你會喝嗎?”自己和周瑩瑩認識的時間也不短了,但是還真的沒見過周瑩瑩喝酒呢。

“不會,但是你會啊!你可以教我。”周瑩瑩笑呵呵的說着,心裏也難受着。

要是酒精能讓張昊天不至於這麼緊張的話,那這東西還真的是個好東西啊!

服務生很快送來了一瓶酒,周瑩瑩接過來就給張昊天倒上了一杯,順帶着還給自己倒了一杯。

“行吧,我也不知道說什麼,總之,喝就是了。”周瑩瑩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從前周瑩瑩是從來不喝酒的,這會兒喝的還是白酒,一杯酒下肚,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眼淚也直接就流了出來了。

張昊天很明顯的看到周瑩瑩在強忍着,趕緊給周瑩瑩倒了一些水,“你不會喝酒就別逞能了,這種事兒不是你們女孩該做的。”

這話說的張昊天心裏都難受,周瑩瑩爲什麼要喝酒啊,不過就是爲了陪着自己,她肯定是知道自己心裏難受,又不好意思直接說出來,真是個傻姑娘啊!

周瑩瑩還在硬撐着,胃裏各種難受,但是半個字也不肯說,就這麼默默的拿着水杯,大口大口的喝水,希望自己胃裏可以稍微舒服那麼一點點。

張昊天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這種時候,不管說什麼都會顯得蒼白的,乾脆也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這一杯酒下肚,張昊天就有些控制不住了,接連又喝了不少。

要換做是其他的什麼時候,周瑩瑩肯定不會讓他這麼喝酒的,但是現在,周瑩瑩還真的希望張昊天可以酩酊大醉一次,至少,可以讓他不至於這麼傷心難過了。

張昊天也真的是按着周瑩瑩期待的那樣來的,一口接着一口的喝。

開始還什麼話都不說,但是喝着喝着,張昊天終於忍不住了,“我跟三叔,真的是比父子還要親,真的。”

“我知道,我知道。”周瑩瑩知道,張昊天並不是真的想要表達什麼,這種時候,他就是需要一個聽衆,可以聽他說話,讓他把心裏的那些委屈難過全都說出來。

但是這次,周瑩瑩沒等到張昊天的絮絮叨叨,因爲這地方實在是太安靜了,很多人都在默默的吃着東西,即便是聊天兒也都是那種小聲的,儘量不去打擾其他人的那種,所以張昊天要是真的在這裏大喊大叫的,顯然就有些突兀了。

爲了不影響到其他人,張昊天趁着自己還算是清醒的時候,結賬帶着周瑩瑩離開了這地方,一出門,就又去旁邊的商店買了一些酒,一邊兒走在路上,一邊兒喝。

周瑩瑩就這麼默默的跟在身後,時不時提醒張昊天前面有車經過,要注意安全,其他的,周瑩瑩真的是一丁點兒也不想管。

畢竟張昊天很多的情緒已經憋了太長時間了,總是要有個機會發泄出來的。

張昊天這會兒也幾乎是不管不顧了,就想好好的喝醉一次。

漫無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張昊天在喝完最後一瓶酒之後,丟掉了酒瓶子,就這麼站在垃圾桶邊上,說不上來是要哭還是要笑。

周瑩瑩看着也差不多了,就開始勸說張昊天,“有些事兒就是命,咱們還活着,就要好好的活着,不是嗎?”

張昊天雖然沒少喝酒,但是意識也會算是清醒,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做什麼,“行吧,咱們回家了。”

說着,張昊天伸手攔了一輛車,他大概是忘記了,他們現在就在離着他們家兩條街遠的地方。

周瑩瑩沒有要攔着他的意思,這種時候,張昊天想做什麼,周瑩瑩都會支持,不過就是打個車,自己沒必要跟他過不去。

只是剛一上車,張昊天就小孩子一樣的抱住周瑩瑩的胳膊,還默默的閉上了眼睛,就真的像是個玩兒累了的小孩子一樣。

一路上週瑩瑩醫生沒吭,實際上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這種時候,或許張昊天更需要安靜吧。

在把張昊天送回到家之後,周瑩瑩簡單的把張昊天安置了一下,轉身準備走的時候,看到窗外像是有個黑色的影子,一閃而過。

周瑩瑩心裏一凜,瞬間停下了腳步。

本來之前周瑩瑩也喝了一口酒的,腦袋也有些暈沉沉的,但是這會兒,所有的暈沉沉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又看了兩眼,周瑩瑩想知道剛纔看到的到底是什麼東西,還有,那傢伙到底是路過這裏呢,還是另有所圖謀。

眼看着那團黑乎乎的東西又出現了一次,周瑩瑩爲了張昊天的安全,徹底放棄了離開的想法,轉身重新回到臥室,拿起了張昊天之前放在那邊的桃木劍,準備看看外面的到底是誰。

不多會兒,窗戶外面開始出現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像是有什麼東西或者是什麼人正在慢慢的接近那扇窗。

周瑩瑩瞬間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想看看外面到底是什麼東西,還有,來這裏想做什麼,不管做什麼,只要不是什麼好事兒,就堅決不給他得逞的機會!

然而,當那團黑色的東西真的慢慢靠近的時候,周瑩瑩發現,那居然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條狗!

換句話說,那應該是一條狗的鬼魂,也就是說,有這麼一條狗,死後怨念深重,所以就這麼留在了人世間。

這個事兒讓周瑩瑩多少覺得有些奇怪,爲什麼一條狗會找到這裏來?還有,這條狗來這裏是有什麼目的嗎?

這傢伙從前要是個人,那這事兒也好說了,至少在溝通上是不會出現什麼問題了,不管有什麼事兒,直接說就是了。

可現在這根本就不是,僅僅只是一條狗,這怎麼溝通?難道小狗還會說人話,或者是,自己能聽懂小狗說的話嗎?

就在周瑩瑩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的時候,那條黑乎乎的小狗看了看周瑩瑩,又看了看酩酊大醉的張昊天,乖巧的點了點頭,隨後就這麼趴在張昊天牀邊的地上,一坑不坑了。

這讓周瑩瑩更加覺得意外了。

蒼天啊,這是什麼意思啊,這是要讓張昊天收養它的節奏嗎?

可這動物的魂魄也是魂魄,怎麼養着啊,還有,這已經是魂魄了,應該不需要再養着了吧。

一億驚喜:99張豪門緝妻令 周瑩瑩心裏各種不確定,想要問問那條狗的,可這種時候,自己要怎麼做?就像是真的小狗一樣,自己過去撫摸一下這條小狗的腦袋嗎?

就在周瑩瑩猶豫着這些的時候,那條狗像是想到了什麼,慢慢的擡起腦袋,朝着周瑩瑩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後站起來伸了伸懶腰,又朝着周瑩瑩的方向邁了兩步,像是要靠近周瑩瑩一樣。

周瑩瑩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纔好了。

這條狗到底是想做什麼?是來跟自己表示友好的呢,還是想來咬自己一口的呢?

要是表示友好,那自己肯定不能對這條狗下手了,可要是真的給自己來上那麼一口,自己要不要去打狂犬疫苗?

就在周瑩瑩腦袋裏亂七八糟的時候,那條狗就在距離周瑩瑩不到半步遠的地方地下了腦袋,發出嗚嗚的聲音,真的就像是一隻真正的小狗,在那裏希望主人帶走一樣。

周瑩瑩手上的桃木劍不知道是應該敲下去,還是應該收起來了,這到底怎麼辦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