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一次我也沒有去阻攔他們,一來我還不是很瞭解情況,二來我知道這死掉的女孩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畢竟那麼大的怨氣,半路棺材都翻了,到時候女鬼索命,那就一切都揭曉了。

看着送葬的隊伍漸漸走遠,大冰就低聲罵了起來,“這茅山的道士怎麼都這種樣子,一個個心術不正。”

“他也算不上真的茅山道士。”我搖了搖頭說,“八成是個江湖騙子,攤上這事,估計他要倒黴了。”

知音拉了拉我的胳膊說,“你是不是覺得那女的真是被人害死的?”

“我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我說着笑了笑。

這時那旅店老闆湊過來說,“幾位是外地來的吧?你們可千萬不要去議論那女子的事情,很容易的罪人。”

“怎麼?現在這社會還有不敢議論的事情不成?”我詫異的問旅店老闆。

“你們有所不知啊。”旅店老闆攤了攤雙手說,“我們這種偏遠山村,天高皇帝遠的,誰管啊,都是村長說了算,剛纔那女的,就是村長的兒媳婦,她也是被逼無奈才嫁到村長家裏的,誰知道落了個這樣的下場。”

旅店老闆這一說還真把我給搞糊塗了,我皺了皺眉頭問他,“既然她是村長的兒媳婦,那爲什麼會被自己家裏人害死呢?這似乎說不過去吧?”

“她不是被害死的,是上吊自殺的。”旅店老闆說着搖了搖頭。

“那她爲什麼自殺?”

我這個問題一問出來,旅店老闆就不說話了,只是一個勁的搖頭。

我只好換了個話題問他,“你剛纔說村裏都是村長說了算,這也不可能吧?現在這社會講法律不是?你們可以去當地派出所告他啊?”

旅店老闆嘆了口氣說,“法律都是講給有錢人和有關係的人的,那村長的女兒可是嫁給了鎮上派出所所長的兒子,去年還有個村民去派出所告他,結果被打斷了腿。”

“真有這種事?”大冰在旁邊瞪着眼睛問了旅店老闆一句。

旅店老闆僵了一下,然後連忙改口說,“您當我胡說就好,千萬別當真,幾位慢慢喝,還有什麼需要儘管招呼。”

說完旅店老闆就跑裏面去了,看樣子他真的害怕談論這個話題,我們也沒有再難爲他。

“嘿。”大冰眼睛一瞪說,“道爺我在崑崙山待了二十年,沒想到崑崙山下竟然出了一個這麼牛逼的村長,今晚我得去收拾收拾他。”

我搖了搖頭說,“我們要去的話,恐怕不是收拾他,而是救他的性命。”

“對。”大冰一拍腦門說,“這女子怨氣那麼大,今晚指定要去找村長尋仇了,到時候恐怕得死一戶口本。”

說完大冰又問我,“你說我們要不要去救他們? 面具鮮妻 乾脆不管了,讓他們死一戶口本算了。”

“肯定不行。”我搖了搖頭說,“如果那女子的鬼魂變成了厲鬼,死的恐怕就不是村長一家子了,還會牽連村裏其他人,畢竟鬼魂變成了厲鬼,那就沒有人性可言了。”

“對,我們是道士,專門驅鬼的,不能讓鬼害人。”說着大冰又看了看我,然後擺了擺手說,“當然你除外。”

我沒有理他,點了一支菸,抽了幾口說,“人分正邪,鬼有善惡,道士不一定就只能驅鬼,也可以懲惡揚善。”

“說的好。”知音過來摟住我的胳膊說,“那個女的死的那麼可憐,也應該讓村長他們受到應有的懲罰,不然都沒天理了。”

大冰看知音摟住我的胳膊,又是搖頭又是嘆氣,至於知音說的話,完全被他忽略了。

“我們走吧,師兄妹幾十年的感情,也抵不上人家的愛情,真是可悲啊。”說完大冰就拉着陳峯垂頭喪氣的進去了。

知音則是調皮的吐了吐舌頭,然後露出一副天真的樣子問我,“什麼是愛情?”

我沒有說話,一側頭就吻上了她的脣,知音渾身都顫抖了一下,但是她沒有躲,這就是愛情。

我和知音回到了房間,因爲晚上還有正事要辦,所以也沒有睡覺,就躺在牀上等時間。知音則是乖巧的依偎在我的懷裏,閉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樣子。

都說兩個人如果在一起,就算什麼話都不說,也不會覺得尷尬,感覺很自然,這就是愛情,我想我現在體會到了。

很快時間推移到了十二點,我和知音剛剛收拾了一下,房門就被推開了,大冰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說“時間到了,快走吧,不然就只能給村長一家收屍了。”

對於這樣的人我真的有點汗顏,也不知道敲個門啥的,虧得我和知音沒有做那事,不然他麼丟死人了。

我們三個人也沒有墨跡,直接摸着黑就去了村長家,至於陳峯,因爲他傷勢剛剛好轉,所以就沒跟着我們去。

山村的夜晚那可真的是一片漆黑,沒有像城市裏一樣燈火闌珊,也沒有路燈啥的,到了這個點,幾乎所有人都睡了,看不到一家亮燈的,好在我們之前打聽了村長的家,知道怎麼走,不然這麼黑指不定摸哪去了。

很快我們三個人就摸到了村長家的大門口,別說他家的房子就是比村子裏其他人家的大,看着也好。

我站在大門口仔細聽了一下,裏面靜悄悄的,一點聲音也沒有,這會都十二點多了,我覺着不應該沒有動靜的,八成我們真來晚了。 這個陣圖太大了,也太複雜了,樂天根本記不住,他只能一邊推演一邊慢慢地完成。

「這是什麼?」保羅可不懂這些。

「這個是……天雲覆日陣!」樂天回答。

保羅看著樂天,這華夏的東西詭異的很,這樣的名字他完全不懂是什麼意思,即使他在華夏待了好幾年也是一樣。

「能給我解釋一下嗎?」他倒是頗為好奇。

「可以……你正好去幫忙!多搬一些石頭來!」樂天點點頭。

保羅馬上去搬石頭了,他力大無窮,本身就是個半機械人,樂天要求的一塊石頭的大小在一個人頭的大小左右,這對於他來說太輕鬆了。

他搬來了一塊大石頭,然後一拳就將石頭砸的粉碎,挑出合適的給了樂天。

樂天就將這些石頭擺在自己畫好的那些圖盤之上。

「這個東西……其實我是為了遮蔽太陽用的!這個陣法一旦成行,至少可以遮住這一大片海洋的太陽!我估計應該還可以遮蔽所有的無線信號,一旦有船隻和飛機經過,一定會引起他們的恐慌,這樣就可以慢慢的引起別人的注意!我們得救的幾率就會大許多。」他慢慢的和保羅說道。

「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遮蔽太陽?」保羅驚詫的看著樂天。

「我不開玩笑……這可是涉及到了我們的生死,我還有七八個老婆在等著我呢,我要是死了,我比你虧多了。」樂天嚴肅地說道。

殷少您未婚妻又在作死 保羅無語。

七八個老婆你還能活著下床?

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整個小島南邊的沙灘有五分之一擺滿了石頭,咋一看上去都很壯觀。

保羅看了看樂天,樂天鬆了口氣。

「明天繼續……」他說道。

連續的五天……

一天比一天的進度更慢,因為樂天需要計算大量的天干地支和八卦方位……

老實說……樂天現在一看到這個天雲覆日陣,他都想吐!

五天的時間,才布置了一半!

「不行了,扛不住了,這玩意太恐怖了……」樂天四仰八叉的躺在沙灘上。

戰神狂兵 保羅並不知道這天雲覆日陣到底恐怖在什麼地方,他只是擔心自己的情況。

「我的身體已經有不舒服的感覺了。」他坐在樂天的身邊。

「行!這幾天這個陣法我要放一放,先把你弄好。」樂天吐了口氣。

保羅點點頭。

蘇紫萱已經回到了山海市,由於怕自己的姐姐出事,蘇紫影居然臨時辦理了停職,留在了山海市。

小助理和韓妮妮得知樂天被人綁架失蹤了,兩個人全都六神無主了。

關鍵現在事什麼線索都沒有,簡直是查無可查。

高小秋也來了,她看著神色神色憔悴的蘇紫萱,也只能輕聲安慰。

「小秋……你和樂天之間沒有什麼感應嗎?你上次施展的那種手段還能用嗎?」蘇紫萱寄希的看著高小秋。

高小秋搖搖頭。

「陰凰……我只能召喚一次!而且我懷疑樂天現在根本不在華夏!我的實力有限,太遠了也沒有辦法。」她也是無奈的說道。

蘇紫萱徹底沒有了主意。

「姐!你先顧好自己的身體,要是你出了事,樂天回來了你都沒有辦法交代了。」蘇紫影勸道。

「是啊,姐姐你好好的養身體,樂天的事讓我來找……」高小秋說道。

蘇紫萱看著高小秋。

「我會找到樂天的。」高小秋肯定的說道。

「小秋……一定要找到他!」蘇紫萱寄希的看著高小秋說道。

高小秋點點頭。

至於顧小冷和樂包,兩個小孩完全被這些大人忽略了,王帥依舊是代理隊長,因為蘇紫萱現在的狀態根本不適合回來上班。

「包子……把你的泥罐子拿出來看看!」顧小冷催促。

樂包點點頭。

現在只有顧小冷知道自己的聚寶盆有這神奇的功能。

至於所需要的樂天的貼身之物,家裡有的是。

聚寶盆內,黃泉緩緩的浮現……這種水極其的特別,陰晦無比,又奇重異常!

但是它卻可以顯現出前生往事,極其詭異。

樂包看了幾秒鐘,他的額頭已經掛滿了汗水。

「咚……」

這小子突然暈了。

顧小冷嚇了一跳,樂包這是怎麼了?以前雖然也有頭暈的現象,但是從來沒有這麼嚴重的表現啊?

「包子?包子你怎麼了?」顧小冷大喊。

別墅里的其他人聽到了顧小冷的喊叫,都急忙趕了過來。

「包子怎麼了?」

蘇紫萱驚訝的問。

「包子想用自己的泥罐子看了看樂天在哪裡……結果他只看了幾秒鐘就暈倒了。」顧小冷小聲地回答。

高小秋急忙查看了一下。

「小包子沒事……」她說道。

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高小秋取出了一枚黑色的珠子,在樂包的鼻子上晃了晃,樂包突然打了個噴嚏,他睜開眼

「咦?都看著我做什麼?」他奇怪的問。

「你可嚇死我了……你看到什麼了?怎麼都嚇暈了?」顧小冷看著樂包。

「小冷姐……我不是嚇暈了,我是實力不夠!」樂包糾正道。

「包子,你看到了什麼?」

蘇紫萱急忙問道。

「我什麼都沒看到……不過有一件事我還是清楚的,那就是樂天哥還活著,而且他的人沒事……只不過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看不到樂天哥的軌跡!可能樂天哥太神秘了吧……」樂包嘟囔著說道。

高小秋驚訝的看著樂包手上的聚寶盆。

「這是……天華道人的聚寶盆?」

樂包看了看張小秋。

「天華道人現在已經是我了。」他說道。

高小秋看著樂包,這個小孩子……果然也是有大秘密的人!

「真的嗎?你樂天哥是安全的?」蘇紫萱驚喜的問。

無論如何這算是一個好消息了。

「是的,這一點我還是確定的,樂天哥很安全……」樂包點點頭。

蘇紫萱鬆了口氣,這麼多天過去了,這算是唯一的好消息了。

「包子,我可以看看你的聚寶盆嗎?」高小秋開口。

凹凸世界:神降臨之時 樂包搖搖頭。

「這是我的!」他說道。

「我只是看一眼。」高小秋看起來對聚寶盆很有興趣。

「哎呀!小包子只是看一眼怕什麼?小秋姐是自家人。」顧小冷說道。

吃出個星辰大海 樂包想了想這才將聚寶盆遞了過來、

高小秋仔細地看了看,她並沒有去碰聚寶盆,這可是聖器……認主的神物她不能隨意觸碰。 樂包看著高小秋,就看到高小秋突然咬破自己的手指,將自己的血滴進了聚寶盆內。

下一刻……

聚寶盆內居然響起了一陣陣海嘯一般的聲音。

樂包驚訝的看了一眼聚寶盆,他突然面色大變。

蘇紫萱也想看。

「傻妞!不能看……看了就糟了!」蛟褫急忙提醒。

蘇紫萱一愣,他她急忙攔住同樣想看的蘇紫影。

高小秋靜靜地看著聚寶盆,一直這樣看了十多分鐘,然後才閉上了眼睛。

「呼……樂天沒事!」她說道。

本來樂包的話還讓蘇紫萱有些懷疑,但是高小秋的話就徹底讓她鬆了口氣。

「樂天在哪?」她問道。

高小秋搖搖頭。

「不知道……樂天的生命軌跡任何人都無法查看!我和小包子看到的東西是一樣的,只能看到樂天是安全的。」她說道。

「是安全的就是最好的事……以樂天的本事,他會回來的。」蘇紫影安慰道。

蘇紫萱點了點頭。

所有人都散了,樂包又看了看自己的聚寶盆。

「包子,你剛剛為什麼面色大變?我看到你的臉都白了。」顧小冷是唯一一個注意到樂包的人。

「小冷姐……小秋姐姐不是一般人!她有大秘密……」樂包小聲地說道。

「啊?」

顧小冷驚訝的看著樂包。

樂包卻不肯多說,只是將自己的聚寶盆收了起來。

找人的事情還在繼續,可是半個月過去了,依舊沒有消息,而北山大墓卻發生了了不得事……

肖功勛看著面前的事物,他面色微變。

他一個人進入了北山大墓的內部,依靠上次和樂天找到的另一個入口,可是大墓內的情況卻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之外。

陰火熾局擋住了肖功勛繼續往前的路,可是他已經足夠拿到自己所需要的東西了。

一個人突然出現在肖功勛的身後。

「想不到堂堂的陸家皇族居然還有後裔留世!」羅剎淡淡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