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下連苗芳菲都忍不住笑起來,四周好多人都覺得陳梅情商真高,給了小苗一個台階下。

楊順轉交小狗崽,沒讓老媽宣誓,而是自己雙手托著它,感慨萬千。

這隻,就是10號。

是他用異能複製的卵細胞,逆天改命,從老天爺手裡騙來的一個小生命,楊順能感受到它的思想,從它剛出生的時候,他就能強烈感受到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也是楊順生命的一部分,沒有血緣上的關係,但是他能量上的延續,是他,小歐,還有甜寶三方面共同努力的結果。

德魯伊的能量竟然還能這麼用,楊順自己都沒想到。

這隻小哈士奇,楊順取名為小非,非洲酋長嘛。

「吶,你一定要乖乖的,聽爺爺和奶奶的話,不要撕衛生紙,不要咬桌子腿和沙發,更不能碰電線,你要是調皮搗蛋,親爹回來了絕對揍你。」

「吼……汪!」

楊順和小歐一個扮紅臉,一個扮黑臉,嚇唬三個月大的小狗狗,讓大家笑個不停。

陳梅抱著小非回到桌上,陳雨涵也抱著小布丁湊過來,好奇問道:「唉,我怎麼感覺小非和小布丁長得好像呀?」

陳梅仔細瞅瞅:「瞧這小爪子,顏色,還有臉,真的挺像哦。」

楊中華不屑:「少見多怪,狗一窩生了10隻,肯定有幾隻很像了,巧合。」

只有楊順清楚,複製體的卵字,與不同的精字獨立結合,變得像同一個受驚卵分裂的雙胞胎,生命的奧秘真的好有趣,他特意留下這兩隻,就是為了以後方便觀察。

狗狗分配完畢,好酒好菜上場。

今天是順心寵物的慶功宴,楊順肯定要敬酒,突然發現,好像不對勁。

他是老闆,汪芸也是,但讓他們倆一起端著酒杯,一桌桌敬酒?

汪芸也傻眼了,如果都是員工和朋友,無所謂了,可長輩們都在,她那麼大方的人,都有些扭捏起來。

「行吧,我一個人敬酒好了。」

楊順安撫著她,從第一桌開始敬起,自家和小舅,還有姚副廳長一家四人。

自己人好說,氣氛也很不錯,陳梅特別喜歡錢曉佳,要不是姚副廳長的官太大,她都想把錢曉佳收成干孫女兒了,一桌人聊得非常開心。

楊順特意來到錢嫂子身邊,低聲問道:「錢哥他還好吧?」

錢嫂子點頭:「還好,前天我們還通了電話。」

「好好,這就好,我知道他是保密的,具體細節我不問。」

楊順鬆了口氣,很高興,注意到她的肚子都很明顯了:「那個,你如果哪裡不舒服,可以給我打電話,我和一醫的幾個醫學院教授關係不錯,他們都是專家。」

「嗯,謝謝你。」

「不用謝,舉手之勞。曉佳,在家聽話,別惹媽媽生氣,知道嗎?」

錢嫂子摸著錢曉佳的腦袋,笑道:「曉佳最乖了,行了,你去給其他人敬酒吧。」

端著酒杯來到第二桌,楊順頭都大了。

這一桌,苗芳菲一家,老汪一家,馬德永帶著張曉和仇芳湊人數。

「老師,師兄師姐……你們吃好喝好,以後實驗室的事,還要麻煩你們照顧了。」

寧西河畔大地情 先搞定師門,還有七個人。

旁邊桌不少人都看著這邊,偷偷笑著,八卦之心熊熊燃燒,一個個都是看熱鬧不嫌事大。

就連陳梅他們,也放下筷子,看楊順準備怎麼處理。

眾目睽睽之下,楊順端著酒杯,硬著頭皮道:「各位都是我的債主,吃好喝好,玩得開心。」

完了?

一句債主就完啦?

全場人誰願意聽這個呀!

姚副廳長這裡官最大,年齡最長,他還是楊順的上級,說話當然不需要顧忌。

他開著玩笑道:「唉唉,這樣敬酒沒誠意啊!一點酒文化都不懂,重來重來!」

陳浩立刻附和起來:「就是,楊順,你這是敷衍,沒你這麼敬酒的,拿出你的真心來。」

一見有人帶頭,其他人紛紛跟著起鬨,楊順竟然聽見有人喊喝交杯酒,眼前一黑,特么的是哪個傢伙在起鬨?被我抓住了,我嫩死你!

逃是逃不過的,一個個來吧。

楊順提起白酒瓶子,給自己倒上,1兩的小杯。

他先對著苗芳菲一家人的方向,看著苗芳菲說道:「首先感謝芳菲借給我場地,這個禮物非常及時,你幫了我的大忙,我欠你很多。」

一句欠你很多,苗芳菲聽到后鼻子一酸,慌忙去找葡萄酒瓶子,給自己的杯里倒滿,手都在顫抖,她差點當場失態。

「我也感謝你做的一切,祝你……前程似錦,越做越好。」

苗芳菲端著酒杯,看著楊順,說著說著詞窮了。

這一大杯苦澀的葡萄酒全部喝下去,她感覺心裡很堵,快速低聲說著抱歉,用餐巾紙捂著嘴,踉踉蹌蹌離席,還沒出包房,她的眼眶就紅了。

汪卉趕緊離開,追過去,有她出去陪著,大家都放心。

楊順喝掉白酒,繼續往空杯子里倒,這次敬苗母:「阿姨您看得起我,是我的榮幸,之前和您長談,獲益良多。我以前不懂事,和明陽哥鬧了點誤會,請你們原諒。以後我可能還會繼續給你們添麻煩的,希望您二位多多擔待。」

苗母道:「還是那句話,小楊你很不錯,阿姨看好你。」

老苗笑道:「明陽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是他有錯在先,你用不著道歉,這事不提也罷。咱們要向前看,展望未來,我也很看好你。」

兩老都是久經商場的人,談吐和氣度都不一般,涵養非常好,很給面子,陪著楊順喝下酒,約好了待會兒再聊。

接著輪到老汪一家人,老汪兩口子笑眯眯勸他:「先吃點菜,把酒壓一壓,別喝這麼急。」

「你要是不能喝酒就算了,意思意思就行了。」

楊順在汪卉家吃飯從來不喝酒的,他要開車,今天是頭一次敬酒,兩老心疼他,很正常。

汪芸也心疼他,乾脆說道:「你也別分開敬了,我們大家一起喝吧,千言萬語的感謝話都不需要放在嘴邊,一切看行動。」

還是芸姐體貼人,正好汪卉不在,四人喝下酒,楊順趁機趕緊逃跑,來到第三桌上。

這桌都是同學,年輕人一鬧起來,就容易失去控制。

這裡面宋軍帶頭,他的SCI論文就是拜楊順所賜,感激的話說了一籮筐,非要喝三杯,還說晚上他請客。

等宋軍鬧完,李晨,劉小詩她們幾個女閨蜜也起鬨,要小歐的第二窩狗狗,還有故意問楊順是不是單身,如果單身就幫他介紹女朋友,問題一個比一個犀利,楊順汗都冒出來了,一個勁裝傻,惹得包房裡呵呵直笑。

這個時候,苗芳菲和汪卉來到旁邊花園的涼亭。

苗芳菲一直在哽咽,汪卉默默地站在她身邊,看著自己最好的朋友,不知說什麼好,等她稍稍好一點,遞過去紙巾。

沉默總是要打破的,苗芳菲接過紙巾,淚眼婆娑看著汪卉,說道:「對不起,是我自己沒控制好情緒。」

汪卉笑了笑,一直同學了9年,苗芳菲是什麼樣性格,在想什麼,為什麼哭,她太清楚不過,女孩子本來就心細,觀察力很強的。

「坐下吧。」

汪卉幫她擦了擦涼亭石凳,兩女面對面坐下,苗芳菲情緒穩定了一些,獃獃地看著汪卉,不知從何說起。

汪卉笑著說道:「其實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他對你很有好感,你各方面都比我優秀,男孩子喜歡你很正常,而且我長得又不好看,就是個普通小丫頭,我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的。」

苗芳菲有點呆,想起來:「是從芸姐生病開始的嗎?」

汪卉道:「嗯,那段時間我很茫然,他每天晚上都會和我聊天,鼓勵我們不要放棄,慢慢地,他成了我的精神支柱。 前妻不二嫁,腹黑總裁吃定你 但那時候,我對他還是崇拜居多,只有一點點喜歡吧,喜歡他做事的認真。」

汪卉撥弄著劉海,笑道:「但即使是那樣,我還是什麼都沒說,你知道我的,我不可能主動做些什麼。」

苗芳菲很艱難地問道:「那你們現在……」

汪卉有點羞澀,但還是搖搖頭:「春節聚會你也聽見了呀,他說還要過一段時間,至於為什麼,我不能說,但我願意等他。」

「你就這麼信任他?」

「當然,我不僅信任他,還願意毫無保留的幫助他。就像現在,如果我在包房裡,他肯定會被其他人打趣說笑,會很為難,所以我跟著你出來了,就是不想讓他尷尬。」

苗芳菲看著一臉幸福,笑得特別溫柔的汪卉,突然懂了,原來她輸的一點都不冤枉。

她的世界,是她自己。

而汪卉的全世界,是楊順。

花園涼亭里在談心,包房裡敬酒敬到第四桌了,員工席。

見楊順一個人過來敬酒,早就想造反的辛不著調博士嚷嚷起來:「這次打疾風,我們大獲全勝,芸姐應該居首功!老闆你是不是該重獎她?」

楊順習慣性地去摸后腰,我的平底鍋呢? 獎勵肯定是有的,楊順給每個員工都發了不菲的紅包,還送了親手製作的純露和精油,送老婆,送家人,送健康,送愛心。

但公然調戲老闆,這可是重罪。

楊順沒找到平底鍋,無雙割草的鐮刀也沒帶在身上,隨手舉起酒瓶子,勾勾手:「辛博士,把頭伸過來,讓我好好爆爆你!」

辛笛嬉皮笑臉,抬起雙手阻擋:「我也就是提醒你一句,不要讓英雄寒心,該獎勵就獎勵。你別這麼大火氣嘛,放下瓶子,有話好好說。」

楊順放下酒瓶,說道:「其實我是有給芸姐準備禮物的。」

哦?

大家都來興趣了,汪芸心裡咯噔一下,這傢伙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時候,汪卉和苗芳菲從外面走進來,回到第二桌坐下。

汪卉驚訝:「啊,他要宣布送給你的禮物?太突然了!」

汪芸捏緊砂鍋大的拳頭:「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待會兒我要是控制不住我自己,你拉著我。」

碰到個二愣子科研男,姐姐估計要魔化了,汪卉笑個不停。

只聽楊順說道:「芸姐在這件事上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沒有她,我們這一桌科研人員,說不定真要被別人偷襲成功,變成別人的盤中餐。」

員工們紛紛點頭,他們搞研究是行家,全都不擅長勾心鬥角的商業,科研人員被商人欺負,實在是太常見了。

楊順看過來,深情地大聲說道:「所以,我想送給芸姐一份特別的禮物!」

來了來了!

包房裡的人都豎起耳朵,看向這邊。

楊順說道:「我們實驗室最近獲得了兩種新化合物,一種我們與紅楓科技大的葉教授合作,深度研發,另一種,也就是在這場貓薄荷香水競爭中扭轉乾坤,對30%不敏感貓科動物有效的關健化合物,具有極大的意義!我想將它的命名權,送給芸姐!」

啊?

辛笛一聲驚呼,不敢相信,滿臉羨慕,第四桌的員工們更是齊齊讚歎,用力鼓掌叫好。

「我的天哪,命名權?」

「這可是能記入史冊的發現,改變全世界幾億隻貓的重大發現!」

「禮物太貴重了!」

「我也好想要這個命名權……」

「這就是科研男的浪漫,太讓人感動了!」

辛笛和肖健他們都在鼓掌,讚不絕口,幾個研究生屬下也是,他們真是太羨慕了。

煙花易冷:君惜否 想象一下將來,許許多多寵物書籍里,都會說一句「讓我們記住華夏一個叫汪芸的女人,她的團隊找到這種神奇的化合物,讓全世界30%的貓都能產生極大的興奮感,她是喵星人的興奮之源」。

嘖嘖,全世界幾千萬的鏟屎官,都會記住汪芸的名字,這還不叫青史留名?

楊順像是邀功一樣,看向汪芸,他很得意,他挖空心思才想出來的禮物,絕對能讓汪芸感動。

你看你看,芸姐激動得拳頭都握緊了。

楊順笑眯眯問道:「芸姐,這份特別的獎勵,你還滿意嗎?」

這是科研版本的「多喝熱水」啊!

汪芸真的哭笑不得,表面上還要裝作很開心,雙手握在面前,咬牙切齒說道:「我很滿意,謝謝大家把這個寶貴的機會讓給我。」

罪後難寵 實際上,她恨不得一腳飛踹,將這傢伙有多遠踢多遠。

這就是科研男的浪漫?她要這個命名權有何用?一幫愣頭青視若珍寶,可她一點感覺都沒有,她想要能給她帶來感覺的獎勵!

但她錯了,這確實是科研人員能做出來的最浪漫的事情,陳浩,馬德永,張曉仇芳他們,全都讚不絕口,不斷誇獎楊順有想法,對他豎起大拇指。

「真是大手筆啊!」

「楊順,你對芸姐絕對感情深~~」

「全世界的專利庫,都會出現汪芸的名字,想想都激動!」

「以後全世界的野生動物專家們,說不定都會崇拜汪芸,真的,尤其是那些研究獅子老虎豹子的。」

「沒錯,有關貓薄荷的論文寫出去,汪芸在動植物學術界肯定出名了!」

「真心人~~~」

這幫研究人員聊的開心,其他非科研人員聽到后,全都偷笑起來,最後匯聚成忍俊不止的更大笑聲。

科研汪們的腦迴路啊,果然和普通人有很大的不同……服氣了!

宴席結束之後,楊順安排大家娛樂活動,或者送人回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