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些屍骸都按照一定的方位,擺放在一座座水晶石山削成的巨大平台上,像是在獻祭或祭奠什麼。

石山平台的身後,是一道道凸起的如羊脂白玉般潔白的山嶺,像一條條晶瑩的神龍骨骼,延綿數千萬丈,一望無際,不知幾許。

座座山嶺又如一座座大墳,從中透出陰森森的氣息。

「這裡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感覺我們像進了地獄一般?」鄒虎小心翼翼的問道。

「此乃龍歸穴,為我族的龍墓!」九爪神龍化成三尺大小的一條小蛇,盤旋在韓星頭頂上方,它的傳音中,似有著無限悲傷。

「龍墓!」韓星震驚,很難想象,傳說中的龍墓居然在這裡看到了。

傳說中神龍歸天,當要隕落之際,無一不消失於天際,世人很難見到真正的龍屍,卻原來是自尋歸葬之處。

化龍通道是龍族固有的空間……它們從通道進入到地下,化成大地的地脈,進而形成了世俗所說的龍穴、龍脈!

其中,更有祖龍殞落演化成真龍大脈,形成真元靈氣,佑護一方天地。

為了看得更仔細一些,韓星將覲天神眼開啟,原本黑漆漆的眼球之中泛出了點點金光……

這一刻,他周圍纖毫畢現,就是不用神識感應,目光也可直透事物本源。

他看到了一片龍族大墓莊嚴、肅穆而立,裡面有無數龍族屍體。

宛如湖泊大的一方方祭台上,擺放的一堆堆屍骸,也不是普通的蠻獸,而是一些天馬、兕牛、巴蛇、冰角魔虎等太古凶獸。

這些骨骸雖然經過了無盡的歲月的腐蝕,但骨體上依舊流動著一層光澤,連散落在骸骨之上那些被啃咬的印痕都依稀可見!

這些真龍將太古凶獸當作食物,未免太過可怕了!

這讓韓星想起了剛才那些龍魂和一聲聲獸魂傳出的吃痛狂吼,他感到心中都在冒涼氣!

吃貨,這才是真正的兇殘吃貨!

這些龍族在將死之際,竟將祭品都帶了下來!

九爪神龍見韓星驚嘆,卻不以為然,傳言道:「我們龍族的壽命雖然悠長,但在天地面前,仍像草木一樣那麼短暫,但在所有生物的一切生命足跡中,還是以龍的足跡最為尊貴,因為每條龍死後,都留著有一絲執念,遊盪在天地間,有如逆死而生!便是吞吃一些獸魂又有何奇怪!」

韓星聽罷,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逐問道:「看生死猶如空中的雷電,一閃即逝,死後不能復生,為何龍族死後要存一絲執念?所為何事放不下?」

九爪神龍嘆息了一聲,說道:「荒古時期發生了一場無比慘烈的戰爭,仙域崩裂,大帝、聖皇隕落、傷重蟄伏。乘天地秩序混亂之機.各方勢力紛紛留下後手,沉浮在億萬歲月中,以期在下一個天道輪迴中,重執仙域……」

「這我知道……」韓星點頭。

九爪神龍良久才吃吃又道:「暫控天地的強者進行壓置,將無上界封印,不允許世間強者成仙,怕對自己形成威脅。」

韓星聞言沉吟了一會,問道:「這是為何?」

九爪神龍解釋道:「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各方勢力包括仙域塌陷而自降修為等諸多大人物,要打開仙路,重返仙域,所以他們埋下重重伏筆……」說著,它苦笑一聲,道:「而龍族則不惜以血肉之軀,散落四方各界,在死後化為真龍大脈,也是為了聚天地靈氣,培養替身,掌控天下。」

「人族有真龍天子,修真界也是莫過如此,只是…用以對抗天道!」九爪神龍說這句話的時候表情很怪異。

韓星這次可是真正的震驚了一下……

奶奶的,原來真龍天子是龍族傀儡化身,怪不得皇宮裡那麼多龍形雕塑,原來是為了聚龍氣,取龍勢!

信仰之下才有了龍的傳人之說!

「你口中所述的暫控天地的強者,抑或是指天道?天道是什麼,是神?還是仙?」韓星幾次三番聽聞稱呼「天道」,一直不解,則乘機問道。

九爪神龍龍目深沉,緩緩道:「荒古混沌玄金聖體,乃天下第一體質,待你聚齊九道輪迴印,並逐一將它開啟,你便有了追溯輪迴本源的力量。待到那一刻,你便會知道何為『天道』,仙域為何而毀滅,仙界本源流落何方,為何無上界被封等等……」

「畢竟過去億萬載了,有些事情我也不盡得知,待你日後荒古混沌玄金聖體修鍊至大成,將黃帝傳承完全激活后,便自然明白。」九爪神龍微微嘆息一聲,似乎不願深入多說。

「修鍊荒古混沌玄金聖體,分幾個層次階段?」韓星雖然是九世輪迴之體,但對前幾世的記憶尚未完全覺醒,對修鍊荒古混沌玄金聖體的修鍊等級劃分,只是道聽途說,現在守著九爪神龍這個古董級的老怪物,焉能不問個清楚!

九爪神龍沉吟了片刻,言道:「荒古混沌玄金聖體修鍊,有別於其它修行。雖然修鍊也如修真界修鍊等級劃分一般,也分為聖體黃級、玄級、地級……至神級……仙級等,但是戰力的臨界點爆發卻大不一樣,聖體不同的境界,所爆發的戰力,可以超越同級修士幾個層次!」

「要成就荒古混沌玄金聖體,必須歷經九重境界即:練元密境、聚元密境,結元密境、通玄之境、化元密境、通元密境、通神秘境、聖能之境、大成之境,聖體才算完美大成!」

「每個境界有初期、中期、後期三個階段,之間差距猶如天塹,而且進入通玄之境后,每突破一層,都要經歷無上的天劫,且需要機緣和心境。」

「你現在的天級戰帝修為相當於結元密境,待你突破聖能之境,便達到戰神初期,若聖體大成便為戰神,再往上便是無上界修為標準,依次為……聖人境、准聖、准帝、大帝,直至到仙!

「無上界之外的鴻蒙玄黃界,為仙以外的世界,為荒古聖人、帝尊、大神通者所居之界,擁有毀滅宇宙之力,他們掌控不同的宇宙界面,其中詳情,以我的層次根本了解不到,只能靠你成聖后自己探索了!」

九爪神龍說到這,臉色冷了下來,緩緩道:「「荒古混沌玄金聖體也罷,人族修士也好,只有將這些全部進階,才有望能成聖、為帝,在後續的修鍊過程中,也許才能踏入成仙之路!」

「而荒古混沌玄金聖體只有圓滿大成之後,戰力才能堪比大帝!只是修鍊起來較其它聖體與普通修真者要艱難千百倍之多!」九爪神龍的聲音低沉,卻如雷電交擊,直擊在韓星的心坎上。

九爪神龍看了看韓星,又道:「師付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進入一個階段自有一個階段的感悟,對下個階段也會有所預料,我只能告訴你這些,法則是因人而宜,因物制宜………不說這些了,我們還是說說怎樣攝取這條真龍大脈吧,這對你我都非常重要!」

韓星知道九爪神龍之所以告訴自已這麼多,蓋因自己為它找到了恢復真身的有用之物,否則,它斷不會將這些連大能也不可能知道的仙界隱秘透露出來! 韓星遙望這片天地,紫色的龍形氣息盤旋在頭頂,左右搖曳,凝成了真龍幻象,傾刻又消散在虛空。

他這次可是真正的震驚了一下,看來,真龍大脈的形成絕非像自己想象的那般簡單!

韓星略微沉吟,問道:「難道這真龍大脈是你龍族一位堪比大帝的絕世神龍死後所化?」

九爪神龍望著那無數龍屍的堆集成的大小丘陵,咽嗚道:「這些都是荒古大戰時我族殞落的精英所化,而這條主脈,卻是一條祖龍葬地變成的,祖龍,在龍族相當於人族戰神!」

韓星雙目瞪的滾圓,這也太駭人了……戰神己是接近仙的層次了,這條祖龍卻是這般了得!

九爪神龍看一眼吃驚的韓星,說道:「小子,從太古至荒古年間,這一片整片羅天大陸都由龍族在主宰,龍的數量之多與力量之強橫,決非人族所能比擬的,而且幾乎個個都是絕頂的存在!」

它揚起龍首,自豪的道:「太古時期龍族的最強者,為十大祖龍和百條神龍,最為逆天!」

說到這裡的時候,九爪神龍聲帶悲愴:「而這條祖龍,就是我的叔叔紫金祖龍,主宰血腥和殺伐,隕落於仙域大戰中!」

「那你是那百條神龍之一?怪不得能成為黃帝騎乘,來頭不小啊!」韓星再看九爪神龍時,臉上露出了一絲敬佩的神色!

韓星的話音未落,九爪神龍那破鑼一般的不滿聲,就傳進了他的識海中:「我乃是天威帝龍,是有仙號的龍,我龍族每一個族群中皆有一條八爪祖龍,但我卻是龍族中獨一無二、也是唯一一條九爪神龍!」

九爪神龍的聲音透著一股舉世無匹的狂傲桀驁,有一種無法無天、捨我其誰,睥睨天域蒼穹的氣概!

「九爪神龍?」這個世界上,祖龍已是鳳毛麟角一般稀少,眼前這個九爪神龍在龍族中的地位,遠遠超出了韓星的預估。

只是韓星有些不解,道:「你也太能吹了,你既為最高等的龍族聖獸,又為它的同族,何以這條祖龍的龍魂,似與你有仇一般?」

九爪神龍搖搖頭,道:「你哪裡知道,我體內這顆龍珠,本為龍族至寶,不但凝斂了歷代龍神的元神真魄,更封印了眾多太古大荒凶獸的靈魂,用它吞吐修鍊,便可脫胎換骨,養出九爪神龍之身!」

「龍族有些強大的真龍也具有化身成神龍的潛質,比如這條紫金祖龍就最為桀驁不馴,霸絕乾坤,為登仙籍,他竟起兵造反與我爭奪此珠,卻是被我所傷,功敗垂成!」九爪神龍叨咕,像是想起了什麼往事……

「它雖然化身神龍失敗,但還是能夠存活下來,卻沒想到仙域崩裂,導致我族所居羅天大陸靈氣淡薄,以至讓這些真龍血氣消散、壽元乾涸,天奈之下這條祖龍帶領它的族群,進入了這葬龍窟……剩下的情景,你已經看到了。」

果真如他所說的那般,在這條山脈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的真龍埋葬於此,瀰漫在這裡的龍氣,使得在這裡凝生成了龍血石、龍涎草、真龍樹……等等驚人無比的東西。

這都是些百年不遇的天材地寶!

但不管如何的奇迹,此刻的韓星,己經將這些堪比仙草的植物視為自己的囊中之物。

九爪神龍悲愴不已,又道:「這些真龍進入這裡,己是垂暮欲死,最後安祥死去……只這些老年垂暮的真龍骨骸,歷經歲月磨礪,己遠不如血氣旺盛無比的真龍骨骸,都失去了神性。」

它看了一眼蜿蜒起伏的真龍大脈,感嘆道:「唯有這具祖龍的骸骨,因它死前,已經是大成真龍,所以,臨絡它把自己所有的道基和真血,都煉入了到了整具龍骨中並封存下來,這才出現了這條真龍大脈,以及栩栩如生宛如一條真龍飛舞一樣的景像。」

「俺老龍追隨黃帝千萬餘載,若不是在常陽山隕落,現今早已進階到了大羅金仙的層次!」九爪神龍嘆息一聲,有種英雄遲暮的落寞之感……

「只可憐我龍游潛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非但被這神話禁忌之物變成了鼎靈,還被你滴血認主,錯過了天道輪迴!」它嘴角撇了撇,又道:「但如今,我的好日子又來了,只要我將這條祖龍遺骨煉化了,就又有希望再復真身!」

聽到這韓星的心一陣劇烈的顫抖,不知這九爪神龍若是恢復了真身,這秦洲大陸這灣淺水還能不能盛的下它?

在一瞬間,韓星似乎一下子明白了……

奶奶的,此龍一但翻身,恐怕連自己對它都難以掌控!

自己對煉化這條真龍大脈一竅不通,原本想通過九爪神龍幫自己煉化,現聽它話里話外的意思,這老龍想獨吞!

小樣兒,跟我斗?你等著……

果不其然,九爪神龍的雙眸突然驀然的睜開,射出兩道精光閃爍的目光,道:「只要本龍不死絕,龍族就還有希望,打開登天仙路,我龍族一脈,才能脫離這無盡的流放!」

九爪神龍恨意滔天,咬牙切齒:「可恨那『偽天道』操控天地,將我龍族的命運,完全操控他之手,只要我恢復了真龍之身,那時節,我與青銅鼎便可聯手縱橫天地,臣服萬族,破滅萬界!你就是天道,我也要擊殺!

「皆時,這片大陸就由俺老龍掌控!」九爪神龍得意忘形、興高彩烈的又補上了一句。

韓星看著九爪神龍不可一世的樣子,暗自道:「這老泥鰍若非有青銅鼎鎮壓,又被自己滴血認主,還真不好說啊……不行,得把它的囂張氣焰打下去,逼他說出煉化真龍大脈的方法,小樣,你雖然有點歲數了,卻還是嫩點!等會就讓你知道誰才是老大!」

韓星突然狂吼,道:「你就算煉化了這具祖龍遺骨,又有什麼可得瑟的?你別忘了,你是鼎靈,我才是青銅鼎的主人!就算什麼你再牛,在我眼中也只是一條蟲!奶奶的,你認老子為主,吃虧了?老子乃天帝轉世能輸給了你?笑話!」他眼中的光芒越來越是冷銳,隱隱露出一股戾氣。

九爪神龍剛才還似蓋世魔王,突然間身軀劇烈的抖動了一下,彷彿是遇到了自己命中的剋星,靈魂之中頓時傳來了一種臣服感。

「再說了,你能離開青銅鼎嗎?貌似黃帝已用大法將你與青銅鼎捆綁在一起了吧?你還得瑟個屁!你要煉化這真龍大脈?臣服萬族?想連人族也一起鎮壓?你若不服從我,我寧可不要你這個鼎靈!」韓星語氣堅決,大有捨棄一條古龍如棄敝履的氣勢!

「我現在就將青銅鼎帶走,你留在這吧!」韓星沉聲說道。

他知道,自己的身體己是諸般仙器的載體,凡是滴血認主的,根本離不開自己,而且自己若是有個三長兩短,他們也就立馬飛灰煙滅!

所以才敢有持無恐,而且作勢轉身往外就走。

九爪神龍霎時就明白了韓星的用意,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靠,自已剛才吹牛逼吹過頭了,忘了眼前這個人族主人了!

自己已然成為鼎靈與青銅鼎成為一體,就是恢復了真身,也只能留在鼎中。

而且韓星己然學會了操控青銅鼎的法訣,自己早己受其控制。

除非韓星將黃帝封印它的法訣學會,再解除與他滴血認主的契約關係,自己才能脫身!

況且要恢復真龍之身,僅靠這一具祖龍骨骸還不行,尚需九九八十一件強魂法寶,要不借韓星之手去尋找恢復真身的物品,靠自己還真無法辦到。

特別是現在,在真身恢復前,更不可能離鼎太久,那青銅鼎可就在韓星體內!

一想到這,九爪神龍身子曲卷了起來,不停的抖顫,那裡還敢再得瑟!

「主人……千可別……走!待我恢復真身,自是以你為尊,只是現今你這修為卻是有待提高,才不能讓老龍失望,想當年吾主黃帝的修為那是……」九爪神龍露出討好的表情,口水亂崩,噴了韓星一頭。

九爪神龍見韓星臉一沉,這才小心翼翼的把龍頭縮了回去,把要說的話硬生生又吞了回去。

韓星看了看腳下龍氣衝天的大脈,突然間血脈翻騰,心中產生了種異樣的感覺!

這一刻他彷彿感到地下有種莫名的呼喚,其中有讓他感到親切的東西!

韓星自是不知,在荒古佛域九爪神龍二次被刑天所傷時,漂灑下滿天龍血,自已除了用皮囊裝了幾袋外,還喝下了不少。

神龍之血早已溶解到了他自身血液之中,後來經過混沌焚天焰和赤紫黑火煉化,主幹脊椎骨早已練成了一條金色大龍,此刻受龍氣一激,似要飛出體外,衝天而去!

這是神龍精氣在他身上延續的自然反映!

天帝傳承的精血加上神龍精氣的融合,讓韓星的體質積累太過深厚,己達到一個恐怖的地步,早己超越了九爪神龍,一旦爆發,將一鳴驚人!

無論天帝還是人皇,皆需攝取天地氣運,養真龍的根骨,才能演化出俯視天地的君王氣息!

人中之龍,為天子!

韓星長身而立,其實瘋狂提升,天帝分身驀然出現,從十丈,化作百丈、千丈、萬丈、十萬丈、百萬丈……

眨眼之間,天帝分身便將整個天宇遮蓋。

韓星宛如一具金光閃閃的龍軀,從他身上散發出來自莽荒、滄桑、至尊、至大、至強的氣息,充滿整個天地間。

恍惚間,他就是一條來自太古的蒼龍!

「混元始祖龍!」在這股氣息下,連九爪神龍都顫抖不已!

九爪神龍身軀一震,露出不可思議之色,連忙俯首,心中卻在狂吼:「這是什麼情況?何以他身上會有玄黃龍氣縱橫而出……這是混元始祖龍的狀態,絕對能橫掃自己這條九爪神龍!」

韓星的身上的這種異象慢慢變淡,又恢復了本來面目。

「廢話少說,快些道來,怎樣才能收取這真龍大脈!」韓星惡聲催促到。 「哼!」韓星冷哼一聲,連聲催促:「廢話少說,快些道來,怎樣才能收取這條真龍大脈!」。

九爪神龍一臉的晦氣,不予回應。

韓星這時發現了九爪神龍異樣神情……

它的龍晴熠熠生輝,龍角更是因為激動而變得血紅!

「小子,我不甘心,我也要恢復神龍真身,而這具祖龍的骸骨,是我最大的希望……現在卻要成全了你,難道我註定就是你的器靈,當一世你的踏腳石?」九爪神龍發出怨念和怒吼!

「你說得不錯,自從黃帝鑄鼎,你從天而迎,就已經註定了你生生世世跟著我的命運,不可逆轉,因為我就是黃帝轉世。」韓星單手背負,揮手打破了九爪神龍最後一絲妄念。

「你小子不靠譜,連收取真龍大脈的方法還需要向人打探,你叫我如何死心死心塌地的跟著你?」九爪神龍非常不滿。

韓星皺著眉頭思索了半晌,突然有些明白了……

他知道,以自己現在的修為,九爪神龍之所以肯低頭認主,皆為青銅鼎和滴血認主之故。

它始終是面服心不服!

以往九爪神龍之所以護主,也都是為它自己考慮……

一個是怕自己有個三長兩短,它也隨著玉石俱焚,另一個原因是它還要利用自己,以達到恢復神龍之身的目的!

現在這條真龍大脈就擺在眼前,貌似被它煉化了后,自己對他就沒有太大用處了,所以九爪神龍才表現的這麼屌!

奶奶的,得想個辦法徹底征服它,才能一勞永逸!

自己收取了這麼多寶物,貌似對等的征服之物還真沒有啊……

造化仙玉、山河社稷圖皆與這是老龍有交情,用它來鎮壓這九爪神龍不太可能。

這九爪神龍乃是荒古仙獸級,如果不用仙器聖寶之類,恐怕難以鎮壓的住!

韓星心裡思索,這能控制此龍的寶物這上那裡尋找?

用青銅鼎肯定行,但會被這老龍恥笑……黔驢技窮!

韓星把神識從掃視丹田中的諸般仙寶中收回,又把手伸向了儲物袋中,摸索了好大一陣,不由搖頭苦笑,頓覺前途一片黑暗……

九爪神龍與韓星心意相通,蔫又不知他要幹什麼,見韓星滿臉的失望,它得意的翻了翻白眼,那意思很明顯……小樣,想整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