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些年家裏的環境並不好,還有生病的母親需要看病吃藥……

他們家原本也是殷實的,因爲父親嗜賭,早年的累積,早就揮霍完了。

“怎麼?映紅娘子不願意?”馮媽媽問道。

映紅擰着帕子,沉吟了一會兒才道:“能否容兒好好想想?”

“當然!”馮媽媽笑容和煦,淡淡道:“但最好今天就給老身回覆,老身才好回稟夫人!”

映紅怔怔點頭,剛要轉身,便聽馮媽媽補充道:“宋姨娘的那套,不頂用,阿郎的親事,終究需要夫人這個當母親的點頭才能說了算,不得喜的人,就算最後勉強收了房,只怕往後日子也是艱難!映紅娘子可要好好權衡權衡!”

映紅垂着頭大步出了馮媽媽的房,身後,還有她低低的嘲笑聲和手指彈着紙片的聲響。

映紅知道,馮媽媽彈的那張,是剛剛展示的地契。

衆人還在喝酒調笑,映紅心裏卻是亂糟糟的,她偷偷瞟了宋姨娘一眼,笑意嫣然,妝容清秀,穿戴雖然不及夫人林氏,但比起她,是頂好的了。

再看看金昊欽,由始至終,連一眼都不曾瞧過自己……

映紅一一掃過衆人,林氏意味深長的淺笑;三娘子似乎置身事外,只顧自己用膳;四娘子看自己的眼神,滿是嘲諷;最後落在老爺金元身上,目光不期然而遇,他的眼神迷離,帶着絲絲溫柔的情意。

映紅驀的閉上雙眼,心下一橫,作了決定。

金子回到清風苑,將木屐鞋左一隻,右一隻地踢開,身上軟軟地癱在牀榻上。

她喝了一些酒,臉蛋紅撲撲的,櫻脣瑩潤,在燈下泛着亮亮的光澤,眼神充滿魅惑之美。

頭有些暈,她伸手敲了敲腦袋。

這什麼酒來的?後勁兒這麼大?

笑笑端着一盆水進來,笑道:“娘子。你喝猛了吧?奴婢已經讓青青去煮醒酒湯了,馬上就好!”

金子嗯了一聲,翻了翻身子側躺着。

笑笑從盆裏撈起一塊棉帕,擰乾水分,輕輕地擦拭着金子潮紅的臉龐。

樁媽媽在外頭跟金昊欽說了幾句話,將人送了出去後,才匆匆進房看金子。

“娘子喝了酒,冰盆就不要上了,把窗戶打開一些通風就好!”樁媽媽說道。

笑笑應下了,看着樁媽媽嘆道:“這還是娘子第一次參加家宴呢。她估計心裏頭既高興又難受。纔會喝多了!”

樁媽媽眼角熱熱的。已經有淚不自覺的溢了出來。

可不是麼?

以前過年過節,府裏面熱鬧飲宴的時候,清風苑裏從來都是冷冷清清的,沒有人會記得這家裏還有三娘子這號人物。

娘子雖然不說話。但她心裏是知道的。

她聽着外頭的鑼鼓聲,爆竹聲,心裏得有多苦,多難受呢……

樁媽媽忙抹了淚,如今一切都好了,還要想着以前的事情作甚?

“來,我們再喝一杯……”

牀上傳來金子含糊不清的囈語,她纖瘦的手臂猛地擡了起來,做着碰杯的姿勢。又猛地滑落,啪嗒一聲,掉在牀板上。

笑笑和樁媽媽相視一眼,笑了笑。

娘子還真是喝多了!

金子伸手抓住笑笑擦拭的手,緊緊的握住她的手腕。將之送到嘴邊,嘟起嘴脣,輕輕地吻了一下:“……你心裏一定藏着祕密,告訴我……其實,你並不孤單的……”

笑笑撲哧一笑,娘子做夢了吧?

笑笑將金子的手掰開,低聲應道:“娘子,奴婢心裏沒有祕密,奴婢有你和樁媽媽,還有青青在,一點也不孤單!”

袁青青端着醒酒湯進來,剛好聽到笑笑的話,驚得張大嘴巴。

什麼時候笑笑姐變得這麼煽情?

她不是很討厭自己的麼?

轉性了?

或許是酒精的作用,這一晚,金子睡得特別沉。

等她第二天幽幽轉醒過來的時候,卻聽到了一條讓她震驚得目瞪口呆的爆炸性新聞。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金子跨出房門,走到院中,聽到外頭亂糟糟的聲響,不由蹙眉問道。

樁媽媽神色並不好看,感覺跟娘子說起這樣的事情,實在尷尬。

笑笑也垂眸不語,金子望向袁青青,袁青青眸子滴溜溜的在樁媽媽和笑笑臉上流轉着,不敢說。

“青青你說!”金子神色沉沉,肅然說道。

袁青青囁喏着,終於鼓起勇氣說了出來:“奴婢今晨去大廚房領生蔬,聽那邊的婆子說秋霜院一早就鬧開了,昨晚老爺走錯了房,把宋姨娘的侄女兒給……那了”

樁媽媽和笑笑的臉漲得通紅,彷彿被抓包現行的人是她們一樣……

金子怔住了。

父親走出了房?

做錯了事?

我的天!

樁媽媽將臉垂得低低的,抿着嘴,淡淡道:“不管那邊怎麼鬧,咱們清風苑都不要再私下討論這件事情,事關老爺聲譽問題,誰都不許嚼舌根子!”

笑笑和袁青青忙認真應道:“是,奴婢知道了!”

金子震驚過後,覺得這事情有些奇怪,但哪裏出了問題,她一時又想不起來。

她在院中悠然踱着步子,心想金元老爹怎麼看,都不算是不靠譜的人,這怎麼會做出這等不靠譜的事情來呢?

這裏面,一定有貓膩呀!

愛你一笑傾 金子將昨晚的事情回顧了一下,老爹除了喝多了些酒之外,貌似沒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

宋姨娘的侄女,那個叫映紅的,整晚上都不說話,基本跟老爹是零交流!

冷王悍妃 她不說話可以理解爲內斂,可她昨晚沒喝酒吧?

哎,對了,要是老爹走錯了房,她可以大聲呼叫啊,宋姨娘不是跟她同個院子麼?

金子想了想,突然間豁然開朗,恍然醒悟過來了……

ps:

感謝雪花飄飄打賞和氏璧!哥哥的禮物,小語很喜歡!o(n_n)o哈哈~

感謝錯花心,北辰若殤,門前買菜的老奶奶,紫如妍,純情變態男,子伽打賞平安符,感謝本宮活着打賞香囊!

推薦花無雙的《田園花嫁》,嗜錢如命的小財迷花朵朵穿越了,穿成個沒錢沒物食不果腹的窮苦農家女。且看她如何在這鄉間田園高調種田低調經商,風風光光帶領全家奔小康! 「什麼都看不到?難道你看不到人也看不到下面的山峰和魔獸嗎?」墨九狸故意看著對方問道。

「人?魔獸?山峰?我不懂你說的下面是什麼意思,這裡四處只有白霧,別無其他!」白衣男子望著墨九狸說道。

「所以,你所能看到的都是白霧?其餘的什麼也看不到了?」墨九狸皺眉看著對方問道。

「還有你!」白衣男子聞言想了想說道。

他並不想跟墨九狸說太多,在他的認知裡面,墨九狸是外來人,他不知道墨九狸如何來到這裡的,但是既然來到這裡了,就再也不可能出去了,所以白衣男子認為往後無盡的歲月里,眼前的容貌一般的女人,都將和自己成為鄰居……

至於以後兩人關係如何,他還不知道,暫時他並不想跟墨九狸太多接觸!

墨九狸也看出對方的疏離,但是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可不想像之前看他跳舞一樣,等著對方主動跟自己說話,那樣太浪費時間了……

「既然你不知道我為什麼被引來的,我也不多問了,那我想問問你這裡是什麼地方?如何出去?」墨九狸看著白衣男子直接問道。

「呵呵……出去?別做夢了,沒有人能出去的,雖然我不清楚你如何進來的,但是進來了就是一生,往後無盡的歲月里,你既不會死,也不會老去,更加不會出去的,你將跟我一樣被囚禁在這裡,直到那位未知的最後……」白衣男子聞言看著墨九狸悲涼一笑的說道。

墨九狸從對方的話中聽出無盡的悲涼,無盡的無奈,和無能為力的妥協……

「出不去?那是對你而言,我是不會留在這裡的!」墨九狸聞言直接的說道。

「隨你吧,這裡是天鏡,沒有人能隨意進來,也沒有人能出去,哪怕是主宰世間的神,哪怕是天地規則都無法輕易控制天鏡!」白衣男子看了眼墨九狸說道。

「天鏡?是什麼?」墨九狸下意識的問道,不知道為什麼她對天鏡兩個字有點熟悉,卻依舊想不起來到底為什麼熟悉!

「天鏡乃是上古至尊神器,是創世神女的煉製出來的上古至尊神器,用來囚禁我和一切跟創世神女做對的人……」白衣男子輕嘆一聲悠悠的說道。

「創世神女?沒聽過!」墨九狸皺眉的說道,沒辦法,看到這個白衣男子的舞姿和聽到天鏡的時候,都讓自己有種熟悉的感覺。

可是剛才對方提起什麼創世神女的時候,無端讓墨九狸心裡湧起一股厭惡,甚至是一種痛恨,所以墨九狸的語氣才變得不太好!

白衣男子有些詫異墨九狸聽到創世神女的反應,不過想了想也就明白了原因,看起來這個女人是小界面的人,壓根聽不懂自己在說什麼,想到這裡,白衣男子倒是沒有剛才那麼對墨九狸疏離了……

「你不知道創世神女也是正常的,畢竟這個世界位面千千萬萬個,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創世神女的!」 “這事情真相了!”金子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淺笑,轉身走回房間。

樁媽媽怔了一會兒,也反應過來了。

難怪她聽到這消息的時候,心裏就感覺蹊蹺的很。

這好比老輩人常說的花樽與筷子的故事,花樽若是不願意讓筷子放進瓶子裏,就是拼了個玉碎瓦全,這筷子也不能得手。再說老爺是什麼人?這麼多年的相處,人品問題如何,樁媽媽還是有信心的,絕計不可能用強的。

所以說,這裏頭貓膩大的很!

樁媽媽嘴角扯了一下,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

這伎倆,主院那位還真是百用不爽呀。

樁媽媽不是糊塗人,宋姨娘的心思可以說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所以,她想方設法要讓堂侄女接近的目標,唯有阿郎一個,絕不可能是老爺,這會兒發現事情完全偏離了預先計劃好的軌道,估計她也是如同青天白日裏着了雷劈,不然也不會如此歇斯底里地鬧騰起來。

而從中作梗的人,無疑便是主院那位。

這些兩面三刀的事情對她來說,簡直就是運用得再爐火純青不過的了。

如今秋霜院那情況,跟十九年前的那一出,何其相似呀。

樁媽媽永遠也無法忘記,夫人站在門口,淚如泉涌的模樣。

其實論起來,主院的林氏跟夫人劉氏還是遠方表親來的。

劉氏先祖曾跟着始祖皇帝打江山,立過不少赫赫戰功。劉氏一族當年在帝都權貴門閥中的地位相當顯赫,在太宗在位時便出了一個都尉和一箇中郎將,後來憲宗改革,尚文抑武,劉氏一族纔有漸漸沒落的跡象,但爛船還有三根釘,一個家族的興衰更替也不是一夕之間的事情。

夫人劉雲是嫡系三房庶出的女兒,其母與主院那位的母親是表姐妹。劉氏是大族,但凡沾親帶故的都會時不時的上門拜訪。抱大腿,林氏曾跟着母親到劉府做了幾次客,與夫人倒也還聊得來。後來夫人出閣,嫁到桃源縣來,林氏還曾舟車勞頓地過來探望,那時候樁媽媽還感慨夫人的閨中密友甚多,就只有林媛最貼心,不曾想,這林媛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金府小住了幾天之後。就爬到老爺的牀上去了。

當初的情形就跟今日秋霜院裏的差不多。

林媛哭得梨花帶雨。尋死覓活。老爺的表情很難看,特別是看到夫人的那一剎那……

事後林氏曾含淚到夫人面前一番泣淚剖白,說她心中戀慕老爺已久,求夫人讓她留下來。她願意做個低等的通房丫頭伺候老爺和夫人,若是夫人容不下她,她就只有尋死一條路了。夫人向來心慈,雖然她明白了那一晚的事情,是林媛故意設計的戲碼,但老爺沒有把持住是真,再怎麼說,二人還沾親帶故,是遠方的表親。夫人要顧慮多方的面子問題,不能眼睜睜的看着老爺背上始亂終棄的罵名。 最終夫人忍着心中沉重的傷痛,向林家提親,正式將林氏納爲金元的妾室。

而二人的閨友關係到了這個地步,也徹底宣告結束。

樁媽媽彷彿可以預見宋姨娘日後跟自家侄女相處會是怎樣一種畫面。而這結局,剛好是林氏所期待的。

宋姨娘處心積慮地想要將自家侄女拉進來,是爲了提高自己在府中的地位,畢竟阿郎是嫡長子,映紅若能被阿郎看上,以後少不了她的好處,只是林氏又豈是普通人,沒有點高明手段,就不要在她眼皮子地下耍大刀,不然,到最後只會被玩弄於鼓掌之間而不自知。

出了這檔子事之後,宋映紅她等於背叛了宋姨娘,想來以後宋姨娘也不會讓她的日子過得太舒坦,不然,她怎麼着也咽不下這口氣,所以,宋映紅她只能依附着林氏生存,這顆棋子要怎樣拿捏,自然由林氏說了算。

樁媽媽又嘆了一息,撇開腦中亂糟糟的思緒。

這些事不該她管,她還是安安心心地守着娘子,好好過清靜的日子就好了。

金子在房間內學習着茶道,她齜牙咧嘴地將茶杯濾水,水溫太高,她抓着茶杯的手陡然一縮,伴着啪嗒一聲悶響,茶杯掉在案几上,轉了幾圈,索性沒有摔破。

金昊欽站在門外,笑意晏晏。

金子見門口的光線陡然一暗,才擡眸望了過去。

“你怎麼來了?”金子狐疑問道。

金昊欽沒有回答,在廊下兀自退了屐履,踩着白色棉襪進入房內,在金子的對面的蒲團跽坐下來,看着她擺得有些混亂無章的茶具,問道:“怎麼突然想要學茶道?”

“沒有特別想學,就是無聊玩玩罷了!”金子撅嘴說道。

其實真正善茶道的人,那一套功夫秀出來,就如行雲流水般優雅大氣,就像是辰逸雪,就像是辰語瞳那般,那樣的功夫,才能說是茶道,自己這蹩腳的三腳貓功夫,完全是不入流。

“三娘若是想學,倒是有個人可以教你!”金昊欽笑道。

“別跟我說是辰郎君啊!”金子將剛出爐的茶湯倒入兩個杯子裏,送上一杯放在金昊欽面前,琥珀色的眸子幽幽流轉着,可以想象跟着辰大神學茶道會是怎樣一種畫面,那傢伙傲慢得上天的態度,會將她損得一無是處,她纔不會沒事找罪受!

金昊欽盯着顏色有些濃烈的茶湯,神色勉強的送到嘴邊喝了一口,英挺的俊眉微微蹙起。

“太過澀重了!”金昊欽放下茶杯,說道:“你若想學,阿兄跟他說一聲便是,左右他也是整天無所事事的!”

金子沒有這方面的閒情逸致,對於琴棋書畫、茶道女紅這些,她多半瞭解,卻不精通。每每她心中想起這些頭疼的東西,便會條件反射地告訴自己,過得去就成了。

然事實上,金子這方面的學問,當真還達不到過得去的水平。

“這事以後再說吧!”金子自己泡的茶,覺得還不錯,一杯喝完之後,又蓄了滿杯,凝着眸子看金昊欽八卦問道:“聽說早上事情鬧得挺大!”

金昊欽立馬反應過來,他知道三娘問的便是秋霜的那件事情。雖然說子女沒有資格評判父母的行爲,但父親做的這個事……讓他想起來,都覺得有些羞赧難言!

“……母親已經過去處理了。聽說今天就會安排何管家帶上聘禮去宋家提親。”金昊欽尷尬的笑了笑,看着金子道:“我們又要多了一個姨娘了!”

金子脣角一勾,似笑非笑道:“父親,好可憐!”

可憐?

金昊欽完全無法理解金子的話語,在他的理解力,可憐的人是母親和宋姨娘。

不是有句古話麼?

萬古大帝 但見新人笑,不聞舊人哭!

父親有了新歡相伴,又怎會可憐呢?

唯一讓他想不通的一點是,這宋映紅不是纔來府上一天多的時間麼?父親這麼會對她……

他心中對這個女子的印象差到了極點,看起來文文靜靜,柔柔弱弱的外面,卻有着一個算計和不知廉恥的心。

宋姨娘,合該要哭的,這叫引狼入室!

“咱們不說這些了,趁這兩天有時間,阿兄帶你去外面走走吧,順便帶你去拜師!”金昊欽岔開話題說道。

“你跟父親說過了?”金子問道。

金昊欽搖頭,今晨本想找時間去說的,但遇到這事兒,自然要擱置了。

“還沒,三娘別擔心,這事阿兄說會幫你搞定,就一定會做到!”金昊欽保證道。

金子嫣然淺笑,那笑意就像一朵初綻的清荷,微微露出水面,淡雅而清新,讓金昊欽感覺心裏一陣柔軟。

“我自是相信你的。”怎麼說也是男子漢大豆腐,不會說話不作數的,“那你等一下,我換一身衣裳!”金子起身說道。

金昊欽應聲道好,起身整容,走到廊外等候。

金子喚了笑笑進去伺候更衣,不多時,門扉打開,一襲圓領窄袖藍色長袍的金子走了出來,看上起清爽俊逸,明豔動人。

二人跟樁媽媽交代了一聲後,便帶上笑笑,出了金府。

馬車上,氣氛顯得很是熱絡。金子有些訝異,心想這廝來之前應該努力想過很多聊天的話題吧,這一路上,多半都是他挑起話頭,而且所談之事,金子勉強還有些興致,倒不至於冷場。

金昊欽講了關於西湖的一個愛情傳說,聽得笑笑一臉如癡如醉還有無限悵惘。悽美的愛情故事總是扣動人心的,奈何金子的反應卻有些淡然。

不是金子太過冷血,在她看來,故事終究只是故事,就算真有其事,在千萬遍的傳誦中,也被後人添加了過多的人爲色彩,聽的過程可以蕩氣迴腸,熱情澎湃,但過後,還是要認清事實。

金子自認自己不是悲春傷秋的個性,再者她從沒有過戀愛經歷,無法理解故事中那種愛到至死不渝的情感,到底是怎樣一種感受。

笑笑和金昊欽有些訝於金子的表現,笑笑更是抹了一把鼻涕一把淚,哽聲問道:“娘子,你難道都不感動麼?”

邪性總 金子有些愕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