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些東西,山村周圍倒是能夠收集一些。

煉丹開始!

「焱哥哥加油!」

「老大加油!」

「老大加油!」

一群少男少女激動大吼,為葉焱加油助威。

不過葉焱這邊還沒開口,一群大人們開始收拾這麼一群人了。

「瞎起鬨什麼,都給我老老實實的閉嘴,誰打擾了小焱煉丹,老子扒了你們的皮!」一個漢子直接一巴掌扇在自家兩個孩子頭上,怒罵一聲。

其他人也都差不多。

煉丹,肯定不能被打擾的,正常而言煉丹師煉丹,根本不會讓人靠近,更不要說被眼前這麼多人圍觀了。

「都安靜下來,靜靜的看著!」老村長也發話。

頓時,周圍這才稍微安靜了下來。

人群中央,葉焱並沒有被人打擾,直到所有人東西都準備差不多了,然後終於動手了。

「起!」

剎那間,隨著葉焱一連串複雜符文打出,半人高的葯爐直接懸浮而起!

隨手再度一打,一團灼熱火焰出現,直接送入到丹爐之下。

修真者體內的三味真火!

正常而言,普通築基期即可有著這種真火,但很多人根本不會使用,甚至無法掌控這股特殊的火焰之力,但在葉焱這裡根本不成問題。

這也是他能煉丹的一項重要基礎。

火炎之力,是基礎,也是最必須的東西!

頓時,丹爐的味道快速升高。

周圍,所有人屏氣凝神,就連三兩歲的孩童也一個個的安靜下來,生怕驚擾到了葉焱。

這一刻,全身心投入的葉焱心中反而平靜了不少。

哪怕周圍的人再多,也一樣。

一株株靈藥材有序不亂的送入到丹爐中,開始了煉丹之路。

煉丹,並非易事,對於此刻的葉焱,很難。

哪怕是他,這一刻也不敢有著任何的大意。

淬鍊靈藥材,是最基礎的一步,需要將各種靈藥材逐一加入其中,不可錯亂,儘可能的淬鍊提純到最高層次,這需要強大的實力做支撐。

去糟留精!

其次,就是融合!

將各種淬鍊完成的靈藥材的精華進行特殊的融合,這其中可能涉及到各種其他的問題,靈藥材不易融合,這個時候,靠的是掌控力。

同樣,也和實力有關。

最後一步,反倒是最簡單的,成型了!

當然,看似簡單,但任何一步錯,全盤皆輸。

半夜的嘗試,葉焱就失敗在最後一步。

不過這一次,他信心十足! 這棟大廈的大門還開著,門前站著兩個值班的保安。

方逸天一個箭步朝著大廈裡面沖了進去,那兩個保安見狀后直接攔住了他,其中一個問道:「喂,你是什麼人?相關證件給我們檢查一下。」

方逸天目光一寒,正想直接從這兩個保安的身上衝過去,可隨後他的腦海中靈光一閃,意識到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他隨即一伸手,揪住了其中一個保安的衣領,沉聲問道:「剛才有沒有人離開過這裡?」

另一個保安見狀后連忙衝過來,同時正欲拿出對講機來通報,可方逸天另一隻手直接前一探掐住了他的咽喉,隨後方逸天看著被他揪住衣領的保安又一次沉聲問道:「他嗎的,我問你剛才有沒有人離開過這裡?」

「有、有,好像有一個男人剛剛離開,他很奇怪,身上披著一件灰色的風衣,手裡提著一個黑色的公事包剛剛離開。」那個保安臉色微微一變,連忙說道。

方逸天眼中寒光一閃,又問道:「他朝哪個方向走的?」

那名保安用手指著前面右轉的一條街道說道:「就、就是朝著這個方向走的!」

方逸天聞言之後鬆開了雙手,而後朝著那名保安所指著的方向疾跑了過去,根據那名保安的描述,他懷疑那名剛才離去的身穿灰色風衣的男子就是躲在暗處的狙擊手,而那名男子手中提著的黑色公事箱裡面裝著的極有可能就是一把狙擊槍!

從對方一槍就擊爆刀疤漢的奧迪轎車來看,方逸天推測對方使用的狙擊槍應該是巴雷特公司生產的M99狙擊步槍,M99狙擊步槍乃是半自動的狙擊步槍,具有威力大,結構簡單,精準度高的特點,該槍只需要拔下3個快速分解銷,就可以完成分解,因此分解極為迅速。

也正是這個原因這名狙擊手才能夠在短時間內分解該狙擊槍,從而提前一步走出了這棟大廈。

方逸天也心知任何一名精通暗殺的狙擊手都是極為謹慎小心的,通常一次任務之後他們都不急於離開案發現場,而是小心謹慎的潛伏在四周不遠之處,直到確定並沒有露出絲毫的蛛絲馬跡之後才迅速離開。

方逸天只希望那名狙擊手不要走得太遠,否則,他還真是功虧一簣了。

方逸天的奔跑速度幾乎是可以媲美一頭捕食的獵豹,迅速、敏捷、悄無聲息,在夜色之下奔跑著,就像是一個暗夜魔王般,黑夜之下,他就是唯一的王者!

猛然,方逸天的目光一凜,前面一百五十米處,果真是走著一個身穿灰色風衣的背影,他走得不疾不慢,腳步輕盈,右手提著一個黑色長箱,身上隱然有股邪氣,所走的路線連成一條筆直的直線,每一步都是極有規律的走著!

方逸天一看便看出了這人絕對是一個訓練有素的高手,從他的身上方逸天還隱約感受到了一股血腥之氣,這是對方雙手沾滿太多的鮮血才會散發出這樣的血腥之氣。

而也唯有方逸天這種經過嚴格訓練並且多次出生入死的頂尖特種兵才能感受得出對方身上的血腥氣味,因為,這是一種類似於同類身上的氣息。

就好比一個真正的高手在普通人眼中他或許沒什麼獨特之處,但是,在另一個高手面前就能感應得到這個高手身上的那股氣息!

方逸天頓時心中肯定前面這個身穿灰色風衣的男子有著重大嫌疑,他的速度驟然加快,短短的一百多米的距離他的已經加速到了自身的極限速度!

「八十米……」

「五十米……」

近了,更近了!

「二十米……」

「十米……」

與此同時,那個身穿灰色風衣的男子也感覺到了身後的異常,他的眼中寒光一閃,他的人還未轉過身來,右手中提著的黑色公事箱便朝著身後用力甩去!

砰!

方逸天臨近之後整個人飛起踢出的一腳與這個風衣男子甩過來的公事箱撞在了一起,強大的撞擊力之下這名風衣男子身體朝後退了兩步,可是,沒等他的身形站穩方逸天便猶如一隻猛虎般的撲了過來。

方逸天沉著臉,身體再度逼近之後他出手一拳轟向了這名風衣男子的臉面,風衣男子臉色稍稍一驚,身體朝著右邊一側,同時他的身體翻轉而起,右腿橫掃向了方逸天的臉面。

方逸天冷笑了聲,雙手使出了「十二擒龍手」的功夫,雙手直接接住了風衣男子橫掃而來的右腿,風衣男子心中再度一驚,右手上的公事箱朝著方逸天的臉面砸來,方逸天左臂一擋,同時右臂用力的擊在了這名風衣男子的右腿之上!

風衣男子臉色稍稍抽蓄了下,吃疼的他朝後稍稍撤步,而方逸天卻是如影隨形般的貼了上來,他低沉的怒吼了聲,右肩稍稍一沉,一肘撞向了風衣男子的胸腹處。

風衣男子連忙用手中的公事箱一擋,「砰!」的一聲,巨大的衝擊力之下風衣男子的身體立即被撞飛,連續倒退了好幾步,身形也站不穩了。

方逸天目光一沉,正欲再度衝上去,這一次,他將會把風衣男子轟爆在他的拳頭之下。

可是這時,一輛黑色轎車突然飛馳而至,方逸天眼角餘光一瞥,赫然看到這輛黑色轎車的駕駛座車窗前探出一把黑黝黝的手槍槍管。

方逸天心中一驚,身體連忙就地一滾,藏身在路邊的一顆樹木的身後!

砰!

就在方逸天就地一滾的瞬間,他剛才所站立的地位上射過一顆子彈,擊入地面之內!

「上車!」

黑色轎車上的人低沉的冷喝了一聲。

那個風衣男子立即逃竄般的打開車門鑽了進去,黑色轎車頓時絕塵而去!

方逸天心中一怒,奮力追了上去,可是,他跑得再快也追不上轎車的速度!

末了,他停下腳步,看著漸漸飛遠的轎車,伸手遠遠的朝前擺出了一個割喉的手勢,他相信車裡面坐著的人會看到他的這個手勢,也明白他這個手勢所蘊含的意思,那就是——

下一次,我會殺了你!

……

這輛黑色轎車擺脫了方逸天的追趕之後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道的盡頭,車子一拐,朝著另一個方向飛馳而去。

風衣男子坐在副駕駛座上,一張瘦削的臉蒼白如紙,目光陰沉著,閃動著一絲的憤怒、不甘與駭然。

剛才與方逸天的短短交手讓他體驗到了方逸天的強大以及可怕,如果不是這輛黑色轎車的及時出現那麼他心知他此刻早已經被方逸天制服了。

因此,他的眼中才閃動著一絲不甘與駭然之色,而憤怒則是因為他從車後鏡看到方逸天朝著他擺出來的那個割喉手勢,他當然明白這個手勢的意思是什麼,這對他來說已經是一種赤裸裸的挑戰!

他的右腿兀自還在輕微的顫抖著,隱隱作痛,剛才方逸天的右臂一擊直把他的右腿打得痙攣抽蓄不已,現在都還沒恢復過來。

開車的是一個年輕男子,剪著平板頭,臉上帶著墨鏡,他回頭看了眼風衣男子,冷冷說道:「這麼簡單的行動都差點被你搞砸,如果不是我及時趕到那麼後果將不堪設想!」

開車的年輕男子回過頭來的時候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脖頸上有著一顆黑色的大痣,看來他就是刀疤漢口中描述的那個跟他碰頭的脖頸上有黑痣的神秘男子。

「這個對手很厲害,我沒想到他的動作這麼快,按照我判斷,他應該還留在立交橋高速路上才會,沒想到他突然間就追了上來!」風衣男子悻悻然的說道。

「哼,真正的殺手都會把一切有可能發生的突然情況都考慮進去,從這點上看,你還不是一個合格的殺手!」開車男子冷冷說道。

風衣男子臉色微微抽蓄,眼中寒光一閃,說道:「再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把他狙殺在槍口之下!」

「機會?這可不是我說了算,你已經暴露了,回去了看看楊哥怎麼決定吧。對了,刀疤漢那幾個人確定死了沒有?」開車男子問道。

「死了,屍體現在已經成了灰燼,我一槍擊爆他們的車子,只是沒想到剛才那個人反應那麼靈敏,提前逃出了車子!」風衣男子冷冷說道。

「刀疤漢他們死了就好,這些人本來就是黑社會分子,死了不足為奇,警察調查起來也會認為是他們的仇家殺死他們的。目前應該考慮的是你的處境,為了以防萬一,依照楊哥謹慎的作風,你短時間內不能在露臉了。」開車男子說道。

風衣男子臉色一沉,一臉的不甘心,狠狠地說了聲:「有機會我一定會殺了那個小子!」

開車男子冷笑了聲,沒再說話,而是專心開著車子。

……

方逸天默默地走在冷清的大街上,手中的煙抽了一根又一根,線條剛硬的臉上陰沉悲痛之極。

如果不是那輛開來的黑色轎車,並且那人手裡有槍,他就制服那個狙擊手了。但現實中沒有如果,只有不可預測的種種意外情況。

從這起事件來看,對方是經過了精心預謀策劃的,只是他想不通,對方為何要殺死刀疤漢他們呢?

難道,刀疤漢了解到他們的一些情況?

也就是說,刀疤漢當初在招供的時候還有所隱瞞,並沒有完全把他所知道的都說出來,而對方為了滅口便毅然的把刀疤漢他們殺死了? 山腳下,所有人靜靜等待著,屏氣凝神,一臉的期待。

修真之路,靈丹妙藥必不可少。

小村真若是有著大量靈丹妙藥供應,實力勢必再暴漲,也更有了安身立命之處。

這一刻,所有人充滿了期待,老村長葉修靈珂葉榮等人站在近前,眼睛一眨不眨。

中心位置,葉焱神色凝重。

哪怕是推斷一切正常,但還是不敢大意,而且真正煉製起來,難度一樣極大。

說白了,還是實力太差!

實力不夠,就連維持煉丹所需的消耗都不足,期間不得不吞服兩顆補氣丹,快速復甦體內的真元力,否則以築基期初期的實力,根本撐不住到最後。

終於,足足兩個小時的功夫,葉焱臉色煞白,額頭汗珠滾落,差點堅持不住!

然而,當最後葉焱打開丹爐的一瞬間,他笑了。

周圍,靠近一些的老村長等人見狀,也都笑了!

甚至,他們已然聞到了那種特殊的丹香!

「真的成了!!!」老村長口中喃喃自語,神色激動不已。

十歲的煉丹師,想都不敢想象。

其他人也幾乎都是如此,隨即連忙上前。

葉修靈珂夫妻二人最靠前,一閃之下出現在丹爐前,仔細是打量著其中的情況。

剎那間,更是喜色不減。

二十枚乳白的的靈丹靜靜的躺在丹爐之中。

還帶著溫熱!

「是築基丹!」葉修開口道了一聲。

「而且還是二十顆!」

頓時,周圍的村民們沸騰了,激動不已,齊齊圍了上來。

葉焱盤坐在地上,儘管臉色煞白,但看到這一幕,也充滿了喜色。

這一幕,很讓人高興!

他成功了,以後的靈丹妙藥不用再那麼短缺了。

第一次能煉製出二十顆築基丹,後面自然其他的靈丹妙藥都能夠煉製。

相比於直接購買,太划算了!

這一爐二十顆築基丹的材料費用,也就堪比一顆築基丹的價格而已!

「小焱,你太厲害了!」激動之餘,很多人圍在葉焱身邊。

「焱哥哥,太棒了!」

「老大威武!」

這一日,小村熱鬧之氣,當真比過年還要熱鬧。

一村能出一位煉丹師,太有用了。

築基丹,主要適合鍊氣期十二層大圓滿和築基期的修真者使用,是一種極為實用的靈丹,對很多人都有大用。

我竟然成了大師兄 而且,這只是葉焱煉丹的開始,十天煉製出這種靈丹,後面自然而然也能煉製出更為不凡的靈丹來。

所有人這一刻更為期待了!

葉焱同樣很滿意。

靈丹妙藥有了,村裡人的實力才能更強,他這一支無敵戰隊也才能更強。

受益的,自然也有他自己!

「今後,村裡所有人都能得到相應的靈丹妙藥服用,咱們村子這次勢必會再度爆發,強大!」葉焱沉聲喝了一句。

當即,又是引起一番激動的附和聲!

當場,二十顆築基丹分配下去,兩位鍊氣期十二層大圓滿的村民突破。

一顆不夠,那就兩顆!

以往,以村裡的條件,根本就支付不起。

但現在,他們有了!

一連三天,葉焱接連動手,一爐爐的築基丹出爐,總共煉製了六爐,總共一百二十顆築基丹!

村裡的鍊氣期十層以上的,築基期後期以下的,人手一顆!

而這三天的時間,也讓葉焱真正的熟悉了煉丹之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