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些海怪仍舊是體型各異。雖然克洛澤是第一次見到,但他卻覺得無比熟悉!這些怪物讓他想起了克蘇魯神話中的那些魔鬼還有就是觸手!臉上長觸手,身上長觸手,到處都是觸手。

不過這些觸手怪也好對付。空軍所攜帶的高爆彈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用來對付這些海怪的。

它們怕火,天生怕火!


雖然大海上不太好找到火,但那並不證明找不到。

在這一輪的高空轟炸中,幾隻被密集高爆彈炸中的海怪渾身燃起熊熊烈火!慘叫着不得已又鑽回了海底中。

這一輪轟炸下去,就算不弄死它們幾個,也起碼達到了減員的效果。


隨着戰局的推進,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小型海盜船穿過重重包圍,被命運之神眷顧,終於貼近了航母的船身。

可離得近了他們才發現,這傢伙船身與甲板之間還距離那麼高的高度!?自己怎麼上去啊!

那船全身光滑如鏡面,抓勾都沒地方抓!另外他們還發現自己想用火箭點燃對方船身,但火箭壓根就射不進去那鋼鐵船身!

最後,終於有海盜順着鐵板號拋錨位置的鎖鏈爬上了航母甲板。但可惜的是,他剛剛露頭,迎接他的便是一排火槍齊射。

克洛澤早已在甲板邊緣安排了一隊火槍手!

他們前排半跪,後排站立,用兩段擊的射擊姿勢,衝着船舷外的位置。只要有敵人一露頭,立刻就會遭到毀滅性打擊!

那些好容易爬上了航母的小海盜絕望的發現,原來他們都以爲這船遠程打擊力很強,只要靠近了,憑他們的跳幫戰一定能順利拿下對方。

可等真的貼近了對方的船身才發現,這哪裏是能拿下對方呀,這明明是讓自己死得更快啊! 一拍即合。

如何比試。

葉天縱心中有數,不過,先不着急,得籌備籌備。

任鳳嬌還在和崔貝貝掰扯,兩個人爭得臉紅脖子粗的。

而右小青和薛小天雖然是競爭對手,但是因爲中間出現了一個崔貝貝,兩個人居然還湊在一起低聲聊天,看來是在暗中謀劃。


而趁此功夫。

表面上是在商量考驗事宜,其實是要進行提前溝通。

“天縱,你這葫蘆裏,到底是在賣什麼藥啊……”

任雨柔不解。

看着眼前的情況,和她想的不太一樣,不知道爲何,她這內心,很忐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而葉天縱則是淡然一笑,淡淡的說道:“我看,咱們還是先說說,這任鳳嬌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吧,你跟我說下,剛剛她跟你說了什麼。咱們兩個人,先事先通氣,不然……”

“這個事情,我回頭再跟你說。關鍵是,我答應了二姨了,咱們火鍋店的總經理職位,就交給崔貝貝來擔任。雖然她只是個小女孩兒,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很難管理,但是隻要能把火鍋店撐起來,我就多勞累一點,到時候看着她,別亂來就行好了。”

“那可不成。”

葉天縱聽出來了這話外之音,很顯然,是任鳳嬌答應了要給錢的事情,但是,前提條件,就是得把崔貝貝給伺候好,還得在這裏當總經理,在他看來,這崔貝貝就是個愣頭青,不可能讓她在這裏胡來,更何況,這任鳳嬌姐妹倆的話,一個標點符號都不能信!

“老婆,這事情,恐怕你得聽我的。”

“雖然任鳳嬌可能對你承諾了什麼。但是,這連簽訂了協議之後, 箏愛一心人 ?剛剛,我和崔貝貝聊了下,有戲,我知道怎麼做。雖然吧,我偶爾會抽風,但是我現在清醒得很。這火鍋店任何事情都籌備妥當了,我可不希望我們倒在黎明之前,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可是我……”

任雨柔欲言又止。

葉天縱這話。

話糙理不糙。

的確。

剛剛任鳳嬌對自己滿口答應,但是自己心裏還是犯嘀咕,不過,人情在這裏,她也磨不開面子,現在經過葉天縱這麼一提醒,的確是這個道理,可是,她還是有些擔心,說道:“天縱,你告訴我,那如果不答應任鳳嬌的事情,那你打算怎麼做?”

“這,任鳳萍不會給錢的。任鳳嬌這邊,也是在羅哩羅嗦的,一看就不太靠譜。那你這邊,一個崔貝貝能有什麼用?你總不至於說,人家老爸是崔浩陽,就指望他來出錢給吧?”

“爲什麼不行呢?”

葉天縱不置可否,笑着說道:“就從這崔貝貝身上做文章,這事情,你就聽我的。你放心吧,咱們倆是夫妻,我肯定是幫着你的。而且, 一念成婚:頭條新妻 ,就讓我用土方法來試試,那麼,接下來的操作,你就聽我的,讓我來安排,你看怎麼樣?”

“我……”

任雨柔本能的還想再辯駁,但是擡頭看着正在不斷和崔貝貝溝通的任鳳嬌,她最終下定了決心!

這任鳳嬌,絕對不能信!

不僅僅是她,就是任鳳萍,整個任家的人,都不值得信賴!

答應的事情又反悔,這已經成爲了他們的家常便飯了。

“那你打算怎麼辦?”

“好辦。”

葉天縱略微一笑,淡然的說道:“你看着就行。很簡單,咱們今天是來招聘人員的,這總經理的職務,現在有三個人候選着呢,咱別在這裏隨便聊,一會兒就去試試真功夫,這崔貝貝,我吃定了!”

“嗯?”

“吃定了?”

“天縱……”

葉天縱一愣,趕緊改口,說道:“我的意思是,肯定讓她乖乖聽話,她爸給咱火鍋店投資錢,但是咱們之前的協議不變,這火鍋店,該是我們的就是我們的。至於這任鳳嬌姐妹倆,包括任氏集團,我相信,經過這次事情,他們內部會產生嫌隙,我得謀劃謀劃,讓爸重新掌管任氏集團……”

“啊?”

“行了,事情,就這麼定了。”

“你呢,就好好考慮考慮,等要開火鍋店的時候,咱們的運營策略吧。這麼好的地段,客流量又是這麼大,咱們必須得把買賣做大,做強,咱們以後還指望着這裏成爲總店,到其他的地方開分店呢!”

說完之後。

葉天縱也沒有再過多廢話,徑自起身,站起來,便是朝着門口那邊走去。

“好了各位。”

“我和我老婆,都已經商量好了。今天,右小姐,薛先生,還有崔貝貝……”

“叫我崔小姐。”

崔貝貝年紀不大,但是人小鬼大,立刻傲然挺胸的說道:“我已經成年了,而且,我和你不熟,少跟我套近乎,有事情說事情。本小姐時間緊,沒功夫在這裏搭理你們,趕緊的吧,跟這兩個人鬥,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嘿,我說你這丫頭片子……”

右小青忍不住,就要辯駁,但是一旁的薛小天則是趕緊拉住她,微微搖頭,低聲的說道:“右小姐,今天,不管我們兩個人誰最後勝出,但是咱倆,都達成了一個共識,就是這個火鍋店,肯定有很大的發展潛力的。別的不用多說,就是能在步行街租這麼大的門面,而且租金才十萬,這家店背後的潛力,不容小覷,所以,咱們不能因小失大。”


聽到薛小天的話,右小青也不是不識時務的人,她深吸了口氣,誠懇的給薛小天伸出手掌,感激的說道:“薛先生,謝謝你的提醒,不管最後咱倆勝負如何,我覺得,以後我們能成爲朋友,希望,以後可以互相幫助哈。”

隨後,兩個人握手示意。

這一幕,看在葉天縱眼裏,這讓他一開始既定的計劃,又有了一些小變動。

能讓兩個人互相競爭的人,相互凝成一股繩,然後一致對外。

雖然崔貝貝並不是個人物,但是這樣說起來的話,挺有好處。

“行,崔小姐,崔小姐,這總行了吧?”

葉天縱不動聲色,而是順着崔貝貝的意思,點了點頭,丫頭片子這纔沒過多計較,而看着他這麼故弄玄虛的模樣,任鳳嬌心裏也犯嘀咕,其實,任雨柔這丫頭,還挺好折騰。可是這傻子,經常不按照常理出牌,她也擔心對方會搗什麼亂。

不過,事已至此,他也沒有別的好辦法,要不是因爲自己在外的公司幹不下去,還揹着一屁股債,她也不樂意回到任氏集團重新掌權。本來是和姐姐商量好了的,可誰知道,她也要來掙這份產業,她在集團內部,樹大根深的,自己沒辦法比。唯一能夠成功的可能性,就是拿下二股東,有他支持,那在這次的換屆選舉之中,自己就能夠拔得頭籌!

但是。

這崔浩陽居然也和任鳳萍混在一塊兒了。

而自己,想要成功找回倚靠的話,那就得從他女兒那裏下功夫。

這不,私底下,先把崔貝貝安排上,這也算是自己去和崔浩陽談判的籌碼,不過,說服任雨柔問題並不大,但是這個傻子,這一關可不怎麼好過。

“行了,少廢話。”

“趕緊的吧,說,怎麼比。”

崔貝貝不爽的說道。

而那邊達成協議的右小青和薛小天二人,也是跟着的催促。

此刻,任雨柔也走了過來。

萬衆矚目之下。

葉天縱微笑點頭,說道:“成,既然大家都很着急的,各自時間有限,那咱們就抓緊。”

“經過我和我老婆商量,今天,你們三位的考驗,就只有一條。”

“那就是,你們也看到了,這店鋪,剛剛租下來,還沒有開張。那麼,接下來,大到部門規劃,如何串並溝通,小到桌椅板凳的擺設,人員的配備。作爲總經理,這些事情,是必須要親力親爲的。在初期需要你們搭建,那麼,你們誰將這些基礎設施搭建好,誰就勝出。”

聽到葉天縱的安排。

右小青和薛小天都是神色凝重,說起來輕鬆,走起來就費勁。

這個考驗,講究人的格局,以及對工種的熟悉程度,尤其是,統籌協調性,如果一樣沒有處理好,那就容易崩盤。

這個葉天縱,別人說是傻子,其實看起來,比誰都更加精明!

“薛先生,看起來,咱們以後的老闆,要求會很高啊。”右小青若有所思的說道。

而薛小天則是微微點頭,更加自信的說道:“雖然有點難度,但是,我相信咱們兩個人的專業能力和本事,那,接下來,我們就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了哈。”

“哼!”

他們兩個人的聲音,雖然並不是特別大,但還是清晰入耳。

至少,聽在崔貝貝耳朵裏,撇嘴的說道:“我當是什麼高談闊論呢,就這點事情?值得你們這麼小心翼翼的,還所謂的高材生?要我看,連蠢才都不如!”

“你!”

右小青差點就跟崔貝貝幹上了。

最後還是由薛小天勸阻住。

這一幕,看在葉天縱眼裏,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這崔貝貝,就是人小鬼大,典型的吃着碗裏的,看着鍋裏的。

人右小青二人可是相關專業出身,聽到自己的要求之後,已經開始在心中謀劃。

而這崔貝貝,卻除了死鴨子嘴硬之外,一無是處。

如果不是因爲她命好,有個有錢的老爹,指不定會差勁兒到什麼程度。

所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