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些魔魂獸是幼兒,所以實力再強大也有個限度。而個限度足以讓他們隨意欺負、殺戮。

其中一個小弟說完話的時候直接動了,單手揮起,速度極快!

轟!

鐵戰國甚至連他的身影都沒看清楚,只看到他突然就出現在小戰國的身前,然後手動了。轟一聲,小戰國魂獸的身子直接被對方打飛十多米遠,落地的時候還傳來了小戰國魂獸的哀叫聲。

“小戰國!”鐵戰國想阻攔,但卻什麼都做不到。此時憤怒的吶喊着,看着眼前的四段代理鬼差。

“怎麼樣?絕望沒有?就你們幾個?我一隻手能全放倒。哈哈!”小弟得意笑了,曾幾何時他們這些小弟也能耀武揚威?在惡鬼界,四段代理鬼差太多了,多的就如普通人一樣。

但是新來的代理鬼差也不少,而這些代理鬼差在魂獸不強大的情況下就是他們這些普通四段代理鬼差欺負的對象呀!不然他們這些四段代理鬼差欺負誰去。

“你們!你們這羣混蛋!”鐵戰國憤怒到極點,也不管那麼多,直接衝向眼前的小弟,赤手空拳。

“找死!”小弟不怒反喜,就這樣站着看着鐵戰國衝來,這種以卵擊石的事情最愚蠢了!

鐵戰國奔跑過去的時候,原本還在慢慢遊走的小嬌蓉同時撲向了代理鬼差。但是小嬌蓉的攻擊並沒有逃脫小弟的眼睛,見小嬌蓉撲來他直接閃身向小嬌蓉,直接一個迴旋踢就將小嬌蓉踢飛。

那原本順勢而去的身體同時收身,一手捉住了已經來到自己身後的鐵戰國,單手舉起,猙獰的看着此時還在掙扎的鐵戰國。

“放開我!畜生!混蛋!”鐵戰國拼命掙扎,但卻仍然無法擺脫對方那鋼鐵一般的手分毫。此時的鐵戰國只感覺自己的身體要炸開了一般,憤怒,憤怒!但卻毫無反抗之力!

“哈哈!喪家之狗!兄弟,你就放了人家嘛,好心點!”另一個小弟看的熱鬧起來,取笑。

“嘿嘿!”而被叫爲大飛哥則已經開始向王嬌蓉走去,此時的王嬌蓉已經沒有半點反抗之力。小嬌蓉和小戰國已經都被對方打在地上起不來,而自己更是沒有力量和四段代理鬼差對抗。

看着大飛哥走來,王嬌蓉只能連連後退,除此外,王嬌蓉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

“放開你,可以!”小弟笑了,接着把鐵戰國當玩具一般輪起來搖晃幾下後丟了出去。

鐵戰國落地的時候是整個身子向地面摔去,連摔帶滾三四圈後才停了下來,全身是傷。

鐵戰國全身疼痛,全身不是痠痛就是帶着辣辣的感覺,摔落在地的時候鐵戰國的雙腿更是直接撞在地面,此時軟的完全沒有力氣支撐自己站起來,腿還在發抖。

“啊!”王嬌蓉的尖叫聲把此時正疼痛難耐幾欲暈倒的鐵戰國驚醒。當他張開模糊的眼睛看到的是大飛哥正捉住王嬌蓉的手,此時正哈哈奸笑起來。

“放開她!”眼看此景,鐵戰國那裏還管自己的腿能動不能動,整個人爬向王嬌蓉,所過之處地面還有少許黑色血跡。

“哈哈!”兩個小弟只是看着笑,看着鐵戰國在爬着他們就想笑,也不去理他,任由鐵戰國爬。看到別人悲慘的樣子他們就開心。

“美女,你只不過是個二段代理鬼差,在這裏很難生存下去的,不如跟了我,讓你吃香喝辣的,我比你強大。”

大飛哥看着眼前的王嬌蓉,心裏美滋滋的,在仙蹤林找個落單的女人多麼的難,何況是這樣一個漂亮的女人。

“不要!不要!……”王嬌蓉想掙扎對方的捉住自己的雙肩,但是無論如何也掙脫不了。

“哈哈!別這樣,乖!”大飛哥很是開心,越掙扎越好,這樣心裏更爽點。

正當大飛哥受不了準備上前的時候,突然他的腳卻是被人纏上了。等他低頭看時,卻是鐵戰國!

“你們兩個混蛋!過來跟我搞開他,髒死了,那雙都是血呀!”大飛一見是鐵戰國,尤其是看到此時鐵戰國那滿是塵土和血的模樣時頓時厭惡道。

兩個小弟依舊在笑着,但還是過來,一手抓住鐵戰國的一隻腳,拖着就走。

“放開她!你個畜生!”鐵戰國怒道,但明顯中氣不足,喊出來的聲音也是沙啞的。接着鐵戰國的身子就被小弟們硬拖了出去。

“啊!!”此時吳天宇不知道從那裏竄了出來,手上拿着石頭向大飛哥砸了過去。只是,吳天宇一出現就被大飛一拳頭打飛出去,重重落地,半天不見聲音。

“不要!!” 小鹿撞進大佬懷 現在只剩下鐵戰國的悲叫聲以及小弟們得意的笑聲。

整個世界似乎都靜止一般,這種感覺讓王嬌蓉想到了死。聽不到任何聲音,只能看到小嬌蓉,小戰國還有吳天宇已經暈倒在的。還有鐵戰國正被人狼狽在地上拖着,伸着手向自己,想要帶自己走一般。

吳天宇的魂獸也飛奔來到暈死的吳天宇旁邊,不斷用爪子擺弄着自己的主人,只是吳天宇依舊一動不動。連那麼膽小的吳天宇都來救自己,可惜他的第一次鼓起勇氣並沒讓他成爲以後炫耀的話題,他依舊敗了。

“完了嗎?”王嬌蓉喃喃道,雙眼呆滯。她能感覺到眼前的代理鬼差正粗暴的拉扯着她的衣服,正往草叢裏推去。

“宋德華大哥……。”王嬌蓉的腦海只有宋德華的身影,可惜他再也不會出現在自己面前,保護自己了。

“宋德華大哥!!”想着想着,王嬌蓉只想在臨死前再喊一次宋德華的名字,即便讓自己死去,也能記住這個比自己親身哥哥還要照顧自己的大哥。

“叫誰呢?哥哥我叫黃大飛,叫飛哥哥,我會疼你的哦!”黃大飛歡快笑道,美女即將到手,那是多麼美好的日子呀。

“叫我呢,小子。”正當黃大飛得意的時候突然一道虛弱的聲音傳來。

“誰!!!”黃大飛第一反應就是還有人,可是轉身看去的時候卻是什麼都看不見。

“宋德華大哥!!”王嬌蓉正準備咬牙自盡,聽到熟悉的聲音突然雙眼迸發出沒有過的光芒。是宋德華大哥的聲音!

“宋德華大哥!”鐵戰國原本嘶啞的聲音也高喊一聲,沒有比聽到這個聲音更令鐵戰國充滿希望的了。原本也以爲一切就這樣完,他也看到了王嬌蓉那決心要死的表情。等王嬌蓉死的時候,那麼鐵戰國也會死去,但卻會起碼拉一個代理鬼差墊底。

“聽到了,真累呀!誰給我蓋的草呀,鬱悶。”宋德華用手把那蓋在身上的亂草撥開,接着坐了起來,揉着腦袋。“誰在吵我睡覺的,找死了?” 王嬌蓉和鐵戰國熱切的看着宋德華,眼眶帶淚。從沒有過的感情就在此刻釋放,那一道身影在他們心目中原來那麼重要,比至親還要重要。

“我還以爲誰呢!原來只是一個四段代理鬼差,哈哈!!!”黃大飛仰天長笑。一個四段代理鬼差有什麼用?

“我認得出你的聲音,就是你吵醒了我,而且,我還知道你在欺負我的兄弟姐妹!”宋德華看着黃大飛冷聲道。就這樣坐着看黃大飛。

“媽的!給我幹掉他!”黃大飛受不了宋德華那帶着嘲笑一般的眼神,頓時招呼自己的小弟向宋德華衝去。

兩名小弟直接一甩鐵戰國,全身提氣猛的向宋德華飛馳過去,速度很快,只見殘影閃過。

“吼!!”

還沒見兩人接近宋德華,只聽半空中響起一道龍吟,接着黑影一閃,只見一個小弟瞬間被那黑影提到半空,接着身體一分爲而,漫天黑氣瀰漫消散。

“啊!!”另一個小弟被那一分爲二的屍體嚇呆了,就那麼一下,自己的兄弟就被那黑影撕成兩半,這太可怕了,可怕讓他雙腿開始顫抖起來。

“吼!”

小弟正雙腿打顫抖,連連後退的時候突然那道恐怖的龍吟再次響起,瞬間黑影就出現在他的上空,等小弟看去的時候卻是發現那道黑影已經落地,正在他的面前。

“媽呀!”當小弟看到眼前的一隻碩大的龍頭時,頓時嚇的癱瘓在地,連滾帶爬向後逃命。

只是當他一動,身後卻多了個人,正是剛剛坐在地上,自己大哥吩咐自己要對付的那個代理鬼差。

“咻!”

單手揮出,只見宋德華的手化掌。一掌化爲一道影子重重攻擊在小弟的脖子上。

“撲通!”

小弟直接雙眼被打成金魚眼,接着大氣一口都上不來直接倒在地上,滿嘴黑血,直接死亡。

“連我們家的嬌蓉都敢動,死還是便宜你的。”宋德華淡淡道。

他早就甦醒了,當聽到那邊戰鬥的聲音時。只是宋德華一直都是躺着,想動都動不了。直到後面聽到王嬌蓉的呼喊聲,宋德華才咬緊牙齒讓自己坐了起來。

“你,你們……”黃大飛此時也嚇怕了,看到地龍那龐大的身子時已經就嚇的不行,而且他的小弟兩個都已經死在他的面前。

那地龍一爪一個,宋德華一掌一個……

他是隻是一般的代理鬼差?!

沒有理會已經嚇半死的黃大飛,王嬌蓉直接向宋德華走去,而鐵戰國則也掙扎的站了起來,只是形象確實不怎麼好看,連走路也走不了。

全身破爛,渾身帶黑血。雙腿在顫抖着,而那半腫的眼睛和全是血的臉居然還笑看着宋德華,嘴巴微微顫抖,不知道在講着什麼。

“拜託,不行就別站起來。”宋德華看到眼裏卻是一臉的鄙視,內心卻是深深爲這個兄弟而感到自豪。

“戰國……”王嬌蓉卻雙手捂嘴,吃驚的看着鐵戰國,內心震驚無比。

眼前的鐵戰國真的長大了,真的……

宋德華直接想鐵戰國走了過去,將鐵戰國抱起,然後把他帶到剛剛自己躺的地方道“好好睡覺,這是我睡過的地方,等下好讓我尋你並且治療!”

說完,鐵戰國也閉上眼睛再也沒動過。不知道是因爲支撐不住暈過去還是聽了宋德華的話,安靜放心的睡了過去。

“嬌蓉,這邊就交給你了,至於那想玷污你的男人……”宋德華說完,冷眼看着黃大飛。

“你想幹嘛!!”黃大飛帶着尖利的聲音問道。

宋德華沒理會黃大飛,而是來到地龍面前:“早就叫你來了,怎麼現在纔到?!”

那語氣居然帶着責怪的意思。只見地龍在被宋德華教訓的時候伏下身子,原本半騰飛的狀態直接貼在地上,有些委屈的看着宋德華。

在宋德華昏迷的時候唯一能和宋德華聯繫的居然是地龍,那是一種心靈上的感應。能互相感受到彼此。

而這一天裏一共收到三次地龍給自己的信息,而最後一次的時候就是剛剛不久。當宋德華知道王嬌蓉和鐵戰國他們有危險的時候就已經告訴地龍,誰知道它現在纔到。

要是晚來一點,那麼王嬌蓉和鐵戰國就有嚴重危險了。想到這裏宋德華就有點來氣。

地龍就這樣伏地,二十多米長的身子就這樣時不時搖擺着,對着宋德華噴氣。

“算了,放你一馬。”看到地龍這樣模樣,宋德華也不再說。事實上地龍來的也不算太晚,沒讓王嬌蓉和鐵戰國死去。

“宋德華大哥,他想跑!”王嬌蓉的聲音傳來,黃大飛見到宋德華和自己的魂獸說話,沒留意他,瞬間就有了逃跑的念頭。 寵妻無度:豪門總裁誘嬌妻 可是當他一轉身,王嬌蓉就已經看到了。

“跑?”宋德華冷笑。如果他還在昏迷,也許沒有任何辦法對付這樣的一個人,或者說如果宋德華沒有殺死草蟒魂獸的話。

可是當宋德華殺了草蟒魂獸昏迷的一天時間裏,宋德華感覺自己的實力提高了不少。對付眼前這個渾身帶着強大氣息的代理鬼差不在話下。

“地龍,交給你了!”宋德華原本想親自去殺他的,但突然把注意打在地龍身上了,長着二十多米的身子,殺眼前的這個傢伙應該不在話下。

也許是因爲地龍剛剛被宋德華教訓過,正委屈的不知道怎麼補償呢。此時聽到宋德華的話死時頓時身子騰飛起來,如海洋一般,身子波濤起伏後怒吼發出龍吟聲向黃大飛飛馳過去。

“啊!”在宋德華轉身向王嬌蓉和鐵戰國走去的時候後面直接傳來了黃大飛的慘叫聲,想來已經比地龍解決了。

“宋德華大哥,你的地龍魂獸……”王嬌蓉此時也被剛剛地龍的表現驚呆了,正確的講是從地龍一出現並將一個四段代理鬼差一撕爲二的時候,王嬌蓉就已經震驚無比。

地龍在王嬌蓉的眼裏就成了神話一般,由一條小蛇一般直接成爲二十多米長的地龍魂獸,並且狂暴,暴戾的氣息頓時就讓王嬌蓉和鐵戰國感到了害怕。

而剛剛地龍那強勢而來,一來就是把一名四段代理鬼差一分爲二,這狠勁和暴戾絕對已經遠遠超過了四段代理鬼差,所以直接將四段代理鬼差當成玩具一般,一撕爲二。

而剛剛那個準備玷污自己的四段代理鬼差似乎也慘遭厄運了,因爲王嬌蓉已經聽到他的淒厲慘叫聲。

“那傢伙討打,不給點苦差事給它做做恐怕它就翻天了。”宋德華打趣道。事實上他的內心也是震驚無比。

“宋德華大哥……”王嬌蓉聽到宋德華的話原本想笑的,可是一看到身邊的鐵戰國和還在地上暈過去的吳天宇。以及小嬌蓉小戰國他們,王嬌蓉怎麼也笑不出來。

如果宋德華沒能即使醒過來,恐怕她……她也很難想象這又將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景。也許全部都會死掉吧。

“沒事的,你看我,我不也醒過來了嗎?”宋德華嘲笑道,他在笑自己,居然還真的差點醒不來了。人的生命原來真的是那麼脆弱。

“宋德華大哥,辛虧你還醒過來了……”王嬌蓉聽到宋德華的話後頓時感概,如果不是宋德華醒過來,那麼這次就真的再沒機會見面了,一輩子。

“傻瓜!”宋德華笑了笑,接着走向吳天宇,把吳天宇抱了起來,直接放在鐵戰國的旁邊。

再之後就是小嬌蓉和小戰國。這一次真的是損失慘重了……

把他們全部安置好,宋德華又把已經成功獵殺黃大飛的地龍收了,現在地龍這樣的身軀不收起來怎麼行。放出來只會成爲其他代理鬼差的攻擊目標。

“好了,王嬌蓉,你休息下。我去獵殺魂獸回來。”現在一個兩個都受傷嚴重。宋德華要去獵殺好點的魂獸幫他們補補身子。

“恩!宋德華大哥,你也要小心點。”王嬌蓉接着道,她一樣還是擔心宋德華,生怕在他身上又發生什麼事,如果連宋德華都倒下,那麼他們這幾個人要繼續走下去恐怕很難很難。

“知道!”宋德華回答的很乾脆,宋德華不會再讓自己輕易倒下的。因爲他現在必須要堅持住,直到自己完成了將小桃他們全部接過來後,宋德華才能讓自己輕鬆。

聽到宋德華的話和看到宋德華的表情,王嬌蓉也肯定的點了點頭。

只要是宋德華說過的話,王嬌蓉就相信!經歷了那麼多,彼此也早都熟悉了彼此,王嬌蓉相信宋德華,只因爲自己的性命早就是已經是宋德華給的,他們的一切都是宋德華給的。

別說相信,就是宋德華要拿走他們命,他們也沒有話講。 望着宋德華離去的背影,王嬌蓉的心中有種莫名的惆悵,不知道是因爲看到宋德華離去的背影就如永遠離開自己一般還是早已經習慣有宋德華在身邊的日子。

只是王嬌蓉卻不知道宋德華現在要趕回現實,回到都市。陶媛應該在等他了,最近宋德華老是遲到。有時候去到的時候陶媛已經入睡,而宋德華也只能在夢境世界裏加快步伐,只有這樣才能讓將陶媛的夢魘解決,他纔有自己的時間。

宋德華第一次感覺,做人原來是那麼的累。身邊的人多了,擔憂就多了,當他們不夠強大,受到傷害的時候宋德華沒理由不去幫助他們。所以現在的宋德華突然覺得過去一個人的時候是那麼的美好。

一個人吃一個人睡,一個人看日出日落,一個人自由自在……

可是,一個人的時候只有這種平淡如水的生活,只有寂寞陪伴。有了朋友後的日子他有開心、憤怒、失神、愉快等等各種情緒,有着各種精彩。這,纔是生活。

所以有得必有失,對宋德華來講,他已經習慣有朋友的日子。雖然他們總是有些小麻煩……

城市的春光無限好,夏季的時候更是春光無遺,偏偏白筍一般的美腿在街上來回走動着,這讓有心獵豔的男人無不是看的口水嘩啦啦……

女人在夏季是盡展身材的季節,短裙、短褲、短衣服。只有越來越短,布料只有越少越貴……

只不過作爲美女的龍月蘭此刻卻沒有半點裝扮自己的意思,或者說,現在所謂的高貴和美貌早已經和她背道而馳。

從被龍家排斥出來後的日子到現在,龍月蘭每有一天過好的,就連過去的小幫派也開始派人馬尋找她的蹤跡。這讓龍月蘭這個千金小姐成了過街老鼠一般。

“猥瑣,你、你還是離開我吧。”小小的旅館單間房裏,龍月蘭小嘴緊咬,最後對着一身汗水的猥瑣道。

剛剛猥瑣出去打探消息,可不層想到被那些“挖掘”龍月蘭的混混看到,最後幾人追了幾條街,猥瑣才算擺脫了他們追捕。

只是,也因爲這樣,龍月蘭的處境越來越危險。而且現在她們沒有錢,就連逃,也是一種奢望。

龍月蘭不願再拖累猥瑣,這是一個在她落難的時候一直在自己身邊的人,一直默默付出不求回報的人。

“不行!外面那些混蛋還在找你,我怎麼能離開你?”猥瑣回絕。他自認自己是混混,在別人眼裏的混蛋。可是他有情有義,僅僅如此。

龍月蘭看到猥瑣那堅定的眼神,低頭不語。現在,她還能說些什麼?

她需要幫助,她想報仇,她要做的事情太了,同樣包括將龍家拿下!

這次那麼多混混和小頭目到處搜刮她不用看是她龍家人做的,對方是要除掉她龍月蘭,以絕後患!

“怎麼辦?你這樣跟着我,遲早……”龍月蘭說到這裏沒再說下去,她不敢把“死”字說出來,在這個時候說這些顯然顯得有些不合時機。

“有一個人一定能幫到我們的,只是……”猥瑣口裏的人除了宋德華,就沒有別人了。

從接觸宋德華到現在那麼短的時間裏,猥瑣心裏明白宋德華不是個普通人,所以只要宋德華出手,那麼事情就變的簡單了。

“誰?”龍月蘭好奇。

能幫助她?這個人會是誰?也是道上混的開的老大還是政治界的大人物?這月度微這兩種人在敢在這個時候挺身而出,爲她度過難關。

“前幾天我們住誰的家?”猥瑣道。

“宋德華?”龍月蘭沒忘記這個人,當初在酒吧的時候她已經見過宋德華的身後。當然,宋德華給了她不小的驚訝,當初在神宮寵物醫院見到他的時候她還以爲這個人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人,她怎麼也想不到對方身後那麼了得。

即便她驚訝,可是對方始終只是一個普通人吧?身手再好,對上十幾個,數十個,上百個手那刀槍棍棒的混混……

“他行嗎?”不是龍月蘭不相信,只是有些東西沒看到她根本就沒辦法讓自己去相信。

這件事情關於到個人性命,若是對方沒這個實力卻被拖下水,後果可就等於白白犧牲對方。這種事情她是不會做的……

猥瑣沒說話,只是看着龍月蘭。

如果宋德華只是個普通人還好,可他不是,猥瑣之所以那麼肯定是在他住院的時候,他親眼看到了已經死去的小弟。並且那個時候小弟還和他說話聊天,喊宋德華爲先生等等。

這一度讓猥瑣覺得荒唐,不可信。只當是自己病的嚴重,產生幻覺。

可是之後的日子……

種種怪異的事情還是讓他選擇了相信,只是他一直沒表達出來。而且他甚至有些恐懼,這也就是他後來想離開宋德華的主要原因。

試想,一個和鬼怪打交道的人就在你身邊,也許開始還覺得挺新鮮的,但是鬼魅那些東西一旦沾身,只怕丟了自己的性命都有可能。而且這種事情駭人聽聞,沒有幾個人能接受的。他也沒有辦法接受。

“行!”

面對龍若蘭的疑惑,猥瑣直接回應。

“我出去一趟!”現在龍月蘭出去必然會被正在尋找她的混混們發現,所以他出去最合適。即便被發現,他也還有自保的能力。

龍月蘭知道猥瑣應該去找宋德華,當下點頭。

他們兩人都不會想到宋德華正帶着小黑在神宮寵物醫院做客,和他一起的還有小朵。

“有那麼神奇?”神宮聽到小朵說起金剛鸚鵡老生病,但是自從宋德華去過一次後就再也沒生病,所以小朵送宋德華一個神醫的外號。這讓神宮聽了頓時雙眼一亮,認真的看着宋德華。

奉令成婚 “你的職業?”認識那麼久,神宮還真不知道宋德華的職業是什麼。

宋德華這次被問住了,他的職業也算是醫生吧。可是小黑當初病了……

“算、算是個醫生吧。”宋德華老實回答。

其實,他不想來見神宮的,只是他去陶媛家的路上遇到了小朵,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所以現在他一邊想盡快離開這裏,一邊又不得不奉陪到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