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件事情他算是一知半解,依然一頭霧水的。

他剛才做了個簡單的打算,明天追蹤夏彌,去看看她到底要做什麼交易。

源稚女看到浴室里亮起的燈,聽到裏面的水流聲,緩緩地從簾幕裏面抽出身子,躡手躡腳地走過客廳。

「師兄?」

清冷的聲音從源稚女的背後傳來,源稚女毛骨悚然,一動不動地立在原地。

「師兄,回過頭來。」

源稚女緊張的抿抿嘴,握緊了拳頭,大不了就和夏彌坦白好了。

反正源稚女從頭到尾都沒看夏彌,身正不怕影子歪,也沒什麼好心虛的,只是偷聽了一點話。

源稚女緩緩地轉過身,映入眼帘的卻是一副羊脂白玉般的肌膚,濕漉漉的頭髮,像是小妖怪的絕美臉龐,翹挺白潤的酥胸…

源稚女看到這裏下意識地回頭,捂住眼睛,身後卻傳來女孩幽幽的笑聲。

「師兄來上面,不就是想看這種東西嗎,為什麼又看了?」她像是個磨人的小妖精。

「不…不是的。」源稚女狡辯掙扎,可現在他是真的看到了,他嘗試着辯解,「你為什麼…為什麼不穿衣服?」

「我在洗澡誒,是師兄你自己跑到樓上來的。」夏彌笑了。

源稚女想了想,好像的確是這個道理。

「師兄,你來這裏,不是我為了看我洗澡的?」

「不是的,我只是有點奇怪你今天的言行。」源稚女繼續捂着眼睛,「你先去穿衣服吧,我們這樣不好說話的。」

「咯咯咯,好吧好吧,看來師兄真是個正人君子,用色誘這種套路還真行不通。」夏彌裹了一個毛巾在身上,將毛巾圍成了一個裙子,遮住了所有敏感的部位。

源稚女呼吸沉重,他忽然覺得夏彌變了一個人,好陌生的感覺。

「師兄,好了。」夏彌按下燈光的開關。

源稚女慢慢地放下手,夏彌就站在源稚女的面前,兩人四目相對,女孩的眼睛依舊是汩汩溪水般清澈,只不過這個溫柔的目光里藏着幾分很深的凶戾。

源稚女相信一旦話談崩了,兩人的關係可能就要破滅了。

「師妹,對不起,我先和你道個歉。」源稚女知道這是自己有錯在前。

「知道了,我原諒師兄了。」

夏彌坐在沙發上,翹起白皙修細的二郎腿,笑眯眯地盯着源稚女。

她坐在那裏,像是沙發上方了一個逼真的人偶,做工精細的叫人驚嘆每一處的細節居然都打磨的如此完美。

「師妹,你說的懸賞到底是什麼?」

「師兄,你很想知道嗎?」夏彌眨了眨眼睛,粉紅嬌嫩的唇瓣揚起一個弧度,「既然師兄那麼感興趣,我就告訴你吧,那是一個關於我的檔案。」

夏彌很直接坦白,源稚女歪歪頭,「檔案什麼的,很重要嗎?」

「對我來說,很重要,就和師兄你一樣,如果你的真實檔案流出的話,你也會不惜一切代價奪回的,對嗎?」夏彌微笑地偏偏頭,彷彿那個師妹又回來了。

源稚女握緊拳頭,上前幾步,目光泛著絕對的冰冷,「你知道什麼?」

「我什麼都知道,甚至…我可能比校長知道的都多。」夏彌迎著源稚女的目光,依舊笑容燦爛,嬌唇輕啟道:「但是我雖然知道,但我不會說出去的,因為你是我師兄,對我好,所以夏彌會幫師兄的。」

源稚女神色複雜,他的檔案怎麼可能被夏彌知道。

「你在騙我嗎?」

「當然不是,師兄你應該是擁有精神言靈的,所以你是白王還是白王的血裔?」夏彌很隨意地問了問。

源稚女瞪大了眼睛,他臉頰發熱,嘴唇發顫,夏彌給了一個非常接近的答案,顯然她是在考驗源稚女,源稚女當然是後者,但他不知道夏彌知不知道這點。

「你想怎樣?」

「其實,我的檔案也不能被人看到,不然我估計會和師兄一樣,有點小麻煩。」夏彌掐起手指比了比,又鼓鼓嘴,抬起頭,微笑的眼睛冒着小星星,「師兄,幫我個忙好嗎?」

7017k 「喵了個咪的,終於是把它砍死了!什麼鬼東西啊?」

沈明唐刀抵地,累了個半死,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不開一起二段,在超階強者中都不算弱的了。可剛才那怪物,渾身就更是鋼鐵鑄成的,不對……比鋼鐵還要猛,乾脆是金剛石的。而且還是能自由伸縮的金剛石,沈明費了好半天功夫才算徹底讓這怪物倒下了。

「系統,你玩我是不是?這玩意兒到底是什麼鬼,這麼難纏?」沈明實在忍不住抱怨了起來。

「恭喜宿主擊殺一頭魔物,獎勵實力加成0.1%。註:可累積。」

「嗯?」

原本還想再抱怨兩句的沈明突然來精神了,還有這好事?你咋不早說,果然是絕世好系統啊!

……

「既然老大都發話了了,那我可以就不客氣了!」

兩名青年摩拳擦掌,看著沈明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同事年輕一代,他們寂寂無名,而眼前這人確實名聲鵲起,憑什麼?他們又差在哪裡了?

干翻眼前這人,朱雀星的八人就可以揚名立萬了!

「住手!」

曹琴琴想要上前阻攔,卻被其餘的六人一同攔下。

老三老四相視一眼,一手寒冰,一手火焰。

「你們搞偷襲,你們勝之不武!」曹琴琴此刻都要著急死了,她答應了莫凡要看好沈明,要是真出了事,她一定會十分內疚的。

「他居然有這個魄力無視我們,那必然要付出代價!」為首的年輕人不屑地笑了笑,看上去古井無波,實際上,對於沈明如此狂妄的舉動相當的氣憤。

寒冰與火焰瞬息而至,而也就在這一剎那,洶湧的紫黑色雷霆化為雷龍瘋狂的從沈明體內湧出,不僅直接將老三和老四的攻擊全部擋下,而且那恐怖的狂雷餘威也讓兩人大驚失色,紛紛後退。

「這……」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原本自信滿滿的八人一時之間竟有些愣神。曹琴琴也抓住這個機會脫離了幾人的糾纏,擋在了沈明的面前,但也同樣不敢輕易靠近。

要知道之前周力辛想要靠近,差點就被重創,沈明如今的狀態很不穩定。

「下意識的防禦,身體本能的反應嘛?可惡……」

一擊未得手的老三和老四感到有些惱怒,雖然剛才他們也只是試探,但卻沒想到沈明甚至動都沒動,眼都沒睜,保持冥想狀態,就把他們倆給擊退了,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我勸你們快快離去,沈明導師的實力不是你們可以比的,如果等沈明導師醒來,你們一定會吃不了兜著走!」曹琴琴趕忙發狠話。她現在只能希望人民剛才的威懾,再加上自己的狠話,可以逼退這些人。

「醒來?小姑娘……看來是沈明出了點岔子。」為首的老大本來原本已經有些退走之意,卻突然聽到曹琴琴話語中的漏洞。

什麼叫醒來?難道說沈明現在不是在冥想修鍊,而是出了其他的情況。這簡直是天賜良機呀。

他們原本想的是用武力收復這個名聲在外的傢伙,為自己所用,因為他們從頭到尾都不覺得沈明有什麼真本事。畢竟傳言如果太過恐怖,那麼很有可能被懷疑。

沈明被傳的太過了,自然也是引起了他們的嫉妒和不屑,這才如此的明目張胆的過來。不過現在似乎沈明真的有兩把刷子,不方便得罪,或許軟硬皆施更好。

可曹琴琴的話明顯是沈明現在情況不對,趁他病要他命,將他打傷之後,就裝作是自己救起,說不定不費吹灰之力就收服一名悍將。

為首的老大,心中想的是美美的,然而一隻盤膝坐在地上的沈明,卻在眾人不知不覺中睜開了眼睛。

「啊……」察覺到自己說錯話了的曹琴琴一時之間有些著急。

「一起動手!老七攔下這女的,我們來對付這沈明!」

只聽那人一聲令下,七個人齊齊而動動。

「我說,你們在幹嘛呢?」

一道陌生的聲音響起,朱雀新的幾人只看到一道殘影略過,曹琴琴已經消失在了原地,而老七直接倒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天台的地面上,就連地上的地板此刻都被震出了幾道裂紋,可見這力道有多恐怖。

「老七!」

原本準備對沈明動手的幾人立刻停了下來,趕忙將倒在地上的老七扶了起來。

「噗呲!」

一口鮮血從老七的嘴中噴塗而出,剛才電光火石之間,一隻腳突然踢在他的胸口,那聚力竟然直接將他的三根肋骨給踢斷了。

當眾人回過神來,原本盤膝在地上的沈明不知何時已經站起,將曹琴琴攔在了身後。

「什麼情況?這八個長的如此刁鑽的外星人,來地球起什麼哄啊?」

沈明面色不善的看著眼前的八人,自己的剛醒來,就有人要對自己下手,這可讓他很不爽的。

原本就被界門中跑出來的那個黑色怪物惹得一身氣,現在還有人找死,送上門來挑釁他?這世界上怎麼這麼多二貨?

「沈明導師對不起,我沒有護好你,他們是來找你麻煩的。」曹琴琴此刻有些羞愧,她覺得自己沒有完全莫凡交給他的任務。

「你道哪門子的歉?這事要怪也只能怪我,我也沒想到……」沈明沒有繼續說下去,系統突然把他拉到系統空間中,這一點的確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沈明搖了搖頭,看向了眼前朱雀星的八人,皺著眉頭問道:「我說哥幾個幹嘛呢?」

朱雀星的八人此刻正怒氣沖沖地盯著沈明,那個模樣就好像錯的人是沈明一樣。

「好一個沈明,出手如此霸道,我等原本是來邀請你加入朱雀星的,卻不曾想,上來就傷了我的人!」為首的老大惡狠狠的瞪著沈明,今天這件事恐怕無法善了,他們八個人,就算老七受傷,她還就不信了沈明可以一個干八個?雙拳難敵四手,優勢還在他們這一邊!

「邀請我加入朱雀星……什麼玩意?你們不會真的是外星人吧?

再說了,有你們這麼邀請人的嗎?若不是我剛才醒來,怕不是已經被你們偷襲得逞!小子……你們不長腦子的嗎?還是說外星人都沒腦子?」

沈明冷笑了一聲,這幾人也真是搞笑,就算他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但剛才明明是他們強行動的手,自己要是不是及時醒來,不僅自己可能會重傷,就連曹琴琴也會被自己連累倒。

好傢夥現在直接倒打一耙,還有這回事?沈明一直以為世家的少爺們不長腦子,可看到這幾個,他突然覺得官魚,祖吉明他們個個都是人中龍鳳。更不要拿眼前這幫智障和曹岩這種學院梟雄去比了。丟不起那個人!

「沈明,你的實力的確不弱,但我們畢竟還有七個人,你絕對不是我們的對手!向老七道歉,並加入我們,一切都可以既往不咎。如何?

你也是寒門,朱雀星就是為了寒門的天才而存在!我們是第一代,但絕對不會是最後一代,難道你甘願成為世家的走狗嗎?

我們一同努力,或許真的能夠開創一個盛世出來!」

為首的老大豪言壯語,他現在的確是真心實意的想讓沈明入伙,至於老七受傷這件事……在實力面前一切都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只是他依舊不願放下自己的傲慢,沈明的確有實力資本,但他卻相信自己更強!

「世家?」沈明差點沒笑出聲來,自己什麼時候成為世家的狗?還有寒門……和世家比起來,寒門的確處處受到打壓。

但並不代表著所有寒門的人都是好人,就比如眼前這幾個傻逼,長的二五八萬也就算了,還他喵的侮辱他的智商,在這裡想要收服他?這不扯呢嗎?

「我說你們在我沒動真格之前,趕快離開。對於你們那個外星球,我真的沒興趣。別拿什麼道德大義去壓我,我本人也沒什麼道德,那個人剛剛差點上了我的學生,一切都是他罪有應得。你們如果非要報仇,我倒也可以配合配合!」

沈明打了個響指,一座巨大的次元之門緩緩打開。

那充滿荒蕪的氣息立馬散發了開來,蒼天獨角仰著那高傲的頭顱,從次元之門中緩緩踏出。

要不是在天台夠大,恐怕都容不下那巨大的身體。

蒼天獨角雖然如今只是小統領級別,但憑藉高貴的血脈,足以硬扛大統領級別的妖魔,甚至可以斬殺!這就是足以成王的資本!

剛剛出來的蒼天獨角,看著這麼小的地方自己都快無從下腳了,忍不住低吼了一聲,似乎在跟沈明抱怨。

可這聲低吼卻也是如雷貫耳,擁有著大統領級別的氣勢,瞬間讓眼前的八人有些懷疑人生。

「蒼天獨角?你不是主修雷系魔法師嗎?」

喵的,不講武德!為首的老大已經有些蒙了,讓他們七個打一頭堪比大統領級別的妖魔並不算太困難,但旁邊如果再加個沈明的話那可就太難了!

「所以說嘛,多上網是好處,你們不會窮的電腦都買不起吧?我是召喚系魔法這件事,好像並不是什麼秘密?」

7017k 第204章

馮容止眨眨眼,直白道,「謝世子,我分明瞧見那個姑娘對你很冷淡,我覺得你是想多了。」

「呵,可沒有想多,你知道什麼?她那是欲擒故縱,本世子玉樹臨風,英俊瀟灑,她早已經春心萌動。」

馮容止,「???」

馮晨,「!!!」

「謝世子,你知道她是誰嗎?」

「醜八怪。」

謝之昂道。

「你怎麼知道她長什麼樣?」

「不醜的話,會用帽紗遮著臉?那還不是因為喜歡本世子,心裏自卑了,怕本世子嫌棄她?這才遮上?」

啪。

手中摺扇打開,那叫一個英俊風流,眼神那叫一個看穿一切。

馮晨捏捏眉心,他要回去問問景行,他這個堂弟這麼……這麼……自我感覺良好,他知道嗎?

「您說的真的……對極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謝世子回見,還有容止,今天就別到處去了,再府上待着。」

馮晨囑咐完這話就走了,他是不想在待下去了,都不知道走這一趟的意義是什麼,先是被自己祖父插刀,又被謝世子一番話雷的外焦里酥,也是醉了。

不過馮晨一路都在想,君家大小姐到底找他祖父做什麼?得回去問問景行,那傢伙向來比他聰明。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