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君境強者傀儡心裏哼了一聲,通過?做你的春秋白日夢吧!還想通過!本君的“考驗”豈是那麼容易通過的?呵呵,既然你們對自己如此有信心,你們準備好,那我就要出題了!希望你們兩個真的是能夠通過,我可是對你們抱有很大的期望哦!

聽到他如此說,讓兩人心裏更是警惕!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他一定是有所圖謀,纔會對自己兩人好言好語!不然自己兩人即使有九條命,也不夠他滅的!冷寒神王對這個君境強者傀儡感恩戴德的說道:多謝前輩!前輩如此實在是讓我們兩人受之有愧,寢食難安!所以一會兒還請前輩不要多多照顧於我們,晚輩兩人也想體驗一下前輩給我們的考驗!不過既然說是考驗,那晚輩兩人倒要領教一下前輩的高招!

這個君境強者傀儡看了一眼冷寒神王,冷寒神王頓時覺得如入九幽地獄,龐大的壓力差點讓他難以呼吸!不過很快這個君境強者傀儡就移開了目光,冷寒神王頓時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眼中滿是駭然,心中第一次乏起一股無力感!這個君境強者傀儡再也沒有看冷寒神王一眼,淡淡的說道:既然你們執意如此,我也不會勉強你們!他彷彿在對兩人說,又彷彿是自言自語的說道:唉,沒想到還會有人拒絕本君的好意!呵呵,到底多少年沒有了?沒想到今天又會有人拒絕本君!

再次看了一眼兩人,如果你們準備好了,我也就不多說什麼廢話了!呵呵,相信你們也想迫不及待的離開這裏吧?看着兩人想張口說話,他擺了擺手說道:別急着否認,我自認我看人的眼光還是挺準的!不過有那麼有那麼可怕嗎?本君自認又不會吃人,你們爲何如此怕我?說到這裏他眼裏充滿了好奇和不解之色,彷彿是真的對這個問題很感興趣一般!

馮道德和冷寒神王心裏頓時一驚,冷寒神王支支吾吾的半天沒有說出話來。馮道德見狀急忙斗膽紅恭恭敬敬的說道:前輩誤會了,晚輩兩人並不是怕你!在進來之前晚輩還有幾個同伴,不料卻在這裏走丟了,晚輩兩人是擔心他們的安危,所以纔會如此着急離開,還請前輩明鑑!

哦?

這個君境傀儡強者頓時來了興趣,打量着馮道德,這個他眼中的螻蟻!充滿興趣的說道:你還有同伴?嗯,擔心同伴的安危,這個可以理解!要不要本君幫你找找看!

馮道德頓時強顏笑道:這區區一點小事,哪能勞煩前輩呢,這件事等晚輩兩人接下了前輩的考驗,完了之後就自己去!前輩的好意,晚輩兩人心領了!

哼!

這個君境強者傀儡再次哼了一聲,我可以認爲你這是看不起本君嗎?是不是認爲本君沒有這個能耐?不過既然如此,這件事本君還就管定了,你儘管說出他們的生辰八字,本君現在就幫你找找看他們在哪裏!不把他們找出來,你們還是不相信本君的能耐!

冷寒神王心裏倒是覺得無所謂,反正那也不是那同伴,相反還是他此次來追殺的目標。他可沒有這個興趣來得罪這個君境強者傀儡,而且看他的意思,他好像對馮道德的同伴顯然是很有興趣。可馮道德就不同了,他現在心裏覺得後悔的要死,不過再後悔也無濟於事!只能在心裏暗道一聲,凌霄,傾城姑娘,對不起了!如果你們以後出了什麼事,我一定會替你們報仇的!

馮道德看着這個君境強者傀儡,好像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趨勢!反正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如果在不接着說下去可能凌霄和夢傾城兩人還沒有什麼事,自己和冷寒神王兩人就先翹辮子了!所以馮道德頓時只好硬着頭皮說道:晚輩三人原來是在一起的,只不過在我們進一個密室的時候,晚輩就一個人被傳送到這裏來了,他們兩個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然後再仔細的描述了一下當時的情形,說得繪聲繪色驚險萬分!

等馮道德說完後,這個君境強者傀儡激動的說道:他們是男是女?年方几何?自身的修爲如何?出自何門何派?師承何處?說完以後才反應自己一下子問了這麼多問題,人家可能一下子答不上來!不好意思,是本君太激動了!唉,說來也是本君的心腸太軟,聽到你的兩個同伴困於此處,實在是太過激動想要找到他們了!此處危險萬分,多待一刻就多一分危險!本君實在是不想他們隕落在此處!

兩人在心中嗤笑一聲,對這個答案不置可否!你心腸軟?心腸軟還要把我們兩個困於此處?不過馮道德感激的說道:多謝前輩如此關心他們,晚輩先代他們謝過前輩!如果找到了他們,晚輩一定要他們親自向前輩道謝!至於前輩剛纔所說的幾個問題,他們兩人都是天賦不錯,老夫自認比不上!他們一個叫凌霄,大約有十六七歲的樣子,但是修爲已經到了將境的修爲了,是個難得的天才!至於另一個女娃子,叫做夢傾城。這個女娃子更不得了了,他的修爲已經和老夫先前的修爲並肩,大約雙十年華的樣子。至於他們何門何派,師承何處,屬於哪一方勢力,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這個君境強者傀儡,嘴裏不住地咀嚼着這兩個名字。凌霄?夢傾城?果真都是好名字!還有如此好的天資,本君更不能讓他們隕落在此處了!如此天賦出衆的人,將來定有雄霸一方的資本!何況就算是衝着他們的名字,本君也應該對他們加以援手!你放心,你的這兩個同伴本君一定會保證他們的安全。保證不讓他們少一絲一毫,平平安安的到達你的面前!

這一刻不管他的用意是真是假,是好是壞,馮道德都對他感激的說道:那就多謝前輩了!

這個君境強者傀儡淡淡的點頭應道,嗯!你們還有什麼事是需要本君幫忙的嗎?趁我現在心情好,你們有什麼我能幫得到的,我都幫你們完成!兩人一聽,這可不得了了,這…………這特麼的怎麼像交代遺言,交代身後事一樣啊?彷彿就是等着他們是送死!看着他們的表情,這個君境強者傀儡心中暗道一聲,自己果然還是操之過急了!不過他還是淡淡的解釋道:你們兩個別誤會,我沒有其他的意思!這個考驗有點特殊,只要一進去就不能與外界聯繫!只有通過了考驗才能出來,所以我怕你們現在有什麼事還沒做的,我儘量幫你們做,這樣在考驗的時候也不會分你們的心!要知道這就跟那個練功走火入魔一樣,非但得不到任何好處,可能還會傷及自身!

這下兩人心中更是確定,這個君境強者傀儡完全就是不安好心!他的這個解釋無疑是畫蛇添足,讓兩人心中蒙上了一層陰翳。一個高高在上的君境強者需要向他們解釋嗎?他們已經站在大陸的上層,相當於入了上流社會!一個入了上流社會的人,需要向一個平民去解釋什麼嗎?所以他這個解釋非但沒有起到作用,反而讓兩人心中更是確定了他所謂的考驗,完全就是讓兩人去送死!只不過兩人不明白的是,爲什麼現在不殺他們?反而還要弄個什麼考驗,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知道雖然是知道了,但兩人卻是不敢表現出來!人家說的是考驗,而兩人認爲是要去送死,如果說出來這不是在質疑君境強者的話嗎?兩人現在就是猶如玩偶,任面前的這個君境強者傀儡玩弄!現在這個君境強者傀儡就是皇帝,而他們就只是臣子!所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既然知道無法躲過,冷寒神王深吸了一口氣!如果沒有面罩的話,可以看到他牙齒咬在了一起,但他還是保持着聲音平和的問道:恕晚輩直言,說了這麼半天,晚輩兩人也沒有弄明白前輩到底是要考驗我們什麼。所以還請前輩明示,讓我們心裏有個底,這樣也有利於考驗!

這個君境強者傀儡用他的雕塑手臂,拍了拍腦袋!發出啪啪的響聲!哎呀,真是人老了,連記憶也不好使了!看來真的是老糊塗了,呵呵,你們別見怪!你們是想先考驗呢,還是等你們的同伴過來了再說?

冷寒神王剛要說話,馮道德卻搶先一步說道:呵呵,既然前輩說是有好處,那我們就先考驗吧!他們兩個的事就麻煩前輩了!馮道德覺得自己剛纔魯莽了,一下子就把他們兩個給說了出來!現在要去送死,他希望自己和這個敵人去就算了,沒必要再把凌霄和夢傾城牽扯林來!冷寒神王想要說什麼他心裏也清楚,無非是想臨死之際再拉幾個替死鬼罷了!所以他纔會搶到在他前面說,要不然還不知道會鬧出什麼!剛纔他覺得自己已經對不住了凌霄和夢傾城一次,間接性的把他們拉下水,所以按他的猜想,他們應該也難逃一死。既然他們要死了,那自己兩人也要死!馮道德心中暗道一聲,這次就算彌補你們吧!希望你們不要怪我!

這個君境強者傀儡詫異的看了一眼馮道德,沒想到他會這麼做!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我就給你們講解一下考驗的事吧!只要你們能夠出來,保證你們能夠得到天大的好處!絕對夠你們用一輩子了!兩人已經注意他很久了,發現這個傢伙每次都只是說出來的事,絲毫不說進去會發生什麼!兩人現在心如明鏡,卻還要高高興興的去赴死,這也是沒誰了!兩人估計自己這種死法,不說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但絕對是引領潮流!有誰死的時候還要高高興興的?兩人可以自豪的說,我就這樣做過!

只聽他繼續說道:其實這次考驗說來簡單也不簡單,說難也不難,這個就看你們的領悟能力了!而這次考驗的是一個陣法,你們入陣破陣就可以出來了!是不是很簡單?這個陣法叫做八極陣,是我在一本殘本上看到的,至此威力如何我也不知道!所以才說是難,不過既然說是殘陣,那他的威力應該想來也不是太大!所以你們安安心心的去破陣吧!在必要的時候我會出手的!

兩人暗道一聲,臥槽,這是把自己兩人當成小白鼠來實驗了啊!必要的時候?什麼叫做必要的時候?等着自己兩人死了的時候是不是必要?既然你自己覺得不難,那爲什麼你不自己去?真特麼是說得比唱的還好聽!不過兩人還是裝作很開心的樣子說道:謹遵前輩吩咐!冷寒神王和馮道德頓時在對他鞠了一躬!馮道德嘀咕一聲,也不知道這個陣是個什麼樣的陣!冷寒神王瞪了一眼馮道德對這個君境強者傀儡感激得說道:既然前輩說沒有危險,那應該就是沒有危險了!難道前輩還會騙我們不成?前輩都說了在有必要的時候他會出手的,你不會這麼快就忘了吧?

看到這兩個傢伙居然還在磨磨唧唧的,居然還敢質疑他的話!這個君境強者傀儡冷哼一聲,如果你們不想闖就算了,我絕對不勉強你們!強人所難不是我的風格,其實你們不去我也不會怪你們!看着他下了最後的通牒,兩人急忙表示沒啥問題!多活一刻算一刻,只要脫離了他的視線,到時候想怎麼做就是自己兩人的事了!

這個君境強者傀儡,看着兩人讚賞的點了點頭。我就喜歡有上進心的人,遇到事不是畏畏縮縮的,而是那種一往無前的人!強者永遠要有一顆強者之心,畏畏縮縮的永遠只能在底層混!這就跟經商差不多,爲什麼有的人富得流油?而有的人卻是一貧如洗?那就是他們缺少這種勇氣,機會永遠留給少數人,有準備的人!

兩人真心的感激道:多謝前輩教導,晚輩受益匪淺!這次兩人是真心的感激,過來人就是過來人,他們有着此其他人更先進的經驗。沒有參與就沒有發言權,他們始終是從這條路走過來的!如果有他們的指導,相信後來者絕對可以少走很多彎路!

但是兩人卻是忘了,他畢竟是過來人。這個君境強者傀儡明白大棒加棗的效果,所以他不在乎給兩人一點好處。沒有好處的事情誰會去做?除非是他吃飽了撐的!

看着兩人若有所悟的樣子,他滿意的點了點頭!真是孺子可教也!你們準備準備吧!我馬上就給你們考驗,相信你們回去之後一定會大有進步!兩人聞言一下子從感悟之中清醒過來,什麼感悟也來不及性命重要。暗道一聲:死亡,終於要來了嗎?只不過要以這種方式死去,兩人實在是不甘心!然而不甘心又如何?打又打不過,跑跟是跑不過了!兩人沒有第一時間選擇自曝的原因有兩個。第一就是兩人都抱着一絲僥倖,萬一真的只是考驗呢?那自己兩人豈不是就白死了!第二嘛,還是僥倖!僥倖自己不會是死在考驗裏面,到時候就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遊!如果自己現在一個魯莽就死了,那就更是死的冤啊!所以兩人都抱着僥倖的心理,萬一我一個不死呢?以後的事情誰說得清楚,把這麼多年的苦修一瞬間就揮霍了,兩人捨不得也不甘心這麼做!


這個君境強者傀儡看着他們兩人說道:你們準備好了沒有?準備好了我就開始了!兩人神情一凜,深吸一口氣說道:前輩請!這個君境強者傀儡點了點頭,一揮手,剩下的八個傀儡,按照東南西北,東南,西南,東北,東南方向站立,瞬間就組成了傳說中的“八極陣”!然後再把兩人包圍在中間,看着兩人疑惑不解的表情,這個君境強者傀儡解釋道:現在還沒開始,等開始了我也控制不了!他們組成的陣法會自成一界,裏面有一個生門一個死門,還有其他的六個門我就不解釋了!生門死門,顧名思義你們都知道吧?見到兩人點頭,他繼續說道:闖入死門就是我也救不了你們,一切就看你們的機緣運氣了!

如果你們真的不幸闖入了,那一切就只能聽天由命了!只能怪你們自己運氣不好,是福是禍一切就看你們的了!隨即手中結起一個奇怪你手印!那八個傀儡頓時一陣高速運轉,漸漸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後居然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在旋轉,先前還能看得見殘影!到最後速度達到最快的時候,最後卻詭異的慢慢變成一個圓圈!而這個圓圈卻是一個太極圖案,裏面聳立着八扇古樸的大門,剛好有這個君境強者傀儡說的生門和死門!

如果凌霄在這裏的話,一定會驚呼一聲,臥槽,這不是我天朝的八卦陣嗎?這的確是像天朝的八卦陣,只不過這比天朝的看起來先進多了,也高檔大氣得多!

這個君境強者傀儡看着這八扇大門自言自語的說道:希望一切順利吧,本君在這傀儡的身體裏面也呆夠了!這兩具身體雖然是老了點,不好用了點,但還是先將就着吧!本君實在是好久沒有體驗過做人的感覺了!隨即一拍腦袋,那寶石一般的眼睛一陣閃爍!對了,聽那個老傢伙說他不是還有兩個同伴嗎?那本君就要努力努力了,那個小天才的身體相信一定比這兩個傢伙舒服多了!

冷寒神王和馮道德看着極速旋轉的八個傀儡,只覺得一陣眼花繚亂,暈頭轉向的!只好閉上眼睛,兩人怕還沒開打,自己就先暈倒了。只不過待兩人再次睜開眼的時候,頓時大驚,分不清東南西北了!這種情況兩人簡直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冷寒神王和馮道德兩人看着八個大門,每一個大門上面都有一個字。分別爲,休,生,傷,杜,死,景,驚,開,而且每一個字都灼耀生輝,古樸大氣!但是大門都是緊閉着的,裏面代表的什麼兩人也不知道!兩人對陣法是七竅通了六竅――一竅不通,只能按照字面意思理解生死這兩個門!在加上那個君境強者傀儡所說的話,兩人大概是明白了!不過他會有這麼好心?還是就這麼簡單?

就在兩人進來後不久,忽然發現自己腳面上的這個太極陰陽居然在開始緩慢的運轉,不但如此,就連那八個大門也在緩緩的運轉!兩人站在陰陽圖的中間,心中震驚不已!雖然這個陣法在運轉,但是兩人現在卻絲毫不影響!兩人你望我我你望你的,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到底要走哪一個門?雖然那個君境強者傀儡說只要走這個生門就出去了,但是鬼知道他的話有幾分可信度?如果真是這麼簡單,那他們兩個進來幹嘛?難道只是好玩才讓他們進來?答案顯然不是!更何況兩人對這個陣法一竅不通,更是對這個地方一無所知,這樣無疑是取死之道!如果就這樣貿然衝進去,到時候可能連怎麼死都不知道了!所以兩人決定守株待兔,靜觀其變,以不變應萬變!

外面,這個君境強者傀儡看着緩緩運轉的陣法,眼裏閃爍着興奮的光芒!果真是一羣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現在居然都不採取行動,哼,一會兒你們更沒有機會了!唉,人生真是寂寞如雪,高處不勝寒啊!和這些螻蟻玩簡直沒有一點意思,根本沒有什麼挑戰性!真是懷念以前的日子啊,不過現在當務之急,還是先用這兩個螻蟻吧!幸好這兩螻蟻也不懂什麼陣法,要不然可能還真有點麻煩了!他自言自語地說道:呵呵,如果你們知道這是煉神陣的話,可能就不會這麼聽話的進去了吧?僥倖?看來僥倖有時候也會是一種致命方法啊,嗯,這個必須記下來!嘎嘎嘎,本君還真是天才!頓時從雕塑裏面傳來一陣刺耳的笑聲!

如果冷寒神王和馮道德兩人知道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原來這根本不是什麼八極陣,而是傳說中有着赫赫聲名的煉神陣。倒不如說是赫赫兇名,這個陣法在江湖之中是禁用的!傳說中的煉神陣殘忍無比,能把活人生生的煉製成傀儡,變成一具行屍走肉的屍體!江湖中人是又愛又怕,如果有了這個煉神陣,那自己豈不是要多了很多打手?而且是不用怕他背叛的那種,一念生一念死!有這個想法的人不在少數,也曾經爲了這個陣法大打出手,血流成河!至於怕的原因,那就是怕有朝一日自己會變成傀儡!所以江湖中人人人都想得到,卻也人人也都想把它毀滅!

不過既然是傀儡,那就要抹掉他的意識,所以這也是奪舍的不二法門!有一些強者靈魂不滅,但他們卻缺了一具身體,但是在打鬥之中,他們完全佔不到絲毫便宜!其實是比他們等級低的人,也能輕而易舉地完成他們!還有這世間有着一些寶物,專門剋制靈魂之類的,雖然稀少,但是確實存在!所以他們也是會使用這個方法來奪舍!無論是威逼利誘,還是設下什麼天地寶物,奇珍異寶等人來搶,然後就趁機奪舍!

不過兩人現在對此事一無所知,在煉神陣之中!冷寒神王和馮道德兩人越來越覺得不對勁,自己的靈氣居然在緩慢的流失,主要是流的很慢,先前是沒有感覺到!但現在卻是差不多下降了一成,這讓兩人如何不驚?兩人終於有點覺得不對勁了,按照這個趨勢下去,他們甚至不用去闖這個陣了,直接就被消耗死了!兩人急忙運功吸收靈氣,可是讓兩人恐懼的是居然吸收不了!不,不是吸收不了,而是根本沒有靈氣可供兩人吸收!兩人猶記得在外面還能吸收,完了還能補充。沒想到此地的天地靈氣已經被完全隔絕了,也就是說只要兩人的靈氣消耗完了,等待兩人的將是死亡!頓時一層死亡的陰影籠罩在兩人的心頭,兩人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吸收不了靈氣,一時之間竟然六神無主,全無主意,不知道該怎麼辦!

兩人現在是像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兩人不斷的強迫自己要冷靜,冷靜!可是卻絲毫沒有作用,只是再次把心中的那種恐懼加深了一層!兩人現在算是明白了那個君境強者傀儡爲什麼不怕他們逃跑,現在他們終於明白了!不單單是他的實力強大,就憑這個陣法兩人就無望逃脫!

冷汗瞬間就侵溼了兩人的衣服,“嘀嗒嘀嗒”…………!汗水順着兩人的臉頰流淌到了地面上,猶如上了火架一般!當汗水流過馮道德鬍子的時候,因爲先前吐血的緣故,所以現在看起來就像是他的下巴在流血一樣,看起來恐怖駭人!冷寒神王雖然沒有這麼誇張,但他的整個面罩都變得溼漉漉的!

隨着身上的靈氣不斷的流失,兩人現在就像是水中撈出來的一樣!兩人不斷的在裏面踱步,走來走去。由於兩人都是低着頭的,誰也沒有注意到其他的!“砰”!兩人的頭瞬間撞在了一起,冷寒神王大怒,你特麼的眼睛長到後腦勺去了?馮道德也是大怒道:哼,我還沒有說你呢,你特麼的瞎了不成?還是你故意撞老夫?冷寒神王也哼到:我就是撞你了,你又能怎麼的?難道你以爲你能打的過我不成?馮道德眼露寒光,打不打得過,是不是對手,那還要試過才知道!別以爲你是神王,老夫就會怕你!我告訴你,老夫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還多!說罷兩人就要大打出手,即使知道現在出手是極爲不明智的,但兩人也想要發泄一下心中的煩躁,再這樣下去兩人覺得自己真的會瘋了!就算不是死在裏面,也絕對會瘋在裏面!

兩人剛要出手,正在這個時候,兩人腳下的太極陰陽圖一陣高速旋轉,兩人大驚失色,一個趔趄,差點沒有摔倒。急忙穩住身形,纔來得及仔細打量到底發生了什麼!只見腳底下的陰陽圖一陣高速旋轉,越來越快,直至最後捕捉不到它的身影,只能看到一半黑一半白的圓圈!而那八扇大門也是一陣高速旋轉,只不過到了最後去慢慢詭異的慢了下來,直至最後才停止!不過待兩人再次看上面的時候,頓時嚇得魂不附體,感覺魂飛天外了!只見那上面原來是有字的,現在連字也沒有了!

兩人的內心現在崩潰了,先前有字標示着都不敢闖,現在沒有字了,兩人又該何去何從?現在有種想殺人的慾望,心裏面煩躁不安,覺得非常的不舒服!就這一會兒的功夫,兩人又覺得自身的靈氣又下降了一層!兩人相信這個陣法不止這麼簡單,如果真是這麼簡單,那他們來看戲啊?他們多少也聽過一點,有防禦的陣法,有攻擊的陣法,還有迷惑敵人的陣法…………等等!用排除法可以計算,他們的修爲不算高,所以可以排除防禦這一項!而迷惑陣法只能用來困敵,而那個君境強者傀儡不會是閒的沒事幹了,所以這一項也可以排除!那麼現在就只剩下攻擊陣法了,除了攻擊陣法他們兩人實在想不到其他的了!更何況這個攻擊陣法還沒有開始攻擊,而他們的靈氣已經消耗不少了。此處也不能儲存靈氣,就算不用攻擊,他們也會消耗死在這裏!兩人躊躇了良久,終於決定搏一把。是成是敗,是福是禍,一切就聽天由命了!兩人其實是不信天命的,但這個時候還有其他辦法嗎!一切就交給運氣來決定,運氣好他們就能活下來,運氣不好,那他們就得從這世間消失,世間再也沒有他們兩人,一切的過往,都將煙消雲散!從此世間再沒了冷寒神王和道德天王! 雖然有了決定,但是兩人現在又犯難了!這麼多個門,到底應該去哪一個?但是正在流失的靈氣已經刻不容緩,根本容不得他們在多做選擇!兩人暗道一聲,一切盡人事聽天命吧!冷寒神王看着高高聳立的八個大門,對馮道德說道:趁現在還有力量,隨便闖一個吧!我怕再過一些時候,我們連闖一闖的資格都沒有了!

可是…………

馮道德看着這八個大門,每個人看起來一模一樣,連先前的生門是哪一個也分不清楚了!即使是要搏一把,那也應該有個目標吧?如果就這樣盲目的衝進去,那簡直就應該是活膩了!這個…………我看我們還是從長計議吧!

冷寒神王看着馮道德畏畏縮縮的,心裏有些不快!冷哼了一聲,既然你要在此等死,這是你的選擇,我也不會攔你!不過你就在這裏等死好了,我一個人去闖,我還真不信裏面是刀山火海,還能吃人不成!說完就大步的向前走去,選擇一個大門就要進去!馮道德大驚,急忙一閃身來到他身邊攔住他說道:冷寒兄,你還是再仔細的考慮考慮吧!沒想到冷寒神王卻是不領情,一把推開他,大吼一聲,滾!別在這裏打擾我,你一個人就安靜的在這裏等死!

馮道德被他一推頓時一個踉蹌,他也來氣了!哼,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既然你如此着急找死,那就去吧!頓時兩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冷寒神王!冷寒神王冷靜下來之後也覺得應該從長計議,好好的商量商量再做行事!不過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找不到臺階下的他也哼了一聲,不過這次沒有再放什麼話出來!

看着這些大門他心裏在打鼓,不過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註定是覆水難收!自己選擇的路,就算跪也要跪着走完!我還真就不相信了,我冷寒會是一個短命的人

!我堂堂一個神王,這點小困難怎麼能難得倒我?不過話雖然是如此說,但是他的手還是有點顫抖!把手伸出去老半天,也沒見他有什麼動作,離門還有一尺多的距離!現在他的心裏在吶喊,你快叫我停下啊!只要你叫我停下,我現在保證就停下!就算是讓你做我哥也行,我求你快叫我停下吧!可是讓他失望了,馮道德還是雙手抱胸,目不斜視的看着他!轉頭看向馮道德發現他居然沒有叫自己停下的意思,不由得心裏大罵,你特麼個老東西,你叫一下會死啊!

馮道德戲虐地看着他,去吧,怎麼不去了?害怕了?呵呵,放心這裏沒有人,我也不會笑你的!對於他馮道德是一百個放心,就肯定他沒這個膽子。要不然他也不會如此刺激他了!可是令馮道德沒想到和錯愕的是,冷寒神王哼了一聲,去就去,這有什麼可怕的!嘎吱一聲,一扇大門就這樣被他給推開了,門剛一打開,冷寒神王一個閃身退開兩三丈遠纔來得及仔細觀察。令人驚喜的是,裏面空空如也!別說什麼危險了,連只蟑螂螞蟻都沒有!整個大門裏面彷彿就像星空一般,絢爛多彩,看一眼就能令人沉醉在其中!

看着沒什麼事,冷寒神王心裏也鬆了一口氣!頓時大搖大擺的走到那扇門的前面,得意的看着馮道德,哼!怎麼樣?這回你也沒什麼話說了吧!馮道德頓時一時語塞,他的確是沒有想到會是這種結果!不禁心裏暗道一聲,難道是自己擔心過度了,導致神經過敏!或者是自己太杞人憂天了?不過總算是沒什麼事,要不然他的心裏還有點過意不去!

忽然,馮道德驚呼一聲,小心後面!冷寒神王不以爲意的說道:我背後有什麼?不就是一扇什麼都沒有的大門嗎?還不是什麼都沒有,你休想糊弄我!話纔剛說完,冷寒神王忽然之間覺得背後有一股灼熱的氣浪,好像是要把自己毀滅一般,頓時大驚失色,來了一個懶驢打滾,不過反應還是慢了半拍!

冷寒神王一個懶驢打滾滾過以後,這纔回頭望去!只見那扇大門之中居然噴出了一團火,一團臉盆大小黃色的火!雖然只是一團火,但是溫度之高,卻是令兩人驚駭欲絕!只是小小的一團火,但是溶金鍊鐵絕對不在話下!但是兩人卻又不認識,在奇珍異寶,天地異物的名單上也沒有見過這種火。難道是新出來的什麼天地異物不成?只見這團火在大門之中明滅不定,像喝醉了酒的醉漢一般搖搖擺擺的,彷彿下一秒就能熄滅!

冷寒神王忽然抽了抽鼻子,他好像聞到了一種什麼東西燒焦糊臭的味道,自言自語的說道:奇怪,此處也沒有什麼人做東西吃,怎麼會有東西燒焦糊臭呢?左看右看了一遍,還是沒有發現!不由得看向馮道德,馮兄,你有沒有聞到什麼東西燒焦糊臭了?馮道德搖搖頭,但卻是又點點頭!冷寒神王哼了一聲,你這個老傢伙知道就說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你這般搖頭又點頭的是什麼意思?

看着冷寒神王,馮道德本來是想不笑的,結果還是沒忍住!哈哈哈,真是笑死老夫了!馮道德一邊捂着自己的肚子一邊哈哈大笑!連連擺手說道:不行了,先讓老℃喘口氣再說,不過你這個樣子實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

冷寒神王同情的看着馮道德,這老傢伙不會是被嚇傻了,精神失常了吧?唉,真是可惜!一個好好的天王說瘋就瘋了,真是世事無常,人生難料啊!那豈不是說,本神王要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少一個伴了?

馮道德看着冷寒神王的樣子哈哈大笑,忽然之間忽然看到了冷寒神王眼裏的同情,頓時大怒,你那是什麼眼神?終於忍不住說道:你摸摸自己的頭有什麼感覺?是不是覺得少了些什麼?冷寒神王眼神怪異的看着他,少了些什麼?難道本神王的頭上除了頭髮還有什麼不成?頓時將信將疑地往自己的頭上摸去,可是摸了一遍,頓時不敢置信的又再摸了一遍。冷寒神王的眼睛瞪得圓圓的看着馮道德道:本神王的頭髮怎麼會變成這樣?冷寒神王實在是不敢置信,怎麼自己好好的一頭長髮,爲什麼會不見了?頓時不信邪地拿出自己的劍來當鏡子,對準自己左瞧右看,頓時驚呼一聲,臥槽,這是誰啊?怎麼跟個怪胎似的!

只見冷寒神王劍上的人影,穿着一身黑衣,蒙着一個口罩,一頭短髮。而頭髮卻是根根豎起,整得跟個爆炸頭似的!冷寒神王實在是不敢置信,這是自己?嘴裏不住地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呢?哦!對了,那團火,一定是那團火搞的鬼!看向那團搖擺不定的火,冷寒神王心裏還有點恐懼!剛剛雖然只是一瞬,但是他確實感到了毀天滅地的威力!但是這樣的火卻是隻是小小的一團,如果是多一點的話…………!冷寒神王實在是不敢想象,恐怕自己現在已經變成灰灰了!隨之心裏也有點熾熱,這…………要是能爲我所用的話,恐怕就是外面的那個君境強者也不是我的對手吧?

冷寒神王YY了半天,想着着這團火被自己收服以後,自己如何如何牛掰!打遍天下無敵手,所有美女都歸我!只要敵人來了,自己一團火就扔過去,對方還不用自己出手就灰飛煙滅。美女看到自己都投懷送抱,哭着喊着要給自己暖牀!這種感覺豈是一個爽能形容的!想到這裏,連哈喇子流出來老長也不自知,還一個勁的在這裏yy!忽然覺得自己的背好像有點涼涼的,冷寒神王心裏有點奇怪,此次又沒風,而我又穿了衣服,怎麼會覺得涼呢?不由得伸手向自己後面摸了摸,頓時再次爆了一句粗口!

臥槽!我的衣服呢?冷寒神王摸着自己光溜溜的背,心裏的冷汗刷刷刷地淌,但是不由得又有點慶幸!幸虧自己剛纔跑得快,要不然現在變成灰灰的就是自己了!隨即又看向那團黃色的火,心裏想要得到它的那種慾望又變得更強了,只要能得到它,就算付出再大代價也值得了!也不用再怕什麼君境強者了,對於現在這團黃色的火,冷寒神王對此是勢在必得! 馮道德看着冷寒神王的眼神,頓時知道了他在想什麼!其實對於這團黃火他也有想法,只不過他明白,這種天地異物不是一般人能收復的!非有大機緣,大運氣者絕對不可能收復!到時候可能偷雞不成蝕把米,落得個被反噬的下場。不但不連得不到任何好處,到時候可能身心都會受損!身體受損倒無所謂,只要休養個天個把月的可能就會好了!但是“心”可就不一樣了這個“心”包括內在,精,氣,神所在。所以如果受損的話,非有天材地寶來修復,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天材地寶能恢復得了的。這還只是輕的,如果嚴重點的話,說不定就是會身隕!寶物有靈,非有緣者能得之!如果一定要得到,那付出的代價將是無法想象的!這是修煉界的大忌,也是修煉界的前輩總結出來的理論,人人都恪守自己!不要因爲一時的貪慾,然後毀了自己的一片前途!

所以馮道德還是打算勸勸冷寒神王,畢竟現在大家都是一根繩上的螞蚱。冷寒兄,你是不是在打這個團異火的注意?冷寒神王頓時哼了一聲,眼神不善的看着馮道德道:是又如何?難道你還打算與我爭搶不成?

馮道德頓時苦笑一聲,冷寒兄誤會了,我怎麼可能與你爭搶呢!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這種天地異物不是那麼好容易收服的,如果一個不好…………冷寒神王打斷他說道:好了,我知道!只要你不是與我爭搶那就沒問題,至於其他的,我自己自有分寸!馮道德張口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搖搖頭,不在勸說他了!看他的樣子,對這個異火的志在必得,看來如果不得到他是不會罷手的!

冷寒神王看着這團黃色的異火,眼神熾熱!估計現在就算是天王老子親自下來勸他,他也會不屑一顧!用靈氣包裹住手,一步一步的朝着這團黃色的異火走去!而這團黃色的異火頓時一陣跳躍,忽明忽暗的!冷寒神王看到後更是心中大喜,如此有靈氣的異火,如果能爲我所用,絕對會將會是我以後的一大助力!說不定就能稱霸整個大陸也說不定,在這樣巨大的誘惑之下,冷寒神王的心更熾熱了,要得到這團異火的決心就更加強烈了!

來到剛纔的大門面前,冷寒神王變得更加小心翼翼,把全部的靈氣都灌輸到自己的雙手之上。這樣他才覺得安心一點,伸手就向這團黃色的異火抓去!冷寒神王看着自己的雙手離那團異火一步步的接近,心裏卻是更加警惕,他總算還沒有被面前這團異火衝昏頭腦!近了,更近了!冷寒神王的心現在在顫抖,在離這團異火不到十釐米的距離,他已經感受到了它的灼熱的溫度了!心中簡直興奮得無以復加,只覺得全身熱血沸騰,比吃了**還厲害。冷寒神王頓時就一把抓了過去,眼看馬上就要抓住了。

這時候,異變突起!只見那團黃色的異火嗤的一聲一陣旋轉,“忽”的向冷寒神王撲過來!冷寒神王見狀大喜,心中暗道一聲,看來這團異火也認爲本神王是那有緣之人,這不,沒看到它已經迫不及待的撲過來了嗎?豈料,在冷寒神王的手剛接近它的時候,“嗤嗤嗤”…………冷寒神王頓時發現自己身上的靈氣居然像抽水一般的向外面涌去,頓時驚駭不已,嚇得魂不附體!而抽走靈氣的源頭卻是面前的這團黃色的異火,自己的靈氣源源不斷地向它涌去,不到一會兒,就抽出來差不多將近兩成的靈氣!

冷寒神王大驚失色,如果再這樣下去,自己恐怕會被它抽乾了。頓時努力的想收回自己的靈氣,可是更讓他驚駭外加恐懼的是,居然抽不回來了!面前這團異火彷彿的什麼好吃的東西,居然是死咬着他的靈氣不放!冷寒神王的心現在哇涼哇涼的,頓時嚇得魂飛天外!什麼稱霸天下,美酒佳人,都沒自己的身家性命重要了。冷汗頓時像不要錢一樣傻刷刷刷的往下流,可是剛一流出來就被蒸發了!冷寒神王覺得口乾舌燥,渾身的血液像着火了一般。

頓時再也顧不得什麼顏面,他怕自己在顧及自己的顏面下去連命都沒有了!急忙轉過頭對馮道德求救道:馮兄,哦,不對,是馮大哥!馮大哥救命啊!只要你能救我,我什麼條件都答應你!馮道德心裏也大驚失色,不由得慶幸自己沒有這個想法,要不然可能現在那裏求救的人就是自己了!看着冷寒神王,即使冷寒神王不向他求救他也會去救他的!不過有便宜不佔王八蛋,看他的樣子一時三刻還死不了!他自己送上頭來挨宰,這應該不是怪自己趁火打劫吧?

馮道德半信半疑得看着冷寒神王,真的是什麼條件都答應?冷寒神王現在想哭的心都有了,恨不得把他揪出來打得他媽媽都不認識他!不過想到自己現在是有求於人,頓時還是哀聲下氣的說道:對,就是任何條件!不管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就算是做牛做馬我也心甘情願!只要你能救我,我的一切都可以給你!感受到自己現在的靈氣居然不足一半了,心中更加恐慌了。哀求道:你快救我吧!只要你能救我一切都好說!要是我死了你什麼都不能得到,外面的君境強者傀儡你一個人也絕對應付不了,到時候還是死路一條!如果是我們兩個人的話,相信絕對比你一個人輕鬆得多!

馮道德想想也是,關鍵是什麼條件都答應,這個好處不要白不要。如果他自己都不要,估計以後都會寢食難安,做夢都會哭醒!一閃身來到冷寒神王的身邊,就想要伸手去碰!冷寒神王大驚,不要碰它!馮道德的手還沒有碰到,就覺得一股吸力從這團異火上面傳來,不由得大驚失色!心裏暗道一聲,怪不得,原來是會吸收靈氣。看着這團黃色的異火顏色越來越鮮明,就像一個吃飽的孩子!可是它還依然不滿足,頓時又加大吸力,這下冷寒神王的靈氣流逝的更快了。

急忙對馮道德說道:馮大哥,馮爺爺,就當我求求你了,你別再磨蹭了,你再磨蹭下去我連命都沒有了!你先救了我,什麼都好說!

看着冷寒神王那可伶樣,馮道德也覺得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可能就要出大事了!不過既然不能靠近它,那就是遠程攻擊了!馮道德凝聚靈氣灌輸在刀上,頓時大喝一聲,去!刀氣瞬間離刀而出,向着那團黃色的異火奔去!兩人見狀大喜,以爲這次肯定沒什麼問題了。就在眼看就要劈中了的時候,刀氣來到那團黃色的異火的上方,居然詭異的消失不見了!也不是說直接的消失不見了,而是慢慢詭異的消失。就像是那團黃色的異火在慢慢的蠶食着刀氣一般!最後化爲虛無,沒有驚起一絲波瀾。這倒不像是來破解的,反倒是像來給它送養料的一般!

兩人這下算是明白了,只要是靈氣就不能逃脫它的魔爪。可是如果不用靈氣,那該怎麼破解呢?難道說要赤手空拳?可是在這般天地異物面前,那豈不是自己找死嗎?別說能不能救得到冷寒神王,馮道德可能就先身死道消了!就算是冷寒神王願意,馮道德也一萬個不願意?開什麼玩笑,能救人那就救,如果要搭上自己的性命,這種傻事有誰會幹?

感受着體內的靈氣已經流失的差不多了,冷寒神王一咬牙,決定壯士斷腕,犧牲自己的這一隻手臂!如果再磨蹭下去,自己命都沒有了,還要手臂幹嘛?可惜自己現在不能動,靈氣也收不回來!所以只好向馮道德道:你幫我把我的手臂砍下來吧!馮道德大驚,詫異的看着他。你真的決定了?要知道如果少了一隻手臂,你以後的戰鬥力肯定大打折扣!冷寒神王苦笑一聲,除此之外,那還有其他辦法嗎?馮道德搖搖頭,他現在一時之間也想不出什麼辦法!冷寒神王神態堅決,既然沒什麼辦法的話,那就來吧!我就不相信我少了一隻手臂之後,我就不是神王了!即使我少了一隻手臂,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動我的! 雖然聽到冷寒神王如此說,但是馮道德還是猶豫不決,不知道該如何下手!看到馮道德還在猶豫,冷寒神王破口大罵,我說你這個老東西特麼是不是傻了,還不趕緊動手還在等什麼?他話雖然是如此說,但心裏還是有些高興的,不由暗道一聲,這個臨時戰友還是蠻不錯的!感受着體內不斷流逝的靈氣,不由着急的說道:你特麼的再不動手老子就要死了,你倒是趕緊點。怎麼沒發現你還有當女人的一面,猶猶豫豫,婆婆媽媽的像什麼男人?

被人說到不像男人,馮道德來氣了!要不是看在你是個男人的份上,我倒要讓你試試我像不像男人!不由得在心裏嘲弄了自己一聲,難道人真是越活心越老就越膽小嗎?自己連殺人都沒什麼好怕的,怎麼現在倒是砍個手,像是下刀山火海一般?凝重的看着冷寒神王,你真的準備好了?

冷寒神王帶着無奈說道:大哥,我的親大哥,你特麼倒是快一點!我又不是什麼犯人,你何苦要這般折磨我?難道我和你有殺父奪妻之恨?還是我和你有什麼不共戴天的仇恨?你知不知道這種感覺忒麼好嚇人的,等到最後靈氣流逝幹了,那我也就是廢人一個了,至少在短時間內是任人宰割的!感受到自己的靈氣不足三分之一了,如果再不動手恐怕就真的要被吸乾了!就差沒有給馮道德跪下了,看他如此焦急的模樣,馮道德也不由得又同情他。如果哪天他面臨這種絕境的話,他可能也寧願斷手,說不定還沒有他這個勇氣!

馮道德深吸了一口氣,再次問了一遍。我要來了,你真的準備好了嗎?等等,這對話是不是有點邪惡了?就好像前面等待他的是一個嬌滴滴的新娘,然後新郎問道:你準備好了嗎?我要來了!然後新娘一臉嬌羞的點頭應道!冷寒神王心裏現在是想殺人的心都有了,大哥,這些話你都問了好幾遍了!難道就不能換一點新花樣嗎?不過他還是無奈的點點頭!

馮道德貼提着他的大刀三步兩步並做一步來到冷寒神王的身邊,冷寒神王見到馮道德來了就把頭一歪,眼睛一閉,說道:來吧!馮道德神情凝重地點了點頭!冷寒神王閉着眼睛等待着他的咔嚓一刀,可是等了半天都還沒有什麼響動,除了自己所剩不多的靈氣,沒有任何的動作!心裏疑惑,不由得睜開了眼睛,可是這一睜開眼睛頓時心裏面都要崩潰了,他寧願自己不睜開眼睛還要好一點!

只見馮道德拿着大刀在他的手臂上左比右畫的,可就是絲毫不下刀!冷寒神王帶着疑惑,用帶一點哭腔的聲音說道:大哥,你不下刀,你還在幹嘛啊?馮道德神情凝重的看着冷寒神王,冷寒兄,我在想怎樣下刀才能把你的手臂留得長一點,這樣也不至於整個袖子都是空空的,讓人一眼就看出來你是個殘廢!冷寒神王現在真想殺人了,如果不是他不能動了,他真想把馮道德的腦袋敲開來看看,看看裏面裝的是不是豆腐渣!急忙否定道:不用了!不用了!我知道馮大哥你的好意,不過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你還是趕緊下刀吧,再等下去就不用你幫忙了!心裏卻不由得暗罵一聲,媽的,做人特麼也不能這樣啊!

馮道德現在是真心的確定了他不想要這隻手臂了,不過他還是再次問了一遍,你準備好了嗎?我要下刀了!冷寒神王腦袋一歪,直接暈了過去了!他內心現在是真的崩潰了,他連一秒鐘也不想在面對這個老東西了!看着暈過去的冷寒神王,馮道德嘿嘿一笑,這樣就對了嘛!如果醒着的話,那該有多大的痛苦?十指連心,更何況是手臂!我知道你現在想殺我的心都有了,但是我這是爲你好啊!用着他的大刀在冷寒神王的手臂上比劃了一下,忽然手起刀落!這一刻他不再猶猶豫豫,反而是速度快若閃電,讓人來不及反應!只聽嗤的一聲,冷寒神王啊的慘叫一聲,終於從昏迷之中醒了過來!實在是忒折磨人了,冷寒神王只覺得自己在迷迷糊糊之間,只覺得自己好累!就想要好好睡一覺的時候,忽然傳來一股撕心裂肺的感覺!

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臂,他的心裏面也鬆了一口氣!雖然說沒有了一隻手臂,但他對馮道德也有點感激!不過詭異的是那隻手臂並沒有掉下來,在那團黃色火焰嗤嗤的蒸發下,很快就灰飛煙滅了,再也見不到一絲痕跡!兩人對這個火焰的威力也有了更多一分的理解,如果沒有靈氣守護的話,可能冷寒神王早就化成灰灰了!想到這裏,冷寒神王的冷汗就像不要錢一樣的往下淌!

冷寒神王覺得自己還是太天真了,想得太開了。按照剛纔兩人所見的,如果自己沒有靈氣的守護,換做是一個普通人的話,可能早就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先前想的是成爲廢人,失去一隻手臂。但是現在他可不敢再這麼想了,心裏不由得慶幸不已,幸虧自己壯士斷腕,選擇得快!要不然現在可能就不只是失去一隻手臂那麼簡單了,就連性命也不保,到時候別說成爲廢人,可能想要再轉世投胎都是個問題!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暗道一聲,看來自己並不是命淺薄之人,也是那種有機緣有氣運的人!難道這個老傢伙就是自己命中的貴人不成?看來這次還真是要好好的感謝感謝他!

煉神陣外面,而那個君境強者傀儡現在卻累得跟死狗一般趴在地上,看起來無精打采!伸手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呃…………這纔想到自己沒有汗!暗道一聲,看來得儘快爲自己找個身體了,要不然現在就是連想擦把汗也成問題!還是做人舒服啊,天天呆在這個雕塑裏面都待膩了。還真是懷念做人的那些日子,哼,那幾個老傢伙竟然敢把我封存在雕塑裏面,等哪天本君出去了一定要他們好看!讓他們知道我慕容雲天不是那麼好欺負的,雲天凡君這個名號不是白叫的!說到這裏他眼裏閃過一絲寒光,那不是一般的眼睛一陣閃爍!


忽然他嘆了口氣,唉,這兩個人真是個廢物,居然連這點誘惑都擋不住。身體更是差到這般差勁,連一點小小的地心之火都擋不住,真是白瞎了本君的一番苦功!啪啪的敲了一下自己的雕塑腦袋,看來得另想辦法了,這兩個廢物是靠不住了!一想到馮道德那滿是褶皺的臉面,估計能夾死幾隻蚊子了!他不由得感到一陣噁心,要是以這個面貌出去,我慕容雲天的臉面還往哪裏放?唉,好不容易等來了兩個人,卻沒有想到是廢物!這下真是麻煩了,要到哪裏再去找新的人呢?

忽然他好像記起了馮道德說在那兩個天才人物,兩個人都是小小年紀。一個卻是將境,另一個更是牛叉,居然到了王境。嘖嘖嘖嘖,真是難得的天才人物啊!不過那個女娃子我可不要,如果長得漂亮的話可以用來暖牀也不錯!嘿嘿!那就是隻有那個小子了,小小年紀能修煉到將境也不容易!不知道什麼樣的大勢力可以培養出這樣的人物,動了他們會不會有麻煩?

隨即又想到了自己現在的處境,搖頭道:管他呢!走一步算一步吧!等我先弄個身體再說!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然後再盤坐起來,手指一陣變幻,一個又一個的複雜印訣從他的指尖出現,最後一陣變幻又消失不見!最後他慢慢的睜開了眼,但是卻錯愕不已,不是說只有兩個嗎?怎麼會有三股生命氣息呢?哼,看來那個老傢伙真是活膩歪了,居然敢騙本君,好大的膽子!不過我現在先不與你計較,等他們過來了本君再好好的收拾你!然後他的手指在一陣變幻,凌霄兩人所在的密室忽然出現了一個閃爍着一個藍幽幽的洞,看起來倒像是空間隧道一般!啪的一聲,慕容雲天一個摔倒在地上!只聽到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說道:不行了!不行了!簡直是累死本君了,看來不能把他們直接傳送過來了!不過找一具身體這個事是勢在必行了!不過幸虧還好,幸好建立起來了空間隧道,要不然這個可能還真是沒法實現了!不過希望老天保佑,保佑他們一定要進去啊!要不然本君浪費了這麼多功夫,可不想最後一場空!老天一定要保佑啊! 不是凌霄太過大男子主義,很難有男人肯接受自己的女人比自己強!即使是自己的女人也不例外,更何況他們也沒有確立關係!不過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沒有捅破那一層窗戶紙罷了!凌霄想到:既然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捅不捅破又有何關係?只要她們有情,他有意,那捅不捅破又有什麼關係?凌霄真心的不覺得確立關係有什麼稀奇的,既然大家都是郎情妾意,那也就確不確認關係都無所謂了!

看着地上那朵還沒有乾涸的落紅,凌霄不由得暗道一聲,唉,看來以後又要多養一個女人了!苦笑一聲,自己現在連自己都養不活,拿什麼來養別人?不過凌霄也不是那種拔吊無情的人,既然要了人家,那他就會負責到底!就算夢傾城還是先前那醜陋無比的模樣,他也依舊會如此!只要夢傾城願意,他就算經歷千難萬險也要讓她不再那麼醜,他要讓她驚豔世人的鈦合金狗眼!要讓她光明正大的站在世人的面前,不用整天戴着面紗,躲躲藏藏的過日子!可惜在看到她這副傾國傾城的樣子,他就知道他這樣的想法是多麼可笑。人家本來就是傾國傾城,何需要他幫忙?

看着懷中沉睡的佳人,凌霄不由得感到一陣滿足感!這是自己前世今生的第一個女人,我一定要好好的對她。不讓她受一點苦,我要讓她成爲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讓天下女人都羨慕嫉妒恨。或許在這一刻連凌霄自己都沒有注意到,三女的位置在他的心目中已經不是那麼不可取代了!現在多了一個女人,三女自然而然的就排到了後面!


這不是凌霄喜新厭舊,這是男人的本能!不但是女人對自己的第一個男人難以忘懷,男人也是如此!更何況這是他前世今生的第一個女人,自然就是佔據了他心裏最大的那一塊位置!凌霄忽然有一種就想在此與她纏綿的感覺,永遠不理會世間塵事!凌霄的心裏忽然冒出一個想法,或許與她在此終老,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就連凌霄自己都被自己這個想法嚇了一跳,不由感嘆道:果真是溫柔鄉,英雄冢!紅顏禍水,果然是如此!凌霄對於夢傾城他談不上喜歡,更談不上什麼愛了!如果硬要說是愛的話,那就是顯得太虛僞了!他對於夢傾城頂多算是不討厭而已,雖然他有時有那種與她前世就相識的感覺,不過都被他一笑置之於腦後了!自己的前世今生加起來也才二十多年,如果是與她認識的話,那豈不是說自己已經活了很多年?對於這個想法,凌霄嗤之以鼻,簡直是荒誕無稽,這怎麼可能呢!

對於現在的夢傾城這個模樣,說實話,他心動了。男人都是視覺動物,凌霄不是聖人,他也不例外!誰不希望自己的女人美若天仙?讓天下男人都對自己羨慕嫉妒恨?凌霄也曾經有這個想法,只不過沒來得及實現!在以前,同事都笑他眼光太高了,只能注孤生!他也是一笑置之,高嗎?凌霄不覺得,他認爲只是自己生命中的那一個人還沒有出現而已!跟大多數屌絲一樣,凌霄是準備靜待緣分,可惜一直到二十多歲,他的女神都還沒有出現!沒想到來了一趟這個異界大陸,這才幾個月的時間,美女佳人投懷送抱,這種日子就算是給他當皇帝他也不換!

Wшw• ttk an• ¢〇

凌霄思緒萬千,忽然之間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好像比以前不同了!檢查了一番,不由得大驚失色!不過轉而卻是憤怒的罵了一聲,臥槽,這是哪個坑貨設計出來的功法?這不是太特麼坑人了嗎?如果不是誤打誤撞,那我豈不是一輩子都練不成功?你以爲凌霄是爲啥?還不是爲了那篇煉體功法。凌霄心裏現在直想罵娘,怪不得自己一直修煉不到大成,原來是如此!設計這個功法的人一定就是隻單身狗,除了單身狗誰還能想到這麼損的辦法?

凌霄剛纔檢查自己身體的時候,忽然之間發現那篇煉體功法居然練到大成了!一時之間不由得又喜又怒,喜的是這篇煉體功法大成了,他努力修煉了這麼久,一直卡在不上不下的狀態,現在一舉突破,自然高興了!怒嘛,自然是不用說,這個設計功法的坑貨,不知道腦袋是怎麼想的,居然是要陰陽交合才能練到大成境界!陰陽交合倒是沒什麼,關鍵的是他特麼在功法裏面提到不到大成境界如果碰了女人的話,那就會前功盡棄,先前的心血都將白費!

如果沒有這一次豔遇,凌霄可能還真就相信他說的!可是世事玄妙,居然讓他誤打誤撞來到了大成境界!現在罵人的話凌霄也不想多說,如果設計功法的人在他前面的話,他他保證會打得他連他媽媽也不認識!他簡直就是存心想玩弄人,什麼不到大成境界不能碰女人,全都是狗屁!原來是要碰了女人才能練到大成境界,凌霄不由得有點慶幸,幸虧這次豔遇,要不然自己一輩子都別想大成了!

這個人也太特麼坑了,如果讓自己看到自己保證不打死他!讓他知道花兒爲何這麼紅,你說你這不是折磨人嗎?身體的強度鍛鍊得這麼厲害了,誰人能爲了一己之樂而放棄?爲了一時的歡愉,而放棄了眼前盡在可得的成爲高手的機會,也只有傻子會這麼做啊!可是偏偏就有人有人相信,而凌霄也不例外!成爲了這其中的一個傻子,想到這裏凌霄不由得有些自嘲。原來自己現在還只不過是任人玩弄的棋子,甚至興不起一點風浪,而且還沒有反抗的餘地那種!只能任人揉捏搓扁,人家隨隨便便的一句話,就連讓自己死命的去修煉!凌霄暗自捏了捏了拳頭,總有一天,我要成爲掌控天下的棋手!讓整個天下都匍匐在我的腳下顫抖,那時候纔算是真正的無敵吧?

可是令凌霄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按照以往的經驗,突破之後應該會上升一個境界,可是這一次居然沒有突破到天王,這實在是匪夷所思!雖然是到了真王境的巔峯,但是就離天王還差一點點,但是就是這一點,卻怎麼也突破不了,彷彿一道難以逾越的溝壑一般!

但這只是肉身的境界,靈氣境界也是卡在了將境中期巔峯,離後期也是隻差一步!凌霄雖然覺得有點可惜,但是他也知足了!做人不能太貪心了,他只是嘿咻嘿咻了一番,修爲就漲了這麼多!不由得YY想到;那是不是說以後多嘿咻嘿咻幾次,就能突破的絕世高手了?嘿嘿,這是不是太容易了?不過隨即想到,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他不相信他是第一個發現這種好事的人!肯定有些人先發現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豈不是高手滿天飛了?所以他也只能是yy,修煉還是要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地爬上去!藉助外力始終不是正道,何況如果要保護他所愛之人,他這點實力還不夠!凌霄心裏很鬱悶,以爲可以橫行霸道了,卻沒有想到這還只是剛剛開始!唉,天降大任於斯人也,任重而道遠啊!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看着懷中沉睡的佳人,凌霄實在捨不得離開這個溫柔鄉!實在是很令人着迷,就算知道她是溫柔鄉,也寧願沉浸在其中!不過凌霄還是狠了狠心,輕輕地退出她的身體,用衣服小心翼翼的蓋住她!再溫柔的把她的小手從自己的身上移下來,輕輕地在他臉上啄了一口!這纔不舍地起身,看着頂天立地的小兄弟,凌霄滿意的笑了笑!不經歷過欲血的廝殺,哪能成長起來?看它樣子應該是還沒吃飽,只可惜現在沒有給他吃的了!撿起地上的衣服隨便的套在自己的身上,讓自己的小兄弟不至於過於太暴露!凌霄可沒忘記那些天級功法,瞧準了那些功法所在的位置,輕手輕腳的走了過去!不是怕什麼機關陷阱,而是怕驚醒了現在沉睡的佳人! 爲了不驚醒正在沉睡的美人,凌霄儘量放低自己的腳步,以免弄出太大的聲響!對於自己的女人,凌霄不吝嗇對她的關愛!女人不就是用來寵的麼?雖然他對她現在還沒太大的感情,但感情不是可以培養的嗎?從喜歡轉變成愛,不過只是一道過度而已!更何況夢傾城現在是他的女人了,這更是不用太多的時間!

凌霄輕手輕腳的來到放置功法的書架處,直奔天級功法的區域!在天級功法的面前什麼玄級地級的都得往後排名了!看見好的東西,在人性本能的面前,都想佔有,據爲己有!只是經歷過上面密室的那一遭之後,凌霄顯得比較小心翼翼!先前幾人就是吃虧在上面,所謂吃一塹長一智!凌霄現在學聰明瞭,遠遠的就停了下來!不過凌霄真心的想對設計密室的這個人說一句謝謝,就是因爲他,自己得到了一個如花似玉的美人!也是因爲他,自己那篇永遠無法大成的功法已經大成了!如果不是因爲他,自己可能永遠都無法把那篇功法練到大成境界!此人簡直是一個好人,一個大大的好人!如果他在這裏,凌霄還真想親他兩口!不過這個人也特麼太缺德 了,太無良了!如果是兩個大男人進來怎麼辦?不但是個變態,還是有些惡趣味!想來他應該打的就是這個主意,想想看,兩個大男人滾牀單是不是很刺激?雖然正常人聽到是覺得很噁心,但是對於某些惡趣味的人來說,這個誘惑性還是很大的!但是想得到一些東西,這個必須要付出代價!凌霄知道天底下還沒有免費的午餐,如果不需要付出代價的東西,那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人性本能使然,認爲得不到的纔是最好的!得到了的往往不懂得珍惜,直到最後失去了,才知道那其實就是最好的!不是有一句話叫做,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守不住的永遠是個笑話!對於未知的東西,是人都有好奇心理,都想要一探究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