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簡單,只要你在我面前自殺,死後我自然把你的魂魄帶到地府,那我就放心你不會再有機會礙我們的事!”

白無常連連冷笑,隨後冷冰冰的說道,當他說道再也不能礙他們的事的時候,我聽出故意加重了語氣,顯然他不只是想要讓我死,他還想要將我弄得魂飛魄散,這樣我就永遠無法再次進入輪迴,從此之後天地之間再沒有一個叫毛小飛的半吊子道士,不過想必也會因此安寧許多。

既然我的死能給大家帶來安寧,那我情願一死,這樣不就正符合了大仁大義的思想嗎?

“你這個瘋子分明就是想要至小飛於死地,還說的好想對我們有恩賜似得,小飛千萬不要死,那樣我就永遠都見不到你了!”

小美聽了這下之後,掙脫了原本一直拽着她的大舅,激動的撲倒我的懷中滿臉淚水的喊道。

豪門花少:總裁請繞道 自從見到小美開始,我從來沒有見她這麼激動過,大概是真的害怕了,我閉上眼睛,不忍心再看她的樣子。

因爲此刻我已經下定決心,要以死來了解這件事,於是我猛地舉起桃木劍就要朝着自己的心口刺去。

但是大舅眼疾手快抓住了我的胳膊,我看到他急的眼睛都紅了,但是又無可奈何,於是只能轉頭問不華道長:“大師求您幫個忙,我妹子家就這麼一個獨苗,我可不能就看着他這麼死了!”

“生死有命,這個可不是我能決定的,不滅小子我倒是要看看你打算怎麼解決!”

這老小子抱着胳膊幸災樂禍的看着我,那樣子就像是在看戲似得。

不過此刻我真的懶得理他,於是迅速掙脫了大舅的說,低聲對小美說道:“小美咱們在城裏被撞飛醒過來之後,那個撞咱們的司機主動來找我,我見他也是個沒什麼錢的人,所以本來沒打算管他要錢,但是他堅持要給,我就收了兩萬,和之前黃黨給咱們那十萬存在了一起,如果我不再了,你就拿着這些錢離開這裏,去過普通人的生活,我相信你會遇到比我更好的人照顧你!”

“我不要,你說什麼傻話,我只想跟着你哪都不去,你千萬不要死!”

小美激動的拽着我的袖子,哭得梨花帶雨,我看着她這個樣子莫名的有些心痛,但是還是狠下心一把將她推到了大舅身邊。

大舅沒想到我會怎麼做,猝不及防,而且之前和我一起打殭屍的時候,已經受過一次傷還沒有徹底好,所以被小美撞的一個趔趄,如果不是程昱扶住他的話,他們兩個會直接摔在地上。

而我也鼓足勇氣趁着這個空檔,猛地將桃木劍刺進了自己的身體,一股劇痛感從腹部蔓延到了全身,我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痛苦,隨後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

(本章完) 第629章

也不能停下,所以想要一直守護九狸,就必須先跟上她的腳步,才能一直跟在她的身邊,不然即便有心也是無力……

別人他不管,但是他就只有一個妹妹,只有九狸這麼一個外甥女和外甥孫女啊……

他不能讓她們受苦,這孩子一直受苦,以後他們一家已經要好好的守護她們母女才行……

墨族的族長之位,他會儘快移交給其餘人,然後帶著妻兒閉關修鍊,墨蕭逸看了眼爹娘,看到他們眼中的堅決,心裡一暖……

他和爹娘,一定會守護好九狸和寶寶的……

墨九狸的歌聲一直沒停下,冰封也不斷的在蔓延,整個寒潭是在一處山谷中,冰封一直蔓延到四周的森林……

直到幾個時辰過去,冰封才緩緩停止。帝琛感覺到寒潭中心,似乎不再散發寒氣了……

才緩緩帶著幾人,落在了冰封的地面上,落腳處就連他都覺得冰冷刺骨……

幾人都把玄氣凝於腳下,才能讓自己不至於被凍住……

「我們分開守著,防止有什麼事情影到九狸和寶寶……」墨辰雨率先開口說道……

眾人聞言,立即每人一個方向,將墨九狸和寶寶,保護在中間。不管哪個方向,都不會有人和物,打擾到她們母女倆……

一夜的時間,在帝琛,墨小夜等人緊張的情緒中劃過……

翌日

天空泛白,一輪紅日掛在天空,昭示著新的一天已經到來……

方圓幾百里的冰封,依舊沒有融化的跡象……

而墨九狸和寶寶周身的冰封,開始慢慢的變化著,溫度慢慢的回升……

最後,墨九狸身上的冰層碎裂,帝琛等人擔心的剛想上前,就被晴空落下的雷劫阻擋了去路……

「咔嚓……」

毫無預警的一道雷電,劈在了墨九狸的身上……

這一幕驚呆了寒潭邊的帝琛等人,他們不是沒有見過雷劫,相反的,活了這麼久他見過的雷劫多了去了……

可現在,還是被自己墨九狸給震住了。誰見過來的這麼突然的雷劫啊!見過晴天下雨的,誰見過晴空萬里下雷劫的啊……

被雷劈中的墨九狸,更是想要罵天的心思都有了!為毛說劈就劈,小雷你不能打個招呼再劈么?可是抬頭一看才發現,竟然不是小雷,墨九狸心裡有些納悶,小雷難道又被調走了?

雖然,這雷劈了一下,她也不疼不癢的,反而還有一種又要晉級的感覺,可是誰願意沒事總被雷劈啊啊啊……

天知道她這一夜有多麼的疲憊么?這一次寶寶毒發,竟然比上一次還要嚴重,而紫夜因為之前被自己強行叫醒過了……

所以,昨夜她即使試著叫了紫夜,依舊沒有得到紫夜的回應……

就在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沒想到小青竟然出現在她的手腕,並且說它沒有被凍住,反而可以吸收她和寶寶身邊的冰寒之氣……

雖然小青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這卻讓墨九狸開心不已……

就這樣,這一夜的時間,雖然大家表面上,看到墨九狸和 我原本以爲自己下了多大的決心,但是當鋒利的桃木劍刺進腹部的時候,我還是有一絲的後悔,因爲那種撕心裂肺的痛,確實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所以剛把桃木劍刺進肚子裏,我就痛得差點暈過去,眼前也是黑了一片,但是我偏偏沒有暈過去,而是渾身無力的倒在地上,眼看着自己的血不停的往外流,渾身越來越涼,意識也越來越模糊。

小美當時也嚇壞了,不顧一切的撲到我身邊,奮力幫我按住傷口,但是傷口還是像自來水似得,不停的往外流,很快她身上就被我的血染紅了一大片。

嗷嗷嗷……

幾乎在我到底的瞬間,鮮血噴到了我老媽的屍體上,我老媽的屍體立刻開始劇烈的抽搐着,緊接着白無常的身形就從我老媽的屍體裏彈了出來,小美很肯定的說,白無常是因爲我的血才被從我老媽的屍體裏被逼出來的。

而我老媽的屍體死去了控制,很快就到在了地上,一動不動了。

白無常顯出原形,一身白衣,拿着一根哭喪棒,臉色煞白,滿目猙獰的瞪着我,而且他的渾身還在冒着煙,那樣子就像是熱水開過的樣子。

而且看樣子他非常痛苦,就像是受了傷似得。

“白無常你也有倒黴的時候,真是痛快呀!”不華道長看到白無常渾身戰慄的樣子,奸笑了一聲說道。

白無常滿臉怒氣的瞪着他,那樣子像是要活活把他吃了似得,但是他最後還是忍住了,轉而朝着我看了過來,眼中充滿殺意。

大舅警惕的瞪着白無常,不過他不管和我靠得太緊,畢竟白無常屬於幽冥的鬼仙,而我們都還是普通人,人和仙都,自然是鬥不過的。

“小子你不用怕他,這丫被不滅小子的血噴到了,現在功力大減,現在你們如果打起來的話,他未必能佔到便宜!”

這時不華道人促狹的看着白無常,大有想要痛打落水狗的衝動,只是看他的樣子自己不方便動手而已。

大舅聽了不華道長的話之後,立刻衝着白無常冷笑了一聲,反手就擡起桃木劍朝他刺去。

大舅的道行已經算不錯的了,所以和只有一半功力的白無常打架,對他來說還不算什麼難事,就算贏不了,也不至於輸,但是白無常卻拖不下去,因爲他的目的是爲了殺了我,現在被我大舅攔住,他就根本沒有機會衝我下手。

這丫心狠手辣,而且不輕易相信別人,如果他不看着我死,並且親手將我的魂魄帶走的話,恐怕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但是以大舅的道行,現在困住他搓搓有餘,所以他一時半會還動不了我,小美和程昱趁着這個時間幫我止血。

而我只能強忍着劇痛躺在地上,什麼都做不了,此刻我務必後悔,看白無常的態度,就算我死了,他也未必會放過我的假人,所以我的犧牲根本就是不值得的。

“不滅小子趕緊是不是很爽,

但是你覺得這麼做有意義嗎,這丫本來就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主,別說你學人家小日本剖腹,就是你直接刺穿自己的心臟,那丫也會改幹嘛幹嘛,根本不會理會你佳人的死活,甚至會變本加厲!”

這時不華道長走到我跟前,似笑非笑的說道,雖然他的話很不中聽,但是卻有那麼點道理,我渾身都難受的要命,也懶得和他說,乾脆轉過頭不再理會他。

我身邊的小美哭得梨花帶雨,渾身都開始微微發抖,她不停的幫我按着傷口,而程昱則拿出一瓶白色的粉末還在不停的往我的傷口上撒。

這東西撒在傷口上有種鑽心的痛,讓我不禁覺得,這丫給我傷口上撒的或許不是什麼藥,而是食鹽,但是我當是疼到必須咬着毛巾才能挺下去,自然沒有心情問他到底給我用了什麼藥。

直到過去很久之後,我再次問起這件事,程昱纔不好意的憨笑了幾聲說道:“其實那只是普通的消炎藥,我怕你的傷口會過敏,反正不是食鹽就得了。”

我聽了他的答案之後,將信將疑的點了點頭,就立刻看到程昱明顯的鬆了口氣,顯然這丫在說謊。

而此刻大舅我側過頭剛好看到大舅和白無常打成一團,白無常雖然道行被我的血削弱了不少,但是法力和武功還在,大舅和他打架,雖然一時吃不了虧,但是想贏也不容易,畢竟對方是地府不知道修行了多少年的大鬼。

我看的揪心,真想過去幫幫忙,但現在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讓我不禁有些懊惱。

於是我使出全身的力氣擡起手死死的拽住程昱的胳膊,虛弱的說道:“趕緊去幫大舅的忙,我沒事了!”

程昱聽了我的話之後,有些猶豫,不過他很快就起身飛快的朝着大舅跑去,在跑的同時就雙手結印,雖然我很少看到這樣一幕,腦子裏還是閃現出這種結印的用途和名字。

這種結印是普通的驅鬼咒的指印,聽名字也知道這咒法是用來驅鬼的,看程昱的熟練程度,應該練習了很久了。

就在他的結印眼看着就要打在白無常身上的時候,白無常突然猛地躲閃了一下,就徹底消失了。

在場的人之中除了不華道長之外,連上都露處疑惑的神色。

“不好他隱身了!”大舅愣了兩秒鐘,雖然立刻反應過來,飛快的朝着我衝了過來,果然就在他衝到我跟前的時候,白無常突然露處身形,對我下手。

所以被大舅硬生生的劫住了,白無常飛快的躲閃到一邊,陰測測的說道:“臭道士如果你再不讓開,我可就對你不客氣了!”

“儘管放馬過來,我一聲抓鬼無數,卻還從來沒有抓過鬼仙,今天也算是破格記錄!”

大舅涼笑了一聲,隨後豪氣的說道,我輕嘆了一聲,雖然他嘴上是這麼說的,但是現在被我拖下水,指不定還會出什麼事,想到這些,我心裏多少有些愧疚。

“小飛你怎麼流了這麼

多的冷汗,你千萬要挺住呀,別丟下我,小飛別丟下我!”

或許是我半天沒有動地方,所以小美以爲我快不行了,於是帶着哭腔說道。

我費力的轉過頭安慰道:“別怕我沒事,血已經止住了,你趕緊去門口多摘些柳條回來,鬼最怕這些了!”

我勉強衝小美咧了一個笑容,隨後輕聲安慰道。

小美聽了我的話之後,急忙抹了抹眼淚,很聽話的朝着門外跑去,而我則一動都不敢的躺在地上,因爲只要一動就有可能把傷口撕裂,到時候還會流出更多的血,此刻我已經感覺到微微的都暈,肯定是流血過多的緣故。

“不滅小子你輸了我一盤棋,所以得答應我一件事,趁着你沒死,那就趕緊幫答應!”

就在另外一邊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不華道長突然湊到我跟前,笑眯眯的說道。

我虛弱的看着眼前這張無限放大的臉,在心裏很很的鄙視了他一下,隨後冷笑了一聲問道:“說吧你想讓我幫你幹什麼,反正我現在已經這樣了,大部分事情我都做不了!”

看着自己血流成河,我無奈的輕嘆了一聲,料定這不華道長也不能把我怎麼樣,所以乾脆想都沒想就直接回答了。

“呵呵,小子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把這個吃了,至於你答應我的事,等咱們下次見面再說,到時候你必須幫我做到一件事,無論在難也要做到!”

不華老頭聽了我的話之後,激動的拍了拍手,雖然就飛快的起身朝着門外飄去,沒過多久就徹底消失了,我茫然的看着他消失的地方,原本也沒有多想,以爲這丫只是不想摻和我和白無常之間的事,才暫時迴避的,卻沒有想到他從此就這樣消失了,等我再次見到他的時候,我甚至沒有認出這個曾經把我搞得差點精神錯亂的傢伙。

小美很快就拿着一大堆柳條跑了回來,她直奔白無常而去,隨後奮力將柳條朝着他身上甩去。

白無常正在和我大舅都發,所以根本就沒有注意到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後的小美,於是後背猛的被抽了一下。

嗷嗷嗷……

他頓時慘叫了一聲,一把將大舅和程昱推開,轉過頭直勾勾的盯着小美,眼中充滿憤怒。

小美驚恐的那種柳條看着他,隨後像是鼓足了勇氣似得,舉起柳條有一次朝着白無常甩去,但是這一次白無常已經有了警惕,所以小美根本沒有傷到他。

“小美小心!”就在這個時候白無常突然出現在她的身後,我擔心這丫會對小美下毒手,於是激動的衝着小美大喊道。

小美聽了的話之後,眼中立刻蒙上了一層水霧,她奮力的轉過頭,幾乎是閉着眼睛在朝着周圍揮舞,根本什麼對沒有打到。

而這時白無常突然出現在我面前,他直勾勾的盯着我,嘴角帶着得意的冷笑,我頓時感覺到渾身發冷,手中死死的捂住桃木劍,卻始終沒有一點力氣。

(本章完) 第630章

都是被冰封著的,其實墨九狸這是第一次在寶寶毒發后,沒有被徹底的凍住……

雖然小青的速度不快,卻是剛好讓墨九狸的周身不被冰封。因此,墨九狸昨晚也只是坐在寒冷的水裡,抱著寶寶一直唱歌而已……

因為本身就有著玄聖的實力,這點寒潭水對墨九狸來說,還是不算什麼的……

而小青也在吸收了一晚寒氣后,成功的晉級了,開心的在天亮后,就回到了契約空間中消化去了……

墨九狸還不等抱著寶寶站起身來,就被天外飛來的雷電,給劈的外焦里嫩,頭頂生煙,這讓墨小姐怎麼能不怒……

可是她的憤怒還沒等爆發,緊接著數道雷電又劈了下來……

墨九狸怒……

靠,還有完沒完了? 喜歡酒,更喜歡你的酒窩 就不能等她出去的么?最鬱悶的就是這雷劫,全部都落在她一個人的身上……

不過,這樣也好,至少懷裡的寶寶沒事!現在寶寶的身體,已經慢慢恢復了溫度,雖然還是有些冰冷……

但是,已經不像之前那樣散發寒氣了……

雷劫過後,墨九狸所在的位置,冰層已經都被劈碎了……

帝琛等人便看到一個黑色的,人形焦炭坐在那裡,懷裡抱著同樣有些被灰塵弄黑的寶寶……

鄭雪嫻率先沖了過來,接過墨九狸懷中的寶寶擔心的說道:「九狸,你沒事吧!」

「舅媽,我沒事,我先帶寶寶去換個衣服!」墨九狸鬱悶的說道。

「好!」鄭雪嫻被墨九狸開口吐出的黑煙,嗆得的乾咳兩聲說道。

帝琛幾人看到墨九狸得樣子,也都狠狠的抽了下嘴角……

就連帝琛也有些忍俊不住,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丫頭這麼狼狽!不過,這丫頭究竟是什麼怪物,為什麼被雷劈了一點事情都沒有呢……

神界,某處宮殿中

一個白髮鬚眉的老者,拿著一個酒壺,看著面前大屏幕中狼狽的米藍,眼睛笑眯眯的,非常得意的說道:「哼,死丫頭!老夫不能去看你,還不敢偷摸的弄點雷電欺負你啊!哈哈哈,真是太爽了啊哈哈哈……」

抱著寶寶走出幾步的墨九狸,忽然抬頭看著天空的某處,美目中帶著燦爛的笑意,可是卻讓剛才哈哈笑的老頭兒,一下子收起了笑容,差點把手中的酒壺丟在了地上……

不會吧,這丫頭怎麼可能發現自己的!她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感知到自己的存在啊……

老頭兒聚精會神的盯著大屏幕中的墨九狸看了半天,見似乎墨九狸沒有發現自己,才徹底放心……

片刻后,墨九狸紅唇輕啟道:「該死的雷神,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會那樣紅的……」

說完之後,收回視線,直接繞到了寒潭附近一顆巨石後面去,然後帶著寶寶身影一閃,進了空間,在周圍丟下幾顆陣石,別人只會看到她們的影子……

所以,她才敢放心的進入空間中……

回到空間之後,她先把寶寶的衣服換了下來,然後幫寶寶洗了個澡…… 被白無常的爆發力打飛的大舅和程昱都很想起來幫忙,但是他們都受了傷,尤其是大舅,短時間內,估計連起都起不來了。

“不滅你去死吧!”白無常飄蕩到我身邊,看着我倒在地上的慘樣放肆的大笑了幾聲,隨後深處一直慘白的大手猛地朝着我的脖子掐了過來。

我心裏驟然一驚,眼看着這雙催命的手已經近在咫尺,我卻無可奈何,只能像一隻待宰的羔羊那樣,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

唯獨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這雙即將殺死自己的手,我曾經無數次以爲自己完蛋了,但這次無疑是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我覺得這次我躲不過去了。

“小飛!”

“小飛!”

……

小美、大舅、程昱他們都同時注意到了我此刻面臨的危險,但是他們都幫不了我,而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我被這個傢伙殺掉。

我甚至有些絕望,覺得自己還不如剛纔就死了,免得照了這麼多罪,現在還是要被白五層一下了解了。

可就我預想的那一下並沒有出現,因爲就在白無常要對我下手的時候,無字天書突然自己飛到了半空中,同時散發出萬丈光芒。

這到光芒比太陽光還要強烈,我們根本不管去直視它,只能眯着眼睛朝着無字天書的方向看。

而白無常看到無字天書之後,則像如臨大敵一般,驚恐的四處亂躲,但是到無論躲在那裏都無法躲過無字天書散發出的燦爛光芒。

白無常狼狽的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充滿了不甘,卻又無可奈何的表情,他像是費勁了全身的力氣衝着我喊道:“不滅你個我等着,我早晚會要了你的命!”

放完狠話之後,他立刻就消失在我家的院子裏,而無字天書則圍繞着我的身體轉了一圈,我頓時覺得比之前好受多了。

緊接着無字天書才漸漸的退去光芒,又落在了我的身上,這時候大舅和程昱急忙跑過來,兩人被白無常那麼一甩,八成甩得也不清,所以看上去都非常狼狽。

尤其是大舅,畢竟是上了年紀的人,體力上不比年輕人,這麼幾天下來,他已經蒼老了很多。

“小飛你沒事吧,白無常沒有傷到你吧,臉色這麼差,你倒是說話呀,到底有沒有事?”

大舅抹了抹我的額頭,隨後邊給我把脈,邊激動的問道。

我費力的搖了搖頭,剛來流了那麼多的血,本來就夠虛弱的了,外加上被白無常嚇唬那麼一處,找就身心疲憊,根本沒有力氣再說話。

大舅給我把了下脈搏之後,才鬆了口氣說道:“雖然脈象虛弱,總體還算平穩,小子你真算是撿回了一條命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