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哪兒就還是自己認識的周瑩瑩啊!

但是就算是這樣,張昊天也還是沒有要鬆開周瑩瑩的意思,繼續用力的抱着,希望自己身上帶着的那些東西,加上自己這個人,可以讓周瑩瑩清醒過來,不要再被那些傢伙控制了。

這個辦法開始並不好用,周瑩瑩仍舊像是野獸一樣的,拼了命的想要往前衝,但是漸漸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起了作用,周瑩瑩的動作開始變得越來越緩慢,嚎叫的聲音也開始變得越來越輕微。

不知道過了多久,周瑩瑩開始漸漸的恢復正常。

當週瑩瑩發現張昊天正在用力的抱着自己的時候,心裏覺得詫異,“那個,你這是在幹什麼啊!”

聽到周瑩瑩的話,張昊天心裏多少放心了一些,也稍微鬆開了周瑩瑩一些。

在又一次確定了周瑩瑩沒什麼大事兒之後,張昊天這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還好,你沒事兒。”

說着這話的時候,張昊天臉上還出現了欣慰的笑容,看的出來,他這是真的很開心了。

周瑩瑩擰着眉頭,想着自己剛纔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兒了?還有,爲什麼剛纔周圍出現的那些親朋好友的,全都消失不見了?

張昊天這會兒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左右看了一圈兒,並沒有之前看到的那些身影,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覺得自己不好糊弄,換招數了?

想到這種可能性,張昊天趕緊又交代了周瑩瑩幾句,讓周瑩瑩千萬不要再分神了,不然,後果真的不堪設想了。

這次算是自己和周瑩瑩都走運,要是再來一次,真的不見得就還能這麼走運了!

周瑩瑩也知道自己剛纔分神的原因,想着自己跟一個死人計較什麼?就算是張昊天對夏小沫舊情不忘,那又能怎麼樣?夏小沫畢竟是死人了,還有,自己和張昊天就是好朋友的關係,自己沒所謂的。

心裏雖然是努力想要這麼去想,但是總有一個聲音不斷的提醒周瑩瑩,這事兒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兒,還什麼不在乎呢,明明就是相當的在乎! 第59章我比較想麻煩你

「梓佑,你這個表情讓我覺得好可怕,我們不是未婚夫妻嗎,你有什麼事情就直接問吧。」

「我當年因為車禍左腿會痛的事情,難道不是你和姜南初說的嗎?」

「啊,原來是這件事情,當然是我和她說的,沒想到她還記得呢。」

簡梓佑聽著姜桐兒的回答,心越來越冷,這是一個測試姜桐兒給出的答案是不及格,她好像並不知道自己受傷的部位。

「梓佑,只要你以後不去找姜南初,我可以答應你不會再去做任何事情,好不好?」

姜桐兒上前握住簡梓佑的手說道。

「好,我突然想起公司有些事情,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簡梓佑是失魂落魄的離開姜桐兒病房的,姜南初知道的事情姜桐兒居然不知道,這裡面是不是存在了一個誤會,難道當初救自己的人根本不是桐兒?

不,絕對不能是這樣!這太荒唐了,自己做了這麼多對不起姜南初的事情,如果最後知道這一切都是錯的,那麼自己該怎麼面對姜南初?或許就是桐兒忘記了呢,簡梓佑不斷的安慰著自己,心裡的不安卻越來越擴大。

另一邊悅龍灣內,姜南初掛斷了電話,看了眼房間沒有陸司寒的身影,連拖鞋都沒有來得及穿就跑去書房。

推開書房的門,就看到陸司寒正背對著自己,白色襯衣加上黑色西裝褲,透露著濃濃的一股禁慾氣息。

姜南初直接從背後抱住了陸司寒。

「早安。」姜南初甜甜的說。

陸司寒轉身看向姜南初,很快就發現她沒有穿拖鞋。

「不穿拖鞋,想要挨打了是不是?」

姜南初俏皮的吐了吐舌頭,隨後直接跳起來,整個人掛在了陸司寒的身上,兩條纖細白皙的腿圈在了他的勁腰上面。

「這樣我的腳就沒有踩在地板上了。」

陸司寒的身體立刻緊繃起來,這個姿勢太過於惹火了。

「從我身上下來,我有事情要和你說。」

「這樣講不可以嗎?」

「啪。」

回應姜南初的是陸司寒一掌拍在她的屁股上,姜南初立刻安分的下來。

「我要出差三天,這段時間你乖一點,嗯?」

陸司寒低沉著嗓音說。

「好,遵命。」

「段景霽是個信得過的人,你有處理不了的事情可以去聯繫他知道了嗎?」

「啊?可是我和他不熟呀,我比較想麻煩你。」

姜南初可憐巴巴的說。

陸司寒的心莫名一軟,這種被人強烈需要著的感覺還蠻不錯的。

「算你會說話,這三天會想我嗎?」

「會,我現在就好想你,剛剛醒來沒有看到你也想你。」

「姜南初,你的嘴是抹了蜜了嗎?我要嘗一嘗。」

陸司寒話音落下一把將姜南初摟緊懷中俯身吻住她的嘴唇,長驅直入,攻略城池,有時候真的恨不得就將姜南初藏在自己的口袋裡,隨時都帶著。

一吻畢兩人均有些氣喘吁吁,下樓一起用過早餐,姜南初由徐管家開車送去了學校,而陸司寒則前往了機場。 眼看着周瑩瑩的神情多少還有些恍惚,張昊天趕緊又嚴肅的提醒了一遍,希望周瑩瑩可以自己注意一些,千萬別再重蹈覆轍了。

周瑩瑩也趕緊收斂了心神,開始研究着現在要怎麼辦。

算下來,這地方也實在是太危險了,就連鬼都不見得能知道這地方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兒,所以不管怎麼樣,還是趕緊離開這裏比較好。

也不知道周偉光還有他爺爺兩個人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離開這地方。

原本熟悉的房子,這會兒在周瑩瑩的眼睛裏,也開始變得相當的陌生,這裏真的還是自己的家嗎?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微弱的腳步聲。

那聲音多少帶着一些虛浮,甚至還有一些不確定,要是再仔細聽的話,還能確定那不是一個人的腳步聲,應該是兩個人!

周瑩瑩和張昊天都覺得奇怪,這地方,不會是誰誤打誤撞進來了吧!

但是轉念又一想,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就不說這地方終究是周瑩瑩的家,就算是不是,也不見得會有人莽撞的衝進來,當然了,小偷除外。

可如果真的是小偷,那估計這個小偷也是傻到一定的程度了,都不事先踩點就這麼進來嗎?萬一有什麼問題呢?

總裁大人好粗魯 隨着腳步聲漸漸的靠近,周瑩瑩和張昊天互相對視了一眼,這才全都確定了,腳步聲竟然是來自於周偉光的!

這小子怎麼回事兒,沒走出去嗎?

想來,這也不是不可能的,這房子現在邪門的很,他們爺孫倆辨別不了方向,最後真的很可能再繞回來。

只是,當週偉光和他爺爺真的出現在書房門口的時候,張昊天和周瑩瑩誰也沒敢打招呼。

並不是面前的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正是因爲太對了,所以張昊天和周瑩瑩纔不敢說話的。

“你們怎麼回事兒啊?看到我們回來了,不高興嗎?”周偉光倒是先開口了。

這轉悠了一大圈兒,費了半天的力氣才又回到了原點,換了是誰都不會太開心的,所以這語氣自然也不會太好了。

張昊天和周瑩瑩互相看了對方一眼,仍舊是沒說話,並且還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半步。

面前的這兩個人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剛纔不也看到了很多認識的面孔嗎,但是那些都是假的,因爲那些人全都是已經死掉了的,這次,面前的雖然應該是活的,可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呢?

如果是真的,那自然是好的,雖熱他們又走回來了,說不上是好事兒,但是終究也不是什麼壞事兒。

但是如果這兩個傢伙是假冒的,那這事兒就肯定是壞事兒了。

“你們……”周瑩瑩弱弱的開了口,只是,這話到底應該怎麼問?直接問嗎?

如果對方是真的,那肯定直接回答,但是如果對方是假的,會直接告訴自己他們是假冒的嗎?

周瑩瑩忽然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幼稚,乾脆把後面半句話嚥了下去,這種話,不用問也沒所謂了。

再說了,現在的這種時候不是說話的時候,是想辦法知道對方是真的還是假的時候,就算是開口問他們問題,那也沒什麼用,畢竟那些鬼會探看自己腦海裏的答案,還有,他們知道的也實在是太多了。

眼看着周瑩瑩和周張昊天全都相當的懼怕自己,周偉光不理解了,“你們是怎麼一回事兒啊,是我啊! 總裁一見鍾情 你們看清楚,是我回來了啊!”

周偉光嘗試着讓站在對面的兩個人相信自己,可他越是着急,弄的周瑩瑩和張昊天越是不敢相信。

站在一旁的周偉光的爺爺,這會兒也開始有些着急了,只是,他並沒有着急的解釋自己是真的還是假的,而是嘆着氣說着剛纔遇到的事兒。

剛纔他們走進那些鬼的中間,一開始也就是被那些鬼盯着,也還算是湊合,但是漸漸的,那些鬼開始朝着他們身上抓,像是要把他們給撕碎了一樣。

沒辦法,他們只能拼命的往前跑,希望可以趕緊離開這個房子,然而,這跑的速度越來越慢,力氣越來越小,弄得整個人都不好了,也沒真的跑出去,也仍舊還在那些鬼的範圍當中。

爲了離開這個房子,他們又想了各種辦法,最後只能閉着眼睛,慢慢的感應着這個房子,想找到這個房子的出口,結果,他們居然走回來了這裏。

聽在周偉光爺爺說的話,貌似是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周瑩瑩都快要相信他們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又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和剛纔的情況幾乎一模一樣,就連兩個人進來的動作,也全都是沒差別的。

當看到房間裏已經站着一個跟自己完全一樣的傢伙的時候,原本脾氣就不是很好的兩個周偉光,直接四目相對,上手開打。

張昊天和周瑩瑩大聲的呼喊着,讓他們別打了,這中間或許還有一個真的周偉光呢,要是打壞了,那終究是不太好的。

兩個周偉光的爺爺這會兒也上去拽人,希望可以拽開兩個周偉光。

這人終於是拽開了,可誰也不知道哪個周偉光是先進來的,哪個是後進來的。

就連周偉光的爺爺也一樣,先後沒辦法區別,甚至,這次就連兩個周偉光和兩個爺爺也開始互相看着,想弄清楚誰跟自己是一起進來的。

重生問仙路 就在那邊四個面面相覷的時候,門外又一次傳來了腳步聲,還是和之前的情況一模一樣。

只是這次進來的相對冷靜一些,並沒有直接大打出手。

好一會兒,房間裏的氣氛開始越來越詭異,誰都覺得自己是真的,也都覺得站在旁邊的那兩個是假冒的,但是是也都沒動手。

這會兒房間裏安靜的幾乎連心跳聲都能聽的出來了。

周瑩瑩和張昊天仍舊是手拉着手,站在離着那邊六個傢伙稍微遠一些的地方,想着不管對面的誰真誰假,現在還是離着遠一些比較好。

本以爲最多也就只有這三對周偉光和爺爺了,可漸漸的,外面又走進來第四對,第五對,第六對……

眼看着房間裏的周偉光和爺爺越來越多,那些長得一模一樣的周偉光開始不淡定了,拼命的想要證明自己是真的,其他的全是假的。

甚至那些傢伙還一擁而上,想要讓周瑩瑩和張昊天來證明這件事兒。

周瑩瑩和張昊天再次後退了一些,這次,直接就退到了窗子邊上了,根本就已經沒有什麼後退的路了。

但是就算是這樣,外面還是有源源不斷的周偉光,不計其數的爺爺出現,這讓張昊天開始頭疼了。

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驚世冷後 如果說之前的幻象很好判斷的話,那現在的怎麼判斷?

眼看着那些周偉光打的越來越激烈,身上也開始漸漸出現了血跡,周瑩瑩都不敢繼續看下去了。

張昊天稍微好一些,但是心裏也是不太舒服,想着到底應該怎麼做,才能結束這一切。

就在張昊天想着這個的時候,剛纔角落裏打成一團的兩個周偉光衝着張昊天就衝了過來,一邊衝,一邊還在嘴裏唸叨着,“你來說說,我是真的,我纔是真的!”

張昊天被拽了一個趔趄,但是抓着周瑩瑩的手還是沒有分開。

可就在這時候,另外兩個周偉光衝到了周瑩瑩的跟前,伸手抓住了周瑩瑩另外的那隻手。

四個周偉光,兩個抓住了周瑩瑩,兩個抓住了張昊天,全都朝着兩邊用力的拽。

要說之前的周瑩瑩和張昊天全都精神緊繃,提高警惕,這會兒,他們光顧着看打架了,哪兒就還有之前的緊張感啊!

因爲精神上的鬆懈,張昊天和周瑩瑩很快就被分開,並且被拖拽到這個房間對面的兩側了。

張昊天拼命的掙扎,希望可以讓面前的那些張昊天放開自己,自己根本就沒辦法判斷他們到底誰真誰假。

但是不管張昊天怎麼掙扎,還是掙扎不開那些傢伙的束縛。

周瑩瑩那邊的情況基本上也差不多,只是,周瑩瑩的力氣相對小一些,所以這掙扎了沒幾下,就被那些周偉光按住在那了。

張昊天努力的呼喊着周瑩瑩的名字,希望可以讓周瑩瑩自己多加小心,自己很快就會掙扎開,之後去救她的。

但是這些全都是假的,因爲很多話還沒等說完呢,張昊天就已經被按在地上,動彈不得了。

就在這時候,門外又進來一對周家的爺孫倆,但是這一次跟前面的幾次完全不一樣了。

這次進來的周偉光看到房間裏的混亂,跟爺爺簡單的對視了兩眼之後,開始各自朝着相反的方向衝了過去。

周偉光是衝着周瑩瑩那邊的方向去的,見到一個自己就狠命的拍一下。

這一下也不是白拍的,周偉光的手剛纔不小心弄傷了,這會兒他的手上正沾着他自己的鮮血。

並且,周偉光的手現在還擺出了一個結印的樣子,這麼拍一下,換了是哪隻鬼都不見得能受得住了。

眼看着那些被拍過的鬼一個一個變得扭曲,變形,最後變成黑乎乎的一片,周瑩瑩瞬間明白了,這個纔是真的周偉光,至於其他的,全都是假的,也全都是周圍的那些鬼變化出來的,目的就是分開自己和張昊天,之後逐個擊破。

當週瑩瑩面前的那些鬼,或是逃跑了,或是被周偉光拍了,全都散開了之後,周瑩瑩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趕緊去救張昊天!”周瑩瑩剛一站穩,就拽着周偉光朝着張昊天的方向衝。

這會兒雖然張昊天那邊有周偉光的爺爺在幫忙,但是他畢竟沒有不如周偉光,幾下也沒拍死一隻鬼。

眼看着那些鬼還在努力的朝着張昊天的身上衝,周偉光也來不及想更多,仍舊是像剛纔一樣,一下一個,很快的,張昊天面前的那些鬼,就四散逃跑了。

剛一自由的張昊天看着周瑩瑩正站在周偉光的身後,心裏忽然有些發酸。

就剛纔那種危險的時候,自己竟然不能很好的保護周瑩瑩,這招自己不會嗎?顯然自己相當的會,並且自己的鮮血要比周圍光的還有用,可自己剛纔爲什麼就沒想到呢?

“大家都沒事兒吧。”周偉光的爺爺看了看面前的三個孩子,嘴上雖然是想確定他們是不是都安全,可實際上,他是在確定面前的人是不是真的,要是這當中混進鬼來了,那就不太好了。

站着的三個人全都點了點頭。

“你們怎麼又回來了?”張昊天收斂了心神,好奇的問着,看着周偉光剛纔的那個樣子,他們離開這裏根本就不是一件多難的事兒,爲什麼還要折返回來?

“我們是離開這裏了,本來想找人或者是再找點什麼東西回來救你們的,可我們剛走到小區門口,就看到李不忘的車了,他正在找停車位,只要找到了,那肯定就是回來抓你們了。”周偉光簡單的解釋着。

後面的事兒,基本上也就不用說了,猜測也能猜測的出來了。

要是他們爺孫倆繼續去找幫手或者是找東西,之後再回來,估計不管是周瑩瑩還是張昊天,真的很有可能已經被李不忘給帶走了。

要是真的那樣,那很多事兒就真的不太好辦了,所以那對爺孫倆才選擇回來,算下來,只要是四個人在一起,多少還能有更多的辦法不是!

“你是說,李不忘到了?”周瑩瑩弱弱的唸叨了一句,心想着這李不忘要是到這裏了,那肯定會更加麻煩的,那傢伙現在一門心思的就想趕緊抓住張昊天。

加上上次見面的時候,張昊天拿走了他父親的乾屍,這個仇,李不忘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周偉光輕輕的點了點頭,只是,還沒等真的開口說什麼呢,就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李不忘的笑聲,“呵呵,是啊,我來了!就問你們害怕不害怕?”

“鬼才害怕你!”周偉光這個暴脾氣纔不給李不忘得意的機會呢,直接一句回絕了他。

Wшw ⊙тт kán ⊙co

這話說的也沒什麼毛病,這地方,真的也就只有鬼才會害怕他了,剩下的四個人,從來就沒有害怕他的意思! 第60章絕對保證品質高清

陸司寒離開的第一天,正好謝半雨休息,所以放學后姜南初決定兩人一起去吃火鍋!

火鍋店內,兩人選擇了麻辣鍋底,還點了毛肚,肥牛,蝦滑,生菜等一大桌子菜。

「半雨,多吃點,你看你上班都累瘦了,我看著好心疼。」

姜南初一邊說,一邊把已經燙好的肥牛肉夾給謝半雨。

「南初,你給我一種黃鼠狼給雞拜年的感覺。」

「呸呸呸,你這不是把自己也罵進去了嗎?」

「不過呢,我的確是有一件小事想要麻煩你,我們先吃,吃完了再說。」

姜南初笑著說。

「對了,我之前給你選的兔子套裝好使嗎?陸司寒看到你穿,是不是激動的移不開眼了,然後你們一通妖精打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