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孩子也太想當然了,怎麼說風就是雨。

巨藻確實好,這個他搞海洋環保工程的,自然很了解。

從種植角度來說,巨藻不僅是提取像碘、膠等的廉價原料,還是家禽、家畜乃至魚類、貝類的輔助飼料。

巨藻叢林還是天然的海藻魚礁,為魚類、貝類等海洋生物提供良好的棲息覓食環境,促進它們的生長繁殖。

可好是好,弄這個可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是啊,顏老闆,」

這時王工也開了口,「巨藻是冷水性海藻,鳥嘴灣這邊溫度只能說湊合,要想養好這東西,可不容易。」

「可我看E國有些海島附近,巨藻生長很好啊!」顏沐眸色閃了閃。

她可是剛從菲特寧島回來!

「E國?」

李工笑了起來,「那邊洋流很複雜,不排除有些地帶比較適合巨藻生長。可巨藻要求的不僅是溫度,還有海水的透明度——鳥嘴灣海水質量不行。」

巨藻孢子耐受的溫度上限彈性還算不小,這邊種植,從溫度上儘管不太適宜,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可海水質量這一關,還真是不好說!

不僅如此,巨藻喜歡生長在水深流急的海底岩石上。

我為什麼還不結婚 鳥嘴灣這一帶海流相對平緩,跟E國的海域環境還是不能相提並論。

「哦,我也只是想試試,」

顏沐明白兩位技術人員的好意勸阻,笑了笑解釋道,「到時看看情況再說吧!巨藻也能改善海水質量,不試一試總是不甘心。」

李工和王工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底看出了一絲無奈。

初生牛犢不怕虎啊,非得撞個頭破血流才能得到教訓?! 「眼下官方也有引進巨藻養殖的計劃,」

王工見顏沐主意很大,不好勸什麼,只能多給一點提示,「京都的一些重點院校的相關專業,可能會有研究,你如果需要,可以多關注一點。」

「謝謝王工,」

顏沐連忙由衷謝道,「等我的海洋牧場開業了,我請大家好好吃頓飯!」

「不必不必——」

李工和王工都笑了起來,「這些都是我們分內的事情。」

接一個工程他們也有提成的,況且這位顏老闆十分大方,一點也不拖欠資金,項目上也沒人過來干涉,真是難得的順利。

又接著敲定了一些事項之後,顏沐長長鬆了一口氣。

做點事真的很不容易,大大小小的事項煩雜程度遠遠超過了她的預估,這還是在有薄君梟替她保駕護航,沒有外來阻撓的情形下……

怪不得人都說,成家猶如針挑土,敗家猶似水推沙。

幹什麼事業,都是成事難啊!

弄好了這些,顏沐又跟蘆薈基地的財務那邊核對了一下年終福利,確定好一個數額后,她很爽快簽了字。

狐妖適合家養 讓她滿意的是,不知道是她哪一點讓員工們放心了,在她接手后,辭職的員工很少,大多數都選擇了留下。

哪怕只是留下觀望,顏沐也覺得心裡輕鬆了不少。這一點年終福利,也算是她給大家的第一顆定心丸。

忙完這些事,她才有空給安靜怡回了一個電話。

「小沐?」

安靜怡的聲音聽起來很開心,「你在鳥嘴灣這邊嗎?」

顏沐笑道:『我前幾天出門了,剛回來,就在會館這邊。』

安靜怡的媽媽還在會館這邊做保潔工作,她知道安靜怡放了寒假後知道自己在這裡,肯定會來找她玩的。

染婚撩愛,權少霸寵契約小妻 「小沐,你來我家玩吧!」

安靜怡熱情邀請,「我給你做點好吃的!」

顏沐噗嗤笑了出來:「嗯嗯,好的,我去找你,我還有一個朋友,也一起過去可以嗎?」

安靜怡一迭聲地歡迎。

顏沐不由失笑,心情也好了很多。

往常都是別人纏著她要吃的,還是很難得有人要給她做好吃的。

顏沐叫上納蘭淼淼,趁人不留意,從空間取出一小瓶藥酒拎在手裡。去人家家裡吃飯總不好空著手,這藥酒是給安靜怡的爺爺帶的。

由於並不遠,兩人就一起走著去了安靜怡家。

一到安靜怡家,就受到了貴賓式的待遇。

「老闆……」

安靜怡的媽媽由於是會館的員工,見了顏沐還是十分拘束,叫了一聲老闆就有點手足無措。

倒是安靜怡的爺爺一見顏沐,老人飽經滄桑的臉上就浮出了真切的笑容:「這孩子是叫小沐吧?上次來過家裡?還給我治好了我的老寒腿——這孩子,本事大著呢!」

「安爺爺!」

顏沐連忙笑著叫了一聲,將手裡的藥酒遞了過去,「我給您帶了一點藥酒,您嘗嘗這次的對不對口味?」

「哎唷!」

老安大手在自己褲子上搓了搓,漲紅了臉有些激動和不安,「閨女,可不能收你的酒了,上次你讓小靜子捎回來的藥酒,我按你說的喝了,老寒腿都沒犯過!那得頂頂好的藥材,可貴著呢,不能,不能再收了!」 安靜怡的父母也連忙推辭。

顏沐笑道:「自己泡的,自家的藥材,不貴的——上次那是活血通絡的,這次是滋補的,您和安叔叔都可以喝一點。」

安靜怡的父親身體也不好,倒不是腿腳的問題,而是身體虛,應該是年輕時生過大病留了根。

一聽安靜怡的父親也可以喝,老安更是激動,再三謝過顏沐,倒是沒有再說推辭的話。

他兒子是家裡的頂樑柱,一家老小都指著他呢!

可就因為身體的原因,一直受不得累,身體底子又差,一年到頭總是動不動就生病……

靠著兒媳婦在會館做保潔的那點工資,一家人過的實在緊巴。

他老寒腿是這個女孩子治好了,要是他兒子喝了這個身體也好了……哪怕就好一點,也知足!

安靜怡的父親也靦腆地道了謝,然後夫妻兩人就去廚房忙活了。

顏沐見安靜怡的弟弟想過來又不好意思過來的樣子,不由笑出聲,沖他招招手道:「過來,我也給你帶了禮物!」

她來鳥嘴灣這邊之前,就想著會和安靜怡見面,又有向安靜怡一家問問北坡村務工人員的情況,所以來之前,小禮物都準備了。

「哇!」

見顏沐從背包里取出厚厚一疊書,看清書名時,安靜怡的弟弟一下子開心地睜大了眼睛,「火影忍者!」

是他最愛的動漫哦!

一直捨不得買,沒想到這個姐姐竟然送他一套!

安靜怡的弟弟歡喜得都忘了道謝,抱著書就竄回了自己的房間,迫不及待想看吶!

「小沐!」安靜怡連忙道,「別慣著他,你過來就過來,怎麼還買東西!」

顏沐俏皮笑笑:「我還帶著嘴巴過來了呢,就等你吃你家的好東西!」

一下子打消了安靜怡的那點不安,逗得安靜怡咯咯笑了起來:「放心,都是我爸拿手的,漁家飯,你一會兒多吃點!」

很快,香味從廚房散溢了出來。

「好香!」

納蘭淼淼使勁嗅了嗅,開心道,「真的好香!」

「專門給你們留了黃魚鯗,」

安靜怡笑眯眯道,「我爸平時都捨不得讓我們吃!」

黃魚鯗要是賣的話,價錢很不錯的。

她家留著一點這個,都是招待貴客的,殺好晒乾,現在天氣冷,就凍著存放就好了。

吃的時候,她爸調的調味料特別好,用土灶慢慢燉好了,魚油都能燉出來,香香鮮鮮的一鍋,特別好吃!

安靜怡越說,納蘭淼淼越饞。

本來她跟著顏沐走過來一路,肚子早就有點餓了,這時候聞到味,幾乎都等不及了。

安靜怡的父母很快準備好了飯菜,擺了滿滿一大桌。

「這是鰻魚羹,」

安靜怡自豪又開心地替顏沐介紹道,「這是泡蝦,我爸的絕活,這是蒸鹹魚,諾諾——你看這個,年糕紅燒大鯧魚,我家新打的年糕,快嘗嘗!」

納蘭淼淼先是有點矜持,畢竟她家教也好,再饞也不能露出來讓人笑話。

可是見顏沐開開心心吃的很香的樣子后,她也很快入鄉隨俗,拿起筷子飛快加了一塊魚塞進嘴裡。

唔……

納蘭淼淼嘴巴也刁,吃到第一口就覺得這海鮮品質比較一般,不過勝在烹飪的味道不錯,吃起來也有一種漁家特有的風味。

這烹飪,要是用小沐找的那些海鮮就好了……納蘭淼淼一邊吃,一邊在心裡嘀咕了一句。 顏沐也吃得津津有味。

這些海鮮說實話品質確實不怎麼樣,但是漁家簡單質樸的烹飪,卻有著很獨特的味道搭配,吃起來感覺十分新鮮。

「靜怡,」

顏沐笑道,「這梅乾菜很好吃,這是你們家自己做的?這個好像是芥菜?」

墨魚乾配著梅乾菜熬湯,味道豐厚新鮮,令人眼中一亮。

「對啊,我媽種了芥菜,」

安靜怡見顏沐她們吃的滿足,自己也特別開心,「等芥菜抽苔了,摘下菜心掛著晾幾天,等葉子軟了撒上鹽揉搓一下,裝進陶瓮,一層一層的鹽灑過去,裝滿了用芥菜葉封好口,過個半月左右就差不多啦!」

納蘭淼淼第一次聽說這種很有生活氣息的腌菜過程,很好奇道:「這麼複雜啊?」

「不複雜,」

安靜怡失笑,「這有什麼複雜的,我們這裡連小孩子都會,我也會啊!」

顏沐眸色閃了閃。

果然特色在民間。

她的會館開張,菜色上完全可以跟司馬西樓的奢華私廚避開同樣的風格,找一些更加自然更有特色的民間風味,豈不是也很有趣?

「梅菜乾也有用油菜乾、白菜乾弄的,」

安靜怡那邊又笑著跟納蘭淼淼解釋,「不過芥菜味道鮮,油菜性平,像白菜乾,就口感比較嫩……都不一樣的,我最喜歡芥菜乾!」

「我也喜歡這個味道,」

納蘭淼淼吃的都有點撐,更加上氣氛輕鬆,因此她開心得話也多了,「安叔叔的水平,都可以開餐館了!」

安靜怡的爸爸聽了這話,高興地笑了起來。

倒是安靜怡一聽這個,眸色微微一黯。

說實在話,她爸的燒菜水平真不差,比村子里很多人都好,而且她們家老家是南邊省份的,燒菜上比這邊更講究,也更細緻。

只不過她爸身體太差,出不得遠門打工。

可是如果在鳥嘴灣,她爸會做的那些菜色又沒人稀罕,再說開飯館也得有資金啊……不是想開就能開的。

算啦,不想那麼多了,等自己好好學習,考一個好大學,大學畢業工作了再好好補貼家裡。

「靜怡,你們村裡有沒有想要找活乾的?」

就在這時,顏沐看向安靜怡,「就是在鳥嘴灣這邊,我辦了一個海洋牧場,那邊需要一些人手。」

安靜怡眼裡的那一點黯然,沒有逃過她敏銳的視線。

她知道安家的難處,不過也不能明著說什麼。

「海洋牧場?那個真是你弄的?」

安靜怡聽了顏沐的話后,立刻急了,「你自己弄的?」

顏沐怎麼這麼衝動?!

說弄海洋牧場就弄海洋牧場!

她放寒假一回家,就聽到村裡沸沸揚揚在說那邊弄海洋牧場工程的事情,還以為只是考察,沒想到真的在弄!

那架勢,一看投資就少不了!

可鳥嘴灣的海水質量怎麼樣,她家本地的自然清楚不過,折騰這什麼海洋牧場……

那絕對得虧本啊!

有錢也不能這麼造吧?!

「你別急,」

看著安靜怡眼裡沒有任何雜質的著急和擔憂,顏沐連忙拍拍她的胳臂道,「這個我心裡有數,你放心吧!」 安靜怡怎麼可能放心?

「海洋牧場?」

安靜怡的爺爺老安問了兩遍才理解了海洋牧場的意思,反正跟傳統的海水養殖還有池養都不一樣,聽起來他就覺得很不靠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