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就是她喜歡的地方,沒有那麼多勾心鬥角,人與人的交流就是這麼簡單!

夏熏溪看了一眼眼前恍然一新的房子,忍不住拍了拍身邊劉波的肩膀誇獎到:「看不出來啊!你一個大男人,家務方面倒是挺厲害的!」

「明明就是你一個女人,連家務都不會才很奇怪好嘛!」

說著,劉波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指著前方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坡上面的另外一棟房子說到:「那是我姨家,有什麼事可以找她!一個女孩子家家的,自己注意安全!」

夏熏溪一愣,隨即有些感動的看著劉波。

「謝謝!」

原來,自己的身邊還是有人會關心我的!

阿德,你看到了嗎?我現在就過著我想要的生活,每天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

阿德,這是我的新家,一個雖然很小卻很溫暖的地方!你喜不喜歡這個新家呢?

阿德,你在那邊找到你的新家了嗎?

阿德……

我有好多的話要對你說,卻又擔心說的太多你會煩,以前活著麻煩你,死後還來煩你,我是不是真的很煩!

阿德,知道嗎?我真的好想你!

「哎!你怎麼了?」

「啊……沒……沒怎麼!」

夏熏溪很快的收拾好自己的情緒,滿是笑意的看著那一棟小房子說到:「謝謝!」

「不用謝我,我這是怕你出事了之後,到時候警察來找我麻煩!」

劉波努力的讓自己的臉不紅起來,偷偷的瞄了夏熏溪一眼,隨即快速的移開視線,有些慌張的說到:「太晚了,我就先回去了!有什麼問題打電話給我!」

「知道了!」

夏熏溪看著劉波開著車慢慢的離開的時候,才有些迷茫的看著冰箱裡面的那一堆食材!

想了想,最後還是果斷的選擇了速食麵,最多就是往鍋裡面打了一個雞蛋,但是也吃的舒心!

吃完飯的夏熏溪梳洗了一下,躺在新的床單上,沒有忍住,還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機,點開了裡面一張張以前自己存下的照片!

眼睛還是控制不住的有些發酸,明明說好的,不哭不鬧,就這樣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每天開心的笑,只要笑就好了啊!

可是為什麼一個人的時候還是會覺得痛!

是不是只要她在你面前繼續說一句是意外,你會為了她跟我爭得面紅耳赤!

呵呵……

終究我只是一個失敗者啊! 喬語一聽,心裡低咒一聲,來不及了,只好道:「林媽,家裡的車呢?」

「家裡的車其他的在別墅的另外一頭的車庫裡,現在這個院子里沒有車啊!」林媽急道。

喬語一聽,心裡一盤算,從這裡到別墅的另外一頭,就是以她的速度都得十幾分鐘,可是,梁母等不了了!

於是牙一咬,對林媽道:「立即給醫院打電話,我現在就送我媽去醫院!」

說完,還不待林媽說什麼,轉身就返了回去。

來到嬰兒室,喬語看到婆婆還躺在沙發上,張嫂子坐在旁邊急地一直在揉心口,看到喬語進來,急忙問道:「怎麼樣了?」

喬語立即道:「張嫂子,孩子們拜託你了,如果繼續發燒的話,就給醫院打電話,我現在就背我媽去醫院,你幫我把她扶起來!」

說著,喬語蹲下了身子,張嫂子只好扶著梁母,小心地將她放在了喬語的背上!

好在梁母不重,喬語來不及說什麼,立即背著婆婆走出了家門!

這裡是別墅區,本來公共交通工具就少,喬語背著婆婆疾步走在路邊,此時還不到下班時間,所以一時間,路上竟然沒有一輛車!

沒一會兒,喬語的汗就順著眉毛落在了馬路上,梁母此時也稍微有了點神智,她緩緩睜開了眼睛,就聽到急劇的喘息聲和一顛一顛的顛簸感!

「你~」梁母見是喬語,虛弱地發出一點聲音。

「媽,您怎麼樣了?家裡來不及調車了,我這就送您去醫院,馬上就能碰到救護車了,您再堅持一會兒!」

說完,喬語向上顛了下婆婆,然後又加快了速度!

看著喬語濕潤的鬢角,急促的喘息,梁母的心中一陣湧上一股感動,她緩緩道:「喬語,謝謝你!」

「謝什麼,媽?都是一家人,您現在最好不要說話,保持體力,我們馬上就到了!」喬語彷彿哄孩子一樣的哄著婆婆!

終於,出了別墅區,來到了鬧市,喬語就聽到了救護車的聲音,她立即喜道:「媽,救護車來了,您就放心吧!」

梁母終於被送到了醫院!

喬語看著梁母剛被推進急救室,梁景銳就急急地走了進來。

「小語,媽怎麼樣?」梁景銳焦急道。

喬語一看到梁景銳,彷彿看到了主心骨,立即放下了心,道:「還不知道,剛送進去!」

說完,愧疚地道:「景銳,對不起,我和媽爭吵了幾句,將媽氣得發了病!」然後將剛才的事大概說了下。

梁景銳聽完,將愧疚地抬不起頭的喬語擁進懷裡,安慰道:「不要放在心上,你也不願意這樣!」

說完,兩人彷彿覺得忘記了什麼一樣,互視一眼,齊齊道:「孩子!」

喬語立即跳了起來,拿出手機,一接通,喬語就急道:「張嫂子,孩子怎麼樣了?」

張嫂子聽起來聲音很平和,回答道:「夫人,沒事了,燒已經下來了,就是有點流鼻涕,其他沒事了!」

聽完,喬語才放鬆下來,叮囑道:「張嫂子,你再多主意觀察,就怕有反覆!」

「好的,夫人放心吧!」

掛了電話,喬語對梁景銳道:「孩子好點了,就是流鼻涕,等回去我們再說!」

梁景銳這才放下了心,然後看了看手錶,道:「小語,這裡我來看,你還是回家看孩子吧,不然,我不放心!」

喬語沉吟了下,點頭道:「好吧,那你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梁景銳點點頭,然後叫司機送喬語回家!

喬語走沒多久,梁母就被送出了急救室,梁景銳立即迎了上去,醫生摘下口罩道:「好在送的及時,如果再遲一點,後果不堪設想,現在梁夫人已經沒事了,注意不要再讓老人家激動,或是刺激她了!」

梁景銳點點頭!

梁母被送入病房,梁景銳看著憔悴了不少的母親,心中湧起一股愧疚,他一味地要求母親體諒小語,其實,母親也需要體諒的!

不知道看了多久,梁母緩緩醒了過來,一睜眼就看到兒子,立即高興了起來!

「景銳!」梁母喚道。

「媽!」梁景銳拉著母親的手,低聲道。

「景銳,這次多虧了小語,如果不是她背著我出來,可能我就看不到你們了,你說的對,無論怎麼樣,我們都是一家人,我們梁家一定要凝成一股繩,這樣才能長久下去!」

梁景銳聽到母親這樣說,心中越發的愧疚,立即道:「媽,應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是我傷了您的心!」

梁母搖搖頭,笑道:「算了,你只是做了最合適的決定,媽不該怪你,更不該埋怨小語,這以後呀,我們一家人就好好的,誰也不要放在心上!」

梁景銳眼睛一熱,立即壓下那股熱流,點頭道:「好,媽!」

話說喬語這頭,喬語看著前面的司機,心中一動,問道:「小陳,你們出車的時候少爺有沒有吩咐說過什麼?」

司機小陳奇怪地看了看夫人,想了想道:「家裡就我和劉叔兩個司機,我是直接聽少爺的,劉叔是管家林媽的丈夫,年紀也大了,少爺就讓他留在家裡,誰用車就找劉叔就行了!

不過少爺交代過,優先使用的是老夫人和您,其他人倒是沒有吩咐!」

喬語點點頭,不是她小人之心,而是橙子用車的時間也太巧了!

回到家,喬語剛下車,就聽到身後一陣汽車聲,轉頭一看,原來是劉叔的車回來了,橙子也剛好下了車!

「嫂子,你怎麼在這裡?」橙子笑著問道,她的手裡還提了不少東西。

喬語看了看她手裡的東西,問道:「橙子,你去幹什麼了?」

「哦,我剛才看書,突然想起媽的葯沒了,我就出去買個葯,順便買了些東西!」說著,提起手裡的東西,搖了搖袋子!

不知道為什麼,曾自此時的動作,加上她這個時候的眼神,喬語總覺得她是故意的,可是,又有什麼證據呢?一切都是她的感覺罷了。

橙子看著沉默的喬語,彷彿感覺到了她的無可奈何,心中得意的笑了起來: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怎麼樣呢?

喬語點了點頭,無意和她多說,直接轉身去了孩子的房間!

張嫂子看到她,鬆了口氣,問道:「老夫人怎麼樣了?」

「還不知道,不過已經及時送去了!」

張嫂子點了點頭,讓開了位置,喬語看著吊著鼻涕的倆個寶寶,心疼的道:「葯餵了沒有?」

「餵了,孩子們看起來也沒有那麼難受了,再喝幾天葯就沒事了!」

喬語抱著兩個孩子,心中湧上了一股疲憊!

梁母在醫院待了幾天就沒事了,梁景銳一直在照顧著她,可能是兒子的體貼孝順,梁母漸漸放下了心結,身體也好了許多,然後就吵著要回家!

梁景銳只好去問醫生,醫生看了看,道:「可以出院了,但是一定不能再刺激她了!」

梁景銳答應一聲,然後就帶著母親回了家!

一回家,梁母就直奔孩子門的房間,就看到喬語在和孩子們玩遊戲,看到她,梁母神色閃過一絲不自然,然後開口道:「小語,那天你送我去醫院,謝謝你!」

喬語看著不好意思的婆婆,立即道:「媽,您說什麼呢?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婆媳倆個互視一笑,就默契地不再提起以前的事,兩人一起聊起了孩子!

正在婆媳兩人其樂融融的時候,門口突然誇張地響起一聲:「媽!」

只見橙子就從門外沖了進來,一看到梁母,就抱住了她,激動道:「媽,你沒事吧,你怎麼出院了,我還說等會就去醫院換銳哥哥回來呢,您都好了嗎?」

喬語不動聲色地搓了搓自己身上的雞皮疙瘩,看著橙子在那裡上演母女情深的戲碼!

只見梁母笑著拍了橙子的背,安慰道:「沒事了,現在我已經好了,我都聽你嫂子說了,你出去給我買葯了,以後這些事讓家裡的傭人去做,你不用去了!」

橙子撒嬌的道:「怎麼行呢?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為媽做做這些了!」

梁母感動地抱了抱她,道:「我只要有你陪著就行了!」

母女兩說了半天,就見喬語懷裡的右右突然也抱了抱媽媽,奶聲奶氣道:「媽媽,我也陪著你!」

喬語驚訝地看著女兒,沒想到才剛兩歲,這個孩子就可以說出這樣的話了,心中只感到一陣陣的柔軟,將女兒抱在懷裡,笑道:「好啊,右右陪著媽媽!」

「還有我,左左!」只見小左左也不甘落後,立即投入媽媽的懷裡,和妹妹爭了媽媽!

大家看著可愛的倆個孩子,都舒心地笑了起來!

橙子看著眼前這一幕,只覺得刺眼無比,沒想到花了那麼大功夫,最終還是讓喬語逃了過去,老天爺為什麼待她這麼好?

不過,喬語,想要永遠這麼的幸福下去,首先我就不會同意的!

剛想到這裡,橙子的手機響了起來,她低頭一看,原來是路靜! 「你說這些都可以賣錢?」

夏熏溪有些狐疑的看了劉波一眼,再看了看自己做的小飾品,不由的更加不確定了!

她也只是在家閑的沒事做的時候,突然就從網上買了一些DIY的東西做著玩而已!

如果這些東西能夠賣錢的話。他們怎麼會不自己做啊!

「哎呀!我說你這人真的是……」

劉波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夏熏溪說到:「你看看你這麼大個人了,整天都待在家裡面,又不種田又不出去上班,早晚有一天會被餓死的,好不容易有一技之長,怎麼就不利用起來呢,指不定就能賣個好價錢呢!」

「指不定?」

夏熏溪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最後還是沒有反駁他的一片好心!也許他說的沒錯,竟然決定重新開始,當然就要好好的活下去了!

「可是……這賣給誰呢?」

「當然是賣給路人了!」

劉波忍不住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有些驚訝的看著夏熏溪,有些不敢確定的問到:「難不成……你沒有擺過地攤?」

這一下輪到夏熏溪翻白眼了。

「很奇怪嗎?不是每個人都會擺地攤的吧!」

「當然不是了!你說你又不上班,又不出門,你買我房子的錢到底哪裡來的,雖然只有幾萬,但是……難不成……」

夏熏溪有些受不了他那懷疑的目光,忍不住就猛敲了一下他的腦袋,冷冷的說到:「我老媽留給我的嫁妝不行嘛!」

「行行行……哈哈……」

劉波掩飾性的一笑,又悄悄的打量這個來歷不明卻要在這裡住下來的女子,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

他知道她沒有說實話,但是他相信自己的判斷不會錯。她一定不會是什麼壞人就是了!

「走吧!」

「去哪?」

夏熏溪更加不能理解拿著一張小桌子一塊格子的桌布就要出門的劉波!

難道要出去野炊?可是只帶桌子嗎?

「當然是把你這一堆的創意換成錢啊!」

劉波得意的一笑,拍著自己的胸口說到:「我可是最好的銷售員,放心,有我在,一定會一銷而空的!」

「我還真看不出來你是最好的銷售員!」

夏熏溪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雖然有些不好意思,卻也還是收拾起自己的東西跟著出門了!

看著街道上人來人往,夏熏溪忍不住將自己頭上的帽沿壓的更低了一點,有些緊張的看了一眼四周!

這種時候要是有記者認出自己,將這件事情放到網上或者是電視上的話,她都不知道以後還怎麼見那些人!

突然,夏熏溪一愣,隨即露出一絲苦笑!

她堅決出行惹怒了夏墨寒,已經不再是夏家的女兒了!而其他人……

那些人又有誰會真的記住自己呢!

「喂!你幹嘛呢!我可是在幫你掙錢呢!」

劉波有些不高興的瞪了夏熏溪一眼,看著她頭上的鴨舌帽,不由的眼神閃了閃,有些不太確定的問到:「你害羞了?」

「你以為誰都像你臉皮一樣厚啊!」

夏熏溪有些無語,忍不住當著他的面翻了一個白眼,如此不雅的動作,在她做來竟然也別有一番風味,看得劉波有片刻的愣神!

隨即反應過來她的話的時候,又控制不住黑了臉!

「你這是瞧不起我們這麼擺地攤的唄!難不成你還想要去當大老闆啊!我跟你說,擺地攤又怎麼了!都是靠自己的實力賺錢,靠的是自己的雙手!」

大老闆啊!

夏熏溪情緒有些低落,以前不要說是擺地攤,只要不是定製的東西,就根本不會出現在她的家裡面,可是現在……

夏熏溪有些迷茫的看著莫名的比自己還要激動的劉波,有些不解的問到:「你這麼激動幹嘛?你又不是擺地攤的!」

「怎麼不擺了!我們家蔬果長得好的時候,也拿來賣好不好!我跟你說,我們家的蔬果啊……」

夏熏溪不由的有些汗顏,原來他們的生命力都這麼頑強的嗎?自己這要死不活的樣子到底算什麼!

阿德,你說過要看到我好好的活下去。我這麼努力算不算好好的活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