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是一種比毒癮更讓人無法自拔的慾望!

人類最基本的慾望並非只有男女之事,比其更重要的就是權力,或者說不只是人類,所有動物都是如此。

動物在自己的族羣內也是要爭奪權力的,雖然它們的手段更加的簡單粗暴,而它們贏得的或許也緊緊是更多的交·配權和優先享用食物而已。

即便如此,也會有動物爭的你死我活。

更別說人類了,人類手中的權力能帶來什麼,老百姓想都不敢想啊,所以爲了權力而產生的罪惡就是最多的。

這就是陳博士對機關部門所不屑的原因,因爲他知道,任何一個不起眼的小城市,小單位,小部門內,都有“罪惡”的存在。 有一部動畫片,叫做《Zootopia》,譯名很詭異,變成了《瘋狂動物城》。

故事很簡單,動物世界嘛,市長自然是百獸王獅子,副市長是隻圓滑的綿羊,做事兒慢到讓人噁心的樹懶是大家平日辦事兒去都會碰到的公務猿,而小兔子是一個最最底層的小片兒警吧。

獅子大權在握,想幹啥幹啥,認爲自己做一切都是爲了正義。但若是爲了維護個人利益,它會悄悄放棄自己標榜的正義,權力大嘛,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也無所謂呀。

綿羊依附於權力,渴望權力,不甘心被權力操控,所以它會搞陰謀耍詭計,爲了製造民憤而不惜傷害底層,暗地裏操控民意。典型的市長面前唯唯諾諾,背後卻精心於算計。

樹懶就別說了,這幾年裏,很多機關單位辦事窗口的公務猿,對待人民羣衆的態度已經好多了,雖然效率低一些,有時候也會因心情不爽有意無意的難爲一下老百姓,但比起以前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你丫愛辦不辦”的嘴臉可強多了。

兔子?呵呵……

獅子不擇手段地維持現狀,保護自己的權力,綿羊在不擇手段地搞陰謀耍詭計,只爲自己的上位,驚天祕密只存在大多數動物的想象之中,因爲兔子們在忙着種胡蘿蔔呢。

陳博士的眼中,楊大錘就是這部電影裏的獅子。

楊大錘口中的一切都是爲了正義!

可神劍局是什麼?神劍局成立的意義又是什麼!

陳博士太清楚神劍局是做什麼的了。


神劍局是祕密的存在,是國家對民間超能力勢力的控制機關單位。

他們有先進的科技武器震嚇擁有超能力的犯罪分子,比如說楊大錘左手背上這件其貌不揚的東西,超Man的神劍局局長怎麼可能帶飾品呢,這東西的威力有多大,陳博士也不敢妄加斷言。

陳博士非常的清楚,神劍局和他們英雄聯盟能夠合作的關係,完全是因爲共德拉的存在!

在多次案件接觸中,神劍局都是依靠英雄聯盟的超能英雄來打擊共德拉的超能力犯罪案件。

楊大錘很清楚英雄聯盟對神劍局的重要性了,而陳博士也很清楚他們需要神劍局的支持,神劍局畢竟是屬於國家的,擁有強大的權力後臺,資金供應,先進科技,這都是英雄聯盟所不具備的。

雙方之間,說的直白一些,都有那麼一絲相互利用的目的。

瞭解楊大錘的人都知道,他一直對超能力者保持警惕之心,認定擁有非常人能力的人是不受控制的,對整個社會的安定有着很大的隱患。

即便是英雄聯盟的人,他也不會百分之百的去信任。

若是說現在,楊大錘的確需要藉助英雄聯盟之力消滅共德社,但若有那麼一天共德社覆滅時,神劍局又會如何對待陳博士的英雄聯盟呢?

沒有人敢說未來會發生的事情。

但是未來有可能發生的事情,陳博士只是想一想都會感覺心中不安。


他對楊大錘的信任並沒有太多,只是實話。

“她。”楊大錘突然伸手指了指照片中的冰冰:“擁有一把分子武器。”

“共德拉的人?”陳博士怔了一下:“楊局長,你明知道她手中有分子武器,還要問我這是不是我的人,這種懷疑對我而言可真的是有些侮辱了吧。”

楊大錘搖了搖頭:“你知道他們今天都做了些什麼嗎?”

陳博士並未言語,安靜的喝着茶水。


“一直以來做事小心翼翼從未露出馬腳的毒販馬馮三被他們解決了,三個境外的職業殺手攜帶一把麥克米蘭Tac50狙擊步槍進入華夏,也是今晚被他們給處理掉的。”楊大錘微微一笑:“若是沒有這些事情,我會直接因爲她手中持有分子武器而進行抓捕。”

陳博士聽到這裏更是覺得不可思議了:“共德拉的人是絕不可能懲處罪惡的!”

“所以我今天才會坐在這裏,把陳博士請過來,想找你瞭解一下。”楊大錘淡淡道。

“若是我的人,我也不會不承認。”陳博士直言道:“而我的人會做的就是這種事情,任何的罪惡,英雄聯盟的每一個英雄都不會放過的。”

楊大錘點了點頭:“這就是最有意思的地方,他們既然不是你的人,又在做你們做的事情,呵呵……我真的特別想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他們這樣做是出於什麼樣子的原因。”

“我也想知道。”陳博士摘下眼鏡,輕柔了一下眼眶,今天忙的事情太多,雙眼有些疲憊。

楊大錘也沉默下來,倒水喝茶。

陳博士見他不說話,沒有再抑制自己的好奇:“他們都有什麼樣子的能力。”

“完全沒有施展任何的超能力。”楊大錘搖搖頭:“若非我見到這女孩手中的分子武器,也不敢斷言他們和超能力有關係。”

“楊局長,這可不是你的作風。既然什麼都沒能判斷,那又爲何會聯繫上我。”陳博士道:“又爲何會懷疑他們是我的人。”

“陳博士,有沒有一種能力……是讓一個人自身一切無限提升,讓一個人的潛力永無極限?”楊大錘又給陳博士倒了一杯茶。

陳博士怔了一下。

這些年楊大錘已經不止一次的試圖在他口中套出關於超能力出現的原因。

而陳博士從未跟楊大錘提起過有關於超能力緣由的事情。

時間太久了,甚至是他自己都快忘記了曾經那些往事了。

如今看來,超能力都是經過能量注入改造而成,卻又並非所有人都能夠有這樣的“天賦”,似乎只有本身就具有“天賦”的人才能經過改造而成爲擁有未知異能的超能力者。

然而,一切的起因都要追溯到二十八年前。

當年的陳博士還只是一個剛剛完成博士學業年輕有爲的青年。

是的,陳博士在自己二十三歲的時候就完成了博士學業,他是十六歲便以全國高考狀元的身份考入了華夏的最高學府!

那一年的榜眼,是他曾經的女友,可謂是金童玉女,而現如今玉女早已遠赴大洋彼岸,屬於他們的“那年青春”早已經結束了。他們之間的聯繫,早已經永遠的斷絕了,陳博士唯一能夠聽到她名字的地方,只是在一些巔峯科研的新聞報道里。

當年,除了他兩人之外,還有一個他曾經的摯友,雖然他的這位摯友一直都因爲自己“探花”的成績很不甘心,但他曾經卻把他當做自己這輩子唯一的摯友。

多少教授都對他們三個人說過一句同樣的話:你將會成爲世界上最頂尖的科學家!

科學家是什麼?對於他們而言,科學家可不是現在一些隨便扯幾句淡找找人際關係就能掛上的頭銜!

科學家對於他們而言是對真實自然及未知生命,未知環境,未知現象及其相關一切統一性的客觀數字化重現!

對於他們而言,科學家是認識、探索、實踐、定義的特殊貢獻者!

是伊薩克·牛頓!

是阿爾伯特·愛因斯坦!

是尼耳斯·玻爾!

是查爾斯·達爾文!

就在某一個深夜,陳教授和他的“摯友”意外破解了一件能夠改變世界定律——蟲洞定律!

是的,他們破解了蟲洞定律,穿越平行世界的鏈接縫隙,將完全不同與地球的超能力魔法次元的能力吸到地球,並且將其壓縮成能量球!

因能量球對身體宿主要求過高,他們兩人中只有陳博士的“摯友”符合條件。在兩人的共同意願下,陳博士將能量球注入了“摯友”的體內。

他的“摯友”在那一刻,成爲地球上第一個擁有超能力的新人類!

陳博士萬萬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獲得超能力的“摯友”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居然是殺掉他!

沒錯!殺掉他!!

陳博士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摯友”根本就不是“摯友”,甚至是說連最基本的友誼都沒有。

對於對方而言,陳博士是一個利用的工具,如果沒有陳博士的幫助,他們是不可能破解蟲洞定律的,更不可能穿越平行世界的鏈接縫隙!

至於後來發現的超能力魔法次元就更不可能是一個人能成功的事情。

“摯友”告訴陳博士,關於超能力能量球的祕密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就夠了。

那時候開始,陳博士的這位“摯友”便肆意將符合能量球宿主要求的普通人當做實驗對象,想要創造出只聽命與自己的超能力傀儡。

然而,沒有了陳博士的幫助,他走了太多太多的彎路!整整二十年過去了,他都沒有成功的創造出聽命於自己超能力的傀儡。

然而,一個契機讓他發現,被他注入能量球的宿主所繁衍的後代,居然含有一種異於常人的特殊的基因組!

他將這些人的後代定義爲“基因變異潛在者”,根據這些人特殊基因存在的不同,又將基因變異潛在者分了很多個等級。

就在那個時候,滿足他個人慾望的共德拉纔在悄無聲息之中成立了。

然而他也沒有想到一件事情——陳博士居然僥倖未死!

陳博士在他女友的幫助下用私藏的能量球維修了身體,一晃二十年,陳博士的身體才一點一點的恢復了,這二十年裏他度日如年,每一刻都充滿了憤怒。

如今的他,除了沒有辦法離開輪椅之外,一切都與常人無異。如今他在神祕財團的幫助下,建立起了讓神劍局都忌畏三分的英雄聯盟。

而在他的英雄聯盟裏,所有的英雄都在他的引導下嫉惡如仇!


陳博士的偏執讓他對所有的罪惡都深惡痛覺,他這一生只剩下一個目標,毀滅世界上一切一切的罪惡!

而罪惡的根源“共德拉”更是他誓言此生都要毀滅的組織!

這一切事情楊大錘根本就無從得知,唯一知道超能力出現原因的就只剩下了他的前女友。

陳博士長嘆了一口氣:“你說的這種能力我從未見過,聞所未聞。”

而陳博士的心中卻很明白,他們最初引入異次元能量球的時候,爲的就是能夠讓人類成爲“無限進化”的物種。

顯然,楊大錘所說的這種超能力,是最符合他們最初想要的那種。

“陳博士,如果你那麼不配合我的話,我們恐怕是真的沒有辦法繼續聊下去了。”楊大錘有些遺憾的坐直身體。

陳博士點點頭:“那我就先告辭了。” “等一下!”楊大錘在陳博士即將轉身離開的時候,出言喊住了他。


陳博士停下輪椅,但卻並未回頭:“楊局長還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嗎?”

“如果那是一個危險的傢伙,我希望陳博士能夠配合我的工作。”楊大錘淡淡道。

陳博士的表情變得有些難堪:“在你的眼裏,有任何一個超能力者是不危險的嗎?如果這就是配合你的工作,我豈不是要把整個英雄聯盟裏的人全都幫你解決了?”

“陳博士,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楊大錘苦澀的笑了笑:“我擔心這個小團體不受控制的話,會給社會治安帶來威脅。”

“他們幫警方抓了毒販,抓了槍販,做的都是懲奸除惡的行爲,如果說這也會給社會治安帶來威脅,那你楊局長還真是是非不分,黑白不清了。”陳博士道:“楊局長,我想你是多慮了,有什麼事情回聊。”

陳博士說完,馬上操控輪椅離開了房間。

古虎見狀連忙上前迎接,文仲則是側開身體給陳博士讓路。

就在古虎準備帶陳博士離開的時候,陳博士突然在經過文仲面前的時候停了一下:“你們局長恐怕是得病了。”

文仲臉色一變,驚詫道:“什麼病?”

“被人迫害妄想症。”陳博士哼了一聲:“你記得提醒他,該吃藥的時候吃藥,別每天都杞人憂天的,這樣的人是活不久的。”

這話若是換做其他人說,文仲早就翻臉了,但是陳博士這樣說,他不敢翻臉。

“陳博士說笑了。”文仲無奈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