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是一群天雷教弟子,以及天雷教的幾名兵氣境和神氣境的長老。

發出那身暴喝的天雷教長老,就是一名築基八重兵氣境武者。

「小畜生,竟敢囚禁教主的女兒,還不趕緊給我把人放了?!」

這名天雷教兵氣境長老,隔著十幾米遠,就向葉陽隔空轟出一拳。

這一拳如流星劃過夜空,帶著無匹的氣勢,拳印當頭向葉陽籠罩而下。

砰!

一股拳勁,猶如絞殺龍捲風,在葉陽的腦門前炸開,要將葉陽當頭絞碎成肉渣。

「好凌厲的一拳。」

葉陽似乎有些驚訝,臉上卻全是冷笑,直接將拎在手中的楊雨橫在身前,以此做肉盾,來抵擋這位天雷教兵氣境長老的含怒一擊。

「可惡,竟敢用小姐做肉盾!」

這名殺來的天雷教長老,看見自己的拳頭要落在楊雨的身上,嚇得連忙收住拳勢,但他出拳太猛了,帶著要將葉陽一招擊殺的氣勢,怎麼可能輕易收回?

噗。

這名天雷教長老,在攻擊就要落到楊雨的身上時,硬生生的收回了自己的拳頭。

但是,收回拳勢的他直接被震出內傷,當場口吐鮮血,身體搖晃,似乎站立不穩。

葉陽還未出手,一名天雷教的兵氣境長老,就敗在了自己手中。

「你你你!」這名被震出內傷的天雷教長老,憋得滿臉通紅,指著葉陽說不出話。

「你什麼你?楊霸天人呢?」

葉陽風輕淡雲,古井無波:「你們這群天雷教的土雞瓦狗,還是別出來丟人現眼了,趕緊將楊霸天叫出來!」

「葉陽,你竟敢用我做肉盾,卑鄙!」

被葉陽拎在手中動彈不得的楊雨,嘴裡傳出了惡毒的聲音:「長老們,叫我父親出來,一定要將這個小子碎屍萬段!還有,炎陽宗也要一併消滅!」

啪!

一隻大手,在楊雨那張俏臉上留下一個通紅的手印。

「小賤人,你怎麼不長教訓?」

葉陽看了眼怒瞪自己的楊雨,譏諷道:「你現在是我手中的魚肉,任我宰割,我勸你還是老實點為好,激怒了我,萬一我在你這張俏臉上留下一道血痕就不好了。」

「小畜生,竟敢打楊小姐!」

天雷山山腳下的眾多天雷教長老弟子怒了,他們天雷教那被視若掌上明珠的楊雨,此刻竟然當著眾人的面被打臉,是對天雷教**裸的侮辱,挑釁。

「小子,給我把人放開!」

天雷教的神氣境大長老,一隻大手陡然一抓,元氣凝聚成一條如從九天探下的手臂,要將葉陽當場鎮壓。

眾人看見這一道掌印,都有一種大山從天上壓下來的錯覺,完全無法抵擋,人人都變了色。

這就是天雷教大長老的含怒一擊,神氣境巔峰的境界,出手之間,就將葉陽鎖定,完全不給葉陽退路。

同時,天雷教二長老出手了,也是一名神氣境,大手一抓,想要搶奪葉陽手中的楊雨。

兩名神氣境,同時對葉陽發出攻擊。

看見這一幕,眾人就都知道,如若葉陽去迎擊天雷教大長老的掌印,手中的楊雨就要被一旁的天雷教二長老搶奪走,而如若他去迎擊天雷教二長老的攻擊,楊雨倒是能不被搶走,但整個人就要承受天雷教大長老的含怒一擊。

兩名神氣境的長老同時出手,哪一擊都驚天動地,彷彿沒有絲毫抵擋的可能。

「哈哈,一個雜小子,竟敢跟我天雷教作對,我看你這下面對大長老和二長老的同時攻擊,要怎麼抵擋。」

「就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還妄想挑戰教主,不用教主出手,我看這小子就死定了。」

山腳下的天雷教弟子,看見自家大長老和二長老同時出手,臉上都顯現出來了欣喜的笑容,彷彿勝利就在眼前。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他們笑不出了。

「我說了,一群土雞瓦狗,能擋住我?」

看見天雷教的兩名神氣境長老殺來,葉陽大喝一聲,臉上殺意毫不掩飾,一手拎著楊雨,一手結出一個手印狠狠打出。

砰砰。

兩道雷光閃爍的符文,在空中炸開,一左一右,形成了兩尊雷霆惡魔。

一尊惡魔手持長戟,是雷戟惡魔,另一尊惡魔則手持大刀,是雷刀惡魔。

兩尊惡魔,一左一右,迎向了那衝來的天雷教大長老和天雷教二長老。

轟轟!

幾乎是勢如破竹,在眾人那駭然的目光之下,天雷教大長老的元氣大手印,碰見雷戟惡魔的襲擊,完全是雞蛋碰石頭,瞬間就崩潰了。

緊接著,天雷教大長老就被雷戟惡魔完全轟打在身上,整個人血肉迸濺,另一邊的天雷教二長老,本想搶奪葉陽手中的楊雨,但看見雷刀惡魔的襲來,大驚失色的同時運轉元氣想要抵擋,但元氣才剛剛調動,整個人就被劈成了兩半。

一招之間,天雷教的兩名神氣境高手,就盡皆慘死在葉陽之手。

眾人在這一刻終於意識到,如葉陽所說,這些人真的都是土雞瓦狗。 「大長老二長老,竟然被這小子一招打死了?」

山腳下的天雷教弟子,看見慘死在葉陽手中的兩名神氣境長老,一個個都是大驚失色。

「剛才這小子使用的是什麼?這不是我天雷教的鎮門武技,大雷魔印么?」


「我天雷教的武技,這小子怎麼會?」

「是啊,這門大雷魔印只有高層才能修鍊,教主也才修鍊出兩印,這個小子怎麼也修鍊出兩印了?」

「不是對手,完全不是對手,神氣境的大長老和二長老都擋不住這個小子,這個小子,只有蛻凡一重天的教主才能擋住!」

不僅天雷教的弟子變色,就連周圍看熱鬧的人,臉上也呈現出獃滯的神情。

本來,他們以為葉陽是一個廢物,頂多能有築基七八重就頂天了,現在一招之間,竟然將天雷教的兩名神氣境長老擊潰,可謂是完全顛覆了眾人的想象。

「這個炎陽宗的少宗主,也就十六七歲,怎麼強的這樣離譜?」

「神啊,殺神氣境如殺雞,這個叫葉陽的到底是什麼修為?」

「這小子還是人嗎?」

眾多驚奇的聲音,回蕩在這天雷教的山腳下。

「葉陽,你你你你……」被葉陽拎在手中的楊雨,看見慘死的天雷教大長老和二長老,俏臉變得無比難看,話都說不出來了。

「你什麼你?」

葉陽大喝一聲,猛地向前沖,整個人如一頭猛虎衝進羊群,山腳下的眾多天雷教弟子完全不能抵擋,直接就被他撞得人仰馬翻。

勢如破竹,所向披靡,這兩個詞就是對眼下的葉陽最好的詮釋。

「大膽!」

一陣震怒的暴喝,從天雷山的山頂傳來,這聲音宛如一道驚雷,在山腳下炸裂而開,修為低下的弟子,直接被震得雙耳嗡嗡作響。

嗖。

緊接著,一個巨大身軀,從山腳掠下,整個人好似一頭髮怒的雄獅,腳踏虛空,橫渡而來。

這個人身上充斥著強烈的元力,宛若實質般懸浮在周身,形成一個氣場,走到哪裡哪裡的空氣都有爆炸聲響起。

眾人都知道,能有如此聲勢的人,也只有天雷教的教主楊霸天了。

來人,正是楊霸天。

「大膽賊子,竟敢在我天雷教放肆!」楊霸天降落在山腳下,看見自己的女兒被葉陽如雞一樣拎在手中,氣得身體都在顫抖,看見慘死的幾名天雷教長老,更是氣得喉嚨都在咯咯作響。

本來,他並不打算出手,而是讓教里的長老將葉陽斬殺,他認為他一個蛻凡境高手,接下一個兵氣境小子的挑戰,是巨大的恥辱。但誰能想到,幾個呼吸間他的長老就慘死了,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

「小畜生!」

楊霸天怒瞪著葉陽,臉上的殺意完全不能掩飾,如若不是自己的女兒還在葉陽手中,他早就衝上去了:「沒想到,我是真的沒有想到,一個沒落的炎陽宗,竟然出了你這號人物,小小年紀就修鍊到神氣境,前途不可限量。但是可惜,得罪了我楊霸天,與我天雷教作對,你葉陽就算是有十條命,也難逃一死。」


「是嗎?」

葉陽揚了揚眉,淡淡道:「楊霸天,你確定你是我的對手?」

「哈哈。」楊霸天獰笑一聲,臉上的猙獰表情看得周圍各方勢力的弟子都在暗中吞唾沫,此刻的他就好似一頭兇殘的惡魔,緊緊將葉陽鎖定:「你小子似乎很有自信?不得不說,能在一個月內就從兵氣境修鍊到神氣境,你的確有點本事。但你這點本事,在我這個蛻凡境高手的眼裡什麼都不是!」

「你知道嗎,你這點實力,在我眼裡就是螻蟻!你一個螻蟻,妄想跟我斗?我慈悲心腸,就給你小子一個機會,只要你現在放了我的女兒,再當場自刎,我就放了你背後的炎陽宗,如何?」


楊霸天臉上的威脅之意毫不掩飾:「如若你不照做,我將你小子殺了,你背後的炎陽宗,也將面臨滅門的下場!但你如果自刎,你背後的炎陽宗,我就可以放過……」

「楊霸天!」

一聲雷霆般的暴吼,是葉陽打斷了楊霸天的話。

他滿臉譏諷的盯著山腳下的楊霸天:「你當我是傻子?我自刎,好讓你更能輕鬆的對付我的宗門?你別廢話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葉陽,死到臨頭,還敢大放厥詞!」

被葉陽拎在手中的楊雨,看見自己父親的出現,已經完全沒有任何顧忌:「我勸你小子,最好聽我父親的,趕緊把我放了,然後自刎!只有自刎,才能免掉你身上的罪孽,只有自刎,你背後的宗門才不會受到你的連累!」

「是嗎?看來我只有將你放了?」

葉陽揚了揚眉,看了眼手中的楊雨,淡淡道:「既然你這麼想讓我放開你,那我就將你放了吧。」

嗖。

葉陽將拎在手中的楊雨,拋沙袋般拋了出去,徑直拋向對面的楊霸天。

他似乎真的將楊雨放了。

「算你小子識相!」

楊霸天看見葉陽放開了楊雨,臉上立即浮現出欣喜,眼眸里卻是閃過一抹殺機:「等小雨安全了,就是你小子的死期,敢動我楊霸天的女兒,不知死活!」

「小雨,別慌,爹來救你。」

他連忙一個箭步上前,想要將楊雨接在手中。

砰!

一道龍形掌印,突然轟擊在半空中的楊雨身上。

在眾目睽睽之下,楊雨那嬌弱的身軀,當場就被打得爆裂而開,形成一片血雨往地面掉落。

衝上前想要接住楊雨的楊霸天,最終只接住了一片血雨。

「小雨!」

凄厲的暴吼聲,從楊霸天的嘴裡傳出,他獃獃的看著手中的血肉,整個人就好似在做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