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是位非常美麗的女孩,柔順金髮披在肩上,身材窈窕而嬌小,眼眸清澈彷彿湛藍的天空。在單薄破舊的毯子下面,她似乎並沒有穿著衣服。

蘭薩達立刻跑了過去,「有人傷害你嗎?」

「不,沒有,」少女搖搖頭,「謝謝你。」

她的聲音輕柔而婉轉,如同山泉般清澈。附近的人不由自主的向她望來,因為悲劇而傷痛的內心被美好的聲音撫慰。

大家都不認識她,卻內心深處在祈求她能多說幾句。

「請過來登記一下,」辦事員說道,「我們會提供衣服、食物和庇護。你的名字是?」

女孩的聲音就像是清甜的小溪在心間流淌:

「克麗絲塔,

「克麗絲塔·艾莉希亞。」 第1074章

彼時,酒店的陽台上。

林壞看着李北華和陳輝在樓下密謀着什麼,不禁冷笑起來。

這兩個蠢貨,非要跑到他這兒來送情報。

「那我就不跟你們客氣了。」

林壞直接掏出手機,撥通周融的電話。

「通知其他人,以安全檢查為由,全方面對礦區進行排查,任何異常情況都必須向我彙報。」

他心裏已經有數了。

看來聖主要找的東西,很可能就隱藏在某個礦區裏面。

剛才他說只賣一個的時候,李北華竟然不答應,肯定是怕說出來會暴露什麼。

很快。

周融就把林壞的命令傳達了下去。

所有人立刻停下手上的工作,對每個礦區進行排查。

沒多久,林壞也趕來了礦區。

看到周融小跑過來,林壞笑着問道:「怎麼樣了,排查工作有什麼發現嗎?」

「還在繼續,暫時沒發現什麼情況,大家都沒偷懶呢。」

周融擦著汗水,憨笑起來。

他當然不知道林壞是在找什麼東西,他以為林壞只是想清除礦區上的安全隱患。

就在這時,幾個工人朝這邊跑了過來。

「林先生,有片區域好像有問題。」

「剛剛有位老礦工過去檢查了一下,發現那片區域隨時有塌方的危險,而且之前就被圍起來了,一直沒處理。」

聽着工人的彙報,林壞頓時皺起眉頭:「這是十分嚴重的安全事故,為什麼之前沒解決?如果出了事,那可是要人命的。」

周融忙解釋道:「那片區域我知道,之前我們發現的時候,就已經上報給總公司了,後來那個陳輝親自來這邊巡視了一圈,然後就讓人把那片區域給圍了,而且不讓任何人靠近。」

「我們也不敢問他怎麼辦,他就讓我們不要靠近,也沒說怎麼處理。」

說起這件事,周融還有些心有餘悸。

當時他們挖出來那個地方,差點就要塌方了,一群人嚇得半死,好不容易才逃出來。

像這種情況,就算老闆再不是東西,也會想方設法去把那兒填上,但陳輝就是不填。

林壞頓時聽出了不對勁。

看來李北華和陳輝要的礦區,就是三號礦!

他明白了,什麼都明白了。

聖主一直在找的東西,很可能就被埋在那片區域。

林壞想了想,立刻對周融道:「你馬上放出消息,就說這裏有一處要塌方的礦洞,為了工人們的安全,要立刻填上。」

周融沒多想,點點頭:「好,我立刻就讓人去把那個礦洞給填上。」

林壞:「先不用填,你只需要讓外面的人知道就行了。」

周融頓時愣住了,不明白林壞是什麼意思。

但他不會多問,林壞讓他怎麼做,他就怎麼做。

「好,我知道了。」

林壞沒再多說,繼續在礦區裏面閑逛著。

他現在把消息放出去,就看陳輝他們會是什麼反應。

很快。

陳輝就真的收到消息了。

他整個表情都已經猙獰了起來。

「混蛋!他到底要幹什麼!」

陳輝牙齒都快咬碎了。

他這邊還沒想到辦法,而林壞那邊已經在動手要填洞了。

如果真的讓林壞把洞填上,就算他們要到了三號礦也沒用啊!

到時候,他們拿什麼出來跟聖主做交易?

「怎麼辦?要是真讓林壞填了,我們就完了!」

李北華已經快嚇癱了,他覺得這個林壞就是個神經病!

陳輝沒再多說,直接掏出手機,撥通了陶不凡的號碼。

他沒有廢話:「你們要的東西,就在三號礦,自己去拿吧,我沒辦法去幫你們拿出來了,我根本不是那個人的對手。」

說完,電話那頭沉默了許久,開口便充滿殺氣:「你說的人,是誰?」

「唐氏!」

陳輝道:「我之前提出的條件,只要一半,剩下的我不要了,我只要你們幫我趕走唐氏,幫我把礦區搶回來!」

「而且你們動作要快,那個東西就藏在三號礦的一個礦洞裏面,現在他們已經準備要填埋那個礦洞了,你們要是去晚了,就再也拿不到了。」

紫筆文學 純黑噩夢中,深淵詭異的氣味飄蕩在鼻尖。

令人厭惡的尖銳聲音彷彿仍在耳畔縈繞不絕。

天地間一切都化為茫茫,只剩下這二者在腦海中回蕩,匯聚成眼前一條深色的匹練痕迹。

——黑龍之眼

……

「吼——」

暴虐的龍哮聲幾乎將海妖們的肝膽嚇裂。

黑龍爬出巢穴,俯衝墜入波光粼粼的大海,攜著浪花衝出水面,濁灰被海水滌凈,黑曜石般的鱗片在日光的映射下熠熠生輝。

在海妖們驚駭的目光下,體型愈發恐怖的黑龍扇動翅翼,掠過長空。

循着那道深黑色的痕迹,

路德降落於星落湖西南側,筆直的峭壁底下,狹長的黑霧裂隙旁殘留有深淵氣息。

這道裂隙毋庸置疑正通向遺跡。

古老的遺跡常被來自深淵教團的非人生物作為據點,用來編織陰謀與詭計,發展邪惡勢力。

黑龍探出利爪,繚繞的黑霧如薄膜般將他阻隔在外。

嘩啦啦。

黑水瓢潑落下,路德化作一隻充斥深淵氣息的飛蟲,暢通無阻地穿進黑霧裂隙。

遺跡內部,古老的建築群體佇立於虛空,牆壁上鐫刻着暗藍色符文。

空氣中充斥着壓抑、詭譎的邪祟氣息。

途中,

有丘丘人、丘丘暴徒、薩滿等尋常生物巡邏,偶爾還有漆黑惡獸,渾身佈滿嶙峋的棘刺,體型如狗,在遺跡的四處漫遊。

沒有生物能發現路德的身影。

這次潛行堪稱正常且完美。

渺小的飛蟲振動薄翼,穿過斷裂的長橋、緊鎖的大門縫隙、湧來黑紫泡泡的甬道,來到遺跡最深處,耳畔響起竊竊私語般的聲音。

遺跡大殿內部。

充斥着深淵氣息、沸騰恐怖的黑紫池水,橫亘在遺跡石地板中間,將兩側隔絕。

與門相對的另一側,

地板上有新鮮的血液構成一道血色的四棱星陣,中央放有幾枚漆黑鱗片。

那是黑龍的鱗片。

「結果如何?」有個冰冷嚴肅的聲音發問。

倚靠牆壁的深淵使徒身形挺拔,穿有佈滿劍刃般裁剪的暗藍長袍,蒙住臉龐,雙臂上戴着冰魄般的拳刃。

另一隻怪物穿着火絨法師袍,長著一對黝黑驢耳,像小企鵝一樣矮胖矮胖的。

它呆愣地站在那裏,嘴中時常吟念咒語,半晌,撓了撓頭,開口說:

「哎呀呀,法陣好像失效了。」

深淵使徒聞言,皺起眉骨,肅聲說:「元素龍乃戰爭之器,計劃萬不得有損失。汝應當知曉,失敗要承擔之後果。」

火深淵法師摸摸腦袋,繼續吟念了一會晦澀的咒語。

法陣中沒有爍出血光,沒有怨念飄起。

「看來,它已經不再困惑、迷茫,只能變更計劃了。」火深淵法師垂著腦袋,語氣沮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