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是蠱風劍的最強奧義,烈日狂風劍。

本來葉陽並不會這招,但從鄧權的儲物袋裡,他找到了關於這一招的修鍊方法,途中隨意揣摩,幾乎毫不費力,就掌握了這門劍術。

「這是鄧權的烈日狂風劍?」

看見襲來的劍氣,申天屠臉色一變,再也不敢小覷,臉上首次出現了凝重之色。

他暴喝一聲,衝上前來,手裡的乾魔神劍也再次爆發,要和烈日狂風劍進行搏殺。

但是,他的攻擊,遇見葉陽那青光萬丈的劍氣,就好似雞蛋碰石頭,自不量力,紛紛崩潰。

砰砰砰!

葉陽的烈日狂風劍瞬息間就破掉了申天屠的攻擊,而後一個狠劈,劈在了申天屠的身軀之上,元力不要命的炸裂開來,居然直接把申天屠身體表面的乾魔鎧甲也給震碎了。

在一陣爆裂聲中,申天屠的護體鎧甲,就這樣被葉陽擊潰。

「不可能,我的護體鎧甲會被一個螻蟻破掉?」

申天屠幾乎陷入了癲狂,一個人在交戰中若是連自身的護體鎧甲也被破掉,那就真的陷入了危險。

他實在難以相信,自己會被逼迫到這種程度,本來葉陽在他眼裡只是一個可以隨意擊殺的螻蟻,頂多憑藉一門飛行武技狡猾點罷了。

誰想僅僅兩天,對方就成長到了這樣的地步,甚至能威脅到他。

「不可能,我有蛻凡二重天的修為,難道會被你一個蛻凡一重天擊敗?」

申天屠發出來暴吼,全身氣勢凝聚於一點,如魔神掃千軍,要對葉陽來個絕命一擊。

「戰無不勝爪!」

葉陽同樣暴吼,他知道對方這時候是要拚命了,也就不再留手,後背螃蟹似的手臂猛的探出,向申天屠擒拿而去。

同一時間,大雷魔印也瞬間爆發,三尊雷霆惡魔出現,削弱了申天屠的大半攻擊。


而接憧而至的掌印,則是將申天屠剩餘的攻擊削的一點都不剩。

申天屠的攻擊,再次被化解, 溪夏成歡

噗嗤。

好似刀入豆腐的聲音響起,申天屠嘴裡發出來凄厲的慘叫,全身鮮血淋淋,到處都是劍氣造成的傷口,整個人狼狽不堪,再也沒有先前魔神似的氣勢。

咔咔咔。

元力手臂席捲而出,一個擒拿,就抓住了申天屠的脖頸,將他整個人從十餘米外提到了葉陽面前。

「你小子……」

看見自己如此屈辱的被葉陽擒拿,申天屠幾乎快被氣暈過去。

強如他這種人物都栽在了葉陽手裡,實在是一種奇恥大辱。

申天屠不斷地掙扎,但他再怎麼掙扎也無濟於事,所有的手段,全都被擒拿的元力手臂禁錮了。

「你想幹什麼?」見自己不能掙脫,申天屠對葉陽大吼。

「你說我想幹什麼?」

葉陽雙眸內殺機森森,看著申天屠這樣的高手被自己擒拿,滿臉的爽快,心中總算出了一口惡氣。

「你要殺我?」

申天屠嘴裡發出來驚叫,聲音變得有些驚恐:「我乃黑蓮教聖子,你殺了我就要面臨整個黑蓮教的怒火,黑蓮教教主申天坤是我的父親,你殺了我,他是不可能放過你的。你現在把我放了,才有緩解的餘地。」

「餘地?事到如今還有餘地?」

葉陽冷冷開口,「反正你弟弟申天虎已經被我殺了,現在多殺你一個又有什麼區別?你別擔心,不久之後,我就會送你父子三人到地獄團聚。」

「別殺我……」

申天屠滿臉驚恐,突然感覺脖子一涼,就發現自己的腦袋和身體相離,看見自己的身體變成了無頭屍體,嘴裡發出喃喃的聲音:「我就這麼死了?」

又一名二次蛻凡的高手,就這樣在葉陽手裡被葬送。

「16490點功勛值。」

葉陽手裡拿著申天屠的儲物袋和功勛令牌,幾乎想也沒想,就將裡面的功勛值轉移到了自己的令牌里。

立即,他的功勛值再次暴增,達到了恐怖的34540點,一舉成為了排行榜的第一名,將第二名有23380點的南宮月狠狠踩在腳下。

「第一名,我終於成為了大會的第一名。」

看見自己的名字出現在排行榜的首位,葉陽滿意的點點頭。

本來第二場試煉結束他就能成為第一名,但他的功勛值生生被神侯府的人削減了十倍,而他獵殺的成果也被南宮月搶奪了去。

現在成為名副其實的第一名,心中又算出了一口惡氣。

「不知道南宮月那小賤人看見排行榜的變化,會有什麼樣的表情?」

葉陽滿臉的冷笑,擊殺了鄧權和申天屠,雖然讓他覺得有些痛快,但讓他最不痛快的人是南宮月,只有將南宮月擊殺,心中的噁心才能得到徹底的發泄。

南宮月一日不除,心中的惡氣就一日不能發泄。

「有焚仙圖又如何?這裡是八千深山,我看誰還能幫你,再次被我遇見,就是你的死期!」

葉陽將內心的殺意收斂,喃喃自語道:「如今排行榜的變化,隱龍城裡的申天坤和雲風海,肯定知道申天屠和雲風海死在了我的手裡,十有**要找我報仇,兩個三次蛻凡而已,我就算不敵也能從容而退。現在還是去黃泉宗設下圈套的地方看看,看能不能尋找機會,將歃血魔陣破掉,粉碎黃泉宗的陰謀。」

嗖!

葉陽背後風雷之翼猛烈一閃,整個人就在狂風中消失在天邊。

就在他的名字成為排行榜的榜首時,不僅在八千深山,就連萬裡外的隱龍城也掀起了軒然大波。

八千深山的試煉弟子難以相信,二次蛻凡的鄧權和申天屠會接連敗在葉陽手中,功勛值被搶奪,若是讓他們知道兩人已經死了,不知道又會作何感想。

一座深山中,難以置信的聲音,從南宮月的嘴裡發了出來。

「不可能,鄧權的功勛值被葉陽搶奪,這才多久申天屠的功勛值又被葉陽搶奪了?」

南宮月看著榜首葉陽的名字,臉色異常難看,本來發現葉陽的名次上升到第五名時,她還以為葉陽是用了什麼陰謀手段搶奪了鄧權的功勛值,誰想還沒一個時辰,申天屠又再次被葉陽搶奪。

一次是巧合,兩次難道還是巧合?

「居然連鄧權和申天屠兩人的功勛值也能搶奪,到底發生了什麼?難道葉陽那野小子,突破到了蛻凡境?」

南宮月臉色陰沉,也只有這種情況,才能解釋葉陽為何能從鄧權申天屠兩人手裡搶奪功勛值。

「沒想到那野小子居然突破到了蛻凡境,看來我得小心點,不過我手裡有焚仙圖,再次被我更深一步煉化,我就看那小子還能蹦躂到什麼時候。」

南宮月看了眼周身的屍體,嘴裡傳遞出冷笑:「沒有想到,這裡除了試煉弟子,居然還有其他人,中域的什麼黃泉宗在這裡設了一個圈套,要將狩獵大會的弟子一鍋端,已經有不少弟子落入陷阱了。陰謀也好,陷阱也罷,這關我什麼事?其他試煉弟子死光了也和我沒半點關係。正好,正好有黃泉宗的人出現,說不定就能將葉陽那野小子擊殺。雨露靈泉,我也不想要了,只想讓那小子死。竟敢褻瀆我這個仙人轉世的天神,也只有到地獄才能懺悔。」

一個陰謀,悄悄在南宮月的腦海里浮現。

「正好可以憑藉黃泉宗的事,以斬妖除魔的名義,讓何無痕過來,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能將葉陽那野小子殺死,他人只會以為那野小子是死在黃泉宗弟子手裡,誰會想到是死在我南宮月手裡呢?」 「屠兒!」

一聲震怒至極的暴吼,從隱龍城的某棟別墅里傳遞出來。

黑蓮教教主申天坤臉色難看的盯著手裡的玉簡,是一枚命簡,此時這枚命簡已經破碎了。

這是申天屠的命簡,眼下命簡破碎,就代表申天屠已經身死。

「是誰,到底是誰,連我申天坤的兒子也敢殺?」

申天坤暴怒至極,強烈的元力從他體內爆發出來,使得整棟別墅都在搖晃。


他的小兒子申天虎前不久就死了,本來他把希望寄托在申天屠身上,如若申天屠能取得大會第一名,成為乾天學院的聖徒,就算申天虎死了也沒關係。

現在他的大兒子申天屠也死了,這種暴怒簡直無法忍受。

「我就看看,天屠的功勛值到底落到了誰的頭上,竟敢殺我的兒子,不管他是誰,一定要他死!」

申天坤來到廣場之上,當看清排行榜上的第一名時,整個人臉色鐵青:「葉陽,居然是葉陽?他一個落魄宗門的廢物,到底有什麼本事,能夠殺死我的兒子?」

在他眼裡,葉陽就是一個廢物而已,以前他就見過葉陽一面,當時似乎對自己的黑蓮教恨之入骨,不過他並沒有在意,連同整個炎陽宗,也都不放在眼裡。


現在聽聞炎陽宗宗主失蹤,本來他打算狩獵大會結束后將炎陽宗進行搶奪,誰想眼下他才發現,那在他眼裡是廢物的存在,居然有能力殺死自己的兒子。

「天虎死了,天屠也死了,我申天坤的兩個兒子,居然短短時間內接連死了。」

申天坤雙眸內迸發出駭人的殺意,咬牙切齒的聲音從他嘴裡傳遞出來:「葉陽,那個葉陽,連我申天坤的兒子也敢動,死,不僅他要死,他背後的炎陽宗也要一併滅了,用來給我兒子陪葬!」

「天坤兄。」

突然,一個聲音響起。

「恩?」申天坤扭頭一看,就看見一名身穿天青色道袍的男子走了過來,他沉著臉道:「雲風海,你有何事?」

「呵呵,天坤兄,你兒子的功勛值被葉陽搶奪了,看你的表情,你兒子肯定出事了吧?」

來人,正是雲峰宗宗主雲風海。

「雲風海,你什麼意思?要來落井下石?」申天屠當即一喝,有動怒的跡象。

「天坤兄,我和你一樣,都恨不得葉陽那小畜生死。」

雲風海臉色也有些陰沉,「就在不久前,我的徒弟鄧權也死了,死在了葉陽那小畜生手裡,也不知道他到底施展了什麼手段,連我的徒弟也能殺死。」

「哦?你徒弟鄧權也死了?」

申天坤聞言似乎感覺心裡平衡了許多,臉色也稍微有所緩和:「說吧,你找我有什麼事?」

「天坤兄,你我都想殺死葉陽那小畜生,那小畜生在我們眼裡也只是一個螻蟻而已,不過防止那螻蟻逃跑,不如你和聯手如何?」

「聯手?」

申天坤看了眼雲風海,同意了這個提議:「好,就聯手,我也等不及了,第三場試煉還有七八天才會結束,不如你我現在就出發,前往八千深山,讓那小畜生血濺當場。」

就在雲風海和申天坤暗暗商議的時候。

神侯府,一個樓亭里,有一名妖異男子。

這妖異男子,正是四次蛻凡的何無痕。

「恩?」


何無痕突然皺起眉頭,拍了拍腰間的儲物袋,手裡就多出了一枚傳音玉簡。

惡毒的聲音,從傳音玉簡里傳遞出來。

「無痕師兄,八千深山發生了狀況,有個叫黃泉宗的勢力設下了圈套,想要圍獵狩獵大會的試煉弟子,還請無痕師兄前來支援。師妹已經打聽好了,此次黃泉宗來的高手最強也只有三次蛻凡的修為,無痕師兄完全不用擔心,來這裡,也能順便把跟我作對的那野小子殺了。」

這是南宮月的聲音。

「南宮師妹?」

何無痕皺了皺眉,「八千深山居然出現了狀況,這黃泉宗好大的膽子,不遠萬里從中域來到這裡,肯定是想藉此機會斬除乾天學院未來的聖徒。南宮師妹就是乾天學院未來的聖徒,想除掉南宮師妹?真是不知死活,也罷,就走上一趟,滅殺黃泉宗弟子,順便把那個叫葉陽的螻蟻殺了,雖然我不想踩死一隻螻蟻,但這隻螻蟻總在耳邊嗡嗡嗡亂叫,還是踩死為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