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是雷和火的較量。

兩條龐然巨龍猛然相撞,然後,陰雷電槍突然發威,將炎龍給直接衝破,隨後,狠狠一下子點在了輕鬆的身上。

輕鬆的肩膀頓時就炸開了一個血洞,整個人都慘叫着朝着後面跌落出去。

請神術被破,青松頓時重傷,再加上遭受到了陰雷電槍的衝擊,頓時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整個人都萎靡了下來。

而他身上也閃過一道光芒,顯然請神術法已經徹底消失。

韓德卻並未後退,揚天長嘯,目標就是逐漸消失的那一團金光。

隨後,韓德陰雷電槍再次舞動,威力非法。

原本氣勢洶洶的一夥子人下意識的就朝着後面退開了老大一段距離,顯得很是惶恐。

有個人沒動,陳長生。

這傢伙雙眼之中竟然還都是平靜,顯得很是淡定的樣子,韓德大發神威,現在請鬼仙的術法還沒有結束,這傢伙竟然都還不覺得害怕。

要麼就是底氣十足,要麼就是傻子。

很顯然,這傢伙不會是傻子。

“請鬼仙!這可是養鬼道的最高術法,連我們這邊養鬼道的傳人都不會,你竟然都會,別給我說,你是養鬼道的傳人啊。”

陳長生這話是對着師父說的。

不過師父並沒有說什麼而是掃了陳長生一眼,說:“老天真是瞎了眼,你們陳家這種貨色不但沒有斷子絕孫竟然還在政府裏面當了要職,死在你們手裏面那些冤魂怨鬼,也不知道能不能安心投胎……老天不公啊。”

師父的話讓陳長生眯了眯眼,笑了起來,不過,倒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看着韓德,說道:“很不錯的術法,鬼仙……可惜不是真的,要是真的鬼仙,我還真的是想要見識見識。”

說完,手中一閃,多出了一把紅色飛刀來。

說道:“讓你見識一下我陳家王牌飛刀。”

說完,咬破中指,在飛刀刀身上刻畫符咒,速度很快,隨後,猛然手法,手捏印決,說了一句:破。

飛刀直接飛了起來,速度奇快無比,朝着韓德逼近過去。

韓德自然不會韓怕,陰雷電槍橫掃,直接朝着陳長生攻擊過去。

不過,之前威風凜凜的陰雷電槍,這一次竟然出了問題,被王牌飛刀給直接刺破了陰雷電龍,然後速度飛快,直接朝着韓德奔襲過去。

韓德身上的城隍官服,這一次卻不能提供足夠的保護,直接被飛刀洞穿,而韓德雖然成功躲開,但是也被刀氣給傷到了,直接飛了出去,魂體竟然就已經受到了重創。

師父這邊手一抖,韓德的魂體也是一震,隨後,韓德直接回到了我的玉印之中,顯然在之前的接觸之中,韓德的鬼仙也是被直接趕了出去。

飛刀擊潰了韓德之後並沒有停留下來,而是將目標選擇了我這邊,繼續朝着我衝了過來。

我看着,眼前出現了陣陣幻覺,不是一把飛刀,那飛刀上面赫然有無數掙扎哭泣的嬰兒,這些嬰兒分明都是還沒有足月,尚在母親懷抱就被掏了出來的那種,怨氣沖天,煞氣無雙。

我承受正面衝撞,光是那些恐怖的煞氣都快要將我給碾壓成爲碎片的感覺,偏題生寒。

“下來陪我們吧。”

恍惚之間,我似乎聽到了嬰兒漫天的哭喊聲中一個聲音響了起來,然後這些嬰兒掙扎着伸出手,就要從飛刀之中鑽出來,然後撲到我的身上來一樣。

啊!

我被嚇到了,忍不住大聲的哭喊起來。

飛刀上的冤魂煞氣實在是太過濃厚,即便我現在經歷不少,仍然是有點扛不住,被攝了魂,大聲的喊叫起來。

不過這顯然是沒有絲毫的用處的。

嬰兒在我的視線之中變得愈發的明顯起來,我甚至都能夠看到他們身上那些恐怖的毛孔了,在我感覺我就要陷入到黑暗之中的時候,眼前一片光明,心中的龐大壓力頓時消散,我鬆了口氣,知道,這肯定是師父出手了。 「怎麼樣?小丫頭,我現在把自己的身份都告訴你了,你要不要考慮拜我為師!」寧九程看著寶寶問道。

「有禮物嗎?拜師禮物?我只要厲害的寶貝!」寶寶想了想看著寧九程說道。

「寶貝?你看我這樣像是還有寶貝的人嗎?你這丫頭分明是故意的啊!」寧九程無語的看著寶寶說道。

「那沒辦法了,連個拜師禮物都沒有,還行收徒度怎麼可能!」寶寶看著寧九程嫌棄的說道。

「這樣,雖然我現在沒有禮物,但是我可以傳授你一門心法,你領悟一下看看,然後再決定是否拜我為師如何?」寧九程瞪著寶寶想了想說道。

「不要!」寶寶直接說道。

「為什麼?」寧九程不解的問道,要知道自己的心法那可是多少寶貝都換不來的啊,這小丫頭竟然還嫌棄!

「心法什麼的都是騙人的,誰還不會幾個心法啊,你隨便給我一個,我領悟之後用都沒有,那裡算什麼禮物!比起心法,我還是更加喜歡寶貝……」寶寶直接的說道。

「你這丫頭,一般的心法我怎麼可能給你?我給你的心法,我都怕你領悟不到!這樣吧,如果你無法領悟,那麼就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如果你能領悟,我可以答應你任何事情,所有的事情,只要我能做到的,全部都答應你!」寧九程聞言看著寶寶十分自信的說道!

「真的?包括我讓你離開我的體內?」寶寶聞言這裡扎眼睛,看著寧九程問道。

「除了這個之外,你是知道的,我現在沒辦法離開你的身體,在這個界面我出去瞬間就能被我的對手感應到,而且我現在的實力,出去怕是直接就魂飛魄散了!」寧九程聞言無語的說道。

「好吧,就按照你說的,希望你別反悔!」寶寶聞言看著寧九程片刻說道。

她不是怕了寧九程,才任由對方待在自己體內的,而是寶寶十分清楚,現在如果寧九程離開自己的體內,危險的不僅是寧九程還有自己……

寧九程的敵人,絕對不可能在殺了寧九程之後就離開,不和讓寧九程藏在體內多年的自己計較的,她不想為了一個半魂陪葬,所以在娘親沒來之前,她只能維持原狀……

「小丫頭,這可是我玄天神尊的獨門心法,深奧無比,你如果無法領悟都是正常的,千萬別太執著,免得走火入魔啊!」寧九程看著寶寶提醒道。

「嗯,我知道的!」寶寶聞言說道。

「好的,那你接好了,我慢慢的傳授給你!」寧九程說道。

他沒有害寶寶的心思,跟寶寶的想法一樣,因為寶寶的體質特殊,他藏在寶寶體內才不會被自己的對頭找到,之前他也不是沒有進過別人的身體,但是很快就被對手找到了……

但是在寶寶的體內,不管自己醒著睡著,自己的對手似乎完全察覺不到,這才是他安心待在寶寶體內不出去的原因!

接著寧九程的黑霧中一絲淡淡的白光,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師父手印呈現蓮花訣,將這一柄飛刀給直接捏住,不過。飛刀像是有生命一樣不斷的顫抖,掙扎。

雖然不能從師父的手裏面掙扎出去,不過看他的激烈程度,估計永遠不會屈服。

重生:嫡女上位 “法一,世上怨氣最大的是嬰靈。尚未出世。就已死亡。陳長生他們一家的所謂王牌飛刀,其實就是怨靈飛刀,用的就是這種胎兒煉製浸泡成的,煞氣濃厚。銳利無匹,相當的邪門有傷天和,陳家在解放前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孕婦。只是不知道現在的陳家是不是還是和當年的做派一樣。”

師父的話語之中充滿了對於陳長生一家的怨念,顯得很是鄙視。

這很正常,要是我的話,我肯定會忍不住找機會直接殺了這個混蛋的。

看來這個隱祕特勤局還真的和師傅他們評價的一樣,用其纔不用其人,不管是什麼品行的傢伙都會被收歸入內,難怪師父當年會忍不住離開那裏。

陳長生王牌飛刀被擒住之後,臉色陡然一變,隨後,捏手印,做法,想要將飛刀給收回來,刀身顫動愈發的激烈起來,甚至還能夠聽到刀身裏面隱隱然傳出來的嬰兒啼哭的聲音。

那種聲音絕非一般的嬰兒啼哭,讓人聽了,全身冷汗朝着外面瘋狂冒着,感覺相當不舒服。しし

陳長生這種人也能加入國家部門,而且還擔任領導,開什麼玩笑呢。

師父皺眉,因爲飛刀的掙扎程度之大,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而後竟然有了掙脫的跡象。

不過很快又再次被師父給壓制下來。

陳長生皺眉,隨後,手指顫動,竟然又是一把飛刀朝着師父奔襲過來。

速度超快。

師父似乎有點沒有想到竟然有兩把飛刀,因此,只能選擇躲閃,而此時,陳長生也控制王牌飛刀,朝着師父手上刺了過去。

噹的一聲響。

兩把飛刀直接撞在了一起,一陣刺耳的嬰兒啼哭之聲響起之後,我感覺兩把飛刀碰撞瞬間似乎他們周圍空間都發生了扭曲變形一樣。

而師父再也抓不住王牌飛刀,只能讓他們各自飛了出去。

兩把飛刀飛到了空氣之中之後,頓時就有了變化,竟然變成了兩個大小遠遠超過一般的嬰兒,哇哇笑着,嘴裏面流着鮮血,朝着師父吞噬過來。

師父皺眉,手中的符咒不斷的扔了出去,不過完全沒有什麼作用,甚至是藍色符咒都不嫩對着兩隻嬰兒造成太大的傷害。

在哇哇鬼叫聲中,兩個嬰兒不斷的朝着師父迫近過來,師父只能不斷的躲閃,一邊抽空攻擊,但是這種攻擊都沒有用處,兩隻嬰兒像是變得刀槍不入了一樣,手上長出來了三四寸長的色指甲,鋒利異常,閃爍冰冷寒光,不斷揮舞着朝着師父刺了過去。

怨鬼的指甲這是相當恐怖的武器,倘若被劃傷的話,鬼氣也就會直接侵入人體之中對於一般人來說就是毒得不能更毒的毒藥,一旦被抓傷了,估計就算是真有神仙都會相當的夠嗆。

短短時間,師父竟然就被逼迫到了一個相當不利的局面,我看了,呼吸都有點要停頓下來了。

陳長生那邊哈哈大笑,說道:“簡直是不知死活,倚老賣老,以爲自己真有點道術修爲就是全部了餓?還敢和我們耍花招,老頭兒,這次要是得到教訓再說。”

陳長生開口說道,不斷的催動王牌飛刀,讓兩隻鬼嬰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後都快要化成了一跳光線了。

兩人開始圍着師父轉圈,因爲速度實在是太快,都形成了視覺暫留,在我的感覺之中兩隻鬼嬰就像是形成了一個色的罩子,加更師父給籠罩了進去。

“死亡嘿棺!給我死吧。”

陳長生冷笑着大聲說道。

隨後,咬破之間,朝着這邊一指,赫然還真的形成了一個猶如實體的色罩子將師父給籠罩進去了,隨後裏面伴隨着讓人牙酸的聲音響起,色的罩子頓時就破碎開來。

陳長生哈哈大笑:在我死亡棺籠罩之下,你就給我變成碎片吧。

得意的笑容讓他顯得很是猖狂,不過他的冷笑很快就變得斷斷續續,像是被捏住了脖子的鴨子一樣,喉嚨裏面咯咯的響着,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因爲死亡棺之中,師父完好無損,兩個鬼嬰已經重新變回了飛刀的樣子,被師父緊緊的捏在了手中。

雖然王牌飛刀不斷的掙扎,但是師父印決之下,根本就掙扎不動,完全沒有效果,而後,師父還猛然圓睜雙眼,隨後,狠狠用力一捏,王牌飛刀竟然被師父直接捏的破碎了。

王牌飛刀破碎,裏面被囚禁的嬰靈也都跑了出來,小小兩把飛刀裏面囚禁的嬰靈估計有上百,這些嬰靈中,還有人拖着常常的臍帶,還在不斷的朝着下面滴血,看着讓人毛骨悚然之餘更多的還是心生不忍,嬰靈何其無辜,竟然被人用這種邪門手段對待,簡直該死。

我看着他們,說道:“你們都自由了,自己投胎去吧。”

我原本以爲這些嬰靈都會覺得興奮的,至少師父給了他們自由,不用讓他們在王牌飛刀這種狹小的空間之內生活,況且,還永世不得超生,享受無盡痛苦和折磨,但是很顯然我想錯了,我的話並沒有讓他們感到絲毫的興奮反而是兇厲異常,直接鬼叫着朝着我這邊吞噬過來。

這一下,嚇了我一跳,有點無法回神過來的意思,幸好我還有師父在旁邊,揚手就是一張符籙出手,金光顯現,震懾異常。這一次,符咒顯然是有了效果了。

這些嬰靈冤魂見到金光,頓時慘叫,不由得朝着後面退卻,不過,他們卻並沒有離開,而且雖然畏懼,卻並未受傷,因爲他們身上的怨氣實在是太過濃厚,竟然將避鬼符的金光都全部格擋在外面。

絕情總裁的棄婦 不斷的圍繞我們轉着圈子,等待着發動攻擊的時機。

“想不到,王牌飛刀破碎之後,這些嬰靈還有如此強悍的攻擊力,哈……兩個白癡,你們就等死吧。”

陳長生得意的大笑起來,王牌飛刀被毀,陳長生被師父破了法。正是相當狼狽的時候,現在猛然看到局面反轉,自然就來了精神。

“嬰靈尚未得到教化,只有簡單的善惡和仇恨感覺,他們不分對錯,之前你在他們出現一瞬間說話,讓他們以爲你就是害他們的人,所以徘徊不去,這也是暗算人的一種法門,要是你倘若以爲破碎王牌飛刀就已經萬事大吉,那就已經着了道了,”

師父沒有理會陳長生,一邊說,一邊將一張符籙貼在自己的身上,而後,咬破了自己的舌尖血,噴出來之後,一指頭直接點在了自己身上的符咒上面,大聲呵斥:那邊的纔是你們的仇人,還在這裏呆着幹什麼?

也不知道師父這一次用的是什麼法門騙過了這羣嬰靈,讓他們覺得師父說的話很是正確,因此,紛紛轉身,兇厲異常,要準備朝着陳長生他們撲擊過去。

陳長生臉色一變,然後拿出了一個漆色的墨斗,說道:“放肆,如果你們不怕,就儘管過來。”

“這傢伙死定了。”

在陳長生拿出那個墨斗來之後師父驟然冷笑開口說道。

我一愣不知道師父爲什麼這麼肯定。

師父小心的給我解釋着說道:“這是打鬼墨斗,因爲陳家人煉製飛刀的手段實在是太過傷害天和,因此,他們處處小心,隨時提防這羣嬰靈反撲,這打鬼墨斗就是在煉製這羣嬰靈的時候一起煉製出來的同宗同源,對這羣嬰靈有很大的剋制作用,就像是馴獸師的鞭子一樣,有這墨斗在,這羣嬰靈就不敢放肆。”

師父這樣一說,我就更加奇怪了,說:“既然這墨斗是專門剋制這羣嬰靈的,爲什麼師父你還說這樣一來,陳長生死定了呢? 接著寧九程的黑霧中一絲淡淡的白光,直接凝成一道光束,進入了寶寶的識海中,坐在寧九程對面的寶寶的靈魂,接收到寧九程的心法之後,慢慢的閉上眼睛,寧九程本來還想慢一點傳授給寶寶的,擔心傳授的太快,寶寶承受不住……

但是很快寧九程就發現不對勁了,寶寶竟然很輕易就接受了自己傳授的玄天心法,而且似乎還有些急迫,寧九程愣神的時間,自己的玄天心法就被寶寶直接吸收乾淨了……

寧九程詫異的看著對面坐著的寶寶的靈魂,只見寶寶的頭頂懸浮著一層白光,那是自己的玄天心法沒錯,然後寶寶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逼著眼睛,似乎正在領悟著……

這讓寧九程震驚不已,情不自禁的說道:「這丫頭,還真的是讓人意外啊!」

寧九程有些期待的看著寶寶,如果寶寶能領悟玄天心法的十分之一,就算寶寶不願意,自己也會收她為徒的,這簡直就是老天爺看他一個人孤單多年,送給他的弟子啊!寧九程心裡如此期待的想著……

這時,外面的紫瑩帶著一壺靈茶,回來了,看到守在寶寶身邊的紫天,紫瑩眼神閃了閃說道:「主子,這是靈仙子送的靈茶,對寶寶的身體應該很有好處的,我喂她服下吧!」

「我看看……」紫天聞言,直接把紫瑩手裡的靈茶拿過來,先是用銀針沾了一點試毒,然後自己喝了一口,果然沒有察覺到異常之後,這才坐在寶寶身邊,將靈茶一點點的喂到寶寶的嘴裡!

寧九程皺眉看著不斷給寶寶喂靈茶的紫天,雖然這小子一心為了寶寶好,但是現在寶寶可不能被打擾啊!

「唉……算了,小丫頭看在你註定是老夫的徒弟面子上,這一次就便宜為師了!」寧九程直接將寶寶體內吸收的靈茶,如數吸收了!

但是,很快寧九程就發覺到不對勁了,往外面一看,剛好看到站在紫天身後,紫瑩眼中的冷意!

寧九程暗罵一聲該死的,看了眼寶寶無奈的說道:「你果然是上天派來折磨為師的啊!本來以為借你的光,撿一點兒便宜,這下倒好,便宜沒撿到,撿了一身毒藥啊!

我擦,這小子怎麼會和這麼惡毒的鳥獸契約啊!真特么是最毒不僅是婦人心,還有母鳥心啊!」

不想寶寶被打擾,所以寧九程只能明知道紫瑩在茶里下毒了,也將有毒的靈力全部自己吸收了,他只能盼望著紫天快一點停下來,別再餵了……

寶寶的身體因為當初解毒的關係,已經百毒不侵的!所以之前紫瑩下毒給寶寶,就算寶寶的靈魂無法蘇醒,身體也是不懼紫瑩的毒,加上紫瑩的毒本來就是傷害靈魂的,可是又寧九程跟被寶寶分擔,寶寶幾乎是沒有收到傷害的……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寶寶正在領悟玄天心法,寧九程為了不讓寶寶被打擾,將靈茶內的毒,全部自己吸收了! ”這羣嬰靈懷着無窮無盡的怨氣,煞氣就算是佛門高僧都無法度化,他們被困住還好,倘若脫離困境的話。存在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找兇手報仇,之前我用幻法欺騙了他們,不過這並不是長久之計,陳長生只要應對得當。這羣嬰靈的主要目標還會是你。不過。一旦這傢伙的打鬼墨斗出現,這就等於是承認了自己就是兇手,嬰靈尋仇,不死不休。”

師父的話讓我明白了這是什麼道理。同時,也希望陳長生他們能夠惡有惡報,用這麼殘忍的手段。煉製出來的兵器就算是再厲害,也沒有什麼好得意的。

和師傅預料的一樣,在打鬼墨斗出現之後,嬰靈們先是一愣,隨後就變得更加的狂暴起來,根本不管什麼害怕與否,朝着陳長生他們全力撲了過去。

陳長生打鬼墨斗接連彈動,的確是有好幾只嬰靈被弄得魂飛魄散,但是還有更多的嬰靈源源不斷,他們存在是痛苦,死了,或許還是一種解脫。

在仇恨的加成之下,根本就沒有半點猶豫。

即便有不少的嬰靈都被打鬼墨斗給弄得魂飛魄散了,很快,打鬼墨斗就已經根本跟不上鬼魂過來的速度了,被那些嬰靈直接衝破了防線,連帶着連和陳長生一起的那些人都倒黴了。

和陳長生站在一起的,他們都發動了無差別的攻擊,根本不管誰是誰,都是毫不猶豫的兇猛攻擊。

雖然隱祕特勤局的人都是一些算得上高手的傢伙,但是面對如此瘋狂而且數量還一點不少的嬰靈,他們一時之間也是慌了神,有點根本不知道應該如何應對的意思了。

攻擊不斷的響起,不過,嬰靈剩下越多,威力也就越強,他們被煉製之後,封印在飛刀之中,這麼多年,早就已經形成一個整體,死亡了不少,力量自然就轉移到了剩下的嬰靈這邊,這樣一來,自然是到了最後剩下的最爲棘手。

到了最後也出現了和之前一樣的情況,那就是法咒和佛家的攻擊對於這些嬰靈根本就沒有太大的用處了。

Wωω✿ t t k a n✿ Сo

“都住手,不要繼續攻擊了,都住手。”

空相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東西一樣,即便狼狽,還是大聲的嚎叫起來,招呼自己的同伴住手。

不過住手不攻擊的話這些嬰靈可是會直接吃人的,不管空相怎麼喊,都沒有人搭理,就算是陳長生也是一樣,至少,他有打鬼墨斗在手,暫時也沒有太大的危險。

“想不到,這個空相雖然裝模作樣了一點,還挺有見識的,竟然知道這樣攻擊下去的危險。”

師父自然沒有出手幫忙的意思,見到空相開口阻止,不由得有點意外的開口說道。

我一愣,看着師父問道:“師父,這是個什麼門道。”

師父搖頭說道:“我一開始還以爲這兩把王牌飛刀是陳長生自己煉製的,但是現在看樣子,應該是祖傳的,有些年頭的,積怨成煞,這兩把飛刀裏面封印的嬰靈經過這麼多年,已經成爲一個整體,怨氣濃厚難以想象,幸好個體衆多,要完全融合的話還需要很長的時間,但是現在這些人斬殺嬰靈顯然是在加快這個過程,相當於是在幫助這些飛刀裏面的嬰靈融合,一旦融合成功的話,他們就會成煞而不是鬼。”

師父知道我不懂,隨後接着開口說道:“怨氣不消,煞氣不滅,最後融合形成的嬰鬼幾乎不可毀滅,一旦成型的話,就和殭屍一樣,屬於不再五行中的存在,到時候這羣人恐怕都要死。

我一聽這麼嚴重,下意識的就說道:“師父我們幫幫他們吧。”

師父聽了,卻搖頭,說:“幫不了,也不能幫。”

我怔怔的看着師父,有點不理解師父爲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難道就眼睜睜的看着這些傢伙去死?

我有點不忍心。

霸婚,蓄謀已久 師父摸着我的腦袋,說:“法一,有時候你不是殘忍,而是選擇,師父在救他們暴露身份和繼續完成自己的事情之間,必須要做出選擇,況且,這些人,都是師門的重點培養對象,死不了太多的。”

師父說話的語氣很是冷漠,我知道,即便是沒有這種情況他也不會出手救援的。

巫家和道門本來就勢不兩立,而我,顯然也是巫家的人,我救了他們,他們不會感謝我,仍然要殺我,但是就因爲這樣我就能夠不救麼?

“法一,快點長大吧,等你徹底掌握了第一種手印之後,師父的任務也就算完成了。”

師父似乎是不忍心看着我一臉糾結痛苦的樣子,嘆了口氣,對我開口說道。

我一愣,看着師父,想要問他爲什麼要說這樣的話。

而在這時候,一陣悠揚的笛聲響了起來,韻律很是不錯,讓人聽了悠然神往。

原本已經開始造成殺戮的僅僅生下來的幾隻嬰靈在聽到這個笛聲的時候,直接停下來了自己的攻擊,站在原地不動,顯得很是迷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