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時下面的喊價聲已經是絡繹不絕的響起了。

「水心,最後拍下他!」墨九狸看著水心說道。

「是,夫人!」水心聞言說道。

水心也沒多問,一直盯著下面的喊價熱潮,現在大廳內的眾人已經沒有人喊價了,全部都是墨九狸對面和兩邊的包間開始喊價,整個三界拍賣會一共會拍賣出1500件寶貝,前面1000多件寶貝,幾乎都是被大廳的人所得……

而從1300間寶貝之後,坐在包間的客人陸續出手,開始把後面的寶貝收入囊中,而這最後五件寶貝,怕是很多包間都想入手的,所以這後面五件寶貝的拍賣註定熱鬧非凡的…… “來來來,身家在陽世還有十萬資產以上的這邊,百萬的這邊,千萬的這邊,上億的請到我臥室裏等候,我去,還真有啊,楊薇,這幾個優先,你趕緊接待一下……”

“靠,吵吵什麼,沒錢還想讓我們幫你,你以爲我們是雷鋒嗎?呃,我說,雷鋒現在是不是在地府還是跟陽世一德行?”

……

看着眼前擠滿的鬼,我感覺自己馬上就要發達了!怪不得之前蘇晴沒跟我們告別呢,原來她回地府跟我們宣傳去了!

現在我們租住的小屋裏,滿滿當當到處都是鬼,其中大部分都是我們的準客戶!

當然了,相當部分的鬼,都是窮鬼,而且還有個怪現象,越是在陽世富有的鬼,他們的實力在陰間就越強悍些。

所以當我們設置了接單門檻費之後,那些窮鬼瞬間被富有的鬼趕跑了。

這位大佬我賴定你了 我們設置的接單門檻費,十萬起步,而且還得現付三萬定金。

拒嫁天王老公 即便這樣,走了一大批,留下的,還有一大批,當中好些還都是曾經陽世億萬富豪級別的人物!

我呢,就負責給這些有需求的鬼分門別類,將他們的身家,能夠提供給我們的報酬全部記錄在案,然後根據他們的報酬,從高到低,交給楊薇那邊,由她來記錄生意內容。

而吳安平則是幫我們維持秩序,之前他留在我們屋裏的那個陣法還有效,所以沒有一個鬼膽敢隨便插隊,發飆什麼的,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當中進行着。

可即便是這樣,也把我們三個累得夠嗆,幾乎一天一夜沒睡,才只是把手上這些鬼的生意,根據我們目前的實際情況接了下來。

畢竟我們就三個人,肉多狼少,不可能說一口吃一個胖子。

所以我們給那些鬼承諾的是,一個月,三單生意,他們這頭一批客戶,根據報酬,將得到我們優先處理,以後再來的的客戶,要等到一年後我們檔期空出來再做。

送走那些得到承諾,心滿意足離開的鬼,我們三個癱軟在沙發上,真的是痛並快樂着。

楊薇揉着痠疼的胳膊,衝我和吳安平抱怨道:“沒想到做鬼生意都這麼

累,我這一天恐怕把這輩子的字都寫完了!”

我嗤笑一聲,看了吳安平一眼,笑道:“老吳,今天咱們收了多少定金?要不給薇薇多分點!”

“一百二十萬!已經全部到賬了。”吳安平有些詫異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才衝楊薇笑道:“薇薇,你給個賬號我,現在我就給你轉五十萬過去,今天你確實辛苦了!”

“啊……”一聽我給她轉這麼多錢,楊薇頓時連胳膊都不揉了,兩眼放光的看着我,不敢置信的問道:“怎麼給我這麼多?那,那你們……”

我淡淡笑道:“就這一次,以後就沒有了,之前老吳已經說了,大家既然選擇一起發財,就得選擇同舟共濟,以後分錢,大家還是選擇平分吧,畢竟大家都不容易,老吳你說呢?”

吳安平看着我的眼神眯了眯,好半晌才緩緩點了點頭,微笑道:“陳東說的是,那就按照你們說的來,如果以後有錢分配不均的,那我就少分點也沒關係。”

聽到我和吳安平這麼主動的提出對自己有利的分配利益辦法,楊薇明顯激動了,歡天喜地跑回房裏去找她的卡去了。

乘楊薇回房的功夫,吳安平看着我笑道:“陳東,沒想到我還是小看你了,你竟然做出這種選擇,還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重生之庶女歸來 “你不也一樣?”我瞥了吳安平一眼,“現在就你一個人對鬼最瞭解,但你卻提出對自己最不利的分配條件,我就不信你是真那麼願意當雷鋒!”

吳安平哈哈大笑,點點頭指着我道:“好,你這個朋友我交了,以後如果時機合適,我會把一些跟鬼打交道的法門傳授給你。”

我心裏頓時欣喜若狂,面上卻不露聲色,感覺心裏終於一塊大石落了下去。

從接了蘇晴那樁生意之後,我就一直有種危機感,我很明白,我們三個人之間,目前這種合作關係,完全是建立在金錢的基礎上。

所以一旦出現任何一點點的小矛盾,都有可能會讓我們徹底散夥,而這是我不願意看到的。

能有這麼容易賺錢的路子,如果不牢牢抓住,那我簡直就是個傻子了,但我不能跟楊薇那樣,只看眼前利益,不顧以後,於是我才提出

這樣一個利益分配的辦法。

沒想到吳安平一下子就看出來了,而楊薇卻還是懵懵懂懂的,不過沒辦法,誰讓她是女人呢,而且還是個胸大無腦的女人!

不過吳安平說會傳授給我跟鬼打交道的法門,這倒是意外之喜,但我並沒有把這個放在心上,畢竟跟鬼打交道並不是我的興趣,我最大的興趣,還是在錢上面。

楊薇興高采烈的拿着銀行卡給吳安平,然後抱着自己的筆記本電腦,當查到卡里面瞬間多了筆鉅款後,興奮的在屋子裏大喊大叫。

我跟吳安平看着在屋裏蹦跳着,胸口兩團豐碩上下翻滾的楊薇,同時艱難的嚥下一口口水。

楊薇終於發覺到我們倆的眼神不對,注意到自己姿勢不雅,羞惱瞪了我們一眼,總算消停下來,坐到旁邊沙發上。

沒了春光可看,吳安平伸了個懶腰,開口問我:“陳東,先做那個單子?”

我翻了翻面前桌上記錄的資料,“目前我感覺可以做的有三個單子,你選擇下。”

“第一個,富家女學生到夜店被人先奸後殺,女鬼出價三十萬,委託我們找出姦殺她的男人,將那個害她的人繩之以法。”

“第二個,出價四十萬,委託鬼生前身家千萬,但是一夜之間,因爲有人泄露了公司祕密,導致股價大跌,使得公司破產,他一時想不開跳了樓,委託我們找出幕後主謀是誰。”

“第三個,出價五十萬,委託鬼生前是富豪,被人綁票後,家人沒有及時營救,被綁匪撕票,他覺得跟家裏人有關聯,委託我們查清楚事實真相。”

“先做第一個。”吳安平毫不猶豫說道:“其他的先不着急,我平生最恨強姦犯,姦殺女人更是十惡不赦,就這個了!”

楊薇在一旁有些同仇敵愾般的附和吳安平的話,但我總感覺,吳安平接這個單子,是不是感覺那三十萬塊錢,容易分一些。

不過我也感覺,這個單子做起來,相對另外兩個單子要容易得多,畢竟後面兩個涉及到的方方面面,都需要我們做許多前期準備。

於是我們馬上行動起來,根據委託鬼提供的線索,找到了她出事的夜店,做了分工。

(本章完) 不過瞬間,藍魔小男孩的價格,就被飆升到了9000萬極品靈石了!

龍家人也是對藍魔有著志在必得的決心,而因為龍家人想要的東西,在龍家隔壁的傭兵城城主李明翰自然也不會放棄,跟龍家做對的機會,每次只有東西輪到龍家和傭兵城喊價的時候,眾人都會停下來看熱鬧……

反正龍家和李城主他們根本就不是真的在賣東西,因為他們兩家出價的寶貝,可能只有他們當中,第一個出價的一方才是真的感興趣,另一方則是故意給對方添堵的,所以大家也算是摸到頭緒了,什麼時候其中一方不喊價了,有想要的人,直接加價一萬極品靈石都能買到手的……

這個小男孩藍魔龍家二爺志在必得,瞪著旁邊的李明翰怒道:「李明翰,我希望不要惹怒我,否則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呵呵……是嗎?那麼我更是加把勁了,因為我很期待你們龍家的底線在那裡!」李明翰冷笑的說道。

「你……」龍家二爺憤怒不已。

只能讓一邊的長老繼續喊價!

「一億三千萬極品靈石。」龍家長老顫抖的喊道。

「一億四千萬極品靈石。」李明翰慢悠悠的跟著喊道。

這藍魔他要也可,不要也行,總之龍家想得到的一切,他都不會讓龍家得逞,就是這麼簡單。

「一億五千萬極品靈石。」

「一億六千萬極品靈石。」

「一億六千五百萬極品靈石。」

「一億七千萬極品靈石……」

青湖咽了咽口水,眼睛笑的眯成一條縫,他覺得龍家和李城主今天真的是太可愛了,簡直就是他們第三天界難得的散財家族啊,這架勢,青湖心裡悄悄的邪惡的喊著:不要停,不要停……

「一億九千萬極品靈石。」龍家長老看了眼家主和龍家二爺繼續喊道。

喊價的長老覺得自己都任何人都緊張啊,雖然說龍家家大業大的,不差靈石,但是這樣開口就是上億的時候,還是很少的啊!

龍家的家主和龍家二爺臉色黑的都能滴出墨水了,兩人恨不得直接衝過去把旁邊的李明翰給撕了。但是他們兩人很清楚,李明翰身邊有誰在,而他們兩人剛好就忌憚對方身邊的人,因為對方實力比他們強……

「二弟,不行就算了吧!」龍家家主看著龍家二爺沉聲說道。

「大哥,可是……」龍家二爺臉色難看道。

「二叔,爹,如果二叔真的想要這個藍魔,就算先讓給李家,我們等到拍賣會結束再想辦法也可以,畢竟這拍賣會結束,得到寶貝的人眾多,但是有幾個人能保住自己的寶貝,那就不一定了!」這時龍天嬌眼神一冷的看了眼旁邊的包間,然後看向龍家二爺和自己的爹爹說道。

聞言,龍家的家主和龍家二爺對視一眼,達成某種共識,心裡就默契的有了計較了,於是看了眼喊價的龍家長老,龍家長老瞬間明白了什麼意思,鬆了口氣的同時。

聽到李明翰繼續喊道:「二億極品靈石。」 我之前一直可聽聞這家夜店特別有名,奈何口袋裏面比臉還乾淨,這一直沒有機會進去,現在趁着工作的機會去逛逛酒吧,這再怎麼說也算得上是公款消費。

我一旁的兩個傢伙也跟我抱着是一樣的目的,等我們三興匆匆的來到這酒吧門口,卻是一把鐵將軍鎖門,頓時都有些面面相覷起來。

“我說陳東,這酒吧怎麼不開門啊?這馬路上這麼多的人?”楊薇瞪着大眼睛一臉困惑的看着我。

在這個腦袋裏面都可以養金魚的女人面前我當然是不能顯示我沒有去過酒吧,於是硬着頭皮跟她解釋道:“你這就不懂了吧!人家酒吧是做兩天休息兩天,不然成天二十四小時營業誰受的了。”

就在我們激烈的討論這酒吧爲啥不開門的時候,一個刺耳的聲音從我們三個人的身後傳了過來

“你看那邊三個人是不是傻,大白天的站在酒吧門口,他們是不是不知道酒吧只有晚上開門。”

順着這聲音看過去,兩個打扮的流裏流氣的小夥子正向着我們這個方向偷笑着。我們三頓時臉上一紅。

吳安平似乎也覺得老臉有些掛不住,把我們兩個人往着馬路旁邊一拉,就匆匆的離開了這裏。

一直等到晚上九點鐘,我們三個才重新的回到這個地方,看來這裏出現的姦殺事件一點都沒有影響它的生意,來來往往鮮衣怒馬的年輕男女不知道有多少。

我們對視了一眼,也裝作顧客的模樣進入了這家夜店裏面,喧鬧的音樂,擁擠的人羣這是我第一次見識到夜店的魅力。

此時一個頭戴着兔耳朵,穿着三點式的小妹來到了我們的身邊,殷勤的問道:“您好,請問你們之前有沒有定位置呢?”

我向着周圍看去,這裏所有的女服務生都是這種打扮,看到我搖了搖頭,這位美女走到了我們的前面,跟我們帶到位置上面去。

這兔女郎的身材十分好,她那圓潤的屁股隨着她的走動上下搖擺着,我跟吳安平都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屁股,直到這兔女郎離去,我們兩個人才依依不捨的把眼睛從這個兔女郎的身上移開。

不一會,這個兔女郎又拿着酒跟一些飲料過來,放在我們的桌子上面,對我跟吳平安拋出了一個媚眼隨後輕笑的離開了。

我興奮的開了一瓶紅酒,隨着音樂在自己的位置上面扭動着,這種感覺真TM的帶勁,一旁的楊薇也搖曳着那團白花花的東西,瘋狂的扭動了起來。

“喂!不是要你在這裏玩的,你要打探打探消息,畢竟我們這是爲了工作來的。”吳安平一邊隨着音樂扭動的身體,雖然在我看來,他就像是一直張牙舞爪的大螃蟹。

我拍了拍腦袋,都有些差點忘了正事,等我拿到這次的報酬之後我要到這個地方再戰三天三夜。

此時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剛剛的那個兔女郎又出現在

我的視線裏面,看樣子這小妞似乎是打上了我們這一桌的主意。

我一看也樂了,今天晚上就找她打探消息好了,很快這兔女郎發現我一直盯着她,也不故作矜持,屁股一扭一扭的就向着我們這個方向走了過來。

“帥哥!你剛剛怎麼一直盯着人家?”這兔女郎似乎有些生氣的往我身上拍着,但是從她的語氣裏面根本聽不出半點的責怪之意。

我順勢一把抓過了這兔女郎的手,把她摟到了懷裏:“小妞,在這裏做過多久了?”

這兔女郎好像是習慣了客人這樣的卡油,順勢就往我的身上一靠:“哎喲,帥哥你問這幹嘛?我們這裏都是正經的姑娘賣藝不賣身啊!”

就你這個樣子還賣藝不賣身呢,我不禁對這個說謊都不臉紅的女人有些刮目相看,她要是直接了當跟我說包夜688我可能還容易接受點。

“咳咳!”楊薇的咳嗽聲從我的耳畔響了起來,我下意識的鬆開了這兔女郎的手,筆直的站在了一旁:“小妞,我問你個問題!一個月前這裏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剛剛還無比輕佻的兔女郎身體明顯的僵了一下,滿臉驚恐的搪塞着:“你這是聽誰說的,沒有的事。”

一看這小妞這麼緊張的表情,我頓時知道有戲,看着沒有人注意到這邊,偷偷的從懷裏拿出了十張百元大鈔放在了這個女人的懷裏:“你放心,我們不是警察,你只要跟我們說實話,這錢就是你的。”

那兔女郎臉上露出了猶豫的神色,只見她考慮了半天,警惕的看了看四周,隨後手腳麻利的一把將桌子上面的鈔票收了起來。

她壓低了聲音附在我的耳畔,明顯有些緊張的問道:“你們不會是記者吧?要是記者我就勸你們千萬不要插手這事來,這事情水太渾了。”

沒有想到一問就問道了一個知情人,我壓抑住了自己的興奮,連忙追問道:“這是爲何?”

看樣子這地方實在不是說話的地方,這兔女郎跟一旁的黑衣男人說了什麼,然後指了指我們,隨後掏出了幾張人民幣放在了那個男人的手裏,換了一聲衣服之後,拉着我走出了夜店。

楊薇倒是想跟着我們兩個,但是被吳安平給一把拉住了,看樣子是怕他們兩個人跟出來引起有些人的懷疑。

“去哪?”出了夜店門之後,這兔女郎立馬問我,看着不遠處似乎有一個咖啡店,我指了指那邊。

“你爲什麼對這個事情感興趣?”等咖啡端上桌子之後,這兔女郎連忙追問我。

我並沒有理會她這個問題,從懷裏又掏出了十張百元大鈔放在了她的面前:“我的事情你不用管,不過你放心,跟我說完這件事之後並不會對你造成什麼影響的。”

這種花錢的感覺可真是爽啊!要不是現在有要事在身,我恨不得站起來仰天長笑三聲,有錢可真是好啊!

那兔女郎看了看我,又看了

看面前的錢,之前一晚上累死累活可賺不到這麼多錢,現在只要兩個嘴脣一碰就可以賺取好幾天的工資,她狠了狠心開始跟我講述十天前發生的事情。

“那天我像往常一樣上着班,剛剛開門沒有多久那個被害的小姑娘就到了我們店裏,因爲這小姑娘長得特別好看,所以我還特意多看了兩眼。”

我倒是特別贊同這個兔女郎說的話,我們可是親眼看過楊紫的鬼身,化成鬼都這麼好看,那真身一定差不到哪裏去。

那兔女郎接着往下面說道:“也不知道這小姑娘是不是有什麼心事,一個人在那裏喝着悶酒,當然有不少心懷不軌的男人都有意無意的往哪個小姑娘那邊看去,你也知道一個長得好看的小姑娘當然會引起那些臭男人的注意,你們男人啊!可沒有一個好東西!”

“這話我可就不樂意了!這世界上好男人可不少,比如說——我!”聽到這話,我第一個站出來反對道,再怎麼說我可是生在紅旗下,長在紅旗下根紅苗正的好青年。長這麼大都沒有進過夜店的大門,雖然主要原因是窮。

那兔女郎熟練的從包裏拿出一盒香菸點上,隨後吐出一灘菸圈,配上她的大濃妝倒是十分的嫵媚:“你們這種男人啊!要麼是兜裏沒錢,要麼是太嫩了,沒有犯錯的機會。”

雖然不得不承認她說的很對,但是她似乎有些扯偏題了,我扔了兩千塊錢可不是聽她講故事的,立馬提醒她道:“說正事,說正事,這年頭誰不是有故事的男女同學啊!快說正題,是誰殺了那個小姑娘的。”

看着自己的思緒被打亂,這兔女郎有些不滿的看着我,不過礙於我是給了錢的,把煙拿在了手上,開始講述接下來的事情:“就在那小姑娘喝的差不多的時候,六哥進來了,他起初還把這個小姑娘當成我們這裏的服務員,對這小姑娘動手動腳的,哪知道這小姑娘是個脾氣暴躁的主,直接一個啤酒瓶子砸了下來.”

這兔女郎的講述中出現了一個關鍵的人物,我連忙叫停她:“等等!六哥是誰?”

“六哥你都不知道?”這兔女郎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看着我,眼裏滿是不可思議的感覺:“六哥可是我們這一片的老大,因爲他天賦異稟每個腳趾頭上面都長了六根指頭,所以都叫他六哥!”

原來這六哥是這樣的人物,那接下來的事情也就可想而知了,這楊紫的遇害就算不是六哥動的手也跟六哥有着莫大的關係:“我連忙追問道,那後來呢?”

“後來六哥知道這小姑娘不是我們這裏的服務員,倒是也沒生氣,還跟這個小姑娘買了果盤賠罪,然後就走了,可是沒有想到第二天這個小姑娘就死在了我們這邊的一個小巷子裏,聽說是姦殺!我想肯定跟六哥脫不開關係。”最後這一句話兔女郎是壓低了聲音告訴我的。

就算她不這樣說,我也知道肯定是六哥,接下來我們小分隊的目標可就是這個神祕的黑幫老大。

(本章完) 李明翰的聲音落下后,龍家長老就沒有再出聲了,大廳內的眾人早就被二億的價格震傻了,二億啊!這簡直是拍賣會開始到現在數天來,最高的價格了……

「二億極品靈石還有加價的嗎?沒有的話……」

「二億零一百萬極品靈石。」青湖的話還沒說完,水心就開口說道。

龍家的龍天嬌看到是墨九狸的包間,怒氣就往上飆,但是她知道現在不能開口,價格低她可以任性,二億的價格她再出聲,萬一被對方坑了,爹和二叔會直接殺了她的……

李明翰看了眼對面,沒有出聲,這藍魔雖然珍貴,但是卻不值二億,有人給台階他自然就下了,而且他也看的出來,這龍家人似乎也不喜歡對面天字貴賓間的人,俗話說仇人的仇人就是朋友,龍家人不喜歡的人,他都願意讓步……

「二億零一百萬極品靈石還有加價的嗎?」青湖回神看著眾人繼續問道。

一片寂靜之後,青湖繼續道:「二億零一百萬極品靈石,沒有加價的,可就要成交了啊! 妖嬈盛夏 二億零一百萬極品靈石一次,二億零一百萬極品靈石兩次,二億零一百萬極品靈石三次,成交!」

隨著青湖的落錘聲響起,站在中間的小男孩藍魔,被墨九狸和帝溟寒拍走!

有工作人員把小男孩帶到了墨九狸所在的天字貴賓間,然後收了靈石卡,轉身離開。

水心和水靈姐妹也算是見過大場面的人了,但是看到墨九狸拿出二億多極品靈石,眉頭都沒皺一下,也是在心裡對墨九狸和帝溟寒的身份,猜測了無數個了。

實在是想不出到底對方是什麼人,怎麼能如此的土豪啊啊啊啊!

墨九狸看了眼站在面前的小男孩,正面看起來小男孩儘管臉上髒兮兮的都是泥巴,但是一雙藍色的眼眸讓人看了就不移不開眼睛,真的是太漂亮了這個孩子的眼睛!

「我還是沒有感應到他身上的魔族氣息,可能對方有些不同吧!」帝溟寒在心裡對墨九狸說道。

「嗯,你看他看我們的眼神,似乎是對你畢竟感興趣!」墨九狸在心裡說道,因為墨九狸發現小男孩從在下面的時候,就一直很安靜,可是來到他們面前後,開始還十分安靜。

但還是能看到他眼角不斷的瞄向帝溟寒的,看起來帝溟寒沒有感應到對方,對方卻是感應到了帝溟寒。這一點看起來,這個被稱為藍魔的小男孩就十分不簡單了!

「你有名字嗎?」墨九狸看著小男孩問道。

「藍魔!」小男孩開口道。聲音也相對來說很稚嫩,跟他的模樣很相府。

「我送你去空間戒指裡面先待著!」墨九狸聞言看著藍魔說道。

藍魔聞言點點頭,然後墨九狸心念一動,把藍魔送回了空間,小寧兒早就等著了,看到藍魔進來,直接小手一揮兒,藍魔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被小彩包裹起來,跟著小寧兒走了……

墨九狸看著女兒粗暴的行為,嘴角狠狠一抽,有些同情叫做藍魔的孩子的了! “我說你當個鬼怎麼連殺死自己的人都沒有看清楚啊,你看看當初要對我不客氣的老太太那是多厲害,直接把我們三個人都差點變成了你的同行。”

回到家裏,我就聽到楊薇在不斷的訓斥着楊紫,這個小姑娘就算是變成了鬼也是挺好看的,怪不得六哥會調戲她。

這小姑娘聽到楊紫的指責似乎委屈極了,低着頭似乎想要拼命的擠出眼淚,可是她忘記了,她可是鬼誒,鬼怎麼可能有眼淚的。

看着漂亮的小姑娘,我通常都是很心軟的,連忙上前當了一個和事老,把我剛剛探聽的消息都告訴了他們。楊紫也飄了過來認真的聽着我的講述。

不知道楊薇是不是嫉妒楊紫的美貌,有些處處針對她的意思:“你說你,大晚上一個人跑出去喝什麼酒,這不,讓別人給殺了都不知道誰殺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