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時龍魂的車隊也趕到了,還帶來專門用來的開路的車。

看到自家老大孤寂的站在雨里,Ben連忙將一件大衣披在他肩膀,立在一旁勸著。

「老大,您放心,夫人不會有事的,咱們還是上車上說吧。」

秦琛壓了壓眉心,對上身後一雙雙期待的眼神。

他點點頭,從後備箱取出毛巾擦了擦這才上了車。

「Ken這兩天一直在攻克小少爺的電腦,也從裡面發現了一些東西,說您看完就立刻銷毀……」

「另外,這陸大概30分鐘便能清出來了,不用等太久的。」

Ben說著,將一個黑色垃圾袋遞給了秦琛。

垃圾袋上還沾著不明液體,那是看著就叫人會忍不住把這東西給扔出去。

秦琛接過資料,疑惑的看了一眼Ben,自家助理竟然還直接背過身子去了。

秦琛心底疑惑更甚,無比嫌棄的用兩隻手指將裡面的紙張抽了出來。

看到那特製紙張的顏色,秦琛立刻嚴肅起來。

這種紙,是龍魂用來傳遞一次性機密文件所用的不可複製無法再生的材料。

一共就幾頁,他很快就看完了。

整個人,卻再也無法平靜了!

許久之後,他將資料遞給了Ben。

看著Ben把資料放進粉碎機又點燃徹底銷毀之後,才壓低聲音說道:「這資料是真的嗎?」

「我沒有看,是Ken從小少爺電腦里的隱藏分區里找的,而且密碼的設置的等級比國字型大小開頭的機密文件都繁瑣,他也是無意間瞎貓碰上死耗子才打開的。」

「而且那文件是不能拷貝的,他也只是打開了幾分鐘,只照了幾張之後,文件就自動鎖了。」

Ben小聲的說著,聲音輕的不能再輕了。

他還記得自己拿到資料時,Ken臉上的表情有多麼嚴肅!

那真是比上墳都要肅穆!

更恐怖的是Ken還在他出門時,小聲囑咐道。

「不想死,就別看。」

嚇得他什麼也顧不上了,一路狂飆把東西給秦琛送來了。

「你不看是對的!」

聽到Ben的描述,秦琛忽然古怪的笑了起來。

他這一笑,Ben心裡就更毛了。

四顧望去,雨天的山林里霧蒙蒙如鬼市一般。

「老大……你別嚇我啊,我膽子小……」

「呵呵……嚇你做什麼?我只是想不到,她……」

秦琛心中發苦,忍不住暗自把Ken罵了一遍!

為什麼他要手賤!

這下他怕是以後都要失眠了。

那資料不是別的,正是嬈嬈的基因樣本分析。

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那就是行走的仙丹妙藥,現實中的唐僧肉! 雨到深夜漸漸小了。

嬈嬈也從暴走的後遺症清醒了。

她眯著眼睛,打量周圍的環境。

這是一間不算大的石屋,牆上還保留著很原始的筆畫,可惜的是歲月蒸騰了顏料本身的色彩,也帶走了當時的那份美麗。

「你醒了,我尋了藥王,他說你身體並沒有什麼問題。暈倒應該是因為臨時缺氧所致。」

「這是他開的湯藥,配方也在這裡了,我聽他們說你救了我,想必你也是精通醫術的。」

少了一角的書桌前坐著那位神秘的美男大叔。

昏黃的煤油燈斜斜的照耀在他臉上,配上那神烏青的長袍,讓嬈嬈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掀開被子看了眼自己的衣服。

不由得的慶幸了,揉了揉依舊有些發脹的腦袋。

「多謝,我這是老毛病了,沒有大礙的。」

她微微挑了眉,蔥白的手指在紙上上掠過,

上面的字跡很凌亂,卻是有著不拘一格的洒脫,想必那位藥王,應該也是為性情眾人吧。

「那就好。」

見嬈嬈把湯藥喝了,男人眼中雲繞著淺淺的笑。

「對了,阿虎那孩子藥王已經把他的四肢廢了,以後都不會再做出什麼壞事來了,原先都是因為這孩子是老族長留下的唯一血脈,所以才驕縱了些。」

「藥王要親自和你道歉的,畢竟還連累了你的朋友,不過見你沒醒,所以就先回去了。」

嬈嬈半依在床邊,認真的聽著男人講話。

眼睛卻是從未離開過窗戶,也不知道吳賀現在怎麼樣了,秦琛又會不會擔心自己。

至於藥王……

她眼神微暗,一時間有些猶豫,不知該不該把自己在山腳下發現的秘密說出來。

剛才她也看到了那老人開的方子。

不論是診斷和用藥都是極精準的,這樣的人,怎麼會發現不了,這座山上的問題呢?

還是說他已經發現了,才借著收徒弟,把這山給賣掉,帶著村民們搬遷?

嬈嬈心思婉轉,忍不住腦補起來。

美男大叔見她失了神,也跟著禁了聲,捧起手邊的書又看了起來。

然而這份平靜並沒保持多久。

外面忽然起了一陣嘈雜。

嬈嬈和美男大叔相視了一眼,同時看向了窗外。

遠處火光點點。

這巫山上的村民們還保持著很原始的生活方式,哪怕是因為藥材個個都是身價幾百萬的,可這山上卻還是用的煤油燈,甚至連電都沒通。

「我出去看看,姑娘你……」

「我和你一起吧。」

嬈嬈猛然間心頭一跳,會不會是他來找自己了。

美男大叔見她堅持,便取下了牆上的斗篷,親自為嬈嬈披上,兩人這才出了門。

「怎麼回事?」美男大叔拉了一個村民問道。

村名一看是他,便立刻回說:「不太清楚,好像是有人破了咱們的陣法直接上山了,說是要找人,藥王他老人家已經過去了。」

「破了陣?」美男大叔眼底驚訝滿滿。

他若是沒記錯的話,上次他誤打誤撞破陣,那還是20年前的事情了,之後好像就再也沒有人破解過這個陣法了。

「是啊……哎……是這位姑娘啊,那個人好像是說來找自己夫人的,會不會就是你啊!」

村民說著話,舉起了手裡的油燈。

昏黃的油燈散發著刺鼻的味道,讓嬈嬈眉頭微微皺了眉頭。

「阿青。」

美男大叔不悅道。

小青年嘿嘿笑著,連忙收了手,一邊為二人領路,邊走邊解釋道:「姑娘你不要見怪啊,下午的事情我也聽說了,真的,我們巫山村的村民還是很友好的,阿虎他是個個例,剛剛照你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先生找的人,也好早點把這事情解決了。」

嬈嬈眼底閃過一絲詫異。

悄然打量著引路的青年。

男人笑得輕快,目光也很清澈,看起來到還是真的像是他所說的那般。

見到他們過來,人群中立刻有人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秦龍先生! 嫡女煙雨 正要去尋你呢,那位客人和你在一起嗎?」

秦龍是這個美男大叔的名字嗎?

嬈嬈微微側目,對於秦和龍字格外敏感。

「來了,來了!」

秦龍還未回話,旁邊的青年已然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嬈嬈……你沒事吧。」

嬈嬈剛剛從人群中走了過去,還未站定便被拉到了一個結實的胸膛里。

熟悉的氣息讓她一怔,抬起頭,便對上秦琛著急的眼神。

「阿琛……」

嬈嬈的鼻頭忍不住泛起了酸。

明明只是才分開了一天多而已,為什麼現在見到會這麼激動呢。

情不自禁的手就捧起了他的臉頰。

秦琛是一路順著天險破陣上來的,身上早就沾滿了泥點子。更是在雨水和汗水的洗禮下,和剛從沼澤地爬出來的一般似的。

「你沒事就好……我身上臟。」

看著嬈嬈那一襲白衣,秦琛有些不好意思。

然而嬈嬈卻是反手緊緊的抱住了他的肩膀,還故意踮起腳尖用腦袋在他的臉龐蹭了蹭。

「不!我就要抱著你。」

本就極其絕美的容顏因為嬌羞越發的迷人。

巫山上的山民都要看呆了!

本身這大山裡的漂亮姑娘就少,更何況是嬈嬈這般極品的,一個個目不轉睛的盯著嬈嬈。

獨家佔有,總裁的替身戀人 直到站在前面的老頭咳嗽起來。

「咳咳咳,這位先生,人您也找到了,我看我們是不是能談點別的事情了,比如……能不能讓你的人先把武器收起來?」

「我們巫閃雖然破敗,卻也還有著幾百個村民呢。」

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讓嬈嬈和秦琛同時停下了動作,然而他們的雙手不僅沒有分開,反而握的更緊了。

「你們先下山吧。」秦琛從懷裡摸出一個小巧的對講機,輕聲說道。

話音落下,周圍的叢林里,便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響。

直到那聲響徹底消失不見,眾人才感覺到自己身上那股壓抑之感忽然消失了。

原來,他們竟一直都處在別人的監控之下,竟然自己還一無所知?

頓時,一個個張大嘴巴,臉上也儘是驚恐之色。

天啊!

這個男人到底是誰!為什麼這麼恐怖。

「多謝先生配合,這天色也晚了,我們進屋去說罷,對了,秦龍先生,麻煩您也過來一下。」

「其餘人,都散去吧。」

老人徐徐說道,人群無聲的三開。

黑夜籠罩,嬈嬈只看到一個蒼老的背影,走起路來還踉踉蹌蹌的,似是一陣風就能把他吹倒。

這邊是傳說中的藥王嗎?

嬈嬈腦門上起了個問號。

一直走到村東頭最大的石頭屋子裡,點了燈。

她這才看到老人的全貌。

傳說的中的藥王竟然是個瞎子!!!

那是一張怎麼樣的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