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李世平多好的一個和平靦腆的逗比青年,竟然被自己的催眠術給弄成了偏執狂。爲了達到催眠術裏灌輸的目的,他不止不擇手段,思想明顯還脫離了政治覺悟啊喂。

但這特麼的,現在就有點麻煩了! 第671章有后媽就有后爸

「一群沒有頭髮,沒有牙齒,不會說話的嬰兒,有什麼好的?」

「你們都是偏心,都是喜新厭舊!」

官寧錚說完,氣呼呼的一腳踹在牆壁上面。

胡芹找到官寧錚的時候,看到官寧錚正在嬰兒保溫箱內站著碎碎念。

看來這個孩子不是討厭姜南初的寶寶,而是討厭所有寶寶。

不過這樣反而好,不懂事的孩子,最能夠利用起來。

「小朋友,是有什麼事情不開心嗎?」

官寧錚聽到護士阿姨的聲音,心中一慌,快速的縮回腳來,怯怯的盯著她看。

只是胡芹非常謹慎的化妝之後,還要戴上口罩,所以根本認不出來。

「護士阿姨,對不起,是我不對,不能踹在牆壁上面。」

「阿姨想你這樣做,肯定是有不開心的事情。」

「說出來與我分享分享,說不定能有解決辦法。」

穿越之炮灰在九零年代 胡芹耐心溫柔詢問,這樣與陸司寒的狂暴完全就是兩種態度。

官寧錚的一顆心立刻酸澀起來,陌生阿姨知道關心關心自己,但是南初姐姐有了寶寶以後,根本不會追出來,根本不會在意到他。

「護士阿姨,馬上寧錚就要被拋棄掉,爸爸娶新媽媽,他們之前會有新的小孩,南初姐姐也在懷孕,以後也有新的小孩。」

「寧錚——寧錚就是沒有人要的孤兒!」

官寧錚從小生活在部隊,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男兒有淚不輕彈,但是此刻語氣已經忍不住哽咽起來。

果然沒媽的孩子像根草,輕賤不值錢!

「原來是這樣,他們真過分,根本不在乎你的感受。」

「阿姨倒是有個辦法,能夠讓他們眼中只能看到你的存在。」

胡芹這番話,就像將一隻潘多拉魔盒放在官寧錚面前,這樣的誘惑官寧錚怎麼可能不心動。

「什麼辦法,只要阿姨說出來,寧錚一定努力去做!」

胡芹微微一笑,魚兒果然已經開始上鉤。

「這個拿好。」

「這是一種神奇的葯,今天晚上吃飯的時候,放進南初姐姐的飯碗裡面,寶寶就會不見。」

官寧錚微愣,世界上面還有這種神奇的葯,真是聞所未聞。

「但是寶寶不見,南初姐姐會不會傷心,會不會難受,會不會怪寧錚?」

「不會,只是寶寶而已,沒有生出來,哪裡有感情?」

「聽阿姨的,准不會錯。」

胡芹說完看向走廊盡頭,祝林朝著官寧錚走來。

胡芹能夠騙過官寧錚一個小朋友,但是不一定能夠騙過祝林,所以立刻將墮胎藥放入官寧錚的口袋。

「寧錚,記住我和你說的,一定要放在南初飯碗裡面!」

「只有失去孩子,他們才會注意你的存在!」

留著最後兩句話,胡芹匆匆離開。

官寧錚沒有反應過來,突然雙腳騰空已經被祝林抱起來。

「寧錚少爺,剛剛那是誰,和你在說什麼?」

「該死的,小爺今年已經五歲,不是三歲小孩,趕緊放我下來,別人看到我被抱著,很丟臉!」

官寧錚撲騰短腿,氣憤起來臉蛋紅彤彤的,格外可愛。

「行行行,是夫人命令我抱著,說是寧錚少爺還小,走路多容易腳酸,還說擔心被壞蛋拐走。」

「我們夫人就是操心的命,我看寧錚少爺挺能自力更生。」

「呦,還來看嬰兒,是不是想要提前預習怎樣當合格哥哥?」

「胡說八道什麼,我才不屑照顧嬰兒,連話都不會說,沒用!」

官寧錚酷酷轉過頭,開始死鴨子嘴硬。

祝林倒是無所謂,兩人一起站在幼嬰保溫箱門口看著。

祝林絕對想不到此刻五歲的官寧錚,手放在口袋中緊緊拿捏一盒墮胎藥,已經心事重重。

等到半個小時后,產檢結束,陸司寒牽著姜南初的手下來,四人一起回家。

回家路上,陸司寒原本想要官寧錚這個口無遮攔的臭小子像寶寶道歉。

但是姜南初阻攔,加上官寧錚確實有些不對勁,特別的安靜,特別的沉默。

或許剛才產檢的時候,陸司寒對待官寧錚真的有些凶,這樣一想,何必與一個五歲小孩計較。

陸司寒自顧自的坐在車後座,與肚中寶寶開始互動。

「寶寶,要在媽媽肚中好好的,但是怎麼還是不動一動,爸爸特別想要和你互動。」

「真煩,不會說話,能夠聽懂你的意思?」

「臭小子,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我和我女兒說話,你是嫉妒還是吃醋?」

「行了行了,不要吵架,寧錚或許走累想要好好休息,我們回家之後,回到自己房間可以慢慢說的。」

姜南初站出來打圓場,氣氛這才沒有太過尷尬。

「對了,有件事情,一直沒有想明白。」

「司寒,記得剛才醫院碰到胡芹,你說議長閣下已經接受我和孩子,可是為什麼呢?」

「議長閣下之前不是很討厭我嗎?」

姜南初不解的抬頭詢問。

「這不重要,本來懷著戰家孩子,父親沒有傷害你的理由,不要多想。」

陸司寒隨意的帶過這個話題,如果南初知道傅英蘊所做出的犧牲,心情一定不好。

陸司寒想著這份恩情由他來還,將來只要傅英蘊需要他做事,他一定萬死不辭。

思考間,汽車已經抵達琉璃別院,祝林媽媽準備一些餅乾,蛋糕,牛奶出來。

姜南初進入客廳開始小口小口吃起來,之前還是吃什麼吐什麼的,但是肚子一大,胃口居然開始好起來。

至於陸司寒盯著孩子的四維照片,哪怕看上一天都不覺得膩,直到一個電話打進來,分散陸司寒的注意力。

另一邊,三樓的房間內,官寧錚看著手中藥盒,仍然處於糾結狀態。

官寧錚不喜歡后媽,但是爸爸必須要娶后媽,說是將來能夠照顧他,但是后媽能是什麼好貨色,指不定處處給他穿小鞋。

一句老話說得好,有后媽就有后爸,官寧錚想著如果南初姐姐的孩子沒有啦,他給她做兒子多好。

雖然陸叔叔凶些,但是南初姐姐能夠護著他的。

慢慢慢慢終於來到晚餐時間…… 何止有點麻煩。距離老媽的預產期只剩下了一天多,舒暢從怨蠱到胎兒,再到成爲真正的嬰兒,一路艱難走過來,奮力掙脫了無數套路,終於等到了快要出世的這一天。

但是李世平看樣子,顯然並不準備將苗問薇放出去。甚至不準備帶她去醫院。這算什麼,至少也要找個接生婆來嘛?

舒暢眼睛亂飄,突然發現四好青年李世平其實也挺愛學習的,在照顧孕婦的這段日子還在不輟的努力讀書。例如現在他屁股包裏就卷着一本不薄的書本。舒暢飄過去看了個清楚,頓時腦袋上無數草泥馬飄過。

李世平看的竟然是一本英文翻譯書籍《家內分娩的重要性以及精神的和諧》。臥槽,這傢伙難不成是想自己來當接生婆?

舒暢打了個冷噤,感覺前途堪憂。

“時間緊迫,先找到遺物,再伺機救老媽。”這個地方根本就不適合分娩,既然知道了老媽的糟糕境地,他肯定是要救的。但是遺物,也要拿。

舒暢眼瞅了苗問薇凸出的碩大肚皮幾眼,感覺沒什麼危險後,這才駕着黑煙在隧道中到處繞,尋找系統提示的遺物蹤跡。

隧道里並沒有出奇的地方,屍體和血水都被李世平收拾乾淨了,該埋葬的埋葬,該打掃的打掃。繞了幾圈,都沒有發現古怪可疑的物件。

舒暢不死心,繼續找。當他再次來到高高的祭臺前時,停下了身形。偌大的隧道空間內,只剩下這個地方比較有問題。他皺着眉頭,仔細的打量祭臺。祭臺上被供奉的黝黑牌位還在,牌位中自然也早就沒有了鬼氣。

但是這看不清楚表面上的字的牌位,卻吸引了舒暢的注意。他越看越覺得牌位挺奇怪的。特別是牌位上出現了許許多多的小裂紋。這些裂紋,幾個月前並沒有。彷彿是新進出現的。不,甚至有可能,是剛剛出於某種原因,牌位突然就裂開了。

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牌位,心裏想只要一有問題,自己立馬就逃。不過還好,意外並不常有。當舒暢靠近牌位足夠近了,他注意到了一件事。透過牌位上的細碎裂紋,隱隱能看到牌位內部並不是實心的,最中央的位置,有一塊空心的地方。

舒暢擠出惡靈分身中的一絲黑煙,那黑煙化成了一根細細長長的手指,小心的將手指緩緩插入中空的裂縫裏。不多時,他感覺自己彷彿觸摸到了某種光滑冰冷的玩意兒。

難不成這玩意兒就是遺物?舒暢無法確定,但是那光滑的東西一被他觸摸到,就頓時狗皮膏藥一般粘在了他的黑煙手指上。舒暢駭然,腦袋一時間都懵了。

惡靈分身並不能接觸真實世界中物理層面的東西,現在的他應該只屬於一種弱小的能量體,存在形式也是某種不可見波譜。活人無法接觸到他,他也拿不起任何物件,哪怕是細小的灰塵也不行。

但是黑色牌位裏的物體,竟然粘在了他身體上,這太違背常識了。舒暢頓時心裏冰冷,以爲自己怕是又要死一次了。可是閉着眼睛等了好一會兒,卻沒有感覺身體不舒服。那冰涼物體仍舊粘在他細長的手指上,沒有傷害他。

“咦。難道這真就是系統提到的遺物?”舒暢動了動手指,黑色牌位毫無徵兆的竟然就那麼崩潰了。它化爲飛灰,彷彿在一瞬間經歷了數千年的歲月洗禮,風化成了一堆塵埃,轟然塌下。

海賊之疾風劍豪 僅剩下一個人類手指骨節般的光滑到發亮的骨頭,沾着他。

舒暢看了這根人類手指骨節,看了好幾眼,都也沒看出端倪。這骨頭實在是太普通了,大約三釐米長,不規則圓周一釐米。哪怕是他用惡靈眼看,也無法看到特殊之處。

“這到底是什麼?如果這就是遺物,那這東西究竟有什麼用處?”舒暢看的頭都昏了,也沒搞懂,索性放棄了。他心裏非常明白,這肯定就是系統提及的遺物。因爲整個隧道中,再也沒別的東西可以懷疑了。

他心裏一動,刷新了一下任務列表。李家大院的任務,仍舊處於未完成狀態。

奇了怪了。如果李家隱藏的最後的祕密,是這個手指骨節遺物的話,現在遺物找到了。憑什麼任務還沒被他完成?

難不成尋找遺物只屬於主任務下邊的支線任務?而李家大院的真正祕密,還沒有被自己解開?

“這鬼系統完全不給哥提示,讓我怎麼搞?”舒暢頭痛的撓了撓腦袋,帶着狗皮膏藥一樣的手指骨節順利的回到子宮中。

當他解除了惡靈附身技能後,那個指節骨竟然也跟着他來到了苗問薇的肚子內。這讓舒暢鬆了口氣,指節骨果然有它的過人之處,既然它能穿過人類的肚皮,那這東西至少處於物質態和能量態兩種形態之間。

這指節骨,並不真如看起來那麼普通。

自從舒暢變成真正的嬰兒後,那個神祕的青銅盒子就從他身旁鑽入了他的腦子裏,再也沒有了蹤影。但是通過識海,舒暢還是能見到青銅盒子的模樣。當他拿到指節骨後,腦海中的盒子猛然敞開,他肥嘟嘟手指上的小小骨頭也頓時射入了他的腦門心,消失的無影無蹤。

同一時間,盒子附近攤開斷裂的九根鎖鏈的其中一節,竟然變黑了。

舒暢皺了皺眉頭,沒搞懂這算幾個意思。也沒來得及細想,就聽到系統的提示音來了:

‘滴,恭喜您成功獲得遺物——陳氏之右手中指骨下端。增加可重生次數10,資質增加0.5,智慧增加1。’

‘滴,恭喜您成功開啓天賦系統,天賦自由點數加1。’

連續好幾次系統提示,讓舒暢懵了好一陣子。之後就涌上一陣狂喜,激動不已。

發達了,這次是真的發達了。沒想到這遺物實在是太牛逼了。不光增加了資質,還增加了他心心念念一直困擾着他的可重生次數。畢竟可重生次數纔是他的立足根本。有了它,自己就不怕死,敢拼命。

但是系統提示的——陳氏之右手中指骨下端,又是怎麼回事?感情這遺物果真是人類的骨頭啊。骨頭都能當做遺物,太不可思議了,那還沒變成骨頭的那個陳氏,又是誰?他活着的時候又該有多牛逼?

完全想象不出來。

這更加讓舒暢感覺到青銅盒子的神祕。

屁顛屁顛的,舒暢連忙沉下心神,觀察起自己現在的狀態來。 第672章多出一個孩子,不會分走疼愛

「這個雞湯好好喝,鮮而不膩,你們快點嘗嘗。」

「還有這個尖椒裡脊肉,嫩嫩的但是一點都不生,太美味啦!」

「祝林媽媽,我都快要愛上你啦!」

餐桌上面,姜南初小嘴塞的滿滿的,崇拜的說,說的祝林媽媽老臉一紅。

「夫人,您可千萬不要這樣說,不然先生怕是要吃我的醋。」

「還有今天寧錚少爺特地懂事,幫忙端菜盛飯。」

祝林媽媽笑著應道,他們這樣可真像一家三口。

「是嗎?我們寧錚現在已經成為一名暖男啦?」

「南初姐姐,吃飯還是不要說話比較好,不然容易嗆到。」

寧錚被誇的臉頰一紅,他就該是混世魔王,天天被罵才合適,突然一誇都有些不好意思。

「知道為什麼故意裝的這樣懂事嗎?」

「因為已經在雲城惹出一堆麻煩!」

陸司寒這句話意有所指,姜南初開始聽不明白。

「司寒,能不能把話說的簡單一點,為什麼說寧錚是裝出來的,還有雲城的麻煩又是怎麼一回事?」

「剛才撥打官縛的電話,所有一切我都已經明白,官寧錚這傢伙根本就是偷偷跑出來的!」

「一開始,官寧錚從官家奶奶那邊拿到證件和現金,偷偷定好二十幾張機票,讓他們根本分不清究竟會去哪裡,最後偷偷來到錦都。」

「現在官縛那邊已經急的不行,派出軍隊四處找他!」

聽完陸司寒的話,姜南初徹底發懵,這麼多事情居然都是寧錚自己完成的嗎?

寧錚緊緊抿著唇瓣,擔心的看著姜南初姐姐。

聽奶奶說,大人都是喜歡懂事的孩子,他這樣一定被討厭的。

「寧錚,你可真是了不起。」

姜南初忍不住豎起大拇指說道,想想她的五歲正在做什麼,可能是在地里玩泥巴吧。

「南初,什麼時候居然還要誇他?」

「你這樣說,官寧錚的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

「總之明天,官寧錚,立刻給我回到雲城!」

陸司寒嚴厲呵斥道,幸好這不是他的孩子,不然有他好看,居然敢玩離家出走這招。

官寧錚小小的身體,微微一抖,滿滿的都是委屈。

正在官寧錚決定不吃飯,直接跑出去的時候,姜南初一把摟住弱小的肩膀。

「寧錚不是壞孩子,這樣做肯定是有原因的,讓我和他說說。」

「走,寧錚我們回房。」

姜南初牽著眼眶紅彤彤的官寧錚回到三樓房間。

可以看的出來,姜南初真的非常用心,明明官寧錚只是短暫居住幾天時間而已,但是仍舊將客房重新布置,擺滿男孩喜歡的因素,比如說飛機,坦克,玩具汽車。

「南初姐姐非常喜歡寧錚,但是不代表不生氣。」

「寧錚應該給我一個理由,究竟為什麼瞞住他們來到錦都?」

姜南初好聲好氣的詢問。

官寧錚抽抽鼻子,撲進姜南初懷中。

「不想回到雲城,因為他們全部不要我,全部拋棄我。」

「怎麼會呢,官縛軍長雖然冷冰冰的,但是看得出來非常關心你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