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次戰役中犧牲的戰士的家人必須撫慰好,犧牲的每個戰士都必須專門爲其刻畫一個墓碑,家屬同意的就埋葬在槍門山!”

凌葉突然猛的站起身來,看着手下那一排排傷痕累累還堅持參加會議的長老和資深門派弟子們,沉聲道:“你們辛苦了。”

“報,執行官大人帶着部隊衝上山了,他們都沒有事情,葉城最終又被奪了回來,而南火帝國那邊由阿力爲軍師,趙龍爲統領的戰爭也旗開得勝,南火帝國徹底潰敗,我們大陸聯盟已經將其佔領!”一個氣喘噓噓的偵查員一口氣報出了一連串的好消息。

“太好了,”凌葉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難得的微笑,而瑩瑩聽到這個消息懸着的心也鬆了下來,“執行管大人”也就是烈風,她的二哥已經去世了,如果大哥又走了,她猜想自己能承受的住麼?

“會議結束,槍門決的整頓工作就交給鬼火你了,我現在必須回葉城一趟!”凌葉看了看鬼火,朝他點了點頭,而其他槍門絕長老弟子也都退下。

“是,門主。”鬼火也退了下去。

凌葉走到瑩瑩和落欣身前,寬厚的手分別將兩女粉嫩的小手抓在手心,“都結束了,咱們去看看烈風大哥把……”

“嗯!”兩女同聲的答道,跟在凌葉身後走出了會議室,還沒走出多遠,就看見烈風一副風塵僕僕的樣子趕來,大石也跟在後面。

老遠就能聽見烈風少有的爆粗口:“奶奶的,這羣狗雜碎剛攻上我們槍門絕來,真是不想活了,讓我碰到,來多少再殺多少。”

凌葉微笑的迎了過去,烈風看到凌葉走來,眼神一愣,還幽默的柔了柔眼睛,“凌葉?你是凌葉?”烈風緊緊老遠就飛速跑來,抓着凌葉的手,激動的說道:“大家都沒事,葉城我最後奪過來了,我烈風這個執行官沒給你丟人把,可惜死了不少兄弟……”烈風說道後面,有些傷感。

戰爭讓烈風在也低調不起來,看着身邊兄弟一個個倒下去,就算冷血動物也變成了一個錚錚鐵漢,何況烈風已經對身邊兄弟有感情了。

凌葉嘆息一聲,深深的看了烈風一眼:“這事情都怪我,如果我沒有出去,也不會讓這麼多子民犧牲。”

烈風沒有說話,看起來憂心忡忡的樣子,瑩瑩拉了拉凌葉的手臂,她悄悄在凌葉耳邊說了句話,讓他眼神大變。原來是烈風一直暗戀的女人在這次的戰爭中在送情報的途中犧牲了,她是剛剛組建的國家情報機關副組長,可惜烈風還沒和她說過那事情。

凌葉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長的道:“一切都要他們還回來。”帶着斬釘截鐵的語氣。

烈風搖了搖頭隨即恢復過來,表情也恢復到了從前的沉穩,“這次阿力那小子表現的不錯,當然這也是因爲老將趙龍的指導,你現在回來了,我這個執行官也改休息休息了,讓老管家宋明朝去管把,官場的事情我真不想去管。”

凌葉感覺烈風因該不是那種沒有勇氣挑戰官場的人把?“那你想要做什麼?現在葉之國可是急缺人才,你要是溜了,我上哪裏找人去?”

“說吧你想幹點什麼?”烈風深深的看了凌葉一眼,他道:“國家情報機關”

聽到這話,凌葉微微一愣,烈風低着頭,道:“那是她臨走前,囑咐我的話,情報機關現在纔剛剛啓動,她不希望看到剛剛成立的情報機關,代號“旋風”就這樣擊潰了。

凌葉點了點頭,“那就去吧……”

獸族的事情伏筆似乎埋了太長,不過一切都會浮出水面的,它們很快就會出現在中金大陸的視線中。

三個月後……

中金大陸的五大超級帝國之一南火帝國徹底覆滅,而土地由葉之國,雲之國,土之國等幾個國家,和十幾個小國家瓜分,流雲帝國也因沒有貿易上的強國壓制,貿易更是火熱,一躍成爲中金大陸交易最爲頻繁的國家,經濟發展急速前進。

而北水大陸那邊也鬧出了大動靜,獸族以一族之力完全佔領了北水大陸,這是個轟動的消息,而獸族竟然還聲稱要佔領了中金大陸,這就是聖戰的開始了。

在一個月前,中間大陸各國元首齊聚流雲帝都,凌葉也參加了那次的聯盟會議,獸族來勢兇猛,人類帝國因該同仇敵愾,對付獸族,協議的內容無非是各國和平共處,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組建一支能對付獸族的軍隊。

但這個會議在大陸軍事家眼裏無非有些小題大做了,中金大陸,人類帝國一直都是艾爾南大陸最強盛的土地,都聯合在一起了,還需要怕區區一個獸族?

不過也有大陸軍事家持反對意見,獸族的強大有目共睹,既然獸族敢以一族之力挑戰整個中金大陸,那就說明獸族的實力是可不小藐的。

………… 艾爾南大陸歷1990-6-1

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整個葉之城都掛上了大大的紅服,街道熱鬧吆喝聲不斷,還有“噼裏啪啦”的鞭炮聲,雖然說凌葉在三個月前就承若馬上給鬼火和千葉舉行婚禮,可當時情況複雜,所以婚禮還是拖到了現在。

“恭喜,恭喜啊!”一個個來來往往進入皇宮的人都滿面紅光的喝彩,手中還帶着大包小包的賀禮。

鬼火這個新郎官也在這裏應酬着,不過今天在這葉之城皇宮舉行婚禮的可不止一對新人,凌葉和瑩瑩,落欣的婚事也拖很久了,而且他也承偌過,在收復南火帝國以後就和瑩瑩,落欣舉行婚禮。

葉之城帝君在今天舉行婚禮,自然是全名皆喜了,幾乎中金大陸所有國家都派了代表來送賀禮,也算是給足了凌葉面子,但這次來的一個重要來賓更是了不得,那就是魔法協會的會長“柳玉清”。

“恭喜啊,弟弟幾個月不見,你都舉行婚禮了!怎麼不早點通知姐姐我啊……”柳玉清絲毫沒有巔峯強者的模樣,如親姐姐般和凌葉聊着。

“呵呵,這不是通知姐姐你了嘛!”突然凌葉在人羣中看到了一個人,“法爾導師?”他也來了麼?

柳玉清淡淡一笑,“那老傢伙竟然也會來參加婚禮,聽說以前他最恨婚禮儀式了。”

“奧?”凌葉微微一愣,他可不知道法爾斯有怨婚癖。

“哈哈,徒弟的婚禮,我法爾斯能不參加麼?”聲音還沒傳來,法爾斯已經出現在凌葉面前了,“恭喜啊徒弟,不過我感覺今天有幾人來者不善的樣子。”說着,法爾斯看向了幾個火雲門派來道喜的人,意味深長拍了拍凌葉的肩膀。

“呵呵,來了都是客人,管他們呢!”凌葉和兩人說開了,聊的無非是一些家長裏短。

無崖子也在這裏養了三個月的傷,現在基本痊癒,骷髏魔王的實力確實強悍,憑無崖子聖階高期的實力被骷髏魔王重傷後,恢復傷勢都要三個月,要是換成我呢?

凌葉想到這裏心虛不以,不過那傢伙不怎麼喜歡參加世俗宴會,只和凌葉道了個喜,說了幾句就匆匆離開了,因該是去槍門絕後山研究那個魔法陣了,這傢伙和醉貓一樣,都癡迷於那個魔法陣,一研究就是三個月,特別是醉貓三個月都沒走出山洞!

不過今天是凌葉和鬼火大喜的日子,醉貓還是出來望了望,此時的她絲毫不遜色童話故事裏的女主角,在也不是那個帶着灰色草帽,裝男生的女孩了,她身穿着藍色連衣裙,一頭水汪汪的藍髮更是奪目亮眼、

她微微走到凌葉身旁,眼神有些複雜的看着凌葉,微笑說道:“恭喜!”

凌葉淡淡點了點頭:“謝謝”柳玉清見兩人有些尷尬,調侃道:“弟弟你身旁美女真多!小心應負不過來啊!”法爾斯也湊熱鬧說道:“這算什麼,想當年我娶的老婆,多的數不過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睡一個,還不帶重複的!”

柳玉清最討厭取很多女人的男人了,她毒辣的看了法爾斯一眼,魔法協會會長的頭銜還在這裏呢,法爾斯也只能匆匆丟下一句“我到處走走”溜了。

柳玉清也趁機走開,爲了魔法協會,她還是要與一些上層人士交流的。


…………

“恭喜”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醉貓和凌葉紛紛望去,只見周芳身穿一襲冷月色晚禮服,加上冰霜般的容貌,一看就是個冷豔美人,不過在這喜宴的婚禮上,還是多添了一份新意。

周芳朝凌葉走來,表情千古不劃的冰冷,她如今已是葉之國情報機關“旋風”的組長,而且建立情報機構的意見也是周芳提出了,她不想在見這個忘不掉的男人“凌葉”,所以她選擇了迴避,進入了情報組。

“哎喲,身邊美女真多啊,我就不打擾了……”醉貓很不爽的看了凌葉一眼,小碎步的離開了。

凌葉非常無奈,這種情況他也只能默許了。

周芳手中拿着兩杯紅酒,酒香四溢,這是由酒紅小鎮出品的極品紅酒,味道香溶,入口如清泉般恬靜。她拿着高腳杯剃到了凌葉面前,自己一飲而盡。

“看着我幹什麼啊?接着,就當我喝你們喜酒了,“旋風”小組現在還離不開我,我必須馬上回去幫些要緊事物。”周芳輕描淡寫的說着,將酒杯交到了凌葉手中,可明顯的在那一刻,周芳的手有些顫抖。

凌葉只是點了點頭,將手中酒杯的紅酒飲盡,周芳看了看凌葉,她道:“紅酒因該慢慢喝纔對。”

“你還不是一口喝完麼?”凌葉拿着空空如也的酒杯在周芳眼前晃了晃。

周芳低下頭,沉默一會,“根據旋風小組剛纔得到的情報,今天會有幾個客人來……”

“奧?”凌葉微微一愣:“火雲門的人?”

周芳眼神有些深意,她搖了搖頭道:“是獸人。”

“什麼?”聽到“獸人”兩個字,凌葉心裏就如被驚雷炸響一般,“獸人?我不去找他們報仇,他們敢來中間大陸找我?”

周芳接着說道:“我也不知道獸人來次有何意,但根據他們的一些路線,和動機,因該就是衝您來的。”

凌葉點了點頭,周芳並不知道凌葉以前的身世,也更不可能將北水大陸那個天才少年,聯想到眼前這個葉之國帝君。

我知道周芳的意思,從她將我稱呼改爲“您”的那一刻,我們之間的距離就開始遙遠了……

“獸人麼?既然是衝我來的,那就來把!”凌葉心裏暗道,眼中展現鋒芒。周芳說完就離開了,只留下那道長長的冷月色倩影,在這晚宴上她還是那麼特別,逆流而行,別人都是剛進來,她卻悄悄離開了。

站在原地,我深深呼了口氣。

“以周芳得到的情報來看,獸人確實是混入葉城了,人數大概在十個,而且打扮成了人類的模樣,不過獸人身材高大,走在人羣中因該非常顯眼纔對。”凌葉看着四周人來人往,也不停的有人和他打招呼,他也都一一回應,可就沒看人羣中有身材高大的,特別是一羣。

“既然獸人混進了葉城,那他們肯定會想方設法混進皇宮,至於他們的陰謀?是想組織我的婚禮?還是暗殺我?他們到底識破了我的身份沒?”凌葉心中想着一連串的疑問,這個夜晚又註定不會平靜。

婚禮還是如約舉行,瑩瑩的父母,還有落欣的父母,都坐在上堂的位置,而說到這裏,凌葉無父無母,那麼這一刻開始,坐在自己上門的四位長輩就是自己的父母了!

而千葉和鬼火都是一對孤兒,他們的婚禮倒是簡單,就是互相三跪拜,接受人的祝賀就行,可凌葉娶的是兩個重量級的大家族女兒,一個是超級門派的唐門門主女兒,一個是超級帝國的帝君女兒,說真的,壓力巨大!

繁文縟節是不能少的了,什麼踩花轎,拜月老,之類的多的很,忙活完了終於到了拜天地,先給岳父岳母敬茶,然後“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

落欣和瑩瑩都身穿着紅綢綾緞,頭頂着紅蓋頭,長長的衣袍款款落地,晶瑩剔透的耳墜讓人看着眼花繚亂,這是標準的東方婚禮,凌葉雖然不喜歡這種繁文禮節,但身邊兩個女人的終身大事怎麼能馬虎了當呢?

可以說瑩瑩和落欣已經是這個世界上他最要的兩個人了,也是自己的女人,說實話自己內心還是有些激動的,當凌葉和瑩瑩,落欣跪拜的那一刻,他們就成爲正真的一對了,這輩子也註定生死與共。

唐立雲和雪琴,流川和蘇妃,都微笑的看着凌葉,這個女婿他們還是很滿意的,年輕有爲,現在已經是和他們平起平坐的大人物了!

但凌葉心中並不狂傲,如果沒有眼前幾位前輩的幫襯,他凌葉有如今飛黃騰達的時候麼?

現在已經是六月份的夏季,算是初夏,天氣十分涼爽,十點左右,凌葉喝完自己的喜酒,帶着自己的兩個女人來到了皇宮後面的花園,而不是那種俗套的入洞房。

落欣和瑩瑩都乖巧的趴在他的腿上,聽着自己男人說情話,今天的月亮特別圓,非常圓……


“瑩瑩,落欣,你們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身世麼?”凌葉話鋒一轉,突然說到了身世之謎。

瑩瑩眼懷着期待,她知道自己男人的身世一點是撲朔迷離,可她又不想凌葉回憶那些痛苦的往事,落欣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只是安靜的將頭靠在他的懷中。

“你們知道以前北水大陸的一個國家麼?叫做北國王朝。”

落欣身爲皇室出身,自然知道一些大陸的事情,她道:“北國王朝是由始祖凌嘯創建,在北水大陸鼎力三國之力,而最新一任帝君就是凌天叔叔。”

“凌天叔叔?”凌葉疑問一身。

落欣乖巧的點了點頭:“恩,凌天叔叔和我父親是生死之交,在得知凌葉叔叔去世的時候……父親還傷心了很久,本來是要出兵討伐獸族的,可惜因爲南火帝國的壓制,讓帝國無法派兵支援,而且路途也非常遙遠,支援根本不現實。”

凌葉聽到這話,身體開始顫抖,一切的謎題他都解開了,爲什麼流川帝君會對自己如此之好?原來自己的父親與他是生死之交,幫助自己建立帝國,更是將女兒嫁給自己。

“呼”凌葉深深了吐了口氣,緊緊的抱了抱懷中那柔柔的人兒,他嚴肅的看着落欣:“那你知道我是誰麼?”

落欣吐了吐舌頭,象個做錯了事情的小孩子般鑽進凌葉的懷中,不敢對視他的眼神,想必落欣在一早就已經知道凌葉身世了把。

………… “在一年多以前,我和大哥二哥前去極北之森歷練,正好趕上獸族和北國王朝戰爭的時期,多少老百姓流離失所,餓死的,活活累死的,我們見識了很多。”


瑩瑩回憶着當時的情況,她也就是在極北之上外面的一個小鎮子認識凌葉的,時間一晃都一年多過去了,本來還是互掐的一對歡喜冤家,現在卻成爲了終生伴侶。


“我記得當時,北國還有一個王子,凌葉?“凌葉?”我怎麼會沒想到呢?”瑩瑩帶着疑問的眼神看向凌葉,從她見到他的第一刻開始,就已經覺得這個男人背後的不簡單了,原來是出生皇族的王子。

凌葉點了點頭,“嗯,我就是那個凌葉”他撓了撓躲進自己懷裏落欣的肚子,惹的她發出一陣清脆的笑聲,小丫頭眨了眨眼睛,看象凌葉的眼神,“咦?似乎沒生氣啊?”

瑩瑩也寵溺的拍了拍落欣的頭,雖然落欣只比她小一歲,可瑩瑩經歷的比落欣多,心性早就成熟了,“好了,落欣妹妹別怕,姐姐會保護你的。”

落欣聽到這話,纔剛將頭鑽出來,仰視着凌葉小巴,象個撒嬌的小姑娘。

凌葉本來就不生氣落欣滿着知道自己身世的事,看到這副可愛的表情,更是生不了氣了,他手指點了點落欣的額頭,道:“你怕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

“人家不是怕你生氣嘛。”落欣的聲音有些委屈。

“呵呵,我那舍的生你氣啊,原來你早知道我身世了,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要獸族覆滅。”凌葉看着天空的月亮,眼神如帶着旋風般犀利。

“哈哈哈哈,好大的口氣啊,要我獸族覆滅,豈是那麼容易的?”一個霸道十足的聲音突然傳來,凌葉心裏猛的一驚“什麼?竟然有人在我身邊這麼久,我都沒發現?”

按照凌葉的聖級的靈魂力,有人隱藏在自己身邊,因該很快被發現纔對,難道此人比自己靈魂力還要強大麼?

不,此人因該善於隱藏,精通暗殺術,而且氣息和人類的很不想象,這是獸人?


凌葉回望四周,卻沒見到人影,而瑩瑩和落欣都緊緊抓着他的手,警惕的看着四周,能悄悄闖進這裏的人,實力肯定不一般。

“誰?”凌葉喝道。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取你性命之人。”那個聲音再次傳來,殺氣畢露,一道人影突然急速飛來,凌葉眼尖手快,一個空間凝結術,將道黑影凍住,可是近了他才發現,那只是一道風衣。

“不好……”凌葉心裏驚道,他只感覺一陣陰風撲面吹來,冰冷的刀刃已經抹上了他脖子,死亡的氣息撲面而來,刀刃會以每秒379米的速度穿刺他的喉嚨,凌葉心臟撲通撲通的跳着,

“空間束縛!”冰冷的刀刃在碰到凌葉脖子的那一刻,凌葉魔法凝結完畢,那道刀刃突然停止了下來,而凌葉的脖子皮膚處已經流着滴滴血珠,可讓暗殺者驚訝的是,凌葉脖子處的擦傷又立即恢復過來,連傷疤都沒有。

“我竟然失誤了!好強的恢復能力,不過反應速度也很快,”暗殺者的聲音有些驚訝,“噢?有點意思?”突然他看到一個倩影向自己衝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