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段時間她們一直待在h市之中,玲玲也經常和她們三女待在一起,不過就在十天前,玲玲放學的時候並沒有接到玲玲,之後玲玲的班主任說玲玲被一個男人接走了,那人自稱是玲玲的哥哥。

那時候她們才知道玲玲被人綁架了,知道後來綁架玲玲的人來了消息才知道綁架玲玲的人是新世界的人,想要利用玲玲來威脅陳若柯,新世界的人一直都想殺掉陳若柯,上一次想要將陳若柯逼出來殺掉,但是沒有想到雷影竟然折損在了陳若柯手中,這一次新世界再次派人前來,而且比雷影的實力還要高出一些,只不過這次派來的人比較謹慎,知道陳若柯是個重情義的人,所以就直接綁架了力量想要逼着陳若柯直接就範。

但是這段時間玲玲整天都和她們三女待在一起,已經和三女有了很深厚的感情,所以在玲玲被綁架的消息傳到她們三女耳中的時候都非常的焦急,就想要去救回玲玲,但是知道對方的實力之後,林青山直接將三女攔了下來,沒有想到這一次新世界的人竟然想要讓雲凌萱,新世界的人的目的非常簡單,或許就感覺玲玲一個人的分量不太夠讓的就範,就想要連帶着雲凌萱一起綁架,到時候手中的籌碼更加大一些。

“林叔,玲玲就像是我們的妹妹,我們現在既然有機會救回玲玲爲什麼不去呢”雲凌萱說道。

“可是你們的實力太弱,對方乃是七段的高手,即便是我親自去都不是他的對手,他既然有如此高的實力但是還在用這種方法想要殺死若柯,就證明他們根本就沒有把握打敗若柯,所以只只要等若柯回來之後,就已經能夠救回玲玲的”林青山說道。

“林叔,若柯現在還在少林根本就沒有回來,我知道,你們不用瞞着我,如果若柯一直不回來的話,我們難道就一直等下去,玲玲在他們手中的時間越長危險就越大,現在用我去換回玲玲正好是一個救回玲玲的機會”雲凌萱數道。

“你有什麼辦法?”林青山看着雲凌萱的樣子應該是有什麼計劃了。

雲凌萱說道:“我在他們眼中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威脅,也正是因爲他們輕視我我纔會有機會逃出來,到時候既能夠救回玲玲,我還不會有危險”

“你確定?”林青山依舊不放心,現在玲玲被新世界的人抓走了,如果雲凌萱在出什麼事情的話,他真的沒有辦法和陳若柯交代。

前不久的時間,陳若柯剛剛帶領修羅門統一了h市,就在這幾天後庭院失火了,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

但是這種事情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預料的到的,新世界的人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跳出來殺了陳若柯,現在知道根本就不可能直接殺掉陳若柯,轉而利用陳若柯身邊的人來威脅陳若柯了。

“林叔,只要有晴晴還有靈兒她們兩個人的配合我會沒事的,您放心就好”雲凌萱說道。

王美晴還有齊靈也是點了點頭,在來這裏的時候雲凌萱已經和她們兩個說了自己的計劃,她們兩個也覺得雲凌萱的計劃可行。

既然新世界的人知道雲凌萱沒有絲毫的威脅,肯定會掉以輕心的,到時候只要讓王美晴利用手中的蠱蟲製造一點混亂,雲凌萱憑藉現在的實力應該可以直接逃出來。

“那我和你們一起去”林青山說道。

雲凌萱想了想說道,“那林叔你們就不用上去了,一定要隱匿好行蹤不要讓他們發現,到時候只有我自己上去,晴晴隨後上去,然後靈兒見機行事”

雲凌萱的計劃其實非常簡單,就是用自己先去換回玲玲,然後自己找機會逃出來,畢竟玲玲還小,如果新世界的人真的等不到陳若柯出現的話真有可能會傷害到玲玲,玲玲如果受到傷害的話,陳若柯一定會發狂的。

所以雲凌萱纔想在要在陳若柯回來之前,就將玲玲救出來,省的陳若柯出來之後在擔心。

“那好,我們就在下面接應你們,如果到時候見情況不對的話,即便就不出玲玲也不要以身犯險知不知道”林青山囑咐道。

雲凌萱三女點了點頭。

隨後三女便在修羅門的弟子開車前往金碧輝煌大酒店。

金碧輝煌大酒店31樓。

“小姑娘,我們是不會傷害你的,只要你那個大哥哥出現之後我們就放了你”

“呸,你們都是壞人!”

一個長相精緻的小姑娘蜷縮在牀上看着面前的兩個陌生男人。

這兩個男人自從十天前將她帶到這裏之後,玲玲就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原因,他們都是想要害死陳若柯的人。

玲玲雖然年齡小,但是卻很聰明。

在知道他們是要害陳若柯的人的時候玲玲就已經打定主意,一定不會讓他們的計劃得逞,在年紀小小的玲玲看來,現在她在這個世上的親人就只有陳若柯還有云凌萱,現在眼前的這些人都是想要害死陳若柯的,玲玲的小心思便開始動了起來。

他們看到玲玲只是一個小姑娘所以並沒有對玲玲實施什麼捆綁,只不過也不會讓玲玲離開房間半步

在房間之中有一個身穿黑衣的男人,看樣子還非常的年輕,只有二十多歲的樣子,聲音很有磁性的說道:“華子,看好她就行,今天那傢伙的妻子會來的,到時候只要將那傢伙的妻子一併抓住了,就不怕那傢伙不就範,今晚一定不能出現任何紕漏,知不知道”

“水哥,你就放心吧,一個普通人都搞不定的話,我們就用不着街這個差事了”華子笑了笑。

絕地歸來,冷漠老公愛上我 “哎呦”

忽然華子痛苦的叫了一聲。 玲玲雖然被兩人抓來了,但是行動一直都是自由的,所以就在剛纔華子和那水哥說話的時候,玲玲趁着華子不注意,一腳踹在了華子的下面。

華子一聲慘叫,轉過身怒目而視,但是玲玲根本就不害怕華子,被兩人抓來的這段時間,玲玲沒少揣向華子的下身,雖然每次華子都有想要直接殺掉玲玲的想法,但是每一次都被水哥攔住了。

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你等着,等殺了那小子之後就會殺了你!”華子惡狠狠的看着玲玲說道。

玲玲仰着小臉,看着華子,根本就沒有一點怕的意思“我大哥哥一定會救出我去的,你們就不要想了!”

“小丫頭,你對那小子還真是有信心啊,你等着吧,到時候讓你看一下你的大哥哥死的時候的慘狀!”華子威脅到。

“你!”

玲玲小鼻子皺了起來,這就要爬起來再踹一腳,不過這一次華子已經有了防備,玲玲這一次根本就沒有踹中,只能氣呼呼的再次爬到了牀上自己賭氣。

“他們來了”水哥忽然說道。

雖然他們住在31樓,不過水哥可不是一般人,這麼高看下去依然看到了雲凌萱走進了酒店。

雲凌萱獨自走進酒店之後直接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上去了31樓,來到房間前,敲響了門。

房間中。

“華子,開門迎接貴客!”水哥吩咐道。

門被打開之後,一張絕世容顏出現在華子的面前。

華子有了那麼一瞬間的失神,雲凌萱的容顏確實是世界上稍有的美,或者說雲凌萱身上的氣質乃是獨一無二的,女神這個詞已經不足以形容雲凌萱的美了。

在有那麼一瞬間,華子還真不想就這麼殺了雲凌萱。

畢竟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雖然華子看向雲凌萱的時候有了那麼一瞬間的驚訝,不過很快便掩飾了過去,如果被哪個變態的水哥看到自己這個樣子的話,水哥一定會狠狠地修理自己一頓的。

“進來吧”華子冷聲說道。

“萱萱姐姐”

玲玲見到來人竟然是雲凌萱立馬想到了肯定是這兩個壞人騙來的。立刻大聲喊道:“萱萱姐姐你快跑。他們是壞人!”

雲凌萱看了一眼玲玲輕聲說道:“玲玲不用怕,姐姐會救你出去的”

華子冷笑一聲:“你真的以爲你能夠將這小丫頭救出去?”

“你們想食言?”雲凌萱冷着臉說道。

“哼,食言,我們有什麼好食言的,我們的目的就是殺了陳若柯,而你是陳若柯的妻子,自然你也會一起死的”華子陰冷的說道,只不過目光卻一直在雲凌萱的身上掃來掃去。

就在這時,一直站在窗邊的水哥走了過來:“放了那小丫頭吧”

“什麼!”華子驚訝的看着水哥。

“我說放了那小丫頭,你聽不明白?”水哥看了華子一眼。

就是這一眼讓華子身體顫抖了一下,實在是這水哥平時太過變態,所以現在華子已經深深地怕了他,稍有不如意,水哥就有可能會發瘋直接那他出氣。

所以在水哥吩咐之後華子立刻將玲玲從牀上抱了起來“你走吧”

“不!”

玲玲掙扎着。

水哥沒有理會在華子懷中掙扎的玲玲,而是看着雲凌萱走進房間。

水哥好像沒有注意到雲凌萱的容貌一般,僅僅只是看了一眼之後便再度走向窗戶邊,也沒有采取任何措施限制雲凌萱的行動。

“難道你們就不怕我跑了?”雲凌萱看了一眼水哥問道。

“你跑不了的”水哥很是自信的說道。。

雲凌萱冷笑一聲。

隨即看向玲玲說道:“玲玲乖,你先走,萱萱姐姐等下就去找你”

“不,萱萱姐姐你快走,他們都是壞人,他們都是想要殺大哥哥的”玲玲眼眶已經紅了。

很是奇怪,雲凌萱還沒有來到時候玲玲一直都是一副蠻橫的小丫頭的架勢,但是雲凌萱來了之後玲玲竟然有些鼻頭髮酸的感覺,雖然玲玲年齡比較小,但是也知道誰是對她真正的好,雲凌萱能夠在這個時候來,隻身犯險令小小的玲玲心中很是感動。

所以在這個時候玲玲纔不斷的催促雲凌萱趕緊走。

在玲玲看來,只有雲凌萱抓緊時間離開這裏纔會安全,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想要讓雲凌萱去通知陳若柯,有人要殺他。

不過這些事情只是玲玲自己的想法,很多事情是玲玲所不知道的,當然玲玲的年紀也不可能會讓他參與這種事情,畢竟又很多事情都是非常陰暗的。

“你走不走,不走的話現在我就殺了你!”華子突然陰狠的瞪了玲玲一眼。

玲玲忽然一巴掌拍在了華子的臉上,不知道爲什麼玲玲突然間升起了這麼大的勇氣。

就在這一瞬間,華子突然愣住了。

反應過來之後,一把將玲玲的身體扔了出去。

“啊~”

玲玲一聲尖叫。

雲凌萱見狀身體瞬間衝了出去,一把接住了玲玲。

“玲玲你沒事吧”雲凌萱關心的看了一眼玲玲。

玲玲也被自己剛纔的舉動驚呆了,玲玲實在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打了那壞人一巴掌。

就算是玲玲現在還小,也知道自己剛纔那一巴掌已經徹底的將那個男的激怒了。

確實是這樣,華子在新世界雖然不是什麼人物,但是現在竟然被一個小丫頭打了自己耳光,華子焉能不怒?

剛纔玲玲那一巴掌打在華子臉上,清脆的響聲在房間之中響了起來。

即便是水哥都微微皺起了眉頭,前幾天這小丫頭無論怎麼折騰水哥都會壓制住華子不讓華子殺了玲玲,但是現在雲凌萱已經來了,剛開始水哥是想要將這小丫頭放了的,畢竟他們的主要目標就是殺了陳若柯,但是現在玲玲的一巴掌已經徹底將華子激怒了,水哥也不好在阻攔華子。

畢竟被人扇了耳光實在是一種奇恥大辱,更何況還是被一個小丫頭。

如果是平常小姑娘可能是年齡小,不懂事,但是這個時候玲玲一個小小的舉動都有可能會給自己帶來生命危險。

就是這個時候,華子突然衝向雲凌萱,目光狠狠的盯着雲凌萱懷中的玲玲。

“把他給我!”華子看着雲凌萱狠狠的說道,期間還看了一眼站在窗戶邊的水哥,只見水哥轉過身看向了窗戶外面。 華子已經被玲玲剛纔的一巴掌徹底激怒,而且水哥也不會再像之前一般還會留着玲玲,畢竟剛纔玲玲一巴掌已經令華子顏面全失,這個時候他這個做老大的還要攔着華子的話,他也怕讓華子寒心。

更何況,雲凌萱只要還沒有走出這個房間隨時都可以將雲凌萱抓起來,水哥他們手中依舊有着威脅陳若柯的籌碼。

“把她給我!”

華子看着雲凌萱目露兇光。

雲凌萱看得出靜靜剛纔一巴掌已經徹底激怒了華子,而且雲凌萱已經覺查到了華子目光中的殺意。

華子想要殺了玲玲。

對於華子水哥他們這種刀口上舔血的亡命之徒來說,有時候不知道會因爲什麼便會引起他們的殺意。

就是剛纔玲玲的一巴掌已經讓華子徹底失去了耐心,殺了玲玲才能以泄心頭之恨。

雲凌萱將懷中的玲玲緊緊的抱了一下,緊張的看着緩緩靠近自己的華子。

“你別過來”

雲凌萱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

因爲玲玲的原因,事情已經沒有辦法按照原來的計劃進行了,雲凌萱看了眼自己身後緊緊關閉着的房門,無論是王美晴還是齊靈都還沒有趕上來。

她們原來的計劃本來是雲凌萱先上來,把玲玲救出去之後,保證了玲玲的安全,然後齊靈纔會上來以警察查房的名義擾亂水哥他們的視線,王美晴利用蠱蟲製造混亂,雲凌萱趁亂逃脫,但是現在計劃發生了變故,玲玲一直不下去,齊靈根本不會放心直接上來。

雲凌萱雖然也在陳若柯的知道之下開始修行,但是陳若柯修煉時間還不足一年,雲凌萱也不過僅僅只是修煉了兩個半月的時間,體內僅僅只有稀薄的靈氣,二段左右的實力,現在面前的水哥乃是八段初期,華子也是六段後期的境界,單憑雲凌萱這點微末道行根本不可能有絲毫還手之力。

“過來!”

華子知道雲凌萱肯定不會將那小丫頭交給自己,但是玲玲已經徹底激怒了他,華子不可能還會像先前那般好脾氣,現在手中有了雲凌萱這個大大的籌碼,玲玲已經顯得無足輕重,殺了也就殺了,不影響大局,這也是水哥任由華子亂來的原因。

雲凌萱肯定不會將玲玲交給華子的,華子狠狠地看了一眼雲凌萱,現在華子還不能動雲凌萱,雲凌萱還需要用來威脅陳若柯,但是雲凌萱懷中的玲玲卻是華子輕易便可以碾死的小傢伙。

所以華子右臂伸出,五指虛抓,一股強大的吸力傳出,雲凌萱只感覺有一種保不住懷中的玲玲的感覺,那股吸力太過強大,玲玲以上大眼睛之中也充滿了驚恐。

雖然玲玲成熟的比較早,但是也不曾見到過這種場面,在玲玲的心目中陳若柯就是最強大的存在,但是現在陳若柯並沒有在其身邊,而且雲凌萱也因爲自己身犯險境,玲玲一雙大眼睛之中充滿了水霧,緊張的看着雲凌萱,目光中流露出慚愧擔憂的神色。

“玲玲不要擔心,姐姐不會讓他傷害你的!”雲凌萱看着玲玲投遞出一個令其安心的眼神。

不過玲玲卻好像做了什麼決定一般,玲玲雖然年紀小,但是成熟的卻比一般七八歲的孩子早很多,甚至於已經擁有了成人的思維方式,玲玲能夠看得清現在的情況,更是清楚自己和雲凌萱比起來雲凌萱在水哥他們眼中更加重要一些,所以玲玲這個小小的人兒那玲瓏剔透的小心思竟然做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決定。

“萱萱姐姐,你放開我吧,他要殺我,一時半會兒不會傷害你的,你等大哥哥來救你,一定要堅持住”玲玲嬌俏的小臉梨花帶雨,顯然已經能夠預料到自己的下場,小小的心靈之中籠罩着無邊的陰暗。

“玲玲!”

雲凌萱很是吃驚玲玲竟然會說出這樣一不符合其年齡的話語,而且也看出了玲玲目光之中的必死之心。

“玲玲不要怕,姐姐不會讓他傷害你的”雲凌萱焦急的看着玲玲說道。

不過華子掌中的那股吸力卻不由得雲凌萱不撒手,而且玲玲緊緊抓着雲凌萱的衣服的小手也已經悄然鬆開,玲玲這是要自投虎口!

“不要!”

雲凌萱痛苦的喊到。

如果玲玲出了什麼事請的話,陳若柯回來知道了一定會怪自己的。

不過雲凌萱修爲必定有限,根本不可能會抵擋得住華子掌中的吸力,玲玲已經到了華子手中,華子一直大手狠狠的掐在玲玲細小白皙的脖頸上,玲玲一張小臉憋的發紫,不過卻依舊緊緊的咬着嘴脣不讓自己發出痛苦的叫聲,她怕雲凌萱會衝上來。 婚內有詭 如果萱萱姐姐受了傷的話大哥哥一定會怪罪自己的。

這一大一小兩個美女都在心心念念着陳若柯,而又都因爲陳若柯都在互相考慮着,互相關心着,玲玲雖小但是她有自己關心他人的方式。

雲凌萱知道自己肯定沒有辦法從華子的手中直接救下玲玲,但是雲凌萱似乎是想到了其他辦法,目光之中流露出一絲決絕。

雲凌萱看了一眼站在窗臺邊的水哥,又看了一眼另一邊敞着的窗戶。

雖然雲凌萱的修爲實力在水哥兩人眼中都不算什麼,但是雲凌萱自己的性命在這個時候還是可以由自己做主的。

只見在千鈞一髮之際,雲凌萱以一種超出平時很多很多的速度衝向了另一側水哥來不及趕到的開着的窗戶邊沿,瞬間跳到了窗臺之上。

雲凌萱知道自己在水哥兩人心目之中肯定有着極大的作用,所以講人肯定不會讓自己就這麼輕易的死去,用自己得死來威脅華子放了玲玲。

“萱萱姐姐!”

玲玲憋足了氣,使勁全身力氣喊到。

雲凌萱好似沒有聽到玲玲的喊聲。

目光決然的盯着水哥。

“放了玲玲,否則我直接跳下去,你們手中便沒有了籌碼,到時候若柯一定會幫我和玲玲報仇的,你們是走不出h市的!”雲凌萱現在也算是用自己的命來搏一搏了,否則玲玲就真的已經死在了華子手中。

水哥看了一眼雲凌萱,擡手示意華子將玲玲放下來。 “不用管”

水哥看了站在窗邊的雲凌萱一眼。

雲凌萱雖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到了窗臺上,但是雲凌萱想要跳下去的話還需要跨越面前性感的窗戶。

所以水哥根本不會擔心雲凌萱就會這麼死了。

華子看了一眼雲凌萱。

雲凌萱也知道自己和他們兩人的差距,但是雲凌萱已經抱着以死相逼的想法,想要逼迫華子放了玲玲,但是現在看來已經不可能了。

不過,雲凌萱不可能就這樣放棄的。

“你們放不放!”雲凌萱大聲質問道。

水哥還有華子沒有理會雲凌萱的吼叫。

華子手上的力度正在逐漸增加。

“嘩啦啦”

忽然,雲凌萱也不知道從哪裏迸發出來的勇氣,只見雲凌萱整個身體瞬間撞向身前的鋼化玻璃,雲凌萱的身體瞬間從31樓衝了下去。

一直在酒店附近隱藏着的林青山還有土山道人等人一直在關注着這邊的情況,林青山等人何等眼力,當雲凌萱的身影出現在窗戶邊的時候,林青山就已經開始警覺起來,知道雲凌萱那邊肯定是出了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