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男子露出來一個猙獰的笑容。

「這可真是一個好消息。」(未完待續。) 他能夠看到我!?

伊恩的心中頓生波瀾。

一千兩百年前,至強者乃是被譽為現世神的存在,這樣尊榮的稱號可並非是毫無由來。那居於雲端之上的目光能夠俯瞰凡世的一切,雖然看不真切全景,但這樣的威能,於凡人而言已是如同真神一般。

或許在雲端上的世界里,伊恩還只是個新手,但即便如此——

又有哪個凡人能夠察覺得到神的注視呢?

於芸芸眾生之中,這樣的存在不過寥寥。

虔誠至極的聖徒或許可以,天真純潔的孩子或許可以,心思敏銳的少女或許也可以,那麼臨近神祗的強者呢?

答案已然顯而易見。

這位形如野人般的男子,正是一位臨神的存在、除了前三者外,恐怕也唯有這樣的凡人可以感知到神對自身的注視了。

在這片小小的區域里竟同時出現了三位臨神者。不,只要一想起背後注視著他們的那雙眼睛,伊恩就知道,恐怕還不止三位。

可這究竟是為什麼?

臨神者可不是隨地可見的存在,那是四位至強者之下最為頂尖的實力者。據哈瑞斯所說,即便算上那些隱藏了自身的強者,圈內外臨神者的數量最多也不會超過五十人。

可就是這樣一支不過三百人的小小「商隊」,其不但有著一位臨神者隨行,更是同時被兩位臨神者給盯上,這怎麼想都有些匪夷所思。

對於這兩位抱有敵意的臨神者,伊恩自信他們絕不是為了他而來。臨神者可以察覺到有人在注視他,卻未必能夠辨認得出注視者的真身。通過那句「他們都以為你仍在沉睡,但沒想到你居然已經醒了」的話語,伊恩認定對方應該是認錯了人。

只是,對方究竟是把自己當成了誰?

群狼環繞的男子自然不知道伊恩心中的疑問,他只是望著夜空中那屬於伊恩的無形眼睛,向著他心中所想著的人發出了落寞的感慨。

「你是如此的強大,強大到令我們瑟瑟發抖。即便是聽聞了你已陷入沉睡的消息,依舊有太多的人心懷恐懼,不敢真正地對你露出惡意。」

說到這兒,他帶上了自嘲的語氣:「就算是現在,明知你在人性的刻意壓制下,發揮不出多少力量,可我依舊提不起勇氣真正地去直面你。甚至在察覺到了你那冷漠的目光時,我心底的第一個反應竟是想要倉惶逃竄,跑到能躲過你視線的地方去。」

「放心吧,我是不會讓你再找到我的。」

他低下了頭去,輕柔地撫摸起身側巨狼的後背。

「但是,我的奴僕們會過去找你。」

「它們會將你從那高高的王座上扯下來,然後咬斷你的喉嚨、吮吸你的鮮血、撕裂你的身軀,將你的一切吞噬殆盡,以此來鋪就我登臨雲端的階梯!」

「醒著也好!」

他的眼中露出猩紅的光芒,原本高亢到近乎咆哮的聲音轉瞬間低沉了下來,只是這話語中所醞釀著的濃烈恨意卻愈加濃稠,彷彿混著血肉。

「醒著,你才能體會得到被群狼包圍的恐懼!醒著,你才能感受得到被咬斷喉嚨時的痛苦!醒著,我才能把你加諸在我身上的一切回敬給你。」

巨大的號角再度被高高地捧起,吹響出了那屬於戰爭的聲音。

匍匐的群狼們在這一刻站立了起來。它們整齊地轉過身去,在諸多頭狼的帶領下,如同一支大軍般,穿梭叢林,向著商隊的營地進軍。

牧狼的男子再度露出猙獰的笑容。他放下號角,向前揮手。而隨著這個動作,他身前矮崖下的大地驟然開裂,如同洞開了地獄的門戶一般,露出了一道深不見底的裂隙。

渾濁的白氣自那裂隙中噴吐而出,伊恩分明聽到了某隻凶獸正在那黑暗中吐氣。

那是一頭巨狼!

被一條無形鎖鏈扼住喉嚨,拴在了地獄深處的巨狼!

它掙扎著,自那巨大的裂隙中擠出了自己的頭顱,向著夜色的天穹發出了帶著死亡氣息的狼嚎!

遠處商隊營地中,沉睡著的人們被這巨大的聲音所驚醒,而守夜的護衛們頓時便將目光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露出了戒備的神色。

「發生了什麼?」

騎士小姐走了出來,向著身邊的護衛詢問起狀況,而奧麗薇雅則自馬車中伸出頭,睡眼朦朧地四下張望了起來。

一縷夜間的寒風乘機溜進了車裡,讓她狠狠地打了個哆嗦。而恰在此時,她才驚訝地發現,漆黑的夜幕下,似乎有著大片大片的「塵埃」正在高空之上飄落下來。

「這是什麼?」

好奇的商人小姐伸出了手來,接住了一片自她眼前落下的「塵埃」,頓時便感到一縷刺骨寒意自手心中鑽了進來。這樣的意外嚇得她連忙收回了手去,知道片刻后,才察覺到自己的手掌上似乎有些濕潤。

「這……這個難道說是?」

她獃獃地注視了一會兒自己的掌心,而後又驟然抬頭望向那瀰漫天際的塵埃,心中只覺得難以置信。

她從書中看到過關於這一事物的記載,知曉它只存在於如今已遍布惡魔的大陸北方,以及那高達數千米的崇山之上。事實上,自人類被驅趕到了這大陸南端的角落後,很多帝國人小時侯的夢想就是能夠親眼看一場雪。

幼年時,她也曾幻想過有一天能北上,穿過整片大陸,到那崇山、雪原中去親眼見見這精靈自天際飄落時的盛景。只是隨著年歲的增大,她也已經意識到,這不過只是遙不可及的幻夢。

她實在想不到,今時今日,她竟離奇至極地在這裡圓了童年時的夢。

「這是什麼?」

「這是雪,傳說中凜冬的使者。」

她回答了女騎士的疑問,在不自覺間躍出了馬車,任由那霜雪飄落到了自己身上。

女騎士回頭望向她,發現這位商人小姐已經緊緊皺起了眉頭。

「瑪蒂娜。」已經意識到有些不對的商人小姐,一臉凝重地說道:「我們有麻煩了。」(未完待續。) 「哇哦,這還是我第二次看到雪!」

慌亂營地中的一角,眼見著霜雪飄落的壯觀景色,某個被狼嚎驚醒的中年人非但沒有驚異,反倒誇張至極地大呼小叫了起來。

「我要沒記錯的話,現在才九月初。能夠干涉、扭曲現世,這可是神跡的一部分。」他挑起了眉毛,一臉的興奮:「誰這麼大手筆,拿來對付一支商隊!?」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也在這支商隊里。」

對於這個不正經的傢伙,伊恩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事實上,他現在的心情算不上好。

不是因為即將湧來的狼群,而是因為那個粗狂男子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跑掉了。那傢伙召來了凜冬巨狼后,竟直接跳入了那裂隙中,轉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令他的意識鎖定一下子斷裂了開來,簡直像是跑去了另一個世界。

他心知,只要找不到對方,以那個男子對這支商隊中某個存在的恨意,恐怕這一路上都將會是麻煩。

「天啊,小子,難道你就不覺得這雪很壯觀嗎?」

哈瑞斯自然不知道伊恩在考慮些什麼,他指了指漫天飛舞的雪花,望向身前的黑髮少年,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這可是在下雪啊,多少人可能一輩子都看不到一次這樣的稀罕景色。很多冰霜類的心象,大多都是源於能者幼時對雪的憧憬。帝國用這冰雪精靈所編織的童話,讓孩子們從小便能知道,在那巨壁的北方,還有一片極為遼闊的土地被惡魔所侵佔,等著他們長大之後,將之收回。

可這小子是怎麼回事?

他眼中怎麼就沒有半點的神往,不,應該是說怎麼就沒有半點的反應?

難道帝國的教育工作沒做到位?他小時候沒聽說過類似的童話,沒有讀到過關於雪的傳聞與描述嗎?

對於伊恩這樣淡漠的表現,哈瑞斯可說是深感不解。只是,他哪裡能想得到,對於這樣的雪景,上一世伊恩早就已經看厭了,又怎麼可能對此有半點的心理波動。

更何況,眼下可不是什麼欣賞雪景的時候,由成千上萬隻狼所組成的大軍可正在向著這兒推進。

他用看「鄉下人」般的目光瞥了中年人一眼,向著營地中央邁開了步子。

「你要去哪兒?」

「狼要來了……」說到這兒,他忽地頓住,回頭望向了松林,微微眯起了眼睛。

「它們已經來了。」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不遠處的幽暗松林中喧囂之聲驟起,無數驚慌的野獸於搖曳的叢林中瘋狂湧出。而在它們的身後,那林間的陰影下,密密麻麻地綠色熒光亮了起來,幾如夜空中陡然亮起了點點繁星。

太快了!

不過短短的片刻之間,狼群竟已至近前。

伊恩心知,自己在無心中打亂了對方的計劃。若非對方察覺到了自己的窺探,誤以為商隊已經知曉了他的存在,恐怕等到商隊進入松林之後才會命令狼群進攻。可問題是,商隊其實並不知道正有大量的狼群奔襲而來,根本就沒做好任何逃離或者防禦的準備。

他本想要向那商人小姐示警,可沒想到這狼群居然來的如此之快,簡直就如同瞬移一般。

哈瑞斯察覺到了異常。松林之中一雙無形的眼睛驟然睜開,將林間的一切皆收之眼底。

「那是……怎麼會有這麼多狼!?」當看到那成千上萬的群狼時,他一下瞪大了眼睛,而後又似想到了什麼般地叫出了聲來:「等等……狼群、霜雪,這是『凜冬的狼禍』!」

「你知道這個神跡?」

「我當然知道!那個敢和紅蓮聖殿作對的野人太有名了!」他興奮地高喊出聲:「那可是數度從深紅眼皮子底下逃了命的存在,而且自那之後依舊不依不饒地找聖殿的麻煩。也不知道深紅是燒了他的林子,還是燒了他的狼崽。」

他雙眼中幾乎要冒出光來,簡直像是期待著即將上演的好戲。

只是,他雖然覺得這將是場好戲,但營地中的其他人可不會這麼認為。

當狼群的影子自林中時隱時現,營地中的斥候早已發出了警訊。而當眾多的群狼自林中湧出,向著他們奔襲而來時,金髮的女騎士早已站了出來,指揮起全副武裝的護衛們,讓他們做好防禦的準備。

伊恩將手放在了腰間的劍柄上。他雖然也想問那個野人究竟是誰,但是眼下卻並不是什麼好的時機,因為成千上萬的群狼已經奔涌了過來。

伊恩心知現在可不是什麼「扮豬吃老虎」或者磨礪心象的時候,這群兇惡的野狼已經露出了獠牙,稍有不慎整支商隊恐怕會在瞬間覆滅。

他不知道那位騎士小姐是不是有什麼過人手段,但他可不想那句他所在意的話永遠成為謎團。

無數黑色的利刃已隱隱自夜空中露出了半截鋒芒。然而,正當伊恩要將「永夜劍幕」真正顯現之際,哈瑞斯卻一手按到了他的肩上,制止了他的舉動。

「別著急。」他指了指不遠處的女騎士,低聲說道:「你看,人家現在都沒有找我們幫忙,這說明她們解決得了這麻煩。」

「小子,我現在終於知道這位瑪蒂娜小姐是誰了。」他搖了搖頭,發出感慨的聲音:「難怪那個野人要用神跡來對付這商隊。說真的,如果不是我在魯斯貝爾那個鄉下地方呆得太久了,像她這麼有名的人物,我早就該認出來了。」

「嗯?」伊恩頓時一怔。

「東域紅蓮聖殿的首席騎士——瑪蒂娜·阿倫威爾。」中年人望向那如太陽般的女騎士,微微眯起了眼睛:「看著吧,小子,那可是孤高的戰神!」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那金髮的女騎士猛然將手中的長劍刺落到了地上。

永恆的夜幕在這一刻打開了一個直通天際的缺口,有光如利劍般射落下來,將她的整個身形籠罩在了其間。

光的那一頭傳來駿馬的嘶鳴,眾人舉目望去,見那天穹之上,正有無數純白的騎士高舉著龍槍,踏著曦光鋪就的道路,向著凡世衝鋒而來。

那是自雲端落下的騎士,自天界歸來的英靈!(未完待續。) 恢宏的光柱接天連地。

這於永夜之中驟然升起的極光是如此耀眼,令諸人不由微微側過頭去,難以直視那曦光中的身影。

如潮水般湧出松林的群狼們被這光灼傷了眼睛,將那凶戾的狼嚎化作了痛苦的悲鳴。

商隊的營地前,前排狼群奔涌的勢頭生生停滯了下來,轉瞬間就與不及止步的後來者碰撞在了一起,頓時摔得東倒西歪,場面一片狼藉。

進攻的號角在這一刻吹響,英靈騎士們驅策著座下的戰馬,自天上發動了衝鋒。光幕鋪就的道路上燃起凄白的火焰,而這火焰自戰馬的四蹄下直涌而上,將整個馬身自下而上地染作了一輪烈陽!

直刺天際的龍槍垂落了下來,遙遙指向光幕下那如雜牌軍般的狼群。槍尖上無數微小的光粒散布開來,盤旋環繞間化作了光織的絲緞,隨著英靈騎士的衝鋒,在他們身後越拉越長,儼然就似那一道炫目的彗尾。

彗星落地,成百上千的英靈騎士們踏著霜雪,自瑪蒂娜的身後奔騰而出。

無知的凡人們向著兩側奔逃開來,想要避開這些騎士衝鋒的路徑,但是天界的英靈又怎麼可能和凡世的濁物接觸?他們才不過剛剛邁出了步子,這些騎士們就已如迅雷般衝到了他們身前,化作由光線所勾勒的英魂,自他們的身上直直穿透了過去。

「這是……」

伊恩不由地眯起了眼睛。無數的騎士自他身上穿梭而過,但是他卻心知這些騎士絕非幻影。因為當他們自營地衝出時,光織的身影頓時便又化作了實質,如同一柄雪亮的尖刀般,分開了漫天的霜雪,將他們眼前的狼群割得支離破碎。

「真是壯觀!」

哈瑞斯在一旁讚歎出聲。

「我原本就聽說過瑪蒂娜有著召喚英靈騎士的能力,但是卻沒想到居然能夠召來這麼多!」

眼前的狼群雖然無邊無際,但是在這些天國的騎士前似乎根本就不堪一擊。這些英靈們在狼潮中縱橫來去、所向披靡,生生將數量多過他們幾十倍的狼群擋在了營地之外,即便是偶爾有那麼一兩隻漏了過來,守衛在營地周圍的護衛們也能將其輕鬆解決。

頭狼們察覺到了情況不妙,發出「嗚嗚」的叫聲,命令狼群向後退去,避過鋒芒。而眼見著群狼在英靈騎士面前節節敗退,甚至險險被逼回松林,

營地中有人的發出振奮的歡呼,而伊恩卻皺起了眉頭,心知「凜冬的狼禍」不可能如此簡單。

因為在過去的一年間,他曾詢問過哈瑞斯,神跡是什麼?心象是什麼?它們之間的區別又是什麼?

而在當時,這位中年男子的回答是:對於能者而言,神跡就是一副拼圖,而心象是拼成這幅拼圖的散片。它們在本質上並沒有區別,只不過完整的圖案會發揮出遠大於碎片的力量,干涉、扭曲現世,達到無解的程度。

是的,無解。

神跡不是將心象東拼西湊起來就可以了,它們所要編織出的是一個「無解」的圖案。

就如同汗帕克斯那「銜尾蛇的迷宮」。如果不是純粹的力量碾壓,於任何人而言,一旦被困入其中,那就將是一個無法想象的噩夢。

世上所有的能者都在絞盡腦汁地思考著,想要用自己持有的散片,拼出一副無解的圖案來。而那些真正一步步走到臨神高度的強者們,他們的神跡其實都是相對無解的。

是的,只是相對。

這個世上不存在絕對的無解,所謂的無解命題,只不過是常人找不到那解開謎題的鑰匙。強者們的追求就是不斷接近「無解」,將那鑰匙藏得越來越深,使得自己能夠立於絕對的不敗之地。在那雲端之下的世界里,誰能用自己的「無解」,破解他人的「無解」,誰就等於站在了相對更高的位置上。

這不單是力量上的比拼,其實更是智慧上的交鋒。

事實上,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由於見識的不足,伊恩本身持有的「黑海」,「永夜大君」,乃至菲兒的「永恆的落幕」,都算不上是完整的神跡,盡皆有著巨大的缺陷。所以,哈瑞斯才希望他這個「鄉下人」能走出來,好好看看外面的世界,讓他自己看看,自己這個至強者究竟是有多麼的名不副實。

現在,他看到了……

松林的深處響起了一聲震顫天地的狼嚎。這自地獄傳來的聲音在剎那間令諸人心頭蒙上了死亡的陰影。

漫天的霜雪因這吼聲暴虐了起來。它們沿著北風的軌跡直墜而下,蓋住了那漫山遍野的群狼,在它們身上披上了一層厚厚的霜甲,於剎那間將這各色的群狼化作了巨大的霜狼!

營地中的歡呼聲戛然而止。

因為他們看這些霜狼個個如同那騎士的戰馬般高大,利爪上覆著層尖銳的冰刃,口中噴吐出帶著冰屑與死亡的氣息。這些冰霜的魔獸嘶吼著撲上前來,用那雪色的獠牙咬碎了戰馬的脖頸,用那冰霜的利爪扯裂了英靈的騎士,一如先前這些騎士們對它們所做的一樣,生生分割開了英靈們組成的防線。

眼見著這兇殘的霜狼踏著騎士們的屍骸鋪面而來,商隊之中的諸人都不由地變了臉色,心中止不住生出一股濃烈的恐懼,就連持著武器與盾牌的手都已不由得顫顫發抖。

他們的確是精銳的軍人,但與此同樣卻也只是凡人,還能夠堅守於此就已經不錯了,又怎麼可能真對付得了那鋪天蓋地的巨狼?

伊恩不由地將目光轉向了光束中的身影,想要知道女騎士將如何應對這樣的局面。然而令他所沒想到的是,對方竟已經閉上了眼睛,一臉的平靜。

如此的從容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