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種氣氛雖然讓我尷尬,但也讓我感到無比得溫馨,我知道他們並不是因爲這句玩笑話,而是因爲我的迴歸,一年多未見,我突然出現,他們心裏邊肯定很開心。

而且我也對天玄教得未來充滿了信心,不說別得,就直說爭權奪利這種事情,在我們天玄教一定不會發生。

別的組織爲了一個掌門之位,哪怕是父子親兄弟都能鬥得你死我活得,而在我們天玄教,教主之位卻要讓別人求着才勉強答應。

這樣一個擰成一股繩的團隊,何愁不能強大?

唯一心酸的,就是安小天,如果他在現場得花,可能氣氛更加熱烈,這小子可是我們當中的頭號活寶,總能給大家帶來無比的歡樂。

我心裏邊也給自己下了一個決心,將來無論付出任何代價,我都要想辦法讓安小天恢復到原來得樣子,還有北派唐門,這個大仇非報不可!

鬧騰一陣後,上官塵才擡手招呼道,“行了,說正事兒吧。”

重生民國嬌妻 衆人這才消停下來。

現在龍小蠻是教主,所以上官塵說出他的意見之前,還得向龍小蠻請示一下,得到龍小蠻的眼神默許後,才緩緩道,“現在每個人的職責已經敲定,接下來就是我們將採取什麼方式,在不驚動外界勢力得前提下,悄悄潛入地獄之門,找到天機老人。”

上官塵得整個問題時這件事的一個最關鍵得點。

現在外邊天下大亂,無數雙眼睛正在暗中對着我們虎視眈眈,只要我們出去一旦暴露,後果將不堪設想。

雲南和四川接壤,而四川又是阿木的大本營,所以我們是絕對不可能從四川過去得。

經過一番討論之後,我們決定從貴州繞到,並僞裝成遊客,跟着一個旅遊團,悄悄潛入貴州,再從貴州繞出去。

同時讓鎮守雲南的人故意製造出一些亂子,並讓王虎和紫嫣假裝“謀反”,反正就是每天做出打打殺殺的樣子,讓外

界誤以爲我們內部出了矛盾,這樣的話,他們就絕不會想到我們會在這個關頭悄悄離開雲南。

事情敲定之後,決定三天以後出發。

當天晚上,幾個女人弄了一大桌子菜,我們幾個吃吃喝喝不亦樂乎。

其實對於我來說,那種離別許久再重逢的感覺並沒有那麼強烈,因爲我只是在那洞裏呆了一個多小時而已。

不過對於他們來說,可是足足找了我一年多,如今見到我平安歸來,自然要好好慶祝一番。

一向沉穩不苟言笑得上官塵喝多了以後,立刻就更變了個人似的,話多的不得了,一會兒笑一會兒哭的。

我問侯小飛上官塵是怎麼回事,侯小飛也喝得醉醺醺得,嘆氣道,“我們這幾個兄弟當中,每個人都有自己得故事和一段不願提起得回憶,上官估計是想到了什麼心酸得往事。”

看着侯小飛也是一臉哀愁,我便沒繼續問下去,只是暗暗發誓,將來有朝一日,我必定會爲我身邊得這些人一個個討回公道!

一通吃喝之後,衆人都有些醉了,然後起身告辭。

“等等!”

我連忙叫住他們,“你們這是要上哪兒去?難道沒有住一起了嗎?”

之前我們幾個雖然各有各得職責,但都住在同一幢別墅裏。

那幢別墅毀了以後,他們又買了一幢更大的,看着他們幾個要走,我就感覺有些疑惑。

“我們還沒盡興,要出去找個地方接着喝。”志剛衝着我嘿嘿笑道。

“那行,我也沒怎麼喝高興,一起去吧!”

“你去個屁啊,老實在家裏呆着!”侯小飛回過頭來衝我喊了一句。

不帶我去?

我心裏邊一下就感到奇怪了,出去喝酒又不是什麼大事兒,幹嘛不讓我去啊。

就在我準備開口問的時候,感覺腰上被人擰了一下,我回頭一看,看家龍小蠻紅着臉站在我後邊。

“你掐我幹嘛?”我捂着被他掐過的地方齜牙咧嘴道。

龍小蠻突然瞪了我一眼,像是很生氣一樣,不悅道,“那你就跟他們去吧,愛去哪兒去哪兒,我管不着!”

說完,就氣沖沖的上樓去了。

我一個人跟傻逼似的楞在原地,撓着頭不明就裏,這是怎麼個事兒?

侯小飛走到我面前,衝我上下打量。

“你幹嘛?沒加過我啊?”

我被侯小飛弄的有些摸不着頭腦。

侯小飛圍着我轉了一圈,將我上下打量一陣後嘆道,“不是沒見過你,是沒見過那麼白癡的你!”

“我怎麼就白癡了?”我感覺他這話怪怪的。

“今天開會的時候調戲人家,現在給你騰出地方,你就準備把人家晾道一邊兒不管了?”

我一愣,頓時恍然大悟。

“嘿嘿……”

我有些尷尬的撓着後腦勺道,“我還真把這事兒給忘了,可是你們也不用出去啊。”

“得了吧,你倆這乾柴烈火的,待會兒就別憋着了,明天天亮之前我們都不會回來,你倆就隨便折騰吧!”

(本章完) 王凝給我們幾個用假身份報了當地一個去貴州的團,三天以後,我和耳機哥等人便喬裝成遊客跟着旅遊團出發了。

一路上倒還算順暢,並沒有發生什麼異常情況,看來我們這個偷樑換柱的法子暫時瞞過了外邊那些虎視眈眈的眼睛。

即使是這樣,離開雲南,進入貴州以後我們還是不能輕舉妄動,爲了確定我們離開雲南的確沒人發現,得老老實實的跟着旅行團把這幾天游完,如果沒發現什麼異樣的話,就計劃等到返程的時候,我們再伺機找個藉口留下來,然後再從貴州偷偷繞出去。

貴州山美水美,風景名勝衆多,典型的喀斯特地貌讓人大開眼界。

反正我們也還得等到返程了再出發,所以這幾天索性就跟着旅遊團一起敞開了玩兒。

導遊是個濃妝豔抹的女人,兩片薄薄的嘴脣塗得猩紅,從出發開始,一路上就給我們滔滔不絕的介紹着要去的景點是如何如何的好。

她的口才聽不錯的,一下就把我套了進去,迫切的希望快些看到那些景點。

只不過到地方以後,導遊並沒有直接帶我們去景點,而是把我們帶到一家商場門口,並開始滔滔不絕的吹噓着這家商場裏的土特產是如何如何的好。

其中一款有點像是樹根的不知名玩意兒,跟是被這導遊吹上了天,說二十一世紀人類有兩個最大的發現,一個是引力波,第二個就是這個東西,說這東西吃下去如何好,能夠抗癌啊,減肥啊,美容啊,抵抗各種疾病啊,就差點沒說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了。

一些遊客聽得心曠神怡的,不惜大價錢買了一大堆。

不過更大一部分的旅客卻不是傻子,深知這裏邊的貓膩,說什麼也不願意掏錢買。

那導遊對我們又是一陣忽悠,見我們還是無動於衷之後,臉色就便黑了下來。

“人要臉樹要皮,出來玩還那麼摳門兒,那不如窩在家裏睡大覺,一羣無知的窮鬼!”

導遊毫不客氣的撂下一句話,幾個脾氣稍微火爆一點的遊客立刻就不幹了,和導遊爭執了起來。

這個時候,突然從旁邊竄出十幾名前來“勸架”的大漢,把我們團團圍住,言語裏滿是威脅的意味。

那幾人見狀,也知道了其中的貓膩,如果不掏錢的話,今天肯定討不了好,所以也就紛紛花錢免災。

我和耳機哥等人也只好掏錢象徵性的買了些那種怪模怪樣的樹根,導遊的臉色這纔好了一些,“這就對了嘛,出來玩就要大方纔開心,做什麼事兒都琢磨着怎麼省錢,不如窩在家裏,那樣一分錢都不花。”

等導遊走遠之後,我們隨手就將這些被吹上天的破樹根扔在垃圾桶裏。

“這次要不是情況特殊,我真想把這臭婆娘狠狠揍一頓!”

侯小飛咬牙切齒的說了一句。

“行了,別忘了我們這次出來的目的,千萬不能惹出什麼亂子!”上官塵冷靜道。

接下來的旅程,基本都是在各種購物店中游蕩,對於景區只是一筆帶過,除了幾個大傻逼買得不亦樂乎以外,大部分遊客的心情都被整沒了,但是礙於導遊在當地的勢力,都是敢怒不敢言。

我雖然心裏邊對這種做法也感到十分氣憤,但這種時候只能剋制,每次到店的時候都會乖乖掏錢買些東

西,心想這回雲南以後,得好好查查這導遊的底細,得給她店教訓才行。

“各位親愛的旅客接下來呢,我們要去一個當地非常有名的地方,那裏的居民都是當地的少數民族,爲人熱情樸實,你們到了那裏,可要好好感受一下原生態的那種舒適感……”

導遊噼裏啪啦說了一大串,結果到了當地一看,發現那裏的村民的確非常“樸實”,樸實得我們還沒下車,就被蜂擁而至的村民把車門堵了個水泄不通,推銷着手裏的各種土特產,大有一番不買就不讓人下車的架勢。

無奈之下,我們只好再次花錢免麻煩,心裏卻恨不得將這個導遊塞到馬桶的窟窿眼衝下去!

這裏的建築的確有幾分少數民族的特色,可是因爲當地居民的“熱情”和“樸實”,讓我們全然沒了興趣,只想着快些離開這個鬼地方。

“各位親愛的旅客注意了,接下來,我們要去的地方,就是此次旅遊的重頭戲,那是一個當地非常著名的廟宇,裏邊供奉着一尊非常靈驗的天神,某某領導和某某某明星都來過,搞電子商務的馬某以前是個屌絲,後來也是到這座廟裏許願之後,就變得飛黃騰達……”

我聽得又氣又好笑,這導遊還真能胡謅的,要是真有她說的這麼靈驗,那她還幹個屁的導遊啊,過來燒個香拜個神就飛黃騰達了。

被導遊吹上天的那座廟宇其實就是一間破破爛爛的小廟,裏邊供奉着一個黑漆漆不知道是什麼玩意兒的東西。

導遊介紹說,這是當地的護法神,只要虔誠許下願望,就一定能夠滿足。

當然,導遊的那個“虔誠”的意思就是香火錢,一炷普通的香燭貴的嚇人,在外邊幾塊錢的東西,在這裏要幾百。

導遊解釋說這都是開過光的,只有給護法神燒這種香,護法神才能感應到。

我對這些說法嗤之以鼻,不過還是準備去掏錢買點兒天價香,免得這導遊又過來煩人。

“等一下。”

上官塵突然攔着我,然後走進廟裏,對着那尊神像打量了起來,片刻之後,他的眉頭便微微皺了皺。

“怎麼回事?”

我看見上官塵臉色不大對勁,連忙問了有句。

上官塵一言不發,轉身就朝廟外走去,我和侯小飛等人不明就裏,對視一眼後,也跟着走了出去。

到了一個沒人的地方,我才趕緊問,“這是咋回事兒啊,你不是一直說讓我們該花費就話費,不能生出亂子嗎?要是不買點兒香,估計那導遊呆會兒又得過來找麻煩了。”

上官塵微微皺着眉頭,面色嚴肅,沉吟道,“這尊神像不能供,有問題,供了怕是有麻煩!”

“還有不能供的神?那是個啥玩意兒?”侯小飛也摸不着頭腦。

這個時候,一直沉默不語的耳機哥突然接過話茬,深吸一口氣,道,“那東西不是什麼護法神,分明就是一隻邪靈!”

“邪靈?”

我一愣,疑惑道,“廟裏怎麼會有邪靈?”

耳機哥沒有說話,把頭扭到一邊,上官塵解釋道,“廟裏供的不一定都是神佛,特別是一些破舊偏僻的小廟。”

“香火不旺盛的小廟,真正的神佛就會離去,一些邪靈就會趁虛而入,代替神佛享用人間供奉的煙火,剛纔的這座

廟,我一進去就覺得不對勁,然後發現,這裏早被一隻邪靈佔據了。”

“媽的!”

侯小飛聽完之後怒道,“那該死的導遊,讓我們花錢也就算了,還整個邪靈來讓我們供奉,這特麼不是害人嘛,不行,這事兒我忍不了了,我得找她說道說道!”

“別衝動!”

我連忙攔着侯小飛,這個時候我們的一言一行都必須保持低調,可千萬不能惹出什麼亂子。

上官塵接着道,“不關那導遊的事兒,她也不知道供奉的是邪靈。”

“我看見香火挺旺盛的,如果拜了會怎樣?那麼多人都拜了,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兒吧?”我問。

這裏算是這個導遊的一個“據點”,之前不知道帶過多少人來這裏燒香,如果要出事兒的話,那問題就大了。

“正常情況下,短時間內不會出事兒,而且那導遊有一點說對了,如果多燒點香供養這隻邪靈的話,願望會很容易實現。”

“既然這樣,那爲什麼不能拜?”

我聽得一頭霧水,既然許願能夠實現的話,這是好事一件啊,可是爲什麼上官塵會如此緊張的不會讓我們拜呢?

“我說的事段時間!”

上官塵接着道,“邪靈不是神佛,它爲了得到更多香火的供養,就會想盡一切辦法幫人實現一些比較小的願望,讓供奉他的人在段時間之內運勢攀升。”

“不過這是邪靈的一種邪惡之術,短時間內攀升的運勢,其實是一個人一輩子的運勢,只不過邪靈用了祕術將其提前了而已。”

見我們還是不大明白,上官塵打了個比方,“就比如說,一個人在銀行存了一百萬,每年只能取一萬使用,這個人雖然會貧窮,但也不至於一輩子餓肚子。”

“但是如果某一天,他一下子就把這一百萬都取了出來,在短時間之內,他的確很富有,但是這一百萬花完之後,他就會一無所有。運勢也一樣,每個人的運勢從一生下來都是命裏帶的,如果提前把運勢全部享用完了之後,剩下的就是無盡的倒黴。”

“一般的神佛都不可能幹出這種事,他們只會讓供奉它們的人細水長流,並在冥冥之中開化他們,所以很多人都埋怨拜佛不靈驗。可是邪靈就不一樣了,它爲了自己的香火旺盛,不惜用這種陰毒的方式來騙取人間的信任。”

“所以越是靈驗的寺廟,就越是不能參拜,一個人的運勢不可亂改,真正的神佛是絕對做不出這種事的,甚至還會將一些人的黴運提前,讓他們先遭點罪,然後日子一點點的變好。”

我這下才完全聽懂了上官塵的意思,看來有些道理是相通的,有句古語,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行拂亂之所爲,也正是這個道理。

真正的神佛,只會把你的黴運提前,接着讓你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而邪靈,就會將你的好運提前,讓你行短暫大運之後,過得一天不如一天。

接着,上官塵小聲的補充了一句,“最重要的是,我們都是玄術界中的人,如果供奉的話,邪靈在提前我們的運勢時,一定能夠察覺道我們的身份……”

話還沒說完,便聽見那導遊刻薄的聲音從一邊兒傳來,“喲,您幾位在這兒嘮嗑呢,所有人都買香供神了,你們好意思不買?”

(本章完) “導遊姐姐,你說一路上咱也買了不少東西,要不,這次咱就不上香了吧,咱是信耶穌的,不能拜別的神。”

契約甜妻心尖寵 侯小飛笑嘻嘻的衝導遊說道。

“還好意思說呢,每次買東西你們就買那麼一點點,我說你們怎麼那麼摳啊,沒錢還學人家出來旅遊,我真是夠倒黴的,帶了那麼久的團,頭一次見過你們這麼不要臉的,這香今天說什麼也得買,我也就不跟你們繞彎子了,我在這村裏有親戚……”

導遊見四下無人,直接和我們撕破了臉皮,言語之間滿是赤裸裸的要挾,反正就一個意思,今天我們要是不買香的話,就別想好過。

“要不我讓我家親戚來跟你們說說?”導遊輕蔑的看着我們,道,“我家親戚在這裏土生土長,讓他們好好給你們介紹介紹這尊護法神,什麼時候你們信了,他們就什麼時候走。”

導遊說着,拿出手機,做出要打電話的模樣。

“你他媽太過分了啊……”

侯小飛氣得暴跳如雷,剛準備發飆,就被我趕緊拽住,我看着那導遊道,“這樣吧,這兒也沒別人,咱就不繞彎子了,我們買那香你能拿多少提成,我們直接把提成給你就行了。”

導遊聽後,一下就樂開了話,可是還是裝作一副爲難的模樣,道“哎,你們都把我當成什麼人了,我讓你們消費主要是想帶動當地的經濟,算了算了,看你們幾個也不容易,這樣吧,你們三個人給我兩千塊錢,回頭我幫你們捐到當地的慈善機構……”

看着那導遊一遍遍數錢的模樣,我真想一腳把她踹飛出去,還捐慈善機構呢,我看是捐道她錢包還差不多。

這一路上我們都被這導遊氣得不輕,已經記住了她的工作證號和姓名,琢磨着等這事兒完了,回昆明以後再好好收拾她一頓。

不過眼目前,我們卻只能忍着,不能爲這點小事兒而破壞了我們的最終目的。

拿了錢以後,導遊就對我們態度好多了,就跟換了張臉似的。

侯小飛心裏氣不過,然後琢磨了個歪主意,裝作一副笑嘻嘻的模樣,衝那導遊道,“導遊姐姐,你可真漂亮啊。”

wWW ¤ttкan ¤C○

“哈哈,謝謝誇獎。”導遊拿了錢,又聽見誇獎,感覺挺開心。

“跟你說實話吧,其實我麼幾個都是富二代,家裏有的是錢,這次出來不買東西是因爲那些玩意兒我們瞧不上……”

侯小飛舌如巧簧,把那導遊忽悠得一愣一愣的,“你麼幾個真是富二代?”

侯小飛點點頭道,“哎,導遊姐姐,現在沒別人,我就不饒彎子了,這一路上,我最想買的東西就是導遊姐姐你,這樣吧,你開個價,隨便開!”

“你把我當什麼人了!”導遊頓時大怒。

“一萬?”

“不好意思,我不是那種人。”

“五萬?”

“你真的喜歡我?”

“十萬!”

導遊直接懵了,“你在和我開玩笑?”

“可以馬上轉賬給你!”侯小飛拿出手機。

導遊楞了楞,立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