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種解釋很假。

連黃雲都看出來了,他看著南宮嫣兒漆黑的眼睛,那瞳孔深處有著一絲緊張,一絲期待。

「嫣兒你好假哦,我都看出來了,你明明自己喜歡神仙哥,偏偏拉上我。」司徒寶兒一翻白眼。

南宮嫣兒瞪了司徒寶兒一眼,恨不得用眼神殺了這作怪的閨蜜。

這種時候,你難道不應該避一避?我在表白好不好,你在這,黃雲就算想答應,也說不出口啊。

是的。

黃雲懵了。

他這次回來,主要還是為了四百年份的人蔘,以及突破九級武者,地球上靈氣,元氣都異常充裕,突破起來快,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和以前不一樣了。

就像。。

在法則的感悟上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他卻不知,這正是通天葫蘆帶來的好處。

哪裡能想到,南宮嫣兒就這麼突兀的表白了,雙手摟著他的腰,整個人緊緊貼在他胸前。

就這麼表白了?

ps還有一章(未完待續。。) 「嫣兒,今天不是愚人節吧?不帶這麼開玩笑的。」黃雲看著南宮嫣兒的眼睛,他覺得自己最近走了桃花運,在大漠域和若姿靈魂交融,回地球了又遇到表白,他很想說一句,人品好有錯嗎?長得帥有錯嗎?

這麼多女人找上門。

這讓別的男人怎麼想?

「你覺得我是開玩笑的樣子嗎?」南宮嫣兒也盯著黃雲,有些不滿,世界上最鬱悶的事就是,我在表白,你把它當做了玩笑。

「我覺得。。。嫣兒,你是女神啊,你不能這麼沒骨氣,哪裡能主動向男人表白,要表白也是我啊。」黃雲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他不知道怎麼應付了。

「好啊,你給我表白,我一定會心跳的。」南宮嫣兒眼睛一亮。

「我不會。」黃雲苦笑。

「我可以交你。」南宮嫣兒眼睛都笑得眯了起來:「表白其實很簡單,你用你最誠摯,最真誠的目光看著你的愛人,說出心裡想說的話就行了。」

黃雲看著南宮嫣兒,企圖讓自己進入那種狀態,看了半天。

「嫣兒你真漂亮。」黃雲讚歎道。

那張臉也不知道怎麼長的,怎麼看怎麼漂亮,尤其近距離下看,你狠難想象,有這麼漂亮的女孩子,還就在你面前,還抱著你,還給你表白!!

「還有呢?」南宮嫣兒心頭一跳。

說啊。

繼續說,說你愛我。說你接受我。

「沒了。」黃雲摸摸頭。

「神仙哥你太弱了,表白都不專業,哪有這麼簡短的。你應該說,嫣兒我愛你,嫣兒我接受你了,嫣兒我想和你滾床單,我想和你生孩子。」司徒寶兒唯恐天下不亂,笑嘻嘻道。

「生孩子?」南宮嫣兒再也忍不了了,瞪著司徒寶兒:「你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你在這湊什麼熱鬧,一邊玩去。」

「你以為我想當電燈泡啊,誰稀罕。」司徒寶兒嘀咕兩句。隨後就先出了門,關門時,滴溜溜的眼睛在黃雲南宮嫣兒身上轉了轉。

「你接著說。」南宮嫣兒道。

「好了,別鬧了。我有正經事要辦。」黃雲笑著推開南宮嫣兒。這一推,也讓南宮嫣兒那明媚的臉蛋暗淡了下來。

「你是不是討厭我?」南宮嫣兒眼神凝滯的看著黃雲。

「是不是第一次見面,我對你態度不好,對你冷嘲熱諷,你就一直記恨著,從來沒把我放在心上。」


「是不是我等了你這麼久,都是白等了,你像討厭孫慧那樣討厭著我。」南宮嫣兒一句一句說道。臉上的落寞也越來越深。

「沒有這回事。」黃雲搖搖頭。

「那是怎麼回事?」南宮嫣兒追問。

「我沒做好準備,你也知道。那個世界太危險,腥風血雨,說不定哪一次,我就回不來了。」黃雲嘆了口氣,他修為越來越高,遇到的武者也越來越強,那種種手段,根本不是他能想象的。

圖騰?

就算有圖騰,在那強大而未知的手段下,就一定能逃掉?

「其實第一次見面,我就被你的美麗震撼到了,難以想象這個世界有你這麼漂亮的女孩子,說我對你沒感覺,那是自欺欺人,可我不能害你,萬一。。。萬一我哪次回不來,在那個世界被人殺了。」

「我怕。」

「我一直都怕。」黃雲靜靜看著南宮嫣兒,他不是傻子,知道南宮嫣兒的想法,可是他能接受嗎?

「我開玩笑的,瞧你這傻樣。」南宮嫣兒撲哧一笑,眼底有著些許喜色,她知道了黃雲的想法,她終於知道了,所以她不在擔心。

「我家裡讓我和一個討厭的傢伙定親,你怎麼想的?」南宮嫣兒心情好了不少,笑著問道。

「你自己願意嗎?」黃雲反問。

「當然不願意,我又不喜歡他,為了家族利益,就要我成為家族的犧牲品,我才不要。」南宮嫣兒搖著頭。

「那就不嫁,我落丹宗弟子,管他是誰,說不嫁就不嫁。」黃雲笑道。

。。

。。。。

黃雲將兩女送到樓下,這才想起了一個問題。

「對了,嫣兒,你知不知道哪裡有人蔘?四百年人蔘?」黃雲趴在車窗旁,兩人這是去找南宮雲興師問罪的,聯姻?這可不是兒戲,南宮嫣兒當然不樂意。

「人蔘?」南宮嫣兒一愣。

還四百年的?

「我不知道。」南宮嫣兒搖搖頭,她從來不關注這,倒是司徒寶兒眼珠子滴溜溜的轉動,隨後驚呼一聲:「我知道,袁家那老頭子就有一株,五百年份的,我聽我爺爺說過。」

「哪個袁家?」黃雲一喜。

「還能是哪個袁家,當然京城那個,你不會不知道吧?和嫣兒定親的就是袁家大少,京城四少之首,神仙哥,嫣兒就要被搶走了,後天就要回京城,回她家族一趟,你們剛好順路。」司徒寶兒笑嘻嘻道。

南宮嫣兒沒好氣看了司徒寶兒一眼。

她怎麼覺得寶兒笑的那麼陰險呢?好像很希望黃雲和京城四少結仇一樣。

「一邊是神仙哥,手段不俗,一邊是京城四少,權勢滔天的年輕人,碰撞在一塊又能產生怎樣的火花?想想都有趣。」司徒寶兒覺得自己太聰明了。


「寶兒你說的都是真的?袁家真有人蔘?」

「當然,我聽我爺爺親口說的。」司徒寶兒信誓旦旦。

「那好,嫣兒,我後天和你一塊去京城,袁家真有的話,倒是能討要一番。」黃雲沉吟著道。(未完待續。。) 兩女去興師問罪了,黃雲則回房間修鍊,他已經打算好了,後天準備去京城一趟,五百年人蔘?這足夠他親自走一趟了。

房間內。

黃雲盤膝坐著,周圍一道道靈氣也異常充裕,其實在地球上,修鍊速度比大漠域要快得多,到了黃雲這一層次,已經不是純粹的修鍊元力了,他更需要藉助靈氣去感悟天地,感悟法則。

五系法則。

黃雲感悟最多的還是風系法則。

對其他法則也偶有所悟,但那終歸不是王道,他畢竟是風系武者。

「在風繫上法則四分,精神力則是九級,近來在法則上要突破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黃雲皺著眉頭,這本來是好事,可是黃雲不明白,為什麼忽然就出現了突破的預兆?

突破。

這是在大機緣,或者修為到了瓶頸才可能發生了,尤其這種大境界突破。

「為什麼?」黃雲困惑。

「而且我感覺得出,一旦突破了,絕不僅僅只突破一丁半點,說不定直接突破法則七分,從八級武者突破到九級。」這是黃雲的感覺,也可以說是預感,這預感非常強烈,揮之不去。

「究竟發生了什麼?」黃雲沉吟著,忽然想起當初在通天葫蘆,迷幻狀態時自己魂魄曾經脫體而出,也因為這和若姿進行了靈魂交融。

「難道是因為這?」黃雲猜測。

要知道法則武者魂魄脫體?這是史無前例的,在尊者之境,才會有魂魄,才會有三魂七魄,法則武者是沒有的。

「因為我提前脫離了魂魄,提前感受了那種尊者境界,這才變成這樣?」黃雲猜測。

「算了算了,不管了。要突破這是好事,想那麼多做什麼。」黃雲搖搖頭,隨後靜氣凝神,精神力也嗖嗖如潮水般探向四周,探向天地之間,這是在感悟,對天地,對天地元素的感悟。

四分!

五分!

六分!


法則的突破,就是一個對感悟的積累過程,不過有提前感受尊者境這一大機緣。黃雲突破起來就太簡單了,就看他什麼時候遇到瓶頸,從而一鼓作氣的突破九級!

。。

。。。

連續下了幾天雨的緣故,武南的夜晚,大街小巷都略顯凄冷潮濕。

花街,這是武南最浪漫的一條街,因整條街都是賣花的店家,花香飄散,整條街都散發著好聞的香味。這才得名,一些情侶,或者熱戀中的男女,也總喜歡選擇一個浪漫的晚上。在這花街上散步。

這本身就是一種浪漫。

一對年輕男女走在花街那帶著濕氣的街道上,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或羨慕,或驚艷。

驚艷?

女孩子看起來二十歲左右的樣子。她穿著一身黑色長裙,腳下則穿著橘黃色雪地靴,柔順的長發披肩。吹彈可破的臉蛋看著就想咬一口,所有見過她的行人,都在心裡贊了聲極品。

而羨慕呢?

人們羨慕的不是這女孩子,羨慕的是她旁邊走著的那個男人,男人比女孩子年紀稍微大些,穿著一身得體的白色西裝,他步伐優雅,一步一步,就像古代西方的騎士,即便是走路,也給人一種美感。

看得出。。

這是一個非常注重禮節的男人,他戴著一雙白色手套,給人的氣質就是完美,完美到極點,人們很難想象,一個男人在擁有英俊長相的同時,還擁有完美的氣質。

兩人走在一塊,女孩驚艷,極品,男人英俊,完美,這樣的組合誰不羨慕?誰不多看兩眼?

「好一對完美情~人,他們走在一塊,這冷清的花街也多了一抹亮色。」很多人暗暗想道,甚至有些人還拿出了手機,拍攝這一浪漫的場景,要將這動人的一幕永遠定格。

兩個人都漫無目的走著,他們都低頭看著腳下的路,步伐一致,從花街這頭走到了那頭,也吸引了一路的目光,這一路,他們沒說過一句話,哪怕做一個動作。

「看,他們都覺得我們很般配。」男人笑了笑,溫聲道。

「我從很小的時候,就一直覺得我們是最般配的,院子里長大的夥伴,也都這麼說。」南宮嫣兒笑著說道,這是交流,也是朋友間很正常的敘舊。

「哦?連你也這麼覺得?看來我們是真的般配了。」男人微微一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