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種辦法就是讓你越來越老嗎?”我忍不住接着說道。

龍姑也點了點頭“文若,擁有兩世記憶的你確實聰明瞭不少,可是你怎麼就看不到他對我的愛呢?”

“他?對我的愛?”我冷笑了一聲“他但凡對我有一點點的愛,我也不會有這一世了。”

“唉……”龍姑沒有繼續我的話,只是嘆了一口氣,繼續說着剛纔沒有說完的話題“每到一次新的重生,等到一定的時機,我都會告訴他,關於那一世所有的事,可是這一世不一樣,我沒想到這一世會是他自己記起,我更沒想到這次的百年沉睡並沒有讓他新生,反倒是讓他用鬼的身份繼續活在了這個世界上。”

“所以呢?”我越來越沒有耐心,現在對於安風陌的事,我已經一點都不想聽。

可龍姑偏偏不緊不慢的說道“文若,你就是被上一世和這一世的所有事衝昏了頭腦,可是你仔細想想,他要是不愛你,又怎麼會心甘情願的讓你喝完身上一半的血,他要是不愛你,又怎麼會在這一世爲了救你掉進血池。”

“可他不也沒虧嗎?他掉進血池騙走我那麼多的眼淚,不僅沒有魂飛魄散,反倒是比以前更加厲害了,所以我們早就扯平了。”

“所以你是真的下定決心要嫁給蕭流了嗎?”龍姑擡頭看向了我。

我愣了愣,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是呀,不然呢,蕭流纔是我最好的選擇,我在他眼裏只不過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東西而已,估計我嫁給誰對他來說也無所謂。”

“都千年了,你爲什麼就不試着瞭解一下他呢?”

“那他又瞭解過我嗎?”龍姑的話戳到了我的痛處,我直接哭着吼道。

也吼的龍姑震了震,接着她就搖了搖頭“罷了罷了,這一切都要看你們的造化了,這一世,他大概是不會輕易的放棄你了。”

“那麻煩你告訴他一聲,我現在既然決定了做蕭流的妻子,就不會再和他有半點交流,就算是再見只會勾起我心中的恨意,所以,還是讓他離我遠點,早點去投胎吧。”

“晚了。”龍姑突然落下莫名其妙的兩個字之後,也不等我回答,就已經轉身消失在了我的視線裏。

看着她消失的地方,我忍不住發起了呆,我是實在沒有想到,龍姑會是小蓮,更加沒想到,她竟然也活了千年之久,而且會心甘情願的受了安風陌千年之久。

我不知道她對安風陌的到底是什麼感情,不過也不關我的事,想着,我轉身進了門。

只是在進門的時候,突然餘光掃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我感覺渾身一陣顫抖,可是轉過頭的時候,卻發現那裏除了一望無際黑漆漆的巷子什麼都沒有。

難道是我眼花了?還是我還是沒有忘了他?我捂着胸口,一陣難受……

爲什麼愛一那麼容易,忘就那麼難呢?

進了門之後,我隨便應付了一下我媽強大的好奇心,直到她問累了,收拾着睡了,我纔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將自己扔到了牀上。

正當我慶幸自己沒有被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影響,很快就進去了夢鄉的時候,我耳邊突然響起了一聲脆生生的質問。

“臭女人,你是不是不要我們了?”

“安安?”我呼吸猛地一滯,一下子就從夢中醒了過來,可是我四處張望了一圈都沒有看見我的安安,倒是睡的時候忘記了關窗子,風吹的窗簾到處亂晃。

我也拍了拍自己的臉‘文若,你醒醒吧,安安早就被那個喪心病狂的王八蛋殺了。他這輩子都不會再出現了。’

想着,我感覺胸口一陣陣的痛,對安風陌的恨又越加的強烈了,本來那顆平復了一點點的心也猛地跳個不停。

忍不住雙手顫抖的將自己圈在了一起,哭的不能自已“我的安安,我的安安,是媽媽對不起你,是媽媽沒有保護好你,我的安安……嗚嗚,我的安安啊……”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好久才睡了過去,直到我媽叫我起牀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的眼睛腫了一圈。【≤八【≤八【≤讀【≤書,.▽.o√

不過好在我媽心大,也沒有多在意,只是有點曖昧的看着我,我知道我這個媽啊,又想歪了,但我也將錯就錯的沒有解釋,反正解釋了也只會越描越亂,索性就任由她怎麼想吧。

就這樣,我在家裏一連呆了好幾天,除了我爸媽偶爾在我耳邊嘮叨幾句,日子就好像回到了以前我還未出嫁過的那會,清閒無趣。

要不是蕭流每天晚上像報道一樣來家裏吃個晚飯,我都快以爲自己穿越到了正值青春的那會呢。不過看着蕭流每次回來的時候都穿的厚厚的,我就知道,我這次的選擇一定沒有錯。我也堅信,總有一天,我會忘記那個人,把全身心都放在蕭流的身上。

“你這兩天都在忙什麼呀?怎麼都不見影。”如往常一樣,送蕭流出了門,我忍不住開口問道。

可蕭流卻一副神祕的樣子,衝我眨了眨眼睛“我要給你一個驚喜,所以現在不能告訴你。”

“好吧,那你多休息。”我儘量像一個未婚妻一樣,關懷着蕭流。

可是這傻蛋今天卻絲毫不解風情,我話音剛落,他就一臉認真的說道“我可是千年僵王呢,怎麼會累到呢?倒是你,這幾天一定好好休息,等阿姨和叔叔定好了日子,我就可以將你風光大娶,你也可以美美的嫁給我了。”

“好。”我點了點頭,卻是有點麻木,直到蕭流想要親我的時候,我才下意識的往後躲了躲,不過他最近心情似乎特別的好,也沒有過多的在意。

不僅沒有多想,還在離開的時候高興的衝我揮了揮手。

看着他離去,我也轉身進了門,可就在收拾好一切準備睡覺的時候,突然一個電話打了過來。

“你好,請問你是文若小姐嗎?”電話裏的女聲帶着那種職業的客氣。

我不解的答應道“是,我是,請問你是那位?”

“我是華服集團人事部的員工,聽說你前段時間生病了,現在好點了嗎?”那邊的女人客氣的說道。

我這邊卻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頭腦“已經好了,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我直接了當的問道,電話那頭的女人也不生氣,而是很有耐心的跟我解釋道“是這樣的,文若小姐,因爲你沒有在我們公司辦離職手續,也因爲前段時間白設計師突然的逝世,所以到你這塊我們也是最近才發現你已經好久都沒有上班了,查詢之下才知道你因爲重病昏迷了。”

“所以呢?”我發現我最近是越來越沒有耐心了。

不過我卻是很佩服電話那頭華服集團員工的修養,那員工聽我說着,繼續說道“是這樣的,因爲你沒有辦離職手續,所以我們就給你先按請假算了,你要是還要上班的話,麻煩你儘快來上班好嗎?”

“不用了,我明天過來辦離職手續。”

“好的,那打擾你了,再見!”電話那頭客氣的掛斷了電話。

而我,卻陷入回憶無法自拔,我當初是因爲他才拼死拼活的往那個公司擠,現在他對我而言就是一個仇人而已,我已經沒必要在留在哪裏了,更何況,他的仇人也已經找到,我就算繼續留在那裏也沒有什麼必要。

可是事情往往沒有我想的那麼簡單。我本想痛痛快快的在那邊辦了離職手續,卻是沒想到,會看見最不想看見的那個人……

第二天我早早的收拾就打車到了華服集團的門口,卻是看着這座熟悉的建築,邁不開腳步。

然而,就在我發愣的時候,有人突然在我身後說道“是文若小姐嗎?

“嗯。”我轉身點了點頭,聽這個女人的聲音,應該是昨天給我打電話的那個,只是讓我感到奇怪的是,她是怎麼認出我的?

也許是我的疑惑太過明顯,那女人衝我甜甜的笑了笑解釋道“我看過你的照片,只是沒想到你比照片上的還漂亮。”

“謝謝。”人都喜歡聽好話,我不是奇葩,自然不例外,在對面穿着職業裝的女人連番嘴甜的攻擊下,我也慢慢的對她轉變了態度。回給了她一個笑容。

“那現在去那裏辦離職手續?”看着那女人衝我笑了好久之後,我忍不住開口問道。

卻是沒想到那女人繼續笑“這個先不急,我們總經理現在在辦公室等你呢。”

“總經理?”我不解的看向她,總經理是安風陌的養父嗎?

“嗯,文若小姐,這邊請!”那女人說着衝我做了一個邀請的動作。

我也把心一橫,大不了就是因爲無辜曠工不發工資,或者罰點錢而已,沒什麼好怕的。

想着,我擡腳跟上了那個女人,直跟這她走了好遠的地方,又是坐電梯,又是拐彎的,好一會纔到了掛着總經理牌子額辦公室。

可那個女人卻沒有要進來的意思,而是看着我繼續勾着嘴角招牌式的笑了笑“文若小姐,我們總經理在裏面等你,你進去吧。”

“好!”我點了點頭,對她也沒有過多的刁難。等她走了之後,我才推開玻璃門走了進去。

拐了個彎纔看見了總經理的辦公桌,只看見一個穿着西裝的人背對我而坐。

我想了想,還是客氣的打了聲招呼“您好!我叫文若,聽說是您將我叫過來的。”

我話音剛落,那人就轉過了身,可是隨着他的轉身,我的呼吸卻彷彿一下子停止了一樣。

瞪大着眼睛在看了他一分鐘之後,我什麼話都沒有說就打算轉身就走。

可是隻是轉過了身,還沒開始擡腳。

那人的聲音就在我身後響了起來“怎麼?怕了?是不是因爲你的變心現在覺得沒臉見我了?”

“呵呵。”聽着他的話,我用力的抹掉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掉下來的眼淚,猛地轉過了身,如果對面現在有一塊鏡子的話,我想,我雙眼紅的一定會像個魔鬼一樣,可惜我對面沒有,不過就算沒有我也想的到。

“你都不怕,我怕什麼?你就不怕被人識穿你的身份嗎?就算你從血池裏面出來變強大了,但你終究還只是一個鬼魂的身份。”

“是嗎?”他看着我反問到,卻是慢慢的朝我靠近。

我也沒有後退,直到他挺拔的身影完全的遮住了我的光線,我才猛的朝後面退去,可是胳膊卻被他一把抓住貼在了他的胸口。

“感受到了嗎?你還覺得我是鬼魂嗎?”他勾着脣看着我。

我卻傻眼了,不死心的又把另一隻手也放在了胸口,直到那一下下劇烈的起伏頂起了我的手心裏的皮膚我纔不可思議看向了他“這……這是怎麼回事?”

明明前幾天我醒來的時候見他的時候他還是一個鬼魂,怎麼一眨眼的時間,他就變成了人?

多了,我記得我昏迷之前似乎聽龍香說過她給他把屍體找到了,可是就算是那樣,他爲什麼會有心跳。

我越想越不解,越想越離譜,索性直接轉身就打算逃走。

可是還沒走出兩步,就被一股力量直接扯進了一個溫暖的懷中。

我的臉撞在他的胸口,撞的火辣辣的疼,忍不住氣急敗壞的吼道“安風陌,你到底要怎麼樣?”

“不怎麼樣?不管你是文若還是妙兒,你這一世休想逃掉。”

“逃掉?”我冷笑了一聲,猛地掙扎了幾下“你放開我!”

“不放!”

“你……”

“怎樣?”

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個混蛋會突然變得這麼無恥,一時氣急,揚手就給了他一巴掌。

“安風陌,你拿我當什麼?” “當老婆。∝八∝八∝讀∝書,.◆.o+”

安風陌的三個字噎的我沒辦法開始回答,可是他卻更加肆無忌憚了。

趁着我發呆的時候竟然猛地勾起了下巴,緊緊的咬住了我的脣。

剎那間,我感覺全身都開始輕微的顫抖,我像個第一次嘗試和男生輕吻的孩子一樣,有心驚膽戰,又忍不住的憤怒。尤其在他越來越過分的時候。

我直接咬破了他放肆的舌頭,一把將他推了開。

“安風陌,麻煩你理我遠一點,我現在是蕭流的未婚妻。”

“可你還是我的冥婚妻子!”

“你……”我看着面前那個笑的痞痞,一臉無恥的傢伙。

乾脆直接轉過了身,快步朝門外走去,可他的聲音卻再次響了起來。

“明天八點半,記得來上班。”

我腳步一頓,都也沒回的答道“首先,我已經辭職了,其次,我根本就不想見到你。”

“不是不想,是怕吧?你怕你再次愛上我對不對?”安風陌說的更加自戀。

但一時也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以至於我想都沒想嘴上就已經說道“你也太自戀了,上就上,誰怕誰?”

“好,你說的,我等着!”安風陌說完也沒有攔我,而我也邁開了腳步,逃也似的離開了華服集團,直到看見了門口穿着黑色厚款風衣的蕭流,我才猛地醒過了神。

文若,你到底做了什麼?你到底答應了什麼?你難道還沒有忘記他嗎?

我一遍一遍的問着自己,可不遠處的蕭流已經快步走了上來,將我的手自然的拉起放在了他的衣服兜裏。

“你今天去那裏了?我都等了半天。”

“哦……那啥,我去找工作了。”我結結巴巴的說道,眼睛都沒敢擡起看一眼蕭流,反正不管我以前怎麼樣,至少我今天是對不起他了。

想着自己還被那個混蛋給啃了一口,我就覺得羞愧的頭都擡不起來。

可拉着我的蕭流卻是猛的擋在了我的前面,截住了我的腳步,一臉怒意的看着我“找什麼工作,我的家底你又不是沒見過,養活你這麼一百個都沒有問題。”

“可是我天天閒着會無聊死的。”我繼續罩着藉口。

慶幸的是蕭流也沒有過多的追究,我說完他也就很勉強的點了點頭“那行,你找工作可以,但是不能找太累的,也不能找下班太晚的,不然我會擔心。”

“好。”我點着頭,可心裏卻是感到蕭流實在是越來越孩子氣了,現在那有工作會那麼好,更何況,我去的地方就是戰場,我每天只要勝利歸來,其他的都不算是問題了。

心理想着,我們也很快就到了家裏,我爸媽看見蕭流之後,自然又是一番噓寒問暖的,好不親熱,而我,卻是快速扒拉完了飯,送走了蕭流,自己就趕緊回到了房間。

被子捂着臉上捂得我快透不過氣了,可是我心裏卻還是久久不能平息。

我想不通,爲什麼安風陌會突然變成人,我更加想不通,爲什麼一直拒我於千里之外的他這次會這麼主動,又爲什麼,他堅持要我來華服上班。

還有,他不是死了嗎?難道這次突然出現都沒有人驚訝嗎?爲什麼還能直接坐上總經理的位置?

我越想頭越大,可是就算腦子一陣昏昏沉沉的,我也沒辦法睡覺。因爲完全睡不着。

直到第二天,頂着一雙熊貓眼到了公司。

我迷迷糊糊的回憶着之前自己辦公的區域,可是才下電梯,就被昨天那個給我打電話的女人攔了下來。

“文若小姐,你的辦公室在另一邊?”

“另一邊?”我愣了愣,難道是因爲白柳的死,我就直接晉升爲設計師了?我猜測道,卻在面前的女人將我帶到越來越熟悉的地方的時候,我也徹底的打消了心中的想法。

“你帶我來總經理辦公室幹什麼?”我不解的看着面前的一身職業裝的女人。

可她還是笑的那麼甜“文若小姐,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們總經理的貼身助理了。”

“我不同意。”我冷着臉拒絕道。

卻是沒想到,我簡簡單單的四個字讓一直掛着招牌式笑容的女人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向了我“我沒聽錯吧?那個位置可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地方呀?”

“可是總經理不是以前都報道過已經死了……唔”我才試探性的說道,可是話還沒有說完,人就被那個女人猛地捂住了口鼻拖到了一個角落裏。

“噓,別亂說,要是被董事長聽見的話會被炒魷魚的。”女人說着放開了捂着我的嘴。

我看她的樣子,就知道這裏面肯定有什麼貓膩,想着,也就故意說道“本來就是呀。以前天天都在電視上報道,董事長他們不是也都參加葬禮了嗎?那還有錯嗎?”

“那董事長參加葬禮的時候你見過嗎?媒體有拍到過嗎?”

對面的女人一句話將我問的啞口無言,我心中更加好奇,只盼她能一口氣說完。

索性他她也沒有讓我失望,繼續說道“之前那個傳言說總經理自殺,其實是一些跟我們公司有過過節的對頭公司做的一些沒意義的報復,不過也有好多人信了,要不要我親自去機場接的總經理,我都不知道原來總經理這些年都在國外學習。”

“那這麼說……”

“所以說,總經理的死純屬謠言,根本就不是什麼真的,所以你可得管好自己的嘴。”那女人說着衝我筆畫了一個封嘴的動作。

我一時笑彎了眼,卻是沒有想到一直規規矩矩的女人會有這麼一面,忍不住開口問道“你叫什麼?”

“你就叫我艾莉絲吧,我喜歡別人這麼叫我。”

“好。”我表面上平靜的點着頭,可心裏早已風起雲涌,我是實在沒有想到,安風陌會找了個這樣的藉口讓自己復活。

可是他這次復活的目的到底是什麼?難不成還是我?我自嘲的笑了笑。

一旁的艾莉絲也開口催促道“快點進去吧。”

“好。”我繼續點頭。

可在快走到門口的時候,艾莉絲卻叫住了我,衝我小聲說道“你小心點,總經理脾氣不怎麼好。”

“謝謝,我知道了。”我衝她笑了笑,但這次卻不是敷衍,而是發自內心的感激。

看着她離開之後,我才推門走了進去,可是人還沒有站穩。

一個聲音就迫不及待的傳了過來。

“幫我倒一杯水。”

倒水?我心中一喜,壓抑着忐忑的心跳乖巧的走到了倒水的地方,端了一杯滿滿的水朝一直沒有擡頭的安風陌走過去。

“吶,你的水!”我沒好氣的將水遞了過去。心中更加忐忑,就怕他此刻突然擡頭。

不過幸好,他看文件看的太認真,竟然頭都沒擡的從我手中接過了水杯。,o

但是下一秒的動作,卻是驚得我屏住了呼吸。

“這樣,你是不是就會好好的跟我相處了?”安風陌嘴上說着,卻是將一杯滾燙的水直接澆在了自己的左手上。

我看着他手背上猛的紅了一大片,下意識的就要奪過他手中的杯子,可最後,我忍了下來。

攥緊了拳頭衝他笑了笑“不會!你覺得僅僅一杯水就可以還清你對我兩世的折磨嗎?呵呵,你還真是想的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