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絕對是她的真心話,這魔獸森林遠遠的看上去,跟普通森林一樣,古樹參天,鬱鬱蔥蔥,幾乎看不到邊際,除了寬廣,真心的看不出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

「對啊,我也沒看出與普通森林有什麼不同來,而且這也太平靜了吧!魔獸森林,魔獸森林,應該魔獸林立,怎麼一隻都沒看見啊?」夏宛也覺得魔獸森林有些名不副實之說。

慕斯聽了這兩個活寶的話,沒忍住翻了白眼,「魔獸森林原本也不過是普通森林,只是魔獸聚集多了,才叫魔獸森林,而且這是外圍,哪裡有什麼魔獸,就算是有一兩隻低級魔獸,也給歷練者滅掉了,好不好?」

真心的丟臉啊,沒瞧這兩個活寶問出這話之後,右邊的大叔露出貼著菜葉的大黃牙嘲笑啊!

龍飛煙聽了慕斯的話表示了解,魔獸森林面積寬廣,每日進魔獸森林歷練和捕殺魔獸的那麼多,外圍的低級魔獸早就給幹掉了,如今來歷練、捕殺魔獸的,非得進魔獸森林深處才行。

慕斯真擔心自家兩活寶再問出什麼丟臉的問題,也不用她們開口,繼續給涅槃小隊成員普及知識。

「魔獸森林寬廣無邊,即便是到了現在,聽說都沒幾個人到達魔獸森林的中心,據說迄今捕殺到的最厲害的魔獸是統領一級魔獸,它所在處也不過是魔獸森林的第二中心,距離第一中心還有很大的距離。魔獸森林危機重重,險象環生,即便是傭兵工會發布任務時也都是謹慎異常,多是要求大家做第二中心之外的任務,通常會將危險降到最低。」

慕斯說到這裡,頓了頓:「很多人都不會去挑戰自己能力範圍之外的危險,當然也有些想要挑戰自己的,就會不管不顧的往深處走,越往深處走,就越危險,此時不但要有足夠的實力,還要有足夠的勇氣。不過,很遺憾,這些人去了多是沒見著再回來。」

「這麼危險?」龍飛明挑眉看向慕斯。

慕斯微微一愣,隨即重重的點頭:「是,就是這麼危險!」她希望涅槃小隊的小夥伴都能提高警惕,不要看著魔獸森林普通,而掉以輕心。

「那還等什麼?咱們進去吧!」龍飛明興高采烈的說道,率先沖向了魔獸森林的入口,青春少年最不缺的就是熱血。

龍飛煙難得看龍飛明露出這等青春年少,意氣風發的樣子,唇角微勾著抱著龍一一跟了上去。

少年就該有點少年的樣子,她真心的覺得龍飛明背負的壓力太大,弄得太少年老成了,偶爾龍飛明露出少年心性,龍飛煙就沒有不歡喜的。

他們姐弟二人率先行動,慕斯等人也就緊隨其後。

一行人往魔獸森林深處走去,蘇淺晴沒忍住抱怨了一句:「什麼魔獸森林,怎麼走到現在還不見一隻魔獸?」

「這魔獸森林佔地巨大,不是說了嗎?外圍的魔獸已經被菜鳥拿去練手了?這不過是剛剛進了林子,就想見魔獸,你這心也太急了吧?」慕斯淡淡的說道。

「這不就是說說嗎,我就是想找個魔獸練練手,早點提升自己的能力么!」蘇淺晴吐了一口氣說道,她也知道自己心急,可是涅槃小隊中,她修為最差,能不急么?

慕斯聽了蘇淺晴的抱怨,眼神微微一頓,抬眼掃了過去,眼神卻突然一變。

微風一過,慕斯玉手一揮,一道犀利的風卻突然朝蘇淺晴飛去。蘇淺晴一個愣神,沒意識到慕斯這舉動的意思,下一秒,那犀利帶著寒氣的匕首,已經順著她的耳邊飛了過去。

「慕斯,你幹什麼?」她不敢置信地看著慕斯,不就抱怨了一句,也不用殺人拔刀吧!

嚇死人了!

正惱怒起來,卻見慕斯走過她身後,拔出了那深深插入樹榦上的刀,放在一旁的枝葉上擦了擦。

蘇淺晴轉頭望去,這才看見了那掉落在樹榦下的死蛇,毒液飈射在樹枝上的鮮果上,原本鮮紅的野果頓時腐爛了一半。

好強的毒液!

蘇淺晴一陣后怕,剛才若是被咬上了,怕是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了,忙殷勤的討了個果子遞給慕斯,以表她對慕斯救命之恩的感激。

小氣樣兒!

救她一命,就值一個果子。

慕斯白了蘇淺晴一眼,卻接過果子啃了起來。

呃,味道不錯!

「大家都小心些,我們已經算是跨進魔獸森林的外圍了,雖然只有一些低階魔獸會在這一片遊走,但難免會有意外,何況這魔森里的大多物種都帶有劇毒,大家注意點。」一直沉默的龍飛煙開口道。

慕斯等人點頭,步伐輕快的在魔獸森林行走,風吹過,沙沙聲起。

龍飛煙飛速的身影,突然之間停了下來,俏臉微冷,眸色深沉,迅速轉身向後看去。

「姐,怎麼了?」

龍飛明見龍飛煙停下腳步,也跟著停下腳步,也轉身向後看去,卻見身後一片風平浪靜,神秘都沒有。

慕斯等人對龍飛煙的能力十分信服,見她停下步伐,忙也停下步伐,眾人的視線也都看向了身後。 「沒事,走吧!」

龍飛煙眸光深邃,似有波瀾在其中翻騰,看了一會兒,抱著龍一一轉身繼續前行。

龍飛明等人沒瞧出身後有什麼不對的,又聽龍飛煙這般說,也就轉身,只是經過龍飛煙這般動作,接下來格外的戒備。

這般又走了半個時辰,龍飛煙淡淡的開口:「累了,咱們歇一下!」

龍飛明等人一愣,出來歷練至今,龍飛煙從不曾叫過一聲累,此刻聽她忽然喊累,眾人饒是心頭疑雲重重,卻還是二話不說的依言挺了下來。

龍飛煙彎腰將龍一一放在地上,伸手颳了一下她挺翹的鼻子,再站起身來的時候,表情冷硬,雙眸微眯,眼神冷酷的看向身後濃密的森冷,「各位跟了這麼久,也著實辛苦了,出來吧!」

隨著龍飛煙聲音落下,那後面的森冷中,突然傳來一陣動靜,然後龍飛明等人便驚得睜大眼睛看去,一道又一道的身影飛了出來,龍飛明數了一下竟然又二十三人。

且領頭之人,他還面熟,不是別人正是當然要他做男寵的少女。

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他錯覺,總覺得短短時日未見,這少女的模樣似是有了大的變化,眉眼之間似是多了幾分戾氣,且修為竟然突飛猛進,竟快要突破九級。

這怎麼可能?

「有緣千里來相逢,呵呵……可真是太巧了,俊俏的小公子,咱們又見面了!」那少女唇角含笑,淺淺的說道,聲音不重不輕,彷彿故人相逢般的柔和,若非龍飛明和龍飛煙能百分百確定自己和這丫的有仇,都快懷疑是失散的好友了,那戲演的也太像了。

龍飛煙掃了這從森林中冒出來的二十三人一眼,能無聲無息的融入魔獸森林,不被龍飛明和慕斯這兩個七級高手發現,不得不說這些人的實力不凡,她用神識感受了一下,然後整個人驚呆了一下,這二十三中竟有五人到達了統領級別之上,其餘的十八人也不簡單,都是六七級武者。

如此說來,這少女是有備而來。

輸人不輸陣,龍飛煙是絕不會在氣勢上輸給別人。

「看來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怎麼上一次教訓你,這麼快就忘了??」龍飛煙冷冷的說道,眼中冷酷的光芒一閃而過,心中則算計著怎麼弄死這些人。

「賤人,你都到了這個時候,還敢如此猖狂,看我今天怎麼收拾你?」那美艷少女說這話的時候,是咬牙啟齒啊,她生而尊貴,從來都是被捧在手心裡哄著的,可是上一次被龍飛煙欺負的夠嗆,這些日子一直不甘心。

她知道龍飛煙修為挺不錯,又是馭獸天才,所以今日跟在她身後的二十二位高手,可都是強者中的強者,她就不信了,他們這邊這麼多高手,還能解決不了龍飛煙么。

「一一,你帶你舅舅他們離開。」

龍飛煙黝黑的眸子看向龍一一,淡淡地說道,眸底深處也透著一抹冷寒。

龍飛明等人聽了龍飛煙的話,愣了一下,隨即都叫了起來。

「姐!」

「飛煙!」

……

龍飛明臉色一下子白了下來,自家姐姐的性子他清楚,她答應過他要留下一起並肩作戰,今日卻食言,想要將他送走,不用說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她很可能幹不過眼前這群人。

龍一一神色糾結,她不想離開,可是又不願意違背龍飛煙的意思,一時之間卻為難不已。

美艷少女聽到龍飛煙這話,差點笑抽,半響才止住笑,「真是有趣極了,竟然妄想由一個小娃娃帶著這群廢物離開,我看你是腦子不好了。」

她這話說完,哈哈大笑起來,不過她身後的強者們倒是沒笑,全都滿目戒備的看著龍飛煙。

這個女子身上透出來的威壓,似有形一般,壓得他們有些喘不過起來。

「一一,還不帶他們離開!」

龍飛煙冷聲,說罷,打算跟這群人拼個你死我活,也要護著這些願意以身擋在她面前的夥伴。

「我們不走!」一直沉默不說話的慕斯忽然開口,聲音平靜,似乎對眼前的危險一無所知般。

「對,慕斯說的對,我們不走!」龍飛明立刻附和,如法炮製,表明了與龍飛煙同舟共濟的決心,

「對,要走一起走,一一是絕不會丟下娘的。」龍一一終於拿定主意,脆脆的聲音說的鏗鏘有力。

蘇淺晴和夏宛也點頭不止:「飛煙,我們跟你共進退。

遇到危險就拋棄夥伴,自行離開,這算什麼事情?

涅槃小隊可做不出這種不要臉的捨棄夥伴的事情,哪怕就是搭上一條命,也跟夥伴一起共同面對。

今日的無心此舉,竟然奠定涅槃傭兵團日後行事準則一——哪怕小命玩完,也不許丟下夥伴,獨自一人上逃生。

龍飛煙心中溫軟一片,因著夥伴們的情意,豪情萬丈,打算和對方硬拼到底,卻感受到一把巨大的威壓快速的襲擊這片魔獸森林。

龍飛煙感受到那種巨大的威壓,眉頭輕輕蹙起:「至尊武者?」

奇異的,她竟然有些探不到這份威壓的底,只隱隱約約感受到至少是至尊武者,龍飛煙抬頭向魔獸森林深處看去,鬱鬱蔥蔥的樹木中,似有一道紅色的身子,快若閃電的往這裡而來。

涅槃小隊不知深淺,滿目戒備,而美艷少女那一方,臉色微沉,神情變得格外難看,眸光凜冽,似是對那道紅影格外忌憚。

那道紅色光影的速度十分的快,眨眼之間就到了龍飛煙等人置身之處,身形一凝,整個人就站定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道紅色身影之上,然後……都沉默了下去,神色凝重。

一襲紅衣似染了濃重的鮮血一般,一眼看過去令人覺得心揪而壓抑,隨著他的到來,濃重的血腥之氣撲鼻而來,竟讓人有種控制不住的戰慄。

衣袖寬大,遮住了他雙手,直直的垂了下來,令他整個人看上去有些詭異而特別,卻半點不容人忽視。 強大的威壓牙來,龍飛煙渾身戒備的將龍一一抱起來,她再厲害,在龍飛煙的心中,也不過是個懵懂天真的小娃娃,得護著。

那份詭異氣氛還在,少年的眉眼卻清秀異常,可突兀的籠罩著一股驅之不散的戾氣之氣,陰冷而冷酷。

幽深烏黑的眸子,有種與他衣衫一般的紅,令他那張清秀的臉無端的透著一股嗜血感。

在龍飛煙看過去的時候,這詭異少年也正看向她,二人的目光對上,龍飛煙似是從他的眸光中感受到一種殺意翻騰,給她一種極致危險的感覺。

是的,危險!

這個少年出現的剎那間,龍飛煙就覺得這片魔獸森林籠罩上了一種危險的氣息,竟令她的耳邊彷彿響起了兵刃相接的聲音,崢嶸而冰冷。

在一片詭異的氣氛中,那詭異少年緩緩地抬起寬大的袖,露出一隻膚色近似透明的手中,對著龍飛煙的方向勾了勾:「過來!」

態度詭異而莫名的親昵。

龍飛煙一愣,她可以發誓自己從不曾認識這般厲害的清秀少年,可聽他的熟悉的語氣……

龍飛煙腦中思緒一時紛亂不堪,僵硬的站在那裡,目光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少年,只見少年冰冷無一絲溫度的眸中漸漸升起一抹溫軟。

他的目光依舊停留在龍飛煙的身上,不曾收回,眼中的一絲溫軟也不曾因為龍飛煙的不識好歹而褪去。

但是這一次龍飛煙發現,其實詭異少年的目光看著的人不是她,而是她懷裡的龍一一。

呃,好像她自作多情了!

龍飛煙尷尬的輕輕咳嗽了一聲,垂下眼瞼看向懷裡的龍一一,就見這向來乖巧聽話的小娃娃卻板著一張臉,垂著眼,修長濃密的睫毛微顫,脊背緊繃,一股倔強的小模樣兒。

見自家閨女這般模樣,龍飛煙心中有數了,看來這少年跟自家閨女挺熟悉的,否則龍一一不會表現出這等傲嬌小模樣出來。

這般一想,戒備微散,卻依舊不動聲色的注意四周的一切。

面對龍一一傲嬌的模樣,對面的少年眸中的冷冽又散去了一些,聲音淡淡的再度開口:「一一,還生雲哥哥氣?」

龍一一聽到這話,也就再也沒法板著小臉,眼淚嘩啦一下流了下來,瞪著這個雲哥哥,哽咽:「雲哥哥大壞蛋……騙人……大壞蛋,我叫你……叫你很多遍……你都沒來……爺爺被壞人殺死了……劉伯伯他們也都被壞人殺死了……你沒來……我叫你……沒來……」

龍一一說得七零八落,詭異少年卻聽得心中一陣酸楚,清秀臉上冷冽散去,走向龍一一,在龍飛煙一步之外站定,伸手摸了摸龍一一的腦袋,「雲哥哥是大壞蛋!」

聲音依舊淡淡,對比起龍一一激動的小模樣,甚至算得上冷淡,可龍飛煙卻能瞧見少年眼底深處的動容。

少年說完,伸手就去抱龍一一,卻被龍飛煙避過,雖說一一跟這個雲哥哥很熟悉的模樣的,但只要她家閨女沒開口,她是絕對不會將閨女交到別人的手裡。

少年的眼神再度看向龍飛煙,其中的審視的味道更濃,他不知道眼前的少女是什麼人,但是他卻清楚一一是什麼樣古靈精怪的娃娃,別看表面上跟誰都親近,但心裡戒備重著呢,會跟眼前少女如此親近,他真的很詫異。

龍飛煙面對他審視的目光,絲毫迴避的意思都沒有,深幽如古井的眸子,黑黝黝的,平靜的沒有一絲波瀾,似乎根本沒有感受到他身上傳來的威壓。

這一點,倒是令他覺得驚奇,對這個抱著一一的少女生出了點欣賞,能在他的威壓下不動聲色的也算是挺厲害的。

二人的視線對視的片刻,竟是詭異少年收回了自己的手臂,又伸手摸了一下龍一一的腦袋,才轉身看向美艷少女,犀利的眉眼微微一蹙,冷冷的說道:「落羽,聖宮的人最近吃飽撐的,沒事到處蹦躂,怎麼不怕將腳崴了?」

落羽臉上有怒氣升起,卻咬牙忍著:「雲公子,聖宮與雲族從來井水不犯河水……」

「廢話!滾!」雲公子臉色沉沉,語氣淺淡的說道。

落羽被這般毫不留情的打臉,她天賦極高,在聖宮地位不凡,這般打臉,幾乎從不曾有過,可又知道眼前這個雲公子她惹不起,臉色一變再變,最後終於忍住,有些不甘的咬牙:「雲公子,我與那小姑娘無冤無仇,也不曾想過要對一個孩子下手,你要是想帶走她,你儘管帶走,但我與臭丫頭和臭小子這對姐弟,卻有著莫大的仇怨,還請雲公子看在我義父的面子上,別插手!」

雲狂聽了她的話,竟然嗤笑了一聲,挑高眉頭,似笑非笑:「怎麼,你拿秋我行嚇我?笑話,一個行將朽木的老頭兒,還能嚇到我不成?再說了他們既然是一一的朋友,我又豈會袖手旁觀?」

一一這丫頭不知道多死心眼,她既然接受了這群人,若是他敢袖手旁觀,這丫頭說不得真要跟他絕交呢,到時候他都找不到地方哭。

該死的雲狂,搬出義父的名頭,竟然還不管用。

落羽沒想到自己這般低聲下氣說話,雲狂都半點臉面不給,竟執意要插手,臉上的怒氣隱隱的就有些抑制不住,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怎麼?沒聽見我的話?」雲狂冷冽的聲音驟然響起,「再不走,就不用走了!」語氣風輕雲淡,但其中殺戮血腥之氣,眾人都能感受到。

落羽渾身打了個寒顫,看著雲狂的眼神深處透出一絲畏懼,視線落在龍飛煙身上,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有雲狂在,她們聖宮怎麼敢出手?

雲狂天賦變態,修為驚人,已經進入至尊級別,雖只是一級,卻已經是他們仰望的境界,若是他出手的話,別說他們這裡只有二十三人,就算是有二百三十人,也不是雲狂的對手啊!

至尊級別的高手與統領級別之間的差距,那不是一點半點,而是天壤之別。 落羽心裡恨不得讓龍飛煙死無葬身之地,可也知道識時務者為俊傑,有雲狂護著龍飛煙,她今日定是弄不死龍飛煙了。

「這次你運氣好,有雲公子出面護你,下一次我倒是看看,你還有沒有這樣的好運氣?」

說完,心中到底不甘心,視線再次看向雲狂:「雲公子,大家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熟人,今日雲公子為了陌生人跟聖宮鬧翻,這事情我是定然會原封不動的稟告給我義父的。」

說完,落羽冷哼一聲,玉手一揮:「撤!」

片刻之間,就領著身後的二十二人迅速的消失在魔獸森林之中,眨眼之間就沒有了蹤跡。

見雲狂將壞人趕走,龍一一板著的小臉蛋兒才有點笑容,對雲狂的態度也不那麼冷若冰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