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般情況蓋因樓主喜靜,在雪憶樓就必須得遵守雪憶樓的規矩,沒有人可以例外。

因為雪憶樓的老闆哪怕從來沒有露面,也讓世人了解了她的強大。

沒有人能反抗的強大。

在雪憶樓的五樓也是頂樓,這是雪憶樓的老闆才能上來的。

葉靈正在看書,突然感覺到什麼,手一翻,一條銀色的手鏈出現在葉靈的手中。

而這條手鏈此時正在閃爍著光芒,一條旁人看不見的銀色絲線延伸到樓下。

葉靈取出一個鈴鐺微微搖響,很快一個穿著墨青色衣服的女子出現在門口。

「主上。」那女子就站在門口雙手置於腰側微微屈膝行禮。

「下面剛剛來了什麼人?」葉靈問。

「是天靈門的掌門大徒弟姜時帶著五名同門師兄弟。」

「送一壺雲霧過去。」葉靈說完就繼續看書去了。

「是。」那女子悄聲退下,哪怕是渡劫修士稍不注意也是感受不到女子的靠近。

那女子離開之後,很快就有一壺上好的雲霧送到了姜時那桌。

「姑娘這個送錯了,我們還沒點東西。」姜時叫住放下東西就準備走的婢女,說到。

姜時一身白衣公子如玉,絕對是女人的夢中情人,喜歡姜時的人能繞著天靈門十圈了,而且那其中還有男子,絕對是男女通殺。

「沒有送錯,這是我們主上送你們的。」婢女溫聲說到。

姜時心中頓生疑惑,「不知你們主上為何要送我們一壺茶?」

世人皆知雪憶就算是最下品的一壺茶也需要一顆靈石,並且沒有贈品,不管客人花費多少都沒有送過贈品。

這一次怎會無緣無故送他們一壺茶,而且還是在菜單上屬中上品的雲霧。

「不知,主上並未說。」婢女微笑著說到,「既然主上送了,客人好好品嘗便是,無需想其他,許是主上心情好才會贈送客人云霧。」

這話並沒有人相信,但是卻又找不到更好的理由,總不能是這裡的主人看上他們中的誰了吧。

但是單看這裡的一個婢女都並沒有表現出垂憐,和其他客人什麼區別,那麼這裡的老闆也是看不上他們的吧。

即使他們中間有被譽為修州第一美男的姜時。

「客人還有其他問題嗎?」

「沒有了。」

「那麼婢女告退,如果客人有什麼需要可以叫我們。」

婢女說完微微福身然後離開,不知道去了哪裡。

雪憶只要不是客人叫,是看不到服務員的,但是只要客人叫了,服務員絕對會在五秒內出現。

「大師兄,你說這雪憶的老闆到底是什麼意思?」戴莉疑惑的問道。

「不知道。」姜時面無表情,伸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既然老闆送了,我們就喝,看看還要點些什麼?」

聽了姜時的話,其他人也就都不好奇了,主要是好奇了也沒用。

其他客人也沒在意這一桌,就算注意到了的也只以為是這桌的客人多問了服務員幾句,都不知道雪憶老闆贈送了一壺雲霧給這桌。

若是注意到了,還不知道要引起怎樣的騷動呢。

當然,只要不是沒有腦子的,並不會在雪憶樓就開始騷動。

舒成往桌上輸入了一絲靈力,菜單就出現在桌面上空。

「都說雪憶只有強者和極其有錢的人才能進去的地方,這話可真的不假。」舒成感慨到。

剛剛他可沒少輸入靈力,但這菜單上只出現了十幾道菜,最便宜的都要一塊靈石,而最後一道菜居然就要三十七快靈石。

要知道外面節約的修士,只要不是拿靈石來修鍊,五顆顆靈石可是可以用一年的。

一顆靈石可以兌換一千靈珠,這要是去外面別的飯館吃,敞開來肚皮吃最多也就是十幾顆靈石。

但是在這裡,除了五樣菜外,其他的都是十顆往上走。

不過這裡的也都不是凡品就是了,菜也不是外面的能比的。

「師兄,我們這次出來長老給的靈石夠嗎?」宇吳咽了咽口水問道,「不夠我們就自己出靈石。」

姜時看了眼菜單,不動聲色的算了算出來時童長老給的靈石,「夠。」

他自己再貼點就可以了。

當然,本來想要輸入些靈力解鎖其他菜單,現在放棄了。

解鎖了也吃不起。

難怪上次師傅請音絕宗的掌門在這吃了一頓飯後回去心疼了整整一個月。

「一人一碗玉靈米,一道紅燒獨角獸。」姜時面色淡定的點了兩道菜,「你們想吃什麼自己點。」

由於姜時太過於淡定了,因此沒有人懷疑姜時是因為菜太貴了,才點了這道只有十一塊靈石的菜。

這是除了那五道不足十塊靈石的菜外最便宜的了。

而那五道中,其中一道是一塊靈石一碗的玉靈米,另外四道分別是,仙荷玉靈粥兩塊靈石,火鳥蛋面四塊靈石,靈芝餅七塊靈石和白玉湯十塊靈石。

「我要青玉芽戲紅魚。」戴莉毫不客氣的點了到二十四快靈石的菜。

「紫酥糕。」葉銘點了道二十五快靈石的糕點。

「我就不點了。」舒成笑著說,他再點大師兄就真破費了。

「我也不點了。」冀瑤柔聲說到。

「那就這些吧。」姜時心中微微鬆了口氣,但是面上卻是一如既往地的淡定。

姜時用靈力在菜單上選定他們點的菜,選擇數量,最後輸入靈力到桌子上。

不到一分鐘,他們點的菜就被送了上來。

送菜的是青衣男子,「一共三十二塊靈石,謝謝。」

服務員將菜放擺好后說到。

這價格再次讓六人面面相覷。

「菜單上的價格標錯了嗎?」姜時問。

「菜單沒錯,主上吩咐給你們這桌打對摺。」服務員微笑著說,「幾位還有什麼疑惑嗎?」

「敢問你們主上是誰?」姜時問,他並不記得自己認識的人里有雪憶樓主,難道是誰隱藏了身份?

「抱歉。」服務員歉意的笑道。 「可否幫忙通傳下,天靈門姜時求見雪憶樓主。」姜時對著服務員抱拳客氣的說到。

「請稍等。」 三國之龍圖天下 服務員說完,微微彎腰,然後離開。

那服務員離開之後,用靈力點亮一個兔子形狀玉。

「何事?」清冷的女聲至玉中傳出。

服務員的神情立刻變得愈發的尊敬。

「回主上,天靈門姜時請求見您。」若是以前,這種請求他們自然好似不會理會的,但是姜時那一桌人,卻是主上特別關照了的。

「讓姜時一人上來。」

「是。」

服務員得到回答之後,心中雖然很是驚奇,但卻一點也沒表現出來,臉上掛著標準的微笑再次回到姜時那一桌。

「主上請姜時公子前去見面。」

姜時六人相互看了眼,站起來準備跟著服務員走,但是卻被服務員攔了下來。

「抱歉,主上只說要見姜時公子。」

「你們在這裡等著。」姜時攔下想要說話的舒成,「勞煩帶路。」

「請隨我來!」服務員做了個請的動作,便在前面帶路。

「你們說這雪憶樓主不會真的看上大師兄了吧!?」戴莉八卦的說到。

葉銘微微皺眉,呵斥道「不要亂說!」

戴莉撇了撇嘴,小聲的嘀咕,「怎麼局勢亂說呢,這雪憶樓主又是送茶,又是打折,現在還單獨見大師兄,不是看上大師兄還能是什麼。」

冀瑤拉了下戴莉,「別亂說了,等大師兄回來就知道了。」

雖然除了戴莉外,都不認為雪憶樓主看上了他們大師兄,但是心中卻都是有這方面的想法的。

畢竟,就如同戴莉說的,不是看上了大師兄還能是什麼呢。

若是真看上了大師兄他們大概也是沒有辦法的,就連掌門都不敢得罪雪憶樓主,他們這些弟子又如何能呢。

「主上,姜時公子到了。」服務員將姜時帶到五樓,就在門口彎腰朝屋裡面說到。

豪門竊愛:鎖心冷傲妻 「進來吧。」裡面傳來一道清冷的女聲。

第一時間就抓住了姜時的耳朵,高冷的女修不是沒有,聲音清冷的也不是沒有,但是卻從來沒有誰可以讓他覺得這麼的……心動,

「公子請!」服務員朝著姜時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姜時朝著服務員頷首表達謝意,然後就走進了屋子。

剛走進屋子,屋子裡的擺設也很是讓姜時覺得吸引人,擺設並不多。

一整個屋子反而有大半都是空著的。

裡面有一個軟榻,軟榻的一半放著被子,另一半中間放了一個矮桌。

一個桌子,桌子不小,上面放滿了筆墨紙硯,在一旁還豎著幾本書,而在書桌後面是一個大大的書架。

在房子的另一邊則是拜訪著一些樂器,而在房間的正中央卻放著一個白玉缸,缸裡面養著的卻是世間難遇的並蒂雪蓮,而除了雪蓮,還有紅金錦鯉。

並蒂雪蓮非靈力充足的千年寒冰譚不可養,金紅錦鯉則亦需要靈力充足的水才能養活,但是水太過於寒冷了便養不活。

但是這裡並蒂雪蓮和紅金錦鯉居然在一個缸里,而且看著還養的很好。

並且除了這兩樣之外,這間屋子裡還有很多需要小心養著,而且條件各不同甚至還有相衝的植物與其他物件。

姜時心中無比的好奇,但是卻只是在打量了一眼后就收回了目光,看向軟榻上的紫衣女子。

一身輕紗紫衣慵懶的側卧在軟榻上看書,矮桌上還有茶水糕點,好不愜意。

但是那股子疏遠與冷漠的氣質卻是讓人根本不敢靠近。

「天靈門姜時見過雪憶樓主。」姜時朝著葉靈抱拳行了一禮。

葉靈坐起來,卻沒有看向姜時,而是一揚手,讓手上的書飛回書架上,再在矮桌上拂袖而過,矮桌上的茶點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套玉質的圍棋。

「陪我下一盤。」葉靈不緩不慢的取出一套青色的茶具,開始煮茶。

姜時弄不清楚葉靈的想法,便不動聲色的應下了。

「好。」姜時坐到矮桌的另一旁,他這邊的是黑子,便先行落子。

在他落子的瞬間,葉靈空出一隻手落子,然後繼續收回煮茶。

而這中間,葉靈煮茶的動作也一點沒受影響,依舊是那麼的行雲流水。

茶香很快就飄了出來,不知葉靈用的是什麼茶葉,清香怡人,只聞茶香便覺得清神醒目,而且最神奇的是,感覺靈氣都有所提升。

姜時忍了忍還是沒有忍住,問道,「敢問樓主,這是何茶?」

「青玉。」葉靈將頭道茶倒到茶寵上,再次注水,這一次才端給姜時。

「見我有何事?」葉靈這才看向姜時問道。

姜時品了口茶,哪怕是覺得再誘人也放在茶杯,看向葉靈,「樓主為何會送雲霧給我們,還給我們打了對摺,據我所知,雪憶從來沒給過贈惠。」

風過情海城 「這些可不是給你們的。」 不良痞妻,束手就寢 葉靈說,「而是給你的,叫我葉靈吧。」

姜時越發的不解了,他可不認為雪憶樓主是看上他了,他可一點沒看出來這人有喜歡他的樣子。

「為何?」

為何?葉靈撐著下巴,心中沉思,嗯,為何呢?

給要保護的人送東西,給優惠是不應該的嗎?

不過,面前這人不知道她要保護他,而那丫頭也說過,保護性別為男的,不能直說是要保護他。

原因是什麼來著,好像是要顧忌自尊心,不能說要保護,那應該找個什麼理由呢?

「不為何,我喜歡。」嗯,對,她喜歡,她做事需要理由嗎?

師傅說,她們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需要理由。

「……」姜時看向葉靈,小心的詢問,「樓主是看上在下了?」

嗯?

「沒有。」葉靈不懂姜時為什麼會這麼認為,「你還沒有我好看,我為什麼要看上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