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還沒完,當黑氣沖天,屍臭來襲的時候。那黝黑的山洞之中,忽然間就響起了一生生怪異的嘶吼。

隨着嘶吼的響起,最終在山谷之中迴盪,顯得格外滲人。

嘶吼過後,山洞之中開始不斷傳出沉悶的跺腳聲,我知道那是殭屍出洞了。

如今出現這種變故,我知曉勝負依舊未分,所以再次舉劍,對着左側山壁出現的山洞便再次咆哮:“殭屍來襲,準備迎敵!”

隨着我的將領發下,各門各門派迅速的調整站位,開始準備迎接殭屍的攻殺。

不到十秒,山洞之中,當場就蹦出十幾具殭屍。這些殭屍竟然全都是紅毛殭屍,一般道士,都很難對付。

殭屍嘶吼,擡手就衝向了我們列好陣型的隊列。隨着十幾具紅毛殭屍的出現,它們的身後又陸陸續續的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白毛殭屍。此刻也不知道會跳出多少!

左側殭屍出現之後,右側裂開的山壁,此時也轟然塌下。

隨着山石不斷滾落,又一個黝黑的大洞出現。

看到這兒,我不由的皺緊了雙眉。這一切難道都是偶然?又或者說黑蓮找有準備,其實他們想要的,就是把我們引誘在這山谷之中,進行最後決戰。

如今山谷左右兩側忽然出現殭屍羣,我們陷入已經陷入了包圍之中。

山谷之內雖說也算平坦,但幾千人擠在裏面。我白派人馬的數量優勢,根本就顯現不出!

此刻就好比一團漿糊,只能近身搏鬥。而近身搏鬥的強項,那可不正是殭屍?

銅皮鐵骨,刀槍不入,除非高出殭屍兩個等級。要不然根本就無法有效且快速的殺死殭屍。

我左右觀望,只見一波接着一波的殭屍往我們這裏衝。

看看數量,竟然不下一千之衆。

一千具殭屍,這TM什麼概念?而且我們此刻被左右夾擊,前方還有紅衣女鬼助陣。雖說天上的孔雀鳥妖幾乎屠滅,但我們依舊處於了被動。

戰場形勢瞬息萬變,還真是那麼回事兒。剛纔我們還佔據了絕對優勢,眼見就能屠滅最後幾百紅衣女鬼,最後剷除黑蓮餘孽,可萬萬沒有想到,此刻突然出現殭屍羣。

而且還把我們給包圍了!大戰在一次變得慘烈了起來,前方紅衣女鬼羣稱是反殺,我方竟連連後退。

見情況不對,我當場便掃視了一眼之前與我一起戰鬥的衆人。

除了末葉道長、三石道長、王叔傷勢太重以外,其餘人都還有一戰之力。我一冷的凝重,對着他們便冷聲開口道:“還敢隨我們一戰否?”

“有何不敢?”姬無雙搶先開口,沒有絲毫的畏懼。

老常也是吐了一口帶血的唾沫:“老子命硬,我就看今天能死在這裏不!”

阿雪、千雲香、獨孤傲月雖然沒有發現,但全都舉起手中法器,誓要一戰到底。

一旁的夜狂笑見到這場景,當場便對着我一拱手:“夜字營隨時聽後盟主調遣!”

“好!那就隨我再次衝殺一次!”

說罷!我扭頭望了一旁的仙兒一眼,仙兒沒有說話。只是對我點了點頭,見仙兒點頭,我便沒有了絲毫的顧忌。帶着夜字營和重傷的年輕強者們,再次碾殺而上。

因爲我是盟主,此刻我領頭衝殺,殺氣逃脫。直接就帶動了周圍很多年輕道士,衆多同道也都在這一刻開始奮勇爭先,不在後退。

這一刻,各種法器轟鳴聲,道令聲再次達到了一個高點。殭屍的嘶吼,女鬼的哀嚎,也交織在了一起。

但我們始終被包圍在其中,兩千多人馬難以展開,就算我們血戰不退。傷亡依舊在持續飆升,而且沒有絲毫擊潰黑蓮厲鬼和殭屍的跡象。

兩個小時之後,山谷之中已經滿是屍體,鮮血染紅了山谷,血水順着溪水流淌,如同一條血河。

鮮血的味道充斥着整個山谷,很是難聞。而我們兩千多人,在兩個小時的激戰之後。進損失了一千多左右。

相反,黑蓮大勝。最多損失了五百人馬。

而且都是殭屍和厲鬼,並不是活人和妖仙。

現在的我們,再次處於了劣勢。看上去還有一千多人,但我們都知道,我們這一千多人最多頂住一個小時,然後便會被全盤吃掉。

如果這一千多人被吃到,剩下的也就是茅山、飄雲谷兩個大派和一些小門派散道等。

到了那個時候,幾乎不能形成有效的勢力集團。最終也會輸到正邪之戰,因此我當場便對着左邊的老常開口道:“老常,發信號彈!”

我離開的時候,就帶了兩枚信號彈,都是盟主令。

剛纔使用了一枚,現在就剩下了最後一枚。老常也知道此刻形勢,他也是在強打精神,要不是他拍胸擊脈。恐怕這會兒也沒有了戰鬥力。

老常不敢怠慢,急忙舉起信號彈,當場便拉開了引線,最後“嗖”的一聲刺耳之聲便劃破長空。

隨着信號彈刺耳的尖叫,最終在幽暗的天空綻放“砰”,無數的白色光點四散開來,緩緩向下墜落。

之前聽夜狂笑說,茅山和飄雲谷之所以沒來,是在追殺黑蓮餘孽,以防逃脫。

如今我發了信號彈,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迅速趕回來。

信號彈發出之後,一個熟悉的女人聲忽然在山谷之中響起:“李炎,認輸吧!你們鬥不過黑蓮的!”

聽到這兒,我心中很是不爽。但見說話的人是凌傷雪,心中卻又生起一種難言的情愫。

放眼望去,凌傷雪依舊一動未動的站在山崗之上,周圍有幾個黑衣人保護。

她的臉色沒有變化,此刻直勾勾的盯着我。見到這兒,我沉默了幾秒,然後開口道:“傷雪,你別在執迷不悟了,要不然你就真的回不了頭了!”

我一邊拼殺,一邊開口。可是遠處的凌傷雪目光明顯一轉,當場就盯住了離我不遠,此刻正在血戰殭屍,八方不敗的上官仙。

“只從她出現之後,我就回不了頭。只要她死,我心中執念纔會消失。”凌傷雪冷冷的說道。

而這也正如上官仙所料,凌傷雪恨的,是她。

但上官仙既然已經是我的妻子,我就有義務保護她:“傷雪,我是不會讓仙兒死的。如果你真的執迷不悟,你我也就再無情份!”

這句話雖然簡單,但當我說出口的時候,卻很是傷感。

怎麼說凌傷雪也是因爲我,最後才和上官仙鬧掰的。同時墮入了魔道,現在她變成這樣。我其實有些自責,本想拉她回正道,但現在看來,我是辦不到了。

如今正邪一成水火,凌傷雪下令孔雀妖殺了那麼多的正派人士,我身爲盟主也必須得爲他們討一個說法!

不過在我回應出這麼一句之後,站在凌傷雪身旁的童瑤卻也突然開口:“雪姐姐,那個敢自稱是岸的女鬼。我是不會放過她的,等我們擊潰了陽間正道,我就殺了那隻女鬼,把李炎交給你。但李炎手中的彼岸花,卻必須給我!”

童瑤的話說的很大聲,明顯是說給我的聽的。

我聽後,異常的暴怒。

我就覺得奇怪,這黑蓮怎麼可能和凌傷雪勾搭在了一起,怎麼說凌傷雪也是黑蓮的叛徒,而且現在成立了孔雀妖國。是女王級別的人物。

原來這童瑤給凌傷雪許諾,肯定是請凌傷雪聯手,畢竟二女都有共同的敵人,上官仙。

童瑤乃彼岸執念化出的曼珠沙華所化,把自己當做了岸。認爲仙兒是冒充了她,所以她要斬殺仙兒。準備反客爲主,執念也想成爲正統。

而凌傷雪,卻因爲我的原因,與上官仙結仇。因爲力量懸殊,最後墮入魔道。

正所謂有共同的敵人,那便可以成爲朋友。

就這般,凌傷雪和童瑤成爲了盟友。童瑤爲了消滅陽間正道,殺死上官仙而來和彼岸花而來。

凌傷雪卻只是因爲我,和殺死上官仙而來。

這一切的種種,好似都指向了我手中的那一朵花葉相逢的彼岸花以及凌傷雪前世孔雀女王的種種,和今世的恩恩怨怨! 如今聽到凌傷雪和童瑤的話語,我知道。我這會兒說什麼都是廢話,二人對上官仙都起了殺心。

凌傷雪之前在黑沙地孔雀王都說過,她已經覺醒了很多的記憶。前世今生,種種的一切,凌傷雪都視上官仙爲死敵。

童瑤更甚,不管她是不是彼岸的執念所化。我感覺她就是個被黑蓮洗腦的可憐孩子,現在已經是油鹽不進,想讓童瑤投降,皈依正道,恐怕比登天還難。

現在我們正道沒有了退路,再退必王。只有最後拼命一搏,血戰到底。

我提起一口心中氣,對着一旁的殭屍便一劍斬去,這一劍我懷揣着滿滿的怒火與狂暴,就算這殭屍銅皮鐵骨,也被我一劍刺穿,當場化作灰燼。

大戰依舊在繼續,傷亡也在持續上漲。不過就在十分鐘之後,山谷周圍突然出現了很多孩童的笑聲:“嘻嘻、嘻嘻嘻!”

當聽到這些笑聲之後,在場的白派同道都感覺頭皮一陣發麻。

這荒山野嶺的,怎麼可能出現孩童的笑聲?很明顯,這肯定不是什麼孩童,而是妖邪。

我第一時間反應了過來,這是小鬼兒。當年我去郭小魚屋裏的時候,遇到了很多的小鬼,它們的笑聲就是這般。

剛想到這裏,山谷之後突然出現了密密麻麻,如同汪洋的詭異生物。

扭頭望去,只見山谷兩側的石壁,谷底。竟然爬滿了一個個吱呀咧嘴的孩童,它們牙齒鋒利,雙眼血紅,看上去很是滲人。

“小、小鬼!”

忽然有一名同道在人羣之中驚呼了一聲,緊接着整個山谷的同道完全就炸開了鍋。

吾家萌妃路子野 這麼多的小鬼,實在是太過恐怕。我們本就在苦戰,而且即將敗退。 九轉神龍訣 這如果又是黑蓮的一隻鬼兵,我們還有能勝算?

在這種情況之下,很多前輩竟然開始仰天長嘯:“天啊!真的要滅我陽世正道嗎?”

“來吧!就算貧道拼了這條老命,也不會讓你們黑蓮稱心如意的。”

“……”

一些通道紛紛喝道,對着身後密密麻麻襲來的小鬼發出了一聲聲憤怒的咆哮。

不過就在此時,三道人影卻在山谷的盡頭出現,三道人影速度飛快,在小鬼的拱衛下急速駛來。

而這三道人影剛一出現,中間的一個人影便大聲對陣人羣吼道:“諸位道友莫慌,這是我三弟的小鬼兵陣!”

此言一出,在場很多人都聽出了說話人的聲音。

“哈哈哈,原來是金陽三兄弟來了!”

“我就說麼,我白派怎麼會滅亡?原來是援軍到了!”

“……”

歡呼之聲此起彼伏,大家都振奮無比。畢竟是援軍到了,有了這麼多的小鬼殺到,我們依然還有一戰之力。

殭屍咆哮,厲鬼嘶吼,小鬼尖叫,衆道歡呼。又一波大戰再次開啓,金陽帶着自己的兩個兄弟,夜雨和王小二來襲。

這三人皆是不世高手,金陽更是陰派當世掌門。花笛前輩和獨孤環心目中的男子劉赤峯的得意傳人!

又他們三人和衆多小鬼的加入,大戰再次變得激烈了起來。

各種小鬼從我們的身旁急速跑過,其中有很多常見的鬼童、金童、古曼童。還有一些罕見的陰童、血童、甚至還有屍童。

這王小二真不愧是當代養鬼大師,這樣的技藝,早就超越了末葉道長。在南洋養鬼術方面,顯然比末葉道長強上好多倍。

有小鬼的加入,我們這裏的壓力感頓時減輕了不止一點半點。

不過反觀整個戰場局勢,我們依舊處於劣勢。因爲這些殭屍太強大,也太厲害了。

激戰再次持續了一個小時,而這一個小時內,我們雙方几乎打成平手。可一個小時之後,我們再次出現了敗像,因爲衆道的道氣消失實在嚴重,戰鬥力大大降低了很多。

可就在我們出現敗勢的時候,遠處的凌傷雪忽然大吼了一聲:“孔雀的子民聽令!”

此言一出,山谷之上忽然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黑衣,通過天眼。發現全都是道士,他們衣着有孔雀標記的道袍,顯然是凌傷雪的人。

而這些人影剛一出現在凌傷雪的周圍,凌傷雪便是冷聲開口:“殺了他們!”

隨着指令的下達,這些衣着孔雀袍的妖道,拔出長劍就對着我們碾殺而來。

好傢伙,沒想到黑蓮的凌傷雪竟然還有一手,還留下了一隻精銳。

我們本就出現了敗像,現在再次出現孔雀妖道,我們還能再戰?

我方最強現在最強的戰力,上官仙。至少斬殺數百殭屍以及厲鬼,但終究雙拳難敵四手。此刻在面對紅衣女鬼這種級別的厲鬼時,竟都不能一擊必殺。甚至在被幾隻紅衣女鬼圍攻的時候,還有一些受傷的危險。

如今仙兒都是如此,更加別說其他通道。三子廟三兄弟,此刻全都疲乏異常,夜雨和金陽數次開啓魔眼和鬼瞳,黑色的火焰焚燒一切,不知多少次抵擋住了屍潮。

可是依舊遺憾,因爲對方的數量在數千之衆,三子廟三兄弟再強,也不可能一纜狂瀾。

老常等人本來早就沒有了戰鬥力,但之前一個前輩給他們吃了一顆丹藥。讓他們依然有可戰之力,不過這點微不足道的力量,還是無法對着黑蓮的強大攻勢。

死亡的氣息再次襲來,看着不斷襲來的妖道,數量竟然在一千左右。

我臉色一變,天啊!這黑蓮和孔雀妖國聯手,還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如今出現這麼多的妖道,我方就再沒有了機會嗎?

此刻剛想到這裏,忽然之間。我發現遠空竟然有三人御空而來。心中抱着一絲竊喜,來人是誰?

根據剛纔夜狂笑的情報,黑蓮四位強者被我方三魂強者追殺狼狽而逃,此刻來的定然就是我方的三位不世前輩。

有它們在,我們定然可以力纜狂瀾,除滅陽間黑蓮。

可是臉上剛掛出一絲微笑,轉眼之間,我的臉色便僵住了。

因爲我發現來人根本就不是龍老、花笛以及獨孤環。這三人我根本就不認識,而且最讓我驚駭的是,這三人都衣着黑蓮道袍。

很顯然,他們根本就不是什麼我方強者,而是黑蓮的妖道。

尼瑪!在這一刻,我徹底絕望了。出現一千多孔雀國妖道,現在又出現三位可御空飛行的三魂境界強者。

你讓我們怎麼打?就算是全盛時期的仙兒,也不是三魂強者的對手。

現在整個白派聯盟躁動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衆人都知道,等待大家的是以身殉道。

在這種情況之下,我本以爲出現逃跑等現象,可是讓我很是震驚的是。

在大家短暫的驚駭之中,竟全都衆志成城,準備以身殉道。

見衆人如此,我當場就攀爬上了一塊大青石上,然後高喊了一聲:“我輩修士,何懼妖邪?屠滅妖道,以正天道。”

隨着我的一聲高喊,周圍的同道全都開口迴應了一聲:“以正天道!”

所有人的雙眼都變得火熱,全都悍不畏死,好似都認爲。見衆人如此,我當場便把目光投向了童瑤和凌傷雪,嘴裏再次高呼:“殺!”

在這一刻,本來都陷入絕境的我們。全都變得有些瘋狂了,每一個人雙眼之中好似都冒出了烈火,嘴裏高喊:“殺啊……”

殺聲匯成一片,直接激盪在這漆黑的天地之間,峽谷之內。

因爲所有人變得高亢,本來敗退的我們,此時竟然出現了反擊的勢頭。各個都完了命的殺向凌傷雪和童瑤。

因爲大家都知道,只要殺了那兩個人。黑蓮和孔雀妖國就會不戰而敗。

我們之前嘗試過遠程突襲,可是全都失敗了。就算仙兒,也無法突破重圍。

衆道友這會兒如同打了雞血,吃了春藥。什麼殭屍女鬼,根本就擋不住,以我、仙兒、金陽等爲爲首,硬是在人羣之中殺出了一條血路,直逼凌傷雪和童瑤。

可是對方的人太多,一千孔雀妖道出現,很快的就擋住了我們的攻擊不乏。

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嚴重的是。三位黑蓮的三魂境界強者出現了。

這三位是從我們身後方向來的,始一出現,一股股行道的道氣便在山谷之中波動。

這三股氣息太強,一些修爲低的道士,根本就擋不住,接連癱倒在地。

有的更是在強大的道氣威壓面前,直接口吐鮮血。

妖孽美男十二宮 見到這兒,我猛的一咬牙,雙眼血紅死死的盯着半空之中的三名妖道。

嘴裏異常大聲的咆哮了一聲:“你們該死!”

說罷!我這個靈慧中樞期的道士,開啓至陽氣也才靈慧巔峯的道士,此刻直接就騰空而起,對準了這三名黑蓮妖道衝殺而去。

其中一名三魂境界的強者見我對他們出手,眼中滿是藐視之色,嘴裏露出一絲詭笑:“螻蟻!”

話音很淡,但隨着他的話語,他對着我便拍了一掌。一股浩蕩的道氣襲來,威力強大,舉世罕見。

畢竟三魂境界的強者,便是可以問道求仙的人,他們距離仙路,也就只有一兩步的距離。

這麼強大道士,我靈慧中期的道士怎麼可能會是對手?

我的瞳孔猛的放大,想躲可是根本就沒有機會。

在這一刻,我卻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不要!”

且同時間出現一道白影,而這道白影直接就擋在了我的面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