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邊林天剛上樓,正好撞見了被擒住的陳博起。

“是你!”看見林天,陳博起突然一瞪眼,惡狠狠的說道,“是不是你想要陰老子?我告訴你,我會讓你後悔的!”

林天並沒有說話,而是對着歐陽建國點點頭,就跟着他一起上了警察車,這一切似乎都在緊羅密佈的進行着。

此刻,已是中午。

縣**裏面的人也忙瘋了,似乎從來沒有過的勤奮,整個縣**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在嚴正道的檢閱下,似乎有了質的突破。

“市長,既然你不去酒店,那不妨賞臉,去我家,我讓我老婆炒幾個清淡的菜,咱們一起吃如何?”董作平看到時候也不早了,識趣的問道。

嚴正道看了看董作平,咳了咳,說道,“不用了,我剛纔接到歐陽局長的電話,說他剛剛去了一趟你們縣的第一中學,說是接到了一起報案,我要去看看。”

“第一中學!”董作平的心一下子就懸了起來了,怎麼早不發生,晚不發生,偏偏嚴正道來視察的時候發生?這尼瑪一個處理的不好,直接丟掉“烏紗帽”的節奏,他自然很驚慌,“市長,發生什麼了?”

嚴正道搖搖頭,說道,“去了不就知道了?對了,陳副縣長,你也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陳博裏面點點頭,他也重視了起來,學生的問題,那可就重大了,所以他不敢推脫,也不能推脫,跟着嚴正道,就坐上了車。

最終,車在警局門口停了下來,並沒有多大的排查,歐陽建國獨自一人,站在警局門口,看見車子過來,立馬迎了上去。

“嚴市長,你來啦?”歐陽建國敬了個禮。

“恩,怎麼樣,建國,調查出來了嗎?”嚴正道下車,問道。

“還沒有,市長,這人有些特殊。”歐陽建國忍不住看向了陳博,然後繼續說道,“所以到現在都還沒有審訊。”

“哦?特殊?”嚴正道看了看歐陽建國,說道,“帶我進去看看吧。”

“是。”

警局內,嚴正道的到來沒有給任何人造成影響,衆人該幹嘛就幹嘛,有的交頭接耳在討論案情,有的沉着冷靜的盯着電腦,目不轉睛。

進了房間,裏面一片黑暗,歐陽建國開了燈,裏面的設施很簡單,只有一張桌子,兩個警察手中拿着筆記本,正在記錄着,目光直盯着玻璃的另一邊。

這是警察局裏最爲常見的,審問室,在另一邊設計上一塊特殊玻璃,就像電視劇,和電影裏面的一樣,犯人看不到裏面的人,而裏面的人卻可以觀察犯人。

陳博突然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玻璃內的那一道身影,“兒子!!!”他大叫一聲,惡狠狠的看了一眼歐陽建國,說道,“歐陽局長,你抓我兒子幹什麼?”

PS:兩章合一 歐陽建國咳了咳,一臉公事公辦的樣子,道,“我抓你兒子當然是有原因的,你先聽我…”

“我兒子到底犯了什麼事?他可還只是個學生,歐陽局長,快點把我兒子放了,在事情還沒有查明之前,就這樣胡亂抓人是不是有些唐突?再者說了你們有沒有拘捕令?”

“陳副縣長,你先別急,聽聽看建國是怎麼說的?”嚴正道眯了眯眼,說道。

歐陽建國點點頭,說道,“我們接到可靠消息,你的兒子在學校裏面橫行霸道,還私自創力學生勢力,收取保護費,頗有黑社會性質。”

“胡說!你有什麼證據嗎?”

“好,這件事情暫且不論,那我能不能問問你,陳副縣長,這是在停車場拍的照片…”歐陽建國將照片拿出,赫然是陳博起的寶馬車。

“這是你兒子的車嗎?”

陳博搖搖頭,說道,不是!”

“呵呵?這可有些打臉了吧?陳副縣長,我們在你兒子身上搜查的時候,搜出了鑰匙的同時,還搜出了點成人用品,你敢說哪些不是你兒子的嗎?”

陳博面色鐵青,“這是**裸的陷害和污衊!歐陽建國,我告訴你,就算是這樣,你也沒有資格抓我兒子,他要開什麼車,帶什麼東西,只要沒有違反法律就行,還輪不到警察系統來管他。”


“看來你還沒有明白我的意思?陳博副縣長,我能請問一下你嗎?一個高中生,爲什麼會有手段去買一輛寶馬車?這輛車的價值應該有百萬元吧?你覺得以你兒子的經濟能買的起來?”

“他…這車當然不是他的!這車是我一個朋友的,他借給我兒子開兩天,難道也不行嗎?歐陽建國,我警告你,馬上放了我兒子,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


陳博臉色極差,很是可怕,似乎已經忘了旁邊有嚴正道這一號人了。

歐陽建國冷冷一笑,說道,“陳博,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林天進來吧!”

門被打開,林天推門而入,臉上面無表情。

“陳博,看到林天有沒有一點熟悉的感覺?”歐陽建國冷冷一笑,繼續說道,“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我…我做什麼虧心事了?再者說,這個學生是誰我根本就不認識!你們當着嚴書記誣陷我,也要講究證據的好不好!”陳博一臉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林天笑了笑,點點頭,說道,“歐陽叔叔,要不然只要把上次那兩個警察叫過來當面對證,一切都將大白於天下。”林天眯了眯眼,笑着說道。

“恩,林天,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幫你出這口氣的。”說完,歐陽建國又看向了陳博,說道,“你兒子在學校的橫行霸道,我們早已有耳聞,只是礙於你的面子,不便出手,你還以爲安惠縣真的是你陳博的天下了嗎?”

陳博臉色一黑…


對面的門被打開,嚴正道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了門,去到了陳博起被關押的地方。

透着輕微的機械操作過後的聲音,聽見嚴正道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陳博冷汗一下子就下來了,想要衝過去告知自己的兒子,面前這個人的身份,但是卻被歐陽建國一把制住,最終只能無奈的盯着玻璃。

“哼,識相的話快點放了我!要不然等我爸爸來了,你們這間破警局就要換局長了。”

嚴正道笑了笑,坐在陳博起對面,說道,“我們談一談?”

“談?呵呵,要談讓你們局長來見我!你?你算什麼東西?”陳博起抖抖腿,大少爺的性格暴露無遺。

嚴正道臉色冷了幾分,說道,“你這小娃娃架子還真的,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做事還要小小心心,生怕出什麼事情呢。”

“呵呵,那是因爲你官職低!你也不看看我爸爸在這安惠縣的實力有多麼大,只要他願意,他能讓你腦袋搬家!”

“哦?”嚴正道笑了笑,拿起一本筆記本,說道,“那你倒是說說,你爸爸的權利到底有多大?我洗耳恭聽!”

陳博起這才直起身來,看了一眼嚴正道,問道,“你在警察局裏當什麼官的?要不然你放了我?我讓我爸爸把這個局長給撤了,讓你噹噹!”

“你以爲公安局局長要被扯下來那麼簡單?你當國家的法律是什麼東西?”

“我說我可以就是可以!哈哈,怎麼樣,是不是心動了?如果心動了,就快點放了我,說不定你以後還要依靠我呢!”



另一個房中,陳博早已經癱瘓在了地上,他知道他完了,被這個傻兒子給害死了!嚴正道是什麼身份,就算是縣長見了他都不敢態度都不敢那麼惡劣,現在陳博這個態度,簡直是在找死。

果然,嚴正道也不是吃素了,一拍桌子,站起身來,氣勢瞬間攀升,冷眼望着陳博起,道,“看來你爸爸在安惠縣確實不錯!好樣的,很好麼,動用職權,竟然連警察局局長都能隨意替換!哈哈哈,很不錯,今天我倒想看看,陳博來了能不能救你!”

“你…你到底是?”陳博起也聽出了嚴正道語氣中的不屑,底氣缺失了幾分,小聲問道,“你到底是誰?”

門被打開,陳博走了進來,臉色已經不能用鐵青來形容了,簡直憤怒到了極點!沒想到自己竟然死在了自己兒子手裏。


“你這個傻13!”陳博痛心疾首,一巴掌就招呼了過去。

陳博起被刪了一巴掌,身體立馬一轉,倒在了地上,痛苦的捂着臉,就差眼淚掉下來了。

嚴正道把手搭在後面,問道,“陳副縣長,你兒子說的是實話嗎?你的權利真的很大啊!”

陳博立馬跪了下來,竟然痛苦的**起來,嘴裏支支吾吾的說道,“市長,哎呀市長啊,小孩子不懂事,你千萬別在意!他說的話你千萬不能信啊,你看看安惠縣現在的發展勢頭,那可都是我陳博和董作平縣長一點一點幹出來的政績啊,請你明見啊!”

“至於我這逆子,我也沒想到他在學校裏竟然那麼橫行霸道,幹出這種大逆不道之事,我一定會好好教訓他的!”

陳博心中無奈至極,沒辦法,他這次只能出此下下策,只希望救兵能快點到來! “安惠縣的政績?”嚴正道瞥了陳博一眼,看得他都有些心虛了。

連忙說道,“額,這都是嚴市長和衆位高層指導的好!”

“呵呵,我來安惠縣纔沒一個月,你也不需要吧這些東西加在我身上,我也沒有興趣…只是,我最後問你一遍,安惠縣有今天的蓬勃發展,你覺得是你一個人的功勞嗎?”

“不敢!”陳博立馬低下了頭,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嚴正道看了一眼董作平,然後說道,“董縣長,你認識林龍輝嗎?”

“啊?”董作平後退了兩步,身體突然發顫了一下,才說道,“我…我…我認識。他是…前任安惠縣的副縣長,,,只是…只是。”

“只是?只是他現在在家裏休整是嗎?”

“額…是的。”

“哼!”嚴正道冷哼一聲,淡淡的說道,“幾年錢,你們安惠縣動工的那個大工程所發生的那件事情,別以爲我不知道!”

“市長明鑑啊!那件事情真真沒有我的事情!”董作平一聽,整個人突然癱倒,抱着嚴正道的大腿,哀求道,“完全是以外啊。”

“我有說和你有關係嗎?”嚴正道看了董作平一眼,淡淡的說道。“還是你們兩個做賊心虛?”



“我們沒有做什麼虧心事!市長,你不能像審犯人一樣審問我們!”陳博扶起了董作平,拍拍他的後背,示意他不要亂說話。

這時,門被打開。

李長生從門外走了進來。

“喲,今兒怎麼那麼熱鬧?嚴老弟你在幹什麼呢?”李長生眯着個眼睛,十足的老奸巨猾。

“李書記?你來這裏幹什麼?”嚴正道問。

“哈哈,我看嚴老弟你那麼辛苦,上任沒幾天,竟然開始了視察,所以我想想,我也不能落後哈,所以我就跟過來了,怎麼樣,嚴老弟,不會給你造成什麼麻煩吧?”

陳博像是抓住一根救命草一樣,望見李長生的時候,就奔了過去,眼眶立馬就紅了,一點副縣長的架子都沒有。

“李書記,你可要爲我兒子做主啊!”

“別哭,別哭,陳副縣長,只要是好市民,好官,我定會爲你們做主…只是你可要講清楚前因後果,我好幫助你!”李長生笑眯眯的說道。



五分鐘以後。

審訊室裏,形成了一個簡易的會議室,李長生坐在最前面,嚴正道坐在旁邊,剩下的人幾乎都是站着的。

“陳博副縣長,你說的話我大都清楚了,不過嚴老弟啊,我可要好好說說你了,小孩子的話能信嗎?就憑你所謂的片面之詞怎麼就能抓陳博的兒子呢?凡事可是要講究證據的!”李長生笑了笑,那滿是富態的臉上擠出了一條縫。

嚴正道笑着點點頭,給自己點上一根菸,這纔不急不緩地說道,“證據?我確實沒有,我也不能證明陳副縣長利用職權去保護自己的兒子,但是那輛寶馬車,來歷真的有那麼簡單嗎?要是查下去?這輛車的出處,或許?”

李長生看了陳博一眼,說道,“小博啊,你可要說實話,那輛車真的和你沒有關係嗎?”

“沒有,真的沒有!”陳博立馬擺擺手,說道,“ 我在山裡養妖精 ,借給我兒子開幾天而已。”陳博心想,反正這也是別人的賬戶買的,要是真的查下去,也差不出什麼!

“沒錯沒錯!是我爸爸的一個朋友借我的!”陳博起在一旁捂着個臉,處處可憐的說道,“李書記,你可要爲我做主啊!”

就這樣,李長生一來,簡單的就用”沒有證據“這一句話,圓了過去,而且他說的確實是事實,不能說他什麼。

“嚴老弟,既然這一切都是誤會,那…你看?”李長生看向了嚴正道,笑眯眯的說道。

“恩,嚴正道點點頭,說道,”看來確實是我誤會陳博副縣長了…那接下來,我給大家看一個視屏,如何?”

沒等李長生說話,歐陽建國就走上前去,將碟片放入了閉路電視中去…


視屏模糊了一會兒,逐漸清晰起來,看得到幾個女人在撕扯,面向看得很清楚…但是李長生依舊笑眯眯的,他實在不懂,嚴正道拿出這個視頻的意思。

慢慢的,視頻裏出現一道身影!雖然只是背影,但是卻略感熟悉,他和那個女學生說了幾句話,就轉過頭,看了一眼後面的幾名學生,這一刻能清楚的看出!那是陳博起!那幾個學生立馬會以,手段也是極爲乾脆,抓住了在對面的那三個女學生。

陳博起叼着根菸走了過去,旁邊的女學生頓時囂張起來,扇了被擒住的女學生一巴掌,還不解氣,還踹了旁邊另外一個女學生一腳!

做完這些事情,她和陳博起說了幾句話,但是聽不出她在說些什麼,只看到陳博起笑着點點頭,走了過去,突然伸手,重重的扇了剛纔那個女學生一巴掌!

視頻結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