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連我都爲之一愣,蕭晟還沒有對許盈盈這個態度過,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了。還是因爲他剛纔和白子晗討論了什麼,心情不好了?

許盈盈沒有搭蕭晟的腔,氣氛一時之間有些尷尬,我說:“蕭晟,你談完事情的話,我們該回去了。”

許盈盈挑挑眉,“嗯哼,我們要去趟超市,小盼在家等着我們買菜回去呢。”

“什麼?你不早說。”我瞪了許盈盈一眼,看看時間都六點多了,現在再去買菜回去根本來不及。我說:“附近的菜館炒幾個菜帶上去吃吧,不用小盼再忙,主要還是你應該早點說纔對,你是不是根本就忘記這個事了?”

許盈盈望天不答。

(本章完) 說到底,還是許盈盈自己把買菜的事情給忘記了!

小盼和劉穎都不太介意這件事,大家已經許盈盈這種事情上的神經大條,劉穎難得最近回來的早,我們幾個終於能一起吃個晚飯。

飯後大家照常坐在一起侃大山,隨着時間的推移,小盼和劉穎相繼回屋,客廳裏就剩下我和許盈盈,我打着哈欠想今晚偷懶不做直播,看看電視上放到廣告的位置,就懶得伸手夠遙控器,大腦一時沒有受到控制,黑色線條抓着遙控器就飛到了我手裏。

我後知後覺地僵立在沙發裏,算作是驚恐地看向許盈盈,她瞪大眼睛,盯着遙控器,再看看我,坐等我的解釋。

忽然手中的遙控器被另一隻手拿走,我一愣,扭頭看到蕭晟站在我身旁,他面無表情地掃視許盈盈一眼,說:“你該上去睡覺了。”

我眨眨眼睛,沒反應過來。

許盈盈似乎沒有懷疑其他問題,只是說:“下次注意點,另外兩個人還在呢,被發現了怎麼辦。”

我替蕭晟說道:“抱歉,我儘量看住他。”

蕭晟瞪我,“你?”

我尷尬,臉色微紅,推攘着他往樓上走,“要麼你就消失,要麼就別說話。”

蕭晟要是會聽我的話就不是蕭晟了,他佛開我的手,抱着我一起消失。我之所以能意識到自己是在許盈盈的面前消失,因爲此刻正站在自己的臥室,盯着蕭晟瞪他說些什麼,蕭晟似乎不打算解釋,我只好在房間里布置好屏障,將我和他都罩在裏面。

“蕭晟,你到底怎麼了?下午跟小白談過話,整個人都怪怪的。”我搶在蕭晟敷衍我之前,又追加一句,“你知道我能體會到別人的情緒,別想敷衍了事。”

他詫異地望着我,“對我也有效?”

“當然。”雖然沒試過對鬼是否管用,但是對人還是沒有問題的。

蕭晟哼笑,“我還算是人?”

“永生之人這說法裏還帶着人字呢。”

蕭晟盯着我看了半晌,嘴角翹起。

我猛然想起剛纔問他的事情,他根本就沒有回答,這算是故意岔開話題嗎?

“你剛纔的問題沒有回答我。”我說。

“回答你什麼,我爲什麼要回答你。”蕭晟反問。

我垮下肩膀,“是啊,你不說,我也沒辦法,那你能告訴爲什麼突然一下子對許盈盈的態度變了?以前你不會這麼過分的。”

蕭晟冷哼:“許盈盈,你繼續維持現狀吧,事情沒有定論之前,我不會告訴你的。”

我戳着鍵盤,問道:“你今晚幫我做一下直播吧。”

“你又偷懶?”蕭晟道,“你直播間的粉絲恐怕有一半都是我的吧?”

“那你要不要考慮出道?”

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能和蕭晟這樣開着簡單的玩笑,而他又不會惱火。我很享受現在這種感覺,忽然間想起總被人問道的男朋友問題,如果下次再有人問,我該怎

麼回答……眼神不自覺地就飄向蕭晟的方向。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一窘,知道他剛纔聽到了我心中所想。我輕咳一聲,換了個話題,“那個,自從上次夢到辛策之後,我這段時間都沒有再夢到過,我想說,現在可以解封了吧?”

蕭晟一轉身,“隨便你。”

“真的不管我?”

“除了許盈盈,你不許和她過分親密,其他的,隨意。”

又繞回來了,我試探着問:“你到底是懷疑許盈盈哪一方面呢?明明我跟懷疑劉穎,你就認爲她沒有問題。可是輪到許盈盈,她都和我們相處這麼久了,我是真的不覺得她會有問題,你——”

蕭晟打斷道:“進幻境來。”

解除屏障,我後他一步踏入幻境中,可蕭晟竟然丟下一句重磅炸彈:“劉穎是我的人。”

我呆立當場,“劉穎是你的人……什麼意思?”

蕭晟道:“劉穎是我的手下,一百年前收的,我讓她住進來隨時策應我,順便看住你。”

腦海裏突然回憶起之前的種種,從劉穎第一次來對我的熱切,之後她在蕭晟受傷時的那段異常表現,現在我能夠理解了,當時其實劉穎是在擔心蕭晟的。還有中間蕭晟對待劉穎的態度,一切一切的疑點終於得到了解釋,同時我也感覺到被欺騙的滋味。

劉穎與我們相處了四個月,結果我現在才知道她一直都是帶着蕭晟的任務,有目的性的接近我們。

“我只告訴你這一條,你就已經產生了思想波動,這讓我怎麼告訴你其他事情。”蕭晟的眼眸中有着輕佻。

“我只是需要時間適應,你還有什麼事情沒說?”

蕭晟輕輕搖了搖頭:“現在不會告訴你,你只要記住離許盈盈遠一點,別把信息告訴她,做到這些足夠了。”

我說:“你是懷疑許盈盈別有目的?不是你的人,她的目的就不單純嗎?”

蕭晟皺起眉,表情在我的反駁下,變得有些冷硬:“你對許盈盈太先入爲主了,還有她平時表現出來的樣子,的確很難讓人起疑心,但是你有沒有考慮過,首先從你父母那件事開始,知道我們自己動向的只有那麼幾個人,我,你,小莫和許盈盈,到底是誰把你父母的信息泄露了出去?爲什麼你剛把一些事情告訴了他們,你的父母就遭到了報復,你想過嗎?”

“想過……”我說,我的確想過,可是小莫和許盈盈都是我信任的人,“我不能隨便懷疑他們,而且他們對我都很好。”

“好是可以裝出來的。”蕭晟用森冷的嗓音說道,“我一樣可以用很好的態度對你,你也同樣會覺得我是好人。”

“那你爲什麼會懷疑許盈盈?”我不死心的追問。

蕭晟道,“她的疑點最多,從一開始就在你身邊自不必說,她用你父母做幌子,留在你身邊名曰保護你,可是你真正的父母卻是另有他人。你不要試圖給許盈盈找藉口,我也不想再多說什麼,等我拿到確切的證據

,一切就都有了定論。”

我嚥了嚥唾液,讓自己把許盈盈放在對立面上,然後再來思考問題,“許盈盈如果是我們的敵人,那她瞭解我們的全部,最後我們毫無勝算。”

蕭晟深吸一口氣,走到我面前:“不,她有一點不知道。”

我疑惑地擡眸看他。

“你學會了精神力,這一點,她還不清楚。”

蕭晟的眼神中放佛寫着勝券在握,我問道:“那過年我還會和許盈盈一起去東北,你爲什麼當時沒有阻止我。”

許盈盈已經訂好了機票,聯繫好那邊的住宿和活動,我們過年期間去東北也是板上釘釘的事了,既然蕭晟一直懷疑許盈盈,爲什麼又默許我和她一起出去呢。

蕭晟道:“我有其他安排。”

“你是不是安排劉穎去做什麼了?”我遲疑着問他,然後想了一下又說,“現在這個宿舍只有小盼一個是普通人吧?你別告訴我,連小盼都是……”

“她是普通人。”蕭晟的話鏗鏘有力,讓我心頭一顆大石放下。

“我感覺自己現在就像生活在無間道里,沒出現一個人可能就要警惕他是不是別有目的。”我說,“散打教練和那一班學員呢?向哥他們是普通人嗎?”

蕭晟眯起眼睛:“我不是算命的。”

我不滿地撇撇嘴,反駁道:“那你怎麼確定小盼是普通人。”

蕭晟瞪我,默不作聲。我悻悻然收回話頭,走到桌邊坐下,“感覺現實裏的生活還不如夢裏來的實際,之前記錄的夢,每一個歷歷在目,但現實裏的事情,多得我快記不清了。”

翻看着手頭的筆記本,我並沒有看進去幾個字,腦子裏亂七八糟,良久,我嘆了口氣,走到牀邊,讓自己進入凝思的狀態,躲進虛無縹緲的精神世界,讓自己的神經放鬆。

讓各種不同的黑線在眼前跳躍,不下指令,讓它們自由地選擇軌跡,如果生活能簡單地像線條一樣,我寧可選擇平面的世界,只有一條直線先前走,沒有多餘的岔路去選擇,人是不是就能輕鬆的走完一生?

應該是過了很久,我再次睜開眼睛,是躺在臥室的牀上,看眼時間,凌晨七點,我匆忙起牀洗漱,收拾好自己便準備出門。

“等我!”許盈盈大喊一聲。

天知道我現在面對許盈盈還會覺得彆扭,正拿捏不準自己要用什麼樣的表情和態度面對她,她就在大清早的叫住了我。

“我和你一起,你去健身房是吧?”許盈盈問。

我點點頭。

“昨天我和那倆肌肉帥哥說好的,早上他們負責做我的健身教練,直到我練出優美的S曲線。”許盈盈樂呵呵一笑。

我也報以微笑,“好。”

坐在客廳裏等她,我就在心裏暗暗告訴自己,如果事實已經如此,那麼只能選擇面對,逃避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相對而言,我更需要找出真相,將來要讓一切在陽光下,全部展現出最真實的那面。

(本章完) 蕭晟這次說的推測較之上一次詳細許多,難免會導致我對許盈盈的態度變得微妙,這很矛盾,心中既不願意懷疑她,又不得不對她的很多行爲重新思考。

例如今早她要求和我一起去健身房,其實是很正常不過的事情,我和她都在健身房健身,而且時間又都是早晨,一起走當然無可厚非。雖然我在樓上一層,我們依然是隔着樓層的,要說是許盈盈爲了看到我在做什麼也不太可能。

妻寶無價,總裁大叔超完美 心中有疑問,卻不能問蕭晟,他還不知道去哪裏蒐集所謂的證據了。所以有的時候再不確定之前,先知道了也未必是好事,蕭晟的顧慮果然是有先見之明的。

楊波教練在我練習了一個月的基本功後,終於肯讓我與同伴對練,但也只限於簡單的喂招和陪練。向哥是我的陪練對象,他帶着護具,監督我的步法和動作,我總忍不住想問他對白子晗的進一步攻勢,當然最後我確定問出了口。

向哥頗爲無奈,最近他有事沒事就會往鮮奶吧去,時間多在訓練之後,名曰陪我回來,其實是我陪他來,免得他一個人尷尬。經過幾天的不懈努力,他已經徹底在鮮奶吧中混了臉熟,尤其是小莫成爲他的強勢助攻後,鮮奶吧裏就洋溢着熱鬧的紅娘氛圍,主人公並沒有怎麼意識到。

起初謹慎起見,我問過白子晗對於現在的一個規劃,比如:“子晗,要是有人喜歡你追你,你會考慮嗎?”

她一貫是冷淡地態度,對感情上的事情尤其如此,她當時回答:“隨緣吧,我也不清楚。”

這樣的回答算是最好的了,因爲她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可能性最大。

所以這段時間,我和向哥的關係也是越來越好。

我在練習的時候問向哥這些問題,肯定是有偷懶的嫌疑,畢竟向哥會因此走神,然後我就可以少動幾次,少打兩拳。

楊教練走到我們旁邊:“你們是練習的還是聊天的?”

我吐吐舌頭,向哥道:“抱歉抱歉,我們剛纔走神了。”

認真練習,其他的下課再說。

波仔路過我們這邊,說道:“向哥,你最近和小童走的很近哦,每次下課都送她,你們倆……”波仔兩個大拇指放在一起比劃了一下,那意思:你們倆談了?

向哥說:“沒有。”

向哥的言簡意賅可沒有消除波仔的好奇心,波仔說:“怎麼可能呢?談了也沒什麼啊,承認吧。”波仔湊到向哥身邊,意有所指,“我知道小童長的不錯,性格也可以,談了就直說嘛?你要不說,可是會被其他人趁虛而入的。”

向哥話鋒一轉:“你喜歡小童?”

波仔意料之外的呆了片刻,然後他的臉詭異的泛紅,我一驚,難道說……同時我也能感受到波仔忽然間波動了的情緒,我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什麼情況,難道說向哥問對了嗎?波仔喜歡我?

“是啊,我喜歡。”波仔居然承認了,“小童沒有男朋友的吧?如果向哥你

沒有和小童談的話,我就——”

“等,等一下!”我說,“我……有男朋友的。只是他不在這裏,不是經常出現,我們算是異地戀吧。”

這樣說應該也沒錯,我默認了蕭晟作爲男朋友,沒細想,就這麼說出來了。

波仔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尷尬,“你有男朋友?之前不是一直說沒有的嗎?”

我正想着怎麼說,場館裏卻安靜了,原本孫頭和成哥是在練拳的,而且楊教練也在一旁指導,場館中的聲音還算是比較雜的。

我們同時望向周圍,我呆住,門口一個人向我們走過來,嚴格來說,是向我的走過來。

蕭晟。一身新潮的休閒西裝,短髮,眼神迥然。

他怎麼……來了……

我呆呆的看着蕭晟,他很少在公共的場合露面,波仔和向哥他們都看向我,蕭晟大步流星地走近我身邊,攔住我肩膀,“她是我的老婆,你有什麼想法嗎?”

我張了張嘴,半句話說不出。

蕭晟的身高肯定是在180以上的,波仔大概176,所以蕭晟比他高了一個頭。蕭晟是真的拿出了一部分氣勢,波仔有些窘迫,大家圍攏過來,似乎應該是我來介紹,可蕭晟把主要的全說出來了,我是要反駁還是承認,無論哪一個在現在看來都不太合適啊。

我哀怨的想,這個人從來做事都不和人商量,老婆這個詞不是隨便能說出口的,我以後要怎麼做啊……百般無奈之下,蕭晟拉着我的手出門,我勉強回首對他們揮了揮。

走出場館,我說:“蕭晟,向哥今天還要去鮮奶吧呢,你把我拉出來,他怎麼辦?”

“狐狸精說得沒錯,健身館果然有很多動機不單純的人,原本我以爲是姓向的對你有意思,原來是那個汝臭未乾的小子。”蕭晟冷哼,“梓童,你真是無時無刻不在吸引着男人。”

我強忍着給他一拳的衝動,剛想着把最近學習的成效拿出來看看,結果蕭晟下一句就是:“你的拳頭對我來說和嬌嗔沒什麼兩樣,綿軟無力。”

他的眼神帶着笑意,而且完全是看笑話的笑意,我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蕭晟你等着,我會把現在學的和屏障結合在一起用,然後讓你打臉!”

“你的任何想法我都知道,你認爲我會在被你練出來前,想不到破解的方法嗎?”

我一愣,也是啊,無論我想得多周密,都會被蕭晟知道的一清二楚,真是沒意思。

眼看着就要走出商場,我問:“你確定要這樣一直走到鮮奶吧?不是不能維持現在的狀態太久嗎?”

“沒影響。”蕭晟說。

真的沒影響?我狐疑地瞅瞅他。

於是當鮮奶吧的衆人看到蕭晟時也是大爲吃驚,店裏有一個顧客,以小女生居多,我早就承認過蕭晟的臉長得是不錯的,所以店裏的女孩子們大多看着蕭晟花癡,還有的拿出手機要拍照。蕭晟一側身沒讓那個女生拍到,他牽着我的手走

上二樓,小莫驚訝地看着我們,想說什麼,最後還是沒有說。

上了二樓,我就問他:“你今天又是受了什麼刺激,說出現就出現。就因爲波仔那句話?”

蕭晟不甚在意,似乎沒有聽到我的問句,我卻知道他是有意不回答,接着小莫走上樓,和我問了同樣的問題:“蕭晟你今天抽什麼風?我店裏的客人好容易不熱衷與我的顏值,你又過來撩撥她們幹什麼。”

我差點笑噴:“小莫,你說真的嗎?”

小莫說道:“起初是我的顏值,然後是林宇的特點,目前本來屬於白子晗的冰山美人,可現在,蕭晟你大爺的,你沒事到底出現幹什麼!”

我挪到臺階處,果然聽到了樓下少女們氾濫的少女心在花癡。

諸如:“天吶,怎麼從上到下,老闆認識的人不是帥哥就是美女!”

“這個店裏太幸福了,不知道還招不招人,我好想進來工作啊,就算是打掃衛生也行!”

“啊,這個人也好有型。”

“我上次見過,最近經常來,好像也是老闆的朋友。”

樓下的討論轉了風向,我又向下探了探頭,發現是向哥來了。

小莫和蕭晟似乎還在針對他們的問題進行“友好”又深刻的學術交流,我乾笑兩聲,自覺離開現場,向哥坐在平常的位置,我過去坐到對面,向哥的眼神瞄到樓上:“你老公在上面?”

我神色一窘:“他……”怎麼說呢,蕭晟到底算是一個什麼樣的身份。

本以爲蕭晟在樓上和小莫爭吵,根本不會理我心裏所想,而且他平時也是這麼做的,誰知道今天他居然在我心底說:“我對身體的每一寸都瞭解的清清楚楚,你說我是什麼人?陌生人?還是仇人?幾十年的夫妻也不如你我之間關係更親密吧。”

該死的,這傢伙怎麼大庭廣衆之下說這種話!雖說沒有第三人聽見,我聽到也一樣窘迫啊!

向哥問我:“怎麼了?臉突然紅了。”

“他……算是吧。”我說。

“算是什麼?”向哥疑惑,“這個還有‘算’的說法嗎?你們是不是沒有領結婚證,所以不好意思說。”

“怎麼可能有結婚證。”我嘟囔一句。

感謝白子晗大美女這時候恰到好處地端來甜點飲品,我雙手抱拳感激不已,關鍵時刻把向哥的注意力轉移到了她的身上。

向哥果然不在問我,而是看着白子晗溫和地說一些平常的問候和關心,我鬆口氣,白子晗經過這幾天的熟悉,對向哥也不陌生。

向哥不屬於長相非常英俊的那種,但是自然有一種成熟男人的魅力,五官明朗,臉型剛毅,屬於氣質型的帥哥,給人安全感。

我覺着白子晗應該是能感覺到向哥的心意,也沒有表現出反感,心道有門,這些天向哥的心思真是用對了位置。

改天問問向哥的攻略,當然,是要在他成功贏得白子晗的芳心後。

(本章完) 今天還有一個新進展,向哥主動邀請白子晗一起吃飯,相當於是邀約。白子晗拒絕了他,但我能感覺出來白子晗不是牴觸的拒絕,可能只是需要時間。

早說了向哥是溫柔型,所以他依舊紳士,對白子晗心意始終,耐心地等待。

蕭晟已經不在二樓,小莫下樓的時候,用表情告訴我蕭晟離開了,隨後我也準備回家,小莫道:“我剛纔跟蕭晟說了一下,鬼窩那邊我基本摸清了他們的一部分規律,比如基地大約有多少鬼,一次有幾隻鬼進出,可是吧,沒有看到劉麗麗,那女人神出鬼沒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在躲我們。”

“我想不出劉麗麗躲我們的原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