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進入後院,遠遠的看到翁太白揹着手,擡頭望着蒼穹,不知想些什麼。

“老人家,我來了。”

夏凡恭聲喚道。

翁老收起目光,回頭看向夏凡。

“你小子忘記咱們之間的約定了嗎?”

翁老聲音不高,但帶着幾分責備。

“後生失禮了,只因家中變故,急於回去解決,就沒來得及向您老告別。”

到了近前,夏凡衝翁老深施一禮。

“罷了,誰沒點家事!看到沒,短短數日,幾十年才能開一次的千年雪芙,在你栽培下,竟然奇蹟般開花結果,不得不佩服你的培育術!”

翁老親切的拉着夏凡,指着兩株千年雪芙,讚不絕口。

“是嗎?恭喜翁老,祝賀你提前完成心願。”

細心培育幾十年,不就是有朝一日,親眼看到千年雪芙開花,如今連果實都收穫了,應該了卻一樁漫長的心事。

哪知出乎意料的是翁老微微搖頭,“以你的栽培技術,不久將來,千年雪芙將會遍地開花,希望你用它的功效去救治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很快,你將擁有鉅額財富。”

經翁老這麼一提醒,夏凡想起了鳳凰山的大棚基地,如果翁老賜予幾棵種子,不出一年,將會培育出幾畝來。

“如此以來,多謝翁老!只不過,目前我的首要任務是完成學業,成爲真正醫者,在行醫救人的道路上,能夠盡點綿薄之力。”

進入宛城醫科大那天,夏凡曾發過誓,要好好學醫,其一提高生活質量,其二,救死扶傷;今天不就做到了,醫治趙靈兒,分文未取。

翁老欣慰的點點頭,“算我沒看錯!我不管你怎樣發財致富,記得行善就好!”隨後,從身後石凳上提起一個布裝遞給夏凡。

夏凡立即意識到裏面是什麼,雙手恭恭敬敬接過,打開瞧了眼,數十棵金燦燦的種子躍入眼簾,以致心臟狠狠的顫抖了幾下。

“千年雪芙種子!翁老請受夏凡一拜!”

夏凡規規矩矩跪了下去,一連嗑了三個響頭。

翁老並沒阻止,而接受了夏凡的跪拜,直到嗑完,說道:“起來吧。”

如果千年雪芙功效真如翁老所說,那麼僅贈送的種子,也價值連城,關鍵沒地方買,殊不知,夏凡發家便從千年雪芙開始。


“老夫自信還能活上幾年,如果在培育千年雪芙上面,遇到困難或不懂的地方,隨時聯繫我。”

隨後告訴夏凡一組座機號碼。

千恩萬謝中告別翁太白,夏凡珍而重之的收起種子,回到公寓。

該辦的事已了,沒有留下的必要,夏凡決定下午帶着姐姐回宛城。


當夏凡說出行程時,歐陽雲朵明媚的眸子不見了光澤,她也要回家鄉了,這一別,不知何時再相見,與夏凡相處的這段時間,無形中對夏凡產生一種情懷,竟有難捨難分的感覺。

“雲朵妹子,你家在哪?要不要跟我們同路?”

夏茉莉相中了這位弟妹,自然想帶她一起回去。

歐陽雲朵看了眼夏凡,應道:“我家在最西邊,比較遙遠,做火車要兩天兩夜。”

“哦,可惜了不同路。”

夏茉莉有點失望。

“沒關係,想你的時候,可以去找你呀。”

歐陽雲朵勉強擠出一絲笑意。


“不能陪我們一起去玩幾天嗎?”

夏茉莉又道。

歐陽雲朵偷偷瞄了眼夏凡,見他始終不發話,幽幽嘆道:“離家久了,是得回去看看,就不陪你了。”

“好吧,記得有空的時候一定去宛城找我啊。”

夏茉莉本就多愁善感,即將各奔東西,難免有些傷感。

“必須的。”

歐陽雲朵依舊強顏歡笑。

“記住我的號碼,保持聯繫,宛城隨時歡迎你。”

夏凡也有點兒捨不得她,但有了尹晴柔後,他又能怎樣。

說走就走,歐陽雲朵不忍心看着夏凡先走,馬上收拾好行禮,擁抱夏茉莉良久,提着行禮頭也不回的甩門而去。

“咋說走就走呢!雲朵妹子你慢點,叫夏凡送你去。”

夏茉莉拉着夏凡追到校門口時,歐陽雲朵剛剛坐上車揚長而去。

頃刻間,夏凡莫名的感到心裏空蕩蕩的,神識掃去,竟發現歐陽雲朵雙頰爬滿淚水。

天下永遠沒有不散的筵席,許若蘭不聲不響走了,而今歐陽雲朵又走了,而且帶着傷心走的,夏凡心中也不是滋味。

夏茉莉橫了眼夏凡,“雲朵不錯,可以進一步發展。”

夏凡有些哭笑不得,姐姐一會喜歡月嬋,一會兒喜歡歐陽雲朵,在她眼中,恨不得兩個都娶回家。


“姐,你先回宿舍,我去見下柳校長和易教授,稍後咱們也走。”

夏茉莉按照原路返回宿舍,簡單的把夏凡衣物收拾好,打開電視,靜靜等待。

下午三點多鐘,宛城機場一前一後走出兩人,正是夏凡和他的姐姐夏茉莉,早已守候機場外的巴頓馬上迎了上來。

“老闆!”

“我不是說過嗎?你比我大,叫我夏凡就行。”

夏凡急聲說道。

“叫習慣了,還是老闆順口,這位就是大姐吧?”

巴頓自是從尹晴柔口中,得知夏凡去京城解救夏茉莉一事。

“我是夏凡的姐姐,你是他同學嗎?”

巴頓一時語塞,不知該如何回答。

“姐,他是我同事巴頓,我在外面有兼職。”

從不撒謊的夏凡,臉一下子紅到耳根。

“哦。”

不等夏茉莉發問,巴頓機靈的接過行禮,將二人讓到車上。

“老闆,去哪?”

巴頓輕問道。

“美麗新城!”

回來路上,夏凡已經想好,叫姐姐住許若蘭那間。


巴頓的車技不是吹出來的,一路上左躲右閃,不大一會,進入美麗新城小區。 當夏茉莉被帶入到一百六十多平方的豪華大房子裏,狐疑的目光四處張望,一雙烏黑圓溜溜的美眸,驚訝到極點,這般的富麗堂皇,縱使不懂房情,也知道,整體下來,少說也得上百萬。

“租金多少?要這麼好的房子幹嗎?”

夏茉莉當真以爲這房子是租來的。

巴頓放下行禮後,準備去鳳凰山,出門前聽到夏茉莉的問話,知道夏凡沒給他姐說實情,似笑非笑走了。

“姐,你就安心住下吧,想住多久住多久。”

夏凡笑着把姐姐讓到沙發上。

“這麼好的房子我可住不習慣,再者說,恐怕我辛苦一個月也不夠這房租,簡直是燒錢呀!”

自幼夏茉莉省吃儉用,大點後更是長年在外打工,知道掙錢的艱辛,自是心疼錢。

“房子不花錢,是我幫醫院救治了一個特殊病人,這是醫院送我的獎勵!”

爲了讓姐姐心安理得住下,夏凡只好半真半假的應付道。

果不其然,聞聽此言,頓時心花怒放,“真的!弟弟長大了,自己都能掙錢了!這麼多年書沒白念,真給家裏長了出息!”

看到姐姐自豪模樣,夏凡嘿嘿笑道:“有什麼值得高興的,想掙錢還不是分分鐘的事,以後,你就不用辛苦了,反正我認識朋友多,你最想幹啥,幫你找份體面活。”

經過綁架事件,夏凡真心怕了,所以, 留在身邊,以便更好的照顧,仔細琢磨一陣,青海集團是有合適職位,只不過,前身是黑色性質,新的集團剛成立不久,雖然趨於合法化,但一些制度還沒落實到實處,尚不宜就職;他可不想把夏茉莉置於危險之中;天林製藥那邊,有尹晴柔和詩音坐陣,已經足矣,眼下沒合適位子,想來想去,倒不如去接管鳳凰山大棚基地,暫時幫忙看守,因爲,他打算祕密培育一些千年雪芙,而這種靈藥材無比稀奇珍貴,又不能爲外界知曉,交給別人,自是不放心,最好的人選,莫過於姐姐夏茉莉。

“我能幹啥子?只能幹些出力活。”

夏茉莉搓了下乾澀的粗手,眼裏卻充滿期望。

“要不這樣,我業餘時間承包了一片荒地,想着種植些蔬菜藥材之類的,你呢每天不定時過去巡視,覺得怎麼樣?”

別看夏凡年紀輕輕,涉世不深,但其目標遠大,考慮問題長遠,沒錯,千年雪芙一旦發展成規模,便可以投入生產千年雪芙丹,並建立千年雪芙事業部,如果夏茉莉能力出衆的話,總經理位置無疑是她。

“你哪來的那麼多錢?還缺嗎?”

在夏茉莉眼裏,夏凡是最優秀的,對於他想做的事,無條件支持。

“不缺!”

如果讓夏茉莉知道她弟弟現在是青海集團的總裁,旗下產業數億,就不會這麼一問。

“好吧,經過生死劫難,本打算休養陣子,反正閒着也是閒着,就給你當回管家,不過,這事不能讓咱爹孃知道。”

“那當然,打死也不說。”

姐弟倆達成共識,一場轟動美容界,風靡全球的千年雪芙丹時代即將到來。

得知夏凡歸來,尹晴柔開着拉風的卡宴,載着柳月和詩音風風火火趕回。

一進門,當發現屋裏赫然多了位,容貌絲毫不遜於自己的漂亮女子時,流露出錯愕神色。

“這位是?”

尹晴柔原本明亮的眸子,立時敷上一層薄冰,寒的嚇人。

柳月和詩音也期許的看向夏凡。

“哦,都怪我,電話裏沒給你說清楚,咱姐夏茉莉,姐,她是晴柔。”

察覺尹晴柔不善目光,爲恐引起誤會,夏凡急聲做起介紹。

見到未來婆姐,尹晴柔爲剛剛醋意大發過意不去,上前一步,親切的拉住夏茉莉,關心的問道:“茉莉姐,沒傷到哪兒吧?那些喪心病狂的綁匪,抓到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